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4131|回復: 6

[其他故事] 《天龍八部》淫亂版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8-12 04:56:1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天龍八部》淫亂版 
   段譽篇(第一集)

           明月照亮著客棧,晚風襲襲吹來,涼亭之中,一個俊俏斯文的公子,正舉著酒杯,獨自享受著這一晚的悠閒。
           哈!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唯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沒想到古人說,身在明月上,一定高處不勝寒,而不願歸去,而我區區段譽,生於凡間,卻因為身為皇族,也是高處不勝寒啊!古人若有知,此詩倒可改上一改,改成皇親貴族,低處不勝寒……
           看這公子哥兒搖頭晃腦的,彷彿就是一般的富家子弟一般,有誰想得到,他竟然會是一個國家未來的國王,看他彷彿手無縛雞之力,誰又能測的到,這文弱書生,竟然會身負天下第一劍氣武學…六脈神劍,逍遙派的絕頂輕功「凌波微步」,與還有可以吸取別人內力化為己用,浩瀚無邊的北冥神功,更兼之服食過天下第一毒物——莽牯朱蛤,得了一身百毒不侵的體質。
           有錢、有權、有武功、相貌堂堂,集有所有好的條件於一身,這個年輕人還有什麼好不滿足的?
           「唉!照佛經上說,學武功,去跟人動手動腳的,總是不好,而我雖然貴為王子,卻一值只能處在皇城之中,面對的都是皇族,與朝中大臣,從來也交不到任何知心的朋友,想去哪裡,做什麼也不能隨心所欲,倒不如像現在來的自在呢!」段譽說罷飲下了杯中的酒。
           原來這個年輕人,乃是大理國的儲君——段譽,受父親之命,學會了家傳武學,六脈神劍,覺得一時悶不過來,想出來闖闖天下,見見世面……
  誰知好巧不巧又給他在無量山洞裡,因緣際會的學會了凌波微步,與北冥神功,又服食了莽古朱蛤,如今正繼續他的旅途段譽突然想起了無量山洞裡神仙姊姊赤裸裸的美麗雕像……
  那美麗的玉乳、曼妙的身段、甜美的臉龐,不自覺的陷入了沉思之中,一時心猿意馬,胯下彷彿有一股力量在沸騰著突然!
  一個黑暗的身影閃過,迅捷無比的翻身竄入客棧的樓上,輕啟窗戶,點著一根香,把煙慢慢的送入窗內,隨之鑽入房內。
           段譽心念一動,莫非這三更半夜竟有宵小之徒,想要有所不軌之舉?天生的仁義心腸以及好奇心,使得段譽不由得催起凌波微步的神妙輕功,也是輕輕的溜到了窗旁,用口水糊破了一個缺,往房內一瞧。這不瞧還好,一瞧之下居然呆住了。
           只見房內一個男子,正脫著一個美貌少女的衣服,一邊得意而淫蕩的笑道:「哈哈哈…鍾萬仇,十年前你一掌打傷了我雲中鶴,如今你的女兒鐘靈中了我的迷魂香,我要好好的把你女兒姦淫一番,然後再賣入青樓,好報一掌之仇,看你鍾某以後如何在江湖上抬得起頭來!」
           說著說著,已經把鍾靈的衣裳除去,只剩下一個小肚兜,露出那少女嬌嫩的身軀。
           眼看著這甜美的少女還正迷迷糊糊之中,渾然不知她的貞操將被一個淫蕩而邪惡的男子奪去,段譽在外面看的是心急無比,一時衝動,也沒顧慮到自己的六脈神劍練的還未到得心應手,自身又還不會其它的武功,便破窗而入,且一聲大喝:「淫賊住手!」
           雲中鶴看到段譽突然闖進來,有點吃驚,但隨之很快就鎮定了,笑著說道:「老兄,看來你也是此道中人嘛,幹麼比我還急,把窗戶都弄破了,這樣待會兒很容易被人發現的,你知道嗎?」
           段譽看著眼前這個人,不但沒有受到阻嚇,反而把自己認為是他的同黨,不由得一呆。
           雲中鶴看著眼前這個公子哥一副傻樣,於是道:「看來你是新手吧?難怪不懂行規,下次別再犯了喔!這次算你走運,遇到我這武林中第一色中好手,以後跟在我身邊幫我把風,少不了你好處的。」
           段譽被人誤會,原本的憤怒化為一陣苦笑,正待解釋時,剎那間,又是一個人影從窗戶闖進來,此人全身裹著一襲黑衣,連臉也蓋住,只露出一對英氣逼人的眼珠,狠狠的瞪著雲中鶴。
           雲中鶴誇張的笑著:「哇!不會吧,看來我一個晚上要收兩個徒弟囉!」
           此時只見黑衣人緩緩的抽出劍來,指著雲中鶴道:「淫賊雲中鶴,詳聽你的罪證,用淫香昏迷少女,姦人妻女無數,我木婉清,今日奉恩師之命,要讓你惡貫滿盈!」
           雲中鶴聽罷,倒也不如何吃驚,反倒冷笑說:「原來是個雌兒,好啊,看來我跟徒兒今晚剛好可以一人一個,誰也不用搶。徒兒,咱們一起上啊!」
           段譽臉紅著正要分辯:「我不是…」只見雲中鶴跟木婉清已經鬥起來了。一陣兵刃撞擊聲不絕於耳,偶爾還伴著鍾靈渾渾糊糊的呻吟。
           好個雲中鶴,自知久鬥無異,一招白鶴亮翅,袖中噴出一陣迷煙,而木婉清也抓著這個空隙,一掌對著雲中鶴的胸口打了過去,同時也不小心吸入了不少迷煙。
           「筐啷啷…」一串物品落地,桌椅翻倒的撞擊聲,雲中鶴已然中掌吐血臥倒在地,但仍強忍住痛苦說道:「好厲害的姑娘,這次我雲中鶴算是栽了,不過妳也不會好過的,妳和床上的鍾姑娘都中了我的毒門春藥…淫亂合歡散,馬上就會失魂落魄,春情蕩漾。半個時辰之內,若是沒有讓男人好好的插一頓,用陽精中和妳體內的慾火,妳將會慾火焚身,變成淫亂不堪的妓女。」
           木婉清倒也不慌,說道:「你已被我一掌打傷,我馬上可以再一劍殺死你,再從你身上搜出解藥。」
           雲中鶴:「別忘了,旁邊還有我徒弟呢!」
           木婉清心道:『這下可麻煩大了,我已中了迷藥,難以再催動功力,這可如
         何是好?』
           正作沒理會處,段譽接口道:「這位姊姊,你別擔心,在下段譽,其實我也
         是進來要阻止這位淫賊的,眼下妳好好休息。我說這位雲先生,你既然已身受重
         傷,何不就交出解藥給鍾姑娘和木姑娘服了吧,俗語說:『冤家宜解不宜結』,
         佛家說:『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交了解藥,以後也別再做這種缺德事,大家快
         快樂樂的交個朋友不是挺美的嗎?」
           雲中鶴聽段譽有一句沒一句的丟著書袋,早已不耐煩,心知今日終究討不了
         便宜去,於是恨恨的說道:「哼!好事被破壞,全便宜這位老弟了。木姑娘,咱
         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把妳的穴兒洗乾淨等我吧,總有一天,我要好好的強姦
         妳,把妳操得叫我親哥哥!」
           說罷,鼓起最後一點力氣輕身躍出窗外,揚長離去。
           木婉清叫道:「淫賊休逃!!」說罷忍不住藥力的發揮,身子便軟倒在地。
           段譽望著雲中鶴逃出的背影,正在奇道:「為什麼他說會便宜了我??真是
         怪了……」

         段譽篇(第二集)
           「啊~~嗯~~好熱……好……好癢……這種感覺…好奇怪啊……」
           一陣呻吟引得他回頭一望,怎知這不看還好,一看不由得讓自小身處皇家的
         他看的痴了,原來鍾靈與木婉清,一個在床上、一個在地上都已羅衫撤盡,露出
         她們兩個令人噴火的身段,受了雲中鶴春藥鼓蕩的她們,意志已經完全淫亂了。
           先看看那個鍾靈,有如凝脂般的玉體,正白晃晃的橫陳在錦被上,甜美的臉
         蛋,彷彿還只是個稚嫩的小女孩,可是胸前那對肥嫩的乳房卻長得像一對成熟而
         鮮嫩多汁的蜜桃似的;那玉蔥般的小手,此時已經因為忍不住春情的蕩漾,一手
         揉捏著自己的乳房,一手輕扣著粉腿中間;那個令人愛它不愛命的花瓣,那晶瑩
         剔透的淫水,此時正從那桃紅色的處女縫裡一絲絲的滲出來呢!
           而再說到木婉清,揭下面罩,居然是個野性美十足的妙齡少女,皮膚跟鍾靈
         比起來剛好是一白一黑的對比,而黑中更帶著一鼓致命的誘惑力,嬌俏的一雙椒
         乳,正顫抖著,每一吋肌膚,都是那麼的結實,充滿彈跳力與光滑,跟鍾靈比起
         來剛好是一對完全相反類型,卻都一樣美艷誘人的美少女,那原本英氣逼人的一
         雙秀目此時已是眼神朦朧,而充滿飢渴的淫慾,眼中彷彿還有那麼一點意識,但
         也正在慢慢逝去,恍惚之間,猶然想到:『雲中鶴逃了,解藥已是拿不到手,再
         這樣下去,會變成淫亂的身體的。不行!與其如此,倒不如自行了斷,否則如何
         對的起師父?』手拿起劍,站起來便要往脖子上抹去。
           段譽看了,連忙衝過去,想要把劍搶下來。
           木婉清道:「段公子……讓我死了吧!」
           段譽:「木姑娘決不可輕生……只要活著,便一定有辦法的。」
           「筐啷~~」劍掉到地上了,兩人一番妳爭我奪,反而都一起跌跌撞撞,跌
         到床上來。
           兩個赤裸的、清麗脫俗的美貌少女,從沒接觸過男人的身體,此時聞到床上
         段譽的男人味,又受了春藥的煽動,前所未有、隱藏在處女深處的情慾已經完全
         爆發,不可收拾了:「唉呦喂呀~~~」……
           段譽撞了一頭苞,但還是連忙問道:「兩位姑娘無恙乎……?」
           話說到一半,一個濕軟的唇吻了上來,眼前是鍾靈的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
         段譽心頭激盪不止,渾沒注意到,木婉清已經脫掉段譽的褲子,悄悄地把嘴湊上
         了段譽的陽具,此時一股強烈的刺激包圍住段譽下面怒火沖天的陽具。
           木婉清吐弄著紅潤的小舌,由根部火辣辣的舔到了龜頭,用舌尖舐著段譽的
         馬眼,一張櫻桃小嘴已經把段譽的陽具含入嘴裡,不住的套弄著。
           而段譽嘴裡,鐘靈的舌頭有如靈蛇一般,交纏著段譽的舌頭,一隻手牽引著
         段譽去扣弄著她淫水氾濫的美穴,段譽一觸摸到那未經開墾的處女聖地,立刻沾
         了一手滑膩的淫水……
           段譽此時……舒服得想哭!而心中卻思量著:『我怎能這般荒唐,跟兩位剛
         認識的姑娘行這周公之禮,莫非我也遺傳到我父王那風流的性格?唉,眼看這兩
         位姑娘中了淫毒,若不能以陽精解之,必終其一生為淫毒所制,罷了罷了,佛說
         色不亦空,空不亦色,我只當她是空,無我像,無佛像,無眾生像,幫她們解解
         淫毒吧!』段譽很可愛的幫自己找到了可以放肆的理由,於是便全無掛礙,準備
         放手一搏了。
           由於身處帝王之家,對於房中一道,性愛之妙自小早已受到特別的培訓,只
         是一直沒機會真槍實彈對上一回,後人有所謂的帝王神功,可想見帝王們對性愛
         是別有一番境界的。段譽運氣往下一沉,一條原本只是一般尺寸的陽具,突然怒
         漲了兩倍。
           『先從鍾姑娘開始吧!』段譽心道。段譽調整姿勢,一個翻身,把鍾靈壓在
         床上,又讓木婉清面對自己跪坐在鍾靈的臉上,讓木婉清的美穴剛好對準了鍾靈
         的櫻桃小嘴,此時鍾靈很識趣的,伸出了舌頭,往木婉清的處女嫩穴舔了起來。
           「啊~太刺激………好……好奇怪的……感覺……師父從沒跟我提過……痲
         癢的,整個小穴好似要融化掉了一般……啊~~嗯~~小穴酥掉了~~啊!~~
         啊~~受不了啊~~別舔那麼深……」
           雖然木婉清嘴巴上是這樣的浪叫著,可是她那浪穴兒穴不停的往下去磨著鍾
         靈的小嘴呢,那騷透的淫水已流得鍾靈滿臉都是,使得鍾靈更興奮了,不過小穴
         卻是更空虛難耐。木婉清雙手用力掐著自己的一雙椒乳,那對美麗的乳房由於受
         到擠壓,已經便得潮紅而顯出指痕,可見得這兩個美少女,如今是多麼的渴求能
         有一巨大的陽具,來滿足她們那飢渴的處女花園,不管是任何人都好,再不插進
         來她們可就快要瘋掉了。
           雲中鶴的淫藥,奇妙如斯,即使是三貞九烈的聖潔女子,一經春情鼓催,都
         會本能的渴望男人的精液,會不顧一切,不論是用小穴交合套弄,或是用嘴巴舔
         弄吸含,總之就是要沉浸在男人的精液裡。不管那男人是美醜俊帥,甚至是自己
         的兄弟、父子的雞巴亮在眼前,也會忍不注去含住它。
           雲中鶴第一次提煉出來時,試用的對象,就是自己的師母,結果……他被自
         己的師母給強姦了。
           話說回來此時,段譽分開了鍾靈的玉腿,一長長的陽具,抵住了鍾靈那水簾
         洞洞口,用龜頭輕輕磨著鍾靈那敏感的陰蒂,磨的那鍾靈如痴如醉,直是叫道:
           「段哥哥,快插……插……進來吧,靈妹的穴兒……癢得受不了了……快插
         ……我要你狠狠的大力強姦我……快……」說著,那未經人事的小浪穴,竟然主
         動挺上去要迎合段譽的陰莖插入。
           段譽更不答話,一根怒挺挺的雞巴,便搗入了鍾靈的處女浪穴,也刺破了鍾
         靈十五歲的處女貞操。
           「嗚……」處女初次交合的痛苦,大半被淫藥所覆蓋去了,鍾靈只是哼了一
         下,隨即木婉清的美淫穴又湊上來,鍾靈又舔了起來。
           段譽運起九淺一深的插法,一面抽插著鍾靈的小嫩穴,嘴兒也怕冷落了木婉
         清,雙手扶著了木婉清的玉頸,舌頭便深入木婉清的嘴裡,有如兩條蛇一般的劇
         烈糾纏。
           此時段譽姦著鍾靈,而鍾靈躺著舔木婉清的小穴,木婉清又吻著段譽,三個
         人在床上形成了一個三角型。
           段譽插著鍾靈的小穴,一陣陣的快感由鍾靈的下體傳上來,受不了強烈快感
         的鍾靈,把刺激都發洩在木婉清的小穴,舔得更是賣力,縫裡的每個地方都給她
         用舌頭細心的颳過。
           「啊~~啊~~好美……快要飛起來似的,全身輕飄飄的……段……段哥哥
         ……好丈夫,求你再用力的搗吧……不用留情……妹……妹妹的穴給你插得好過
         癮啊!」
           「嗯~~嗯~~靈妹子……妳真會舔……舔得木姊姊穴花都開了……我好喜
         歡給妳舔……啊……啊……不能舔那裡……啊~嗚……刺……刺……太刺激……
         小穴被舔爛的……」
           這兩個初嚐禁果的美麗少女,一個容貌清純、一個英姿煥發,如今都被官能
         的美妙快感所深深沾染,掉入不可拔的淫亂世界了。
           突然一個靜默,兩個少女先後停止了浪叫,渾身繃緊,美麗的臉龐上露出像
         是痛苦的表情,柳眉緊皺,嘴角卻帶著笑意——高潮來臨了一個十五歲,稚氣未
         脫;一個雙十年華,正是亭亭玉立,兩個都是集天地靈氣於一身的少女,與這個
         俊俏公子素未謀面,卻在今晚的這個時候,同時達到了高潮。
           段譽腰脊一酸,一股熱燙燙的童子陽精就噴射到鍾靈的穴心子去了。鍾靈一
         聲大叫,隨即軟倒。
           段譽由於是童子之身剛破,兼之從小服食帝王壯陽食補,射了精卻也不見軟
         化,隨即把鍾靈扶過一旁,把木婉清轉身趴伏在床上,段譽一手扶著青筋爆跳的
         陽具,一手扶著木婉清的小蠻腰,往前一送,陰莖就陷入了木婉清那又緊又浪的
         淫蕩花瓣!
           一陣緊箍的感覺,使得段譽快意非常,也顧不得木婉清還是處女之身,也不
         管什麼九淺一深,馬上粗暴的怒抽狂幹了起來。
           木婉清還正迷糊之中,感受著鍾靈用口交帶給她人生中第一次的高潮,冷不
         防一根巨陽又插了進來,竟是連痛也沒時間感覺到,馬上又陷入了另一的快感。
         由於才剛高潮過,快感還在下體餘留著,很快的,木婉清又達到另一個連續的高
         潮……
           「段……美……啊……」即使是武功高強的女俠,深陷於性愛強烈官能快感
         的時候,連話也吐不出來了。
           段譽又射出一股濃稠的精液,深深的狂噴入了木婉清的子宮,陽具才開始略
         見軟化,但是血氣方剛的少年人,似乎就算是連續開苞了兩個美少女,仍然有無
         盡的淫慾,平時軟弱、膽小的段譽,一但射了精,反而像變身為淫魔色妖一般,
         站了起來,對床上兩個剛被破瓜的少女命令道:「還沒結束,妳們兩個過來給我
         好好的吹一段蕭,含一含本公子的雞巴!」
           鍾靈與木婉清,也許是因為眼前的男子給自己的身子極大的滿足吧,竟然乖
         乖的回答一聲:「是的,大人。」便跪下替段譽含起陽具來了,而那粗壯的龜頭
         上,還沾著她們的處女之血。
           楚楚可憐的鍾靈,用她靈巧的粉紅舌頭輕輕的舔著段譽的卵蛋,而野性美十
         足的木婉清則是含著段譽的龜頭,不停的吞吞吐吐,一雙美目流盼,淫蕩的對著
         段譽拋媚眼,兩個人的臀部還不停的搖擺著呢,像極了想討主人歡心的小狗。
           很快的,段譽又硬起來了,當然又會繼續瘋狂的交歡,這次又是一個新的姿
         勢、新的戰局,三個深陷淫慾的年輕男女,才第一次見面,互不熟識,卻在這一
         夜,不斷的從對方的肉體,來滿足自己無底洞般的慾望……
           她們竟然不知道,彼此是有著複雜的血緣關係的,即使知道,此刻她們也不
         會停下來的。然而,不知道的事,隨著故事的發展,還多著呢……

         段譽篇(第三集)
           日上三竿,艷陽的光線斜斜的從破掉的窗外射進來,三人之中,內力最高的
         段譽,躺在床上,悠悠的醒轉過來,恍惚中,彷佛昨夜經歷了一場春夢,可是那
         夢,卻又如此真實,連胯下的陽具,此時都還感覺得到那種濕熱而緊縮的觸感。
           睜開眼睛往下一看,天!這一切都是真的!
           白白嫩嫩的鐘靈,正用那玲瓏小巧的朱唇,含著段譽的陽具而眠,想來必是
         昨夜的淫亂,一直持續到鍾靈力倦不支為止,所以嘴巴還含著呢!
           往側身一觀,則看到木婉青健美結實的女體,那尖挺的雙峰,正隨著呼吸起
         伏不停呢!
           這一幅美景,只教段譽看了,陰莖又充血而勃起了。
           鐘靈含著段譽的陰莖,絲乎有所感應,迷迷糊湖的醒了過來,嘴裡還喃喃念
         著:「好哥哥,還要啊,靈妹的嘴兒含得好酸呢,換插木姊姊的浪穴吧!」
           段譽一陣舒服,本能的抓著鐘靈的頭,把他那巨大的陽具不斷地往鐘靈的小
         嘴裡幹著,弄得鐘靈「嗯嗯啊啊」的,想要喊停,卻苦於嘴巴被段譽又粗又長的
         陽具塞得滿滿,怎麼講得出話來呢?
           而此時在一旁的木婉清,被段譽與鐘靈發出的聲音吵醒了,看到眼前的畫面
         ……有如晴天霹靂一般衝擊著她的內心。
           一男一女在她面前放肆而淫亂的口交著,自己的身上一絲不掛,床上殘留著
         兩灘血跡,而自己的雙腿之間,那守了二十年,從來沒有人能侵犯的地方,此時
         卻微微的刺痛著……
           回想著昨夜的一切,她看到自己如何失去了貞操,她簡直不敢相信,在回憶
         裡,她竟然如此淫蕩的騎在男人身上,然後又跪下來,舔著男人的陽具與卵蛋。
           她恨不得這一切只是個惡夢,或者現在馬上瘋掉,忘記這一切。可是這是真
         實的,而且她如此清醒……
           堅強的木婉清,此時也由不得嚎啕大哭了起來,這讓一旁玩得正起勁的兩人
         停了下來。
           鐘靈吐出了段譽的陽具,嘴角猶牽著一條水線連著段譽陽具的龜頭,好奇的
         問著:「木姊姊,你為何要哭呢?」
           木婉清答說:「我師父當年命我立下毒誓,如果被男人見到我的面目,必要
         手刃此人,否則就得自盡身亡。我師父還說,天底下的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叫
         我行走江湖,如果有遇到壞男人,一定要得而誅之,以替天行道。如今我不但被
         這段公子看到面目,連……連身子也給她破了,我不忍心殺他,只好自殺了。」
           段譽說:「此事萬萬不可!木姑娘,難道除了把我殺了與自殺,就沒有別的
         辦法了嗎?」
           木婉清哽咽的說:「還……還有一個辦法,不過你一定不肯的。」
           段譽道:「木姑娘請說,但有任何吩咐,小弟萬死不辭。」
           木婉清說:「師父說,倘若那男子有點良心肯願意娶你,那倒也可以原諒了
         他……可是……可是……我這麼醜,你又有鍾姑娘,我……我看是不成的啦!」
           段譽說:「木姑娘,若是你醜,天下就沒有美人啦!如果木姑娘不嫌棄,段
         譽得以娶得如此美嬌娘,可真是夫復何求啊!」
           鐘靈說:「木姊姊,你可以不用在意,不如我當小的,你當大的,我們就一
         起跟著服侍段公子吧!」(胸無城府,天真浪漫的鐘靈,根本不覺得有何大不了
         的。)
           木婉清說:「你……你們真的願意這樣對我,這樣豈不是委屈了鐘靈妹子與
         段公子?」
           段譽說:「木姑娘,小生一點也不會委屈,有兩位姑娘相伴,我可高興得很
         呢!」
           木婉清先是破啼為笑,鐘靈卻在一旁不依的槌打著段譽的胸膛,說道:「都
         什麼時候了,還對人家姑娘長,姑娘短的,感情你對人家不是真心的!」
           段譽連忙嘻皮笑臉的賠罪道:「是我不對,小生這下得罪啦,趕緊用舌頭給
         大老婆、小老婆消消氣。」
           說完,段譽的臉探入了木婉清的雙腿之間,一條又長又靈活的舌頭又往木婉
         清的小穴深深的舔來。
           鐘靈發出了一聲銀鈴也似的笑聲,說道:「相公,夫人小妾來幫忙啦!」
           說完用她那玉蔥般的纖指,挑弄著段譽的怒陽,嘴裡還不停的吸著木婉清那
         鮮紅突出的乳頭。
           一場混戰又開始了……只是在這一場混戰之後,木婉清與鍾靈兩人,都依依
         不捨的跟段譽道別,分別回去跟她們的師父與父親請示與秉告想與段郎成婚的事
         宜。
           離別總是令人心碎的,但為了將來能長久的在一起,短暫的離別是值得的,
         只是想不到,就這離別幾天,段譽就變了心。
           然而,這是不能全然怪段譽的,誰叫她那麼美,有如仙子一般,明艷脫俗;
         誰叫她跟段譽心中日日夜夜思思念念的那個大理石洞裡神仙姊姊的雕像竟然長得
         一模一樣;誰叫她是這個故事裡,最美麗動人的女子——王語嫣!
         ***********************************
         虛竹篇(第一集)天山童姥
           在武林中,有一群人,他們姦淫乳擄掠,無惡不做,他們叫作黑道,自古到
         今從來沒又一股力量能夠消滅他們,他們可以說惡膽比天高,什麼都不怕,除了
         一個地方--飄渺峰——靈鷲宮飄渺峰。
           靈鷲宮,是什麼樣的一股力量,可以讓這些讓人聞之喪膽的惡鬼也害怕呢?
           是的,黑道如果是惡鬼,靈鷲宮便是地獄,是黑道中的黑道。奇怪的是,靈
         鷲宮的成員不但不是一些兇神惡煞,反而盡是一些貌美如花的少女,這是為什麼
         呢?
           原因便是靈鷲宮的宮主——天山童姥。
           天山童姥,沒有人見過她的真面目,只知其武功深不可測、性格殘忍,其身
         材及聲音有如女童,天山童姥如果只是武功深不可測,性格殘忍,還不至於很可
         怕,最可怕的乃是她的獨門絕學——生死符,生死符無色亦無像,中的人只覺的
         一陣冰涼入骨,發作時會性慾會極為亢奮,無法自拔,連自己的親人都會強姦,
         但是無論如何交合,卻無法射精,最後精液逆流,七孔流精而亡,慘不忍賭。
           這回話說一群人由在黑道中赫赫有名的烏老大召集,準備聯合所有的黑道,
         一同殺上飄渺峰,因為大家再也受不了生死符的控制了。臨行之前,眾人為了怕
         有人臨陣倒戈,於是要歃血為盟。不過歃的血,乃是烏老大機緣巧合之下由靈鷲
         宮擄回來的一個女童。
           正當大夥準備齊刀斬下去的時候,大理王子看不過去,很奇蹟的使出了六脈
         神劍,打落了眾人手上的刀,就在此時,一道青影閃身而過,救走了女童,段譽
         一看,不禁叫好︰「是少林寺的虛竹師父,虛竹師兄,姓段的更你合十頂禮,您
         少林寺是武林泰山,果然名不虛傳。」
           虛竹背了女童,便一直不停的奔跑,眾人一方面驚嚇於段譽的驚人武功,另
         一方面又畏懼於少林寺的威名,一時不便追趕,只是叫罵不停。虛竹發了瘋的跑
         著,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天黑,他終於累了,倒在一棵樹下便昏睡過去。
           「真是沒用!」女童說︰「虧還是少林寺的,竟然跑這一點路就累垮了,不
         過倒是挺好心,冒著身命危險救了我……」
           看這女童,年紀不過十四、十五歲貌,一張瓜子臉,水靈靈的眸子有如星兒
         一般閃爍,細柳眉,朱唇皓齒,十足的美人胚子,一雙半成熟的玉筍包裹在鵝黃
         色的絲綢裡,不知何時才會受到男人粗糙雙手的愛撫而更加成熟,說話的聲音悅
         耳動聽卻又帶一股威嚴。
           「啊呦!不好!」女童突然臉色一變,坐倒在地上,一手緊握著起伏劇烈的
         胸口,一手壓著雙腿之間,不一會兒竟然脫光自己的衣服,全身赤裸裸的在草地
         上打滾,粉嫩的乳頭堅挺而顫抖著,玉蔥般的指頭,沾滿了淫水,不斷狠狠扣弄
         著那小小的嫩穴,潮紅的雙頰,吐出重重的嘆息,勾盪人心的呻吟:
           「啊……嗯……啊……為什……啊……為什麼……嗯……要那麼剛好……在
         ……這個時候……」
           她勉強的站了起來,對虛竹望了一望,自言自語道︰「難道這是命嗎?但他
         跟逍遙子師兄差那麼多。」說完忍不住又倒了下去,繼續的呻吟起來,像發了瘋
         一樣的撫摩自己的乳房與小穴,翻滾在草地上,連草兒都沾了淫水彷彿晶剔透的
         露珠。
           她咬了咬牙,滾到虛竹的身旁……
           虛竹在夢中,正夢到自己在少林寺敲著木魚,冷不妨一條紅色的毒蛇出現竄
         入他的褲內,他嚇醒了,但他醒了反而懷疑自己在做夢,一種很奇妙的舒暢與酸
         麻從他的下體傳來。低頭一看,只見粉嫩白淨的嬌軀與一頭如瀑的的秀髮正起起
         伏伏的覆蓋在自己的雙腿之中,而自己粗漲如敲木魚的木棒,正被女童吞吐著,
         驚嚇、興奮、恐懼與快感,都使陽具上的青筋冒了起來,知道自己已犯了色戒,
         卻又無論如何不想停下來……
           「這位施主,請……不要這樣……我是出家人啊……」虛竹失魂落魄的說。
           女童看到虛竹醒了,一雙原本靈動的大眼睛卻冒著熊熊慾火︰「你醒了就更
         好了。」說完更不答話,一雙腿跨上去,往下一坐,虛竹的木棒便筆直的插入了
         女童的小嫩穴內。
           「啊~這是什麼感覺?熱烘烘的,軟軟的肉縫兒包住了我的……」虛竹至此
         已破了童子身。
           女童騎在虛竹身上,不住的搖動,雙手握著那嬌小玲瓏的乳兒大叫:「啊~
         啊……你這要命的小和尚……插……插……的我穴兒直發麻……我的魂的被你插
         飛了……嗯……再用力往上挺……挺……對,對你這死和尚……不……親愛的和
         尚……你這下插到人家的穴心子了,受不了了……」
           孤月無星,荒野上的草原,一個淫浪至極的小女孩騎在一個少林寺的和尚身
         上狂野媾和,這倒底是怎麼樣的一番荒唐景像?
           只見斗大的汗水流在虛竹的胸膛,小女孩白如霜雪的玉乳上留下一道道自己
         的粉紅抓痕。猛然,小女孩的粉頸往後一仰,雙腿一夾,達到了高潮,而此時虛
         竹緊抓住小女孩的腰,往下一箍,一股又濃又稠,大量的精液衝進了小女孩的陰
         道……
           此時小女孩一邊不住的喘息,一面雙手合掌吐吶,虛竹只覺陽精猛洩不停,
         又爽又怕。小女孩吸收著虛竹的童子精,頭頂冒出白白真氣,全身發出爆裂的聲
         音。
           終於,虛竹的精射完了,仔細一看,還懷疑自己眼花了……小女孩怎麼跟白
         天看的有點不一樣?再仔細瞧瞧,沒錯,之前小女孩看起來不過十四、十五歲,
         如今竟然看起來有如十七、八歲的少女,不但面孔更有點半成熟的風韻,連那雙
         粉嫩還帶潮紅的乳兒也鼓挺的更為豐滿,觸感軟棉棉的柔若無骨……
           「妳倒底是……?」虛竹心虛的問。
           「是的,我就是天山童姥……」,「少女」睜開眼睛回答。
         **********************************************************************
           一口氣打了一整晚,請給我鼓勵一下。

         虛竹篇(第二集)
         **********************************************************************
           很高興才剛貼出來的第一篇,就受到大家熱烈的回響,魔之右手會盡力再為
         大家服務的。雖然我很忙(上班兼念書,目前是五專五年級),KEY又慢,但我
         還是會抽空,希望大家耐心等待。不過慢工出細活,我不希望寫出一些太俗爛的
         東西(那種東西已經很多了)。所以慢一點也是合理的。對嗎?
           待會我還要趕車去北部,目前只剩一小時多可利用,內容較短,請包涵~~
         **********************************************************************
           「妳倒底是……?」虛竹心虛的問。
           「是的,我就是天山童姥……」,『少女』睜開眼睛回答。
           晴天霹靂般的震撼直擊虛竹的內心!剛因劇烈交合完而漲紅的臉瞬時變成灰
         白。
           「這位小女孩竟然就是黑道中聞之喪膽的女魔頭!我……我犯了色戒,怎麼
         辦?我要如何有臉回去見師父?剛剛那是什麼感覺?為什那麼舒服?」虛兩眼無
         神的喃喃自語……
           「哎,小和尚,你在發什麼呆?」胯上那位千嬌百媚的妙齡少女問,把虛竹
         拉回了現實世界:「你一定有很多問題要問我對不對?」
           虛竹茫然的點一點頭。
           「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告訴你,不過不是現在,因為說來話長,我不能讓讀者
         等得太久,否則會冷掉。總而言之,我修練的,是一種名叫『八荒六合,唯我獨
         尊』的奇門神功,我練這們武功,每十年就要蛻變一次,武功會在此時便得十分
         不濟,而且全身會像洗過了歐蕾一樣。不過在這段時期我必需每天吸取男人的元
         陽,每吸一天,我的功力就會回復一成,吸取二十天之後,我的武功就會倍增剛
         好一倍!這是這們武功玄妙之處,但也是它的致命傷。」
           虛竹道︰「天山童姥前輩,難道烏老大他們知道這一點?才會趁機向妳下殺
         手!」
           少女有點怨懟撒嬌的扭了一下︰「死沒良心的小和尚,人家都已經跟你……
         纏綿過了,你還叫什麼前輩!幹嘛,嫌我老啊?」
           虛竹端詳著眼前這位少女,的確,不要說老,簡直是稚氣未脫的絕色美女,
         剛剛在身上扭了一下,那股風騷勁,真是讓人血脈賁張,加上恥骨靠在陰莖上這
         樣一磨,虛竹忍不住又開始膨脹了起來……「阿彌陀佛~」(心中有點愧疚)
           「天山童姥是別人叫我的,而你是我生命中的第二個男人,我允許你叫我的
         閨名︰白伊柔,你就叫我柔兒好了。對了,我們不能在這裡耽誤太久,烏老大他
         們很有可能會再來,況且烏老大他們還不算什麼,最可怕的是我二師妹,她是我
         一生中最可怕的宿敵,也是情敵,就是因為她,我才會一輩子的身材高矮有如女
         童,而被人號稱天山童姥。」柔兒說。(以下天山童姥改名柔兒)
           虛竹︰「那你的第一個男人?(一旦有過了肌膚之親,即使是佛們弟子也會
         產生醋意)」
           「我的第一個男人叫逍遙子,長得玉樹臨風、英氣灑脫,跟你比起來……算
         了,不過你倒是有一副天賦異稟的話兒,很適合練我逍遙派的絕學。」柔兒說。
           虛竹︰「前輩,不,柔兒,我不能練你們的武功,我已經是少林弟子了。」
           柔兒頓時杏眼圓睜不依的說︰「少林寺的武功雖強,眼前你也還沒學到家,
         更何況你犯了色戒武功更會大打折扣,烏老大,還有我二師妹一來,我倆都難逃
         一劫,而且剛剛我倆在風流快活的時候,我早已在你體內種了生死符,你知道生
         死符的可怕嗎?」
           虛竹回想起烏老大他們形容的慘狀,不禁一陣冷顫,老二也軟了,道︰「柔
         兒,我又沒害妳,妳何苦如此陷害我?」
           柔兒鬼靈精的一笑︰「我知道你是佛門子弟,一定不肯學我的武功,所以我
         才出此『上策』,況且學會我的武功,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否則接下來的這
         二十天,我們每天都要交媾數次,如果你底子不夠雄厚,沒兩三天你就垮啦。」
           「每天都要……?」虛竹回想剛剛的痛快淋漓,又是害怕又是期待。
           柔兒濕軟的兩張「唇」這時已分別靠上了虛竹的嘴和龜頭,黏稠而透明的兩
         種「水」交融了起來。
           「我之前都是用生死符控制烏老大他們,每十年時,我會挑選較俊俏的留下
         來,令梅、蘭、竹、菊四俾女用口吸出他們的元陽以供我蛻變用……所以你……
         是我第二個男人。」
           柔兒的唇此時已舔到虛竹的耳根,虛竹只覺一陣銷魂,柔兒的另一張「唇」
         已經把炙熱的陽具給陷了進去。
           「且慢!」虛竹突然問道:「那為什麼你會因為你的二師妹而身高永遠如女
         童?」
           柔兒風情萬種的閃動著眼眸裡淫蕩的光芒︰「那就要從我跟逍遙子師兄開始
         講起了。那一年他方年滿十七,而我才十六歲,為了練功,我們便常常在一起交
         合,這是我們逍遙派的練功方式,在逍遙快活中,練得一身絕世武功,豈不勝於
         掄刀動槍。而我們三個師妹,一位還十三歲,不宜交合,卻只有一位師兄,自然
         常常爭風吃醋了,那一次在練功房裡,我正如現在一般的騎在他身上……」
         **********************************************************************
           (時間有限,暫待下集分曉)
           劇情預告:柔兒(童姥)的過往。

         虛竹篇(第三集)逍遙快活
           一座靈氣匯萃的山上,青鬱的森林中,有一間小木屋傳來陣陣動人心魂的女
         子呻吟聲。聽那聲音,一陣一陣宛若鶯啼,似是快活,又像難受,斷斷續續,伴
         著男子喘息的聲音。
           把視野放到小木屋內,真是春色無邊啊,一個年輕貌美的小姑娘,正盤坐在
         一位俊俏的少年身上,而那少年也正磐坐著,小姑娘白長細嫩的雙腿,交纏在少
         年的背後,媚眼如絲,一點朱唇,半開半掩的叫著:「啊~啊~~好師哥~~親
         師哥,你……你這會又插到人家的穴心子啦~~你這可不是要人家的命嗎!」
           少年正以逍遙派玄功——北冥神功的內力,灌注在他那陽具上,原本長短普
         通的陽具被北冥真氣一灌入,頓時膨脹得十分驚人,青筋暴跳的,挺入少女那年
         方滿十六、陰毛未齊的緊小蜜穴中。
           少女被這一頂,更是嬌呼連連:「師……師兄……你插得太狠啦!」說著粉
         紅的椒乳跳動著:「妹子的花……花心要被你頂翻天了。」渾身雪白的胴體閃耀
         著汗水:「這樣……啊~好舒服,美死啊~~」滑嫩的臉頰泛著紅豔的血色。
           初經人事不久的小穴一緊一緊的夾住了少年粗壯的陽具,隨著一次次猛烈的
         插入插出流出了晶瑩的蜜汁。少年一喝,氣沉丹田,把少女水簾洞內的蜜汁由陽
         具緩緩的化為內力,吸納入丹田。此時洞內淫水變少,少女更感刺激,水一般的
         腰劇烈地擺動,臉上的清秀的五官,因為強列的快感而流露出淫蕩無邊的表情,
         令人難以相信這一個十六歲嬌滴滴的小姑娘,竟會如此淫亂。
           那一雙堅挺的椒乳,由於太早有性行為的關係而早熟,豐滿而飽滿,伴著每
         一次陰戶上的衝擊,上下起伏,稀鬆的陰毛中,那令男人愛煞的小縫兒正被樹幹
         一般的陽具掏弄。
           少年道:「柔兒,我吸的差不多了,換我射出陽精助妳練就『八荒六合唯我
         獨尊』神功。」
           柔兒:「師……師兄,快射吧,師妹的小穴被你插……插得已經受不了,再
         插下去師妹會昏過去的。你就好心射出來吧!」
           少年:「好柔兒,我要衝了。」
           少年用雙手抓緊柔兒的小蠻腰,胯下的陽具猛烈的往上連珠衝刺。柔兒此時
         更是狂亂的大聲呻吟,長髮散亂的往後一甩,嬌軀如同蝦子一般的弓了起來,一
         股強大而濃稠的陽精已經狠狠的射入柔兒的蜜穴深處。
           正當此時柔兒要運功吸納時,突然房門一開,闖進了一個水靈靈的小女孩,
         一雙碧眼望著這滿室春色,還不懂男女之事的她尖叫了起來。她——正是幼時的
         李秋水,莫道她年幼,卻已看得出是個十足的美人胚子,以後長大必和師姐一樣
         出落的楚楚動人。
           話說她這一叫,柔兒原本正在吸納逍遙子的陽精以為練功之用,沒想到被這
         師妹一叫,瞬時亂了心神,內息走了岔,走火入魔……
               ※    ※    ※    ※    ※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永遠身高有如女童。」童姥對虛竹說。
           而虛竹已不再在乎那麼多,眼前的少女正因身材的嬌小,更刺激他自幼禁斷
         的色慾潰堤。
           荒山裡,明月夜,年青力壯的小和尚,發了瘋的狂幹著他眼前的的少女。不
         管他那佛門戒律,不管她實際的年齡,和她的殺人不皺眉。眼前,他只知道把胯
         下那發怒的野獸,一次又一次的撞擊柔兒的小穴心子。多年佛門武功的底子,讓
         他狂插猛搞了數千下,依然不停。
           此時柔兒的小穴怎堪蹂躪,已經紅腫得快出血了,只好使出她那逍遙派的媚
         功嬌呼:「插死人的大和尚……人家的花心……要被你搗爛啦……你就饒饒人家
         吧!」媚眼一勾、小穴一夾,陰道中的肉壁更磨娑著虛竹已敏感到極限的龜頭。
           「不妙!」虛竹不禁腰間一個冷顫,汨汨的把他的陽精射入了柔兒(天山童
         姥)的子宮內之後,虛竹便不時和天山童姥交合,而天山童姥也從十七、八歲的
         模樣,跟著每一次的性交而漸漸成熟。
           虛竹可真說是豔福無邊,跟從十五、六歲青純模樣的幼齒、到雙十年華的女
         郎青春洋溢的肉體、三十多歲的如狼似虎美婦人……都做過愛,夜夜春宵,從不
         同年齡的女體上享受到激情,盡情的性愛滿足,使原本質樸的個性,如經早已被
         獸慾所掌控,卻也學會了天山童姥的一身武功,如天山六陽掌、逍遙折梅手、生
         死符,到後來童姥接近於真實年齡幾歲,虛竹已提不起性趣。
           童姥為了吸取元陽,兼躲避李秋水,只好帶虛竹去金國皇院冰窖中,並每晚
         帶來金國公主——李秋水的孫女——李依蓉,供虛竹調教,經虛竹的一番調教之
         下,依柔練就了一番吹蕭的好功夫,每晚被帶到冰窖中,便用她那熱情的唇舌,
         套弄出虛竹的元陽,再吐出由童姥服食,而童姥也得意於破了李秋水的孫女的處
         女身,並且調教成淫亂少女。
         **********************************************************************
           你們想知道,一位自小受皇族禮教的少女,如何被調教成一看到陽具便流口
         水而主動含上套弄的吸精美女?等我有空打續集吧!

         虛竹篇(第四集)
           話說虛竹與天山童姥一路上纏綿,而虛竹受到了童姥的調教,由原本一個正
         氣凜然的少林小和尚,變成了一位風流淫僧,不但嗜淫如命,更學會了各種調情
         的手法,更精通各種性愛體位。到後來,童姥已感到有點吃不消這個少壯而如龍
         似虎的小冤家,而一路上的奔波逃命,他們來到了李秋水的巢穴——西夏國。
           因為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童姥才會打定主意躲在這個李秋
         水怎找也不會去找的地方--她家(西夏宮庭)的地下冰庫。此時童姥的「八荒
         六合唯我獨尊」神功業已回復了六、七成,外表也蛻變成四、五十歲的老婦,虛
         竹已不太感到性趣……所以童姥一方面為了滿足虛竹,一方面也是為了報復李秋
         水,便於深夜時分,眾人皆睡時,把西夏國的公主,也就是李秋水的孫女——李
         盈袖偷偷的帶回地下冰庫。
           話說這西夏公主李盈袖,年方十六,卻已是出落得婷婷玉立,楚楚動人,一
         雙纖細的腰,偏偏又配上一對尖嫩挺立的奶子,飽滿渾圓的臀部,秀髮如瀑,由
         於從小就受到宮廷良好的教養,所以更顯得氣質尊貴。這樣的公主,原本應該會
         過著快樂而幸福的一生,長大後嫁給皇親貴族的。但,那一夜,卻改變了她的一
         生……
           深夜子時,一道怪風吹過閣樓,正在甜睡中的西夏公主——李盈袖,便被一
         道黑影帶到一個冰冷的地方,夢中的她,還正夢到她跟婢女在花園中撲著蝴蝶,
         盪著秋千快樂的嬉鬧著,忽然間,她感到一絲冰冷的水滴流過了頸部,於是頓時
         醒了過來。一醒來後映入眼簾的,是昏暗暗的光線,模糊中還看到兩道人影:一
         個高壯,一個矮瘦,單純而天真的她還以為是在另一個夢中,只是這個夢,為何
         會如此怪異呢?
           而此時的虛竹看到眼前這位嬌滴滴的美少女,早已慾火衝天,一個箭步,就
         有如餓虎撲羊一般,衝上去抱住了盈袖!
           「不要!!你是誰,放開我!」這一切來得如此突然,從未受過任何驚嚇的
         公主當然叫了起來,並發現身上竟然一絲不掛!
           「克制一點,她可還只是個十六歲的處女,別把她嚇著了。」一陣蒼老的聲
         音,童姥說話了:「用天山六陽掌與逍遙折梅手先點起她的性慾!這逍遙派的武
         功,在男女交合中修練,所以其武功皆可運用在性愛之中。」
           虛竹一聽,連忙左手運起天山六陽掌,護住盈袖全身,使其不受地下冰庫寒
         氣之侵,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8 23:44:25 | 顯示全部樓層
讚~~讚~~讚~~讚~~讚~~讚~~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10 00:54:03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無私的分享與奉獻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確實不錯~~真棒~謝謝大大無私的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CC| 85街|85ST

GMT+8, 2020-11-25 05:24 , Processed in 0.02687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