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4017|回復: 2

[經驗故事] 女子大生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9-4 20:42:0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故事發生在距今約二十年前。

我工作累了,很想脫離大阪市的煩雜,於是大約是在一個秋陽微弱的午後二點左右,我決定登上六甲,這是一座相當優秉的山,搭阪急電車,只要三十多分就可以到達六甲山。

這是一座我爬過有興趣的山,我曾經爬過幾次。

我故意避過襁車或大橋,慢慢地優閒爬人煙稀少的小徑,突然,天空一片陰霾,我一口氣直登山頂,暫時在一間茶店躲雨,仔細一看,外面正降起了傾盆大雨。

看樣子這場雨,不會很快停,我擔起心來了。帶來的錢不多,又沒有其它較便宜的旅館。

幸好,這家茶的老婆婆人非常親切,她要我暫時住,此空房四、五間,飲料等也相當豐富。

老婆婆招呼我到裡面的一間,屋內正座落在六甲山脈的三角點最高峰,霏霏的雨絲更顯得矇隴美。

一想到必需在此孤伶伶的渡過一夜就覺得傷感,突然又令我想起妻子恐怕會為自己擔心。世間只有妻子和自己最親密,每天見面不覺得什麼,離開後,才覺得思念起來。

老婆婆端飯菜,一邊和我閒聊起來,原來家中還有丈夫和一個女兒。丈夫出門,可能被這場雨擋進了歸路。

至於女兒原本在人家中幫傭,最近因為主人的女兒病,死所以賦閒在家。現在成天在家,睡覺看書。

聽說店家的女兒今年二十一歲,我想一定也不是什麼美人,可是一聽說家中還有位年輕女性在,我就心癢癢起來了。

雨愈下愈大,暴風雨之聲音令人有些恐布,像似要把整棟屋子吹垮掉般。我因為有便意,出房間找老婆婆,結果發現直通店門口的木皮房間內,好像有個女人緊緊地坐在一超。當我出聲音,女人回頭微笑一下,我瞄到一下女人的臉。

陰暗的燈光下,女人的眼鼻相當分明、臉和胸部曲線都相當美麗。

我坐在她們的身傍,突然風一吹,電燈熄掉了,轟隆一聲,大門好像倒塌了媽媽,好恐怖呀,趕快點獵燭!

似乎女兒相當不安,老婆婆似乎在找燈,暴風雨愈颳愈大,突然整個屋子搖動起來了。

「啊…」女人大聲叫起來,突然摟住我,女人的髮香一時撲鼻,不由得令我一時興奮。

不久,我在抱著女人身體的時候,體內的熱血突然鼓動起來了,我幾乎要窒息般,於是我伸出手嫵摸她的大腿,溫熱的肌膚觸覺令我的大腦擾亂起來,手向前伸,突然摸到毛茸茸的肉塊,女人的身體劇烈的壓住我的身體,當我的手指尖觸摸到濕熱的肉片時,老婆婆已經點起燈了,女兒驚訝的走掉了。

深夜,暴風雨依然未歇,我指尖依然殘存女人陰戶的感觸,一時今我輾轉無法入眠。

不知不覺之中睡著了,醒來時,風歇但雨未停。

我想上廁所,拿著蠟燭走出屋外。當我打開廁所門時風吹來,燈又停了。正要摸黑進門時,突然感覺前面好像有個人影,我以為是老婆婆,叫一聲,對方回答…

「是我!」

瞬間她抓住我的手腕,又激起我的情慾。

黑暗之中,女孩的肉體,在棉被上面激烈燃燒,我被壓倒,成為被動。

「哦…哦…嗯…用力…」

右手指插入大腿內,摸索陰核,巧妙運動不久後,女孩的心跳加速,手用力抓住我,我曾一度放開右手,含女孩仰躺撥開身上衣服,手指鑽進肉穴內。

我輕輕撫弄陰核幾下女孩早已上氣接不了下氣般的大喘。

我那早已硬舉的陽巨龜頭尖端,用力頂在陰戶,並揉磨幾下。

不久用力一推,順著淫水順滑的推送起來。那種快感令我興奮,當我繼續用力扭擺幾下,女孩早已露出高亢的喜悅聲。

她似是啜泣又是呻吟般,陰戶把整根肉棒吞沒進去,我一時趐癢難忍。

稍做休息後,陰莖拔出來,陽具被柔軟溫柔的女唇銜住了,女人暫時舔片刻後,似乎有意這樣子亙相摟抱著睡覺。

翌日,我把住宿費放在桌上給老婆婆,走出茶店,可是卻不見女人蹤影。

多少有些依依不捨,畢竟有過一夜溫存,我想難道女人絲亳不在意嗎?我邊看著睛空萬裡,邊走向纜車場。

大約等了二十分左右,正坐上纜車座位時,心中又想起昨夜的女子。或許那是在陰暗的燈光下,才會有如此開放大膽的行為吧,這種奇遇,今我對人的命運
和微妙性感到不可思議。

發車的鈴響了,真是個有趣的六甲之夜,再見吧!我像個年輕人般的感傷,往窗外眺望時,看到慌忙中走來的女人影子。

是昨晚的女人,她忽忙的跳上車門,走向我的身邊。

「真無情,放下就走。」

「我…我是無心的,因為看不到你…」

「這樣子就離開了,我…我不要!」

「那你想怎麼做?」

「我要跟你走,我不想再像昨晚那樣,我們到另一個地方去,靜靜坐下來談話…」

「嗯,但是說實話,我是散步性質出來的,所以我身上沒帶多少錢!

「那個沒有問題,我有,你看這些,夠吧?」

我看了一下女人的皮包,裡面有三百五十日圓,那天早上,我付給茶店的費用只有三日圈,由此可以知道三百五十日圈有多大的價值。

我很意外,山中的女孩擁有這麼多錢,令我感到不可思議,而且還竟然要給我,甚至跟我走。我仔細看一下,穿著打扮都不像山中女孩。

我們下山朝神戶去,然後在三宮換車,住入海邊旅館。

我們住入可以見到波浪拍岸的二樓一室,女孩要求親吻。

「你…你認為我是什麼樣的人?也許你不相信,昨晚那種事倩,是我的第一次。」

我半信半疑,如果她是處女,應該不會有那樣的行為,把男人的陽具含在口中,那是一般處女做不到的。我對她的話一笑置之。

「哦!你還是不相信,那算了,啊…老公…啊…稱你老公,哈…哈…請別笑我…」

「你說些什麼?很奇怪的人,我們一起洗澡吧?」

「啊、一起嗎,不…我怕羞…」

「為什麼害羞,我和你已不是別人了…」

「可是,還是…」

「好吧,不要…那我洗完澡就走…我還有事,不能一直待在此地…」

說完,我故意走出,女人追過來…

「一起洗吧!生氣了嗎!不要不要生氣!我道歉!」

說完,把我的手握得緊緊的。

接著,我們立刻進入浴室,女孩害羞的脫掉衣服,我是從事畫人像的工作,睏此對裸體不會感到特別刺激。

肌膚有彈性,不是很白,但四肢很勻襯,胸部隆起,臀部渾圓等,我仔細的看著

「不要,那樣盯著看嘛!」

「當然要看,美人總會吸引人的注意力,這是人類的本能…」

「哦,那我的身體很有價值嗎?」

「有,我替你畫,手不要遮住…」

我靠近女孩,她有些害躁,手始終不離陰戶,我擋掉女人的手,這時女人臉紅起來,瞬間我對這女人湧起新的欲求。

我用力壓住女人的肩,讓她仰躺下來。我的唇重疊在她的唇上,胸部柔軟乳房的感觸。

雙方大腿接觸在一起時的感覺,特別敏銳,一時慾火上升。

我舉起膨脹了的陰莖,用力一刺,沒有壓到。我右手摸索目標後,再把陰莖朝目標插入,由於肉堅,因此好不容易才插進去。

輕輕抽送幾下後,漸漸感覺趐麻。陰戶塞得滿滿的,看來非常舒服,女人也漸漸亢奮,她的氣喘聲在浴室內出現迴響。

女人的膛肉把陰莖塞得密不透風,使我的龜頭癢趐趐的,我一時已經到了消魂的階段,這時女人浪叫說︰「啊…嗯…太美了…對…對那裡…」

我拚命地抽送,又聽到女人的浪叫聲,這時我加速抽送,時快時慢、時淺時深,幾乎撞破子宮。

我在渾然忘我中,也呻吟了,插入快樂中,瞬間只有快感。

一時趐麻,二人一起丟出汨汨的淫水。

在洗完澡,再經過大戰後,感覺啤酒特別美味。

我們兩人摟在一起,女人的肌膚觸摸我的陽具,她再度用手搓揉我的陽具,可是我已經不行了…我半坐起,仔細看清女人嫣紅的裂縫,這時,陽具已經微微顫動了,女人手握住陰莖,而我則用腳搓揉女人的陰戶。

然後…要到滿足當然花一段很長的時間,可是對女人而言,似乎已經是極大的快感了,淫液出奇的大量湧出,女人更是樂不可支。

我對著如此性慾強烈的女人,感到有些羨慕的問︰「你說你是處女,是真的嗎?」

她說︰「你不相信嗎?男人就是這樣,我告訴你一個女孩子的故事吧,那可以代表我個人的故事。」

女人叫阿明,她開始說故事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22 13:48:42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無私的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CC| 85街|85ST

GMT+8, 2020-10-21 06:56 , Processed in 0.05548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