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4006|回復: 3

[人妻熟女] 美少婦馬太太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1-10 15:44: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果然,馬太太又說道:「唉!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何況這又是夫妻之間的秘密,怎麼好意思對外人講呢?算了,不說也罷!一提起來就便我心裡不痛快,李先生!我們談談別的吧!」
「也好!」我心裡在尋思著,我當然知道,馬太太此時可能早已春心蕩漾,飢渴雖忍了,從她臉上羞紅髮燙,以及呼吸急促的神情,就已經顯示出來了。只是女人天生怕羞以及那份女性的尊嚴與矜持,心中雖然是千肯萬肯,但還是不敢主動的大示出來,何況她又是良家婦女哩!除了用暗示之外,非得自己先採取主動的攻勢了。
於是我先靜觀其變,待機而動,再行獵取這頭綿羊來快樂快樂。
「李先生,恕我冒味的請問一事,你的父母家人他們住在那裡!為什麼你搬來到現在,除了有一位中年漂亮太太來個以外,從來沒看見別人到你家裡來,那位太太是你的親人嗎?」
「我是個孤兒,父母早已亡故,也沒兄弟姐妹,哪位中年太太是我曾任補習的學生的家長,她因為很同情我不幸的遭遇,所以像媽媽一樣的照顧我、安慰我,使我得到失去的母愛和人生的樂趣。」
「啊!原來是這麼樣一回事,但是不知她是怎樣的照顧你、安慰你,而使你享受到人生的樂趣呢?,能不能說出來讓聽聽呢?」
「這個……」
「李先生若不顆意講,那就算了。」
「不!不是不意講,但是要我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是什麼條件呢?」
「條件很簡單,因為我從小到大,孤苦伶仃。如果不棄,請馬太做我的姐姐,賜予我嚮往已久的姐弟之愛,可以嗎?」
馬太太嫣然的笑道:「我有資格做你的姐姐嗎?」
「當然有呀!我要是真的有一位像你這樣風姿綽約、貌美絕倫的姐姐!高興得睡著了,都會笑醒起來呢!」
「啊!好吧!想不到你的嘴還真甜,這麼善於讚美女人的,反正我也沒有弟弟,就把你當做弟弟吧!」
「謝謝姐姐!」
「你以為玫姐是紙糊的燈籠,一點就完的那種女人嗎?那你就看錯人啦!我今年雖然只有二十三歲,但是我天生的性慾很強,而且高潮來得較慢。我坦白對你講,我的丈夫他從來就沒一次能吏我達到過性高潮,連三分鐘最超碼的熱度都沒有,他就是嫌我太強啦,應付不了,才故意在外面花天酒地,刻意不早回家來的。我為了欲求的不滿,才到外面去打打野食充飢,可是至今都沒有找到一位好的對手,你既稱是一位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的大俠客,那我今天到要向你這武林高手,討教討教閣下的幾招絕學啦。」
「聽玫姐講,你也是位武林高手的女俠客,好吧!我們現在就開始較量吧!」
「等一下,現在快十一點鐘了,午飯以後,待我把海倫哄睡著了!整個下午的時間校量超來才夠勁,怎麼樣?」
「好啊!要是下午的時間你嫌不夠的話,晚上也可以繼續嘛!」
「到時侯再決定吧!看看你的十八般武藝是否能打敗我,使我心服口服。」
「好!到時我一定耍你屈服在我的胯下,伏首稱臣。」
二人經過一番愛撫親熱,打情罵俏的纏綿後,馬太太就去煮飯燒水。餐畢,馬太太建議到我的家中玩樂比較安全些,因為她怕萬一丈夫或是親友們來,那就完了。我認為也對,於是抱起小女孩回到自己的住處,馬太太先把小女兒哄睡著了,再把她放在地毯上,並蓋好棉被。
我看馬太太把小女兒安置好了以後,上前一把把她抱在懷裡就親吻起來。兩人熱烈的親著吻著,舌尖互相的舐吮著,我的手則伸入她的衣服裡面撫漠她的一雙大乳房。
「啊!你的手,壞死了!」
「你好美!好媚!好騷啊!真恨不得一口就把你給吃掉哩!」
「你就吃吧!我的親弟弟,從那裡開始吃呢?」
「先從你這個大葡萄開始!」我用手指捏著她的乳頭。
「哎呀!輕一點,你的手好有電一樣,捏得我渾身都麻,連水都流出來了。」
「那把衣服脫了吧!」
我邊說邊把她背後的拉鏈拉了下來,不到一分鐘,馬太已全身裸呈在我眼前了。我也迅速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好一幅現代的亞當和夏娃圖。我們兩人站立著互相用貪婪的眼光凝視著對方全身的每一寸神秘部份。
馬太太雪白豐滿的侗體,在我的眼前展露無遺,麗姿天生的容貌,微翹的朱唇含著一股媚態,眉毛烏黑細長,一對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那濕潤潤水汪汪的瞳孔,眼神裡面含著一團烈火,真是勾人心魂。
胸前一雙乳房非常嫩白飽滿,雖然她已生過一個女兒,又毫無衣物襯托,還是顯得那麼高挺聳拔,峰頂上挺立著兩粒釩紅艷麗似草梅般大小的奶頭,隨著呼吸一抖一抖的擺動著,使他看得心跳加速,平坦的小腹下面,長滿了密密的陰毛,而是烏黑細長、雪白的肌膚、艷缸的乳頭、濃黑的陰毛,真是紅、白、黑三色相映,是那麼樣的美!是那麼樣的艷!是那麼誘人了。
「玫姐,你好美呀!」
「啊!不要這樣說嘛!羞死人了。」
我再也無法抗拒眼前這一個嬌艷豐滿誘人的侗體了,立刻張開兩臂,將馬太太抱住親吻。我伸手揉著她的乳房,馬太的玉手也握著我那條堅挺高翹的大肉棒套弄起來。
馬太太媚眼半開半閉的呻吟著,偉文的手開始撫摸她的大腿內側和肥白的大屁股,再探手到她多毛的桃源洞,撫摸那濃密細長的陰毛,當手指坊到洞日處,已經濕了一大片了。
馬太太已經到了亢奮狀態,我把她抱到床上放下,撥開她的兩條粉腿,再分開茂密的陰毛,這才發現她那個春潮氾濫的桃源仙洞,粉紅色而長滿陰毛的肥厚大陰唇,而且陰毛一直延生到肛門匹周都是,顯而易見她自己說得不睹,她真是個性慾又強、又淫、又蕩的女人,難怪她那位連颱風都會吹倒!而又乾又瘦又虛又弱的丈夫,要逃避她啦!
頂上一粒比花生米還耍大的粉紅色的陰蒂,這又是性慾旺盛、貪歡尋樂的象徵!兩片小陰唇及陰道嫩肉呈嫣紅色、艷麗而迷人。
我用手指觸摸那粒大陰蒂,再伸手指插入那濕潤的陰戶裡面,輕輕的扣挖著,不時又揉捏那粒大陰蒂,來回的逗弄著。
「啊!」她像觸電似的,張開了那對鉤魂的俏眼望著他,心胸急促地起伏,嬌喘呻吟,全身不停的抖動著。
「啊!你弄得我難受死了!你真壞!」
「玫姐!還早得很啦!壞的還在後頭呢?」說完之後,埋首在她的兩腿中間,將嘴吻上她的肉洞口,舌尖不停的舐、吮、吸、咬她的大陰核以及大小陰唇和陰道的嫩肉。他邊撩弄邊含糊的問道:「姐姐!舒服不舒服呢?」
「啊!你別這樣,我受不了啊!哎呀!咬輕點,親弟弟。我會被你整死的,我丟了呀!」她一股淫液直洩而出,我則全部舐食下肚。
「啊!寶貝,別再舐了,玫姐難受死了!我裡好舒服,你跨上來吧!把你的大肉棒插進來吧!快來嘛!小心肝!」
馬太太慾火更熾,握弄陽具的玉手,不停一拉一拉的,催我趕快上馬。那模樣真是淫蕩勾魂極了。
我本身也是慾火如焚,急忙翻身壓了下來,馬太太不可待的握著我的肉棒,對正自己的陰道口說道:「小寶貝!快插下去。」
當我用力往下一插,佔領她的橋頭堡那一剎時她又叫道:「啊!痛死我了!」
馬太太粉臉變白,嬌軀痙攣,極為狼狽的樣子。我則感到好受極了,她雖是生過孩子的少婦,但毫無損及她陰道的美好,我感到一種緊湊感和溫暖感,舒服透了。真想不到,她的陰道比王太太的還要緊小得多。
「很痛嗎?」我關心地問道。
馬太太嬌聲哼道:「你的實在太大了,我真受不了。」
我逗著她說:「既然你受不了,我就抽出來,不要玩算了。」
「不、不要!不要抽出來。」她雙手雙腳死死的摟著我。
「玫姐,我是逗著你玩的,你以為我當真捨得抽出來呀!」
「啊!死相!你真壞,就會逗人家,欺負人家,我不依嘛!」
她說著,撒嬌似的不依,全身扭動起來,她這一扭動,插在小穴裡的大雞巴,就像一根燃燒的火一樣,是又痛、又脹、又趐、又麻,又酸、又痛快。馬太太全身扭動,由陰戶裡面的性神經,傳遍全身四肢,那種舒服和快感勁,使她此生第一次才領受到了,她粉臉通紅,淫聲浪語的叫道:「哎呀!你動吧!你插呀!」
「玫姐,你不痛啦!」我怕她還痛。
「別管我痛不痛,我現在就要你快動,我現在小穴裡癢死了。」
「好吧!」
我聽她這麼說,也不管她還痛不痛,開始先來個輕抽慢插,靜觀她的反應,再擬大戰之政策。
「美死了,我被你插死了,你別那麼慢吞吞的,插快一點,用力插重一點。」
馬太太雙腿亂伸、肥臀扭擺來配合著我的抽插。這淫蕩的叫聲和她臉上淫蕩的表情,刺激得我暴發了原始的野性,再也無法溫柔憐惜啦!開始用力抽插起來了。
馬太太緊緊摟著我,她媚眼如絲,香汗淋淋,嬌喘籲籲!發夢一般的呻吟著、享受大肉棒給予她快感的刺激,使她感覺到渾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燒似的,全身四肢像在一節一節的融化,真是舒服透頂,她只知道拚命抬高肥臀,使小肉洞與大陽具貼合得更密切,這樣才會更舒服更暢美!
「哎呀!我要丟了!」她被一陣陣興奮的衝刺,和大龜頭每次碰觸到陰戶裡面最敏感的地方。不由放聲大叫、淫水不停的狂流而出。
這可能是她自嫁丈夫以來,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而不可言喻的。性愛中所賜給她的快感程度以及舒適感。她舒服得幾乎要瘋狂起來,花蕊猛顫,小腿亂踢,肥臀猛挺,嬌軀在不斷的痙攣、顫抖!氣喘籲籲!嘴裡歇斯底裡的大叫:「好寶貝,小心肝,哎呀我可讓你給插死了,我要命的男人,你就插死我算了,我快受不了啦!」
我是越抽越猛,越插越狠,他也是舒暢死了!真想不到,馬太太不但美艷絕色、豐腴性感、肌白膚嫩,尤其那個多毛的小穴,生得肉肥緊小,陰壁肌肉夾吸陽具和花蕊吮吸大龜頭之床功,比起王太來更勝一籌,我也樂得地不禁叫道:「玫姐,我被你夾得好舒服,好痛快,你就快用力多夾幾下吧!」
馬太太被我猛抽狠插得淫水如泉,趐甜酸癢集滿全身,真是好不銷魂。
「啊!心肝寶貝,你真厲害,你插得我都快耍崩潰了,浪水都快要流乾了,你
真是要我的命啦!小冤呀,我又丟了!」
我只覺大龜頭被一股熱液,燙得舒服極了。心中暗暗思量,馬太太的性慾真強,已經連洩三次身了,依然戰志高昂,毫無點討饒的跡像,必須換一個姿勢和戰略,才能擊敗於她。於是抽出大雞巴,將她的嬌軀轉換過來,俯伏在床上,雙手將她的肥白大屁股抬了起來,再握住大雞巴從後面對準桃源洞,用力的插了下去!
一面狠抽猛插,雙手握著兩顆彈性十足的大乳房,任情的玩弄揉捏著,不時伏下頭來,去舐吻她的粉背柳腰和脊樑骨。
馬太太被我來這一套大動作的插弄,尤其粉背後面被舐吻得趐趐麻麻的。使她嘗到另外一種從未受過的感受,情不自禁地又再度亢奮起來,而慾火就更熱熾了。
「哎呀!這一招真厲害,我又衝動亢奮起來了,你用力插吧;我裡面好癢啊!」她邊叫屁股猛往後頂,又扭又搖的,來迎和他的抽插。
「哎呀寶貝,我快要死掉了,要死在你的大肉棒上了,你插吧!盡量用力,用力的插我吧!我的心肝寶貝肉棒,快、快一點,對了,就是這樣。」
她的陰壁肌肉又開始一夾一夾地夾著我的大龜頭。我加快速度,連絞帶抽地插了一百多下,一陣熱流直衝龜頭,馬太又丟了,淫水順著大腿再下,流到床上濕了一大片。我也累得直喘大氣,將大龜頭頂到她的子宮深處不動,一面享受著她洩出熱液的滋味,一面暫作休息,亦好再等下一回合作戰的準備。我為了報答紅顏知己!也為了使她能得到更高的性愛樂趣,使她死心塌地的迷上我,永久臣服在我的胯下。
經過一陣休息後,我抽出大肉棒,將她的侗體、翻了過來,雙手把她的小腿抬高,放在自己的雙肩上面,再拿個枕頭墊在她的肥臀下,使她那肥突的陰戶,顯得更為突鋌而出。然後手握大肉棒,對準桃源春洞口用力一挺,「滋」的響,盡恨而入。
「哎呀!我的媽呀!你插死我了。」
我也不管她是叫爹還是叫娘,真是被插死了還是假的被插死了,只管狂抽狠插,連連不停的又插了一百多下,她又叫聲震天了。
「哎呀!實在受不了啦!我全身都快要癱瘓了,真要死在你的大肉棒上了。」
我雙頰燒燙,狠狠抽插著,嘴裡說道:「快夾動你的小穴吧!我也快射了。」
馬太太一聽,亦戚覺小穴裡的大雞巴,突地猛脹得更大,她是過來人,知道這是男人要射精的前兆,於是鼓起餘勇,扭腰搖臀,收縮陰壁肌肉,一夾一放的夾著大陽具,花心也一張一合的吸吮著大龜頭,自己一股淫液又直衝而出。燙得我的大龜頭,一陣透心的趐麻直迫丹田,背脊一酸,龜頭奇癢,忙把大龜頭頂到她的子宮花蕊,一股滾燙的濃精,直噴而出,痛痛快快的射在她的陰道深處。
「啊!寶貝,射死我了!」
馬太太被我那滾熱的濃精一射,渾身不停的顫抖著,一股說不出來舒服勁,傳遍全身的每一個神經細胞裡,她大叫過癮緊緊摟住我,張開薄薄的朱唇,銀牙則緊緊咬住我的臂肉不放。
「哎呀!」痛得我大叫一聲,伏在她的侗體上面不動啦!
兩人俱已達到了性愛的高潮和頂點,魂飛魄渺,相擁相抱而夢遊太虛,這場激烈的運動才總算結束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1-10 16:21:12 | 顯示全部樓層
感恩大大喔 真的好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1-10 16:51:56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帖就是要頂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1-10 18:09:05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無私的分享與奉獻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1-12-7 14:14 , Processed in 0.02668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