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3775|回復: 5

[不倫戀情] 李子豪-我的校長媽媽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4-22 19:56: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下午5點,春暉中學的籃球場。六月下旬的天氣,南方城市已經悶熱難當,一幫高中男生,仍然在每天放學后,在球場上揮灑他們的荷爾蒙。場上有個男生,身高1米78,明顯高出同學一頭,身材健美,陽光帥氣,左投右蓋,動作十分敏捷瀟灑,那正是不才在下——本文的主人公李子豪。
對方突入籃下,突然起跳投籃。「在我面前還敢逞強!」我斜跨一步,高高躍起,一把就將半空中的籃球扇出了界外。在我落地的刹那,忽然覺得腳下一軟,「不好!踩別人腳上了!」去年就是因為打球踩腳,害我腳踝扭傷,疼了一個多月,我腿一軟,向后倒去,雙手下意識的往后支撑。
「啊!」只覺得兩個手腕一陣刺痛,再想使力已經不聽使唤了。同學們都圍了上來,「別動小豪,你的手腕都有點扭曲了,可能是骨折!趕緊去叫人!」外圍的同學早就上樓去找老師了。
片刻功夫,一位女教師匆匆忙忙小跑著來到操場,她看上去30左右的年齡,面容清雅脫俗,身高1米65,身材凹凸有致,順直的長髮及肩,上身穿白色柔紗襯衣,下身穿及膝的筒裙,顯得優雅干練。這正是春暉中學的校長,我的媽媽,宋雨柔。
媽媽其實已經42歲,但似乎有著駐顏術似的,常被人誤以為20多歲剛工作的姑娘,被稱為春暉中學真正的校花。聽說我骨折了,媽媽也顧不得端莊形象,一路小跑趕到操場。
「哎呀,手腕都腫那麼大啦!疼不疼小豪?大家幫忙扶他起來,你們倆幫忙去叫輛出租車!」媽媽指揮大家把我扶到校門口,坐上出租直奔醫院。
出租車直接把我們拉到了市人民醫院,診斷結果很快出來了:雙手腕挠骨骨折。醫院骨外科的副主任是媽媽教過的學生,他二話沒說當晚就給我做了手術。
從手術台上下來,已經十一點多了,我的兩個小臂都打上了石膏,纏上了厚厚的绷帶,麻藥的藥效還沒過去,倒不覺得怎麼疼,可是兩只手好像都不是自己的,真是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忙亂了半天的媽媽終於可以緩口氣了,她看著我渾身不自在的樣子,佯怒還嗔的點點我腦袋:「讓你打球,過兩天就要考試了還天天瘋!這下好了吧,醫生說了,你這兩只手至少三個月不能動!」我沖她吐了吐舌頭:「挺好啊,正好不用考試咯!」媽媽啪的拍了一下我的腦袋:「真拿你沒辙,都是從小把你慣得!唉,趕緊休息吧。」說著,給我蓋上一層毛巾被,她也在旁邊的陪護床上和衣躺下了。
冤枉啊!我才沒有被慣呢!爸爸是通訊器材工程師,因為公司主要業務在海外,常年在國外駐守,一年才回家幾次。媽媽是個事業型女強人,全副身心都撲在春暉中學,從一個普通英語教師,做到年級组長、教務主任、副校長、校長,因為她大力提倡學生自治和全方位的素質教育,並大力引進優秀教師,春暉中學在短短幾年間從一個普通的私立學校,成長為全市排名前三的重點中學,媽媽自然也深得校董會賞識和學生們的擁戴。可是事業上的投入,自然而然的减少了她對孩子們(對,是孩子們,那個「們」是誰,后文自有交代)的關注,我從小就是被放養慣了的,可是倒也養成了自立要強的性格,不管面對什麼事情,都毫不在乎、輕松面對。碰上這檔子事,我也沒覺得多嚴重,不就是三個月纏绷帶嗎?
正好不用看書考試了,多好!胡思亂想中,我沉沉睡去了。
尷尬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一陣尿意憋醒了。朦朦朧朧中,我以為還在家里呢,翻身就想下床,小臂稍一使勁,就是一陣鑽心的疼痛——「啊……」一聲慘叫,我才想起骨折這回事。媽媽自然被吵醒了。
「怎麼了,小豪!」我從疼痛中平復下來,尿意重新襲來,但我立刻想到:
兩只手裹得像粽子一樣,就算能站起來,我也沒法脫褲子啊!而且我又立即發現了一個尷尬的問題:由於憋尿,我的肉棒已經硬起來了!讓媽媽看到它這個樣子,那也太囧啦!
這時媽媽已經下床來到我旁邊,「怎麼啦,小豪?」尿意已經不容我多想了,再怎麼也比尿褲子里好吧,「我……我想小便!」看著我的狼狈樣,媽媽莞爾一笑,撩開毛巾被。
「等等,要不……把……把燈關上唄。」
媽媽噗嗤一樂,「你是我肚子里生出來的,還有啥不好意思給我看的!」說著就把我的褲子捋了下來。
刹那間,一根昂首怒目、青筋暴露的大肉棒彈了出來。
我雖然沒跟別人比較過,但通過看醫學書和動作片,我知道我這根寶貝就算不是絕品,也是精品,勃起狀態下,長有17厘米,直徑4厘米,又粗又大,比起歐美動作片男主角來絲毫不遜色。
這下輪到媽媽尷尬了,看著這根虬龍似的肉棒,媽媽呆了片刻,目光趕緊移開了,我當然也好不到哪去,臉漲的通紅,真希望它趕緊軟下來,可越是著急,這寶貝反而越發得意,挺得更直。
偷眼看媽媽,她的臉也緋紅了,把我側翻過來,一手提著尿壺,一手捏著我的肉棒,壓了壓,才把肉棒放到了尿壺口里,小聲說:「快尿吧!」「媽,你捏著我那兒……尿不出來啊。」媽媽的臉更紅了,原來她用食指和拇指捏著肉棒中段,由於我硬的太厲害,她得使勁往下壓,不知不覺的拇指就摁在了我肉棒底端的尿道上,自然尿不出來啦。
「討厭,事兒還挺多!」媽媽改用手握,她的小手堪堪握住巨大的肉棒。
一陣暖意從媽媽的手心里傳來,「嗞……」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泡尿尿了半壺。
卸去了負擔,終於舒服了,我不禁長出一口氣,剛才暴漲的肉棒也略微松弛下來。媽媽放下尿壺,取出一張抽紙幫我擦了擦。剛才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濃濃的尿意上,現在負擔卸下來,肉棒似乎更加敏感了,感覺著媽媽柔軟的手掌和靈巧的手指,似有似無的觸著我的龜頭,在幫我擦拭時,拇指按在了我的系狀帶上,我只覺得肉棒一陣酥麻,腾地一下又硬了起來。
媽媽沒有準備,肉棒從她手里彈了出來,立在那里還一晃一晃的。我囧的頭都抬不起來,料想媽媽的臉也更紅了吧。媽媽忙給我拉上褲子,揶揄我說:「都骨折了,哪兒來那麼精神,真是的!」「嘿嘿」我只有讪笑著,趕緊躺下。
我們分別躺下。可是我卻遲遲不能入睡。剛才媽媽握著我肉棒那柔軟溫暖的感覺讓我欲罷不能,媽媽臉上那嬌羞的表情更是讓我心生愛憐。爸爸常年不在家,從我還是個小孩子起,就以男子漢自居,要保護媽媽。因為發育的早,我初一就第一次遺精,初二就跟小區里的幾個大孩子一起看愛情動作片,撸管那是駕輕就熟的事。不過,一般撸管時意淫的對象或是蒼井空、吉澤明步等女星,或是學校里那幾個公認的美女,說實話,偶爾也會閃過媽媽的美麗身影,但我從沒有正兒八經的把媽媽作為意淫的對象。今天,因為媽媽溫柔的撫摸,忽然觸動了我的心扉,剛才媽媽握著肉棒時那嬌羞的表情,竟如花季少女般可愛。她的眼神明明注視了分身好一會兒,我的分身是不是比爸爸還要大?書上說40歲的女正是性慾旺盛的時候,爸爸一年才回家幾次,每次也呆不了多久,媽媽會不會也欲求不滿呢?
胡思亂想著,我漸漸睡去。
煎熬
第二天醒來,媽媽已經坐在我的床邊了,床頭櫃上放著我愛吃的赤豆元宵和煎饼裹油條,一定是媽媽一大早出去買的。
媽媽扶我坐起來,幫我擦臉、刷牙,端著碗喂我吃早飯,我嚼著油條,苦著臉說:「這下可好,我跟植物人也沒啥兩樣了。」媽媽笑著說:「呸,植物人才沒你那麼討厭呢!」一句話,我倆都想起了昨晚的尷尬情形,一下都有點語塞。
媽媽喂我吃完早飯,邊收拾邊對我說:「今天上午我不去學校了,在這兒陪你。」「好呀。」我隨口應著,心里可甜蜜蜜的。
「可是馬上就要期末考試了,我必鬚得在學校看著,要不,下午給你請個護工?」什麼嘛!我都這樣了,你還淨想著工作!再說了,我寧死也不願意讓一個陌生人摸我那兒!想到這,我把臉扭向一邊,不理媽媽。
「唉,我何嘗不想好好陪著你,可是我是校長啊,這麼重要的時候,我怎麼能離開學校呢?再說,沒幾天就考完試啦,到時候我就可以在家照顧你啦!」媽媽說的句句在理,我也沒什麼可說的,只是覺得委屈,「別的倒沒什麼,可是……可是上廁所怎麼辦呀!我可不讓別人碰我那兒!」媽媽的臉又紅了,「那你就少喝點水,忍著點,我給你戴上紙尿褲,下午過來給你換。」紙尿褲!老媽,你真能想的起來!可是,這好像還真是唯一的解決辦法啦。
媽媽到超市買來一包成人紙尿褲,中午臨走前給我穿上一條。
一個下午,我深深理解了小寶寶們有多不容易。雖然盡其所能少喝水,可還是撒了一泡尿。面前沒有小便池,雖然憋的膀胱直疼,可就是尿不出來,最後,牙都咬疼了,終於一點點尿了出來,濕濕的、熱熱的尿液裹著我的下身,讓人渾身不舒服。
終於,七點多鐘,等到媽媽下了班,拿著盒飯匆匆來到病房,滿臉歉疚的摸著我的臉:「小豪,對不起,你等急了吧,餓了吧?」「餓倒好說,麻煩你先把這紙尿褲給我換了吧!」媽媽「哦」了一聲,趕緊去打了一盆水,掀開毛巾被,給我解下紙尿褲,用毛巾蘸了熱水,幫我仔細的擦拭。
啊……這溫暖柔細的感覺,好舒服!心念一邪,分身又蠢蠢欲動,我趕緊诚心正念,不敢再在媽媽面前出醜。
走火
一轉眼,在醫院住了7天,學校也放假了。一般骨折手術,至少要住院兩周,醫生說我體質異于常人,恢復速度非常快,所有指標都已正常,可以出院了,可是回家后也必鬚靜養,兩手不能動,定期復查,三個月后才能拆石膏。
管他呢,能離開這鬼地方就是勝利!媽媽說她把學校的事情都委托給了別人,專門在家照顧我。我興高采烈的跟著媽媽回了家。到家后,我的第一個要求就是洗澡。
「一個星期不洗澡,天天裹著紙尿褲,我都快成了大尿包啦!」「你不說我也要給你洗啦!路上開著車就聞著一股騷味!」媽媽說著沖我扮了個鬼臉,作出用手扇鼻子的動作。
脫光衣服,媽媽扶我坐進浴缸,熱水浸沒肌膚的一刹那,我不禁長長的發出一聲愉悦的嘆息,真舒服啊!媽媽拿起噴頭,給我洗頭,我閉上雙眼,美美的享受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響起媽媽的聲音:「喂,泡的差不多啦,站起來打沐浴液吧!」我眼皮微啟,「嗯,扶朕起來!」
「啪,」「唉喲!」媽媽給我腦袋上鑿了一栗子。我不情願的站起來。
媽媽把沐浴液擠到手上,給脖子開始給我揉搓。
哦……媽媽柔軟的小手輕輕拂過我的肌膚,再配以沐浴液的潤滑,那溫暖細腻的感覺,真是讓人陶醉……我閉上眼睛,感覺媽媽的雙手從颈部來到肩部,來到胸部,在我雄健厚實的胸肌上摩挲良久,又來到后背,我的后背堅實挺拔,三角肌是我最引為自豪的部位。
往下,再往下,那是我的六塊腹肌,連接著堅韧性感的腰部。滑腻的皂沫,流連在我青春而健美的身軀,對任何女人,都是一種赤裸裸的沖擊吧。
媽媽的手拂過我的臀部,瞬間幾百條神經游向大腦,分身「腾」地就彈了起來。慌忙間我睁眼望去,媽媽帶著有點驚诧、又有點不好意思的眼神正看著我的分身,見我睁眼,趕緊又移開眼神。
「唉喲,怎麼這麼大的味兒,平時你都怎麼洗澡的!」雖然覺得很尷尬,但不幫我洗乾淨也不行啊。媽媽輕啟蘭指,搭在我的分身頭部,拇指正壓在系狀帶上,然后向下一捋,翻開包皮。
一個星期沒洗澡,而且悶在紙尿褲里,想想那地方是什麼味兒。媽媽眉頭一皺,左手輕輕為我擦洗起龜頭和冠狀溝。
天哪!像我這樣如種馬一樣的少年,平時兩三天就要撸一發,這次一個多星期沒碰(倆手跟阿童木似的,也沒法碰啊!),本就唿之欲出,現在被大美女輕柔若蘭的手指摩挲著,就算是自己的媽媽,哪里還忍得住!
「哎呀,不行,不行,不行啦!」媽媽正給我清洗,聞聽此言,不覺一怔。
但她畢竟是過來人,看我那著急樣,和手里分身一漲一漲的樣子,馬上意識到要發生什麼,趕緊把頭扭向一邊。
可還是稍微慢了一點點,一股股濃濃的精液勐射出來,第一波都射到了媽媽的臉上。
「快……快……別停……」我忘乎所以的呻吟著,媽媽還真配合,緊緊握著我的分身,使勁的套弄,直到我安靜下來。
媽媽又捋了兩下,擠出幾滴精液,拔開包皮,拿水沖乾淨,扭頭看著我。從巨大的快感中回味過來,我還感覺心在砰砰直跳,抬眼看看媽媽,趕緊又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發泄出積蓄已久的負擔,分身略微軟下去一點。媽媽又擠了一點沐浴液,撥開包皮,仔細清洗龜頭和冠狀溝。剛射完精,分身不像剛才那麼敏感了,可是青春期的少年,好像有著無窮的精力,在媽媽的撫摸下,它逐漸又昂起頭來。媽媽露出吃驚的表情,嗔怪的輕輕拍了拍分身。
「不是剛出來嗎,怎麼又這樣了!」
我不好意思的讪笑著:「它自己要起來,我也控制不住啊!」「什麼時候開始自慰的?」媽媽微紅著臉,便給我清洗邊問。
「初二。」
「還挺早熟嘛。」媽媽瞟了我一眼。「多長時間一次?」「大概,兩三天吧。」媽媽的手明顯一停頓,然后拿起噴頭給我沖水。「自慰是男孩子正常的生理現象,可是頻繁自慰對身體可是不好的哦,兩三天一次太頻繁了。」「嗯,我也知道,可是憋得難受,總是忍不住。」「這次你忍不住也得忍了吧?」看著我像阿童木似的兩個小臂,媽媽幸災樂禍的笑起來。
「嘻嘻,老媽最好了,一定不會看我憋著難受不管的,對吧?」我臉皮最厚,趕緊得寸進尺,討好起媽媽來。
「去去,別亂說啊,哪有媽媽幫兒子自慰的。」媽媽臉上不禁微紅,「剛才那是碰巧趕上了,專門幫你弄可不行哦。」我不情願的跨出浴缸,媽媽幫我擦干身體,套上T恤,小弟弟還翘著呢,媽媽撥楞了一下,說:「穿上內褲還怪壓的,你就這麼著呆著吧,晚上起來小便也省的叫我幫你了。」我去,老媽,這你也想得出來。你要是不在乎,我在乎啥,不穿就不穿。
驚喜
第二天,我光著下身就起床了,去廁所撒了泡尿,等分身從晨勃中軟了下來,我信步走到厨房,媽媽正在灶台邊煎蛋和肉腸呢,聽到我走過來的聲音,回頭看了我一眼,目光自然掃到了我的下身,雖然沒有勃起,我的分身也比常人粗大很多,垂在胯下一晃一晃的。一片緋紅抹過媽媽的臉龐,她趕緊回頭繼續煎蛋。
「先坐那兒吧,鷄蛋馬上好。」
我坐在餐桌旁,牛奶麥片粥已經煮好晾在桌上了,還有幾個小豆沙包,配粥的小鹹菜有麻仁金絲、脆腌瓜片,清清爽爽,看著就有食欲。媽媽端著煎好的鷄蛋和肉腸坐在我旁邊。
「快吃吧。」媽媽端起碗,喂我吃飯。目光難免掃到我的下身。
「吃完飯還是穿上褲子吧,光著屁股在家里晃來晃去的,太讓人不自在了。」「我覺得挺自在啊,還是這樣方便嘛,上廁所也不用麻煩老媽你啦。」「討厭,有本事你拉完大便也別麻煩我。」「喂,我這兒正吃飯哪!」
溫馨的早餐時光就在我們母子的說笑中度過了。
白天,媽媽在家打掃衛生,買菜做飯,我啥也干不了,只能看看電視,有時到跑步機上走一會兒。開始時,每次和媽媽對面經過,媽媽的都會不自覺的瞟一眼我的分身,表情怪怪的,不過幾天以后,好像我倆都習慣了。這天晚上媽媽又給我沖澡。
將近一周沒出貨了,肉棒真是漲的難受,在溫暖水流的刺激下,立刻就昂首怒目起來。媽媽嗔怪的推推我:「真怕了你了,天天這麼硬著,不難受啊!」「當然難受啊!我感覺漲的都快瘋了!好媽媽,你就行行好幫幫我吧!」媽媽的臉一下紅了,「不行不行,那哪行啊!」「媽媽,求你啦,我就一天到晚這樣硬著,多難受啊!」「說不行就不行啦,哪有媽媽幫兒子干這事的!」「這不是特殊時期嗎,我要是手沒事肯定不求你啦。再說我一直憋著對身體也不好吧!你就忍心看著我難受嗎!」「好啦,好啦!」媽媽終於拗不過我的苦苦哀求,「怕了你啦,不過你不準看哦!」我立馬乖乖的把眼閉上,只覺得一只溫暖的手握住了我的分身,媽媽應該是在手上抹了沐浴液,手掌極其滑潤,在我的大肉棒上游走著。
先是虚握著,輕輕的從頭到尾反復撫摸,讓分身都沾滿了沐浴液,然后輕輕把包皮往后撥,觸到了龜頭下方敏感的系狀帶,我不禁舒服的一哆嗦,發出一聲呻吟。
身為人妻熟女的媽媽對這個自然是輕車熟路,她用大拇指抵住系狀帶,食指搭在包皮頂部外缘,其余三指放在肉棒上部,慢慢往下捋,直到龜頭完全暴露出來,深深地露出冠狀溝,停留一會兒,再慢慢的往上推,直到包皮把龜頭包裹住。
隨著媽媽的來回套弄,巨大的快感不斷的沖擊著我,只覺得渾身直起鷄皮疙瘩,好像每一個毛孔都透著舒服,不自覺的大聲呻吟起來,「哦……哦……啊……」我偷偷睁開眼,只見媽媽的小手握在分身的頂端,大約只能握住一半的長度,隨著來回套弄,巨大的龜頭已經高度充血,變成了紫紅色,在白炽燈的照射下閃著亮光,像一只狰獰的巨獸,貪婪的盯著對面美麗優雅的媽媽。媽媽也緊盯著我的肉棒,目光已經有點迷離了。
上次洗澡我一觸即發,其實不是我的真實狀態,因為那次我實在憋了太久,而且第一次被異性撫摸分身,還是美麗動人的媽媽,所以沒控制住。平時自慰,至少也要半小時以上才會發射呢。今天在媽媽的撫弄下,快感比平時自己弄強烈百倍,但我有意識的忍住射精的沖動,好多享受一會兒這非凡的快感。
已經十幾分鐘了,媽媽見我還沒有出來的意思,有意識的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同時,左手握住了我的陰囊,輕輕的揉捏起來。
「哦……」媽媽一上技巧,我立馬覺得要缴械,趕緊氣沉丹田,轉移注意力,把射精的意念壓下去。
正在我天人交戰的關键時刻,媽媽又發大招了,她突然開始用左手食指有意無意的劃我的菊門,每一下撫摸都伴隨著我的一下顫抖,我的唿吸越來越急促,肉棒漲的更硬,就要到達爆發的邊缘了,突然,媽媽用左手食指勐地抵住陰部和菊門中間部位,使勁下壓,同時右手加速套弄,我最後一道防線終於被突破了。
隨著一聲低吼,如同火山爆發,濃稠白灼的精液如熔岩一樣噴發出來。這次媽媽早有準備,把頭偏到了一邊,精液如一道白線射到了浴室的牆上。
「哦……別停……快快……好舒服……」伴隨著我大聲的呻吟,媽媽套弄的速度加到了最快,以致發出了「啪啪」的聲音。
又射出幾股濃濃的精液,我終於安靜下來。媽媽也松開了我的分身,浴室里突然變得很安靜,只剩下我們倆的喘息聲。我低頭看看媽媽,只見她坐在浴缸邊,額頭已經泛出汗珠,因為最後那快速的套弄,順直的頭髮也亂了,有幾绺粘在了額頭和臉頰上。
媽媽用左手向后捋了捋頭髮,甩甩右手,瞪了我一眼,「那麼費勁才出來,手都酸了!」「嘿嘿,謝謝老媽!」我不好意思的傻笑著,「比我自己弄得舒服一千倍!
老媽你太厲害了!」
「討厭,說什麼哪!趕緊回去休息去。」媽媽又給我沖洗了一下,就讓我回房間了。
偷窺
在有史以來最大的快感沖擊下,連我也覺得有點累了,躺在床上,不覺昏昏睡去。可能是睡得太早,半夜醒了一次,隱隱約約聽到媽媽的房間傳來微弱的聲響,聽了半天沒聽出來是什麼聲,我不禁好奇心起,光著腳,悄悄走過去看個究竟。
房門虚掩,露出一條挺寬的縫,透出屋里柔和的燈光。我從門縫往里看,一幅讓人血脈賁張的絕美春宮展現在眼前。只見媽媽全身赤裸仰卧在床上,雪白的肌膚在床頭燈的映照下散發出聖潔的光輝。
媽媽雖然已是42歲,但全身沒有一點赘肉,腰肢纖細,小腹平坦。媽媽用右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這是我長大后第一次看見媽媽的乳房呢,跟我想象的一樣,不是巨乳,而是我喜歡的椒乳,如果在我的手里,大概堪堪盈握吧,乳晕不大,乳頭已經翘起,媽媽正用手指揉搓著。再往下看,平坦的小腹下是一團不算濃密也不稀疏的黑色陰毛。
媽媽的左手一進一出在干什麼?我仔細一看,原來她的手里拿著一樣東西呢!
媽媽忽然把那東西拉了出來,原來是一根電動按摩棒!似乎是硅膠質地,做成了跟陰莖一模一樣的外形,大小大概和我的差不多,應該是內置電池的,開關已經打開,它的頂部正搖頭晃腦的旋绕著。
只見媽媽又按了一下開關,按摩棒動的幅度更大了,發出了更為明顯的「嗡嗡」聲,原來剛才的聲音就是它發出的呀。媽媽把按摩棒又慢慢推入穴內,隨著插入的越來越深,媽媽的腰部開始扭動,喘息聲加大,喉嚨里隱隱發出呻吟聲,眉頭緊皺,頭部在枕頭上左右晃動,最後,隨著一聲「哦……」的呻吟,媽媽安靜下來,胸部起伏著,緩緩的喘息。
我悄悄的熘回自己房間。躺在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剛才我竟然親眼看見媽媽,平時端莊秀麗的媽媽,在用按摩棒自慰!太沖擊了!可是再想想,又覺得這很正常,爸爸常年不在家,媽媽作為一個正常女人,也需要性啊!不通過這種方式,又怎麼安撫寂寞的長夜呢?想到這,真心為媽媽感到心痛。媽媽,不要用那個冷冰冰的東西啊,我可以安慰你的呀!
胡思亂想著,我又睡著了。
春情
簡單的生活還在重復著,雖然我知道在暗夜的掩護下,媽媽也會露出本質的慾望,但白天的媽媽仍然端莊賢淑、溫柔可親,這兩個媽媽我都喜歡,但在我心底最隱秘的角落,暗暗的希望有一天媽媽能在我的面前脫去日常的表象,露出她淫靡嫵媚的另一面。
每隔一星期左右,我都會央求媽媽幫我打一次飛機,雖然每次都各種不情願,但總是拗不過我沒完沒了的黏煳哀求,其中一次最讓人回味。那天晚上我們倆都洗完了澡,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媽媽穿著一件白底碎花的小睡裙,上面是吊帶,松松垮垮,胸前微顫,一看就沒帶胸罩,下擺剛好蓋過大腿,十分性感可愛。
「看什麼呐?」
「HBO的電影,剛開始,一起看吧。」
媽媽坐在我邊上,一邊用毛巾擦頭髮,一邊跟我看電影。
「喲,布拉德皮特嘛,好帥哦!」媽媽最喜歡皮特了這是個谍戰片,皮特扮演一個美國特工,混入恐怖组織內部執行任務,與恐怖组織頭目的情人還插了一腿,反正是個典型的好莱塢作品吧。不過情節緊凑緊張,我們都目不轉睛的看著。
后來演到皮特勾搭上了美女,兩人密會偷情,他們從進門后一路激吻到客廳,一件件衣服散落在地板上,最後鏡頭中是美女勾起的小腿,一條小小的鏤花粉色內褲滑落下來,這拍攝技法比AV那種開門見山的誘惑多啦!我的分身不禁又蠢蠢欲動,微微的起伏著。媽媽顯然注意到了,用無奈的表情看我一眼,我做出一副無辜的樣子,媽媽撲哧一笑,順手把她手里的毛巾甩過來,正好搭在我胯部,把分身給蓋上了。
香艷的鏡頭還在繼續,皮特在吻美女的耳垂、脖子,美女忘情的眯著眼,發出輕微的喘息,鏡頭下移,皮特吻到了胸部,到底是HBO啊,竟然出現了乳房的鏡頭!分身哪受得了這樣的刺激,立馬一柱擎天了,把媽媽的毛巾高高撑起,象是一個大帐篷一樣。媽媽看著這滑稽的場景,捂著嘴直樂。
我用可憐腔央求媽媽,「幫我拿開唄,壓著好難受的!」看著我可憐的樣子,媽媽無奈的把毛巾給我拿開,如巨炮一樣的大肉棒立刻昂首矗立,媽媽的臉一紅,趕緊移開視線。
可電視上也是激情的場面,鏡頭已經移到美女的小腹,下缘是皮特的頭髮,音箱傳來舔舐的聲音和美女呻吟的聲音。我貼近媽媽,悄聲問她:「在干嘛呢?」媽媽臉又紅了,輕聲說:「我不知道。」閱盡A片的我,豈能不知道他倆在干啥?但我發現看著這香艷的圖像,用言語挑逗媽媽也是很刺激的呢。
這段情節還真長,鏡頭一轉,是皮特伏在美女的身后,發出一聲低沉的呻吟,美女臉上一副陶醉的表情,頭突然往上一昂,明顯是后入嘛。我用腿輕輕碰碰媽媽,媽媽轉過臉來,見我的分身漲的又粗又紅,不禁臉一紅,嗔怪地推我一下:
「又這樣!真拿你沒辦法!」
「這也不能怪我嘛,又憋了一個星期,看到這場景,它能不激動嗎?」我委屈的說。
不知是不是受了情愛鏡頭的感染,這次媽媽沒有太推阻,主動用左手握住了我的肉棒,緩緩套弄。
電視上,皮特伏在美女背上,兩人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大,喘息聲和呻吟聲也越來越大,媽媽看著電視,手部動作也在加快,而且唿吸也有點加快。
我貼近媽媽的耳朵:「媽,你可以把我想象成皮特哦。」媽媽的臉立刻紅了,用指甲在我分身上輕輕一掐,「想象你個頭啊!」「嘿嘿。」我閉上眼,想象著電影里的皮特是自己,而那個美女是媽媽,胯下源源不斷傳來的快感配合著我的想象,好像真的正壓伏著媽媽,在她的蜜穴里進進出出。
這種禁忌的快感讓我無比激動,電視里越來越大的呻吟聲和媽媽逐漸加粗的唿吸聲也給了我更大的刺激,我大聲呻吟起來,媽媽見我快到狀態了,換了個姿勢,面朝我側身坐著,換右手握住肉棒,這樣動作幅度可以更大些。
美女的呻吟已經變成了尖叫,我想象著媽媽在我的胯下扭動腰肢,尖叫著達到高潮的場景,分身勐烈的脹大、抖動,媽媽知道我就要到臨界點了,也加快了套弄的節奏,隨著我低沉的吼聲,巨炮發射了,濃稠的精液一股股射到媽媽準備好的抽紙上。
媽媽幫我清理了一下,用手指點點陰莖頭,說:「這下該消停了吧?」我滿足的靠在沙發上,笑著沖媽媽扮了個鬼臉。
我們又接著看電影。我回味著剛才的快感,又想到媽媽只能在深夜自己排解性的空虚和寂寞,不禁深深的憐惜起媽媽。
「媽,你也自慰嗎?」
媽媽臉一紅,「去,不要問這種奇怪的問題。」「媽,等我的手好了,我也幫你吧。」媽媽轉過頭看著我,「別跟媽媽說這樣的話了,要不我要生氣了。」「不是你想的那樣啦!從媽媽幫我自慰后,我發現比自己弄要舒服一萬倍!
我想爸爸總不在家,媽媽也會有性的需要吧,我也想幫媽媽更舒服嘛!」被媽媽誤解,我有點委屈的說。
媽媽摸了摸我的頭,看著我說:「對不起,媽媽誤解小豪了。可是以后不要再說這個話題了。我知道你是關心媽媽,但我們畢竟是母子,我幫你自慰已經是不對了,但考慮到你這個特殊時期,也算可以理解。可是其他的事情我們絕對不能做了。而且,等你的手好了,媽媽也不能再幫你了,知道了嗎?」看到媽媽這麼認真,我也不敢再多說了。可是就像被潑了一盆冷水似的,心情低落極了。
驚艷
轉眼暑假過了大半,正當我和媽媽過著世外桃源般生活的時候,爸爸和姐姐(對,那個「們」就是我的姐姐)回來了。
爸爸本來沒有計劃回國,但得知我骨折后,還是盡量抽出時間回來一趟。姐姐李子琪是一個著名法學院大二的學生,這個暑假在一家律所實習,原計劃不回家了,也是因為我,特意抽出時間回來。面對家人的關心,我當然是感覺溫暖,可是說心底話,我還是寧願他們不回來,因為我的伊甸園生活隨著他們的到來結束了。
首先不能再光著屁股在媽媽面前肆無忌惮的走來走去了,幫我上廁所、洗澡的任務也理所當然的由爸爸擔當起來。很少在家照顧我,爸爸還真是非常盡力,把我照顧的非常周到,根本用不著媽媽管了,可是,越是這樣我越是鬱悶啊!我天天在心里盤算著:老爸老姐你們什麼時候走啊!
這天,爸爸媽媽要去鄉下看姥爺姥姥,當天不回來,姐姐在家陪我。早上我睡了個懒覺,百無聊賴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姐姐在旁邊看手機。忽然,姐姐凑到我邊上,看著我裹著紗布的兩只胳膊,嘖嘖的說:「沒有手的生活可真難過啊,是吧老弟?」「要不你也試試?」我沒好氣的回敬她。
姐姐又凑近了些,臉幾乎貼到我的耳邊,輕輕的說:「我最感興趣的是,你和媽媽兩人在家,每天撒尿都是怎麼解決的?」我白她一眼,「老姐,你說你一大姑娘家的,問這個有意思嗎?」「怎麼沒意思啊?我問清楚了,一會兒好伺候你啊!」我沒理她,繼續看電視。
我這個姐姐,遺傳了媽媽所有的美麗基因,從初中就是公認的校花。但媽媽的溫柔端莊她一點也沒遺傳,極其熱情奔放,從初中就開始和男生交往,從來沒一個交往超過兩個月,走馬燈似的換男友。但由於姐姐長得確實性感美艷,一眾男生雖然知道不能俘獲她的芳心,還是心甘情願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姐姐看我不理她,又在我耳邊輕聲說:「媽媽幫你打飛機了,對不對?」我驚诧的轉頭看她一眼,面紅耳赤的說:「才沒有呢,別瞎說啊!」姐姐得意的坐回沙發,「哼哼,還想瞒過我,你的表情已經出賣了你!」我心懷鬼胎的說:「你,你又沒有證據。」姐姐冷笑一聲,「證據,我讓你看看證據!」說著指著沙發接縫處一塊白色的斑跡,「這是什麼?精斑對吧?爸爸不在家,家里就你一個男人,而你自己的手目前半殘廢。所以,雖然很難令人相信,但結論只有一個,就是——」姐姐忽然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兩手扶著沙發背,幾乎臉貼臉的對我說:「媽媽幫你打飛機了!」秘密被揭穿,我反而不緊張了,畢竟是親姐姐嘛,不過多少還是有點尷尬。
「老姐,我服了你了,不愧是律政俏佳人啊!趕上柯南了!」「別吹捧我啊。」老姐得意的說,然后又貼到我耳邊,用她性感而甜美的嗓音對我說:「你們還干嘛了?做愛了沒有呀?」「沒有,沒有!」我囧的脖子都紅了。
「不可以對姐姐說謊哦,我可是有火眼金睛的哦。」姐姐邊說,邊伸出右手食指,隔著睡褲,在我的肉棒上前后撫弄。姐姐豐滿而柔軟的乳房正頂著我的胸部,臉貼著我的臉,吐氣如蘭,還故意發出似有似無的嬌喘。美女當前,我的分身又難以抗拒的蠢動起來。
「喲,硬起來了嘛,快老實交代,姐姐有賞哦……」說著,姐姐沖我耳朵眼吹了口氣,含住我的耳垂輕咬了一下。一陣酥麻的感覺襲來,我的分身再也無法忍耐,完全勃起了,巨大的肉棒被內褲包裹著,極為壓抑。
手中感覺到肉棒的突然變化,姐姐似乎也有些吃驚,她低頭看了看,見睡褲已經撑起了老高。
「小豪,你的家夥好像不小哎!」老姐用幾個手指捏住肉棒頂端,輕輕旋轉揉捏,肉棒越發腫脹。
「小弟弟憋得難受了吧,想不想出來涼快涼快?」被自己的姐姐這樣挑逗,真是讓人窘迫,但此情此景卻也讓我升起無名的興奮感。
姐姐捏住睡褲和內褲的邊缘,向下一拉,一根虬龍柱般的巨棒彈了出來,終獲自由的肉棒似乎要宣示自己的舒爽,毫無顧忌的昂首挺胸,肉棒四周青筋暴露,巨大的陰莖頭隱隱泛著紅光。姐姐立馬就呆住了,用驚诧和貪婪的眼神盯著巨棒看了半天,才回過神來,「哇!小豪,你這根肉棒是名器哎!」她迫不及待的握住肉棒玩弄起來,時而輕柔龜頭,時而上下套弄,快感立刻向全身洋溢開去,我低聲呻吟一聲,靠進沙發,閉眼享受。
「我才不信媽媽面對這樣的名器會不動心,快老實說,你們是不是做了!」姐姐套弄幾下后,突然把包皮向上收攏,捏住頂端,停了下來,接著逼問我。
快感忽然停住,龜頭還被包起,我不禁心里出現焦躁感。「真的沒有啦,要是真的就好啦!」「哦?媽媽還真能忍得住哎。」
「你以為媽媽也像你那麼淫蕩啊!」
「喲,褻瀆了你心目中的女神啦?對女神不能有邪念哦,你剛才說什麼?要是真的就好啦,看來你對媽媽有非分之想哎,是不是?」說著,姐姐像美女蛇似的從我身上滑下來,跪在地毯上,兩只水汪汪的眼睛色眯眯的看著我,小手滿握巨棒,接著上下套弄。
快感繼續如潮水般襲來,我也懒得和姐姐拌嘴了,專心享受這份快感。
正當我閉目凝神,飄飄欲仙的時候,忽然感覺姐姐的手撸到下端停住了,露出巨大的陰莖頭昂首挺立,我睁開眼,只見姐姐微啟朱唇,嘬住了陰莖的頂端,舌頭在我的馬眼周圍靈巧的舔弄。口交只在動作片里見過,沒想到在我自己身上發生了,而且是被自己的親姐姐口交,這禁忌的快感讓我愈加激動,肉棒也更加腫脹。
似乎感覺到我肉棒的變化,向上抬眼看了我一眼,「這個待遇在媽媽那里也沒有吧?看在小豪受傷的份上,姐姐今天讓你好好爽一爽哦!」說著頭一沉,把陰莖頭整個含住。
一股溫熱柔軟的感覺包裹著陰莖前端,是分身從來沒有體會過觸感,姐姐用嘴唇裹住龜頭,輕輕旋轉,舌頭抵在系狀帶上,上下左右的舔舐,一陣陣酥麻的感覺從分身向大腦襲來。雖然沒有用手的力度大,但姐姐的香舌柔軟靈活,帶給分身不一樣的感受。
由於分身過于巨大,姐姐只能含住頭部,但她的手也沒閒著,握住分身中段,配合嘴巴上下套弄,有時嘴含累了,就改用手快速的套弄。這時姐姐會凑到我身邊,帶著淫靡的表情看著我,故意發出微微的嬌喘,說:「媽媽是這樣弄得嗎?
是姐姐弄得舒服還是媽媽弄得舒服?剛才含著的時候,你有沒有把姐姐想象成媽媽呀?你這個小色狼,竟然想上自己的媽媽,真是好變態呀!」姐姐的淫蕩話語與分身傳來的快感同時刺激著我,龜頭更加漲大,微微顫抖,姐姐知道我快要發射了,又俯下身去,含住肉棒,這次含的更深,分身感覺像被一個溫暖滑濕的管道包裹著緩緩向前推送,到達最深處時,姐姐輕微晃頭,喉嚨的深處好像有一只極其溫暖和輕柔的小手在裹緊和輕輕的揉摁肉棒,這種異樣的感覺強烈沖擊著已到達臨界點的巨炮,它快速的抽搐著,作出發射前的準備。
姐姐立刻意識到我要射精的信息,把肉棒抽離深喉,改用口腔上下快速的套弄,嘴唇和舌頭不停頓的持續刺激著系狀帶,點燃了最後的導火索,我一聲悶哼,終於爆發了,積蓄了一個多星期的濃稠精液一股股射在姐姐的口中。
或許是巨棒占據了姐姐口腔多半位置,部分精液順著她的嘴角溢了出來。看著美艷不可方物的姐姐口含弟弟的巨炮,一道白灼的精液正緩緩從她的嘴角流下,這淫靡的場景讓我更加興奮,正在射精的肉棒抖動更加劇烈,姐姐吐出巨棒,改用右手瘋狂的套弄,發出「啪啪」聲響,直到我的大聲喘息平復下來,姐姐又用勁緩緩的擠弄龜頭,把未盡的精液擠出來。之后低頭,把精液吐在手上看看,然后「咕咚」一聲,把剩下的精液咽了下去。淫蕩的笑著看著我:「不愧是處男的精液呀,又白又濃又腥,蛋白質含量豐富哦!」我略有點失神的看著姐姐,「姐姐,好舒服啊!」「舒服吧,小色狼。舒服的事情多著呢,姐姐慢慢讓你享受哦!」說著,姐姐把軟下來的分身托在手上賞玩,「真是個好寶貝啊,是我見過最大最粗的家夥呢!以后你的女朋友可算中了大獎啦!」又把包皮翻開,用嘴含住,用舌頭舔舐龜頭,冠狀溝,幫我仔細清理。
軟下來的分身基本上都能被姐姐含住,這又是一種特別的體驗,年輕的分身精力無限,又蠢蠢欲動起來。姐姐又用嘴上下套弄一會兒,吐出肉棒,站了起來。
她緩緩的扭動腰肢,一點點向上撩起緊身T恤,姐姐穿著一條低腰牛仔,柔軟的腰肢,有著兩道人魚線的小腹顯露無遺。
繼續向上撩,隱隱現出了乳房的下缘,我的唿吸急促起來。姐姐挑逗的看著我,沖我眨眨眼,雙臂交叉,抓住T恤下擺,把T恤脫了下來。兩只如小兔般白嫩可愛的乳房跳了出來,姐姐的乳房遺傳了媽媽的形狀,雖然不是巨乳,但挺拔柔韧,呈水滴狀,隨著身體的律動微微顫動,讓人看得心旌神搖,口水都快流下來了,恨不能緊緊抓住,盡情揉捏。
姐姐又解開仔褲的扣子,緩緩拉下拉鏈,兩手摁住褲腰,一點點的彎腰褪下牛仔褲。里面穿的是一條小小的紅色絲绸小內褲,上缘不到小腹,堪堪蓋住恥部,下部很窄,兩邊各有部分绒绒的黑毛露出,最下部明顯有濡濕的痕跡,緊貼著陰部,形成一道凹痕。顯然,剛才在為我口交的時候,姐姐也已經春水泛濫了吧。
姐姐沒有繼續脫內褲,而是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挺腰前傾,把一對椒乳在我面前晃動,我看的眼冒金星,伸出舌頭就想舔。這時姐姐又往后仰,讓我舔了個空。
「哈哈哈」姐姐淫笑幾聲,這次主動把乳房送到了我的嘴邊,「吃吧,小豪,盡情的吃吧,這可是姐姐的乳房哦!」我貪婪的一口含住半個乳房,大口的舔舐著,已經凸起的乳頭在我的舔弄下更加堅挺,姐姐的腰挺得更直,發出淫靡的喘息聲。又舔了一會兒,姐姐翻身坐在沙發上,褪下了小內褲,又挺身站在我的面前,把我的頭摁倒在沙發背上,向前挺身,一腳跨立在沙發背上。
哇,姐姐的蜜穴此刻一覽無余的展現在我的面前。恥部一叢捲曲的黑毛不是那麼濃密,陰部很乾淨,可能修剪過陰毛,陰唇不大,呈淡淡的粉紅色,看來要麼是平時注重保養,要麼是姐姐的性生活還沒有想象的那麼糜爛。
經過剛才的調情,蜜穴微啟一道細縫,里面完全被黏滑的淫水濕透了,晶瑩欲滴,隨著姐姐的喘息聲,小穴若張若合,噴出一股股熱氣。我如痴如醉的看著這淫靡景象,不知不覺的張開嘴,包住了姐姐的蜜穴,發狂的吮吸起來。
姐姐發出一聲沉迷的呻吟,腰肢一軟,蜜穴更緊的貼在我的臉上。我先是含住陰唇,用嘴唇擠壓嘬弄,姐姐煩躁的扭動腰肢,嬌喘連連。接著,我開始攻擊陰蒂,用舌頭覆蓋住前庭部位,前后左右的舔舐,每一下都伴隨著姐姐腰肢的扭動和嬌美的呻吟。隨著一番探尋,我已經找到了那個小小的凸起物,用舌尖快速的撥弄它。陰蒂在我的撥弄下迅速變紅變大,蜜穴一陣痙攣,粘稠的蜜汁源源不斷流出來。姐姐開始大聲的呻吟。
突然,我挺直舌頭,勐地插入了蜜穴,停在那里微微攪動,只覺得進入了一片蜜汁的海洋,黏滑濃稠,微酸微甜。姐姐在我突然襲擊下,呻吟聲變成尖叫,雙手捧住我的頭,使勁貼向蜜穴,我賣力的用舌頭在蜜穴內攪動,盡力觸碰陰道內壁,明顯感覺陰道內陣陣痙攣,一股股滾熱的蜜液噴涌而出,流淌進我的嘴里。
僅僅是口交就流出那麼多淫液,莫非……姐姐的蜜穴就是傳說中的名器——玉壺春水?!
姐姐重又滑坐到我的大腿上,眼神迷離慵懒。「真美,小豪!」說著,深情的吻住了我。同時,右手下探,摸到分身,上下套弄一會兒,把分身壓倒,略抬起身,用蜜穴貼住肉棒。由於蜜汁分泌極多,黏黏嗒嗒,姐姐用蜜穴上下蹭著肉棒,十分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4-25 00:00:58 | 顯示全部樓層
Good!!果然讚,謝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1 00:17:32 | 顯示全部樓層
很優質~感謝無私的奉獻!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2 17:19:25 | 顯示全部樓層
感恩大大分享喔感恩大大分享喔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1-5-12 19:33 , Processed in 0.03505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