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3811|回復: 3

[學生校園] 校園戀足淫事錄 1 - 4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3-23 00:44: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引子

我叫劉言,27歲,目前在美國紐約一家投行擔任分析師。我身高1米88,身材勻稱,平時愛好健身和音樂,長的自認還算帥氣,從小挺招女孩子喜歡的。然而內心深處的我其實特別淫蕩,口味也挺重的,都說人是雙面性的,確實,我的性格算是可s可m,我也從來沒有覺得只有女生會吸引我,如果是能吸引我的人,性別並不重要。人前我可以很正經、陽光,背後我也會騷的不行。同時也是一名深度戀足患者。自去年以來就被疫情困在家裏,每天百無聊賴,突然想把我的故事記錄下來,給自己的青春做一個紀念。

第一章 大奶女友的悶熱暑假

引子

我叫劉言,27歲,目前在美國紐約一家投行擔任分析師。我身高1米88,身材勻稱,平時愛好健身和音樂,長的自認還算帥氣,從小挺招女孩子喜歡的。然而內心深處的我其實特別淫蕩,口味也挺重的,都說人是雙面性的,確實,我的性格算是可s可m,我也從來沒有覺得只有女生會吸引我,如果是能吸引我的人,性別並不重要。人前我可以很正經、陽光,背後我也會騷的不行。同時也是一名深度戀足患者。自去年以來就被疫情困在家裏,每天百無聊賴,突然想把我的故事記錄下來,給自己的青春做一個紀念。

第一章 大奶女友的悶熱暑假

故事從七八年前講起吧。那年我剛滿十六歲,剛剛初中畢業。

難得迎來了自由自在的長暑假。和我在初中三年中有許多糾纏不清的同班同學趙玉琪,也正式答應了我的追求,成為了我的女朋友。

趙玉琪的身材與我相反,矮矮的,1米6左右,臉和身上都肉肉的,但是不胖,很可愛。趙玉琪的眼睛特別有神,鼻子和嘴巴都小小的,是個很可愛的女生。與她的長相反差的是,趙玉琪的胸部發育的很好,已經有c罩杯的樣子了,有點童顏巨乳的感覺。

我特別覬覦她的奶子,可那時我們還小,趙玉琪也不允許我有很出格的舉動,最多也就是允許我隔著內衣摸她。

為了每天能夠相見,我們相約報了一個暑期英語銜接班,借著學習的幌子每天出來約會。上課的地方是一個陰涼的大教室,我們每天坐在最後一排卿卿我我,前面還空著幾排,老師在前面講課根本看不起清楚後面。

這天是陰雨天,下午三點不到銜接班的教室裏就一片灰蒙蒙的,老師說今天正好給大家安排了看原聲電影,氛圍剛剛好。接著關掉了大教室的燈開始播放泰坦尼克號。

這時窗外也是黑壓壓的了,教室裏基本上除了亮著的投影屏幾乎看不清其他什麽。我的手又開始不老實了,在坐在我旁邊的趙玉琪身上亂摸,手從她的連衣裙下伸上去隔著胸罩抓住了她的奶子搓揉,嘴巴也不肯放過她,舌頭粗暴地伸進她的小嘴裏吸吮著她的口水。趙玉琪雙眼迷蒙地回應著我,小舌頭也伸進我嘴裏與我交纏著。

這時我感覺到趙玉琪今天特別發情,而且想著在教室裏她也不敢大聲罵我,便一把用力扯開了她的胸罩,用大手抓住了她的大奶子,手指捏住她的乳頭搓揉。趙玉琪發出了一聲悶哼,接著狠狠地用手掐住了我的肉棒,在我耳邊小聲說,“爸爸討厭”。

哦對了,我們之間稱呼很有意思,她叫我爸爸,我叫她寶貝。這是趙玉琪要求的,也許是她內心有戀父情節吧。我看到她沒有厲聲拒絕,心裏一喜,知道今天可以好好玩玩她了。

我近乎暴力地,愈加用力地揉捏她的兩只大奶子,另外一只手伸進她的短裙,直接插進她從未讓我涉足過的內褲裏,用整個大手改在了她的小穴上。趙玉琪身體微微的顫抖,卻沒有抵抗,反而把雙腿張開了,嘴裏發出微微的嬌喘。我一看大喜,心想你這個騷貨,原來這麽淫蕩。我知道現在是取走趙玉琪的處女的時刻了。

我看了看四周發現沒有人註意到我們,於是我讓趙玉琪面對我坐到我身上來,掀起她的裙子,扒開內褲,讓她慢慢地坐在我不知什麽時候從褲子裏掏出來的已經硬邦邦的雞巴上。由於趙玉琪比我矮很多,她坐在我身上時雙腳幾乎離地了,我故意突然撐直雙腿,讓她腳徹底離開了地面。失去了借力點的趙玉琪直接一下坐了下來,我的整根肉棒直挺挺地插進了她的處女穴。

“啊啊,好疼啊爸爸,你輕一點嘛”,趙玉琪忍不住叫出了聲,嚇得我趕緊用嘴堵住了她的嘴巴,還好這時正好電影播到了一段恢弘的配樂,壓過了趙玉琪的叫聲。我的雞巴被趙玉琪的處女陰道緊緊的包裹著,滾燙的肉穴夾得我的雞巴越來越硬,趙玉琪的淫水一下一下地流出來。

我湊到趙玉琪的耳邊挑逗她,“寶貝很騷哦,第一次被爸爸操就流了這麽多水,爸爸以後要玩死你”,一邊用兩只大手擡著趙玉琪的屁股上上下下地操弄她。趙玉琪被我操的滿眼春意,臉都紅了,脖子上湧起了一絲絲處女紅暈,“啊~ 爸爸插的寶貝好舒服,寶貝天天都要給爸爸操”。

聽著趙玉琪的話,我更加興奮了,加快了抽插的頻率。

由於教室的桌子是傳統的木質桌椅,在我的大幅運動下,身下的椅子發出了輕微的嘎吱嘎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足以讓附近幾排的人聽見。

這時我發現坐在我們前排右邊的一個男學生似乎發現了我們在幹什麽,居然拿起了手機前置攝像頭偷偷的拍著我們,他的左手好像還在胯下一下一下的擼著。

被別人看見我們的淫蕩行為愈加點燃了我的欲火,我用力地幹著趙玉琪,粗暴地吸吮著她的嘴,舌頭,伸出舌頭在她可愛的臉龐上舔舐,舔過她的鼻子、眼睛、耳朵,趙玉琪的一切都是屬於我的,而趙玉琪也一臉沈浸地享受著我對她的占有,微微張著嘴翻著白眼。

我一只手將她的胳膊掰到腦後,把臉一下埋進她從無袖連衣裙裏露出的腋下,這個年紀的女生應該還沒有養成剃腋毛的習慣,趙玉琪的腋下毛發很旺盛,在這炎熱潮濕的夏日發出陣陣濃鬱的專屬於少女的騷味。

趙玉琪被我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想要反抗,但已經被我瘋狂的抽插操的全身發軟,只好難為情地把臉埋在我肩上。我聞著趙玉琪腋下的騷臭,用力加速抽插著趙玉琪的小穴,最後猛地把趙玉琪的身體往下按,把一波波濃鬱滾燙的精液一波一波射進了趙玉琪的小穴最深處。

這時我余光瞥到前排偷看的那個男生已經把肉棒套了出來瘋狂的套弄,最後隨著我的噴射一起也渾身顫抖地把一股白精射到了地上。

那天之後我挺擔心趙玉琪會不會懷孕的(那時候我也沒什麽經驗),結果趙玉琪告訴我她第二天就來大姨媽了,我舒了一口氣,但還是開玩笑跟她說,“寶貝要是懷孕了怎麽辦呀?”,沒想到趙玉琪一臉壞地吐了吐舌頭說,“那就生個小寶貝女兒出來,長大了也給爸爸玩”,我一陣無語,真沒想到趙玉琪內心這麽淫蕩,不過又是一陣竊喜,以後有得玩了。

後來我們每天都在銜接班下課之後跑到教學樓裏一個僻靜的女廁所做愛,我們像剛嘗試過了禁果一般每天瘋狂地宣泄著性慾,然後在半個小時之後裝作沒事一樣被各自的家長開車接回家。

暑假就在我們瘋狂的性愛中不知不覺地結束了,馬上就要進入高中了,幸運的是我和趙玉琪共同考入了全省最好的高中四中,也就是說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三年。我雖然初中學習成績不好,但由於身高比較高(一米九),從小就是校籃球隊的主力,所以通過體育特長生的途徑順利被全省最好的高中四中錄取了。

然而我們分到了不同的班級,而且兩個班隔得還挺遠,這就表示我們高中許多時候是分隔開的了。我安慰趙玉琪,沒關係的,我們每天可以一起放學,一起去食堂吃飯呢。可那時我們倆誰也沒想到即將到來的高中三年會過得那麽難忘,我們之間的感情會經歷那麽多的波折與挑戰。


第二章 高中分班偶遇騷貨盈盈

很快,高中開學了。開學的第一天是個大晴天,夏天的尾巴還沒離去,炎熱的校園裏充滿了剛開學的新生和來送孩子的家長們。我們高中剛搬了新校區,地處遠離市中心的郊區,周邊很荒涼但校園裏非常大氣。

學校像一個封閉的小社會一般,具備超市,食堂,宿舍,銀行等各種生活和學習設施,占地幾十公頃。由於地帶偏遠,大部分學生都是需要住校的,每周末才能回家一次。我不由地暗暗興奮,期待即將到來的自由生活。

按照學校大門口的分班告示,我看到我分到了9班,而趙玉琪分到了17班,果然如我們所料,兩個班分處於兩棟教學樓群,中間間隔了一個大廣場。我按照地圖指示找到了我們的教室,略帶緊張地走進了教室,不知道會跟那些人同學呢。

我走進教室,看見了一些認識的同學,大家紛紛打著招呼。這時我看見王盈盈坐在後排的一個座位上。原來我們分到了同一個班。我跟王盈盈不是一個學校,但身為校籃球隊成員的我經常在各個學校活動、比賽,認識許多朋友,我們有很多共同朋友,也見過一兩面。

很早就聽說王盈盈特別騷,上初中的時候就經常被她們學校的混混們輪上。我來的算晚的,這時教室裏的座位已經坐的七八成滿了。王盈盈的隔壁正好有一個空位,我就隨意地坐在那裏了,和她之間隔了一個走道。

王盈盈看到了我,居然主動跟我打起招呼。

“誒,你也在這個班呀?”

“嗯,你也是啊。”

“對呀,哈哈太好了,我們班上終於有帥哥了。”

我笑了笑,隨意地和她聊著,同時偷偷打量著她。

王盈盈長的其實不算美女,臉圓圓的,有點大,單眼皮,皮膚還有些黑,但她的身材彌補了長相上的缺點。

根據她坐著的樣子,看起來至少有一米七五以上。而且她的骨架看起來也很大,整個人看著特別高挑豐滿。

王盈盈的胸很大,看起來比趙玉琪的C罩杯還要大了一圈,飽滿的胸包裹在有些緊繃的白色短袖襯衣裏面,隱隱能看到黑色的胸罩。我的目光順著她的胸一直往下打量,一雙膚色健康的長腿一下吸引住了我。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她穿著一條深藍色的牛仔超短裙,而且坐在椅子上居然沒有把裙子疊在身下,整個大腿甚至一小半屁股都露在了外面。

她的腿不算纖細,是我最喜歡的那種肉肉的有力量感的豐滿腿型。小腿不粗不細,但她長長的腿使得比例看起來很勻稱。再往下看,我的心跳不由得加速了幾拍——她有一雙又大又長的腳,看起來至少有44碼。

她穿著一雙Toms帆布鞋,整雙鞋都被她的腳撐的滿滿的,露出小麥色的腳踝。看著她的腳和肥美的大腿,我的肉棒硬了起來,把短褲頂的高高的。

“餵,你在看哪裏呢~”

我這才回過神來,擡起來看見王盈盈一臉笑瞇瞇地看著我。原來我過於專註地盯著她的腳看,都忘記跟她說話了。

我連忙解釋,“沒有,你這雙鞋挺好看的,我想叫我女朋友也去買同款哈哈”。盈盈一臉壞笑地說,“流氓”。

這時班主任進來了,我們趕緊都坐好,班主任叫蔣成,我們後來都叫他老蔣,老蔣是個四十來歲的嚴肅中年男子,穿一件名牌黑色polo短袖,沈穩的牛仔褲,講話聲音洪亮,樣子比他實際年齡看起來要年輕一些。日後我們班同學都在他手裏吃了不少苦頭。

班主任訓話之後我們就各自解散,準備回寢室整理休息了。我準備和幾個相熟的男生一起走回男生宿舍樓,無意看到坐在王盈盈同桌的一個戴著方框眼鏡的矮個女生一直在偷偷地瞄我,我一看過去她就把目光移開了,我笑了笑,心想日後大家慢慢都會熟悉的。

我被分配到了宿舍樓四樓的416號寢室,家長已經趁我在教室的時候把我的行李都安排妥當了。我第一次住宿舍,興奮地爬上了雙層的床鋪,躺在硬硬的木板床上憧憬著即將正式開始的高中生活。


第三章 軍訓周器材室裏的淫臭腳

對於新入學的高一新生來說,迎面而來的第一個挑戰便是為期一周的軍訓。從開學的第二天開始,高一年級每個班級都被分配到了一名部隊來的教官,我們全年級的新生都被拉到巨大的體育場中央的草坪上列隊開始訓練。

我們9班被分配到的是一名姓陳的排長,陳教官身高一米八多,體型敦實,黑壯。黝黑的臉龐上寫滿了堅毅和嚴肅,不愛說話。除了各班的教官外,主席臺上還站著一名總教官,拿著話筒對著全場發號施令。

我們的訓練強度很大,每天一上來就是靜立兩小時。時值九月初,夏天的尾巴還沒有走遠,炎炎烈日下我們一個個被曬得汗流浹背,無論男女身上的白色校服短袖都被汗浸了透濕。

我們班按照男女身高排成了四排,前兩排是女生,後兩排是男生。由於我身高最高,站在了男生第二排的最右排頭。整個操場的新生大致有一千余名,在教官的監督下沒有一個人發出聲響,整個操場靜悄悄的,只有頭頂高空中偶爾飛過的飛機帶來的轟鳴聲才讓我們意識到時間還在流逝。

這天在烈日下站立了兩個多小時後我也有些吃不消了,背部和腿都開始有微微的酸痛。為了轉移註意力,我開始打量前排的女同學們。我微微偏過身子,目光繞過我前排的男生投向了女生第二排。

由於我站的位置,我只能瞥見同樣身高較高被排在隊伍右端的三個女生,從左到又依次是楚顏、吳雅婷、王盈盈。楚顏是個皮膚白皙的女生,身材修長,留著齊劉海短發,衣著樸素,看起來十分文靜。由於從背後看不見正面的風景,我順著她白皙的布滿汗水的天鵝頸往下看,背後被汗濕的白色校服透出米黃色的內衣,接著往下看,下身穿著到膝蓋下側的白色素色短褲,看起來是個很保守的女生呢。

我只能看見她的小腿以下,這時我不禁吞了吞口水,她的小腿消瘦,白皙,被纖細的腳踝連接的是一雙修長勻稱的玉足,楚顏很喜歡穿涼鞋,開學這幾天以來她一直穿著一雙淡綠色的涼鞋,今天也不例外。

她白皙修長的雙腳踩在涼鞋上,看著她可口的後腳跟我不禁的心中一片蕩漾。不舍得移開目光,我看向她右側的吳雅婷。吳雅婷是從初中時期就有名的美女,聽說各個學校追求她的人無數,在我看來她並不是標準的美人胚子,但確實是很有吸引力的一類,她總是會一種撒嬌的聲音和你說話,而且是個挺有性格的女生。

吳雅婷長著一張巴掌小臉,眼睛不大,單眼皮,小巧精致的鼻子和嘴巴讓人忍不住產生憐愛之心,她身高挺拔,可能是還沒有發育完全,也可能是太瘦,她的胸部和屁股都小小的。

可能是因為怕曬黑,吳雅婷今天穿著一條黑色洗水牛仔長褲,並沒有露出她修長的美腿,腳下也踩著一雙黑色經典配色的匡威帆布鞋,整個下半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但看著她那九頭身的完美身材,哪怕是包裹在牛仔褲裏的小小的屁股輪廓,也讓我眼饞不已。

眼光再往右移到了王盈盈身上,一看到她我就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豐滿的上身同樣被汗打了透濕,背後居然沒有內衣的痕跡,看起來她居然沒有穿胸罩。我多想看看她現在正面的樣子,奶子一定都凸點了吧。

王盈盈下身居然又穿著同樣的那條牛仔短裙,真騷啊,這麽大熱天居然連續穿同一條短裙,下體一定充滿了騷臭味了。王盈盈今天沒有穿帆布鞋,而是穿了一雙希臘涼鞋,幾乎把整雙大腳全露了出來。我看著她騷淫的裝扮,內心已經快要爆炸一般強忍著浴火。

這時王盈盈仿佛感受到了我的目光一般,把右腳擡起來輕輕的撓了撓左腳,當然也有可能是被蚊子咬了。

她這一下動作讓我這個角度剛好看到了她的腳底,啊,那雙大腳的腳底充滿了汗水,涼鞋的鞋面上也已經被踩出了黑色的汗漬,我忍不住的勃起了,這時好死不死陳教官巡視了過來,這要是被教官看到也太尷尬了,我趕緊急中生智,彎下了腰,教官看到了我,發出一聲怒吼,“你怎麽回事?給我站直了!”,我被他一吼嚇得胯下立馬軟了下來,趕緊站直了身子,說道,“對不起教官!剛才肚子抽筋了!”,陳教官吼道,“屁話!抽筋一秒鐘就好了?敢偷懶,哼,正好明天要用到訓練器材,解散之後給我留下來去整理器材室!”。

這時王盈盈聽到我被罵,好奇地回過頭看了看,還幸災樂禍地偷笑了一聲,陳教官猛地一回頭說道,“誰允許你亂動了?像什麽樣子!你跟他一起留下來!”。

就這樣,我和王盈盈一起倒黴地被罰集體訓練結束後單獨去器材室整理器材。我本來心裏不爽想著都怪你穿那麽騷,害的我被罰,但看到她跟我一起被處罰,心裏不由得幸災樂禍。

下午五點,結束了一天訓練的我們看著解散去洗澡、吃飯的同學們,拖著疲憊的身子走向了位於主席臺下方的器材室。主席臺建在體育場觀眾席中央的位置,下方是一排房屋,有不同的器材室以及運動員們的更衣室等。

找到了分配給我們的器材室,走進去一看,是一件陰暗腐臭的小房間,地上散落著各種器材。王盈盈抱怨道:“都怪你,幹嘛在後面搗亂,害得我也被罰”,我哼了一聲說,“還不是怪你穿的太騷”。

王盈盈楞了一下,接著似笑非笑地瞥了我胯下一眼,說道,“你不會是看到我勃起了吧?果然是個流氓!”。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我已經知道王盈盈開放的個性了,於是也明目張膽地說,“是又怎麽樣,誰要你個騷貨穿那麽騷,不穿乳罩還連續穿著短裙不換,臭不臭啊!”,王盈盈被我這麽一說也來勁了,“臭不臭你來聞聞不就知道了嘛”,接著居然直接掀起了牛仔短裙。

我一看,操,她居然連內褲都沒有穿,底下直接露出了她豐腴的大腿和鬱鬱蔥蔥的黑森林。

“我操,你還真騷啊,陰毛這麽多,讓我來聞聞”,接著我直接單膝跪在了她面前,鼻子湊近她的下體,啊,一陣濃鬱的騷臭味撲面而來,太騷了,我的雞巴馬上就充血立正了起來。

王盈盈這時也發騷了,反手把身後的門一鎖,然後往前跨了一步直接站到了我的頭上方,“阿言,那你就給我好好舔舔吧~”,緊接著用雙手緊緊抱住我的頭,往她陰道口壓去,我配合地張開嘴,一口含住了她那被濃鬱陰毛蓋住的騷逼,一股濃濃的尿騷味混合著汗臭味撲鼻而來,我幸福的快要翻白眼了,貪婪地吸著她下體的騷味,舌頭伸進她的騷逼裏使勁抽插,舔舐著她的尿漬、汗液和淫水的混合物。

王盈盈被我舔弄的整個人都發情了,發出淫蕩的呻吟,“啊啊啊~ 你個騷東西,玩死我了,來舔我的屁眼。”,聞言我幹脆雙膝跪在了地上,雙腿盡量張開,把頭揚起來,王盈盈心領神會地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臉上,天哪,王盈盈的巨大的大屁股直接蓋住了我,我的臉埋進了她濃鬱的黑森林裏,鼻子正好對準了她黑洞洞的大屁眼子,一陣酸臭湧了過來,我差點眼前一黑暈過去,但馬上我的雞巴受到刺激忍不住的頂起了帳篷,我連忙興奮地舔弄著王盈盈的屁眼和騷穴,在兩個肉洞之間來回舔弄,她的整個下體都充滿了我的口水和她的淫水。

被我舔的一臉享受的王盈盈看見我胯下硬挺的雞巴,淫笑了一聲直接脫下了涼鞋,用她的腳脫下了我的褲子,然後用大腳一腳踩住了我彈出來的雞巴,“啊!”,在這突然地刺激下我猛地叫出了聲,然後用雙手緊緊地掐住她的巨臀,加大力度用舌頭抽插她的臭屁眼,王盈盈一邊浪叫著一邊說著淫語,“就知道你喜歡我的大臭腳,天天盯著我的腳看,劉言,喜歡這樣被我的大臭腳踩雞巴嗎?”,我連連點頭,雞巴在腳臭的刺激下又變硬了幾分,整個充血紅腫,變成了一條長18厘米的巨龍。

王盈盈加大力度,用兩只44碼的大臭腳用力地夾住我的肉棒搓弄,我已經被她玩得全身無力,再也承受不住她的巨臀,整個人躺在了地上,王盈盈卻停不下來,她整個人站在了我的身上,一只腳踩在我的臉上用腳趾夾住我的鼻子,另一只腳狠狠地踩在我的雞巴上搓揉,“阿言,喜歡聞我的臭腳嗎?香不香?啊?告訴我~”,我貪婪地聞著盈盈的腳臭味,含住她酸臭的大拇指,拼命地點頭。

王盈盈接著吐了幾口口水在我的肉棒上潤滑,腳下搓揉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她把整個腳掌插進了我的嘴裏,插得我直翻白眼,另一只腳則用力地踩踏我的雞巴,這時我再也忍受不住,翻著白眼噴射了出來,一股股濃鬱滾燙的精液射在了王盈盈的大臭腳上,射滿了她的腳趾和腳。

王盈盈聞著我的精液的騷味居然也高潮了,發出陣陣淫叫,“啊啊啊啊~ 劉言你個騷貨,被我的臭腳踩射了這麽多,真是個騷公狗呢”,接著王盈盈居然欲求不滿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抱起了自己被我射滿精液的大臭腳,用自己的舌頭舔了起來,“啊啊~ 言你的精液好好吃,混合著我的腳臭味,太騷了啦~”。

我看著面前一臉淫樣的盈盈,再看著被她踩的生疼的雞巴,心裏知道以後跟這個騷貨有得玩了。

結束淫亂的活動天色已經漸漸黑了,我們倆趕緊收拾了一會器材室然後各自返回了宿舍去洗澡,看著她踩著我的精液的穿著希臘涼鞋的腳在地上啪嗒啪嗒的行走,我的雞巴又硬了一路。



第四章 夜幕下的肉欲開水房

四中的規定是每天晚上七點到十點期間是學生們的晚自習時間,三個年級雷打不動。雖然我們高一新生還處於軍訓周,但也不免在傍晚洗完澡吃完晚飯後繼續回到教室上晚自習。

由於寢室規定不允許使用包括燒水壺等大功率電器,導致每天拖著疲憊的身軀在座位上熬過三小時後的我們,還得在下課鈴響之後連忙沖回寢室,緊接著拿上開水瓶去開水房打水。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我和班上的同學們也都大部分混熟了,每次在開水房打水我都會借機與班上幾個玩得來的女同學打鬧調笑。這期間我與陳潔關係走得最近。陳潔是個很活潑的女孩子,留著短發,眼睛小小的,但特別有神,閃閃發亮的。每天陳潔都是笑瞇瞇的,她一笑就會擠出兩個可愛的酒窩。

陳潔個子1米6左右,瘦瘦的,胸部不算巨乳但特別挺拔,從側面看起來很立體,讓人看了就有想用手掌握住蹂躪的沖動。陳潔每天穿著長褲,但腳下卻喜歡穿一雙涼鞋,這不協調的搭配反而襯得她的雙腳特別顯眼。

一晃軍訓已經開始了三天,這天是周三,上完晚自習的我與女友趙玉琪相約在操場上散了散步,依存了片刻,剛剛舌吻了一會就被趙玉琪推開了,“我要回寢室啦,明天見~”。

一腔浴火無處發泄的我趕回寢室時已經是十點二十多,當我拿上水瓶跑到開水房時裏面打水的人已經不多了,只有三三兩兩的學生還在那裏聊天。突然我聽到一聲玻璃打碎的聲音,緊接著一聲“唉呀”傳了過來,我回頭一看,原來是陳潔在旁邊水槽打水的時候開水瓶爆膽了,還好開水瓶裏本來還有一些涼水,但仍然有些熱水濺到了陳潔的身上,她的褲子濕了一大片,腳也被熱水燙的微微有些發紅。

我趕緊走過去問她,“你還好嗎陳潔?有沒有燙到?”,陳潔一臉痛楚,但看到我走近,她笑瞇瞇地用一雙亮亮的眼睛看著我說,“腳燙到了一下,不過還好啦,不是很燙”。

這時走近我才看見原來陳潔穿著一條淺色的長褲,這時被熱水打濕已經濕噠噠地貼在了她的腿上,清楚地浮現出了她完美的腿型,我臉一下子就燙了起來,然後假裝關切的說,“你腳都燙紅了,還說沒事,過來,我幫你看看有沒有燙傷。”,接著不由她回答就牽著她的手把她拉到了開水房後面的灌木叢裏。

我讓陳潔坐在草坪上,接著我把她的褲腳輕輕地挽起來,最後伸手解開了她腳上的涼鞋,小心翼翼地脫了下來,用手捧了起來。一雙潔白勻稱的玉足展露在我面前,腳不瘦不肥,腳趾修長可愛,被熱水燙的微微發紅,顯得格外的誘人,仿佛在說快點吻吻我。

看著我楞楞的樣子陳潔臉紅了,她小聲的說,“你..你不是要幫我看看有沒有燙傷嗎,看完了吧?”,我反應過來,但看著面前的玉足,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捧起一只,湊近了鼻子使勁地聞了起來,一股微微的酸臭混合著清香湧入我的鼻腔。陳潔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但並沒有反抗,只是臉漲的通紅,低著頭看著地面。

我見她這般態度更是沒有了顧忌,跪在她的身前舉起她的雙腳直接蓋在了我的臉上,我深深地吸著陳潔腳底板的腳味,並用兩只大手用力地撫摸她的小腿。陳潔這時已經臉紅的要滴出血來了,她好像鼓起勇氣一般擡起頭盯著我說,“劉言,你喜歡我嗎?”。

我呆了呆,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我知道這個時候不能猶豫,於是幹脆地回答道,“我喜歡你,陳潔,我喜歡你的腳,你的身子,你的眼睛。”,陳潔一臉欣喜的看著我,然後突然上身趴在我身子湊在我耳邊說,“那我的腳,我的身體,我的眼睛,我的一切都屬於你”,接著猛地吻上了我,陳潔顯然沒什麽經驗,用小舌頭在我的唇上亂舔,我伸出舌頭,開始回應她。

我把粗大的舌頭粗暴地頂開她的貝齒,伸進了她的口腔,猛烈地吸吮著她的唾液,時而直頂她的喉嚨。陳潔一臉迷醉,半閉著眼睛任由我狂吻,我們混合的口水沿著她的下巴一直流下去,顯得特別淫蕩。

我的手也沒閑著,直接脫掉了她的校服短袖,接著熟練地解開了她的奶罩,接著用大手直接握住了她那對挺拔的玉兔,粗暴地用力揉捏了起來,她的乳頭小小的,卻早已充血硬了起來,我用手指掐住,狠狠地扯拉搓動。這動作顯然弄疼她了,但陳潔沒有抱怨,反而更加賣力地迎合著我的吻,並一只手扯下了我的褲子,按在了我早已勃起的肉棒上。

初經人事的她顯然不知道該怎麽服侍我,我騰出一只手引導她握住我的雞巴,上下套弄起來。馬上她就掌握了訣竅,開始一下一下大力地擼動我的雞巴,弄得我一時竟有些忍耐不住,龜頭也漸漸分泌出了精液。

我被她弄的忍不住呻吟了一聲,嘴巴忍不住脫離了她的小嘴,我看看陳潔,此時的她頭髮亂亂的,眼神迷蒙,小嘴微張,嘴唇和下巴上全是我和她的口水,我對她說,“來,用嘴幫我弄。”,接著用手暴力地扯著她的頭髮把頭按在了我的胯下,陳潔順從的聽從了我的指揮,一口含住了我的肉棒,用她柔軟濕潤的口腔包裹住了整根雞巴。

我被她含的舒服的快翻白眼了,“啊~ 你真是個小騷貨呢,第一次就這麽會,天生就是伺候男人的胚子。”,陳潔擡起頭乖巧地對我說,“我願意當你的小騷貨,小母狗,我什麽都聽你的”,說完又低下頭認真地給我口交。我聽了心裏不由得一陣感動,心中對陳潔也產生了一絲情愫,這時我突然想起了女友趙玉琪,想起這麽久趙玉琪還沒有給我口交過呢,哼,臭婊子給我裝清高,還是陳潔聽話。

想到這我再也忍不了了,一把把陳潔推開,扯開陳潔的褲子和內褲,對準她那早已體液泛濫的小穴,挺起肉棒狠狠地捅了進去。我感受到我的龜頭擠進窄小的陰道口然後被嬌嫩的肉壁擠壓著直抵陳潔身體最深處,舒適的感覺讓我不由得悶哼了一聲,緊接著我再把肉棒整根拔出來再猛地挺進去。

忍受著處女小穴被我蹂躪的劇痛,陳潔的淚水不自覺地流了下來,可她沒有說話,咬著嘴唇忍耐著痛楚,用那雙亮亮的小眼睛深情地盯著我那因為快感而露出迷醉表情的臉。

看著陳潔這幅柔弱的模樣,我的獸性愈加地被點燃了,我抓起陳潔的一只白花花的大腿抗在我肩上,把她的腳伸到我面前邊貪婪地吸吮著她的腳味邊狠狠地操她,同時我看著她那副賤樣子忍不住用手用力地抽她耳光,被我抽打的陳潔似乎越來越興奮,每被我抽打一次她的陰道裏就一陣收縮,夾得我的雞巴一陣舒爽。

“賤婊子,你可真他嗎騷啊,喜歡我打你?”,“啊啊是的老公~ 用力打我,我好喜歡~”,聽到她居然開始喊我老公,我不禁心裏一暖,停下了對她的抽打,把兩根手指插到她的嘴裏,玩弄她的舌頭,陳潔忙聽話地伸出舌頭像一條狗一樣賣力地舔舐著我的手指。

我受到這種刺激,再也忍受不住,連忙加速抽插幾次,從她的陰道內拔出精液,對準了陳潔的臭腳爆發了出來,陳潔配合地用雙腳夾住我的雞巴快速套弄,將我的精液一滴不剩地榨了出來。射完後我無力地坐在草地上,陳潔見狀忙乖巧地爬過來跪伏在我的胯下幫我舔雞巴,直到把精液一滴不剩地舔幹凈吞了下去。

我看著她這幅淫樣不免淫笑了出來,摸了摸她的頭說,“你就是我的小老婆了,乖乖的,以後老公每天都玩你。”,陳潔聞言用力地點了點頭。

那之後陳潔便成了我的小情人,我們隔三差五相約在打水房後面的小草坪打野炮,在我的調教下小妮子的性慾完全被開發了出來,奴性也越來越強,每次都好像要榨幹我一般瘋狂地做愛,弄得我那段時間腰酸背痛的。平日白天在班上的時候也總是喜歡下課黏著我,一副占有欲極強的樣子,真是讓我又愛又恨呢。

哦對了,對於趙玉琪的存在她是知道的,其實我們班同學多多少少都知道,因為每天中午趙玉琪都會在樓下等我一起去食堂吃飯。對於此陳潔似乎並沒有什麽想法,對她來說每天大部分時間趙玉琪都是不在我身邊的,反而我和陳潔在一個班上每天朝夕相處,陳潔很滿足與成為趙玉琪之外的唯一占有我的人。但也因為陳潔對我的這種占有欲,後來也讓我多了許多頭疼不已的麻煩事。

(未完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5 11:09:29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有您的分享豐富了大家的視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5 22:29:05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版大無私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1-6-18 02:29 , Processed in 0.02682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