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2391|回復: 7

[學生校園] 關小草的青澀筆記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3-21 11:24: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文的作者叫“關小草”,以下內容經過她本人許可,轉自她的空間。

    有很多時候,故事的發展和想象中並不一樣。比如……好多事……
    對了,我叫關小草,今年十五歲。
    這天逛街的時候,突如其來的一場陣雨把自己淋得濕透,大家可以想象,夏天的女生,穿著本來就單薄,再被雨淋濕的話,是怎樣的情景。所以我慌不擇路,闖進最近的一家店面,進去之后才發現,這是一家書店。
    書店的老板是一個帥氣的小哥哥,我的闖入顯然嚇他一跳,他平靜下來之后,看我的的目光里,露出一樣的光芒。我不知道是因為雨水的浸濕,還是因為陌生男生的無禮注視,身體竟然有些森森發抖。我忐忑地說:“不好意思,忽然下雨了……我躲會雨……”
    他笑著說:“沒關係,不如你去洗手間擦一下吧,不要感冒了。”說著走到旁邊的一個貨架上,拿下一個新的白色毛巾遞給我,說:“這是新的,拿去用吧,衛生間在左邊。”
    我茫然接過毛巾,走向衛生間,進了衛生間才反應過來——這家夥能有這麼好?肯定憋著什麼壞——嗯,會忽然闖進來?想到這里,我連忙反鎖了門,開始擦濕透的頭髮,忽然想到,剛買了一套衣服,乾脆換上吧。
    換衣服的時候,還惴惴不安——那家夥會不會破門而入呢?直到換好衣服,一點動靜也沒發生。我收拾了一下,走了出去,他看到我,先是疑惑了一下,然后恍然地說:“哦,換衣服了呀,我還以為換了一個人呢。”
     看他一臉認真的樣子,半點不像開玩笑,真是一個榆木腦袋的家夥。
     我怎麼有點失望呢?


       這天回家后,心情奇怪地躺在床上,想著在書店發生的事,總感覺那里怪怪的。忽然,我一驚而起——衛生間某個角落里莫非有攝像頭?如果是真的——天哪——我可是擦干全身換了衣服啊……
       我一夜不安,總擔心明天我換衣服的視頻傳遍了學校,連做夢都聽到了大街小巷對我指指點點的議論。所幸的是,第二天,什麼也沒有發生。
      我依然隱隱不安。人真的好奇怪,總想去確認自己想象的是否正確,所以,第三天,我又去了那家書店。
      那家夥顯然沒有認出我,冷漠地問我需要什麼書,是小說還是學習資料。我說:“我隨便看看……嗯……對了,你不記得我了?前天……下雨……”
      他盯著看了我半天,忽然說:“噢……是你呀……我還尋思著呢,這麼美麗的小姐姐,怎麼用過毛巾不知道洗乾淨……”
      我聽了,臉忽然發燙——我怎麼忘了,我可是擦拭過全身的,包括……那羞羞的地方……竟然忘記洗了——糗大了——我可不能出醜,我嘴硬到:“我洗過了呀,你又沒看到,你不能冤枉我。”
      然后忽然想到,他怎麼知道我沒洗?莫非真的有攝像頭?這時聽他說:“證據我還保留著呢,毛巾上留下的余香還在……”
      天哪……這家夥竟然是變態——還留著那毛巾——說什麼余香——我想怒視他,忽然看他壞笑著看著我,我覺得自己臉上像著了火,我轉身而逃。


       走出書店,忽然想到什麼,連忙返回去,對著那個家夥說:“好啦,我知道了,不就是用你的東西沒付錢麼,多少錢,我買下了,快把毛巾拿來。”
       誰知他笑了笑說:“什麼呀,笨蛋,剛才給你開玩笑啦,那毛巾當天我就丢進垃圾桶了。”
       什麼?丢進垃圾桶?那不是嫌我髒麼?哼,我關小草還是玉女一枚啦,連好多同齡女生都會的自慰我都不會……竟然嫌我?!
      ——奇怪,毛巾沒有被他用于想入非非,我應該高興才對呀,為什麼我竟然希望沒有扔掉?我的臉竟然又燙了起來,趕快走掉了。
       晚上沐浴的時候,想起那天在書店擦身子,又想到用過的毛巾有可能被那臭家夥用于想入非非,我的身子不由發熱起來。加上最近我那死閨蜜不斷怂恿我自慰,說那感覺多麼奇妙,我竟然不由自主地摸向了小豆豆——哇……
       我那死閨蜜說的沒錯,感覺簡直爽呆了……最爽的時候,我竟然想到的是,在書店的衛生間里,那臭家夥幫我……我簡直瘋了……
       睡覺的時候,心神不寧,有點羞愧,又有點喜歡,大概辗轉了半個小時,終於忍不住,又進行了一次自慰,然后舒服地進入了夢鄉……
       自從體驗了美妙的滋味,便時刻回味那種感覺,甚至上課時,都開始蠢蠢欲動了,但是又沒有辦法釋放,熬到課間,連忙跑到廁所弄一下。
       但在廁所里還是有被發現的風險,回到家,洗褲子的時候,忽然想到一個好辦法,那就是把褲兜底拆開,這樣隨時可以伸手進入,神不知鬼不覺滴爽一下。


       第二天上課,我就弄了一下,感覺超棒,隨后,做公交車,在餐館,甚至在公園,我都偷偷弄過。
       這天,學校要買學習資料,偏偏附近的書店只有臭家夥那里有,我十分厭煩的去了那里,心里卻有幾分忐忑和竊喜,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
       到了那里,發現櫃台是一個漂亮的小姐姐,那臭家夥竟然不在,我有些失落,暗想,這小姐姐應該是他女朋友吧,嗯,他竟然有這樣漂亮性感的女朋友,老天真是瞎眼了!
       找到要買的學習資料,去付錢,前面是一位三十歲左右的大叔,他正在要求那小姐姐幫他保管好一本什麼小說,說是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偏巧手機不見了,又沒帶錢,付不了款。準備回來付錢。
       那小姐姐卻說,這小說供不應求,現在不付錢就賣給下一個。很難得看到愛讀書的大叔,加上挺英俊帥氣的,我就說:“小姐姐,別難為人家了,這書我幫大叔付了。”
       那大叔看了看我,說:“謝謝你了,小妹妹,回頭我把書錢放這里,你有空過來拿就行了。”什麼?!套路難道不應該是要我的微信號,回頭轉給我麼?這大叔太實在了。


    過了兩天,周末,我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發呆,不由又想到那天光著在書店的衛生間換衣服,忽然幻想起,那臭家夥當時在偷窺我,然后不自覺的左手伸入褲兜里,磨起小豆豆來。
    快感來臨,我閉上了眼睛,從沒有過的感覺從腳尖經過心田,沖向發梢。待我睁開眼睛,忽然發現身邊坐著一位男生。我大吃一驚,心想,我的腿上放著書包,應該看不出我手的動作吧?
    那男生說話了:“再次謝謝你那天幫我付錢,錢我已經放書店了,你怎麼沒去拿呀?”
    原來是那天的大叔,我這才正面看了他,確認后不知怎麼松了一口氣。我說:“這不是打算過去麼。”
    他笑了笑,說:“以后弄這事,最好在隱私的空間,萬一被那雙眼睛盯上了,就危險了。”
    我的心忽然跳了一下,原來他還是發現了。我的臉忽然紅了。
    他又說:“其實男生天性好色,有些人能駕驭心猿意馬,但也有人控制不了心魔,這中間一些人空想也罷了,但有不少人時時刻刻在物色獵物,一旦認定,就計劃進一步行動了。”
    他說話的語氣就像是一個長輩,我紅著臉,低聲說:“人家知道啦,說的這麼直接,也不顧人家的感受。”
    他笑了笑,說:“這不是正好看到,才說的嘛。”我紅著臉說:“你看得出來?”他說:“看你臉上的表情就猜到啦。”
    我聽了不由大囧,莫非在課堂上,老師也看的出來?我想問他,可是在這地方怎麼問的出口。於是我拿出手機,打開wx,說:“大叔加一下,我有些問題回頭想問你。”


    回到家里我連忙問那大叔我最關心的那問題,大叔回復:“老師在講課,面對全班同學,不一定會注意你,你的同桌鄰桌不一定懂這些,不用擔心,以后不要這樣做了就行了。”
    然后他又寫道:“這事最好在家里做,安全又舒服。”我忽然不知哪根筋不對,打出一句話:“大叔,你要不要看我弄?”
    他發個吃驚的表情,回:“你這小孩子,怎麼這麼沒大沒小?”我有點生氣,tuo光衣服,發了句語音:“你才小孩子呢。”
    說完點了視頻通話,接通后,鏡頭直接對著我那里,弄了起來。
    這是我第一次在男生的目光下弄,很快從沒有過的快感上來了,甚至噴出了水。
    然后我拿近手機,害羞的看著他,他輕輕的說:“想不到你下面這麼嫩呀。”我紅著臉說:“好看不?”他點點頭,說:“從沒見過這麼美的花蕊。我喜歡上了怎麼辦?”
    我竟然不知羞恥地說:“嘻嘻,壞大叔,你那里硬了吧,給我看看,我從沒見過丁丁什麼樣子呢。”
    於是大叔遲疑了三秒,把他那硬挺挺的丁丁展現給我看。
    ——果然男生都好色。想不到這麼本分的大叔也好這口。
    我讓大叔弄給我看,而我竟然幻想著進入我的情景,又忍不住開始弄自己,看到大叔的火山爆發,我也噴灑出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1 11:45:4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天,回想起昨天的沖動,忽然有點懊悔,又想,其實大叔人蠻好的嘛,還有那錢也給放書店了——對了,我得去書店拿回我的錢。
    於是去了那書店,又是那臭小子在,但貌似他不記得我了,像沒看到我一樣。我走過去說:“是不是有個人放這里一些錢要還給我?” 他說:“美女你什麼意思?有人還你錢怎麼給我要?”
    看著他嬉皮笑臉,我心里有氣,說:“就是前兩天,有個大叔買書,沒錢了,我幫他付了。他說要把錢放這里, 要我來拿。” 他說:“真的假的?我怎麼一點印象沒有?”
    我說:“那天不是你在這里,你當然沒印象了。”他說:“我不在這里怎麼知道你說的真的假的。”
    我有些氣憤,說:“你不會問問那天在這里那個人嘛。真是的,我閒著沒事來找你茬呀。”他怔了一下,拿起手機,似乎在發信息,過了一會,對我說:“我妹妹還沒回話,要不這樣吧,我加你WX,回頭確認了,我直接在上面轉給你……”
    哇?你倒是套路上我了。嗯,原來那天那美女是你的妹妹呀,既然這樣,我就不計較了,加就加吧。心情莫名好了一些。——我忽然意識到,我之所以給大叔看,竟然是我誤以為這臭小子有了女朋友,在跟自己怄氣。

        晚上的時候,那臭家夥轉來了錢,我收下了,說:“終於還我清白了吧。”他回:“我和你可沒有不清不白啊。”
        我一下子又想到了那個下雨天,臉一下子紅了,心跳也加快了。看著他的頭像,久久沒有說話,過了一會,他發來:“生氣了?就是順口開個玩笑嘛。”
        我說:“沒有生氣,我就是不知怎麼回事,和你聊天,忽然臉紅心跳的。”他說:“真的假的?你不是應該挺討厭我的嗎?”我說:“討厭!就是討厭嘛,不理你了。”
        他回了一句“晚安”,就沒再說話了。我有些小失落,又有點小興奮,手慢慢伸向小豆豆,安慰了自己一下……
        第二天早上,看到了他先發來信息說早安,心情忽然愉快起來,我們就開始了閒聊,知道了他的名字叫阿杰,他妹妹叫晶晶。
        接下來去他書店的次數多了起來,慢慢和他熟悉了,有時候就在他書店看書,坐在可以看到他的角落里,一邊揉小豆豆,一邊偷看他,內心深處已經把他當成了我的男朋友。
        這天在他書店看一套學習資料,他走過來給了我一杯草莓味的奶茶,說是專門給我買的。我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喜歡草莓味呀?”
        他笑了笑,輕輕在我耳邊說:“其實,那天,我,在你用過的毛巾上,聞到了草莓的味道。”我聽了,臉一下子紅了。


      聽到阿杰說,他那天聞了我用過的毛巾,我不但臉紅了,心跳也加速了,下面忽然熱了起來,感覺熱液不斷渗出,幾乎忍不住要去揉小豆豆,可是在他面前怎麼做這種事?
      當下也顧不得喝奶茶了,忙起身對他說:“我忽然想起來家里有事,先走了。”然后快步出門,留下一臉茫然的阿杰。
      阿杰自以為是說錯話了,還發微信給我道歉,其實我是怕在他面前失態,讓他以為我是個隨便的人。
      當我出了門,渾身上下更加難受,好想趕快解救一下小豆豆,但是離家還有一段距離,在外面又不方便解決——自從上次大叔和我說過,我已經沒穿那個沒有兜底的褲子了——我只好小跑著回家。
      可是到了一個路口,遇到了紅燈,我焦急不安的等待著,旁邊忽然一輛轎車打開車窗對我說:“妹子,是不是有什麼急事?要不我送你?”我本來嚇了一跳,定眼一看,原來是那大叔,我松了一口氣,說:“沒事,大叔,我回家。”
      那大叔說:“沒啥事就好,回見。”我忽然不知怎麼想的,忙說:“大叔。等一下,我可以上車嗎?”那大叔說:“嗯,上來吧。”
      我急忙跳上后座,讓大叔關上前面的車窗。大叔開動了車,問我去哪里,我說:“大叔,走快速道,隨便逛逛……啊……”我迫不及待的tuo下褲子,開始揉起小豆豆來。
      大叔見狀,也沒打擾我,竟然也沒受到我的影響,車子很平穩的行駛在快速道上。
      等我高潮過后,我疲軟的癱倒在座位上,喘著氣,大叔這才說:“不是吧?這麼急?是不是有人給你喝了什麼催情東西?”
      我忽然想到,阿杰的那奶茶里該不會有催情的東西吧?可是我只喝一口呀,作用不會這麼快吧?

      因為我不確定奶茶有沒有問題,就對大叔說:“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忽然就想了,外面又不好解決,就想趕快回家去。”
      大叔說:“嗯,青春期嘛,有時候就是這般活力四射,對了,你家在哪個小區?我送你回去吧。”但是我意猶未盡,說:“大叔,你不想摸摸我呀?你看,我褲子都沒穿呢。”
      大叔笑著說:“上次能看到,已經三生有幸了,怎麼敢奢想摸你呢。”我羞羞的一笑,說:“我都在你車里了,你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呀,我又跑不掉。”
      大叔說:“你這小丫頭,不要這麼直勾勾誘惑我好不,我又不是什麼正人君子,真的控制不住了,還不把你吃了?”
      我聽他這麼說,不但沒有害怕,反而還有些暗喜,其實是隱隱約約覺得我的心上人竟敢給我下藥,我偏偏不讓你得逞——這是我后來才發覺的,是和阿杰別這口氣——但當時我笑著給大叔說:“大叔,我願意,停個僻靜的地方,我想給你。”
      想來大叔對這飛來的艷福也十分滿意,轉了幾下,就到了郊外一條小路。車子停了下來,我的心跳忽然又加速了,下面竟然又熱了起來,我叫道:“大叔,快來,我受不了了。”
      我閉著眼睛,雙手揉著雙乳,大叔怎麼過來的我都不知道,只是感覺到一只大手蓋住我的私處,然后他的食指巧妙的撩撥著我的小豆豆。
      我只覺得忽然像飛入雲霧里,快活的難以用語言表達。我的水很快把大叔的手打濕了,我的第一波快樂也上來了。
      這時候,忽然感到一個特別柔軟的物件挑弄著我的小豆豆,特別舒服,我睁開眼睛一開,發現原來是大叔用舌頭在舔,我整個人都興奮的酥掉了。

十一
     舌頭帶來的快樂,更加欲仙欲死,等我癱軟下來,大叔不知道吞了多少水。我抬起雙腿,召唤著大叔的進入。
      大叔看著我,忽然說:“小妹妹,你太美了,我舍不得破壞了你的美,你能讓我嘗到你青春的滋味,我已經滿足了。”
      我笑著說:“傻瓜大叔,我是自願的。”大叔說:“你肯給我,我十分開心,可是我還是覺得你今天這般,應該有些誘因,你還是回家冷靜一下,想好了,如果覺得還可以給我,那麼下一次我一定會進入,好好回報你。”
      看著大叔這樣說,我忽然有些感動,也忽然想起來,原來我是對阿杰有氣,怪阿杰給我下藥,但是又沒確定他給我下藥了呀,就像剛才,大叔停車后,我也是忽然忍不住了,應該是我自己的缘故呀。
      我起身坐好,把上衣和罩罩整了一下,說:“大叔,謝謝你,可是你也好難受吧?你看你的火山都要噴發了。”說著伸手去抓大叔的火山。
      大叔的火山我在視頻里看都過,但是這麼近距離看到,還是給驚到了,這麼大,又硬又燙,真的進入,我可能裝不下呀。
      大叔也坐好了,摟我入懷,說:“小妹妹,你就用手讓火山爆發出來,然后我送你回來。”我點點頭,用手套弄起來,眼睛直直的看著,好幾次都想含在嘴里,可是又不敢。
      過了一會,大叔的火山終於噴發出來,大叔輕聲提醒我注意一下,但還是溅到我臉上一點,不過這麼近的觀看火山噴發,現在還在我腦海里揮之不去。
      大叔讓我仔細觀察噴出物,白白黏黏的,還讓我聞了聞味道,腥腥的。我明白,這是正常情況下,學生絕對接觸不到的生理知識。
      我趁大叔沒注意,把臉上的一滴抹下,放到嘴巴里嘗了一下,似乎有些鹹鹹的。

十二
      回到家里,才打開手機,看到阿杰發來的幾條消息,說什麼“我只是開個玩笑,怎麼走了”,“真的就是逗你一下,怎麼不理人呀”,“真的生氣了?好啦,我道歉好嗎?”……
      我先沒有回話,然后去洗了個澡,回想剛才發生的事,覺得阿杰的奶茶里應該沒有下藥,忽然慶幸大叔關键時刻把持住了,我的第一次應該給阿杰才對。
      可是阿杰看起來也太不可靠了,還沒大叔穩重呢……唉,胡思亂想什麼呀,下次得注意了,這次如果沒有遇到大叔,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
      洗好澡,想了想,回復給阿杰:“手機剛充好電,你說那話給人的感覺,,,有點變態……所以讓我懷疑你的奶茶里下了迷藥,我當然趕快走掉了。”
      很快收到他回復:“我滴姑奶奶,你的腦洞真大呀,我怎麼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迷藥?!”我隨即回:“噢?這麼說,不是光天化日之下,你就可以下了對吧?”
       他回:“…………汗,怎麼會?我可是老實人呀,你這麼說,我簡直比竇娥還冤。”我:“你是老實人?怎麼偷偷聞我用過的毛巾?好變態啊,哼,老實交代,衛生間是不是有針孔攝像頭?!”
       他:“吐血了,現在我比竇娥的姐姐豆腐還冤了。就是給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敢安呀,我下半生還想……找個美女白頭偕老呢。”
      然后又發來一段:“我只是收拾衛生間發現了你用過的毛巾,順手收拾了,誰知道上面這麼香呀,要怪,那得怪你太香了。”
      我忽然臉紅的笑了起來,不知怎麼的,幻想出阿杰拿著那毛巾打FJ的場景來,我故意說:“哼,誰知道你有沒有拿那毛巾做什麼龌龊事。”
      他:“我滴太姑奶奶,你怎麼把我想的這麼污呀,好吧,說實話,那毛巾我沒有扔,我是把它珍藏起來了,因為第一眼看到你,我就想你做那個美女。現在我還能聞到上面草莓的味道。所以,如果我做了什麼龌龊事,你覺得還會有好聞的味道麼?”
      我問:“什麼美女?”他回:“你往上翻三條聊天記錄,我上面說的那個。其實不用翻,“找個美女白頭偕老”這幾個字還能看到,我的臉一下子紅了。
      呆了一會,回:“你說把毛巾珍藏起來了,我怎麼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立即馬上拍照片給我看看。”
      照片很快發來了,看起來就是那天我用的那個樣子的,我就說:“明天拿去書店,我要驗證。”他回:“明天我休息,要不你來我家驗證吧。”然后發來一排壞笑的表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1 11:55:18 | 顯示全部樓層
十三
      哼,誰怕誰呀,去你家就去你家,大不了做你的美女就是了。
      第二天,按照阿杰給的地址,去了他的小區,他到門衛那里接我,見到我,有點吃驚,笑著說:“哇,你真敢來呀。”我說:“有什麼不敢的?這里都是攝像頭,記錄了我和你在一起,我一點不擔心呢。”
      阿杰笑了笑,領著我進入電梯,到了他的家里。他說:“隨便坐,要喝點什麼嗎?”我說:“現在不用。”他說:“你是擔心現在不是光天化日之下,我給你下藥?”
      我笑了笑,說:“你不就是迷藥?”他一怔,說:“呃,這個笑話有點熱呀。”我說:“哎,叔叔阿姨他們不在家呀?我以為我要見公婆了。”
      阿杰正在喝水,忽然一口噴出來,說:“什麼見公婆,我……你……故意來整我的對吧?”我說:“嘻嘻,就是要整你嘛,誰讓你說話流里流氣了。但說真的,我很害怕見到叔叔阿姨呢。”
      他說:“放心吧,他們在海外公干,年底才回來。現在我是這里當家的。”我笑了笑,四下觀望,看到了他們全家的合照,洋溢著幸福。
      他又說:“關關呀,你真的要驗證那毛巾呀?”我說:“不是呀,我只是驗證下你有沒有說謊。”他說:“如果證明了我沒說謊,你要不要做那個美女呀?”
      我的臉紅了,低頭說:“不然呢?我干嘛到這里來呀?”他開心的笑了,連忙跑去他的卧室,拿了那毛巾出來。
      其實我確定不了是不是那天我用的那毛巾,但上面的確是我一直用的那沐浴露的草莓香,淡淡的。而我到這里來,其實是打算相信阿杰了。因為我內心的躁動,已經讓我無法在孤單下去了。
      我說:“阿杰,這條毛巾留給你,當做我們之間的信物……”他聽了,開心的親了一下我的臉,我抱著他的脖子,回親過去。
十四
      阿杰得到了我的回應,一下子抱緊了我,手放到我的饅頭上,揉了起來。他的動作竟然如此熟練,一下子就激活了我的全身,下面開始燃燒起來。
      我慢慢躺在沙發上,任由阿杰擺布,阿杰的手伸向我的下面,準確的找到了小豆豆,我整個人一下子酥了。
      正在我們如痴如醉的時候,門忽然響了,我大吃一驚,阿杰連忙起身提褲子。我看到了他挺立的火山,塞入褲子里還是鼓鼓的。
      然后轉頭,看到阿杰的妹妹晶晶回來了。阿杰說:“晶晶,你怎麼回來了?店誰看著?”晶晶沒有回答,而是委屈的說:“哥,我就知道……你有別的女人了,可是你明明答應我,在我十八歲之前不找別的女人的。”
      我聽了震了一下,什麼?你們?兄妹?怎麼回事?我驚訝的合不上嘴。阿杰忙說:“晶晶,不是……你聽我說……”
      晶晶看了一下阿杰,接著對我說:“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不用驚訝,我和我哥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哥哥,就等我哥哥三年,三年之后,我保證恭恭敬敬叫你一聲‘嫂子’。”
      阿杰說:“關關,你聽我解釋,我們……我們有苦衷的……”我看到阿杰這樣,知道再待下去也沒意思,起身就走了,什麼話也沒再說。
      阿杰想追出來,晶晶說了句:“哥,明明是你不對嘛……”後面的就沒再聽到,阿杰也沒再出來,我直到出了小區,眼淚才流了出來,想不到阿杰竟然是這樣的人。
      我拿出手機,聯系大叔,好想到他懷里哭一場,可是,大叔竟然在外地。我怔了幾秒,才想起我那死閨蜜。
      我那死閨蜜叫蘇蘇,還是她開啟了我的性萌動,自從我揉小豆豆上癮后,隱隱覺得是她坑了我,就很少混在一起了。
      但是這次,我覺得必鬚找個人大哭一場,現在只有找她了。
十五
      蘇蘇聽了我哭著講述完這兩個月的經歷,驚訝的看著我,說:“想不到啊,冰清玉潔的你,竟然和大叔玩了一把……”
      我怒著說:“你這人,我把心事說給你聽,你竟然嘲笑我。”她說:“不是嘲笑你,是羡慕你,你的經歷我想都不敢想。”
      我心里說:“才怪,你經手的男人都组成足球隊了。”嘴里卻說:“不是,你偏題了,我說的重點在阿杰身上,我感覺我像失戀了一樣。”
      她說:“你呀,你這不是自作多情麼?話說回來,阿杰的妹妹,叫晶晶對吧?晶晶和你同齡,對性的需要也和你差不多,那麼,你是遇到一個好大叔,可是萬一遇不到呢?”
      我想了想說:“大叔也提醒過我,光是回家的一條路上,不知有多少色眯眯的眼睛盯著我呢。”蘇蘇說:“所以呀,晶晶有需要,又想找個可靠的人,她找誰?再說阿杰呢,他自然不忍心妹妹這麼小就被別人始亂終棄吧?他會怎麼做?所以他們的形為就自然而然了,這樣他們也都好呀。”
      我忽然覺得蘇蘇說的有道理,但是仍然覺得不妥,我怔怔不語,蘇蘇又說:“如果你真的喜歡阿杰,就去好好和他談談,還有也和晶晶一起談談,畢竟他們不可能一輩子,也許談妥了,你就有福了,畢竟阿杰已經在他妹妹身上練出功夫了。嘻嘻……”
      我白了蘇蘇一眼,說:“什麼嘛,你也就比我大一歲,竟然這麼污。”蘇蘇一笑,說:“你不也一樣嘛,都和大叔玩上了。對了,那大叔有機會介绍給我啊,我感覺他是我的菜,如果他實戰真的很強,我想以后你得喊他姐夫了。”
      我一怔,問:“為什麼?”蘇蘇笑著說:“因為我是你姐呀。”我苦笑著搖搖頭,但是想不到的事偏偏會發生,后來她竟然真的和那大叔在一起了。
      蘇蘇給我擦去眼淚,說:“別傷心了,要不我們相互試試手法?看誰先把對方的小豆豆揉爆?”我瞪了她一眼,說:“咦,你也這麼變態。”
      她咯咯的笑,說:“才不是呢,我只是想嘗嘗不同的感覺。要不我們來磨一次豆腐?也許這輩子就這一次呢。”
      我想了想,覺得也是。我可不是什麼百合,就是剛才滿身的火給阿杰點著了,又硬生生被晶晶潑了一盆水,加上心情收到打擊,實在憋的難受。現在在閨蜜面前忽然就無所顧忌了。
十六
      和蘇蘇磨豆腐,竟然也爽的全身酥軟,我們的水流在一起,啪叽的聲音也挺好聽。事后,我們都舒服的睡著了。夜晚醒來,看了手機,才晚上九點多。
      然后看到阿杰發來了他和晶晶的故事。我還沒仔細看,又收到那大叔發來的消息,問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休息了沒有。他現在回來了,方便的話,可以出來找他。
      我準備拒絕了他,這時蘇蘇醒了,得知那大叔發了消息,竟然迫不及待想見他,就讓我說,心情有點不好,所以來閨蜜家,現在想回家,可不可以接送一下。
      大叔表示很樂意,於是我把位置發給了大叔,我們整理一下,穿好衣服,出去了。
      很快大叔開車來了,蘇蘇和我一起上車,先自我介绍了,又說:“關關說你是大叔,我看你蠻年輕嘛,這麼關心她,是不是看上她了呀。”
      大叔說:“你這小丫頭有意思啊,關關曾經幫助過我,我們也算朋友了,關心一下她,也沒什麼吧。”蘇蘇說:“是呀是呀,我好羡慕她呢?今天關關心情不好,我安慰她半天了,等于幫助了你的朋友,那麼我們也算朋友了吧,你也要關心關心我喲。”
      大叔一笑,說:“你是關關的閨蜜,本來就可以是我的朋友呀,對了,關關怎麼了?”蘇蘇說:“也不算大事啦,女孩子都有心事的,不開心的時候,總想找人哭一下。哭過了就好了。不過她竟然先找你,我這個閨蜜有點吃醋喲。”
      我說:“蘇蘇,你竟然會吃大叔的醋呀?”蘇蘇笑著說:“不是呀,我是在吃你的醋。這麼好的大叔憑啥被你發現了。”
      大叔一笑,說:“你們吃晚飯了嗎?要不去吃點?”我雖然有些餓,但是更在意阿杰要給我說的話,就說:“我媽媽等著我回家呢,蘇蘇應該餓壞了,等下你們去吃吧。”
      蘇蘇看著我笑了笑,手捏了一下我的手,以表示感謝我給她機會。到了我住的小區門口,我下了車,和大叔、蘇蘇告別,回家去了。  
十七
     我看了阿杰和晶晶的故事,心里五味雜陳(本來想在這一節寫阿杰和他妹妹的故事,但是阿杰知道我在寫這個筆記,不希望我寫出來,因為他擔心怕被親朋好友看到,猜到是他們。),然后阿杰又發來消息說,晶晶同意我們交往了,只要我接受他們繼續保持關係。
       我沒有回話,躺在那里不知道亂想些什麼,很快朦朦朧朧睡去了,做了一個夢,夢到我和阿杰結婚了,但是入洞房的卻是晶晶。我一下子醒來了,再也睡不著,心里不舒服,就使勁弄自己,讓自己爽了三四次,都沒力氣了,還是睡不著。
      這時候忽然接到蘇蘇發來的信息:“關關,我快活死了,真心感謝你這個好妹妹。”我看的時候,少看了一個“活”字,迷茫夢中以為她發來的是“遺言”,忙問:“你在哪里?出什麼事了?”
      過了一會,沒有回話,我不放心,打電話過去,很快接通了,聽到蘇蘇那該死的嬌柔的聲音:“喂……關關呀……你想聽我們直播……啊……”然后還有那大叔的聲音:“是小關?這麼晚了,她有什麼事呀?”
      什麼?蘇蘇,你!……我忙說:“不打擾你們了。”然后掛斷了電話,這才看清她發來那個信息,原來是“快活死了”,我忽然好想哭。然后又想到,剛才的電話別打斷了別人的興致,就給蘇蘇發了個消息“剛才少看了個‘活’字,以為你出什麼事了,你們好好玩吧,我睡覺了。”
      第二天一早,蘇蘇跑到我這里,一見面就說:“哇,關關,你不知道,那大叔有多棒,其他男生雖然能讓我很爽,但爽過后,精神上總有些失落。這大叔帶給我的,不但肉體,精神上也愉快無比。”
      我瞪了她一眼,說:“神經病,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呢,大半夜的,人家少看了個‘活’字,都嚇了一身冷汗。”蘇蘇怔了一下,才想明白,忙說:“諾,謝謝我親親的關關小寶貝掛心,我又不是诚心的對吧。”
       我說:“哼,你快活了,弄得我睡不著了。”她說:“咦?你是吃醋了還是想要了?還是後悔那天沒有給你姐夫?”我疑惑地說:“姐夫?什麼姐夫?”她笑眯眯地說:“就是那大叔呀,你以后你得喊他姐夫了,他答應了,讓我做他女朋友,等我到了可以結婚的年齡,他就娶我。”
      我吃了一驚,說:“呀?真的?你怎麼知道他沒老婆?”蘇蘇看著我說:“嗯?你怎麼懷疑他?你不是挺信任他的嗎?噢,是不是因為他要了我,你覺得他是花心大蘿卜呀?”
      我聽了有些無語,說:“什麼跟什麼啊,我的菜又不是他。”蘇蘇說:“哦,看你悶悶不樂的,還是因為阿杰的事吧。”我點點頭,把阿杰發了的內容給她看,她看了之后,說:“哇,這種事都能發生呀。不過如果我是晶晶,我也會這樣呀。不行了,看的我受不了了。”說著開始揉了起來。
       我白了她一眼,說:“你都爽了一晚上了,還不夠呀。”她說:“……嗯……你幻想一下……你就是晶晶……哇……那種情況下,你怎麼做?……啊……”看到蘇蘇如此的陶醉,我閉上眼睛,幻想起來,蘇蘇過來愛撫著我說:“你再幻想我就是阿杰……”
十八
       蘇蘇很快挑起了我的慾望,我已經分不清到底有沒有把自己幻想成晶晶,反正很快和蘇蘇纏綿到了一起,又一次磨起了豆腐。激情過后,蘇蘇滿臉淫笑,說:“既然晶晶同意你和阿杰了,你也接受他們呀,反正晶晶不可能和阿杰一輩子的,再說,你也可以和晶晶如我們這般,到時候,你們三個人,嘻嘻,想想都美好。”
       我忽然覺得蘇蘇說的有道理,蘇蘇又說道:“嗯,就這樣,等你把第一次給了阿杰,我也帶著你和你姐夫一起玩。”我怔了一下,說:“你胡說什麼呀?”她說:“你是我的好妹妹嘛,真的好想讓你感受一下他的厲害。不過,如果你的第一次給了他,他一定特別珍惜你,所以就沒我什麼事了。但是如果你第一次沒給他,就不一樣了。所以我還得感謝那天你在車上,沒有給他呢。”
       我見她有點著魔,捏了一下她的大饅頭,說:“神經病,你想我變得更神經呀?真的這樣了,我豈不是和四個人那個……”蘇蘇笑了一下,說:“那有什麼?比我少多了。嗯,不過以后,我就要你姐夫一人了。嘻嘻。”
       我看著蘇蘇的臉上忽然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心想既然你可以這樣幸福,為什麼我和阿杰不可以呀?我決定了,接受阿杰和晶晶的關係,做阿杰的女朋友。我連忙給阿杰回了信息,約晚上見面。
       到了晚上,我去了他家。晶晶也真的開始喊我嫂子了。阿杰也很開心,做了一桌好吃的。飯后,我們一起去洗澡,發現晶晶的饅頭比我的大,晶晶笑著說:“嫂子,很快你的就會被哥哥揉大的。”
      去房間的時候,我整個人都輕飄飄的。躺在床上,腦袋一片空白。接下來的事,細節竟然記不清了,反正知道阿杰的技術挺好的,口舌功夫也不錯,難怪晶晶舍不得。
       準備進入的時候,阿杰把我那天用過的毛巾鋪在下面,然后輕輕挺了進去。當時只是感到輕微的疼痛。後面整個人就好像飄著雲霧里,快樂的不知道怎麼形容。晶晶其實一直在旁邊,一邊看著我們,一邊自己弄著。
       阿杰火山快噴發時,沒敢噴里面,當時我正在浪頭上,感覺忽然停了,就想看看怎麼回事,只看到阿杰的火山噴發到晶晶的嘴巴里了。阿杰說:“我擔心你在危險期,所以……”晶晶說:“我是覺得浪費可惜了,所以接住了,哥哥本來沒有打算給我吃的。”
       我點點頭,說:“嗯,我知道你哥對我好。對了,晶晶,你經常吃麼?”晶晶點點頭,說:“是呀,以后嫂子也可以經常吃了。”這時我還沒有盡興,看著晶晶的樣子,我忽然想和晶晶磨豆腐,就說:“阿杰,我最後一下還沒上來,要不讓妹妹幫幫我?”晶晶說:“咦?我怎麼幫?”我笑著說:“磨豆腐呀。來,這樣對在一起,啊……”
      我們下面血和水混在了一起,晶晶驚喜的說:“哇,嫂子……想不到你還會這樣……哇……”這也讓阿杰大飽眼福,他的火山很快又升起來了,然后在後面我一下,晶晶一下的運動起來。很快我和晶晶都癱軟了,最後阿杰火山噴發時,給了我的嘴巴里。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4-9 00:30:28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有您的分享豐富了大家的視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2 11:12:38 | 顯示全部樓層
確實不錯~~真棒~謝謝大大無私的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2 11:39:45 | 顯示全部樓層
挖喔! 讚!讚! 感謝大大的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1-5-12 19:43 , Processed in 0.03007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