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13512|回復: 4

[不倫戀情] 婶婶和我的女兒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4-7 16:08: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上篇》



一、美少女的裙子

  我叫林少杰。今年二十七歲。現在在市第一國中前開一家書店。
  新學期開學的那一天下午,有個穿著淡藍色短裙的女生來買書,不小心撞到了一個書架,偏巧有把她的裙子颳破了。她一陣慌亂,連忙說:“對不起,對不起。”好在我見狀就說:“沒關係……不過你這樣怎麼出去呀?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把你怎麼樣了。”
  原來她的裙子臀部破裂到腰部了。淡紅色的內褲清晰可見。她摸到了,滿臉通紅。我說:“你是住校還是走讀?”她說:“是走讀呀。離得不遠,但是這怎麼回家呀?我媽媽一定又要罵我了。”我說:“這樣吧,你先坐在那邊看會書,等下打烊了,我開車送你回家。”她看了看我,遲疑了下,就坐在閱讀區看書去了。

  其實從第一眼看到她我就感覺她似曾相識。正想著怎麼和她套近乎呢,沒想到就發生這一幕。真是天助我也。
  她面貌清秀,是典型的小家碧玉。碎碎的剪發,更是我的喜愛。胸部發育還算豐滿。隨後交談中得知,她今年十三歲。是國中一年級的新生。家住在附近的公寓,是租來的。家裡只有一個單親媽媽。隨後她說了她的名字,叫柳歡。

  過了一會,我把關了店,帶她從後門進到院子裡,然後進了我的車裡。隨後就開了出去。一路上她很緊張的樣子。不一會就到了她住的那個街口,我停下車來,她忽然說:“到我住的那個樓,還有一段距離,這樣沒辦法走呀。”我說:“開進去更不行呀,你這樣從我車裡出來……這樣吧,反正天還早,我帶你去商場買個一模一樣的裙子換上不就行了。”
  她想了下說:“可是我還是沒辦法進去商場呀。”我就說:“我停到vip車位,你不用下車,我去給你買來。”她點頭同意了。然後去了商場。

  停好後,我說:“這裡不會有人打擾的,你把裙子脫下來,我照著樣子買,不然買不對就浪費時間了。”她的臉忽然有紅了,小心翼翼脫下裙子。我看到她雙腿間的內褲那裡有點濕濕的。我對她笑了笑,說:“不用擔心,我很快回來。萬一有什麼情況,不要開車門,按車上這個紅色键,我會收到。”
  然後我就去給她買裙子。雖然很快找到了一模一樣的裙子,但是人太多了,還是費了大半個小時才出來。進了車,把裙子遞給他,忽然發現,她是上身衣服不整,乳罩也脫落了半邊,內褲有一邊露出了屁股。她屁股下的座位濕了一片。

  她看我看到了,臉更紅了,說:“對不起,我……”我就說:“不是吧,你小小年齡,就好這樣了?”她整理好乳罩,提好內褲,打開裙子要穿,我說:“你的內褲這麼濕,裙子上也會顯出的。不如不穿內褲了。反正這裙子又不是超短裙。”她想了下,就脫下內褲,然後擦乾陰部屁股和座位,穿上了裙子。她的陰部長著幾根毛茸茸的陰毛,看起來軟綿綿的。她紅著臉說:“你看見了?”
  我說:“這麼誘人的尤物,想不看都難。”她說:“都是你。你說,颳破我的裙子,是不是你故意的?”我說:“怎麼可能?就算是我故意的,我也沒有把你怎麼樣呀。”她說:“可是……可是……你讓我脫裙子的時候,我真的以為你要對我……你還說不會有人打擾的。”

  我說:“我就是想把你怎麼樣,也不會在這裡。雖說這裡沒有人打擾,可是商場的保安還是會在周圍巡邏的。”她說:“哦……既然你都看了,我也不埋在心裡了。其實我有些……有些……有些期待你把我……怎麼著的。但是你沒有做,我就幻想,如果你這麼做了,我會怎樣。想著想著就忍不住了……然後就自己……弄了……自己。”我啟動了車,開了起來,說道:“那你什麼時候開始的……學會的自慰?”
  她說:“嗯……有些時候了……暑假裡……”然後不知想起了什麼,沒再說話。過了會,她忽然看到我的下面鼓起了,就說:“你是不是想對我怎樣呀?”我說:“你這麼美,這麼動人,我又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怎麼會不想。”她笑了笑,臉又紅了。喃喃說:“我還沒見過真正的……那東西呢。給我看看好麼?你不是看過我的了嘛,我要看回來。”

  其實從柳歡的表情中感覺到,她絕不是淫蕩的女生。應該是青春期的荷爾蒙太旺盛,造成心裡面的“淫蕩”。想起我十三歲是,也是開始了自慰,就說:“你真的想看?”她紅著臉,點點頭。我就拉開褲鏈,把挺拔的鷄巴撥了出來。她好奇地伸出手,摸著我的鷄巴,說:“哇,這麼大,快和我媽媽的玩具差不多了。”我一聽,踩了個急刹車。還在車速不快,沒有出什麼事。
  她忽然發現自己說漏了嘴,不好意思低下頭,說:“我……我媽媽為了我,十幾年來沒有在結婚,需要的時候就……就用玩具自己解決……你可不能說出去。”我重新開起了車,說:“怎麼會,我一定會替你保密的。”
  我把鷄巴收了回去。很快到她住的附近。她找個人少的地方讓我停了車,然後下去了。回去之後,隱隱有些後悔,想可能永遠錯失柳歡了。又想,她媽媽單身了十幾年,只靠性具解決,一定也十分饑渴了。說不定可以把她媽媽搞到手。

二、柳歡的內褲

  此後幾天,就沒有看到柳歡的身影,晚上的時候,就拿著她的內褲自慰。射在上面一次又一次。
  直到周六,我正在整理圖書,準備打烊,柳歡忽然出現了,說:“大叔,我想買幾本書,還有時間嗎?”我看是她,她的穿著和那天一模一樣。笑了笑,說:“你怎麼叫我大叔呢。”她笑了笑,說:“我喜歡這麼叫。”然後走到我的身邊,對我用耳語說:“這兩天,我自慰高潮時,就幻想著你,在心中叫‘大叔,使點勁呀’。”然後臉紅紅的,跑到閱讀區坐下。
  我見狀,關了門,走到她身邊,說:“你不是要買幾本書嗎?要什麼呀?”她嘟嘟嘴,說:“我來拿我的內褲。”我說:“啊。那不是留給我做紀念的嗎?”她說:“誰說了呀。你得還給我,我今天沒有穿內褲,我得穿著回家。”說著掀了一下裙子。果然沒穿內褲。
  我說:“你就這樣一天呀,不怕春光乍泄?”她說:“切。除了大叔你,誰會看我這裡……大叔……我算過了……今天是……我的安全期。”說完,低頭坐在那裡。我說:“你的內褲在我的床頭呢。昨天晚上射了好多在上面。還沒洗呢。”

  她笑了下,說:“大叔好壞。”然後隔著褲子摸了摸我的鷄巴,說:“大叔,還不快點給我拿我的內褲去。”我笑了下,抱起她,走出圖書室,穿過院子,進了我的卧室。
  我的卧室並沒有貼什麼艷照裸照,只有一台滿滿是色片的筆記本電腦。其他的就是一張桌子和一張床了。我放她到床上,慢慢脫去她的衣服。少女的體香撲面而來。脫去了她的乳罩,一對白嫩的椒乳跳了出來。粉嫩的乳頭,挺立著,我忍不住親了下。她說:“啊,好爽,被親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我又分開她的雙腿,大陰唇也是白裡透紅,小陰唇是粉色的,有點輕微的浮腫,應當是她自慰造成的。處女膜已經破了,陰道口微微張開,流出晶瑩剔透的粘液。我聞了下,仿佛有點清香。便忍不住舔了起來。她叫了起來:“哇……啊……好好的感覺。”
  柳歡的玉液吃在嘴裡,有點淡淡的腥味,鹹鹹的。就我的經驗,我可以肯定,裡面沒有被精液射入過。看來是柳歡偷偷用了她媽媽的性具,自己弄破了自己。我邊舔邊說:“歡,你是不是用你媽媽的玩具插入過自己。”她說:“嗯。有次我聽到……我媽媽在洗澡間……呻吟聲很怪,就偷偷看了下,發現媽媽正用一個假鷄巴插自己。好享受的樣子。”
  我說:“然後你就偷偷拿來用了?”她說:“嗯。一開始我插的時候,好疼。流了好多血。我……啊……啊啊啊……大叔……輕點……”這時我把舌尖伸入她的陰道口,她然不在叫了起來。我的手順便抓住她的乳房,她的乳房變得好硬,乳頭也堅挺著,明顯感覺頂住了手心。

  我知道,她的高潮要來了。我更加使勁地舔著,吸允著。她叫著:“啊啊啊啊……大叔……饒了我……啊啊……老公……親老公……啊……啊啊啊”然後她腰部挺起,蜜穴噴出一股熱液。我吞了下去,說:“老婆,你的淫液好香。”
  她紅著臉,躺在那裡,說:“大叔,你好壞。”我說:“你不是喊我老公了麼?怎麼又改回大叔了。”她說:“你是我的老公,也是我的大叔。我喜歡大叔這個稱呼嘛。”我笑了下,脫光了衣服。她伸手抓住我的鷄巴,套弄著。我坐在床上,抱她入懷,一只手揉著她的椒乳,一只手伸向她的蜜穴。親著她的唇,說:“老婆,剛才你說你用丈母娘的玩具插了自己,然後呢?”
  她笑了笑,說:“那時候,我才明白,原來插破了自己的處女膜。當時心裡很慌,那玩具上的血跡沒有擦乾淨,被我媽媽發現了。本來她以為是她自己的血,可她想了想自己不吭能出血,然後見我走路有點不自然,就問我。我就實話實說了。”

  我的中指在她的蜜穴口打轉,她的乳房又開始變硬了。她說:“老公,輕點……我……我還說著話呢……我媽媽並沒有責罵我。我當時很奇怪。其實在其他事上,我媽媽經常罵我的。這次她還檢查了我的這裡,看到沒有感染,松了口氣。然後說了我幾句。並不是責罵。隨後就教我如何自慰。說我還小,不適合用假鷄巴插入。”
  我說:“你媽媽真好。”她說:“其實,其實我媽媽幫過我自慰。我也幫過她。”我說:“就像我這樣,用手麼?”她說:“偶爾也用那假鷄巴插過我。”我說:“嗯,那就好,等下我用真鷄巴插你時,你會很快適應的。”
  她點點頭,我手上開始使勁,她閉上眼睛,開始叫:“啊啊啊啊……往下點…………啊啊啊”我的食指插入她的蜜穴,小心抽動著。她隨著我的節奏不斷地叫著。很快高潮又一次來臨。淫液弄濕了我的手。

  她躺在那裡,笑著。我起身,幫她擺好姿勢,分開她的雙腿,把膨脹良久的鷄巴,插入了她粉嫩的蜜穴了。她驚叫一聲,說:“啊……真鷄巴還是爽……熱熱的……啊啊啊啊……”我先慢慢地抽插著,隨著她的適應,越來越快。她叫的也越來越快,陰囊打在她的屁股上,啪啪直響。她叫著,扭動著,直到我們一起高潮,她軟躺在床上,汗水濕了被單,淫水透了床垫。
  我又過了會才拔出鷄巴,一股白色的精液在她的晶瑩的淫水裡流了出來。我躺在她的身邊,她翻身抱著我,說:“大叔,你好厲害。真正是做愛真爽。”過了會,又說:“自慰帶來的感覺和這差遠了。真可憐我媽媽了。”我揉著她的椒乳,說:“丈母娘也應該是風姿美人吧。”她說:“哼。我就知道你想上我媽媽。看來這大叔是喊對了。”
  我聽出她似乎有意讓我幫她媽媽感受下真正的高潮,就說:“你是我老婆,丈母娘是要尊重的。”她一笑,說:“現在你丈母娘最需要男人的鷄巴了。我可以安排你們的好事。只要你不要成為我後爸就行了。”

三、丈母娘竟然是……

  這天早上,我接到柳歡的短信:“大叔,今天我說我痛經,讓你丈母娘幫我去你那里買一本輔導書,書名是《快速學幾何》,如果等下有個美麗的熟女找這本書,就是她了。你要抓住機會喲。嘻嘻,”我看了開心不已,開始幻想我這未來的丈母娘饞人的裸體。
  過了不久,一個風姿的熟女走了進來,我一看之下,覺得像極了一個人,她看到我,開口說:“你好,我想找本《快速學幾何》……咦……你是小杰吧?”
  我一時竟呆了,竟然真的是她——我以前的婶婶。我激動的哆哆嗦嗦地說:婶婶……真的是你啊婶婶……”她的臉忽然紅了,但是仍然激動地說:“我的天啊,想不到在這里遇到你……小杰,你都長這麼大了……我想象中的你還是小屁孩……嘻嘻……”我說:“嗯,我也是無時不刻的想著婶婶呢。”
  她嬌羞一笑,說:“長這麼大了,還是這麼油嘴滑舌。說起來,你來這里幾年來?”我說:“一年多了。我都不知道婶婶在這個城市呢,不然早找婶婶去了。”說著招呼婶婶坐下,給她倒了茶水,然后說:“婶婶,這麼多年你過的好嗎?”
  婶婶忽然嘆了一口氣,說:“還算好吧,離婚后,我也沒再找對象,去找了份固定的工作,一心拉扯你的……你的妹妹長大,也沒怎麼遭罪。”我忽然想起了柳歡說的,婶婶用性具放松自己,就知道婶婶其實挺苦的。卻不知她為何沒再嫁人?

  婶婶撩了一下頭髮,輕輕地說:“哎,小杰,你還記得我們最後一次說過的話麼?”我怎麼會忘記?那是在一個玉米地里,我們激情之后——是的,在她還是我婶婶的時候,我們亂倫過,而且還不止一次——我說:“婶婶,我怎麼會忘記,我說好想和你一直這麼……下去呀。”(我當時的原話其實是“好想和你一直這麼尻下去。”)
   婶婶一笑,說:“嘻嘻,那時候敢說出那個字,現在怎麼不敢了?還記得我說了什麼嗎?”我說:“婶婶當時說的,只要我想要,就可以,就算我結了婚,也可以回去……尻你。”
  婶婶看了看四周,說:“壞小子,還真敢在這里說這個字啊。那時候你說,不會嫌婶婶我變老了,可是我現在真的老了……”我忙說說:“怎麼會,婶婶在我心中永遠這年輕性感迷人。”
  婶婶嬌嗔地說:“去去去……那時候你說的也是這句話,當時我聽著開心,現在,誰信呢。”說著開心的笑了起來。笑了一陣,又嘆氣道:“唉,可惜,很快我就離開了,也沒實現自己的承諾……對了,你應該結婚了吧?”

  我說:“沒有呢,其實我一直想著婶婶……之前相親對象的標準都是按婶婶這樣的,所以到現在還是單身……”婶婶又嬌羞地笑了,說:“少騙人啦,是不是因為一旦結婚了,就不能隨便玩了?”
  我走近婶婶,在她耳邊輕輕地說:“其實婶婶,這麼多年,我真的一直在思念你,日日夜夜回味和婶婶做的美妙的感覺。”說著伸手去揉婶婶的乳房。因為我從她雙腿的動作上看出來,她下面已經淫水泛濫了。
  婶婶大吃一驚,說:“小杰,在這里……怎麼能行……”然后慌張地四下看。卻看到店門已經關了,這才松口氣。說:“臭小子,關門了也不說一下,嚇死我了。”我說:“難得和婶婶久別重逢,我看店里沒有其他人,就按了自動關門,防止有人來打擾我們。”說完,對著婶婶的嘴巴親了過去。
  婶婶抱著我的脖子,嘴巴對了過來迎合著,我的手伸進她的乳罩里,迫不及待地揉了起來,過了一會,婶婶解開我的褲帶,撥出已經膨大的鷄巴,然后低頭趴在上面吃了起來。

  婶婶不斷的吸、舔、咬著我的陰莖,上下、上下的在她的嘴巴里吞吐著,嘴里發出滋滋的聲音,弄了良久,才吐出鷄巴,喘了一口氣,說:“這鷄巴可長大了不少,插我屄里的話,肯定更爽了。不過,我還想先吃個夠。”說完又接著吃了起來。
  看著婶婶享受的樣子,思緒一下子回到了十四年前——


《下篇》
一、夢中情人

  …………(當年)說起我的這個婶婶,其實是我的三婶,她只比我大六歲,第一眼看到她就把她當做了我的夢中情人。十三歲學會手淫之后,就開始幻想和她做愛,幾乎每天都手淫,每一次都想像著她美麗的面容,幻想抱著她豐滿性感的肉體瘋狂插抽,最後奮力射進她的屄洞深處,和她溫馨地交合在一起。
       到了國中一年級的暑假,回了趟老家——之前我們全家搬到城里去住了,所以難得回老家,雖然接下來先和小婶發生了關係,但是我最想的當然還是操這個婶婶。
  一開始我把她當作了我堂姐的同學,她自然開心,然后給我做了頓好吃的。     
  婶婶自己在家本來穿一條黑色短裙和紅色短袖圓領恤衫,我來了之后她去房間把短裙換成了紅色睡褲。后來,婶婶彎下腰來挑水果幫我削皮,她胸部的春光馬上泄露,胸罩中兩個雪白的半球和一條深深的乳溝露了出來,我偷偷地瞄著,心跳得厲害,禁不住吞口水。我生怕婶婶看到,所以偷看幾眼就假裝看別的地方。這時,婶婶似乎發現了什麽,她把衣領往上拉拉了,把削好的水果拿給我吃,然后開電視給我看。婶婶說,你看電視吧,我去休息一下。
  婶婶進了房間,我看了一下,她沒關房門。過了十幾分鍾,我見婶婶房裡沒動靜,色心大起,輕輕走了進去,床頭的衣架上掛著婶婶剛才穿著的那個乳罩,旁邊的內褲多半也是剛脫下的。我一看眼都直了,連忙激動地把乳罩抓過來,聞了聞,還有婶婶的體香。我又拿過婶婶的內褲,上面濕濕的,是婶婶的愛液。我的鷄巴瞬間發硬,於是我把婶婶的內褲放入我的褲襠里,裹住我的鷄巴,盡情幻想著。
      
  床上的婶婶,面向里面躺著,身上也沒有蓋被單,迷人的線條若隱若現。我被欲火煎熬得非常難受,於是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偷偷地走到她身邊,坐在床邊上。我的心就快跳出來了,我把手顫顫巍巍地伸向了婶婶的胸部,我摸得很輕,只是輕輕地放在上面,感受那突起的形狀。      
  我靠近婶婶的臉,輕輕地嗅著她的嘴唇,脖子,婶婶真漂亮,我真想壓上去,扯掉她的衣服,瘋狂地和她做愛,用力地插她的屄洞,然后把多年對她的想念化為精子狂熱地射在她的陰道裡面,但我不敢。於是我退而求其次,我把裹著婶婶內褲的鷄巴掏了出來,對著婶婶的屁股手淫起來,就算不能做愛,能如此近距離地對著婶婶發射一次,我也滿足了。快感一下子上來了,射出時,全都射到婶婶的內褲上了…………

  …………(現在)回憶中射了精,現實中也想射了,我忙說:“婶婶……婶婶……我……我……要……射了……要 ……要……射了……哦……哦……哦……哦……” 說話間,身體一顫,一股熱熱的精液直沖入婶婶的小嘴。 婶婶津津有味地吞了下去,只是射的太多了,還順著婶婶的嘴內流出了一股精液。
  婶婶舔乾淨了我的鷄巴,說:“哇,真的,這是十幾年來我第一次吃鷄巴喝精液。還是那麼美。”說完站了起來,抱著我的脖子和我親吻起來。我也熱烈的親著,過了一會,抱起婶婶,走向我的卧室。把婶婶抱進了房間,輕輕的把她的嬌驅放到了床上,望著久別重逢的婶婶,不由又想起了那年的那一天…………

  …………(當年)當我把精液射到婶婶的內褲上,婶婶突然翻了身,我連忙收起鷄巴,只聽婶婶朦朧地問:“小杰,你在做什麼呀?”,我支吾地說:“婶婶,我看你……你沒有蓋……被子,我……怕你著涼……
  婶婶說:”沒事,這大夏天的,怎麼會著涼,你也回去睡會覺吧。“說著又閉上了眼睛。我松了一口氣,丢下內褲,連忙離開了。過了一會,忽然想到,婶婶的內褲上這麼多精液,婶婶一定會發現,但是也沒有辦法回去拿了洗掉了呀。就這樣忐忑一下午。
  
       到了晚飯時間,婶婶喊我吃飯,餐桌上,婶婶說特別為我做了鷄蛋包韭菜,說多吃點有力氣。我聽了不由心神不寧,因為民俗傳說,鷄蛋包韭菜可以壯陽,莫非婶婶也對我有想法?我不敢多想,連忙說了些學校的幾件有趣的事。
  吃完飯婶婶去洗了澡,我強行控制住沒有去偷看,婶婶出來,穿著一件很薄的睡衣,要我去洗澡。我洗好出來,聽到外面已經下起了雨,我剛好不用早點回我的房間了。然后發現婶婶不在客廳,就喊了一聲“婶婶”,婶婶在卧室應了一聲,說:“我想睡覺了,外面的雨挺大的,要不你在這里過夜吧。”
  我的心跳達到了頂峰,連忙去了卧室,笨拙又猴急地爬到床上。這時我發現她是仰躺著的,看了我一下,輕輕的說一句:“小杰,你就睡外邊吧。”說完閉上了眼睛。我把右手輕輕地放在她大腿上,我明顯地聽到婶婶的呼吸忽然加重了。這說明了她的不安以及無措,或許她想阻止我,但又不知如何是好。
  隨之,我的手往上移動,進入睡衣內部,摸著婶婶的肚子,這時婶婶身體顫抖了一下,呼吸有些亂了,我的心怦怦跳,鷄巴也漲了起來。我的手接著往上移動,慢慢就移到了胸部。這兩座高聳的乳峰,積蓄著我多少年的夢想——我怕進展得太快招來婶婶的制止,於是手就放在乳房邊上停下來,然后半摟著婶婶,就這麽躺著。婶婶似乎等的不耐煩了,翻了個身,面向里面,發出熟睡的鼾聲,不過屁股搞好頂著我漲起的鷄巴上。      
  我確定婶婶是裝睡了,但我還是不敢直接行動,婶婶的這個姿勢更適合讓我揉摸她的乳房,我的手明顯顫動起來,急忙往上挪了一下手,飽滿乳房終於進入了手心。我把婶婶的乳頭夾在手指縫里,這時婶婶輕輕扭動了一下身體,我再也控制不住,去吻她的脖子,然后爬了起來,親她的臉和嘴角。婶婶陶醉地側轉了頭,剛好嘴對著她的嘴唇,輕輕地吻了下去。

       婶婶慢慢地打開嘴唇,我趁機把舌頭伸了進去,用力地吸,兩個人的津液交纏在一起。但婶婶並沒有主動,她只是任我吻著。我的欲火越來越旺,手開始使勁揉搓她的乳房,婶婶的氣息越來越重,自己伸手到陰部揉搓起來。      
  我順勢把手伸到她的陰部,她抓住我的手,似乎要阻止,但隨之指引我的手去了陰蒂那里。婶婶的陰蒂頭已經膨大了,我用食指壓在上面揉搓起來,婶婶的雙腿開始扭動,我的手指時不時往下探尋下,發覺婶婶的下面已經濕透了,屄洞也張開了,我就把我的手指伸了進去,婶婶嗯了一聲,右手按著我的手,提示我使勁抽插。
       很快婶婶的腰部挺了起來,一股熱液噴入我的手心,同時伴隨著低聲又悠長的呻吟,過后,婶婶軟了下來,然后對我說:“你這臭孩子,會這麼多。”見我在發呆,忙說:“還不脫衣服呀。”說著自己除去了睡衣,我心花怒放,連忙脫的精光。      
  婶婶伸手抓住我的鷄巴,套弄著,我順勢壓在她身上吻她,婶婶引導著怒脹的鷄巴抵在她的陰部,分開了雙腿,鷄巴自然抵達陰道口那里。我腰身一沈,整條鷄巴就鑽了進去,婶婶的眉頭微蹙,顯現出女人被插入特有的表情。鷄巴浸泡在婶婶的屄洞裡,感受著溫暖的包圍。
  我輕輕地抽動起來,婶婶依然閉著雙眼,但隨著我的抽插,她打開嘴唇開始輕輕地呻吟起來。她的一對乳房在顫動著,我驚歎于婶婶美妙的肉體,用力地把整個身上朝她身上壓,下體卻不停地抽出和插入,我真想和她溶為一體。婶婶的呻吟聲大了一點點,臉上開始微微表現出性興奮的痛苦似的表情。
  鷄巴在婶婶屄洞裡進進出出,我沈浸在極大性交的快感之中,射精的快感慢慢上來了,我想要停一下消除射精的感覺,但發覺已經停不住了,只好又插送幾下,最後哼了一聲拼命地壓住婶婶,一股又一股滾燙的精液向婶婶的屄洞深處射去。射完精的我,趴在婶婶軟綿綿的身體上,享受著高潮的余溫,婶婶還喘著氣,過了一會兒,我抽出軟化的鷄巴,婶婶的屄洞夾著我的精液,在我的懷抱裡慢慢睡去……

二、兩厢情願

  …………(現在)當我回想和婶婶第一次的時候,現實中也重溫著那一次的激情,婶婶很快發現我是在重復第一次的動作,開心地說:“小杰呀,你都記得呀。”我親了一下婶婶,說:“時時刻刻都記著呢。”婶婶笑得更開心了。我的手指也像當年那般把婶婶引到了高潮,隨后婶婶像當初那般嬌嗔地說:“還不脫衣服呀。”
  然后我們脫了精光,然后和當年那般,她抓著我的鷄巴,我壓在她身上親吻她。然后像當初那般她引導著插入,我開始不停地抽插。婶婶開始陷入無比的享受之中。接下來和當年不同的是,直插到婶婶第二次高潮時,我才高潮射精了。婶婶親著我,說我長大了,戰斗力更強了。然后我們抱在一起,婶婶說:“小杰,那你給我講講,當年我們還發生了什麼?我好像聽你說。”
  …………(當年)第一次過后的第二天,天亮了,婶婶差不多和我同時醒來,婶婶靜悄悄地看著我,過了好久,忽然說:“你這小屁孩,膽子這麼大。”我撫摸著她的乳房,沒有說話。婶婶陶醉地笑著,過了一會兒,婶婶說:“我做早飯去,你再睡會吧。”      
  我看著她像少女一樣的天真,微笑著,心裡油然對這個女人産生了深深的憐愛。早晨的性慾是很旺盛的,面對婶婶,我說:“婶婶,我不困了,昨天的感覺讓我回味無窮,我想再來一次。“說完,我把她推倒,撥著她的頭髮,開始親她的嘴唇,然后壓上她的身體,龜頭像鑽頭一樣快速找尋到她的入口,然后什麽前戲也沒做就插了進去。
       “哼……啊……”婶婶發出做愛特有的呻吟,盡情享受著。插抽了幾分鍾,有點累,我便把婶婶托起來坐著干,這樣可以讓她看到我的鷄巴在她身體裡進進出出,很刺激。很快,婶婶的高潮來了,我清楚地看到婶婶的愛液飛溅而出,婶婶隨之軟倒在我的身上
       身上喘著氣,說:“你這孩羔子,要尻死你婶婶麼?等下吃過飯再尻吧。嗯?聽話。”她溫柔地抱著我說。“那好吧,婶婶,我聽你的。”說完,我吻著她的脖子。把鷄巴抽出婶婶的屄洞。婶婶光著身子,去找了一條黑色超短裙穿上,然后到廚房裡做早餐去了。

  我的鷄巴久久不能軟下來,就索性跑到廚房去,從後面抱住正在洗菜的婶婶。婶婶嬌嗔地說:“干嘛啊,做飯呢,快快去收拾碗筷。”我說:“嗯,好,但我想吃這兩個饅頭了。”說著,我雙手從後面伸進衣服裡抓她的奶子,使勁揉著。婶婶驚叫道:“要在這里來呀……啊……這麼壞……啊……”,這時我已經把堅硬的鷄巴插入了婶婶的屄洞,抽插起來。
  “啊……嗯……”婶婶的身體開始變得軟綿起來,扶住台面直喘氣。過了一會,婶婶低語道:“等下不要射在裡面,射在我嘴裡,我想嘗嘗什麼味道。”我一聽,頓時心花怒放,抽插的更起勁了。終於婶婶高潮過后,我要射了,我連忙說:“嗯,哦……好……婶婶,來了……”我在射出前迅速抽出來,婶婶轉身蹲下,把我的雞巴含了進去。
  “啊……”我像被抽空了一樣,精子一股股地射進她嘴裡,我大氣直喘,婶婶輕輕地吮吸著我的龜頭,慰藉著我高潮后的余溫。婶婶把鷄巴裡的精液都吸吮乾淨,吞了下去。“嗯……味道不是太腥,還算可口。嘻嘻。”      
  好不容易把飯做好了,吃過了飯,婶婶說下面滑滑的,不舒服,於是跑去洗澡。我脫了衣服偷偷溜進去一起洗。我到現在才有時間慢慢觀察婶婶的身體,她的陰毛不能算特別茂盛,中等吧,陰毛和陰唇比較明顯地分開來,可以看到兩片大陰唇,已略帶黑色,但摳開來,小陰唇和屄洞口還是比較粉紅的,我向她屄洞吻去,婶婶咯咯地笑,說這是第一次被男生舔,感覺很奇怪又很舒服。      
  我說:“婶婶,我三年前就幻想和你做愛了。”婶婶很驚訝,說:“那時候你才多大呀,鷄巴能硬麼?”我說:“更小的時候都能硬呀,三年前都能射精了呢。”於是我說怎麼怎麼開始了手淫等到。婶婶說:“哇,現在的小孩子,早熟這麼早。”我說:“婶婶也沒大我多少呀。”
      
  婶婶嘻嘻一笑,說:“那你為什麽不早說啊?我好想知道你再小一點的時候,能不能尻爽我。”我說:“不是怕你不同意麼。”婶婶笑著說:“那也是,那會我剛結婚,你叔又在家,我不會想別人的,但現在慾望正大,卻又滿足不了,自己弄總是越弄越想,找別的男人吧,總是不守婦道,再說又容易節外生枝,產生感情的糾葛,其實吧,我也早想到你了,但只是想,你在大幾歲多好。我們一家人,做了也不會傳出去,也不會產生感情糾葛,所以呢……誰想到你還小屁孩一個呢,竟然敢先對我出手,還這麼厲害。嘻嘻,有時間多陪陪你婶婶喲。”
  我點了點頭,去親婶婶的乳頭,婶婶笑了一下,伸出手幫我洗潔鷄巴。女人的手握住鷄巴的感覺是相當美妙的,跟插在屄洞裡有不同的感覺。我的鷄巴立馬又勃了起來。我從正面抱住婶婶,婶婶撐開腿,我的鷄巴就順利地插了進去。裡面相當潤滑,感受不到什麽阻力。加上剛才射了一次,我抱著婶婶抽插了十幾分鍾都沒有射的意思,反倒婶婶腿軟了。
  婶婶要求出來,然后坐到洗臉台上。洗臉台的高度剛剛好,她坐在上面,撐開雙腿,屄洞口向我敞開來,我挺著紅紫的龜頭,插了進去。抽抽插插又好幾分鍾,又換了個姿勢,我把婶婶抱下來,讓她趴在洗臉台上對著鏡子,從後面進入,這樣,從鏡子裡可以看到她的侄正在她身后前后運動著,我也可以看到婶婶迷離的眼神。
  婶婶又一次高潮,我也全力射入婶婶的屄洞里。婶婶大喘不停,反過身來主動吻我,便吻邊說:“壞死了你,又得沖洗了。”…………

       …………(現在)婶婶套弄著我的鷄巴,對我說:“那時你那麼小,都能連續尻我,現在更加能尻了吧?”我笑著說:“婶婶,滿足我一件事好不好?”婶婶一笑:“你想去院子里尻我對不對?”我說:“是呀,和當年一樣。”婶婶想了一下說:“……你這小色鬼,大白天的,被別人被人看到了怎麽辦。這里又不是農村。”我說:“這里和鄰居又不認識,沒誰來串門,院牆又高,路過的更加不會趴牆頭上偷看了。”
  婶婶擰了我的大腿一下:“你這孩羔子,這次就滿足你吧,也等于滿足我自己了。不過,我們在玉米地里那次,現在可沒辦法學。”我一笑,說:“今天沒辦法,總有時間可以的,我決定完成我當年的心願,娶了你。”婶婶一笑,說:“臭小子,先別想那麼遠,我們去院子里吧。”…………

  …………(當年)其實當年在農村的院子里,我們是進行了情景扮演呢,當然還是扮演我們自己,具體情形是這樣的——那天,婶婶說:“既然你想在院子里尻我,那麼不然我們情景一下,我在院子里晾衣服,你過來吃飯,然后看到我,把持不住……嘻嘻,好沒羞。不說了,換衣服去了。”說著去了里屋。
  過了一會,婶婶出來了,我一下子驚呆了——只見婶婶著黑色高跟鞋、黑色絲襪、黑色超短裙,還有米色絲質的職業裝上衣,曼妙的身姿……我看直了眼,婶婶說:“你穿回你的衣服,先回去你的房間,然后過來……”      
  我照做了,然后走了過來,道:“婶婶,我餓了,有東西吃嗎?”然后看到婶婶惦著腳尖在花園上面的繩子上曬內褲,半邊屁股露了出來。婶婶回頭說:“小杰呀,我這就去做。你來幫婶婶晾起來婶婶的內褲……”我接過內褲,說:“婶婶,我看到你沒穿內褲,這是剛脫下來的嗎?”
       婶婶笑了笑,說:“是呀,婶婶的下面有點癢,揉了幾下,內褲就濕了,所以脫下來曬曬。”我說:“婶婶的屄癢了呀,要不我給你揉揉。”說著伸手去揉婶婶的陰部。婶婶咯咯直笑。揉了幾下,我說:“婶婶,你屄洞里的水太多了,我用我的鷄巴看能不能堵住。”
       婶婶聽了噗呲又一次笑了出來,嬌嗔道:“壞小子,這都能說出口。嘻嘻,快來吧,婶婶就陪你瘋狂一回。”我如獲聖旨,把她的裙子向上推一點點,讓她趴在院子里花欄上假裝看花草,然后挺槍就插。“嗯,舒服。”婶婶輕聲哼道。
  “要插快一點還是慢一點?”我問她。“都可以,快一點比較好。”婶婶說。我聽了,連忙便加快了速度,婶婶終於忍不住呻吟得更大聲了:“啊……啊……嗯……哦……”我看著肉棒帶出她的淫水一進一出,心裡再次感到無比的幸福。

  婶婶的淫水不斷流向她腿上的絲襪,我輕輕喊道:”婶婶,我愛你,我要把精子射給你。”婶婶已經進入迷離狀態,竟然說:“嗯……小老公……把精子給我,射進去……”我聽她喊我老公,我就說:“親老婆,我要射了……”下面的啪啪聲更加激烈,我把腰部使勁一挺,一股眩暈的快感頓時襲來。“啊……老婆……射進去了……”我低吼一聲,又一次在婶婶的屄洞裡射精。雖然這一次射得沒有第一次多,而且鷄巴由於性交過度,也有微微的些刺痛,但我還是一次往她屄洞裡灌了個夠。
  婶婶軟的跪倒在花欄旁,嬌嗔道:“讓你干死了,小老公,我好愛你,謝謝你把精子射給我……”我抽出鷄巴,說:“婶婶,好老婆,我愛你,我想不停地干你,給你幸福,給你精子,給你快樂。”婶婶嘻嘻一笑,說:“這麼小的小屁孩,也不怕累壞了。晚上好好給你補補。”
  我玩笑地說:“唉,還是不吃了,不然搞得欲火焚身,沒處發泄啊。”婶婶說:“呸,婶的屄都快給你操爛了,還想怎麼發泄呀。還想做就盡管來,婶隨你怎樣干都行。”

三、婶婶的女兒竟然是……

  …………(現在)我們到了院子里,並沒有像當年那樣情景扮演,直接就是光著身子,只是做愛的姿勢和當年一樣,婶婶爽的不行,又不敢大聲叫床,等我射滿了婶婶的屄洞,婶婶也癱軟下來不能動彈了。我抱著婶婶回了房間,婶婶忽然說:“呀,只顧和你叙舊了,忘記我女兒還在等著我。”
  婶婶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原本是柳歡讓找機會我操丈母娘來著,我猜她怎麼也沒想到,我這“丈母娘”本來是我的婶婶,並且我早就操過她了。我說:“不用急嘛婶婶,柳歡也不小了,應該會照顧自己了。”
  婶婶一怔,說:“咦,你知道我女兒的名字?聽你這麼說,似乎你們很熟的樣子?”我也一怔,忽然想到,不錯,按常理,我不應該知道她女兒的名字呀,我只知道婶婶和叔叔離婚,帶著剛出生的女兒走了,當時還沒起名字呢,何況柳歡跟的是婶婶的姓。我一時語塞。婶婶嘆了一口氣,說:“小杰,你還記的我們在玉米地里那一次麼?”我說:“嗯,當然記得了,那是我們最後一次,然后我就回城里了,等我下次再回老家,才知道婶婶已經離開我們家了……”…………

  …………(當年)那天早上,我醒來,卻發現身邊的美人兒不見了,起身看到原來婶婶赤著身子坐在修妝台前面梳頭髮呢。看著她婀娜的背影,我悄悄走過去,從後面抱住她的兩個奶子,把臉靠在她背上,女人對這樣的擁抱很受用。享受了一會兒的擁抱,我推起婶婶的屁股,讓她站著彎腰趴在修妝台上,拿著鷄巴在她的屄洞口蹭來蹭去。
  我說:“婶婶,你好美,如果你能嫁給我就好了,我要天天尻你。”婶婶笑著說:“我沒嫁給你,你天天都尻我好多次呢,如果嫁給你,豈不是讓你尻死了……啊……快插進來……”婶婶似乎有點急了。我扶正鷄巴,慢慢地推地去,繼而抽動起來,每一次抽動,婶婶都較大聲地呻吟,撩撥著我原始的慾望,這樣的美人兒,誰都想每天都干上幾次才罷休吧。
       過了一會,和婶婶同時到達高潮,婶婶滿足地笑著,說:“小老公,嘻嘻,要不要再瘋狂些?吃過早餐,我們去玉米地里尻怎麼樣?”我聽了,自然開心的不行。吃過早餐,我換了一身輕便的運動裝,婶婶在房間呆了十幾分鍾才出來,只見她一襲碎花連衣長裙腿踩一雙白色細帶高跟涼鞋,朝我嫣然一笑,我頓時心醉。只聽她說:“小帥哥,走吧。”
  左轉右轉,到了我們的玉米地里。這個時候並不是農忙時候,田地里沒有做農活的人。婶婶拉著我的手走到我們玉米地的中間,把我的褲子脫掉,握著我的鷄巴搓磨著,時不時吞吐一下,這種環境下,我很快受不了了,於是把婶婶按倒在地上,婶婶咯咯地笑我猴急,我撩起她的裙子,把她的內褲拉向一邊,對準洞口就開始插。

  估計婶婶的屄洞在路上就已經濕了,插起來不費力氣,很是潤滑。我不停地插動,婶婶也開始呻吟。婶婶的眼神迷離,我只管用抽插來獲取快感,婶婶強忍著不讓呻吟大聲起來,表情因此而顯得痛苦的樣子,很快婶婶意識到控制不住要叫出來了,要我扯下她的內褲塞進她嘴巴里。   
  下體交合的地方發出嘖嘖的聲音,我已經不停地抽送了數百下,婶婶吞著口水,嬌喘連連。這樣的野戰相當刺激,過來一會,快感的電流從大腦傳遍全身,我死死頂著婶婶的陰部,開始一股股地射精,鷄巴跳動了十幾下才平靜下來,身體像被抽空了一樣,只好趴在婶婶身上休息……
       一會兒,我從婶婶身上溜下來,看著她的屄洞口流出大量的精液,這樣的景色真是淫糜。婶婶拿開嘴里的內褲,微微喘著氣,對著我笑,說:“小老公,謝謝你呀,讓我嘗到了幻想好久都沒有實現的快樂。”我說:“婶婶,你讓我更快樂,多想和你一直這麼尻下去呀。”
       婶婶說:“沒事,就算你結了婚,也可以回來尻我呀,不過到時候不要嫌婶婶我變老了呀。”我說:“怎麼會,婶婶在我心中永遠這麼性感迷人。”…………

  …………(現在)婶婶對我說:“小杰,我看還是跟你說實話吧……其實……要不是在玉米地那一次……也有可能是前一兩天……你讓我懷上了孩子……”我聽了,腦袋一炸,結結巴巴地說:“什麼?怎麼可能?我那時候那麼小……”婶婶嘆著氣說:“是啊,我也覺得不可能,你那麼小,怎麼會讓我懷孕?所以我一直讓你內射,還沒做避孕措施,結果,真的懷上了……”
  我的腦袋更炸了,如果是這樣,那麼柳歡就是我的……我不敢多想。婶婶接著說:“其實我懷上你的孩子,雖然有點害怕,但並不後悔,到現在都不後悔……因為我是真的愛上你了……可是……”
  我伸手抱住婶婶,說:“婶婶……不,老婆……既然這樣,我們結婚不是剛好麼?”婶婶說:“自從剛才我見到你那一刻,我就想,也許我們真的缘分未盡,如果你還單身,又不嫌棄我,我就嫁給你……可是,畢竟不現實,你的家人不會同意的,畢竟大家都知道,你妹妹……她是你叔叔的孩子……”
  我說:“這麼說,柳歡並不是我讓婶婶懷上的那一個?”婶婶搖搖頭,眼睛里似乎有淚水,嘆氣說:“小歡就是你的女兒啊。”我聽了,頓時凌亂了,渾身打顫。婶婶接著說:“當時,我知道自己懷孕了,連忙去找你叔叔,和他同房,總算瞒過他了,然后出生時是個女兒,你叔叔似乎不喜歡她,我當時也挺內疚和自責,所以借著這個情況,就和你叔叔離婚了……”
  婶婶接著說:“然后,我決定一個人把柳歡養大,沒在找任何男人……其實還是幻想著,如果有你,該多好……其實我卻不想去找你,畢竟你才十四歲,如果知道有個女兒……”

  我也不知道,我在十四歲的時候,知道自己有個女兒會怎樣,於是怔怔說不出話來,婶婶又說:“唉,都是冤孽。我雖然不去找男人,但是還是有慾望的,好在現在有性玩具可選,權當作你,日子過得還算滿足,直到有一天,小歡好奇……”
  我想,我沒有必要在瞒著我婶婶了,我說:“我知道,小歡告訴我了。”婶婶又搖搖頭,說:“果然你們發生了什麼是吧?”我點點頭,說:“那天小歡來買書,我看到她第一眼,就覺得無比熟悉,然后發生的事,竟然水到渠成般……”於是我把和柳歡之間發生的事都說了出來,婶婶聽了,嘆氣道:“唉,都是冤孽呀。”
  我說:“婶婶,既然都發生了,也不能回頭了,我們還是一起過吧。我保證和小歡斷了,她畢竟是我親生女兒……”婶婶道:“唉。小杰,我覺得還是我帶著小歡離開這里為好,我們再也不見面。”
  我說:“不要,婶婶,我日思夜想才見到你……”婶婶說:“那你還一口一個婶婶地喊?”我聽了,知道還可以挽回,就說:“婶……不是,老婆,你答應不離開我了?”婶婶說:“可是我們怎麼面對小歡呀,她……她說不讓你變成她后爸,可是你卻是她親爸。”
  我又說不出話來,婶婶又說:“當年,我明明是你婶婶,你就敢往死里尻我,現在,你知道小歡是你女兒,你還敢尻她麼?”我一時不懂婶婶的意思,問:“什麼?”婶婶嘆口氣說:“唉,我真的舍不得離開你了,不如你先不認這個女兒,回頭就告訴她,你更喜歡尻我,想做她后爸了。先答應她,她想要,可以和她尻,等她長大了,上了大學,找了男朋友嫁人了,就算了結了。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不能讓她懷孕了。”

  就這樣,我和婶婶同居了,柳歡覺得不影響尻她,竟然也沒有反對,每次尻她的時候,她都“爸爸爸爸”喊個不停,而我,知道她是我親生女兒,尻起來的感覺竟然更爽了。
  幾次過后,我覺得,在尻到柳歡高潮時,告訴她真相,她也能接受,就和老婆(婶婶)商量了一下,老婆同意了,后來在柳歡高潮的時候,跟她說了,她竟然說自己早就猜到了。我問她怎麼猜到的,她說,她媽媽在自慰高潮時,口中喊的是“小杰”,聯想到她媽媽從來不肯告訴她,她爸爸是誰,又看到我們一啪即合,就猜到了。
  最後,她還說了一個重點——“自從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感到無比的親切和熟悉。”我問她:“你不介意讓親爸爸尻你?”她說:“為什麼要介意?尻我才是對我最好的,我十幾年沒有過父愛,就讓爸爸的鷄巴和精液來彌補吧。”

全文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7 16:08:49 | 顯示全部樓層
非常ㄉ感謝大大為大家無私的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9 19:28:44 | 顯示全部樓層
真不錯!真不錯!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13 11:12:24 | 顯示全部樓層
這故事有點扯,但覺的很棒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28 18:06:12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分享,根本撿到寶了阿!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2-5-23 22:06 , Processed in 0.03109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