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10895|回復: 5

[學生校園] 愛欲往事之七:少男少女的群交生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9 12:41: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愛欲往事系列》時間順序列表
愛欲往事之四:最初和堂姐的性愛
愛欲往事之五:與兩個婶婶的激情
愛欲往事之六:風騷的英語老師。
愛欲往事之七:本篇
愛欲往事之八:艷遇鄉村小女孩
愛欲往事之九:香艷小學生(上)
愛欲往事之十:香艷小學生(中)
愛欲往事之十一:香艷小學生(下
愛欲往事之十二:抽插避雨的班花(尚未寫出)
愛欲往事之十三:大雪下的溫柔窩(尚未寫出)
愛欲往事之一:醫院里的美少婦
愛欲往事之二:女友和她的閨蜜
愛欲往事之三:和妹妹的愉快體驗

愛欲往事之十四:秀色可餐的絕色母女
愛欲往事之十五:乘坐高鐵的艷遇(尚未寫出)
愛欲往事之十六:欲海無邊(尚未寫出)

引子
       初三時的某一天,我的同桌大朋忽然神神秘秘的對我說:“給你說個事,昨天我尻進去紅英的屄了。”(“紅英”就是《愛欲往事之二:女友和她的閨蜜》里的“英子”。)
       我好奇的問:“她怎麼同意讓你尻了?”大朋說:“昨天她去我家找她姐姐,她姐姐和我姐姐出去了,她在那里等,然后去院子里撒尿,站起來提褲子的時候,我趁機到她前面使勁一插,一下子就進去了。”
       我說:“這麼順利?多半不是處了吧?射里面沒?”“沒射,插進去就拔出來了。”“她什麼反應?”“她罵我流氓,然后提好褲子就走了。”
       ………………………………
      
       第二天,大朋又給我說:“你怎麼知道她不是處了?她讓她未來的姐夫操過好幾次了,昨天晚上她又去我家,主動脫了褲子給我尻,媽的,還真好玩。你要不要一起玩?”
       我說:“你不是吧,你尻了她,就得認她做你女朋友呀,我還怎麼敢動她。”
       大朋笑著說:“哥們,你太土了,等有機會,帶你見識一下。”
       ………………………………
      
       又過了差不多一個月,月底摸底考試分數出來了,大朋在我的“幫助”下,考了八十多分。他很開心,對我說:“阿杰,軍哥同意你去玩玩。”
       我一臉懵逼,問:“啥?”“今天芳姐過生日,放學后帶你去,嗯,軍哥是我堂哥你知道吧?隔壁班里的芳姐是我堂嫂你還不知道吧?”
       “軍哥”是我們班里年齡最大的學生,我們都喊他軍哥。芳姐應該是隔壁班年齡最大的女生了,但他們的關係還真不知道。說起來軍哥和芳姐的年齡足以可以讀高三了,因為學習成績不好,一直留級下來。他們年齡相仿,在一起也沒什麼奇怪的。

一   
       這天是周六,下午沒課。放學后,我們去了芳姐的家里。芳姐的家境在我們班里算是數一數二的,父母都在外面赚錢,留芳姐一個人在家,難免會做出出格的事。
       到了芳姐家里,跟著大朋喊了芳姐“嫂子”,芳姐笑著介绍另外四個女生——兩個她班里的,一個和她重名,也叫芳芳,一個叫小美;兩個我們班里的,英子和小娟。
       另外一個男生叫什麼松的,加上軍哥,大朋和我,一共四個男生。過一會,軍哥說:“那個峰看樣是不來了,我們開始吧。阿杰,你剛來,讓你嫂子帶帶你吧,今天是你嫂子的生日,你可使點勁,別掃了你嫂子的興。”說話間,除了我和芳姐,各人都已脫去衣服,赤裸裸地相對,一時間祗聞肉香四溢,乳波棍影互相輝映。軍哥拉著赤裸裸的芳芳和小娟,說:“峰不來了,今天我兩個一起要,哈哈。”說完去了里間。      
       大朋過來跟我說:“不要顧忌,你弄得嫂子越開心,軍哥越高興,其他的不用我說了吧?”說著抱著光溜溜的小美,去了另外的房間。英子已經開始吃阿松的鷄巴了,轉頭笑著說:“阿杰,說實話我早想吃你了,嘻嘻,先把鷄巴拿出來看看。”阿松說:“不要吃著碗里看著锅里!”說著壓下英子,啪啪啪的抽插起來。
      
       芳姐媚笑著走了過來,拉著我的手,走向厨房,說:“你叫阿杰呀,這麼呆呆的,還是處男吧?”我笑了笑,不敢說出暑假里和英語老師尻了好幾次了。只是說:“呃,那個……打過飛機,還算是處男不?”芳姐一笑,說:“嘻嘻,當然算,沒插過屄屄就算。來給姐看看你的鷄巴。”說著脫下我的褲子,看到我的鷄巴后,嘖嘖稱贊,說:“這鷄巴這麼棒呀,又硬又大……”說著張開嘴巴,吞了下去。      
       吞了幾口,問:“怎麼樣弟弟,舒服不?”我點點頭,說:“好舒服。”芳姐站起來,“漬”的一聲,在我唇上吻了一下,把我推到案台旁,讓我坐在上面,然后她逗弄著我的鷄巴,套上推下,然后她把身上的吊帶裙褪下,一具無懈可擊的美麗胴體便出現我眼前。她的乳房渾圓而高聳,粉藕色的乳暈就如同花塔似的屹立在乳球上,隨著她脫衣的動作顫顫危危地不住抖動,好像要向我點頭招呼似的。      
       她的腰肢細小而柔軟,誇張的臀部令她的身形更加突出,就好像一個葫蘆瓜似的玲珑浮凸,全身的肌膚白如凝脂,好像白雪一樣,令她淺粉紅色的光滑無毛的陰阜更加突出,就好像塗了胭脂一樣,中間是一條深深的肉縫兒,兩邊凸出微微發黑的肉片,說不出的誘人。
      
       芳姐在我的鷄巴上噴了一口口沙律醬,用舌尖捲吃著,我感到無比的刺激,害怕的心理逐漸平息,我感到無比的興奮,我的鷄巴如同跌進一個小形的暖水爐裡,又濕、又熱、又軟、又滑,爽死了。我的鷄巴把芳姐的口腔都脹得滿滿的,撐著她的口腔。
  芳姐幾乎不能呼吸了,站起來抱著我,要我揉她的乳房。那春情勃發的乳頭已高高地翹起,就如同二顆鮮紅的葉子似的等人采摘,我揉著,俯下頭去,用牙齒細細嘴嚼那半寸來長的嫩紅乳頭,過了一會,芳姐捧著她碩大的乳房蹲下身來,用乳頭去夾著我的鷄巴,輕輕地沿著我的陰莖上下磨擦,祗把我龜頭上馬眼逗得流下一條黏黏長長的液線來,就好像一條透明的魚絲似的,隨著我的抖動,淩空飛舞,把芳姐的乳頭乳暈都弄得濕淋淋的。
       玩了一會兒,芳姐讓我躺在地毯上,跨騎到我的身上,用手扶著我的鷄巴帶到她的陰道口,她早已濕潤得不得了,很容易的,巨大的龜頭已經陷進充滿彈力的窄小陰道裡頭,芳姐放開握著鷄巴的手兒,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沈下去,把我鷄巴整條都吞噬了。
  完全沒有陰毛的遮擋,我很清楚地看見兩個可愛的性器官交接的情景,龜頭最初是抵在一個微微張開的小口,當芳姐向下沈的時候,整個小口都給撐開,特大的龜頭便這樣納了進去,把飽滿的肉阜兒脹得更肥美,隨著每一寸的進入,又把陰唇給帶了進去,把肉阜頂得向內凹了進去,肉與肉的相連處,一絲黏黏的水漬沿著鷄巴流了下來。

       我的鷄巴已給套進一大半了,但這時,芳姐提起陰戶把吞進去的鷄巴又吐了出來,順帶把大陰唇和小陰唇也給勾了出來,紅豔豔、水淋淋的,就如從油裡浸過似的,閃閃發光,而且好像花瓣似的覆在龜頭周圍,就像頭上戴了一頂肉紅色的帽子,好不可愛。
  芳姐把陰戶沈下,不停地上下套動,我祗覺得鷄巴如同擠進一個緊窄而充滿彈力的橡皮套子裡,整條肉柱給又熱又滑的嫩肉緊箍著,又酥麻又快美,我很快便配合芳姐的動作,當她沈下來的時候,我迎上去,她抽離的時候,我亦沈臀拉開,我們的功作越來越快,漸漸帶起一片“吱唧,吱唧”的水聲,芳姐暢快地呼叫著、舞動著,隨著她的動作,她白生生的奶子就如同風中的氣球,我伸出雙手抓住她的乳房,用力揉搓,祗把那渾圓的奶子搓得又圓又扁,好像廚師手下的面粉團一樣。
  她的分泌不停地滲了出來,把陰道都填滿了,我的鷄巴就如同水槍的活塞子,不停地抽壓著她滲出來的淫冰,“吱唧、吱唧”的聲音越來越響,交雜著芳姐高潮疊起的哼叫聲,就像一首銷魂的樂章。

  芳姐就如同一支野馬似的在我身上馳聘,她拗起腰來,她的身子再向後仰,兩顆乳球就如同腫脹的氫氣球似的高聳地升立在她的酥胸。她不知已經來了多少個高潮,一浪接一浪,而現在,一個更大的高潮正在來臨,子宮好像痙孿一樣,不停地收縮,她的陰道口就如同垂死的鯉魚嘴,一張一合著吸氣,磨擦著我火炙的龜頭。最後,她癱軟了,無力地伏在我身上,呼呼喘著氣,我一翻身,把芳姐反按在地上,一下子跨上去,鷄巴依然緊緊地插著她顫抖著的屄洞。
  我把芳姐的雙腿壓向她的肩膊,她光溜溜、粉膩膩、滑潺潺的肥美陰戶便高高地聳露在我的眼前,我開始主動抽插著,芳姐想掙扎,但她現在已全身酥軟,又怎能把我推開呢?於是,她就如砧板上的羔羊,給我按著,由慢而快、由淺而深,一股股麻酥酥的感覺又再升起,而且此先前更加強烈,她無力地把身子左搖右擺,子裡“咿咿嗚嗚”地哼著,而我現在就如同一個瘋狂的武士,祗把芳姐插得死去活來,她的淫水已不受控制地狂噴而出,好像缺口的山洪,流過不止,嘴巴里不停說著,“尻死我了……啊……啊……要死了……”
  而我也終於控制不住,精液噴射而出,灌滿了芳姐的屄洞。芳姐喘著氣,嬌嗔道:“臭……弟弟……壞死了……哎喲……尻死我了……我不信你……沒尻過女人……”


       這時忽然一個少女跑下樓,嗔怒地說:“你們不要這麼大聲好嗎?吵得我都沒辦法學習了。”芳姐忙說:“咦,小菲你在家呀,剛才姐姐敲門你怎麼沒回應。”原來她是芳姐的妹妹。看起來十三四的樣子,美麗動人,落落大方。
       我雖然被她的美貌吸引,我卻感到更加的尷尬,連忙找衣服遮住下體。小菲沒再說話,轉頭就要回去,剛好看到英子到達高潮,這應該是英子的第三次高潮了,阿松也射了,小菲不知怎麼忽然出神地看著他們倆。
       小菲穿著的是睡衣,美麗的胴體若隱若現,我的精蟲忽然上腦,不由分說,把左手一伸,突然地把她拉了過來,她臉紅紅地瞟了我一眼,微一掙扎,然後順勢俯倒在我胸前,她微翹的誘人櫻唇一下子便給我吻上了,我從她微張的貝齒中伸進舌頭,不停地撩動,又把她軟棉棉的小舌吸進口裡不停啜吸,祗把小菲的情興撩得更加高漲。
      
  她輕輕掙開我的擁吻,胸部急促地起伏著,滿臉暈紅,我趁機把她的睡衣拉了下來,一對發育得完美無暇的奶子就在我的嘴邊,它們不是太大,但微微翹起,猶如牛奶蕉似的翹在胸前,乳暈和乳頭的顔色淺得就如同乳房一樣,如不是仔細觀察,兩個乳房就如同兩團白玉似的,渾圓無暇。
       我一口就把吊在嘴邊的乳球吸進嘴裡,一只手輕握捏著另一個可愛的乳房,輕輕地把吸進口裡的乳房細細地吻著,用舌尖輕輕捲掃著那微凸的小顆粒,用手輕輕摩擦著那滑如凝脂的乳房,那是充滿彈力和生命力的,堅挺得就如二座小肉丘,我還感到乳房裡一口硬硬的乳胚,由於我的搓弄而在乳球裡滾動,小菲開始呻吟起來,她看見自己潔白如雪的奶子給我愛憐地啜著,她便把她的奶子向我口裡塞進去,壓扁後的乳房使我的子都埋進乳房裡,使我盡情地嗅著那少女芬芳的乳香。
       我右手沿著她優美的孤弦輕輕地撫掃著小菲潭圓而結實的臀都,一面還不斷輕啜著那香鬱鬱的奶子。小菲沒有穿內褲,很容易,我便找到我要找尋的地方,沿著股,我摸到一塊又凸起又凹下去的肉丘,肉丘上生了短短二、三分的茸茸毛兒,稀稀疏疏的,我用手去撩動著凹下去的縫,那裡已經濕淋淋的一片,縫已經因情興而大大地張開,我的手指很容易便觸到內裡熱騰騰顫抖抖如花瓣似的嫩肉上,把滑潺潺的淫水逗得不住往外滲,小菲不安地扭動身軀,男人的口和手就如魔術家似的把她帶到輕飄飄的仙境。
      
       芳姐和英子她們一直在旁觀看,這時芳姐看到我探到小菲的嫩穴,忽然說:“阿杰,你輕點,小菲還是處女。”我不禁大吃一驚,本來以為她們姐妹都被軍哥上過了呢。后來我才知道,原來芳姐對軍哥唯一的限制就是,不能動小菲。
       但現在小菲正在我的懷里呻吟著,知道內情的英子和阿松不由驚奇無比。因為他們知道,下一步插入小菲的處女屄,是水到渠成的事。
       小菲優美而充滿青春的軀體,令我更加淫興大發,我把將小菲放到地毯上,第一時間跪在她雙腿之間,使她不能合起雙腿。芳姐大吃一驚,她知道我想做甚麽,但看到小菲享受的表情,竟然沒有阻止我。
       我把那根再次挺起的鷄巴帶到小菲的陰道口上,我略一用力,龐大的龜頭已把陰道撐開,半顆龜頭已陷進陰道內,尤于她的陰道實在太窄了,我已經不能再推進,就這樣輕輕抽動著,感覺小菲的愛液更多了些,我連忙用力一沈,“吱”的一聲,整個龜頭已全部擠了進去,由於極緊窄的陰洞擠壓,我的龜頭隱隱作痛,裡面的陰道嫩肉就如同推土機,好像要把他的龜頭推出來。她的大陰唇就如同喉碼一樣,緊緊的包著凹下去的龜頭溝,而我碩大的龜頭棱角亦好像倒勾似的,勾著她的陰唇,結實地把龜頭藏在陰道內。
      
       小菲痛得雙眼翻白,濃濃的柳眉緊皺在一起,尖滲出一顆顆汗珠,張口叫痛,英子卻忽然興奮道:“呀,成功了,小菲的處女膜破了,快看這亮紅的血……”我知道小菲還是處女,所以我也不敢瘋狂亂插,我小心地探入,又溫柔地拉出,來回在闖過的洞中進出,直至我感覺到開發過的地方沒有先前那麽狹窄,才再向前推進。
       軍哥和大朋他們五個也都聞聲出來了,芳姐連忙走到軍哥的身邊,輕輕說著剛才我操她的感覺,然后說我破了小菲的處了,可以做小菲的男友,然后還說他也可以插小菲了雲雲,當時沒心思去聽其他的,一心一意插小菲。
       其實這個時候,芳姐去吃軍哥的大鷄巴,大朋從後面去插另外那個叫芳芳的。阿松接著尻小美,小娟和英子相互撫摸摳屄。
       也不知過了多久,小菲的陰道已給我開發到了盡頭似的,我不由使勁了幾下,小菲的雙腿不由自主地合起,陰道口又再收窄,把我的龜頭緊緊夾在中間,想把鷄巴拔出來,不過卻給盤骨緊緊地鎖著,這回真是進也進不得、退也退不得了。
      
       我卻感到舒服極了,巧妙地旋轉抽插,小菲的淫水已不能控制地流了出來,祗把小菲羞得滿面通紅。最後她全身的精力也彷佛沖了出來,她虛脫地癱軟在地上,連呼叫的力氣也沒有。
       但我還沒射,英子見狀連忙上來,說:“小菲第一次,受不了你這般折磨,來插我吧。”說著掰開了自己濕漉漉的騷屄。我把鷄巴從小菲的嫩屄里拔出來,小菲的陰道不停地抽搐著,從洞口流出一團團乳白而帶著血絲的陰液,從她的陰戶和腿溢流。
       我這時才看清英子的陰部,陰毛經剪短和修飾過,好像一條長方形地伸向陰阜,陰唇上一根毛兒也沒有,她的大陰唇發育得太誇張了,就如同一朵喇叭花開放在陰縫外似的,她的大腿內側貼上蝴蝶紋身紙,全身都散發著野性的味道。

三      
       我把英子背靠著我摟到我的懷中,雙手已握著她一對堅挺的乳房,趁機看了一下大家,這時,軍哥舔著小美的屄,芳姐吃著軍哥的鷄巴,屁股又后被阿松抽插著,大朋一邊插著小娟,一邊用手插芳芳,小菲躺在地毯上回味著我插她的感覺。
       英子扭動著她滑溜豐滿的屁股,把鷄巴磨得不停快要爆裂,我摸著她那二片小陰唇,感覺到屄洞已張了開來,一股滑潺潺的淫水從裡面源源滲出,我也不管那麽多了,轉過英子的身子,握著脹紅的大鷄巴便向她的肉洞狠狠一塞,“吱”的一聲,整根鷄巴一下子連根插了進去。
       她的陰道好像要和鷄巴角力似的,陰洞把鷄巴向下拗,而鷄巴卻向上挑,把磨擦力增加了不小。我毫不憐惜地狠命抽插發出“啪啪”的聲音,中間又加插上“吱唧,吱唧”的水聲,和英子的呻吟聲,令我更加亢奮。
      
       英子的淫水不斷流出,被活塞也似的龜頭擠得噴了出來,點點滴滴地濺射到我的小腹上,把我的小腹糊得濕淋淋的。英子已無法承受那極度的刺激,她的陰道被強烈的抽擊而開始痙攣起來,這時我的高潮也開始來臨,我的鷄巴向前伸長髮大,一股又勁又熱的精液疾射而出,立刻帶給英子從未有的高潮,英子狂烈的高潮疾升而來,頓時也淫水狂泄。
       我射完精後,她還不停地把仍然脹硬的鷄巴夾住,細意回味高潮的快感,直至好一會,我的鷄巴軟化縮小,才給縮小的陰戶肌肉擠了出來。
       我的鷄巴和英子的陰戶已給精液陰水糊得不成模樣,一團團倒流的精液由英子微張的陰道中流出……
      
       小菲被我破了處,對大家卻是好事,因為大家終於可以尻小菲了。午飯后,休息了一會,軍哥,大朋,阿松輪流尻了小菲,還都內射了,我尻了芳芳和小美,射在了小美的屄洞里。然后小娟給我舔硬起來,自然尻了小娟。
       晚上,芳姐的生日高潮,軍哥插屄,大朋插后門,我和阿松同時放入芳姐的嘴巴。另外五個女生揉摸吸吮芳姐的乳房,讓芳姐過了一個終生回味無窮的生日。
       終於休息了,我自然和小菲一個床上,軍哥和芳姐,他們兩男四女也懒得分了,滾抱在一起。睡到半夜我才想起,只有我還沒內射過小菲,於是來了精神,分開熟睡小菲的雙腿,顧不得她有點腫脹的嫩屄,使勁插了進去。
       小菲驚醒了,看到是我,陶醉地笑了,積極配合我,終於在她第二次高潮時,完成了內射。
       以后差不多一年的時間,小菲除了被我和軍哥外,沒有被其他男生尻過,而我除了芳姐和小菲,也沒有尻過別的女生。
       最後就是初中畢業,芳姐和小菲出國去了她們父母那里。淫亂的故事終於無聲結束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9 21:36:18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分享!....謝謝大大的分享,真是精彩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2-7-1 03:46 , Processed in 0.02956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