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3239|回復: 3

[學生校園] 騷女甜甜的屁眼兒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9-18 05:38: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是一個極度悶騷的人,總把一股淫蕩的氣息牢牢鎖在心肺之間,直至醞釀出一股沸騰的慾火,燒得身體欲瘋欲狂,最後無可奈何,尋找到一個爆發點,然後五指纏繞,上下擼動,將無法壓抑的悶騷隨同粘稠的白色液體射出體外。

對於一個十八歲的高中生來說,這樣的爆發點隨處可見,尤其是我們班的語文老師董妍卿。她是一個剛剛結婚的婦人,大約二十七八歲。董妍卿天生一副成熟蜜桃的樣子,臉蛋兒豐盈,身子一前一後兩處峰巒飽滿挺翹,甚是惹人注目。

董妍卿的授課富於激情,她每每在黑板上寫字,寫到下面的位置時,總會毫無顧忌的把身子向後一挪,翹起被富於張力的黑色尼龍褲包裹的圓臀。圓臀總會被她書寫時的動作牽連,在我的面前來回地晃動。

我坐在教室的最前一排,每當這個時候,我總會感覺到她褲襠裡的氣息,熾熱,風騷。這股氣息撲面而來,無可抵擋。

此時,我的手會情不自禁地伸進自己的褲襠裡,在腦海中幻想出一幅波瀾壯闊的畫面,伴隨著晃動地圓臀,我顫抖著身體,緊緊地屏住呼吸,將混合著尿騷味的精液射出來。沒錯,是射在內褲上,因為我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一開始遇到這種情況,我會立刻回宿舍換一條嶄新的內褲,但後來隨著射精次數的越來越多,新內褲已然供不應求,於是我索性不再理會。

我射精次數越來越多並不是因為語文課越來越多,而是因為我們班還有別的美女。她叫孫甜甜,我想,我是愛她的。我默默地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

看到她的眼睛我會感覺到莫名的快樂,跳動的心臟彷彿變成了一隻氫氣球,漂浮在雲端。在路上偶遇她的背影,我的心就像突然被小狗濕漉漉的舌頭舔了一下,軟軟的,黏黏的。我時常會希望時間在我面對孫甜甜的時候停止,地球也可以再這一刻盡情的毀滅,因為我會快樂地死去,而不必面對以後的種種痛楚。

我對痛苦的預見性源於孫甜甜的驕傲,我清楚她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她的驕傲讓我感到自卑,不知從何時起,我努力搜尋她的目光,卻不敢正視其中的神采。渴望聽到她的鶯聲燕語,卻只是偷偷的站在她背後的角落裡。在她背後的角落裡,我看到了她精緻的臀部,那是少女的臀部。她的臀部雖不似董妍卿那般豐滿,但是纖豐合度,包裹在牛仔褲裡,有力地向上翹著。每當我意淫著孫甜甜射精之後,我認為自己是分裂的,對於性與愛的分裂。

我能感覺到自己對於孫甜甜柏拉圖式的愛戀,她是我人生的新大陸,我愛戀她的時候,是沒有性的渴望的。但我已經說過,我是一個悶騷的人,每當慾火難捱之時,我的身體裡只有慾望,沒有愛念,精液會射得一塌糊塗,瀰漫的腥臊的味道是我對每一個性感女人熱烈地執念。

在林白成為我的敵人之前,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來自同一個村子,住在同一個宿舍,也有著相同的愛好,我們時常徹夜長談,互相引為知己。

但是有一點他與我不同,他擁有女人喜歡的身材和臉蛋,衣著打扮也非常時髦。儘管他的父母在村子裡起早摸黑,月收入只有幾百塊錢,但林白總是穿著一身名牌服裝,光是一雙耐克鞋就價值七百元。

林白買鞋的錢是向家裡騙來的,聲稱是學校收取的資料費。林白的父親是一個文盲,但為了兒子的學業卻是不惜一切代價。當衣衫襤褸,狀若乞丐的林白父親來到學校時,林白將父親推到了角落裡,眼神冷漠地看向遠方。

其實這裡根本很少會有人,是林白跟父親見面的固定地點,但林白心裡還是惴惴不安,生怕別人知道自己有一個如此骯髒不堪的父親。

但是這一切我卻看在了眼裡,因為林白在這件事上沒有必要向我遮遮掩掩。看到林老伯顫抖著雙手從懷裡掏出一沓鈔票,然後被林白乾脆利落地拽了過去,我心裡一沉,那一剎那對林白竟是說不出的討厭。

但我們畢竟是朋友,而且我還欠他一個人情。因為如此,我把原本要說出口的指責他的話吞回了肚子裡。

事情是這樣的,兩個星期前,林白趾高氣昂地拿出了一張漂亮的信紙向我炫耀,我看過之後,眼前竟是突然一黑,差點暈倒過去,整個身體裡似是灌滿了鉛,無比沉重,毫無氣力。

那是孫甜甜向林白求愛的情書。我問林白如何打算時,雖然極力控制,但聲音依舊是顫抖的。

林白笑著說孫甜甜不是他喜歡的類型,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我對孫甜甜的暗戀,所以他會拒絕她。最後,林白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兄弟加油!」

從那時起,我發誓林白是我一生的兄弟。

然而,當我兄弟的父親囁嚅著想要說幾句體貼的話時,林白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說:「你回去吧,我還要上課呢。」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等到林白的背影從視線裡消失,林老伯才轉過佝僂的身子,準備離開兒子的學校。

那一刻,我忍無可忍,衝過去拉住林老伯的手說:「林大爺,你怎麼來了,我帶你到我們宿舍坐一坐吧。」我不容林老伯反對,拉著他的胳膊,往宿舍樓走去。

我把林老伯帶到了我們寢室,一路上介紹說這是林白的父親,我的同學親切地向林老伯問候,林老伯言語木訥,只是憨厚的笑著,不斷點頭。

如此一來,我徹底得罪了林白,他看我的眼中直欲冒出火來,但他一直沒有出言質問,我以為他終究會明白我的一番苦心的。

到了晚上,林白笑著把手機遞給我說:「裡面有一個視頻,你看精彩不?」

遞給過手機的同時,林白邪惡的笑容裡充滿了無窮的怨恨。我微微一愣,最後接過手機,打開了視頻。

這是林白自己錄製的視頻,是一段性愛視頻,關於他和一個風姿綽約的少婦的性愛視頻。

鏡頭裡的婦人趴在床上,把屁股高高地抬起,股間一片漆黑,透過雜亂的陰毛,暗紅色的陰唇若隱若現,彷彿一道誘人的峽谷,不斷湧出的淫水粘在陰毛上,閃閃發亮。

之間視頻裡的林白掏出自家粗而長的雞巴,順利地挺刺而入,然後熟練地聳動身體,快速抽插起來。

那是怎樣的一種狀況,我在腦海中不斷想像林白的感覺,我想少婦的陰戶一定是溫暖而濕潤的,她緊緊地包裹著林白硬邦邦的雞巴,在淫液的潤滑下順利地吞吐,露出陰戶裡細嫩粉紅的肉壁,肉壁上掛滿了淫靡的液體。

林白不斷撞擊少婦的肥臀,少婦逐漸開始淫聲浪語起來,聲音竟是非常地熟悉,我腦海中驀然一震,這竟是董妍卿的聲音。

董妍卿像狗一樣趴在床上,忽然回過頭來,扯著嗓子喊叫起來,無非是心肝兒,寶貝兒,親老公之類的淫聲浪語。林白驕傲地挺著胸膛,如同征服者一般,大力撻伐著胯下女人。

雖然曾經看過無數的日本AV,但沒有一次能與此時的心情相提並論,因為男主角是我朝夕相處的夥伴,而女主角卻是自己意淫過無數遍,卻無緣一親芳澤的少婦老師。

我心中火燒火燎,一方面是慾火沸騰,另一方面卻是妒火作祟。我感覺到自己的雞巴硬如鋼鐵,然而卻沒有一個能夠容納它的陰戶,我想把手伸進褲襠,奈何林白就站在旁邊,礙於臉面,我用力低著頭,遮掩自己逐漸粗重的呼吸。

這時林白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你看這個。」

我抬起頭,看到他手中捏著一條內褲的一角。那是一條潔白的棉質內褲,色澤已然泛黃,特別是正中的位置,有一小塊區域殘留著明顯的污漬。

林白彎著嘴角笑道:「這是董妍卿穿過的內褲,上面的污漬是她流下的淫水。」

聽他如此一說,我心裡登時一急,雙目睜得老大,卻聽林白又說:「當然了,也有可能接觸了我的精液,如果你需要的話,一百塊錢賣給你。」

我的老臉漲得通紅,雙眼用力地瞪著他,他是在故意羞辱於我。我想要用拳頭回復他。

正當我蓄勢待發之時,忽然聽到手機裡傳來一聲舒適的呻吟。我情不自禁地看了過去,只間董妍卿已然轉過身來,賣力地為林白口交,而在屏幕的一角,似乎有一條白色的內褲。

我的肉棒更加地硬了,過了許久,我終於從懷中掏出了一百塊錢。林白接過鈔票,哈哈大笑,順手將內褲丟到了我的床上,然後逍遙離開了宿舍。

我將董妍卿穿過的內褲捧在手心,將鼻子湊過去,用力嗅著她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是一種騷味,也許與廁所裡的騷味相比並無二致,但是在當時我看來,卻是人間最美的味道。

只是,也許裡面也有林白精液的殘漬,但是慾火中燒的我早已放下了所有的自尊,我情願相信這只是董妍卿穿過的內褲,它曾經緊密接觸過她的陰戶,沾染著裡面流出的液體。

視頻裡林白高舉董妍卿的雙腿,碩大的肉棒重新進入了那神秘的所在,他賣力地抽插著,兩人的臉上俱是銷魂的表情。

我快速退下褲子,將董妍卿所穿過的內褲緊緊的纏繞在我的陰莖之上,隨著視頻裡的節奏用力套動起來。

於是三個人同時達到了高潮,林白的精液射到了董妍卿的臉上,而我的精液,射到了董妍卿穿過的內褲上。

視頻的最後,林白拾起角落裡的內褲,擦掉了董妍卿臉上的精液。

後來,出乎我的意料,林白竟然和孫甜甜確立了戀人的關係,兩人出雙入對,異常甜蜜。孫甜甜的臉上總是洋溢著幸福的微笑,螓首時常緊緊靠在林白的肩旁,絲毫不理會別人異樣的眼光。

每當這個時候,林白總是驕傲而輕衊的看向我,我這才知道他對我的恨意究竟有多深,他竟是在報復我。

更加過分的是,林白竟然將孫甜甜帶到了我們的宿舍。

那天夜晚,也不知他是如何瞞過了樓管阿姨的眼睛,總之他是挽著孫甜甜的小手,大搖大擺地的走了進來,然後鎖上了門。

當時我剛剛洗漱完畢,驚訝得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如夢似幻。

林白從我的床上抽下一隻白色內褲,在孫甜甜面前晃了一晃說,你看,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董妍卿的內褲。

孫甜甜掩嘴咯咯直笑,白玉似的臉蛋兒上升起了一絲可愛的紅暈。

我的臉立時漲得通紅,衝他吼道,你胡說。

林白冷笑著將內褲扔回原處,攬住孫甜甜的纖腰,柔聲道:「甜甜,你不介意我們在這裡親熱對吧?」

孫甜甜羞澀的縮在他的懷裡,顫聲笑道:「只要你喜歡,我什麼都願意。」

我的大腦彷彿遭受了一記重錘,轟鳴聲震耳欲聾,接下來兩人說了些什麼也沒有聽清楚。

自己心愛的女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別的男人肏,這也許是我今生最大的恥辱。我的心止不住的顫抖,彷彿隨時都會碎掉。然而,我的內心深處竟也隱隱有一些期待,因為這樣一來我就有了機會能夠見識孫甜甜的肉體。

不知何時,兩人已然擁吻在一起。我將頭埋在被窩裡,想從這個世界中逃離出來,但是下體卻不爭氣的硬了起來,硬如鋼鐵。

我一隻手不由自主伸進了褲襠揉捏起來,另一隻手卻悄悄揭開了一條縫隙,透過縫隙,清晰的看到摟抱在一處的男女。

林白已經一絲不掛,他身材修長,健碩有力,肌肉稜角分明,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而他懷中的孫甜甜也只剩下了一條內褲,一對白膩膩的玉乳緊緊的貼在他的胸膛上。兩人的膚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難道是充滿力量的小麥色,女的是甜美的乳白色,不得不說,不管自己願不願意接受,兩人當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

我吞下一口唾沫,感覺身體所有的氣力都聚集於腦部,然後飛速地膨脹,攪亂了所有的意識。在昏脹大腦的驅使下,褲襠裡的手兒使出了吃奶的力氣蹂躪著自己的肉棒。

林白彷彿聽到了身後的聲響,回頭邪笑道:「甜甜,他在打飛機呢?」孫甜甜雙手拍打著他的肩膀,羞澀地道:「你好壞啊。」

林白立即叼住了她的櫻桃小嘴,舌頭靈敏的探入,用力吮吸起來,發出的聲響在夜晚的寢室裡格外清晰。

林白左手剝下孫甜甜的內褲,炫耀道:「張森,這條內褲值兩百塊嗎?」

「啊,這個很髒的。」孫甜甜伸手去勾林白手中的內褲,林白卻將它高高的舉起來,彷彿在炫耀自己的一件戰利品。

「值!」我顫抖著說了出來,聲音非常微弱。

我期待著林白將內褲丟到我的床上,然而他卻是哈哈大笑,將內褲丟到了身邊。

我心中甚是失落,但慾火卻更甚方才。

只見林白分開孫甜甜修長而飽滿的雙腿,碩大的肉棒刺入了黑森林深處的肉色峽谷中,他熟練地聳動著腰部。只見他的肉棒一進一出,漸漸濕潤,紫紅色的鬼頭上沾染著甜甜的體液。

我恨極,怒極,於此同時自家肉棒也是硬道了極點。

孫甜甜的胴體終究是美麗的,完美的S型曲線,無論乳房還是屁股,雖然並不肥大,但看起來白嫩酥軟,肉顛顛的充滿了活力。她有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時更是充滿了柔情蜜意。高高的鼻樑如玉雕琢,上面掛著一滴晶瑩的汗珠,櫻桃小口更是美得誘人,正被林白溫柔的噙住,舌頭攪動,如同雨打嬌花。甜甜的雙腿被壓在胸前,渾圓的屁股向上撐起。我雙目貪婪地攫取她的曲線所帶來的衝擊,同時又極度矛盾的看到了甜甜股間飛速抽插的大肉棒。

目光觸到林白肉棒的時候,我的心咯噔一下,這是怎樣的一條肉棒啊,無論粗細還是長度,竟然都是我的兩倍。我下意識地摀住了褲襠,生怕自己肉棒會竄出來被甜甜看到,雖然從始至終她從未看過我一眼。

林白的動作越來越純熟,沒有絲毫凝滯,肉棒連續不斷地衝擊著甜甜圓潤的臀部,甜甜隨著他衝擊的節奏輕聲呻吟,美眸迷離。

林白的肉棒在我心愛的女人的蜜穴裡狠狠地抽插了數百下,飛濺的淫水打濕了原本茂密的黑色的草叢,於是我更加清晰地看到了甜甜的兩片陰唇緊密地貼合著林白的肉棒,溫柔繾綣,輕輕地蠕動,雖然肉棒暴力的撻伐,每一次都大力插入深入,但那蜜穴始終緊緊地將它含住,彷彿在吮吸,在吸納。甜甜承受著剛硬的征服,用溫柔和柔韌將林白緊緊的纏繞。

「張森,你想要甜甜的內褲嗎?」

「要,多少錢我都要。」我感覺自己已經被一股情慾所控制,因為我愛眼前的甜甜愛的瘋狂,儘管她正在被別的男人肏,卻也無法剪滅我的絲毫熱情。

我多麼希望在她的檀口中攪動的是我的舌頭,多麼希望撫摸著她如緞肌膚的是我的雙手,多麼希望在她陰道中飛速抽插的是我的雞巴。然而她柔美纖弱的身子卻實打實地被林白健碩的身子壓住,他跨騎於孫甜甜身上,辛勤的耕耘那片日漸肥沃泥濘的田地。

林白抱住甜甜的雙股,一翻身坐在了床上,於是孫甜甜便騎在了他的身上。

林白牢牢抱住甜甜肥美的臀部,腰部猛烈聳動,將一根大肉棒舞地風生水起,有節奏地攪動抽插。

「小白,你好棒啊……啊……你的肉棒太厲害了呢。」甜甜的聲音失去了控制,然而依舊清脆溫柔,煞是動聽。

林白選擇的新姿勢似乎是為了能夠讓我更加清晰地看到兩人的交合之處。淫液從甜甜的蜜穴中潺潺流出,順著林白筋肉虯結的肉莖流到了兩顆睪丸上,然後滴到了床鋪之上。

那是從甜甜體內流出的液體,必定沾染著她的溫度,她的氣息,那一定是最美麗最神聖的液體,縱使它必定裹挾著腥臊的淫蕩的氣味,但我還是極度渴望能夠接受它的滋潤。那可是甜甜的淫液啊,我產生了想要舔吮的衝動。

然而此時甜甜陰道中流出的淫水卻盡數流到了一個骯髒男人的生殖器上,我咕咚著喉嚨,將目光上移。於是我看到了甜甜隨著林白雞巴的抽插而微張微合的屁眼兒,也就是她的肛門。

此時此刻,在我的心目中,甜甜的屁眼兒已經是她最聖潔的地方,因為除此之外她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在被林白所褻瀆。

「四百塊!」林白舉起了甜甜的內褲,向我揮手。

我努力屏住氣息,從錢包中掏出僅剩的四張鈔票,丟到了床下。林白哈哈大笑,將內褲扔了過來。無獨有偶,甜甜的內褲恰好落到了我的臉上。

「甜甜,我終於能夠與你親密接觸了。」我興奮地嗅著甜甜的內褲,彷彿將頭埋到了她的兩腿之間,右手情不自禁地開始擼動龜頭,一吸一呼之間,一股快意如電流般遍佈整個身體,我粗喘氣息,抖動著身體射出了精液。

而林白,依舊在肏著我愛的甜甜。那一剎那,我對自己說,兩人只是身體的接觸而已,甜甜依舊是最純潔最美麗的女孩兒,我依然愛你,我會用我的愛感動你,讓你心甘情願地投入我的懷抱,我會用我的全部生命去愛你,不管你被誰肏過。

林白的肉棒忽然更加劇烈的鑽刺,彷彿一隻電鑽,雙手緊緊摟住了甜甜的柳腰。

他快活地呻吟,她也快活地呻吟,兩具身體糾纏起來,濃稠的精液灌入了甜甜的蜜穴,然後又流了出來……

在連續很長的一段時間,甜甜每天晚上都會來我們寢室與林白做愛。他們的親熱也越來越嫻熟,甜甜從一個羞澀的少女變成了一個主動索取的欲女。我也總在他們高潮的呻吟聲中射精,雖然會感到嫉妒和憤怒,但我絲毫沒有減弱對甜甜的愛意,因為我瞭解林白,他終有一天會對甜甜的身體感到厭倦。

那一天很快就來到了,當時我正獨自一人呆在寢室裡,手裡拿著甜甜的內褲緊緊的纏繞在自己的肉棒上,剛剛擼動了一兩下,甜甜就推門而入。她的突然出現嚇了我一大跳,內褲落在了地上,雞巴就在甜甜面前晃動著,上面還掛著一絲亮晶晶的液體。

我手忙腳亂地提起褲子,臉上羞得火辣辣的,我的迷你肉棒在甜甜的面前實在是拿不出手來,因為她畢竟曾無數次在林白巨碩的肉棒下婉轉承歡,二者之間的差距實在太過明顯了

甜甜初時一驚,隨即掩嘴輕笑,道:「你……你真是的,竟然偷偷拿人家的內褲打飛機。」

我感覺自己的臉越來越漲,越來越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往日使用甜甜的內褲打飛機畢竟是躲在自己的被窩裡,哪像現在被人家碰了個正著。我尷尬的繫上褲子,摸著腦後勺道:「林白沒有陪你嗎?」

提起林白,甜甜那一雙明亮的眼眸驀然一黯,繼而滲出了晶瑩的淚水,淒婉欲絕。此時的甜甜分外柔弱,我登時想要將她攬入懷中,卻又受阻於她對於我的視若未睹。

「他要跟我分手……他說他喜歡上別的女人了。」甜甜終於哭出了聲響,她無力地蹲下,雙手掩面,淚如雨下。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甜甜,只是溫柔地撫摸著她的背,希望她能夠用淚水將所有的痛苦和不快洗刷掉。

不知過了多久,彷彿一日一夜,又如一生一世,甜甜終於哭乾了淚水,抽泣著站了起來。她坐在林白的床上,抱著枕頭道:「我就在這裡等他回來,我要向他問個清楚。」

「甜甜,像你這樣的美女根本沒有必要為林白這種人傷心。」我支支吾吾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其實,林白從一開始就只是想跟你上床而已,他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喜歡你。」

甜甜柳眉一橫,怒道:「難道你不也只是想跟我上床?」

我尷尬至極,急忙揮手道:「甜甜,不是的,我……我……是真的愛你,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

「笑話,難道我讓你舔我的屁眼兒你也願意?」甜甜十分不屑的說道。

我心裡彷彿瞬間敲響了一面大鼓,紛亂嘈雜,難以控制,我用力吞下一口口水,想起來以前甜甜騎在林白的大肉棒上,林白在下面用力地衝刺,甜甜的菊花就會有節奏的一張一合,那時候,我是多麼渴望能夠一親其芳澤。

「我……我……當然願意。」我鼓足了勇氣,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

甜甜驚訝地看著我說:「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但沒想到你會這麼變態。」

甜甜的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香味,因為哭泣而愈顯柔弱的身子在我眼中變得更加性感,我心兒蕩漾,情不自禁地跪在她的面前,說道:「甜甜,這不是變態,而是我對你永恆的愛意,你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最珍貴的,也是最美麗的。」

我俯身親吻甜甜的如玉小腳,舌頭熱情的舔吮她美麗的腳趾甲。

甜甜身子一縮,將雙腿抽了回來,冷冰冰地道:「我是小白的人,你不要癡心妄想了。」

「但是他根本不會珍惜你的」我撲向前,捧著甜甜的腳發誓道,「甜甜,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一定會珍惜你的。」

「不要!」甜甜說地斬釘截鐵。

「那……那……讓我為你舔屁眼兒吧。」我粗重喘息著,眼中是滿滿的慾望。

「滾開,你這個變態」甜甜飛起一腳,鞋底正中我的鼻樑,她用力踢開了我,道,「說到底你也只是貪圖我的身體而已。」

「不是的。」我跪在地上,揮舞著雙手,重新抱住了甜甜的雙腿,頭往她的裙下鑽去。我愛她,但不知道如何去證明。在甜甜面前的我是卑微的,我不敢奢望拉她的手,親她的嘴,更不敢想像林白那樣肏她。但如果有一天我可以的話,我也只希望能夠給她帶來高潮,而不會在意自己的感受。而現在,我只配舔甜甜的屁眼。而且我渴望舔甜甜的屁眼,讓她感受到我對她的愛意。

「對了」方才還在哭泣的甜甜忽然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我把屁眼兒獻給小白的話,他一定會回心轉意的。」

我絕望地僵住了,腦海中想像著林白的肉棒肏甜甜屁眼的情景,一時憤怒至極,直欲吐血。

就在這時林白推門而入,臉上依然是邪惡的笑容。他向甜甜搖了搖手,道:「甜甜沒用的,我忘了告訴你,我是一個極度討厭肛交的人,因為那裡太髒了。」

轉而向我道:「張森,你果然對她一往情深,還要舔她的屁眼兒,真是重口味啊。」

甜甜看到林白進來,滿臉都是喜樂之色,但聽他又如此一說,不無擔憂的道:「小白你不要誤會,這都是他的一廂情願而已,我對你此心不渝,我的身體只是屬於你一個人的。」

「是嗎?」林白伸手托住甜甜的下巴道,「既然如此你就讓他舔舔屁眼兒吧。」

甜甜愕然,以為自己聽錯了話。

「怎麼,不願意?」林白冷然道,「我很想看看他舔屁眼兒的醜態呢。」

「願意,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甜甜說著便像一條母狗一樣趴在了床上,將屁股高高地翹起。林白將她的裙子向上一翻,然後順手拉下了甜甜的粉色內褲。

甜甜玉腿輕輕舒展,將內褲褪了下來,丟到了床邊。

林白雙手掰開甜甜肥嘟嘟的肉臀,笑道:「來吧,這就是你夢寐以求的地方呢,不過甜甜是我的女人,想舔的話就要跪下來求我,張森你跪下來求我啊啊,哈哈……」

雖然用力向兩邊掰,但甜甜的屁眼兒還是緊緊閉合的,但隱約能夠看到裡面紅色的嫩肉。屁眼兒的下方是一叢黑色的彎彎曲曲的毛髮,其中一團肉饅頭微微鼓起,一條粉嫩的肉縫從中劃過,透過黑色森林,隱隱約約可以看清全貌。

這就是甜甜完美的下體,她屬於眼前這個囂張的男人,但他卻不懂得珍惜,棄若敝履。而我日日夜夜無時不在渴望能夠愛撫她,珍惜她,此時內心一團烈火燃燒起來,情慾的火焰一直向上竄,漸漸湮沒了我的大腦。

噗通!額頭重重的碰到了地板上,我沙啞著嗓子喊道:「求求你,讓我……舔甜甜的屁眼兒。」

林白哈哈大笑,笑得腰都彎了下來,他按住我的頭罵道:「你真他……媽的是一個大孝子啊,好吧,我讓你舔,讓你舔個夠,反正我也肏膩味了。」

得到了這具身體主人的允許,我立即將臉湊到了甜甜的屁股後面。一股溫熱的騷氣立時撲面而來,我顫抖著伸出舌頭,緩緩地接觸到那一朵美麗的菊花。

甜甜的肛門帶給了我一種久違的幸福感,在舌尖沿著屁眼兒周圍劃過數圈之後,我將整張臉都用力貼到了甜甜肥美的屁股上。我的臉貼著她的臀肉,飽滿而富有張力。舌尖如同一隻錐子,用力刺向屁眼兒的深處,雙唇則是貪婪的包裹著甜甜的整個屁眼,有一種想要將其吸入的衝動。

甜甜屁眼兒深處的肉壁富有張力,我的舌頭經過一陣胡亂的鑽刺探索之後,也只是在外圍打轉。甜甜身子微晃,腳後跟挪動的過程中觸到了我硬如鋼鐵的肉棒。我登時心亂至極,慌不擇食,嘴巴用力吮吸起來,在我的腦海中,我是在與甜甜接吻,我嘴巴與她的屁眼緊密地貼合,舌頭出動,來回探索舔弄她隱秘的部位,這與我而言是一種莫大的幸福,這一刻我當真感謝林白,若沒有他,我連接觸甜甜屁眼兒的機會都沒有。

我用力的抱住甜甜的屁股,忘情的與甜甜的屁眼兒接吻,於此同時是一種對林白奇妙而強烈的感激,於是雙腿更緊實的跪在床上。

這是,林白似也被激起了性慾,他掏出自家大肉棒,湊到甜甜嘴巴,命令道:「快,把他含進去。」

甜甜美眸迷離,如同注視神靈一般注視著林白的肉棒,香舌從睪丸底部,一路向上舔動,直達龜頭馬眼處,繼而檀口張開,肉棒順利而熟稔的滑入甜甜的喉嚨之中。

林白碩大的肉棒上青筋暴漲,光是紫紅色的龜頭就填滿了甜甜的半張嘴,甜甜賣力地吮吸舔弄,彷彿在品味天下最美味的東西。而她的眼中的神色,分明是是無盡的崇拜和依賴。

「小騷蹄子,喜歡我的肉棒嗎?」林白驕傲地問道。

「甜甜喜歡小白的肉棒,還有兩顆性感的蛋蛋。」甜甜嗚嗚的叫著,吞吐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想要我用肉棒肏你的話就喊他爸爸。」林白揮舞著巨大的肉棒,緊拽著甜甜的頭髮。

甜甜更是情熱如火,殷紅的嘴唇吸吮著棒身,膩聲道:「好爸爸,快來肏你女兒啊。肉棒爸爸,我愛你。」

我聽到林白得意地笑了,繼而腰部一疼,一股大力將我撞飛出去。我從地上爬起來,看到了林白將甜甜按倒,將她雙腿高高地扯起,於是甜甜私處肉縫的兩條唇瓣自動向兩邊分開了,似是在等待肉棒的侵入。

林白手按肉棒,龜頭頂在了蜜穴邊緣,上下滑動,待一絲粘液均勻的塗抹在了龜頭之上,林白腰部一沉,肉棒盡根而入。

林白腰部聳動,開始大力抽插起來,床兒咯吱咯吱地怪叫起來,彷彿隨時都會散架一般。

我的目光緊緊地盯住二人的交合之處,只見甜甜的蜜穴緊密地包裹著林白粗巨的肉棒,肉棒飛速的進進出出,在林白肉棒的強烈攪動之下,感覺甜甜柔弱的身子隨時會被撕裂一般。

然而甜甜置身林白的胯下,感受到他爆炸般的力量,身體裡充盈著無窮無盡的快感,她體味著每一次抽插都會令自己掏心掏肺的肉棒,口不擇言地浪叫起來。

「嗚嗚……肉棒爸爸好厲害,肏死女兒了。甜甜愛死肉棒爸爸了,嗚嗚嗚……嗚嗚嗚……」

於是林白抽插的頻率更快樂,捻轉挺刺,在如磨盤一般地甜甜的臀部盡情發揮著自己男性的力量,攫取著蜜穴深處神秘莫測的快感。

淫水與床單一色,雞巴共陰毛齊飛。其淫靡之態先賢早有描述,我不再贅言。

卻是到了最後,林白渾身巨震,濃白的精液突突突如機關鎗一般飛速射出,大量精液盛滿了甜甜的小穴。

林白從甜甜身上爬了起來,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此時他雄性健碩的體魄更加地耀眼了。

甜甜身上亦是香汗淋漓,雙眼迷離,私處紅腫不堪,淫靡至極,有精液混合著淫水流了出來。

「小白,幫我把包裡的避孕藥遞給我。」甜甜溫柔的對林白道。

林白向我努努嘴,示意我取避孕藥遞給甜甜。我心裡微動,走過去,跪倒在甜甜面前,道:「甜甜你蹲起來。」

「為什麼?」甜甜喘息著問道。

「避孕藥對身體有害,快蹲起來讓精液流出來。」

甜甜聞言詫異地看著林白,林白亦是十分驚訝,愣了半響方道:「你就按他說的做好了。」

於是甜甜蹲了起來,狼藉不堪的蜜穴正對我的臉部,於是一股股精液與淫水混合而成的液體流了出來。

「全部流出來了嗎?」

「裡面還有好多啊。」甜甜咯咯笑著應道。她微笑的時候,嬌軀扭動,肥美的私處微張微合,似在向我打招呼。我心裡一顫,張口含住了甜甜的兩片陰唇,舌頭探出,從中分開。

我用力吮吸,於是又有一股股數不清的精液和淫水流入了我的口中。我貪婪地吮吸著,我不能讓甜甜受到一點點的傷害,以前是我疏忽大意,而且不夠勇敢。

從現在開始,我要保護甜甜,而且讓她感受到我的愛意。

與此同時,一股幸福的味道從嘴唇向週身蔓延開來,那是甜甜的淫水,那是她的蜜穴深處分泌的液體,如今我有幸能夠品嚐其滋味,即使混合著的林白的精液,也經過了與其蜜穴的親密接觸,裡面飽含著甜甜所特有的氣息啊。

我忘情的親吻,舌頭不斷向伸出探索,同時用力吮吸。嘴裡舌間充滿了粘稠的感覺和腥臊的味道,這彷彿是我的動力,只讓我更加賣力的將甜甜體內的所有精液都吸出來。然而林白這一射實在驚人,彷彿如何也吸吮不盡。

兩人皆被眼前之景所震撼,最後還是林白首先從驚訝中回過神來,道:「嘖嘖,甜甜,她好猥瑣呢,你們兩個當真是天真一對。」

「不」甜甜不由自主的夾緊了雙腿,「小白,我們才是天生一對。剛才你也很舒服,難道不是嗎?」

林白笑道:「老實說吧,我新女朋友的口活很好,而我對你的身體也已經厭倦了,這就當是最後的一次吧。」

「求求你小白,不要離開我,我的口活也很厲害的。」甜甜哀求道,「你再試一次,我的口活不會輸給任何人的。求求你,再試一次的話你一定會滿意的。」

林白無奈地歎道:「也好,瞧你這淫賤的模樣,好吧,好好侍弄你的肉棒爸爸。」林白再度把肉棒湊到了甜甜的嘴邊。

甜甜臉色漲得通紅,不知道是因為林白的話刺激了她還是因為下體傳來了異樣的感受。

甜甜雙手捧著林白胯間的一團,香舌來回舔弄,其粉嫩的顏色與林白襠下之物的紫黑之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只見甜甜扶起疲軟的雞巴,輪流將兩顆卵蛋吞入口中,林白受到一股溫熱氣息的刺擊,舒爽地叫了起來,肉棒於是很快重展雄風,硬如鋼鐵,整條雞巴貼在甜甜的臉上,彷彿帝王的臨幸。

甜甜仰著小臉,捧著碩大的肉棒貼在自己的臉上,無限陶醉地道:「甜甜愛死小白了,甜甜愛死肉棒爸爸了,甜甜要好好服侍肉棒爸爸,甜甜不要肉棒爸爸離開甜甜。」

只見檀口一張,叼住了肉棒,順利地吞入了口中。甜甜雙手抱住林白的屁股,螓首上下套動,檀口吮吸,香舌撩撥,每一下都是深喉,極其用力,刺擊地她臉色更加地紅了。

我正賣力吮吸之時,忽覺甜甜的全部體重都坐到了我的身上,我的心跳得更加劇烈了,牢牢鎖住甜甜的雙腿,嘴巴胡亂的吮吸,舌頭來回亂竄,已然分不清蜜穴還是屁眼兒,忘記了自己的目的,只是貪婪的攫取甜甜下體的味道。

「嗚嗚……嗚嗚……」

甜甜一邊熟練地吞吐,一邊用充滿了柔情蜜意的眼神注視著林白。

林白雙手緊緊揪住了甜甜的頭髮,呵呵笑道:「」瞧你這淫賤的模樣,連一條母狗都不如,離開了老子的肉棒,恐怕你臉一天都活不下去。「

「嗚嗚……嗚嗚……」

「老實跟你說吧,老子只是肏膩你了,老子讓你舔我的雞巴只是可憐你,可憐你這隻淫賤的母狗。你的身體我已經玩膩了,你要離不開我的話,就去買一個我的肉棒的模型。」

甜甜聽林白無情話兒不斷冒出,臉色大變,不由停下了套動。林白卻正在興頭上,牢牢抓住甜甜的頭髮,向上掰著,腰部鬆動,於是變被動為主動,碩大的肉棒便在甜甜的小嘴裡大力抽插起來。

肉棒每一次都強有力的衝擊著深喉,甜甜招架不住,嗆得咳嗽起來,大量的口水順著雞巴流了下來。她的嬌軀也不斷抖動著,似是承受不住肉棒的強烈衝擊。

然而林白彷彿不覺,依舊按既有的速度抽插,半個小時之後才抖動著身子,將無數的精液射入了甜甜的口中。於此同時,兩行清淚也從甜甜的雙眸中不斷落下。

林白冷笑一聲,將龜頭在甜甜嫩白的臉蛋兒上擦拭著,最後將肉棒收回了褲襠內,冷笑道:「小婊子,我肏夠你了,不要再求我了,說著便離開了寢室。」

這時甜甜從我的身上滾落下來,倚在牆角不斷抽泣著。我走過去攬住她的柳腰道:「甜甜你不要傷心了……」

話未說完,甜甜嫩偶般的手臂纏上了我的脖子,說道:「你……你……不會嫌棄我嗎?」

「不會……永遠都不會,在我心中你永遠都是最美麗的,最純潔的女孩子。」

「那好,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甜甜淚如雨下,有傷心,有難過,但也當真有著一絲的快樂。我興奮至極,胸膛快要炸開了一般,我緊緊地樓主了甜甜,向她的櫻桃小嘴吻去。

於是兩個人糾纏著舌吻在一起,大量的林白的精液在我們兩人的嘴裡來回流動,包裹著我們糾纏的舌頭,也有的順著嘴角流了下來,潤滑了我們緊緊接觸的肉體。

我們忘情的激吻,林白殘留的精液沾滿了我們全身。而我的肉棒也不知何時進入了甜甜的蜜穴之中,經過林白精液的潤滑,我的肉棒與甜甜蜜穴裡的嫩肉緊密接觸起來。

我們緊緊地摟住,用盡了世界上所有的力氣,我們親吻著、愛撫著,我們做愛。我們的頭髮上,嘴裡,臉上,身上,以及生殖器上,到處都沾滿了林白的精液。但我們依舊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彼此的愛意。

不知何時,我的肉棒也射精了,盡數射到了甜甜的蜜穴裡,此時此刻,我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23 14:27:20 | 顯示全部樓層
真的很棒~~~~~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3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的提供,我會好好珍惜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1-4-11 21:23 , Processed in 0.0287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