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2482|回復: 2

[不倫戀情] 徐娘樂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4-12 14:28:0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在某地郊區,空氣清新,景緻幽美,比都市吵噪之音,往往要令人舒暢得多。富商大賈均愛在此處購地建屋,作為休閒避暑之聖地。
主人梁大偉,因其長袖善舞、經商得法,富可敵國。以該區地幽雅寧靜,出資購買數百坪土地,仿照故宮而自建一別墅,命名為『逸養園』。夏天就來此避暑,故以『逸養園』為名,待其退休後來此逸養天年。
梁君雖年已五十有餘,但風流成性、色中餓鬼,家中雖娶有妻、妾三人,仍嫌不足,每天除了生意上的接洽外,終日流連在歌舞酒肆中,專喜歡以金錢購買那些初入風塵的少女來開彩,因其喜愛少女被開苞時,雞掰的緊夾感及哀叫呼痛聲。
對家中一妻二妾,早已不感興趣,頂多每月在家住宿三天,各人陪宿一夜,其餘的時間,都在外面花天酒地,極盡風流之能事。
梁公之妻妾,俱是中年婦人,性的需求正是巔峰的時刻,能耐得了這深閨寂寞的生活嗎﹖尤其大夫人錢淑芬女士,更不滿其夫的所作所為。
別墅本僱用一胡姓管理工人,和其妻朱玉珍,二人同管內外一切事務,夫妻結婚十餘載,尚無子女,故在孤兒院去收養一子回來撫養,以便傳宗接代。一年前胡某因病去世,主人因胡某在世時,忠厚老實,又工作了多年,故並未因其逝世而另僱他人,慰留其妻及養子接管。
胡某遺孀朱玉珍女士現年三十八歲,養子文龍現在已近二十歲之青年,白天在別墅整理園圃及一切雜務,晚上就讀大專夜間部,母子生活,倒也安逸快樂。
但是每在夜深人靜,獨處空房,孤枕難眠,性慾亢奮的玉珍女士,想起了亡夫在世時,二人恩愛纏綿,魚水之歡。雞掰裡真是騷癢難熬,雞掰汁直流,每在午夜夢迴,月夜良宵,就流不盡的相思淚,不知咬碎了幾許銀牙,在這一年多空虛寂寞的歲月裡,那種痛苦是非外人所能了解的,因其非水性楊花之女人,更何況其養子文龍現已近二十歲又在大專夜校讀書,若為了自己之歡樂,去外面尋找男子交歡,一則怕交到歹人就身敗名裂,二則若被文龍知曉那做母親的形象就完了。但是自己的性飢渴要怎麼辦呢﹖
她此時將全身衣服脫光,用左手揉著奶頭,右手拿著一支大茄子在抽幹雞掰,一直到雞掰被挖得雞掰汁流出,丟了精、降了火,方才罷休。她也祇好用這種方法來求臨時的片刻之刺激,藉此解除一下內心的性苦悶。
玉珍在今夜手淫後,睡了一覺,醒來時一看時鐘已一點多了,猛然想到文龍放學回來要煮宵夜給他吃,因手淫後太睏倦,而一覺睡到現在,立即穿上絲質睡袍,打開房門到文龍房門口看文龍是否已睡,而文龍的房間還亮著燈光心想大概養子還在寫作業,於是用手輕輕把門推開,往房內一看,祇見文龍並未在做功課,赤條條一絲不掛,躺在床上左手拿著一張照片在看,右手依著自己的懶叫在一上一下套動,祇見兒子的懶叫大,粗,長,懶叫頭像小孩的拳頭一樣,青筋暴露,看得玉珍是又怕又愛,再看文龍似已達到高潮,懶叫頭射出一陣洨,直射得有二、三尺高,文龍在射精後雙眼張開,見母親站在床前呆看著自己,大吃一驚,急忙用雙手蓋住懶叫,叫了一聲「媽」,「我我……」已說不下去了。
玉珍此時如夢初醒,粉臉通紅、心跳加速,言道:「文龍把照片給媽看」,於是文龍將右手放開拿照片時,懶叫又露出,玉珍看了看兒子的大懶叫雖然軟了下來,但還有五寸多長,心想:「要是文龍的大懶叫若幹入自己的穴裡面,一定美死了」。想到此處,芳心更是噗噗的跳個不停。
於是用手接過照片一看,原來是春宮照片。玉珍溫和的說「龍兒,年輕人不要看這種照片,看了後一定會學壞的,你看你看了照片後在手淫,以後不許再看,知道嗎,乖!聽媽的話」。說完後用一雙媚眼又看著兒子的大懶叫及高大健壯的身體。
文龍一見母親沒有生氣和責罵,一顆心才慢慢定下來,再看母親一雙媚眼看著自己的大懶叫,於是把左手也放開,口中說道:「媽,我今年已二十歲了,剛好是成年人,需要異性的慰藉,可是我白天要做事,晚上要上學,至今也未交一個女朋友,每天晚上就想女人可是又不敢去嫖妓怕得性病,所以只有自慰來解決生理上的需要,請媽媽暸解」。
玉珍聽養子如此說,內心也知道男女生理上的需要,自己何曾不需要呢?於是柔聲說道:「文龍,媽知道,但是手淫會傷身體,自你爸爸去世已一年多,媽守寡把你撫養大,唯一的希望都在你一人身上,你若把身體搞壞,若有個不測,媽將來依靠何人」,說完後低聲哭泣起來。
文龍一見,即刻起身下床,不顧身無寸褸,一把緊摟著養母,一邊替養母擦淚,一邊說道:「媽,您別哭,兒子聽您的,要打、要罵都可以,祇要媽別哭,來,笑一個」
他的左手伸過媽媽的腋下,手掌壓在媽媽的乳房上,因玉珍手淫後未穿帶乳罩,雖隔了一層絲睡袍,文龍感覺摸在手上既柔軟又有彈性,而養母的嬌軀有一半貼在他的身上,
他的大懶叫偏偏貼在養母的肥臀邊,硬翹的頂著,再看養母一動不動被自己抱住,粉臉飛紅,文龍膽子也大了起來,想起剛才養母的一雙媚眼看著自己大懶叫時的神情,
一定是守寡一年多,而春心蕩漾需要男人的大懶叫慰藉,於是左手指改捏大奶頭,玉珍的大奶頭被捏得硬挺起來,鐵一樣硬的大懶叫一翹一翹的在養母的肥臀後一頂一頂,
再用嘴去吻養母臉頰,使得玉珍嬌喘連連,而文龍並不以此而滿足,右手飛快掀起睡袍下部,再幹入三角褲內,摸到濃密的雞掰毛,手再往下一摸摸到了如小饅頭似的雞掰,
中指幹進雞掰縫,呀!好暖好緊的雞掰,雞掰已漲滿雞掰汁,順著手指流了出來。

玉珍此時被養子突如其來之舉動,使得她又驚又羞,她顫抖著,抽慉著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她掙扎地搖動著嬌軀,用雙手無力的推拒,口中叫道:「龍兒!不能這樣,我是你媽媽,不可以,不可以,快……快……快放手」

文龍此時慾火高漲,大懶叫硬得漲痛,非要一洩為快,再也顧不的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養母了,
一隻手將媽媽睡袍的腰帶拉開,再將睡袍脫掉,養母的兩個大乳房顫抖著,呈現在文龍的眼前,
「呀」!文龍做夢也想不到媽媽的乳房如此肥大,白如霜雪,奶頭像大葡萄一樣,又大又挺而呈現豔紅色,乳暈乃是粉紅色,看得文龍雙眼發直,
情不自禁伸手握著右邊乳房,又摸又撫又揉又搓,手上感覺媽媽的乳房又柔軟而又有彈性。….接著,低頭用口含住左邊的大乳頭,吮著、吸著、舔著、咬著,弄得玉珍嬌軀東擺西搖,口中嬌喘籲籲的呻吟著。

文龍一看,知道養母慾念已熾,雙手托起養母的嬌軀,直往養母臥房中去,將媽媽放在大床上仰天躺下,伸手去脫她的三角褲,
養母此時突然坐起來按住文龍雙手,溫柔的說,龍兒,快放手!我是你的媽媽,被你抱、摸、看,我不責怪你,但是要適可而止不能發生燒幹,
雖然你是我收養的,總有母子之名份,若被別人知道了,你我母子將來怎樣做人,乖!聽媽的話。」
文龍已經慾火燒身,哀求養母道:「媽!我現在難受死了,妳不是說手淫傷身嗎?我又不嫖妓,聽媽的話不再手淫,目前又無第二個女人在此替我解決慾火,媽媽,我倆又無血緣關係,怕什麼呢?我們不說出去,外人又怎麼知道呢!說著說著將大懶叫對著養母的面前。

玉珍一看養子的大懶叫,又粗又長,懶叫頭如小孩拳頭般大,又愛又怕粉頰泛紅,全身顫抖,低首垂目、不言不語,
耳邊又聽文龍言道:「媽!妳守寡多年,撫養我長大,我知道妳受了幾百個夜的苦悶,生理及心理的煎熬,我現在長大了,每晚陪著媽媽,給媽性的安慰,祇要不給別人知道,使媽媽再度享受人生的樂趣。好嗎?媽……」
玉珍聽後身心大震,緊抱著文龍狂吻,文龍雙手將養母按倒在床上,順手拉下養母的三角褲,使養母的雞掰一覽無遺,
祇見小饅頭似的陰阜,雞掰毛叢生了一大片,烏黑亮麗,誘惑迷人極了,用手摸著沙沙的響,再抓一把拉起來,若有三寸長短,放下時蓋住整個雞掰。美麗極了。
文龍再用雙手撥開雞掰毛,那朱紅色的雞掰皮,鮮紅色的肉縫,使文龍這個從未真正見過成熟女人雞掰的小夥子,性如發狂,手指挖著雞掰,口裡含著大乳頭吸吮!

玉珍被挖、吮得靈魂出竅,芳心噗噗跳個不停,一雙媚眼更是盯著文龍的大懶叫看個不停,
心中真想不到從小收養的文龍,長大後竟有這樣的大懶叫怕不有七、八寸長,比她死鬼丈夫長出三寸,粗出1/2倍,真像天降神兵一樣,勇不可擋,情不自禁,
也顧不得眼前的人是自己的養子,全身的慾火,已在體內熱烈的燃燒著,用手抓住了文龍的大懶叫,入手又燙、又硬,口中叫道:「親兒子!媽受不了啦,媽要你的大懶叫幹……幹媽的……雞掰,乖!不要再挖了,快!快!媽……等……等……不及了!」

文龍初次接觸女人,尤其是如此豐滿成熟地,嬌豔而又有韻味的養母,再聽她的浪聲及大懶叫被玉手抓住的感受,一聽此話,馬上翻身上馬壓住養母懶叫猛刺。
玉珍用手握住大懶叫對準自己的穴口,蕩聲的說:「是這裡,用點力幹下去。」
文龍一聽此言,即刻用力往下一幹,「呀!停!好痛呀」
,養母粉臉變白,嬌軀痙攣,很痛苦的喊叫!
文龍則感到好受極了,他活到近二十歲,才第一次把大懶叫幹進女人的小雞掰裡,那種又暖又緊的感覺,使他舒服的一生難忘。再看養母那痛苦的樣子,於心不忍的說:「媽!妳很痛,是嗎?」

玉珍嬌籲籲的說:「親兒子,你的懶叫頭太大了,漲得我受不了!」
文龍說:「媽,妳受不了,我抽出來好嗎?」
「不要抽……乖兒……不要動……讓它泡一會……等……媽的雞掰汁多一點時再……再玩……乖兒子……大懶叫兒子……來先吻媽的嘴唇,再……摸媽的奶頭……快……快。」
說完後她雙手像蛇般的抱緊文龍的雄腰,屁股慢慢的扭動起來。
文龍手一邊摸揉奶頭,一邊吻著櫻唇,吸著香舌,幹在養母雞掰裡的大懶叫頭,被扭動得感覺雞掰汁越來越多,於是再將懶叫用力地抽幹一下,又幹進去三、四寸,使得玉珍嬌軀一顫:「啊!乖兒子……痛……輕點。」
文龍說:「媽,我感覺妳的雞掰汁多了一點,我才幹進去的」。
「乖兒子……你的太大了……」
「媽,妳說我的什麼太大了?」
「乖兒子……羞死人了,媽怎麼說得出口呢?」
「媽,妳不說,我不要玩了,我要抽出來了。」
「啊!親兒子……乖……不要抽出來。」
「說啊!」
「嗯……你……你……」
「不說!是嗎?我真的抽出來了。」
「別抽……我說……你……你的懶叫真大,羞死媽了。」
說完,馬上嬌羞的閉上那雙勾魂的美目。看得文龍又愛又憐,此時養母的雞掰,雞掰汁更加氾濫,泊泊的流出,使懶叫頭漸漸鬆動了些,文龍猛的用力一挺,祇聽,滋,的一聲,大懶叫整根幹到底,緊緊被雞掰包套住。
懶叫頭頂住一物,一吸一吮,玉珍痛得咬緊牙根,嘴裡叫了聲:「狠心的龍兒」。祇感覺大懶叫頭碰到了子宮花心,一陣從未有過的舒暢和快感,由雞掰傳遍全身,好像似飄在雲中,痛、麻、漲、癢、酸、甜,真是百味雜呈。
那種滋味實難形容於筆墨中。文龍把養母領入從未有過的妙境裡,就是文龍那死去的養父玉珍的亡夫在世時也不曾有過,因他的懶叫沒有龍兒的粗、長,懶叫頭也比龍兒小 1/2 倍所以….她此時感到養子的大懶叫,像一根燒紅的鐵棒一樣幹在雞掰裡,火熱堅硬,懶叫頭稜角,塞得雞掰漲滿。
於是….雙手雙腳緊挾纏著文龍,肥臀往上一挺一挺地迎送,粉臉含春,媚眼半開半閉,嬌聲喘喘,浪聲叫道:「親兒子….大懶叫兒子….好美….好舒服….媽要你快動….快….」
文龍一生,今夜是第一次幹穴,眼見養母此時之淫媚相,真是勾魂蕩魄,使得文龍心搖神馳,再加上大懶叫被緊小雞掰包住,緊、暖得不動不快,於是大起大落,猛抽狠幹,毫不留情,每次抽到頭而幹到底,到底時再扭動屁股使懶叫頭在子宮口旋轉、摩擦,祇幹得玉珍浪聲大叫:
「啊,親兒子….我雞掰生出來的大….大懶叫兒子….媽….媽美死了,你的大懶叫頭碰到媽媽的花心了….啊….。」
她夢囈般的呻吟不已,文龍則越幹越猛,雞掰汁聲「叭滋、叭滋」的響,次次著肉。玉珍被幹得欲仙欲死「….呀….親兒子….我的小親親啊….媽可讓你幹得上天了….啊….乖兒….媽….痛快死了。」
文龍已抽幹三百多下,只感覺懶叫頭一熱,一股熱液襲向懶叫頭,玉珍嬌喘連連,「寶貝心肝……大懶叫的兒子….媽不行了….媽洩了….。」
說完放開雙手雙腳成「大」字形躺在床上,連喘幾口大氣,緊閉雙目休息。文龍一見養母的樣子,起了憐惜之心,忙將懶叫抽出,
祇見養母的雞掰不似未幹時一條紅縫,於今變成一紅圓洞,雞掰汁不停往外流,順著肥臀流在床單上,濕了一大片。文龍躺在一旁,用手輕揉乳房與奶頭,玉珍休息片刻睜開美目,用嬌媚含春的眼光,注視著文龍。
「龍兒,你怎麼這樣厲害,媽媽剛才差點被你幹死了。」
「媽,並非我厲害,是妳一年多沒有性交過,今晚第一次,當然容易洩身了。」
「哼!還說呢!你不是說讓媽享受人生的樂趣嗎?你這不孝之子,這樣的整媽,看媽不把你那害人的東西扭斷才怪呢!」
說完用手去抓文龍的大懶叫,抓在手上的懶叫是又硬又翹。
「啊!寶貝,你還沒有射精。」
「媽,我看妳剛才痛快的洩精後,昏迷在床上,我祇好拔出來,我根本還沒玩痛快,也沒射精嘛!」
「乖兒,真難為你了。」
「媽,妳已舒服過一次了,我還要….。」說著用手猛搓奶頭,搓得玉珍嬌軀直扭,小雞掰的雞掰汁似自來水泊泊的流了出來,文龍一見,也不管養母要是不要,猛地翻身伏壓上去,將那粗長的大懶叫用手拿著對準濃密雞掰毛下的雞掰,用力一幹到底。
「啊!呀!停……痛死了。」
文龍覺得比上一次幹入她的小雞掰時鬆一點,知道不太礙事,表示養母一定吃得消了,於是猛抽猛幹,一陣興奮的衝刺,大懶叫頭碰到雞掰底部最敏感的地方,花心猛顫,不由得玉珍兩條粉臂像兩條蛇般的,緊緊纏在文龍的背上兩條粉腿也緊緊纏在文龍的腰部,夢囈般的呻吟著,拼命抬高臀部,使雞掰與大懶叫貼得更緊密。
「呀….親兒子….心肝….寶貝….大懶叫的兒子….媽….媽….痛快死了….你….你….要了我的命了..媽….好舒服….美死了….。」

文龍耳聽養母的浪叫聲,眼見她那姣美的臉上有一種不可言喻的、快感的表情,自己也心花怒放,慾火更熾、頓覺懶叫更形暴漲,抽幹得更猛了。

每一抽出至洞口,幹入時全根到底,再接連旋轉臀部三、五次,使懶叫頭摩擦子宮口,而雞掰內也一吸一吮著大懶叫頭。

「媽….我的親媽..妳的雞掰吸….吮得我好舒服….我的….懶叫頭又麻….又癢….媽..我要飛了,我要上天了….我….」。文龍一邊猛幹,一邊狂叫。

「龍兒….媽..媽..也要飛了….也被你幹得….上….天..天..了….啊….親兒子你….幹死我了……..我好痛快….我要….洩….洩….了….啊..。」氣喘籲籲,浪叫著。玉珍叫完後,一股陰精直洩而出,文龍的懶叫頭,被養母的雞掰汁一燙,緊跟著懶叫暴漲,腰脊一酸,一股滾熱的洨猛射而出,玉珍的花心受到陽精的衝擊,全身一陣顫抖,銀牙緊緊咬住文龍的肩頭。

「親兒子….媽….被你射死了….也….燙死了。」說完雙手一放,雙腳一鬆,雙眼一閉,迷迷糊糊的昏睡了。文龍洩精了,慾火也消了,雙眼一閉,壓著養母的胴體,也睡著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玉珍悠悠清醒過來,發覺養子緊緊壓在自己的身上,兩人全身赤裸,文龍的大懶叫還幹在自己的雞掰裡面,雖然軟了下去,還是塞得雞掰滿滿的。
一股羞恥和滿足之情,一起湧上心田。
剛才那纏綿繾綣的肉博戰,養子那粗,長似鋼鐵般的懶叫,幹得雞掰舒服透頂,是那麼令人留戀難忘。
再一想起竟跟自己的養子,做出亂倫之事,將來是如何了之?想著想著……不由嘆了口氣:「唉….真作孽!這該如何是好呢?」
此時文龍正也醒轉過來,聽到養母嘆氣聲,又再喃喃自語,叫了聲「媽」,雙眼瞪著養母胴體上下看個不停。玉珍正在自思自想間,被文龍一叫,再看他雙眼在自己身上瞧個不停,一股羞怯之感覺襲上心頭,粉頰飛紅,忙用雙手蓋住兩顆雪白的大乳房,口中「嗯」了一聲。
「媽,把手拿開,讓我看看妳的大肥奶。」
「不要….不要看嘛….羞死媽了。」
但是說歸說,玉珍的雙手還是被文龍拉開了,剛才因慾火沖天,祇顧用大懶叫幹雞掰,未曾看個真切,如今才飽覽一番,雪白細嫩的肌膚,雙奶又肥又大,奶頭似紅棗樣大,豔紅色奶頭,粉紅色奶暈,美豔極了,仰起上身再看小腹平坦,光滑白嫩,小山丘似的雞掰,蔓生著一大叢濃密黑而生亮的雞掰毛,看得文龍泡在雞掰內的大懶叫又硬又翹,臀部又開使一挺一挺的在動。
玉珍頓覺雞掰澀澀生痛,急用雙手壓住文龍的屁股,不讓他再動,口中嬌聲道:「乖兒….不要再動了。」
「為什麼,媽!我還要玩。」
「乖!聽媽的話,媽有話對你說。」
「好!」
「媽!我這樣壓著妳,妳是不是很累?」
「嗯。」
於是文龍用大腿挾住玉珍肥大的粉臀,二人側身臥倒,但是大懶叫仍舊幹在養母的雞掰裡,一手揉弄乳房,一手撫摸粉頰。玉珍也用雙手撫摸兒子的面頰與胸膛。嘆口氣道:
「唉….文龍,乖兒,我們是母子,竟然燒幹,若被別人知道了,媽已是快四十歲的人了,倒不怕什麼,最多一死了之,可是你還年青,前途無限,豈不毀了你的一生,媽就罪孽深重了。」
「媽,妳別擔心,我又不是妳生的,生米既已成熟飯,說什麼也挽不回了,祇要我倆別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知道,是嗎?」
「話雖如此,怪只怪我倆都沒有定力,才發生此事,想起來我真對不起你死去的爸爸!」說罷後低聲哭泣起來。
文龍忙用手去擦抹養母臉上的淚痕道:
「媽,不該做的事情,既然已經做了,再說也無益,爸既死了多年,死者一了百了,妳也替爸守了一年多的寡了,也沒有對不起爸,媽想開點吧!活著的人要活得快樂,何必再想死了的人,來干擾活人的生活,人生也不過短短的活它幾十年,何必自尋煩惱呢?」
「你雖然不是我生的,媽同你畢竟是母子之份。」玉珍羞紅著臉說不下去。
「媽,好了,別再說了,得歡樂時且歡樂,莫待辜負好青春,別再想其它無關緊要之事,讓兒子再好好孝順媽媽一次吧!」
說罷雙手齊發,在玉珍嬌嫩的胴體上摸乳房又揉雞掰毛,大懶叫原本就泡在雞掰內,此時由軟變硬,於是翻身壓上玉體,大抽大送起來。
玉珍被養子一陣猛抽狠幹,感到雞掰內一陣麻、癢、痛傳遍全身,挺起粉臀用雞掰抵緊文龍的下腹,雙臂雙腿緊緊纏住文龍的腰背,隨著一起一落的迎送。
「好兒子….親兒子….乖肉..心肝….寶貝….媽的雞掰被….被你幹….幹得好….好….痛快….我要被你幹….幹死了….我的心..心肝……媽雞掰生….生出來的….的乖肉。」
玉珍的淫呼浪叫,更激得文龍像瘋狂似的,就像野馬馳騁疆場,不顧生死勇往直前、衝鋒陷陣一樣,用足腰力猛抽狠幹,
一下比一下強,一下比一下狠,汗水濕透全身,算算抽幹近五百下,時間將近一小時,玉珍被幹得雞掰汁流了三、四次之多,全身舒暢,骨酥筋軟,香汗淋漓,嬌喘籲籲:
「寶貝….心肝肉….大懶叫的兒子……媽已洩了三、四次了,再….幹..下去……媽真要被你幹..幹….死了….你….你就饒….饒了媽….媽吧….快….快把你那仙露射….射給媽媽….吧….媽….媽又洩了….啊..啊….」
說罷一股濃濃的淫精噴向懶叫頭,雞掰皮一張一合,挾得文龍也大叫一聲:「媽….我的親媽..雞掰的親媽媽..我….我好痛快….我也要….要射….射….了。」
背脊一陣酸麻,一股燙熱的陽精噴射而出,射得玉珍渾身一抖,緊緊抱住養子的腰背,猛挺雞掰,承受那熱而濃的陽精一射之快,玉珍則氣若游絲,魂兒飄飄,魄兒渺渺,兩唇相吻,
文龍也摟緊養母,猛喘大氣全身壓在養母的胴體上,大懶叫還幹在雞掰內,吸著淫精而使陰陽調和,雙雙閉目養神好一陣子,兩人醒轉過來,玉珍看了養子一眼,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道:「乖兒,你剛才好厲害,媽媽差點沒死在你的……下。」
「媽,你怎麼不說下去,剛才差點死在我的什麼下呀!
玉珍聽後,粉頰飛紅,舉起粉拳,輕打文龍的胸膛兩下,假裝生氣的道:「小鬼頭,壞兒子,你羞媽,也欺負媽是吧!」
「媽,妳別生氣,兒子怎敢羞媽,欺負媽呢?我是喜歡聽媽那美麗的小嘴說出來,我會更愛媽、更疼媽!親愛的肉媽媽,求妳快說吧!」邊說邊用手揉著玉珍的肥奶,更用手指搓著大奶頭,再用膝蓋去頂養母的雞掰,弄得玉珍渾身亂抖,忙用手抓住文龍的雙手,「乖兒,別整媽了,媽說就是了。」
「那趕快說。」
於是玉珍將櫻唇貼在文龍耳邊,細聲說道:「媽..剛才差點被乖兒的大懶叫幹死了!」說完粉臉飛紅,嬌羞地將頭臉藏在文龍的胸腋下。
文龍凝視著她那嬌羞的模樣,打從心裡愛得真想一口吞下肚去,於是扳起養母粉臉,吻上了她的櫻唇,玉珍也熱烈的回應,並把香舌伸進文龍口中,兩人又吮又舐,雙手又揉著養母的大乳房。
「媽!我還要幹妳的雞掰。」說罷用手拉著玉珍玉手,握住自己硬翹的大懶叫。玉珍手握兒子的大懶叫,又愛又憐的說:「乖兒,你一連射精三次,玩了大半夜,再玩會傷身體,要玩的話,媽隨時陪你玩,心肝兒,寶貝肉,聽媽的話,去洗個澡,再睡一覺,好嗎?」
「好,媽,我聽妳的,我一定好好保重身體,隨時給媽媽的小嫩穴,爽歪歪。」
「小鬼頭,又講歪話來逗媽媽了。」
「說真的,媽,妳剛才舒服嗎?痛快嗎?滿足嗎?」
「舒服,痛快,滿足,我的乖兒子。」
「那麼,媽,叫我一聲好聽的。」
「叫什麼好聽的?」
「叫我一聲,親哥哥、親丈夫,我好愛你!」
「你要死了,小鬼頭,我是你的媽媽,這兩句話怎麼叫得出口,你又欺負媽媽了。」
「不是欺負媽媽,這樣叫起來,才表示媽媽真心愛我嘛!」
「嗯……」
「媽媽叫是不叫,不叫我倆從此一刀兩斷,各人走各人的路!」
玉珍一聽,真是啼笑皆非,沉思一陣。
「嗯!好嘛,我叫,我叫!」
「叫呀!」
「嗯..親..嗯..親哥哥親丈夫,我好愛你。」
「我的親妹妹,親太太,我也好愛妳,好愛妳。」
「小鬼頭,你真不害臊!」說著用粉拳輕打文龍的胸膛。
「親媽媽,妳不瞭解,這樣叫,玩起來更能增加情趣,彼此會更快樂!以前妳跟爸爸玩時有沒有像這樣叫過?」
「哼!我才沒有叫呢!都是你有理,媽說不過你,行了吧?」
「媽媽下次我們再玩的時候,希望妳除掉做媽媽的尊嚴,矜持與害羞,要像夫妻、情人、情夫、情婦,甚至於像姦夫、淫婦,那樣的熱情、風騷、淫蕩,這樣玩起來妳我都會更痛快、更舒服,好嗎?」玉珍一聽,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哼!你這小鬼,花樣真多,是在那裡學來的?」
「是看黃色錄影帶學來的!」
「你呀!真是越大越學壞了!」
「哈!我的親媽媽、肉媽媽,還不止這些呢!我還學會了好多種性交的新花樣,下次一一施展出來,讓親愛的雞掰媽媽慢慢的享受吧!」
玉珍聽罷,粉頰再度嬌紅,說:
「小鬼頭,越講越不像話了,起來洗澡去!」說完翻身準備下床去,但是文龍緊緊抱住不放,並用臉頰揉擦養母的兩個肥奶,不依道:「媽媽答應了我,才去洗澡。」揉得玉珍渾身火熱,雞掰裡的雞掰汁,差點又要流出來了。
「親丈夫……小冤家,你真是我命中的魔星,媽什麼都答應你,好吧?媽的心肝肉……好了,去洗澡吧!」
「啊!我太高興了,媽!來,我抱妳去浴室!」
說罷翻身下床,雙手抱起養母的嬌軀往浴室而去。進了浴室,把養母放坐於浴缸邊,文龍開了熱水嚨頭,然後站在養母的面前,瞧著養母那曲線玲瓏、豐滿成熟,如瑩似玉,雪白似霜的胴體,禁不住蹲下身體,雙手在她身上輕輕的撫摸,浴缸的水此時快要滿了,文龍拿起臉盆盛滿一盆水,將她的雙腿拉開,再蹲下來將面盆放在她的胯下,要為養母清洗雞掰,玉珍一見連忙併攏雙腿,嬌羞的說:「乖兒,你要幹什麼?」
「我要幫妳清洗雞掰!」
「不,嗯,不要,羞死人了,我自己會洗。」
「媽!我剛才不是叫妳除掉害羞,放鬆心情的嗎?」
「可是,媽從來也沒讓別人洗過,更沒有像現在這樣打開雙腿讓別人看雞掰嘛!」
「媽!我是妳的兒子嘛,又不是外人,更何況我幹媽的雞掰都兩次了,剛才在床上摸也摸過了,看也看過了,妳還害的什麼羞嘛?」
「剛才是在床上做……做愛嘛,當然不同,現在又沒有….媽總覺得不習慣。」
「媽!俗語說:『習慣成自然』,第一次妳不習慣,慢慢的妳就習慣而自然了,所以我今天來替妳洗,以後玩完後我都要替妳洗。」
「嗯……。」「媽!好嗎?」
「嗯..好嘛….隨你了!」
於是文龍把養母粉腿拉開,用手指小心的撥開二片紫紅色的大雞掰皮,肉縫內的小雞掰皮及陰道乃是鮮紅色,文龍還是第一次在於此近距離,觀賞婦人成熟的雞掰,美豔極了,使他嘆為觀止,看了一陣後,慢慢用水及肥皂去清洗雞掰及雞掰毛,洗好外陰部,再用手指伸進陰道清洗那使人銷魂蕩魄的小雞掰。
「嗯..嗯..啊!」
「親媽!親妹妹妳怎麼啦?」
玉珍嬌軀一陣顫抖,說:「乖兒子,親丈夫,你的手指弄到媽的陰核了,好….癢啊….!」說完雙手扶著文龍的雙肩,不住的嬌喘,文龍低頭仔細一瞧,原來在小雞掰皮之上,有一顆像花生米似,差不多大小而粉紅光亮的肉粒,他即用手指一觸,養母的嬌軀也一抖,再觸二、三下,她的嬌軀也抖了二、三下。
「啊!乖肉….寶貝,不要再觸了,媽媽….癢死了。」
「媽!這一粒肉丁是什麼,怎麼我一觸妳就受不了呢?」
「乖兒!這是女子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叫陰核,也叫陰蒂,平時包在小雞掰皮裡邊,是看不太見的,你剛才用手指撥開大雞掰皮,使小雞掰皮外張,故而陰核也露了出來,再被你手指一碰,雞掰內就會發癢,全身發麻,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總樞鈕,知道嗎?乖肉,不要再碰它了,癢死人了。」
「媽!那玩的時候,可以碰它嗎?」
「可以,玩的時候碰它,揉它、搓它,或用嘴吻,舌頭舐它,或用牙齒輕咬都可以。」
「媽,爸爸以前給妳用嘴吻過、舐過、咬過嗎?」
「嗯!」
「有沒有嘛?」
「有!」
「好,那我以後也要吻它,舐它、咬它、讓媽媽癢死。」
「哼!你敢?」
「我怎麼不敢,到時我要讓媽癢得受不了,向我求饒為止。」
「你呀!真壞。」
兩人打情罵俏了一陣,文龍將玉珍雞掰內之陽精雞掰汁沖洗出來一堆在地上。文龍一看對媽媽道:
「媽!妳看,地上那一堆光光亮亮的是妳的雞掰汁,白白的一塊一塊像豆花似的,是我射到妳雞掰內的濃精。」
玉珍一聽再低頭一看,粉面飛紅,急忙拿面盆到浴缸內盛了一盆水去沖,耳邊又聽文龍道:
「媽!真可惜!」
「可惜什麼?」
「可惜那麼多的濃精,射進妳那雞掰裡面,現在又把它沖洗出來,若放在媽媽雞掰裡,明年一定會生一個白胖兒子了。」
玉珍聽了,神情一緊。道:「你神精啊!小鬼頭,媽是個寡婦,怎麼能生兒子呢?更何況是和你通姦,那更不能生小孩,要生,等你娶了太太,到那時再生吧,你別嚇唬媽啦!」
「媽!兒子跟妳開玩笑的,看妳神情那麼緊張,幹嘛!」說完抱起養母放入大浴缸內坐好,自己則坐在她的背後,用毛巾擦著肥皂去替她擦洗背部,擦好上身再扶起她站立在浴缸中洗臀部,貪婪地看著養母的背部及臀部,雪白肌膚,曲線優美的背部,細細的腰背下,襯著雪白肥大的屁股,誘惑迷人極了,即用手摸在肥大的屁股上,肌膚是又白,又嫩,又滑膩,使他愛不釋手,玉珍被養子摸得臀部癢酥酥的。
「寶貝,不要摸了,洗好了澡先睡一覺,養足精神,明晚媽隨你愛怎樣摸就怎樣的摸,愛怎地玩,就怎地玩,好嗎?」
「好,好!」說完兩人洗好了澡,赤條條相擁著步入臥室,待文龍躺下後,玉珍拿條棉被替兒子蓋上,自己也側身進入被窩裡,相擁相抱地進入睡鄉。
一覺醒來已是中午十一點左右,玉珍掀開棉被下床時,見文龍沉睡夢中,心想昨晚兩人通宵大戰,使自己得到從沒有過如此痛快淋漓的性生活,以後每天都可以抱著養子同睡,及那大懶叫的抽幹,再也不會孤衾獨眠,過著那悽涼寡居之生活,使自己後半生也不算白活了。
這次由養母子之情而為夫妻之愛後,使二人得到愛的美妙,情的樂趣,慾的享受,終日陶醉在情慾歡暢中,形同夫妻,恩愛異常。
某晚,二人在性愛後休息中,玉珍抱著、撫著養子時嬌聲道:
「寶貝,媽有話對你講。」
「媽!什麼事?」
「心肝,媽規定你以後從星期一至星期五,只準你抱媽、吻媽、摸媽,都可以,不準做愛,星期六晚上才可以做愛,知道嗎?」
「媽!那是為什麼嘛?」
「乖兒,平常的日子你白天要作事,晚上要讀書,每天都很累,若像現在每天都要做愛,就是鐵打的身體也吃不消,星期六晚上可以玩,第二天可以多休息,這樣對身體才有益,媽為的是愛惜你。」
「好!媽,兒子聽妳的。」
「嗯!乖,睡吧。」
這次母子開誠享樂,領略了慾中奇趣後,不分輩份,任情尋樂。轉眼數月後盛夏來臨,主人之大夫人到別墅避暑,玉珍母子的工作,開使忙碌起來了。
大夫人錢淑芬,大家千金,嫁夫亦富,一生從未操勞,終日過著呼僕喚婢,養尊處優,豪華舒適之生活,體態豐滿而不現臃腫,身材修長,雙峰高挺細腰肥臀,面如滿月,凝脂雪膚,麗姿天生,風姿綽約,嬌豔如花,雖已年四十五、六,望之若三十許之少婦。因其夫雖年屆五十,然除家中妻妾三人外終日流連歌舞酒榭,交際應酬,更喜好風花雪月,少女之風情,對家中之妻妾,早已厭煩,每月返家二,三天,對其妻妾虛以應付而已。故其妻妾都對他不滿,二位妾侍較年輕,難耐深閨寂寞與慾火焚燒之苦,瞞著夫人常常外出招蜂引蝶,尋覓知心合意的人兒,共效于飛之樂。
夫人淑芬乃大家閨秀,受過高等教育,知書達禮,雖然心中不滿其夫所作所為,亦不願行之於色,但四十餘歲之女性,只要她身心健康、生理正常,那能不需要性的慰藉,每於午夜夢迴,帷空衾寒,空度月夜良宵,又那能無動於衷呢?
數年前來別墅小住時,文龍當時乃十餘歲之頑童,未曾特別注意到,今觀文龍已長大成人,身高體壯,虎背雄腰,眉似劍刃,目如星辰,鼻若懸膽,唇紅齒白,面貌英俊,神彩飛揚,風度翩翩,真乃一俊俏美少年,使其芳心激起一陣陣思春的漣漪,若能將此妙人兒收為己有,長伴身傍、摟摟抱抱、吻吻撫撫、長夜歡娛,豈非樂事,也不虛此行了。但必需一良謀,只要依母引子,必能成功,主意既定,等待良機了。
  入夜後夫人喚玉珍至臥室,言及別墅地大、空曠無人,一人獨睡巨大臥室,心中害怕,希同伴而眠,玉珍思同為女人,慨然應允。夫人與玉珍二人雖為主僕,皆為中年婦人而同病相憐,細談傾訴心聲,一個有名無實,有夫等於無,長夜孤枕獨眠,性的飢渴無人慰藉,空自嘆息,言到傷心處,低聲哭泣。
一個是本已久未享魚水之歡的中年孀婦,近數月來重享歡樂後,深知夫人現時正陷入性的飢渴中,於是對夫人說道:「夫人!我很同情妳的苦處,我是過來人當然瞭解得最清楚,尤其是我們中年的女人,性慾在最強烈需要時,而突然失去它,真是比要妳的命還難受。」「說的是嘛!但是有什麼辦法呢?真難受死人了!」
「辦法是人想出來的,男人多的是,但要看是否知心合意的人兒,否則寧願不要。」「對,我的想法跟妳一樣,寧缺勿濫。」「夫人!妳說得對,寧缺勿濫,若其貌不揚,毫無情趣,我決不犧牲苦守的貞節。」
「嗯!我也是,如果被我發現如意郎君,一定不顧一切困難、身份、關係,拼命也要爭取到手。」「夫人!那麼妳在都市裡沒有找到知心適意的人兒嗎?」
「目前還沒有找到,再說住在都市的人太浮華了,以我的身份,若交到個不良歹徒,豈不身敗名裂,妳說是嗎?」「夫人說的也對,但是妳想不想找呢?」「當然想啊!但是目前我心中有一人選,我不好意思說出來。」「夫人!妳說給我聽一聽,也好幫妳拿個主意呀!」「也好,但是說出來妳別生氣啊?」「好!我一定不生氣。」「是…」「是誰啊?」「是…妳的養子文龍。」玉珍一聽心頭大震,暗想夫人原來動著文龍的念頭,想起龍兒那條大懶叫,好似鐵金鋼駭人心弦,被它幹起來,真是快樂淋漓,夫人真有眼光,但是想想不能白白的讓她痛快,一定要談條件。
於是:「夫人,原則上我答應,但是…」夫人一聽心大喜:「玉珍,妳放心,我會先送一大筆錢給妳,再收文龍做乾兒子,他不是讀機械工程系嗎?畢業後我叫老頭子,把他的機械廠過名給文龍,廠房土地及機器設備全部都歸文龍所有,妳看如何?」「那老爺答應嗎?」「老頭子一定答應的,何況他又不是祇有這一家工廠,妳也是知道的?」「好!我都應允妳!夫人!」「謝謝!…」「對了,以後不要叫我夫人,就叫我芬姐,我比妳大四、五歲。」「我也叫妳珍妹。」「好,芬姐!明晚讓龍兒好好侍候妳。但妳要當心啊!龍兒可厲害得很啊!」淑芬一聽,心頭一震:「珍妹,聽妳的口氣,是否妳和龍兒已經…」「是的,我在數月前,實在是忍無可忍下,才跟他發生…」「你們是在什麼樣情況下發生的?」於是玉珍將當時情形,細細訴說一番,淑芬越聽越興奮,聽的雞掰內的雞掰汁流得床單上一大片。
  「珍妹,那妳流了幾次?」「我流了四次,已經受不了呢!龍兒他那粗長的大懶叫,越插越猛,每次頂得我的穴心亂轉,真幹得我靈魂出竅,我洩第五次身時,他才把那濃精射出,芬姐!那種滋味真是美死了,也舒服死我了。」「別再說了,我的雞掰實在難受死了。」「芬姐,睡吧!明晚叫龍兒來。」「珍妹,那麼妳呢?」「哦!…讓妳倆先玩一夜,隔晚我們三人再一起玩,怎樣?」「好,就這麼決定了。」於是二人相臥而眠,一宿無話。
  次日晚餐後三人在客廳閒談,玉珍坐在文龍身旁,淑芬坐在對面沙發上,尤其在盛夏之夜,夫人沐浴後身披薄紗睡袍,嬌軀飄出一股女人幽香,迎面撲鼻,令文龍如癡如狂,神魂飄蕩,夫人穿著粉紅色半透明睡袍,未戴乳罩,那兩個肥大飽滿的乳房,緊貼在那半透明的睡袍上,清析的顯露出來了,尤其是那兩粒像葡萄一樣大的奶頭,更是勾魂蕩魄,再向下看,夫人兩腿微張,睡袍兩邊掀開,絲質半透明的三角褲頂端,烏黑一片,美豔性感極了,看得文龍全身汗毛根根豎起,胯下的大懶叫也暴漲起來,正在此時,耳聽養母嬌聲道:「龍兒!夫人她很喜歡你,要收你做乾兒子,以後你要多多孝順乾媽,知道嗎?快向乾媽叩頭!」文龍一聽大喜過望:「是!媽,我知道。」說完飛身下地跪在夫人腳下,連連叩了三個響頭。
  夫人連忙用雙手扶抱文龍在自己酥胸前:「乖兒!不要叩了,讓乾媽親親。」深情的吻著文龍的俊臉及唇,盡情的給予他舌覺上的快感。文龍邊吻,隻手毫不考慮,把她腰帶解開,並且掀開了她的睡袍,呀!兩顆雪白肥大豐滿的乳房,呈現在文龍眼前,褐紅色像葡萄一樣大的奶頭,浮島式豔紅色的乳暈,好美!好性感,於是一伸手抓住一顆大乳房,又揉,又搓又摸奶頭,低頭用嘴含住另一奶頭,又吸、又吮、又咬,又用舌頭去舐她的乳暈,弄得夫人全身像有萬蟻穿身似的,又麻、又癢、又酸,雖然極為難受,但是也好受極了。
  夫人忍不住的,雙手緊緊抱著文龍,挺起雞掰貼著他的大懶叫,扭著細腰肥臀磨擦著,口中叫道。於是雙手抱起夫人,回頭對玉珍說道:「媽!我先侍候乾媽去!現在妳先忍耐一下,等下兒子再好好補償妳。」「好!乖乖侍候夫人,媽不急,去吧!」於是把夫人放躺在床上,自己先把衣褲脫光,再將夫人的睡袍及三角褲脫掉,啊!眼前的美人兒,真是耀眼生輝,賽似霜雪細嫩的肌膚、高挺肥大的乳房、褐紅色的大奶頭、豔紅色的乳暈、平坦微帶細條皺紋的小腹、深陷的肚臍眼、大饅頭似的陰阜,尤其那一大片陰毛,又黑又濃的蓋住整個雞掰,文龍用雙手撥開修長的粉腿,這才看清楚她底下的風光,大雞掰皮呈豔紅色,小雞掰皮呈鮮紅色,大雞掰皮兩邊長滿短短的陰毛,一粒陰核像花生米一樣大,呈粉紅色比媽媽的還要漂亮,粉臀是又肥又大,看得文龍慾燄高張,一條懶叫暴漲得有七寸多長。
  夫人的一雙媚眼也死盯著文龍的大懶叫看個不停,啊!好長、好粗的大懶叫,估計大概有七寸半長、二寸粗,尤其那個懶叫頭像小孩的拳頭那麼大,看得她芳心噗噗的跳個不停,雞掰裡的雞掰汁不由自主的又流出來。
  這邊文龍也想不到,夫人脫光衣服的胴體,是那麼樣的美豔,都四十三、四歲的人了,但徐娘半老,風韻猶存,身材保養得如此婀娜多姿,自己真是豔福不淺。蹲在床邊,再低下頭去,用嘴唇含住那粒粉紅色的大陰核,又舐,又咬,兩雙手伸上抓住兩顆大乳房又摸、又揉,感覺兩個大奶,比養母的還肥大,軟綿綿的、滑溜溜的,還帶有彈性,好受極了。文龍是越摸越有趣,慾火不斷的上升。
  夫人的一雙大奶頭被摸揉得硬如石頭,雞掰被舐得肥臀左搖右擺,麻癢欲死,雞掰汁直流,口裡淫聲浪調嬌喘叫道。文龍一看夫人的神情,知道是時候了。於是站了起來,也不上床,順手拿了個大枕頭墊在夫人的屁股下面,將兩條粉腿分開抬高,立在床口用老漢推車的姿式,用手拿著懶叫將懶叫頭抵著陰核一上一下的研磨,夫人被磨得粉臉羞紅、氣喘籲籲、春情洋溢、媚眼如絲、渾身奇癢,嬌聲浪道。文龍被夫人的嬌媚淫態所激,血脈奔騰的懶叫暴漲,用力往前一挺,「滋」的一聲,大懶叫頭應聲而入。
  文龍感覺大懶叫頭被一層厚厚的嫩肉緊挾著,內熱如火,想不到年屆四十三、四的夫人,雞掰依然是那樣的緊小,真是豔福不淺,能幹到這樣美麗嬌豔的尤物。於是暫停不動:「乾媽…很痛嗎?」「嗯!寶貝,剛剛你那一下是真痛,現在不動就沒有那麼痛了,等一會要輕一點來,媽的雞掰從未受過大懶叫幹過,你要愛惜媽,知道嗎?乖兒。」「乾媽,我會愛惜妳的,待會兒玩的時候,妳叫我快,我就快;叫我慢,我就慢,叫我重,我就重,叫我輕,我就輕,龍兒都聽妳的,好吧?」說罷伏下頭去深深吻著夫人的櫻唇。
  文龍一聽馬上停止不動,望著夫人緊皺的眉頭:「乾媽,妳生了幾個小孩?」「生了兩個女兒,你問這個幹嘛?」「聽說女人生過小孩,雞掰就寬鬆了,那乾媽已生了兩個女兒,為什麼妳的雞掰還那麼緊小呢?」「心肝兒,這你就不知了,男女的生理構造因人而異,比方你們男人的懶叫,有粗、有細、有長、有短,有的懶叫頭大、有的懶叫頭小,女人有陰阜高、陰阜低、雞掰皮厚、雞掰皮薄、陰壁鬆、陰壁緊,雞掰深、雞掰淺等等不同類型。」「那麼乾媽,妳是屬於那種類型呢?」「乾媽是屬於雞掰皮厚、陰壁緊、雞掰深的類型。」「那我的懶叫適不適合妳的雞掰呢?」「乖肉,你的懶叫,是女人夢寐以求的珍品,又粗、又長、懶叫頭又大,太好不過了。」「真的?」「乾媽怎麼會騙你呢?媽的雞掰就是要有像你這樣的懶叫才幹得痛快,粗大插進去才有脹滿的感覺,長,才可以抵到底,懶叫頭大,一抽一插時,懶叫頭的稜角再磨擦著陰壁,才會產生快感,女人若遇到像你這樣的懶叫一定會愛得你發狂,懂嗎?來,寶貝,別儘顧說話,媽,雞掰裡面好癢,快插吧!」「好!」於是雙手將其粉腿推向雙乳間,使夫人的雞掰更形突出,再一用力,又入三寸。
  夫人嬌哼不停聽說還有一寸多仍未進去,心裡更高興極了,於是挺起肥臀,文龍於是一插到底。大懶叫頭抵住花心,夫人全身一陣顫抖,雞掰緊縮,一股熱呼呼雞掰汁直沖而出。文龍此時感到懶叫頭舒暢極了,大起大落的抽插,次次著肉,抽插二百多下時,突然又有一股熱流沖向懶叫頭而來。於是文龍放下雙腿,再將夫人一抱,推進床中央,一躍而壓上夫人的嬌軀,夫人也雙手緊緊抱住他,雙腳緊纏著文龍的雄腰,扭著細腰肥臀。
  文龍被夫人摟抱得緊緊的,胸膛壓著肥大豐滿的乳房,脹噗噗、軟綿綿、熱呼呼,下面的大懶叫插在緊緊的雞掰裡,猛抽狠插、越插越急,時而碰著花心。夫人被文龍的大懶叫抽插得媚眼欲醉,粉臉嫣紅,她已經是欲仙欲死,雞掰裡雞掰汁直往外冒,花心亂顫,口裡還在頻頻呼叫。夫人舒服得魂兒飄飄,魄兒渺渺,雙手雙腳摟抱更緊,肥臀拼命搖擺,挺高,配合文龍的抽插。她如此歇斯底裡般的叫著、擺著、挺著、使雞掰和懶叫更密合,刺激得文龍性發如狂,真像野馬奔騰,摟緊了夫人,用足氣力,拼命急抽狠插,大懶叫頭像雨點似的打擊在夫人的花心上,「噗滋,噗滋」之聲,不絕於耳,好聽極了。
  含著大懶叫的雞掰,隨著抽插動作而向外一翻一縮,雞掰汁一陣陣地泛濫著向外直流,順著肥白的臀部流在床單上,濕了一大片。文龍卯足氣力的一陣猛烈抽插,已使得夫人舒服得魂飛魄散,不住的在打著哆嗦,嬌喘籲籲。夫人猛地把雙手雙腿挾的更緊,雞掰挺高、再挺高,「啊…你要了我的命了。」一陣抽慉一洩如注,雙手雙腿一鬆,垂落在床上,全身都癱瘓了。夫人此時已精疲力盡,像她那樣養尊處優的玉體,哪裡經過如此的狂風暴雨,盤腸大戰呢?文龍一看,夫人的模樣,媚眼緊閉,嬌喘籲籲,粉臉嫣紅,香汗淋漓,肥滿乳房隨著呼吸,一抖一抖,自己的大懶叫還插在夫人的雞掰裡,又暖又緊的感覺真舒服。
  夫人經過一陣休息後,睜開一雙媚眼,滿含春情的看著文龍道:「寶貝,你怎麼這樣厲害,乾媽差點死在你的手裡!」「不要叫寶貝,要叫親丈夫。」「親丈夫?」「對!妳剛才不是叫我親丈夫,還說妳要痛快地上天了嗎?」夫人一聽,粉臉羞紅:「你好壞!你欺負乾媽,還佔人家的便宜!」「我沒有欺負乾媽,也沒佔乾媽的便宜,妳看,我的大懶叫還插在妳的雞掰裡面,這不像夫妻嗎?」「好了!寶貝,別再笑乾媽了,我做你的媽媽都有餘了,還來調笑我…」「說真的,乾媽,妳剛才好騷蕩,尤其妳那甜美的小肥雞掰,緊緊的包著我的大懶叫,美死我了。」聽得夫人嬌臉羞紅:「文龍!你剛才的表現真使我吃不消,乾媽連洩了三次,你還沒有射精,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如果我是未婚的小姐,非給你幹死不可,你媽跟你玩是否吃得消?」「她也吃不消,有時弄到一半,她都不要我再弄,害得我的大懶叫硬到天亮,真難受死了。」「哦!你真是天生的戰將,被你幹過的女人,會終身不忘的。」「乾媽,我覺得好奇怪?」「你覺得奇怪什麼?」「我覺得媽媽和妳,長得如此豐滿成熟,在我尚未出生前,已經有了二十多年性經驗的中年婦人,為什麼還怕我這後生小夥子呢?」「傻兒子!你這問題問得真棒,乾媽告訴你詳細的原因吧!男怕短小,女怕寬鬆,這意思是說:『男人的懶叫短小、女人雞掰寬鬆,插到雞掰裡面,四面碰不著陰壁,懶叫頭達不到花心,男女雙方都達不到高潮,不管夫妻多年,早晚都是會分手的,若男人的懶叫粗、長,再加上時間持久,妻子就算是跟著他討飯,也會死心塌地的跟定他一輩子,你媽媽的雞掰可能生得和我差不多,我的雞掰肉壁豐厚、雞掰緊小、子宮口較深,你剛才已試過了,每次抽插,磨得我的陰壁嫩肉又酸又麻,大懶叫頭每次都頂到我的花心,使我痛快得雞掰汁直流,我當然吃不消了。」「對,媽媽的陰肉也是很厚,子宮口好像淺一點,所以我每次插下去時,都叫我輕一點,稍微重一點,她就叫痛。」「你現在明白了男女的生理構造不同之處,以後要愛惜你的養母和乾媽,知道嗎?」「知道!乾媽!親乾媽!但是妳倆吃不消,沒人陪我玩,那我怎麼辦呢?」「乖兒!乾媽日後再找兩位中年美太太給你玩,怎樣?」「真的?今後我要多玩幾個女人,多多了解女人的妙處,好乾媽,我好愛妳!」於是又吻唇,又摸奶。
  大懶叫漲滿雞掰,夫人被摸吻得雞掰騷癢難擋,慾火高熾,氣急心跳,不知不覺間,扭擺細腰,挺聳肥臀相迎。文龍被夫人扭得懶叫暴漲,不動不快,於是猛抽狠插,夫人的兩片雞掰皮隨著大懶叫的抽插,一張一合,雞掰汁之聲「滋…滋…」不停。
  大夫人雖是中年婦人,且生過兩胎,但丈夫年老體弱,懶叫短小,雖然交歡次數不勝枚舉,但是遇到文龍年輕力壯、懶叫粗長,又是初生之犢、不怕虎的勇夫,加上少年剛陽之氣,大懶叫像似燒紅的鐵棒一樣插滿小肥雞掰,因此夫人就處於挨打的局面,滿頭秀髮凌亂地灑滿在枕頭上,粉臉嬌紅左搖右擺,雙手緊抱文龍背部,肥臀上挺,雙腿亂蹬,口中嗲聲嗲氣叫著,大夫人被文龍幹得四肢百骸舒服透頂,花心咬著大懶叫頭一吸一吮,白皙的一雙粉腿亂踢亂蹬,一大股雞掰汁像撒尿一樣,流了一床,美得雙眼翻白。文龍也感到夫人的小肥雞掰,像張小嘴似的,含著他的大懶叫,舐著、吮著、吸著,說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更用雙手抬高夫人的肥臀,拼命的抽插、扭動、旋轉。其實她也不知道叫喊什麼,有效無效,只覺得舒服和快感,衝激著她的每一條神經,使她全身都崩潰了,她抽慉著、痙攣著,然後張開小口,一口咬在文龍的肩頭上,文龍經夫人一咬,一陣疼痛滲上心頭。
「啊!親媽媽!我要射了!」說完背脊一麻,屁股連連數挺,一股火熱陽精,飛射而出,文龍感到這一剎那之間,全身似乎爆炸一樣,粉身碎骨,不知飄向何方。
夫人被滾熱陽精一燙,全身一陣顫抖,大叫一聲:「美死我了!」氣若游絲,魂魄飄渺。
兩人都達到慾的高潮,身心舒暢,緊緊摟抱在一起閉目沉睡過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夫人先醒了過來,睜開媚眼一看,發覺自己和文龍一絲不掛,雙雙擁抱在床上,文龍還睡得正甜,一股羞恥和一股莫明的甜蜜,湧上心田。
剛才兩次纏綿繾睠的肉搏戰,是那樣的舒服,又是那麼令人流戀難忘,若非碰著文龍,她這一生豈能嘗到如此暢美和滿足的性生活!
再看一看文龍那英俊的面貌,壯碩的身體,還有那胯下的大懶叫,現在雖軟了下來,恐怕也有五寸多長,比自己丈夫的硬起來才四寸多長,還長了一寸多,想想剛才是如何能容納得下的,再想想文龍才近二十歲,比自己的女兒還小二、三歲,自己做他的媽媽都有餘,竟然跟他發生了燒幹,想著想著,粉臉煞紅,可是自己也真是愛透了他,看他生有一條駭人心弦的大懶叫,又能如此堅強而持久,她活到四十三、四歲,今夜第一次才享受到如此痛快、滿足的性生活,不由長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說:「不管它那麼多了,以後的事情發展如何,實難預料,眼前痛快、滿足要緊。」自思自嘆一陣後,情不自禁,一手撫摸文龍英俊的面頰,一手握著文龍的大懶叫又揉、又套,文龍被揉弄醒來,大懶叫也生氣發怒了,漲得青筋暴現。
「啊!龍兒,你的懶叫又翹又硬,如天降神兵,真像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以後你的太太一定幸福了!」
「乾媽,我現在還不想娶太太,我要把它多孝順妳和媽媽,讓妳二人多享幾年滿足的性生活。」
「乖兒,你真好!算我和你媽媽沒有白疼你。」
「親乾媽,告訴我剛才妳舒服嗎?」
「嗯,好舒服!」
「滿不滿足?」
「滿足!滿足!太滿足了!」
「乾爹他怎樣?」
「什麼怎樣?」
「我是說….乾爹能給妳滿足嗎?」
「哼!他要是有這個能耐就好了!」
「那他的懶叫有多長多大?硬不硬?」
「他只有四寸多長、一寸粗、不太硬,我的性趣剛剛開始,他就洩了,真使我痛苦。」
「乾媽,這麼多年,妳都是這樣痛苦下去的嗎?」
「是的。」
「那妳的雞掰癢了怎麼辦?妳有沒有去另外找其它的男人,替妳止癢、解飢解渴?」
「小鬼頭!胡說八道!乾媽又不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何況也有點身份地位,差不多的男人,我還看不上眼,要讓我動心的男人,少之又少!」
「那麼乾媽為什麼對我動了凡心呢?尤其剛才表現得真淫蕩!是不是我的大懶叫幹得妳太爽了,才會….勾….引我?」
「死文龍,不來了嘛….你怎麼又來欺負乾媽了!我是在看到你的那一剎那時,我的整個人,一顆心全被你吸引住了,尤其….尤….」
「尤其什麼?乾媽快講啊!」
「尤其..羞死人了….我….我講不出口….」
「講嘛!乾媽!我的親肉乾媽….親太太….」
文龍邊說邊雙手齊發,上摸揉乳房,下挖她的雞掰。
摸得夫人奶頭硬挺,雞掰汁直流,嬌聲討饒:「寶貝!別再逗媽了,媽講….講….快….停手….」
「好,那妳就快講。」文龍停下雙手,催促道。
「尤其當時看見你的那一剎那,底下的雞掰不知不覺就癢起來了….連….連….雞掰汁都….流出來了….嗯….要死了….壞兒子….非要我說….」
「親媽,妳剛才真浪,水又多,真是別有一番滋味,我好愛妳….。」雙手又摸又揉。
「嗯!再浪、水再多也受不了你的大傢夥,你啊!唉,真是我命中的魔星。」
「乾媽,幹嘛好好的嘆什麼氣!什麼我是妳命中魔星,數月前媽媽也是這樣說過一句話,真奇怪,為什麼妳們二人都這樣講?」
「乖兒,你的養母已近四十,我已是四十多的人了,又有丈夫,我的二個女兒都比你大了好幾歲,我都可以生得出你來了,但是我和你媽,都同你有了姦情,可是我被你幹過了後,真是不能一天沒有你,小冤家,你不是我倆二人的魔星,是什麼?」
「那就別想得太多了,歡樂要緊!來,乾媽,換個姿式,妳在上面玩,比較自由些。」
夫人此時也不再害羞了,於是翻身坐在文龍的小腹上,玉手握著大懶叫,對準自己的雞掰,就套壓下去。
「啊!」她嬌叫一聲,大懶叫頭已被套進小肥雞掰裡。
夫人的嬌軀一陣抽慉著、顫抖著,不敢再往下套動,伏下嬌軀,使兩顆豐滿的大乳房摩擦著文龍健壯的胸膛,兩片火辣辣的香唇,吻上文龍的嘴唇,把丁香舌伸入他的口中,兩人緊緊纏抱著,飢餓而又貪婪地,猛吮猛吸著。
「乖兒..親丈夫….我的心肝….」
夫人邊嬌哼,邊用肥臀磨動、旋轉起來,大懶叫也被一分一寸的吃進雞掰裡面去了三寸多。
文龍這時也發動了攻勢,猛的往上一挺,雙手再扶住夫人的肥臀往下一按,只聽夫人一聲嬌叫:
「啊!輕點!乖肉….你….你….頂死媽了….」
「親肉媽!快動….快套….」
夫人粉臀又磨又套,嬌軀顫抖,嬌眼煞紅,媚眼欲醉,她感覺全身像要融化在火燄中,舒服得使她差點暈迷過去。
「親媽!小肥雞掰親肉媽!快….快動….用力….套….。」文龍邊叫著,邊往上猛挺著臀部,雙手握住兩顆搖擺不停,晃來晃去的大肥奶,揉弄著、捏揉著。
「寶貝….你的….大懶叫頭….又碰到雞掰的花心了….哎啊….好舒服….好美….好爽….」
她越套越快,越磨越猛,肥臀坐下時跟著柳腰一搖一扭,雞掰深處子宮口,抵緊大懶叫頭一旋磨,使得二人得到終身難忘的陰陽兩性器交合最高之樂趣。
文龍被夫人坐下時,子宮口之花心,一磨一旋,一吮一吸,舒服透頂,使得他野性大發,慾火更熾,於是抬起上身,靠坐床頭,抱緊夫人,改為坐姿。低頭含住夫人褐紅色大奶頭,吮著、舐著、吸咬著。
「肉媽….妳的小肥雞掰….裡的花心….吮….得我的懶叫頭好舒服….快….加油….多吮….吮幾下….」
夫人此時肥臀一上一下套動,急如星光,全身香汗如雨,呼吸急促、粉臉含春、媚眼如絲,那樣子真是勾魂攝魄、冶蕩撩人。
「心肝….小丈夫….你咬….咬媽的奶頭….咬重….重點….媽要….洩….洩….給親丈夫了….」
文龍只感又一股熱熱的淫精,衝向懶叫頭,使得他也舒服的大叫一聲:「親媽….別洩….我還沒有….夠….」
夫人已經嬌弱無力地伏在文龍身上,暈迷過去了。
文龍一看,沒得戲唱了,做了一下無可奈何的表情,慢慢將夫人扶躺在床上,自己也躺下,抱著夫人,閉起雙眼,暫作片刻之休憩。
夫人經休憩一陣後,悠悠的轉醒過來,長長的籲了一口氣,眼看文龍嗲聲嬌語:「心肝!你真厲害,乾媽剛才差點沒死在你的手裡。」
「肉乾媽,累不累?」
「還問呢!骨頭差點都要散了。」
「親媽,妳舒服過了,妳看,兒子的懶叫硬得難受死了!」
「乖兒,真厲害死了,玩得那麼久,還不洩身….」
「那我不管,乾媽舒服過就不管龍兒了,我還要….。」文龍在夫人滿身又揉、又摸、又捏、弄得夫人是酸、痲、癢、走遍全身。忙用玉臂抱緊文龍,笑喘道:「乖兒,媽實在受不了!不能再弄了,我覺得裡面有一點點痛,媽從來沒有被像寶貝那麼粗長懶叫幹過,第一次偷情,就遇到乖兒這麼粗大、又這麼厲害的懶叫,玩到現在,還沒射精,你看天都快亮了,快睡一覺,明晚我和你媽媽二人陪你玩到天亮好嗎?乖!聽話。」
「好吧!」
早上十時後,玉珍推開房門進去一看,夫人正緊緊抱著養子呼呼大睡,一腿直伸,一腿橫放在龍兒腰腹上,粉白的小腹下,烏黑的雞掰毛一大片,既濃且密,陰阜高凸似座小山,雞掰皮呈豔紅色,小雞掰皮呈鮮紅色,雞掰汁流滿一床,再看龍兒的懶叫軟軟垂在胯間,尚有五寸多長,大懶叫頭赤紅發亮,上面雞掰汁已乾,沾貼滿整條懶叫,看得玉珍春心蕩漾,雞掰裡雞掰汁都快要流出來了。
於是用手推推夫人的身體,夫人睜開一雙媚眼,和玉珍的眼光一接觸:「啊!珍妹….」
「芬姐!恭喜妳啦!」
夫人一聽,羞得粉臉通紅,一頭鑽在文龍的懷裡:「珍妹,不要看嘛!羞死人了呀!」
「還怕羞呢!昨晚龍兒侍候得妳痛不痛快….」
「好痛快啊!龍兒也真厲害,我差點就死在他的手裡。」
「芬姐,我不是對妳說他很厲害嗎?我有時給他弄到一半,我就吃不消,就不許他再玩了。」
「我昨晚被他弄了三次,弄的我筋疲力盡,到現在下面還有一點兒痛,玩了一夜,龍兒才射了一次精,真厲害我真吃不消。」
「芬姐,那今晚我們二人陪他玩,怎樣?」
「好呀!」於是再喚醒文龍,侍候梳洗進餐,無微不至。夜幕低垂,寂靜無聲,別墅燈火全滅,獨有夫人臥室中的燈火明亮。玉珍母子及夫人三人,赤條條一絲不掛,文龍居中而臥,雙手左擁右抱著兩位徐娘半老,風韻猶存之中年美婦,感覺二美之風味各異。
養母生得高貴大方,嬌媚不現於形,身才苗條,肥乳、細腰、豐臀、烏黑雞掰毛叢生,雞掰生得正、緊、小,花心緊合,雞掰皮豐肥、陰道肉壁,伸、縮收放自如,玩的時候,可任形開合,妙不可言,內媚之術超人。
大夫人雖已四十三、四之齡,然生得雍容豔麗、嬌媚熱情、胴體豐滿、肌膚白嫩、豐若無骨,高挺肥大乳房,不現下垂,乳頭硬大,柳腰,小腹略略凸出,花紋數條,陰阜突出,雞掰毛自臍下三寸處,佈滿腿間,烏黑亮麗,將整個雞掰蓋住,穴兒生得肥厚、緊、熱、深,陰壁肉厚、花心敏感、雞掰汁不竭,熱情似火,嬌媚浪態,現於眉目,懶叫幹入穴中,花心收放自如,吸、吮自形開合,內媚更勝其母。今得享此雙美婦之異味,真是人生一大樂事矣!
文龍雙手,左摸右揉,使得二美婦慾火高熾,雞掰汁直流,玉珍抱著俊面吻個不停,夫人手握懶叫,捏揉套弄,小嘴不停親吻其小腹及雞掰毛。文龍被二美婦上下其手撫弄,慾火上昇,陽物粗長暴漲,全身熱血沸騰。
「寶貝!媽….好難受….要兒….兒的大懶叫….」
「乖兒!乾媽也好難受….我也要….要兒的大懶叫….」
「兩位親媽,龍兒只有一條懶叫,那我跟誰先玩呢?」
「是啊!跟誰先呢?」二美婦同聲道。
「珍妹,昨晚妳忍了一夜,還是妳先吧!」
「芬姐..這….這怎麼好意思呢?」
「沒關係,誰先誰後都一樣,龍兒有的是狠勁,一定能夠滿足妳我的需要的!」
「那麼芬姐,恕我佔先了!」
「自己姐妹,還客氣什麼!」
「龍兒!乖寶貝,先解決媽媽的飢渴吧!」
「好的,媽。」於是翻身上馬,玉珍亦緊抱其背,雙腿高舉,挾其雄腰,兩腳環勾。另一手握住文龍的陽物,對準雞掰口,先以大懶叫頭輕磨一陣,使懶叫頭沾滿淫液。嬌聲說道:「乖兒,可以幹進去了,但是要輕一點,別太用力,不然媽會痛得受不了的!乖寶貝,聽話,媽會更愛你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8 15:07:26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您的分享~~~期待您下次的作品~~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CC| 85街|85ST

GMT+8, 2020-10-21 16:06 , Processed in 0.02648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