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3057|回復: 3

[經驗故事] 酒店騙色遊戲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11-8 00:17: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閃亮奪目的燈泡,形成了巨大的招牌,遠遠己可看見這個代表了燈紅酒綠、刺激精彩的名字。

這是悉尼一間最大型、最知名的賭場,我現在就站在它那巨型的招牌下,四處的人流絡繹不絕地進出,每個人也沉醉在那紙醉金迷的夢裡。

一腳踏進玻璃門內,一陣只會在賭場才能讓我感受到的高昴感立時升上心頭,不過我現在身處的地方仍未算是正式的賭場範圍,這裡是附屬於StarCity的高級酒店──StarCityHotel。

我才剛步進酒店,一個侍仔已滿面笑容地迎了過來:「Wellcome!MayIhelpyousir?」

我拍了拍他的肩,也微笑著回了一句:「No,thanks!Haveaniceday!」

怎麼了?很奇怪嗎?在澳洲跟洋人說英語有什麼好奇怪的?什麼?你說不是個個看我的經歷的人也懂英語的?好吧!為了遷就你們,以後就算我用英語和人對答也翻譯成中文好了。

(謎之音:對!主角所說的就是全用中文對白的原因了,絕不是因為執筆的人英文不濟才出現這情況啊!絕對不是!)

(某些讀者:不是我們不想信你,只是…歡迎光臨的英文串法是Welcome吧!這是小學程度的東西啊!)

(謎之音:……這…這是為了表達那侍仔的發音不正確!對了!絕對是這樣…啊!劇情說到哪裡了?快看下去吧!看下去!)

在接待處登記好之後,我拿著匙咭上房,沿途看見一批女性浩浩蕩蕩地走過,個個穿得花枝招展,沒看錯的話應是妓女來吧!難怪人家說外國的月光特別圓,不說別的,單是看看領著妓女的男馬伕就看得出分別了,香港的通常是穿件小背心,身上畫滿龍虎鳳,口裡叼著根臭得要命的大陸煙的死肥佬,要不就是一看就知隨時也有可能吐幾兩血出來的道友,人家外國的馬伕卻是西裝挺拔、高頭大馬、雙目有神,把頭髮梳得貼服。單是這些已高下立見,更枉論妓女們的質素了。

不過這些都與我無關,反正我從來都不召妓的。

回到自己的房間,一倒在床上便蒙頭大睡,只因這幾天實在玩得太瘋狂了,非回復一下精神不可。

一覺醒來,看看時鐘,已是傍晚六時多,洗個面,令自己精神點,以預備一會的工作。

當然要工作了!來了澳洲幾天,由開恩茲玩到黃金海岸,又由黃金海岸玩到悉尼,花費不少,不掙回些少還得了?

至於我的工作嘛?就是賭,你沒聽錯,我是一個全職賭仔,我的朋友常問我,為何從來只稱呼自己為職業賭仔,而不叫職業賭徒,其實也沒什麼特別原因,只是賭徒給人的感覺好像很專業、很厲害似的,我不太喜歡,我只是個喜歡賭博的人,那即是賭仔啦,而我又靠賭錢來餬口,那自然地是一個職業賭仔了。

要說我如何成為職業賭仔,這就說來話長了,其實我原本只是個賊仔,小時候讀書不成,又無父無母,幸好遇到了一個恩人,他單憑一雙空空妙手就能輕易地偷到別人身上自己想要的東西,他教了我一些基本功和一點應變的技巧,之後一段時間我也混得幾口飯吃,甚至連學費也不成問題,可是到了十四歲時,人大了,知道這樣下去不行,始終犯法的事總不能做一世,就毅然投身進賭博界中,直至今時今日,當中經過的過程也頗曲折精彩,不過都是提外話了,暫且不提。

至於收入方面,也算是穩定,平均每個月也有三至四萬港元的收入,運氣好再加上我勤力的話,十萬八萬也不是出奇的事。

在酒店的餐廳吃了點東西後,我就正式來到了金碧輝煌的賭場大堂,這個賭場我已來過兩次,亦是這裡的VIP,本來要贏錢最快的方法當然是去VIP廳,可是卻有一個難題。

澳洲規定入境時如果個人攜帶超過一萬元澳幣就要申報,我因為嫌麻煩的關係,每次來時也不會帶多過這個金額,我帶來的金錢這幾天以來也已經花得七七八八,現在口袋中只剩下二千澳元。

賭錢要賭得好,有三大條件,運氣、本錢和實力,如果你問我哪一樣最重要的話,對不起,我真的答不到你,因為這三大條件在每種賭法中所佔的比率也不盡相同,而且賭錢的成敗並不是只看數據那麼簡單,例如玩大老二是四分實力六分運氣,並不代表你有實力沒運氣的話就會輸六鋪勝四鋪,賭博是一個無時無刻都在變化的遊戲。不過我可以好肯定說,如果有人跟你說實力最重要的話,那他不是傻的,就是看得太多漫畫電影,上了腦。若真的要我排的話,我想最重要的始終是運,其次是本錢,再次之才是賭技,有些時候本錢甚至乎比運氣更重要。

所以憑我手上的賭本走進VIP廳是一件極之愚蠢的事,我在賭場中逛了一圈後,心中已有了計較,在其中一張台上兌了籌碼,就投入了這千變萬化的世界之中。

今天的運氣不俗,兩小時後,我手上的賭本已由二千滾大至一萬四千,本來收手也可以了,不過既然有好運氣,無謂浪費了它,而且聽聞有幾個老朋友也過了來澳洲,順便看看會不會撞見也好,抱著這種心態之下,我就此踏進了VIP廳。

一進內已感到氣氛有點奇怪,大部份人也圍著同一張賭桌,我自然也去湊個熱鬧。

走近一看,只見賭桌一頭一尾坐著一男一女,男的沒什麼特別,可是那女的就不得不提了。

一頭亮麗的波浪形啡色長髮,稍稍蓋著她的小半邊臉,紫色的眼影和特長的眼睫毛,彷彿到處向人章顯它主人的冶艷,豐厚而不突兀的雙唇,塗上庸俗的鮮紅色,不單不令人感到俗氣,反倒顯得明媚照人。

本來我是很討厭人抽煙的,不過眼前的她以雙指夾著香煙,放在唇邊輕輕一啜一吐,不止並不惹人厭,還十分高雅,甚至令人聯想到…性。

他們二人正在玩的是大家也熟悉的「話事啤」。

我自言自語道:「二人對賭,很少見呢!」

身旁一個穿西裝的人聽到我的說話,向我說:「本來是幾個人一起賭的,可是這個美女非常厲害,她坐了半天,就贏足半天,現在沒有太多人敢落場了,敢和她賭的,都是有錢又不怕死的人。」

啊!那倒要見識一下。我看了第一局,她的下注方式也算正路,看來真的不是門外漢,不過單憑一局半局是看不出一個人有多少料子的,故此我耐心地看下去。

我旁觀了他們的牌局一段時間,過了第七局,我已大約摸到那女人的實力,她的賭技的確不俗,注意!只是不俗,還記得我說過賭錢最重要的不是實力嗎?縱是一個賭術精湛的高手,在運氣不佳時,也只能保住不輸,最多也只有輕微的收穫,我看了幾局這女人拿的牌,雖然她的運氣不差,可也不算是好,以她的賭技,絕不至於能令她這樣長勝,一定還有甚他原因。

其實我心中已有了個大既,可是仍未敢肯定,有必要再觀察多一會。

我再多看了三個小時,我已能準確推斷到她的技術程度,可算是二流吧,而且在二流中也只屬於中游位置,至於她贏得這麼厲害的原因,我也能肯定了──她用了媚功。

她每撥一下頭髮,每眨一下眼,甚至每做一個動作,都散發著挑逗的意味,我的定力已算得上是好,而且只是旁觀,我的肉棒也忍不住堅挺起來,雖然我不是神,不能知道所有人的腦在想什麼,可是我很清楚在場所有男性都必定在做著同一件事──向她「舉旗敬禮」。

我們這些外圍人仕已如此,直接和她對賭的人所受的誘惑可想而知,在這三個小時之中,共有五人先後落場跟她對賭,其中有兩人的技術也比她高,可是卻常在一些要緊關頭判斷錯誤,這就是她能百戰百勝的主因了。

你問我自己又算是那種程度的賭徒?就算你認為我臉皮厚我也要說,我當然是高手了,不過仍未算是最頂兒尖兒的一群,起碼在我認識的人中,已最小有四個人比我更高。

有很多人也會說:「你在吹牛吧!如果你真的這麼利害的話,怎麼每個月只能贏幾萬元?」

這是因為我不是喜歡刺激感才喜歡賭的,我只是愛她的瞬息萬變,以及互相攻心時的緊張感,所以賭大賭小也沒關係。

而且世事是沒有絕對的,尤其是在賭台上,我已說過很多次,就算你的賭術如何高強,也會有輸的一天,敢去搏故之然有機會贏來無數金錢,但同樣有機會令你一敗塗地,我就曾親眼見過一個頂級高手,一夜之間輸得一無所有。

所以我只當賭是一份喻工作於娛樂的職業,況且有多少打工仔窮一生也掙不到一份月入數萬的工作,更重要的事我喜歡何時「放假」就「放假」,「工作」途中喜歡走去飲茶睡覺也行,多自由自在。

現在正和那女人對賭的黑人早已輸得面如死灰,我知道他很快就要離座了,果然,不出三局,他把面前令自己輸掉最後一鋪的五張牌狠狠一丟,就此拂袖而去。

那女人深深啜了一口香煙,再吐出了一個自色煙圈,道:「唉!看來這裡也沒有像樣點的男人,今晚就到此為止算了。」

我踏步而前:「我也想玩幾局,可以嗎?」

我說話的時候故意用令人覺得我帶點興奮,再加上點戰戰兢兢的語氣,再配合適當的表情動作,十足十是一個想親近一下美人,而又不常見大場面的小夥子。

那女人上下打量了我一會,笑說:「沒問題,不過小朋友,你帶夠錢嗎?」

雖然我的外表和實際年齡也的確很年輕,可是亦未至於到被人稱呼為小朋友的地步,她這樣說自然是想嘲弄我了,而身旁那班膚淺得過份的人卻又真的個個捧腹大笑,像我這種精於賭博的人,首要的就是冷靜,遇到這些情形當然是絕不會放在心上的,可是既然她想見到我難堪的樣子,我不滿足她一下又怎能誘她掉進我的陷阱?所以我立時令自己變得滿面通紅,我們這些常演戲的人要做到這件事是很簡單的,其他人用什麼方法我不知道,但我個人就會把自己的慾火谷上臉上。

他們見我一臉尷尬,笑聲更大,而她的表情亦更明顯地顯得輕衊,我坐下了後,賭局就正式開始。

各自拿出了二百元籌碼,荷官替我們每人發了兩張牌,她的牌面是一隻四,而我則拿到了一對八,我擺出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一開始就推了五千元,即大約三份一籌碼出去。

她笑了笑,明顯是估中了我有好牌在手,可是仍毫不在乎地跟了下去。

這情形和我心目中的期望一模一樣,她果然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而且對自己的賭技很信任,持著一點實力就不放別人在眼內。

之後我來了一隻二,而她則再來一隻四,我們分別下注後,之後我又得到一隻二,她亦拿到了一隻六,我們雙方也交出了合理的注碼。

到了最後一張牌我們分別得到了一隻八和一隻四,到了如今這階段,我的牌面是一對二和一對八,再加上蓋起來的一隻八,湊成了「八夫佬」,對方的牌面則是三隻四和一隻六。

她的一雙媚眼半開半合地看著我,說:「小朋友,真是太可惜了,想不到我們只能玩一局呢!我要清了你檯面上的籌碼。」

話音剛下,就推出了七千多元的籌碼。

她是明知我的底牌必定是八的,她這樣做無非是想我認為她的牌底是四,她一直以來下注的方式也是在不斷暗示著自己一開始就拿到了一對四,她的手法算是頗到家,一般人必定會猶疑,可惜他的對手卻是我,但我不能讓她意會到我看穿了一切,所以我用帶點興奮的表情把所有籌碼推了出去,她的臉上立即露出了一個愕然的神態,不過卻一閃即逝。

揭開底牌,一如我所料,她真的是虛張聲勢,這局她自然輸了,她卻擺出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

「小朋友,你的運氣真好。」她微笑著向我說出了這句話,可是我知道她的心中肯定在說:「死小鬼!不用腦的,想也不想便下注,肯定完全不懂賭錢。」

她一開始擁有的本錢大約是五萬多一點點,現在看看臺面,我們的賭本拉近了不少,這樣的話,我要設局就更輕而易舉了。

之後的牌局能夠輸的我也故意輸掉,只有真的十分靚的牌底才會去贏,而且亦不會贏她太多,經過了大約半小時之後,她已幾乎肯定我是一個只有狗屎運的笨小子了。

更重要的是,我發現了她有一個很壞的習慣,當她每贏一局,她總會露出不可一世的神態,尤其是當是她(自以為)成功誘我入局後,就更會目中無人。

這一點是賭徒的大忌,一個真正的高手,只要在坐下賭桌後,就必需全心全意地投入自己所佈的局,因為賭錢並不是只賭一鋪的,當勝了一局之後,如果立時就大意鬆懈的話,那很容易就會露出破綻,令人摸清你的底子。

所以只要一坐下賭桌,直至離台為止,我都會做好我所扮演的角色,不論是害羞的小子、囂張的暴發戶,還是只懂一點賭博理論的生手,只要我一經決定要去扮演,就必定不露痕跡,贏錢時也好,輸錢時也好,陷於僵局時也好,亦絕不動搖。以我所知,有一些頂尖的高手從踏進賭場的一刻起已經開始布下圈套,甚至乎在賭場外已鋪定路,這亦不是奇事。

一位賭壇前輩曾這樣告訴過我:要比別人多贏一倍的錢,就要比別人多做十倍的功夫。

可是我只是靠賭來混兩餐及娛樂,也懶得做到這種程度就是了。

我們已賭了不少時間,我知道她已開始焦躁,只要等到合適的牌,就是時候一鼓作氣擊沉她了。

這一局,我的牌面是一隻九,我看了看底牌之後,就把一千元籌碼拋了出去,她亦很有信心地跟了,荷官替我們輪流發牌,而我們亦輪流下注,不用多久,就發完全部五隻樸剋了。

這時我的牌面是七八九十,而她則是同樣都是紅心的三七八和Q。

她把全部的籌碼一推而出,用她那對電得死人的媚眼看著我,以極度挑逗的語氣說:「如果你勝得了我,那麼今天晚上,我的身體就任你處置。」

「什麼?」我假裝聽不清楚。

「我說如果你贏了我,我就跟你上床。」

圍觀的群眾聽到她這句話,無不嘩然。

我當然知道她這些話起碼對數以百計的人說過,如果對著其他人的話還可以,可惜她今次的對手是我。

我的小兄弟從一坐下開始,便已變得乖乖的了,精於賭博的人,第一條件就是要夠冷靜,無時無刻都要保持絕對的冷靜,所以大部份的高手都因習以為常的關係,經常都是孤高冷靜的,留心!只是大部份,我本人就已是那一小部份的例外,可能是天生的性格使然,我只有在賭錢的時候異常地冷靜,平時我是常常會因心血來潮而去做一些傻事的。

我細心地回憶過剛才下注的情形後,也把檯面上全部注碼推出,她的臉出立時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她以手支頰,輕佻地道:「不妨告訴你,我什麼也沒有,只是一副雜牌,不過我知道你也一定不會是一條順,我看你剛才下注的方法,你的底牌多數是一隻大牌,我想不是煙屎就是King吧!可惜…」

她揭開自己的底牌:「我的這只葵扇煙,已夠贏有餘了。」

「你怎會猜到我不是順的…」我也輕輕揭開自己的牌:「我的確不是一條順,只不過是一對七吧了!」

她看見這一幕,臉色劇變,喃喃自語:「怎會這樣的。」

我整過神情也改變過來,換上了一個神采飛揚,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笑容。

她激動得站了起來,指著我怒罵:「你這騙子,你根本是個職業賭徒,而且更是個…」

她說到這裡,把話硬生生吞了回去,不過從她的眼神,我已猜得出她那半句未說完的話是什麼了──「而且更是個高手!」

我也站了起來,道:「我有說過我不是嗎?」

她的臉被我氣得陣紅陣白。

我對她說道:「其實你的技術真的不錯,很多賭博法則你也知得很清楚,而且運用得相當純熟,可是有一條你卻不太暸解──賭博法則第一條:賭博法則不可信。」這次我倒不是騙她的,有些人說賭博是沒有理論的,那是大錯特錯的事,賭博絕對有理論,可是這些所謂法則,並不是任何時候也可行,通常只會拿來對付一些門外漢或新手;若要應付老手,就要好像我剛才那樣,隨機應變,「利用」這些法則,因應對方的技巧,把對方誘進思考陷阱中;若果是對著更高層次的賭徒的話,就更要透過對一條法則不同的理解,把它化為十條、百條,互相周旋;至於頂尖的高手,就會用這些法則來作些似是而非的變化,數十條理論也可變成無窮無盡,兩個超級高手互賭時,有法則已等於沒有法則了。

正如我之前所說,精於賭博的人都不會胡亂鬆懈囂張,我現在這種「塞錢入對方袋」的說話,是極之愚蠢的事,現在你明白為何我不能成為一流中的一流高手了吧!

我示意荷官替我兌回現金,轉身就走,離開VIP廳不遠,一陣響亮的高根鞋踏地聲從後傳來。

喀、喀、喀…

「等等!」

回頭一看,追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妖娓動人的女人。

我故意掛上一個紳士般的笑容,氣她一氣:「請問什麼事?」

她停在我面前半尺,道:「我答應過你的,上房吧!」

「算了吧!不過我想提醒你一句,以後不要再用這方法了,不是對任何人也行得通的。」

「不!願賭服輸,我說過輸了就跟你上床,既然你真的贏了我,那我現在就和你做!」

我大笑幾聲:「哈哈哈!好!就憑你這一句願賭服輸,就算今晚天塌下來我也跟你做。」

我領著她穿過了連接賭場和酒店的通道,沿途引來不少男人對她行注目禮,也難怪的,她的而且確很美,而且她身上那一套高貴的深紅色吊帶裙,更突顯出她那足以成為凶器的傲人雙峰,再配上一對兩吋高的高跟鞋,令她的曲線表露無遺。

在電梯內,她在我身旁不時以一種曖昧的眼神看著我,而我則一真掛著輕佻的微笑。其實我看得出她這次主動要求跟我做愛,除了因為她真的是一個願賭服輸的人外,更大的原因是她不服氣,她在賭桌上輸了給我,就想在床上令我臣服於她裙下,基本上我不是一個愛面子的人,要向一個女人認輸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過她卻偏偏是一個跟我一樣喜歡賭博的人,如果在床上輸了給她,那就真的好像在賭場上也輸了一樣,我不喜歡這種感覺,使得我立下決心,今晚要跟這個女人好好較量一下。

「隨便坐,要喝點東西嗎?」

進到房間,我一屁股坐在床沿,擺出輕鬆的姿態。

她坐在我身旁,一隻玉手輕輕放在我的大腿,邊向上移邊道:「不要扮了,你早己心癢難熬了吧!不要浪費時間了。」

我笑笑,握著她放在我大腿上的手,放到她自己的大腿上:「先等你去好好地洗個澡吧!看見你那幾尺厚的妝,我可硬不起來。」

她的臉上閃現一個憤怒的表情,冷冷地看著我,站起來,步進浴室去了。

我在床上等了一會,直至浴室中傳來沙沙的水聲,才施施然地走到浴室門前,握著門柄,試驗地按了一下,發現竟能按下,我就知道她並沒有上鎖了。

我脫去全身的衣服,找了一條毛巾圍在腰間,以作掩蔽,我猜她現在九成是在計劃一會兒如何搶得主導權,如何牽著我來走,可是她卻不知道,遊戲其實已經開始了。

我輕輕打開浴室門,看見她拉起了一道薄薄的浴簾,我一手把它拉開,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成功地嚇了她一跳。

「你幹什麼?」

雖然她是明知將要和我做愛,也沒什麼不能給我看的,但始終她的本質是一個雌性生物,自己的胴體突然赤裸裸地暴露於一個男性的眼前,難免驚訝,使得她半轉過身,意圖遮掩她那誘人的肉體。

在這樣的距離,又毫無阻隔之下,她的舉動當然一點意義也沒有,她的肉體仍然是盡入我的眼簾,微燙的熱水在她那如山川起伏的身段流過,令她的肌膚看起來更光滑誘人。

我不經她的同意,站進浴缸之中,近距離欣賞她那已洗清脂粉的臉龐,她的本來樣貌一點也不比化了妝後的面目遜色,少了點妖艷,卻又多了幾分光彩。

我俯身到她耳邊低說:「想不到你的身材這麼好呢!」

不等她回話,我就一手擒住了她的胸部,用五根手指在那團美肉上的不同位置施以刺激。

頭幾下是試探性質的按撫,她看起來並沒什麼大的反應,可是我有技巧地在幾個部位揉搓過後,大約已掌握到她的感覺部位,立即向這些位置加緊進攻。

「唔∼」

她不單發出了聲音,連表情也變得更加性感,連帶我也興奮起來。

這個女人的身材真的很好,在不久之前,我認識了一個空中小姐,那空姐的身型也很不錯,應小的地方小,應大的地方則十分之大,可是就是豐滿得過了份,令她整過身型顯得有點突兀,簡單點說,就是有點像是漫畫人物般,有種不真實的感覺。而眼前的這個女人則不同,她雖然也是十分豐滿,但豐滿得來凹凸有緻,那種曲線性感而誘人,完全散發出一個成熟女性的魅力,在我認識的女人當中,她身材的完美程度可說是數一數二了。

愛撫胸部只是開始,之後才是重點,我個人其實對女性的腿部是最感興趣的,故此我的一隻魔掌沿著她的腰側滑下,在她的大腿上肆意撫摸,我用姆指在她的大腿內側一吋一吋地打圈,隱藏在她那嫩滑肌膚下的敏感神經,被我挑逗得高昂激盪,她情難自禁地閉上了眼,享受那如幻如真的快感。

搞了一會,我決定要借用一下道具,把掛在前面的淋浴器拿了下來,近距離地向她那神秘的私處衝擊。

「呀!」

熱燙的水毫不留情地衝進她那幼嫩的地方,為她帶來了一陣無以名之的快感,雙手軟軟地掛在我的肩上。

一輪刺激過後,我看著她那雪白的皮膚透出了淡淡的紅色,由衷地讚了句:「真美!」

她現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老實不客氣地道:「當然了,難道像你那樣,連拿出來見人也不敢嗎?」

她說話的同時,以挑戰的目光瞄了我下半身的毛巾一眼。

我一直認為會在意自己的陽具大小的人,都是幼稚而欠缺自信的蠢材,如果是平時有個女人這樣說,我會全不理會,可是今次既然我已下定決心要挫下這個女人,自然每一件事都要鉗製著她。

我笑了笑,把毛巾拉了下來,拋在一旁。

我的小兄弟不算長,只不過是東方人的標準尺寸,可是卻粗得驚人,我留意到她看見了我那小兄弟雄赳赳的姿勢後,面色顯得微微訝異。

我放下了淋浴器,用中指按著她的大陰唇前後搓動,再以姆指尋覓她的陰核,不用多久,我就摸到了那顆可愛的小豆子,它早已隨著它主人的生理反應而冒了出來。我的食指和中指伸進她的肉洞中,而姆指則按著她那小豆子高速震動。

「嗚!嗄…嗄…嗄…嗄嗄嗄!」

同時間,食中兩指也不閒著,在肉洞中不停地挖掘。

「啊!」

突然,在某個位置她的反應異常地大,我就知道已找到她的G點了。

我在她的耳邊淫穢地說:「怎麼了,想叫就叫吧!有什麼好忍的?」

她咬緊牙關,不想示弱在我的面前,可是身體卻是最老實的,她的雙腿漸漸興奮得發軟,慢慢彎了下來。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就在她面臨高潮前的一刻,我的動作毫無先兆地停了下來。

「你除了享受之外,還懂得其他東西嗎?」我一自說,一自坐下。

受到我的挑釁,再加上快感於半途被停下,燃起了她心中的一股倔強之氣,看她一臉不服的樣子,想必一定會做些事來反擊。

果然,她二話不說就蹲了下來,一手抓住我的小弟,有所動作,坐在浴缸中的我也樂得享受。

她的雙手一上一下握著我那陽具,以相反方向不停扭動,她所用的力度不輕,可是因為有熱水輔助的關係,不單沒有帶來痛楚,反而有很強烈的刺激。

扭了一會,她的紅唇像吸盤般一下子吸啜著我的龜頭,雙手的動作也沒有停下。

一陣電流般的快感湧上心頭,她的技巧足以令我比平常最堅挺的狀態更要硬上幾成。

經過了大約半小時的口交,她明顯也累了,抬起頭來,不服氣地看著我。

「不錯嘛!」雖然她的口技真的沒有什麼能挑剔的地方,但我偏偏以一種輕衊的態度「嘉許」了她一句。

她托起自己的一對美乳,把我的陽具擠進那深深的乳溝當中,更用「足以令純情處男單是看看便會洩出來」的目光挑逗著我。

看得出她對自己的一對乳房很有自信,也看得出她必定要我未正式上場就「交貸」的決心。

不到半分鐘,我已深切地體會到,她這自信絕對是建基於真才實料的,我的陽具每一寸也按摩得到,快感毫不留情地湧進我全身的每一條神經。

十分鐘後,因為實在太危險了,我依依不捨地把陽具從那美妙的地方抽出,突如其來地抱起了她。

「你想怎樣?」

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賊頭賊腦地向她笑了笑,一絲不掛地抱著她步出了浴室。

「呀!」

我把她拋在床上,不愧是高級酒店,床的彈性的確不同凡享,她的雙乳隨著床鋪的起伏而搖晃不定。

好不容易才忍住不射,在仍處於高危狀態,還是不要讓我的小兄弟受刺激為妙。

定下戰略後,我立即把頭埋進她的雙腿之間,用鼻子在她的「鮑魚」上深深索了一下。

「嗚∼」

輕吻兩下後,我才伸出舌頭,像靈蛇般對這美麗的蜜穴進行探索,在陰道口轉了兩圈,就向更深處邁進。

經過剛才浴室一役,我已對她的身體暸解不少,幸好她的G點算是靠近出口,我的舌頭剛好能接觸得到,要令她欲仙欲死自然順利不少。

「啊!呃…呃…嗚…呃…」

經過一輪挑逗,她的淫水令得床單也濕了一大片,我刻不容緩地撲到她的身上,狠狠地用我的陽具插進她的肉洞內。

「啊…啊…」

在有足夠的濕潤之下,我的這幾下狂猛衝擊絕對能令她的快感如浪湧起,可是她卻咬著牙根,不讓自己的情感表露。

抽插了數十下後,她強用腰力把我壓下,形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勢,想爭取主動,可是她還來不及扭動她那蛇腰,我已不留情地向上狂頂。

男方這樣從下向上頂,因為加上了女性的體重和角度的關係,是可以令陽具,異常深入陰道的,女性的感覺自然極大,可是相對地,男方付出的體力也極多。

她漸漸支持不住,伏在我的身上,胸前兩團軟肉不住擠壓我的胸膛。

「啊…啊…啊…嗚…嗚…嗚…嗚…」

我把她抬起,轉個姿勢改用狗仔式繼續進攻。

一開始時,她仍能用雙手把自己的上半身撐起,可是到了後期,強烈的快感奪去了她的體力,她的意志也到了極恨。

「啊!啊!啊!不行了!很…很爽!大力點!啊!啊!不行了!我要來了!要來了!呀呀!啊!啊!呀∼」

高潮過後,我一把抽出了陰莖,遞到她的面前,這高傲的女人,意識不清地握著陰莖套弄了兩下,任由濃濃的精液射在她的面上,更伸出香舌,把棒上殘留的髒物舔乾舔淨。

我和她相擁而睡,享受那未完的快感。

第二天,我一覺醒來,她已換好了衣服,準備離開。

我用被單圍住了下身,站起來送她到門口,道:「我知道或許我說了你也不會理會,可是請信我一次,你不要再賭得太大了,你不適合的。」

這番話是我發自真心的,因為經過昨晚,我明白到或許她真的在賭技上下過一番苦工,但她的本性並不是太能掩飾自己,永難登真正高手之列。

雖然我不認為她會聽我的話,可是就當是一場緣份,在完結之前給她一番忠告,她是否接受,我也不理會了。

她開了門,看看我,道:「看情形吧!對了,我叫Louis,你呢?」

我說;「Sky,不過我想我們沒機會再見了吧!」

她向我投以一個頗有深意的笑容,就轉身離開了。

我關上門回到床上,突然發現,床頭台上有一張寫了字的便條。

我拿起一看,是一個電話號碼。

我躺下來,笑了笑,看來,我在猜心方面也仍有很多不足之處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20 17:57:58 | 顯示全部樓層
水喔 真的有夠讚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昨天 09:11 | 顯示全部樓層
頂頂頂 頂到天上去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1-2-25 21:31 , Processed in 0.03378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