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15339|回復: 3

[不倫戀情] 不倫的鬼姦和亂倫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7-1 10:47:2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1)

  「……嗨!……楊俊生先生,你是楊俊生先生嗎?我是你XX大學的,晚期
學妹,你可能沒見過我,我是白依萍。」說著遞過來一張名片。

  白依萍給我的感覺是年齡不大,但思想成熟的類型,也許她有一頭飄逸的長
髮,以及一般跟她同年紀裡所沒有的氣質,第一眼我就覺得她不平凡。我們前後
期的學長妹,第一次見面沒,想到會在這種場合。這次公司派我過來接洽業務,
算是找對人了,的確!

  我點了一根煙抽了起來,白依萍也從自己的皮包抽出香菸,很幽雅的點火,
然後閉起眼睛輕輕的吸了一口,她的動作自然而熟練,夾菸的手指細緻而潔白,
使我的心中異動起來……

      ※    ※    ※    ※    ※

  走進公司附近的咖啡館,「嗨!白依萍妳好,很抱歉讓妳先到。」

  「沒關係,我也剛到。」

  我仔細的端詳白依萍一眼,白淨的臉上,帶著一種成熟的溫婉,腦後長髮披
肩,氣質高雅,這種風姿,你絕不可能在二十出頭的女孩子身上找到,但我絕不
相信她的年齡超過二十五歲。這是第二次見面,我有足夠的時間去端詳白依萍,
卻發現她也在端詳我,四目接觸,她俏皮地瞪著我,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反倒是
我被瞪的低下了頭。

  「哈,別把目光離開嘛!這麼大的男人也會害羞。」

  「害羞到不至於,只是不習慣吧了!」

  「喔,你多大了?」

  「三十歲囉!」我推推眼鏡:「歲月不饒人啊!」

  「不大嘛!男人三十而立,成熟的男人比較誘人。」

  「成熟的定義是什麼呢?」

  「工作安定,得失心少?……唉!不談論這個了。」

  其實,白依萍說這話,已經激起我潛意識裡,想多瞭解她的衝動。

  「告訴我,關於一些妳的事情吧,白依萍。」

  「我?」白依萍把抽了一半的煙在煙缸裡揉掉,又重新點燃了一支,狠狠的
吸了一口,然後吐出一陣濃濃的白煙,她的眼神在煙霧中閃爍。

  「我明知不該告訴你,但是現在,我確是很想跟你講我的故事。」她啜了一
口茶:「我今年二十七歲,去年離了婚,婚姻破碎讓我領悟了許多,結婚以前,
我一直覺得愛情就是一切,結婚以後才知道,世界上最虛幻,最不能寄託的就是
男女之間的愛情。聽到這句話,令我非常震驚,我想到自己,我是去年結婚的,
蜜月旅行回來,我漸漸有這份感覺……一切並不如想像中美好,我跟心華認識已
有七年,那時她還是專三的學生,那時的她善良、純真,眼神中透露著智慧、聰
明,是學校的風雲人物,我們有談不完的人生觀,有參加不完的學生活動,更有
數不盡的良辰美景。而今天呢?今天卻令我迷惘的很。我跟我先生認識三年後而
結婚,過了三年的婚姻生活,後來因彼此志趣不合而分手……」

  「一年多了,這一年多的日子裡,我倒是深切的瞭解了更多,也更透徹。」
她眼神一直埋在煙霧後面,手指夾的菸已燃盡,只剩下一段菸頭。

  「或許這就叫做成熟吧!」,我若有所感的吐出了一句話告別了白依萍。我
走出了咖啡店大門,漫無目的的在街道上走,想不出要找誰。

  這是個夏天的正午,無風,我想起跟「小綠」最後一次見面的情景。那時正
是春天的正午,我們沈默的走在馬路的人行道上,馬路兩旁的木棉花紅遍了半邊
天,那天,兩人搭著肩走著,不時對望一眼,有話在喉邊轉動,卻又吞下去,我
踢了一下木棉樹幹,樹上突然掉落兩朵碩大鮮紅的木棉花,跟著落了一地的殘紅
一樣,背對背地躺著,就像我跟小綠一樣,背對背地靠在凹凸不平的木棉幹上。
我知道木棉花再美,終究和我們的感情一樣,很快就會枯萎掉了。

  「我從認識你那一刻起,就預感到會有今天。」我彎腰拾起其中的一朵木棉
花,用手撕下鮮麗的花瓣。

  「在我的故鄉一個村莊裡,五月節左右,木棉花都會結上堅硬的果殼。到六
月,它們便會一顆一顆地在樹枝枒上爆裂開來……」她陷入回憶裡。

  「……」我沒接腔。

  「棉絮便像下雪一樣,在空中飛落,我最喜歡奔跑著,去抓那些雪樣的棉絮
了……」

  「你看過夏天下雪的情景嗎?俊生。」她轉過頭來。

  「沒看過。」我冷漠漠地回答。

  「台北的木棉花,只開花,然後一朵朵的掉光,沒有一個結果……」她晃一
晃身子,不知何時,眼睛竟紅了:「我們就像生長在台北的木棉一樣……

  (我不忍心說下面的那一句話,只讓它在心裡迴響。)

  ……沒有結果。」

  「俊生!」小綠一搖頭,兩串眼淚急速爬過臉頰,落在紅磚道上,形成兩個
深色的圓點。

  「我們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我沉吟著,心中倒並不
悲傷。

  「這是台北最美的一株木棉,上面還開著那……最後-朵木棉花,我們就在
這裡分手吧!」她站定了,眼神露著空茫。「趁這最後一朵花,還沒凋落……」

  「我送妳走吧!小綠。」我故作鎮靜。

  她移動了一步,又停住,臉上有點猶豫的神色,抬頭看一看那朵將要凋落的
豔紅在枯乾的枝椏上,像極了一隻孤獨的紅頭斑鳩。

  「相信我,俊生,你是我見過最令我深愛的人,再也不會有人能讓我像愛你
那樣深了……」她脫下右手中指那枚小銀戒,套在我小指上,然後轉身走了,走
向異國,那個她嚮往的地方。我望著她的背影笑笑,心中不免有一些傷感。

  當她的影子消逝在街口時,那朵最後的木棉花,「噗」地一聲落在我腳前,
我感覺到落空了花的木棉樹,就像我的心情一樣。

  「唉!又孤獨了。」

                          

(2)

  今天我跟白依萍研究的合作細節已經接近了定案,於是聊起了彼此興趣。

  「對了,我知道妳也是個業餘作家,我讀過妳的散文和小說,文筆細膩而憂
鬱,很美。」

  「哪裡!」她有些靦靦的說:「我自小養成寫作的習慣,把一些感慨藉著文
字抒發而已。」

  「剛好我也寫了很多的曲,不如請妳來填詞吧!」

  「我想應該沒有問題,但是我有很多作品都放在書櫃裡,我得找個時間整理
一下。」

  「短時間可能沒辦法。」

  「我幫妳好了。」

  「那些東西我已經塵封一年多了,要翻箱倒櫃的,實在不太方便。」

  「沒關係,反正目前也沒事,不如我去幫妳吧。」

  「好吧!」

  白依萍自己租了一棟獨棟的小閣樓,座落在永和市,有客廳、臥室、廚房,
是一個很可愛的「窩」。閣樓之居,三面環窗,由窗口可眺望新店溪整個河床,
綠意盎然,窗檻上面放了數盆鐵線蕨,臥室內有書有畫,有一部音響,一盆滿天
星,書桌上隨時擺著稿紙和一些資料書,書桌旁放著一張畫了一半的畫布,上頭
是一個女孩的自畫像,看那長長的頭髮,我知道她畫的是自己。

  看到白依萍潔淨的小窩,我不禁想到自己,心華畢業後在一家出版社工作,
由於工作賣力、聰穎活躍,第二年立刻升任業務經理,結婚典禮也就在她升任經
理的第一個月裡在法院公證處公證完成。婚前她給我的印象,是聰敏、有天份、
挑剔、節儉,婚後這些特色卻變成蠻橫、驕傲、小心眼、一毛不拔,再加上事業
的得意,這一年更變的跋負而專橫。

  原本,我就不是一位沙文主義的人,加上心華白班上班,晚上加班應酬,因
此對於家庭的照顧,也就自己動手,不曾有過任何的抱憾。想不到,夜晚一進自
己的窩,就像進入大雜鍋一樣,衣服亂掉、鞋襪亂丟,家裡的壓力反而比辦公室
大。

  「楊俊生,你在想什麼?」

  「沒有什麼,只是被妳的畫所迷惑。」

  「少來……」

  說著說著,突然電話響了。

  「喂,77889956,請問找哪位?」

  「……我是!」音調突然變的冷漠起來:「我……你……求求你,不要再打
電話來好嗎?不要再說了……求你!不要再……請你別再打擾我的安寧好嗎?」
她歇斯底裡的激動起來,雙手把電話握得死緊,幾乎要捏碎。

  「哈哈哈哈!妳離得開我嗎?妳的肉體經過我多年的開發,妳是脫離不了我
的控製的,還懷念以前大被同床的日子嗎?小綠過來,告訴姊姊,我們正在做什
麼……」

  「姊!現在姊夫正隔著三角褲,磨娑我的陰毛沙沙作響呢!媽媽正在吸吮著
姊夫的陽具呢?爸爸弟弟和大姐也都在呢!姊夫還說要派他養的小鬼去找妳呢!
姊!妳快回來嘛!」

  「哈!小騷貨,聽到妳妹妹話沒有?這一次我一定要叫小鬼讓妳三天下不了
床,那個小子是楊俊生吧!妳的陰戶是沒有一天離的開我的大陽具的。」

  「……不要說了!……我不要聽……不要再用邪術控製他們了!求你……」
白依萍跪著雙腿,不知是生氣或激憤,全身發抖著:「求你……求你……」白依
萍噙著眼淚,電話自手中滑落,掉在地上。

  我把話筒拾起掛好,白依萍不由自主的俯在我的肩上哭泣起來,我頓時感覺
有點不知所措,不知怎麼安慰她。我突然覺得白依萍是個嬌柔而善感的人,我低
頭看著白依萍,白淨的臉上是一片肅穆的溫柔,腦後長髮輕瀉。

  「俊生。我想一定很好奇關與我的事情,現在我就告訴你,現在我就告訴你
一段關於我家庭的故事,請勿批評,也請勿責難。從此,我與白依萍的這段有關
不倫的鬼姦。獸交。亂倫的荒唐關係也就從此展張……」

                          


(3)

  「劉行是我爸一位摯友的兒子,在我大二那年,爸爸突然胃出血,這一病不
但把積蓄花光,病後的調理更使家庭加重負擔,向他家借了一大筆錢,沒想到他
竟然跟爸聯合起來,以爸爸的借錢為藉口,硬把我娶過去,媽居然把我給賣了。
我出嫁那天,一直是在淚水中度過,等到新婚之夜,我才知道他養了小鬼,全家
人也早已亂交在一起了。」

      ※    ※    ※    ※    ※

  「大師,請你大力幫忙!」

  「抱歉,本門不能豢養鬼物,我愛莫能助。」

  「大師……」

  「不是我不幫你,是本門祖師有明文規定,本門絕不能豢養鬼物。而且過程
凶險難測,可能還會得不償失,你還是另尋高人吧!」

  「那大師能幫我找其他祭練的大師嗎?」

  大師看他一眼,見他執意甚堅,嘆了一口氣說:「好吧!既然你執意如此,
你可去找找茅山總壇師父,試看看吧!」

  「謝謝大師。」

  去花蓮見到了總壇師父,連忙向他說明來意,於是在茅山總壇師父的幫忙之
下,開始了煉製陰魂。

  「首先你必須跟我一起找未婚而身故的男女,死亡未出七日,於夜間帶小棺
木一具,收魂符十四道,封棺符一道,另備雷驚木魂牌一面,二寸長,六分寬,
一分厚,木牌上墨書:『刺某某正魂罡印』,然後於醜時至墳前,開關小棺木置
墳上,擺飯一碗,酒三杯,符置棺前點香二支,白燭一對,先焚收魂符七道,步
罡踏斗催唸:『引魂現身咒』,祭畢,再踏五陰斗變換為招魂斗,在焚收魂符七
道,掐出門虎指取雷驚木魂牌,集中精神,凝神定息,至眼前顯現出陰魂為止,
陰魂一現,魂牌立刻向陰魂胸膛拍去,大喝曰:『收鎖!』,馬上把魂牌收入棺
中,急蓋棺貼封符於棺上,另加紮紅線七圈於小棺外打結,即回壇中,把收回的
陰符置於六甲壇下,每夜祭煉,供飲食一碗,畫秘煉符三道,術士立壇前,先念
秘煉神咒七遍,焚符三道於棺前圈轉四十九日即完成。如果祭煉的陰魂是女魂,
要在棺前加置香火一小盤。練成之後,陰魂全身顯發幽香,練成陰魂之後要把風
棺符火焚化掉,如要役使陰魂時,及唸動密咒,陰魂即現身助法,若你白天欲出
門時,開棺念咒七遍,下令陰魂隨身,所豢養的小鬼及隨你左右,飲食時必留少
許,以供陰魂享用,或是多留一份也行。養後七年,可現原型,要它現形時於子
時焚香起棺,喝令曰:『現形』,陰魂即現出本形。切記鬼類的慾求是無盡的,
尤其是這一類還未結婚的色鬼,最喜歡藉著男女交合來提昇自己的法力,當然它
的法力愈有能力幫你辦事,但當它法力高到你無法控製,將反撲你時,你就必須
毀掉它,知道嗎?」

  「是。」劉行滿口答應,可是心中卻不這麼想:「廢話!小鬼的功力當然愈
高愈好,我哪會輕易毀去它呢?」

  「接下來的你切要記好,若欲毀掉小鬼,先令入棺,至慌墳上,取棺置於地
上,念往生咒曰:『慌崗雲祭,茫茫山川,天地無極,莫唱陽關,精魂精魂,任
意往還,我你決斷,玄機巫緣……急急如三魔真帝大帝刺令……』然後咒畢。取
一束茅草,橫放在面前地上,掉頭即歸,千萬不要回頭凡豢養小鬼之人,臨終前
尚未遣放或轉讓陰魂,則壽元盡時,即七恐流血,永不超生,切記!切記!」

  果然劉行藉著小鬼的力量,不但高中律師,而且錢途滾滾,有時接著明明是
小小的偷竊罪,可是案件卻會在警員想以小報大,爭取業績,而變成強盜罪,讓
他大有空間上下其手;明明是一件販賣毒品的案子,還當場被人人贓俱獲,照理
講應該是死罪的,他還是有辦法靠著小鬼雙方聯繫,雙方套好招式。等到開庭那
天,我們這位劉大律師就出現了庭上。

  「對於依照戒嚴條例,販賣毒品,應處死刑,這點我沒有異議,問題依照筆
錄看來,他是以一千元的代價交給對方,而對方也是以一千元取得物品,依照販
賣的定義來講,該是一方有所取得利益,方叫販賣吧,我想我的當事人這應該叫
轉讓吧!」

  辯的檢察官及法官一時啞口無言,頓時獲判輕罪了事,等等不勝枚舉……

  可是後來案件的睏難度愈來愈高,小鬼的法力已經不能勝任了,於是小鬼提
出了修練的要求,而劉行也同意了。經過小鬼千方百計的尋找,終於找到了白依
萍的母親雪柔,剛好雪柔一家,又是他家的遠房親戚,於是在刻意討好之下,白
家一家人更是應該的喜歡這小夥子,唯獨住在外面的白依萍卻相當的厭惡他。

  這天深夜小綠下了班回來,因為深夜,所以開啟大門相當的小心,怕去吵醒
家人,欲回房睡覺,經過母親的房間時,卻聽到一陣沉重的呻吟聲從門縫傳出,
小綠臉紅的想,爸爸年紀這麼大了,沒想到還這麼勇猛,竟然還讓媽浪叫出聲,
可是轉眼一想,卻又不是,爸爸不是出差了嗎?這一想頓時驚出冷汗,難道媽媽
偷人?!

  卻看到母親一絲不掛,渾身赤裸裸地橫臥床上,一個面容猙獰恐怖、鐵青膚
色、肌膚腐敗潰爛的男人正伸出墨綠色,已成枯骨的雙手猛抓著媽媽的乳房,而
那支大雞巴怒昂昂的,少說起碼也有八吋左右長、三吋左右粗,赤紅的龜頭好似
小孩拳頭般大,而青筋畢露,正欲插進媽媽的小穴裡。只見媽媽雙眼痴呆的看著
他,只見他皮笑肉不笑的轉過頭,綠色的眼珠留著鮮紅的血液,小綠嚇得發現自
己全身竟然已動彈不得。

  「牠」雖然沒有說話,但小綠卻可以感覺「牠」說的話:「好好看著妳媽媽
被我幹吧!下一次就會輪到妳了。」「牠」語氣平淡的沒有高低輕重,冷冷的笑
了起來。

  只見媽媽雙頰飛紅、媚眼如絲,慾情完全流露在她嬌豔美麗的臉上。雪柔嬌
呼道:「老公,我要!快給我……」

  只聽「牠」發出啾啾的鬼叫聲,那蛄骨的雙手用力的把媽媽那高聳挺出的雙
乳抓到瘀血。只見媽媽那雙媚眼半開半閉,香舌伸進了那男人腐爛的嘴唇裡,那
吊死鬼的長長舌頭也不斷著在媽媽嘴裡,翻騰挑逗著。雪柔受此刺激,口中不時
嬌聲浪語,「牠」獰笑著望著媽媽,流露出嘲虐的神色,就這樣屁股「滋」的一
用力,大龜頭及雞巴已進去了三吋多。

  「啊∼∼」緊跟著一陣慘叫:「痛死了,老公你的雞巴……實在太大了……
哥哥……好哥哥……我受不了……」

  「牠」更用力的一挺,雞巴已整根的插進了媽媽的小穴裡。

  「啊!老公……你好狠心……我……你要了我的命……」雪柔淫騷的表情、
浪蕩的嬌叫聲,刺激了「牠」,只見「牠」那陽具更加的暴漲,爬滿了蛆的腐爛
肉體,緊緊的壓上媽媽豐滿的肉體,白慘慘的枯骨雙手,一手正緊抓住媽媽的香
肩。

  小綠只覺得在看一場淫穢的魔術。

  「牠」另一手猛抓媽媽的乳房,手中喝喝有聲的流出綠色的液體,大雞巴在
媽媽的小穴裡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那掉落出來的紅紅一尺多長的舌頭,還不
斷的鑽入媽媽淺褐色的屁眼裡,可是媽媽只是癡呆的一無所覺似的。只見「牠」
插的忽上忽下,臉上妖異的光芒卻愈來愈勝,插的媽媽嬌喘如牛、媚眼如絲,全
身顫動幹的媽媽全身血液沸騰,一陣陣高潮猛上心頭。

  雪柔不時浪叫著:「啊……老公……我好痛快……好棒啊……我要洩了……
老公……你的大雞巴……好壯……好粗……我好舒服啊……啊……我的屁眼……
啊……要插壞了……」

  小綠看著媽媽,可是媽媽卻對她好似視而不見,仍快樂的浪叫著。小綠只覺
得自己粉臉愈來愈紅,可愛如小白兔的纖腰不段扭動著,修長的玉腿不斷交纏著
摩擦陰戶。

  「牠」似有所覺的,雞巴仍然猛幹著雪柔的陰戶,舌頭捩緊了雪柔豐滿的糯
乳,就這樣違反人類常理的扭轉一百八十度,露出了森森白牙,似欲擇人而嗜,
七孔流血不懷好意的對著她冷笑著,小綠被嚇的不寒而慄。

  雪柔被「牠」的大雞巴插得媚眼如絲、欲仙欲死,小穴裡的淫水一洩而往外
冒,陰唇一張一合的吸吮著龜頭。只見那鬼怪,依舊埋頭苦幹媽媽的嫩穴,媽媽
陰壁嫩肉上把大雞巴包的緊緊的,子宮口猛的吸吮著大龜頭。

  「牠」知道雪柔快達到高潮了,雙手緊緊摟住雪柔肥嫩的屁股,抬高抵向自
己的下體,用足了力氣拼命的抽插,大龜頭像雨點似的,打擊在媽媽的陰核上。
媽媽此時舒服得魂飛魄散,雙手雙腳死緊緊的纏住「牠」的身上。

  雪柔達到高潮了,不住的抖動著,子宮一開一放,猛吸吮大龜頭,一股淫精
噴洩而出。此時「牠」臉上出現了邪惡至極的笑容,陽具更加的暴漲,一吸一引
的,緩緩的運作起來,將雪柔狂洩千裡的陰氣全吸入自己魂魄之中,僅是一眨眼
之間,雞巴一陣猛漲更加用力衝刺起來,此時雪柔覺得全身魂魄似將離身兒去。

  「啊……求求你……妳會插壞我啊!……我好痛……求你慢一點……我不行
了……」一陣陰風狂襲之下,雪柔只覺得淫精不斷的流出,雪柔嬌呼著哀求道:
「求求你……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停止……喔……我要死了……」

  只見「牠」身軀一陣抖動,死命地朝前頂著,然後便靜止不動,許久……許
久……小綠只見媽媽臉上慘白的,早已昏睡過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22 22:45:25 | 顯示全部樓層
很優質~感謝無私的奉獻!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3-29 01:57:38 | 顯示全部樓層
非常ㄉ感謝大大為大家無私的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4-5 12:49:49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的無私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2-5-28 18:46 , Processed in 0.02452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