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3505|回復: 5

[科學幻想] 女囚淚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11-17 10:21: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女囚淚
(1)

色雷斯國一個風景如畫的小國,人口3600萬,面積180萬平方公里,
但人靈鍾秀,特別是該國的女子,身材健美,面貌姣好,皮膚白晰,是出名的美
女之國,在數次國際選美比賽中都連奪冠亞軍。
可近年來,色雷斯國經濟火爆,世風日下,從事黃色事業的歌廳、舞廳、妓
院、桑拿浴室應運而生,首都更是色情氾濫,歌女、舞女、妓女比比皆是,由此
引發了眾多的離婚、家庭解體、兇殺、強姦、偷盜、綁架、貪污、受賄案件,給
國家經濟、社會治安造成嚴重威脅。
該國新任總統桑托上任以後,立即組織開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掃黃行動。經
過突擊行動,一批涉黃罪犯落網了,其中60%是青年女犯。
是夜淩晨2點,在首都近郊的模範青年女子監獄,萬簌俱寂,只有哨兵和值
班看守拓拓的腳步聲在空曠的樓道內迴響。
在獄長辦公室內一個緊張的會議正在進行。女獄長年方34歲,體健貌端,
心狠手辣,工作極為能幹。在座的4個分隊長都在二十八、九上下,個個都出色
的狠,特別是一分隊長王紅雖然長得漂亮,但立眉吊眼,滿臉透著一股狠勁,女
犯們背後都叫她女狼。她是國家員警總監的女兒,放著其他工作不幹,單選擇了
女警這一職業,專愛淩辱、虐待囚犯,是典型的女虐待狂。
獄長看著手中的文件說:“剛剛接到司法部的命令,這次全國掃黃取得重大
戰果,共逮捕人犯1852人,其中,女犯723人,除去35歲以上的245
人外,餘下的478名女犯統歸我們接收。這些人中絕大多數是妓女、歌女、舞
女,個別是殺人共犯。犯人預計淩晨5點押到,我們還有2個多小時,要儘快安
排佈置。”
“司法部為什麼早不通知,趕得這麼急?”王紅問。
“為了保密。好,其他事不多講了,有什麼以後再解釋吧!要緊的是趕快行
動。我們按1號接收方案行動。王紅你負責震懾部分,二分隊長負責接收,三分
隊長負責後勤,四分隊長負責警戒。立即行動!”獄長急迫的說。
5分鐘以後,女監暴發出一震刺耳的警鈐聲,整個大樓燈光霎時開啟,一片
通明,女警全部出動,奔向各自的崗位。隨著監獄鐵門“嘩啦嘩啦”的開啟聲,
女警大聲喝道:“全部女犯出監,快快!”
已被完全馴服的女犯從睡夢中醒來,不敢怠慢,抓起身邊的囚裙套上,快步
跑了出來。女監所謂的囚裙是用黃粗布做成的,為了省工省料,大、中、小三號
都又短又小,領叉開到胸乳處,裙擺只及大腿中部,最短的到了大腿根部。
不一會後,女犯全部集中到了監獄廣場,只見一片白花花的裸臂、裸胸、裸
腿,煞是動人。女犯低頭屏息,不敢正視講臺,女犯們心裏都明白,半夜緊急集
合,準有什麼禍事臨頭。
王紅冷笑著走上講臺,說:“恭喜你們,要當犯人頭了。聽著,一會你們的
同類要來。你們52個人分頭去各個牢房作犯人頭,你們要把這裏的規矩一條一
條講給她們聽,把你們的經歷也講給她們聽。你們要保證她們成為同你們一樣的
人,守規矩,聽命令,老老實實。如果哪個牢房出了問題,我先扒了你們的皮。
好,回牢房去,反復背誦獄規第20條,還要教會你們的同伴。三天后我檢查,
有一個不會的,有你們好受的。現在,春子、席子、小垣、張媚留下,其她人回
去。”
女犯們在女警的押送下分頭到各牢房去了,監獄的廣場上只留下4名容貌秀
美、身材高挑的女犯,被10餘名女警圍在正中。女犯心中一陣發緊,知道禍事
臨頭了。
王紅厲聲說:“把衣服脫光。”
春子乍著膽子小聲問:“為什麼懲罰我們?我們沒有不服從管教。”
王紅臉上掠過一絲冷笑:“這次你們確實沒犯什麼錯誤,不過要委屈你們一
下,借你們的玉體用用。”女警們爆發出一陣大笑。
“快脫衣服!全裸,一絲不掛。”女警們好像在看好戲一樣,急不可耐的喝
道。
4人花容失色,在眾目注視之下脫下了囚裙,又解開了一條二指寬粗黃布做
成的乳罩,露出了像小山丘一樣的豐乳。脫下了說是三角褲,其實只是橫的像一
條一指寬的線繩,豎的像二指寬的布條,窄小得連陰阜和陰毛也遮不住的褲叉。
女犯赤裸著身子,在雪白的燈光照射下,發出粉紅色的光芒,又美麗又性感。
“把她們帶到辦公區,快準備起來,女犯就要到了。”王紅下令。
女警們三、四人一組,把4名赤裸的女犯從監區帶到辦公區。
春子被帶到大廳後過道的第一個拐彎處,一個女警抖開一條中指粗細的豆粒
繩子,準備將春子五花大綁起來。正好王紅走了過來,女警忙笑著說:“分隊長
給我們再做一次示範吧!”
王紅正想過過捆人的癮,一聽便毫不推辭,笑著拿過繩子,先在春子脖子上
猛打了一掌,喝道:“低頭!”然後將繩子搭在春子細白的膀子上,交叉一順一
個麻花,又從腋窩下竄出,在豐腴的雙臂上纏了二匝,猛一抬腿撞在春子的後腰
上,春子不防一個前沖,王紅雙臂上抬,勒馬似的向後一收繩,一前一後,繩子
立時收緊,深深陷入春子細嫩的皮肉裏,然後順勢將繩子在春子的小臂上纏繞幾
匝,繩子又上竄到脖脛交叉處拉緊打結,春子的胳膊立時懸吊起來,同身體幾成
89度角。
只見春子裸臂、裸膀被繩子捆綁得似麻團一樣。春子渾身微微打顫、臉色煞
白,氣喘噓噓、香汗淋淋沁出,從臉頰、赤裸的肩頭向乳溝處彙集。
春子支援不住,向下癱去,兩個女警伸手扶住她被緊捆著的裸臂,不讓她倒
下去,說:“挺住點,深呼吸,好!”女警指著前面一張粗木小桌,說:“跪上
去。”
春子緊咬牙關,強忍著疼痛,在兩個女警的挾持下,吃力地挪動到桌前,抬
腿,“邁上去!”女警命令,春子稍一抬腿,上身五花大綁的繩子立時收緊,她
不由得“啊”地慘叫起來,身上的肌肉不住的打抖。
女警們知道她無論如何也上不去,女警們在春子不住的慘叫中七手八腳地把
她抬扶上去,春子終於無力地跪在小木桌上,女警命令著:“叉開大腿,頭低下
去,再低!不許動,好,就這樣。”
女警邊說邊用手將春子的頭深深地按到兩條豐滿、肥腴的大腿中央,頭幾乎
垂到了桌面上,肥臀高高撅起,繩捆的雙臂指向斜上方。
王紅對女警們滿意地點點頭,說:“就這樣讓她跪著吧!”又警告春子說:
“不許亂動,老實跪好。別哼哼,你這算輕的,她們三個比你還苦。”
果不其然,在走廊的第二個拐角處,席子已被剝得精光,雙腕繩捆,高高懸
吊在木架上,兩個女警脫了外衣,穿著襯衣,挽起袖子,手拿二尺半長的皮鞭,
在旁邊的水桶裏沾濕,對著席子的裸體,“啪突、啪突”的抽打起來,席子不住
地慘叫尖嚎:“啊....啊....媽呀....饒了我吧!”
女警毫不手軟,繼續“啪突、啪突”地抽打,一鞭一條血痕,血順著席子的
大腿、小腿、足尖流下,一會在腳下就積了一灘血。席子脖梗一歪,昏了過去。
王紅滿意的點點頭,繼續向走廊深處走去。
在第三個拐彎處,小垣已被剝得精光,一條麻繩將赤裸的上身、裸臂結結實
實地五花大綁起來。她的旁邊放著一個形似木馬的東西,在木馬的中央有一個園
洞,插著一根面杖粗細的木棒,下端連著和自行車一樣的蹬車裝置,在園洞的前
後還有兩根結實的木棒,這就是女監參考中國古代懲罰通姦、淫蕩婦女所用的木
驢刑具而發明的新木馬刑具。
“上去!”兩女警挾著小垣被緊捆著的裸臂,把她扶上一個小木凳,然後扶
著她的大腿跨過木馬。被緊捆著的小垣不敢有任何反抗,任由女警擺佈,女警分
開小垣的臀部,使面杖粗的木棒對準陰部的花蕾,然後猛地將她按坐下去,小垣
“哎呀”一聲慘叫,木棒已深深地插入陰道,然後用繩子將小垣的身子和兩根前
後的木棒捆在一起,固定好身子。
這並不算完,女警又將她的雙腳放入腳蹬裏用繩捆緊,在其下放置兩枝點燃
的蠟炬,燒烤其腳底,小垣為避燒灼,雙腳上下挪動帶動飛輪轉動,又連動木棒
在其陰戶中上下插動,等於自己給自己上刑,想停下腳被燒,一躲避木棒又插,
慘痛到了極點。王紅和女警為自己的發明取得成效而得意起來。
在第四個拐彎處,張媚也被剝得赤條條,一絲不掛,裸臂一字形張開被捆在
十字架的上端,雙腿併攏跪在二道槓上並被繩捆住,女警將木楔用勁插入張媚的
背部,將一根50公分的木棒使勁插入張媚跪著的本已夾得很緊的大腿、小腿中
間,這樣使張媚的胸乳、大腿凸起來,在張媚不住的慘叫聲中,將一根根鋼針刺
入雪白、豐滿的胸乳和豐腴的大腿上。
王紅巡視後非常滿意,打電話向獄長報告:“一切準備完畢。”獄長大加贊
賞。
這時,其他分隊長也先後報告任務完成,獄長看看表,只用了一小時三十分
鍾,指標剛指向四點三十分,提前半小時完成了接收準備工作。

(2)
淩晨5點,一抹早霞映出了女監的輪廓,塔樓、圍牆都沐浴在金黃色的霞光
中,遠處望去,高山蒼蒼,綠野茫茫,彷佛一座美麗的山野城堡,有誰知道這裏
卻是女人的地獄。
在汽車的鳴笛聲中,監獄的大門“嘩啦嘩啦”打開,押送女犯的汽車準時到
了。帶隊的男警官向在門前迎侯的獄長報告:“報告長官,憲兵上尉毫斯奉命押
送476名女犯到你監關押,現在我來交接。”
獄長:“辛苦了,開始接收吧!”
一聲令下,隨車的憲兵、員警打開罩在軍用卡車上的篷布,一車車身著花花
綠綠時髦服裝、面貌姣美、身材豐滿的青年女子打著哆嗦,吃驚地看著滿地的警
察。
“全部下車,排成一排,往前走。”憲兵和員警大聲喊道,一邊揮舞著手中
的警棍、槍托、刺刀將嚇呆了女犯趕成一排,並緩緩地向登記桌前移動。
憲兵書記官和二分隊長以及另兩名女警坐在桌後,書記官看著記錄本向二分
隊長念著:“張麗,22歲,捕前妓女。奇子,28歲,捕前舞女。海子,27
歲,捕前無業。”
一個女警登記,一個女警將寫有號碼的紙牌遞給女犯,掛在脖子上。登記過
後的女犯進入辦公大樓,有色的玻璃門擋住了大院人的視線,女犯立時進入了一
個恐怖的世界。
進門的女犯看到兩旁身材高大、威風凜凜、虎視眈眈,手持槍枝、警棍、皮
鞭的數十個女警,不由得心生警畏。更可怕的是眼前的景像,一張小粗木桌上跪
著一個赤條條、不著一絲的裸體女犯,見她一雙裸臂被麻繩五花大綁的懸吊在身
後,頭被捺在兩條赤白的大腿中央,短髮披散,渾身密密的汗水流淌,打濕了桌
面,繩子也浸成了淺黑色,更襯出了肌膚的雪白,繩子的粗糙同細膩的皮膚形成
了鮮明的反差。
春子已被捆押了快一小時了,但她自己已沒有了時間慨念,只覺得時間像停
罷了的時鐘,凝固不動了。她被捆綁的裸臂`、裸膀麻趐趐的痛,跪撅久了膝蓋、
腰背、脖脛酸麻難受,汗水像小蟲子一樣在身上爬,癢得難受極了。
渾身的血都沖到了低垂的頭上,剛才她不由自主的稍仰了一下頭,立時被一
個女警在脖脛上狠給了一掌,“低下,不許抬頭!”女警邊喝叱,邊將她的頭捺
得更低了。春子有了教訓,一動也不敢動,她知道女警就是想把她折磨的半死不
活,給新來的女犯一個下馬威,起到震懾作用。
新來的女犯心驚膽戰地走過裸綁跪撅的春子,看到旁邊立著一塊木牌,上寫
著:“不服從監規的下場”。女犯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如此可怖的場面,嚇壞
了,也初步被製服了,震懾行動第一步已獲成功。
在過後的走廊裏,寫著:“脫衣處”。幾個女警喊著:“脫掉所有的衣物、
鞋襪,裸體,一絲不掛。”
女犯們對此倒毫不在意,過去的職業常讓她們在陌生人面前脫衣,何況面前
又是一堆女人,於是爽快地把衣物脫的精光,露出潔白如玉、窈窕動人的軀體。
長期職業的保養和職業的要求,這些女犯的確是美麗無比。恰似西方畫家魯本斯
筆下的裸體美女,光芒四射。
光著身子的女犯走到第二個走廊處,女犯們嚇得驚叫起來,只見一個渾身血
淋淋的女犯被裸吊在木架上,身上的血水“滴嗒滴嗒”的往下滴,女犯頭低垂在
胸前,頭髮濕淥淥的,嘴裏低低的喘息、呻吟。旁邊的木牌上寫著:“女犯們別
像我一樣受罰”。
女警命令:“所有首飾、手錶都放到桌上去!”女犯們受到震懾,急忙將項
鏈、手鐲、腳飾、耳環、手錶等摘下放到桌上,只剩下光禿禿的身子。
女犯走到第三個走廊拐彎處,又一幕慘景呈現在眼前,只見被裸綁的女犯騎
在一個形似木馬的架子上,不住地蹬踩,好像不由自主,一個木棍上下竄動,在
女犯的陰戶中搗上搗下,鮮血順著木棍流淌,洩紅了木馬和一片地板。女犯痛苦
地蹙著面孔,汗水、淚水順著面頰流淌,一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慘像。旁邊
立著一塊木牌,上寫:“我是自作自受”。
周圍女警仍舊板著面孔,盯著一字走進的女犯,彷佛看誰不順眼就給誰上刑
似的。女犯們有的嚇呆了,有的嚇得捂著面孔往前急走,前方,站著十幾個手拿
剪刀的女警,對過來的女犯一人一剪刀,將女犯無論是長髮還是短髮,捲髮還是
披肩髮一律剪成齊耳短髮。
素來愛美是女子的天性,一個叫由美的女犯不由得用手護了一下頭髮,在她
遲疑的片刻,過來兩個女警哩啪啦給了她一頓嘴巴,打得由美天昏地暗,又被一
腳倒在地,一個女警拿出一條豆粒繩,搭肩頭攏二臂,提、拉、拽、結,將由美
結結實實的五花大綁起來。
由美立時面孔煞白,泠汗直冒,繩捆處鑽心似的痛,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向被
裸捆的臂膀湧來,由美癱倒在地,女警拽著由美的綁繩和裸臂將她提拎到牆角,
按跪下來,女警用腳尖踢開由美赤白豐滿的大腿,手按著她的頭喝道:“大腿叉
開,頭低下去,不許動!”由美像春子一樣被押跪在那裏。
其他女犯看到由美的慘像,哪裡還敢做任何反抗,任由女警剃頭剪發。
當女犯走到第四個拐彎處,看到張媚被裸捆在木槓上,凸出的胸乳、赤白的
大腿刺滿了鐵針時,已經有些麻木了,她們既沒有驚叫,也沒有捂臉,只是默默
地走過,從女警手中接過黃色的囚裙和乳罩、褲叉,以及塑膠臉盆、口杯等生活
用品。女警邊叫著號,邊把女犯押入各自的牢房。

(3)
“1、2、3、4、5、6、7、8、9、10號向前走,進一號牢房。1
1、12┅20號到這裏來,進二號牢房....快點,別磨噌。走快點!進去。”
隨著牢門鎖“喀嚓、喀嚓”的聲響,女犯都被關進了各自的牢房。
監獄大院裏,卡車卸空了,只剩下一輛囚車,毫斯向獄長說:“這是兩名內
定的死囚犯,叫奇子和海子,一個19歲一個27歲,是殺人共犯。”
獄長回頭對王紅說:“把她們關到死囚牢裏去。”
奇子和海子戴著手銬,頭上罩著一個布口袋,被員警扶下車,女警接過來,
將兩人挾扶進監獄大樓。
毫斯向獄長告辭後,帶著車隊走了。
在大樓裏,女警將兩人的手銬卸掉,扒光二人的衣裙和內衣,使她們赤裸了
身子,給二人帶上一幅60公斤重的鐵鐐,然後押入死囚牢裏。
接收工作順利結束了,獄長帶著部下巡視了各個牢房,囑咐女警嚴加防範,
回到了辦公室。
走廊裏,女警給春子、玉子、小垣、張媚卸下綁繩和刑具,獄醫給她們做了
醫療處理,押入了特殊牢房。由美也被送回了自己的牢房。
女監將女犯的首飾按官級分成數分,分發給女警們,這是女監特有的規距,
以此激勵士氣,司法部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女監胡為。
由美踉蹌著腳步被女警帶進了4號監房。幾個女犯關切地扶住她:“不要緊
吧?”由美流著眼淚搖搖頭,坐到自己的草 上。
做犯人頭的那個名叫秋子的女犯看著由美血痕累累的胳膊和胸脯,歎息的說
道:“你們剛來,這不過是一個開頭,以後的日子更難熬。這裏的女警都和狼一
樣兇殘,不是打,就是罰;不是捆,就是上刑。你們看這裏貼的二十條獄規,稍
有違犯,就的脫層皮呀,看這條高聲一點就是犯規。我比你們早來二年,看了許
多這樣的事,有的莫名其妙的就說你犯禁,捆打上刑,唉!”
由美哭著說:“還不如死了好。”
秋子忙說:“千萬不能這樣,這裏是連坐法,一人犯禁,全監受罰。死一個
人,全室人就比死了還可怕,可不能連累大家呀!”
十幾個女犯欲哭無淚,默然無語,相互茫然的注視。
當夜2點,正在熟睡的獄長被刺耳的電話鈴聲驚醒,聽完報告她勃然大怒,
原來,由美在監牢裏乘其他人睡覺,用床單掛在窗上的鐵條上,上吊自殺了。獄
長對著電話吼道:“立即執行震懾行動,集合全體犯人。”
由美牢房裏的十名女犯被押到了地下刑訊室,面對牆站著,女警喝道:“脫
光衣服!”
秋子苦著臉說:“長官,我都給她們說到了,她....”
女警劈手就給了她一記響亮的耳光,罵道:“住嘴!等會看怎麼收拾你。脫
光,靠牆站著去!”
十名裸著身子的女犯,戰抖著沖牆站著,等待酷刑的來臨。
被從床上叫醒的行刑女警陸續到達辦公樓底層的地下行刑室。時值7月,地
處亞熱帶的色雷斯國非常熱,地下室通風又差,更顯悶熱,二十幾個女警都脫掉
了上衣,光剩下背心,有的脫掉了長褲,只剩下短褲叉。女警邊喝著冰鎮汽水、
啤酒,邊發著牢騷。
“媽的!天怎麼熱,還得收拾她們,真倒楣。”一個女警恨恨地說。
“那就別饒她們,狠狠地收拾,出出你這口惡氣。”另一個女警打趣地說,
女警們都笑了。
準備好的女警二人一組,將一個個女犯押往刑訊室。
女監辦公樓的底下室有二十幾間15平米見方的房子,一個狹小的長過道。
女監將其改造成陰森恐怖的地下刑訊室,有自己發明或引進的二十多種刑具,在
這裏不知有多少人飽嘗了人間最悲慘的折磨。現在,十名女犯又要面臨慘痛的刑
訊。
在第一刑室裏,女警拿起一條又粗又黑,明顯是血汗浸泡過的繩子將女犯秋
子捆綁在一條L形木凳的木樁上,繩子一匝一匝緊緊纏繞在秋子赤裸的胸部、臂
膀上,勒起一道道凸起的肉楞,繩子的兩邊由煞白逐漸變得通紅。
秋子不住地哀求:“長官,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行行好吧!松點吧,
我受不了了。”
兩個女警理也不理她,繼續將她赤裸的大腿緊捆在長凳上,一個女警拿起撬
槓從其腳踝處插入使勁撬起,秋子慘叫起來,同時上身和頭脛向上仰起,另一女
警立即塞入一塊磚頭墊起,秋子的膝蓋處格吱格吱作響。女警繼續一撬一塞磚,
墊到四塊磚時,秋子已完全昏死過去。這就是人們常談起色變的“老虎凳”。
(4)
在第二刑室裏,一個名叫麻優的女犯被女警按跪在地上,一個女警各拽著她
的一條玉臂使其伸直,將一根粗槓子一字形捆在她的胳膊上,然後將另一根槓子
塞入她跪著的腿彎處,兩個女警四隻手各抓住上邊木槓的兩頭,然後將兩隻腳踩
到下麵的木槓上,二個女警近二百斤的重量全壓在女犯的腿彎處,麻優的膝關節
處格吱吱亂響,麻優全身亂顫,拼命掙扎,但上身被緊緊綁著,兩個女警手壓著
木槓,使其動彈不得。麻優嘴裏不住地呼號著,不一會,也像秋子一樣頭一歪,
昏死過去。這就是壓槓子的酷刑。
在第三刑訊室裏,名叫真理子的女犯平伸雙臂被捆在十字架上,赤白、豐滿
的乳房高高撅起,女警將兩個夾子夾在真理子粉紅的乳頭上,真理子痛得亂叫亂
嚷,女警把連著夾子的電線一端插入電機的線孔裏,隨後打開開關,一股電流瞬
間通過真理子的乳頭,竄入肉體,燒灼、麻木像一把一把利刀切割著她的神經和
肉體,真理子的身子反弓起來,緊捆著的繩索深深的嵌入細白的皮膚裏。
女警操縱的開關,忽停忽開,電壓忽高忽低,反復折磨著她。真理子的身體
像風中的小樹般前挺後伏,嘴裏噴出大股大股的汙物,屎尿也從失禁的肛門中流
出。這就是電擊的酷刑。
在第四刑訊室裏,利子被捆在一條低矮的長凳,女警拿起水管,喝道:“張
大嘴,含住水管!”利子不住的哀求:“饒了我,我再不敢了呀!”只是不張嘴
含管子。
女警大怒,左右開弓打她的耳光,利子的臉一會就麻木了,女警順勢打開她
的嘴巴,將水管深深插入她的喉管中,然後打開水龍頭,涼水咕嘟咕嘟灌入她的
肚裏,不一會,利子的肚子鼓脹起來,一個女警說:、行了吧?“另一個說:“
再灌點。”
水不停歇的灌入,利子的肚子更加澎脹,肚子上的血脈都清淅起來,女警這
才關掉水龍頭,將一塊木板放到利子的肚皮上,二人踩上去,口沫、血水、胃液
從利子的口中噴出,屎尿從肛門中噴出,四散飛濺。這就是灌涼水的酷刑。
在第五刑訊室裏,清子的雙手和雙腳被捆在一個Λ型凳的兩個側面下端,白
皙豐潤的屁股高高地翹起來,兩個女警手拿一米二長的竹板,前端扁厚,後端圓
長,使勁掄起來,照著清子的皮股,“嚓嚓”的打,不一會,清子的屁股就皮開
肉綻,烏清黑紫。這就是竹筍熬肉的酷刑。
在第六刑訊室裏,水美的手腕和腳踝四馬倒竄蹄似的被捆紮在一起,一根鐵
鏈將其懸吊在房梁上,一根皮帶紮在額頭,又拴在鐵鏈上,將其頭向後拉起,成
S狀,一盆炭火放在身下,烘烤著水美赤白的肚皮、大腿,這就是火烤兩面黃的
酷刑。
在第七刑訊室裏,細子赤裸的身體被細繩一匝一匝地捆在一張高背靠椅上,
細嫩的皮膚被勒出一道道凸 ,皮膚逐漸由白變到紅,女警用一根粗點的木棒慢
慢撬起細子的背部和大腿部,另一個女警將磚頭塞入細子的背部和腿部,使細子
的胸乳和大腿高挺出來,繩子深深的陷入肉中,細子大聲地慘叫起來:“啊....
啊....”女警用細細的鋼針,密密地刺入細子的乳房和大腿。這是亂點梅花針的
酷刑。
在第八刑訊室裏,女犯屈子雙手腕和腳腕被大字型的銬在牆上的鐵環裏,女
警用排筆沾上膠水刷在屈子和背部,然後將一條條白布沾貼在她的背部,待稍幹
後,女警將白布一條條撕下,此時,白布已和肉皮沾在一處,撕一條白布,下一
片肉皮,屈子沒等撕下三條白布,已痛得昏死過去。這是所謂披麻戴孝的酷刑。
在第九刑訊室裏,女犯月梅被一條細繩五花大綁起來,兩女警將她押跪在一
張矮桌前,月梅突出的乳房被放在桌子上,女警把一根粗點的木棒壓在她的雙乳
上,月梅不住口的哀求著:“大姐,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女警理也不理她,只是微微的冷笑。兩女警各起一隻腳踩在木棒上,用手扶
著她被緊捆著的裸臂,把腳用力踩下去,月梅鼓起的乳房立時壓扁了。乳房連著
女人的心,月梅立時痛徹心肺,昏死過去。這是殘酷的壓乳刑。

(5)
在第十刑訊室裏,季子同樣被一條細繩五花裸綁起來,繩頭竄過房梁上的鐵
環又拴在地腳的鐵鉤上,使季子雙臂高懸反吊起來,季子痛苦地呻吟著。女警用
排筆將汙物刷在季子的身上,然後打開屋角的箱子,將各色各樣的小蟲子放出,
退出屋子,小蟲子循著味道,爬到季子的身上啃齧起來,季子被咬得渾身顫抖起
來。這是千蟲咬的酷刑。
在十個女犯被上刑的同時,全監的犯人已被集合起來,排著隊走過刑訊室觀
看,女犯們看到同伴的慘狀,個個面如土色,渾身像篩糠似的打抖不已,膽小的
女犯手捂著臉不敢正視,有的嚇得低聲哭泣起來。兩個女警手拿皮鞭向不敢看的
女犯一陣亂抽,邊打邊罵:“放下手好好看,這就是違犯監規的下場。快看,媽
的!”女犯這才不敢不看。
走完刑訊室的女犯全部被集中樓下大廳裏,四周一圈如狼似虎的女警手持警
具,虎視眈眈,二十幾個女警將受刑的、已昏死過去,渾身血跡斑斑的女犯拖出
來,扔在講臺前。
獄長手指著這些女犯罵道:“看著,這就是不守監規的下場,誰要是不怕,
儘管來試試,我這裏幾十種刑罰不信治不了你們,誰要是再敢違犯,我叫她活著
比死了還難受。聽著,後天開你們的宣判會,都給我老老實實的,聽從員警的擺
布,否則,要你們的好看。把這十個犯人扔到水牢裏去,其他回牢房,好好的反
醒。”
女犯們被押回了牢房。獄長又訓斥眾女警:“都看到了吧,這些罪犯有多反
動,一不小心就可能出事,我們必須百倍的提高警惕,嚴加防範。要充分吸取這
次事件的教訓,對她們必須狠上加狠,來不得半點仁慈。二號監值班女警關十天
警閉,帶班三分隊長給警告處分,後天要開她們的宣判會,絕不能出半點差錯,
尤其是二個死刑犯。明天要充分準備,按預定方案,分頭行動,散會。”
第二天,女監格外忙碌,女警們忙著準備綁繩、牌子之類的東西。女犯也被
集合起來,挨個牢房進行洗澡。
女犯們自被捕那天起,近一星期沒有洗澡了,每天洗澡的生活習慣,使她們
養成了良好的生活習慣,今天難得的洗澡,使她們暫時忘了明天被宣判的恐怖,
盡情地享受洗澡帶來的快感。女犯個個精心的洗著,都洗得白白淨淨,透出女性
的嬌美。
這就是女監的過人之處,每逢重大活動,都將女犯們打扮的美麗動人,幹幹
淨淨,即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又顯示女監管理的好。今天,她們又故技重演,蒙
在鼓裏的女犯還以為受到了優待。
洗過澡的女犯又一律要求換上新的囚服,為了同樣的目的,女監的夥食也很
好,好米好面,衛生乾淨,管飽管夠,經常吃點雞豬肉等,這樣保持了女犯的生
機和活力。不像其他監獄只給犯人吃爛菜爛飯,吃得犯人個個面黃肌瘦,像鬼一
樣。今天女監給女犯的夥食更好,女犯們都像過節一樣,只不過到處是戒備森嚴
的女警給過節的氣氛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
次日淩晨5點,一晚忐忑不安的女犯被尖厲的哨聲叫醒,女警喝道:“全部
起床,接水洗臉刷牙梳頭。”
女犯們緊張的動起來,畢竟是年青動人的女性,一番打扮過後,個個光彩奪
目。早飯一人一碗小米粥、一個麵包、一個鹵蛋,純香可口。
6點半鍾,蜜月結束了,女犯們的地獄之行開始了。
“一號監,排成一行出來。”女警挨個將每間牢房的女犯帶出。
女犯們個個低頭屏息的走出來,剛一走出廊門,早已等侯的女警手持豆粒繩
將女犯們五花大綁起來,走廊裏到處都是女警的命令:“低頭,彎腰,吸氣,放
松....”和女犯的呻吟、喘息聲。
根據獄長的命令,女警們下手都非常狠,將女犯捆得格處緊,只見白晰的裸
臂纏滿了比平日多出好多的繩圈,一匝一匝像鏍紋一樣,細繩深深陷入女犯的嫩
膚中。有的勒得只見肉 ,看不見繩索,後背上麻繩交叉縱橫,像麻團一樣。女
犯都被捆得直喘粗氣,滿臉煞白,冷汗虛汗直冒。女警們不管這些,二個一組將
捆好的女犯押到樓下大廳,讓她們跪在地上,等侯押送。
兩名死刑犯奇子和海子直到今天6點多才知道大限將至,女警給兩人端來一
桌豐盛的早餐。二分隊長說:“吃吧,這是你們的最後一頓飯了,今天上午就要
執行你們的死刑了,有什麼要求可以提出來。”
奇子和海子已經哭得說不出話了,還是大幾歲的奇子先忍住淚,對海子說:
“別哭了,哭也沒用,吃飽飯當個飽死鬼,來吧,小妹妹。”
海子哭著說:“我冤呐!姐姐,我從沒殺過人,是那個男的,他....”
“好了,別說那些沒用的了,快吃飯吧!”女警打斷了海子的哭訴。
奇子流著眼淚,扶著海子,兩人匡、匡拖著沉重的鐵鐐走到桌前,奇子忍住
悲痛,吃了幾口麵包,但幹嚼咽不下去,最後用幾口牛奶沖下去,就再也吃不動
了,她向女警要了一支香煙抽起來。
海子哽咽著什麼也吃不下去,一分隊長沈下臉來,對海子說:“必須吃點東
西,否則,我們就要硬灌了!”她怕海子不吃東西頂不下來今天的宣判會。
奇子也勸道:“好妹妹,多少吃點吧,聽話。”海子懼怕女警的蠻力,只得
勉強吃了點東西。
最後,女警又端上來二杯酒,二人本從不喝酒,可聽見女警嚴令要喝,不敢
不從,強忍著將酒灌入肚裏。女警又端來一盆清水和香皂和梳子等物,幾個女警
上來給二人卸掉重鐐。二人依舊裸體,但驟覺輕鬆許多。
酒精已經產生了作用,尤其對很少喝酒的女人,紅暈悄悄地爬上了二人的臉
頰,但她們並不知道酒產生的作用,只感到精神振作了一點。二人很快地洗臉梳
頭,跟剛才大不一樣,女警會意的相視微笑,她們知道這就是為什麼要強制喝酒
的原因,可見女監對罪犯的各種操作已到了很巧妙的水準。
梳洗打扮完畢的女犯又恢復了過去動人的美貌,本來就是美人,稍經打扮就
豔麗過人。
一分隊長對女警說:“開始吧。”四個強壯的女警走過去,二人一個挾住奇
子和海子的裸臂,同時將她倆的頭深深的按了下去,接近小腿處,使二人的臀部
朝上,海子嚅囁:“這是幹什....”一個女警朝她的頭打了一掌,喝道:“不許
講話!”
幾個女警走過來,扒開奇子和海子的肛門和陰戶,將二個木制的圓錐形楔子
塞進去,用布條從襠部腰部裹緊,不讓楔子掉出來,這是防止女犯受驚後屎尿出
來。女警又拉起二人的頭,用手術鉗將二人的舌頭拉出來,用細細的馬尾絲從舌
的後部捆住,這樣二人就不能講話,這都是對死刑犯即定的程式。奇子和海子屁
股裏憋得非常難受,但此時連一句喊痛的話也說不出來。
二分隊長和其他的女警靜靜地看著女警的操作。這時,一個女警匆匆的走進
來,對二分隊長悄悄地說道:“獄長說:押送犯人的車已經到了,這裏怎麼還沒
完?要求快一點。其他的犯人都已準備好了。”
二分隊長著急地對女警說:“動作快一點。”又對那女警說:“告訴獄長,
我這裏程式多,馬上就好。”
女警們迅速地給二人套上短短的囚裙,用細繩反扣在二人的脖子上,交叉一
順,繩子竄到二人的腋下,在雪白的膀上緊纏了一匝,收緊後,又反到脖脛的繩
上,插入繩扣又散開到二人豐滿、白晰的胳膊上纏一道、緊一圈,又向中繩拉一
道,這樣反復纏綁,不一會將二人捆得像粽子一樣。
只見捆好的奇子和海子頭向上抬,粉脛微挺,一雙玉臂像蝴蝶收翅似的高高
懸綁在背後,豐臀後翹,雙腿微微外翻,兩人氣喘噓噓,香汗沁出,臉色由紅變
白,二人慢慢向地下癱去,雙唇微微嚅動,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女警海樂向捆綁女犯的粗壯女警路子悄悄說:“是不是捆得太緊了?別死在
路上,我看她們挺不住了。”
路子笑著說:“沒關係,最後一次捆了,到死都不解了。這叫做死捆,你剛
來,不懂,過去都是這樣。”
二分隊長命今:“快打針。”兩個女警急忙走過去給二人繩捆的胳膊上注射
了興奮劑,二人在藥物的作用下,慢慢恢復過來一點。
在院子裏,此時已是忙成一團。一輛輛卡車開進大院,車上是八名經過挑選
的強壯男警等著押解女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8 00:36:52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有您的分享豐富了大家的視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16 10:14:21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厲害,感謝大大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23 23:15:33 | 顯示全部樓層
讚!!!真的很不錯~~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CC| 85街|85ST

GMT+8, 2020-10-1 12:02 , Processed in 0.02822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