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7481|回復: 4

[暴力虐待] 我玩樂的小天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3-5 15:41: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通過仲介,在近郊地區找了套一房一廳的房子,租了下來,裏頭的家俱我全都不要,全部買新的。

我這不是給誰住,而是我自己用的,當然,只是用來當作玩樂的地方,反正房租一個月也不到千元,算什麼呢?

等房子搞定之後,我用那個位址從網上訂購了許多情趣道具,然後在下班時來到最初的那個巷子,我不喜歡去夜總會找,那裏沒有不透風的牆,遇到熟人的機率太大了。

只見我第一次找的小姐仍在那裏站著,我叫上她驅車前往租來的房子。

一進門:「哇!真是漂亮!」那小姐驚歎起來。

漂亮,當然漂亮啊,都是我自己選的東西,從床到沙發、電視,全是。

我徑直推著她進洗手間,說:「你先洗洗吧」。

我則在床上抽煙。

等她洗完澡,我看到她批著浴巾出來,走到我的身邊浴巾鬆開,露出一個赤條條的身子來。

她上了床來,靠在我的身邊,手開始在我身上游走。

我摸著她的奶子,說:「叫什麼名字啊」?

「莉莉啊,做我們這行,有什麼名字,還不都是莉莉啊、咪咪呀什麼的」

「別這麼沒有誠意嘛?又不是生客,我原本還想跟你談生意,你居然這樣的態度,真是沒有職業道德啊?」

「喲,職業道德?你倒會消譴人啊?」小姐又好氣又好笑地說,還捶了下我胸口。

我翻身把她壓在身下,用手摸她的陰毛,又問她:「怎麼樣?告訴不告訴你真名呢?」

「才不呢?」

「不,那我可不給錢,說,你說不說,不說信不信我揪下來。」說著,我揪住了她向根粗黑的陰毛。

「不要。不要,快放開」。

「那你告訴我你真名嘛?」

「好,好吧,你可真變態,我告訴你,你可不能告訴別人」

「變態,說得好。快說」。

「黃美娜」

「哦!你叫黃美娜啊,」

我揪了揪她的陰毛,說:「這就是黃美娜的的陰毛啊」

「你變態」,她尖叫著狂笑著甩開我的手,翻滾著身子。

我抓住她的雙腳把它們扳成「M」字,臉對著她的陰戶端詳起來。

黃美娜忙用手掩住兩腿中間,說:「不要這樣看,你不是說要跟我談生意的嗎?談什麼生意?」

我支起身子,躺在她身邊,手摸著她的奶子,說:「那天我第一次找你的時候,穿白衣服的那位是誰?」

「我堂姐啊,黃美蓉」。

呵,真是直性子,連名字都出來了。

我心裏想著。

「你們姐妹一起上陣啊?」

「是啊,我們同村的,從小一起長大的,住的房子就隔幾間,初中畢業後就一起出來了」。

「她現在在哪?」

「不知道,沒準剛出來呢,她這人就這樣,每次都愛拖拖拉拉」。

「要不,叫她一起來?」

「想玩一龍兩鳳啊!我看看」。黃美娜拿起電話打了過去。

不一會兒,有人接了,她用我聽不懂的方言說著,然後她問我地址,我告訴她了,她說了兩遍就掛上電話了。

「行了,她要過來了,不過估計得半個小時吧,現在才八點多,交通黃金時段堵車」。

「好!我們先玩玩吧!」

黃美娜聽我這樣說,爬起來幫我脫衣服。

我說先別忙,我也想玩點花樣。

她嚇了一跳,說:「可不許重口味啊!」

「放心」說著我讓她的左手從頭頂扭到身後,將她的右手從腰部扭到身後,兩隻手交匯成「蘇秦背劍」的樣子,我拿出繩子把她的兩隻手腕捆在一起。

這樣的捆法從正面看非常有意思,她的兩隻奶子一邊高一邊低,左邊腋窩的腋毛舒展成一大片,整片腋毛從側面看像個扇型。

「跪下來,幫我口交」我命令她。

黃美娜聽話地跪在我身前,我掏出硬漲的雞巴帶上套子,坐在床上,讓她含住,吮吸起來。

在她吮我雞巴的時候,我的腳趾頭不斷地在她的陰戶撩動,我感到那裏被我弄濕了。

她足足跪著吮我的雞巴有十來分鐘,我決定繼續玩別的,我抓住她的頭髮,讓她吐出嘴裏的雞巴。

然後我拿出幾條加粗的橡皮筋,想把她左邊那個奶子整個束住,但是那個奶子是被吊高的,束了幾次才束住,我再把她右邊的奶子也束了起來,兩個奶子被我一束,變得格外硬挺。

用手拍幾下,彈性十足,我滿意地點了點頭,又拿出一條橡皮筋,我一手抓住她左邊的那叢伸展開的腋毛,用手搓了搓,搓成一大股的樣子,用橡皮盤幾個來回地束,最終,把她的腋毛束成了一束,看起來

滑稽極了。

這期間,黃美娜一直問我,你想幹什麼?


你想幹什麼?

問得我煩了,到外面廳裏拿來她的內褲,一把塞進她的嘴裏,然後推著她,讓她跪在床,臉貼著床,屁股高高挺起。

我看到了她的黑毛成叢的陰戶和肛門,我解開我的皮帶,輕輕地鞭打她的兩腿之間的中縫。

每打一下,都可以聽到她的呻吟聲,雖然是輕輕地打,不過打不了幾下,她的陰戶紅了起來,不過因為濃密的陰毛遮住了,看得不是很清楚。

在不斷的鞭打中,看著她被我打得紅紅的肛門口,我越發的亢奮起來,我扔掉皮帶,用手輕輕地劃弄她的肛門口,那裏的褶皺很多,因為被鞭打,顯得紋路更深更大我真有種插入的欲求。

不過我不想這麼快地操她,因為還有一個女人在後面可能馬上就要來了,如果在她來之前我泄火了,等一下玩弄起來恐怕會打折扣。

我翻過黃美娜的身子,讓她仰躺著,我用力捏她被橡皮筋束得高高的奶子,揉弄起來那感覺比沒有束橡皮筋要爽上十倍,尤其是她的乳頭,變得更加地硬挺用手彈去,顫顫微微地,舒服極了。

我坐在她的身上,用她的兩個奶子夾住我的雞巴,開始乳交,我合上眼睛,享受著這一切。說實話,我是真想泄出來啊!

乳交了不一會,她的電話響了。

我想一定是黃美蓉,一看來電名字,果然是她,我掏出黃美娜嘴裏的內褲把手機遞到她的耳邊接通了電話,就聽黃美娜說用方言說著話,雖然我聽不懂,看大概可以明白她在告訴我就是這裏的意思,我掛斷

了電話。

黃美娜說:「到了,在樓下,求你了,放開我吧」。

我淫笑著看著她,說:「不,等一下才有好戲唱呢」。

說完又把內褲塞出她的嘴裏,讓她的雙腿擺著「M」型,一幅待人操的樣子。

然後我拉上自己的褲子,關上房門到客廳。

我聽到了敲門的聲音。

門打開,黃美蓉站在我的面前,說了聲:「你好」。

我讓她進來,她穿著仍是白色的衣服,不過是風衣,而不是背心短褲了,天氣畢竟冷一些了。

我幫她脫下風衣,裏頭卻就是背心短褲了。

「那個女孩子呢」。

「你妹?」。

「啊,她連這都告訴你了?」

「是啊,她什麼都告訴我了,我還知道你


叫黃美蓉呢」。

「啊!這個小賤貨,真笨」。她脫口而出。

「哈哈,告訴我你的名字怎麼就笨了呢?頭回生二回熟嘛。」我笑著說。

「她在哪呢?」

「在房裏爽呢?來,要不要先洗個澡?」

「好吧」。

我要幫她脫衣服,她躲開了,逕自跑出洗手間「這小淫婦倒挺熟門熟路的」我心裏想。

趁她洗澡的時候,我去房間裏,帶上套了,掏出黃美娜嘴裏的內褲,正想把雞巴塞進她的嘴裏,讓她含著。

黃美娜一歪頭閃開了,她皺著眉頭說:「求求你了,解開我的手吧,這種姿勢真的太難受了」。

我摸了摸她的奶子說:「做夢,這樣玩才爽」

說完,將雞巴插進她的嘴裏,黃美娜無法閃避,只好為我口交,真是舒服啊!

等我聽到衛生間的水聲停住時,我估計黃美蓉應該是快洗好了。

我拿起那件內褲,繼續塞進黃美娜的嘴裏,然後拿出一捲繩橡皮筋和一個雙頭的塑膠陽具,關上房門到客廳等她。

不一會兒,黃美蓉在衛生間裏說:「有沒有浴巾,拿一條給我」。

我敲敲衛生間的門說:「開門,在這呢」。

門栓一拉,門開了道縫,我一把推了進去,手上可沒有什麼浴巾。

黃美蓉嚇了一跳,叫了一聲,雙手掩住胸部的乳房,又忘了下身,忙用一支手去掩住下身的陰毛,我抓住她的手腕說:「怕什麼?等下還不是要脫光的」。

我這一說,大概也使她鎮定了下來,她說了句:「你真壞」。

就任由我抓住她的手拉開來,露出了她的身體。

她的乳房也是豐滿型的,可以說和黃美娜不相上去,真不愧是堂姐妹啊。

不過她的乳暈沒有黃美娜的大,但是顏色略深一些。

她的腋下也是毛乎乎的,不過沒有黃美娜的多,下身的陰毛也是。

我拉著赤條條的她來到客廳,我說:「我們玩點好玩的」。

「SM」。

「是啊,小小的SM才有意思」。說著,我拿出了繩子。

她倒是很配合,一下子就把雙手背到腰後,準備讓我反綁著。

但是我並不是這樣綁她,我像綁黃美娜一樣,把她的雙手「蘇秦背劍」式的綁在身後,不同的是,黃美娜是左手舉到腦後,右手扭到腰後,而黃美蓉則是右手舉到腦後,左手扭到腰後,兩個正好對稱。

這樣一綁,黃美蓉腋窩的腋毛也舒展成黑乎乎的一大片,接著我又用橡皮筋把她的乳房束了起來,伸展開的那叢腋毛也照樣束成一束。

最後我拿出了雙頭的陽具扒開她的陰唇,逕直插了進去,再將扣子在她身後扣緊

大功告成!

這時,黃美蓉居然驚訝地說:「你該不會讓我幹你吧?」

我邊捏她的奶子,感受著被束起來的感覺,邊說:「幹我?神經,你馬上就知道要幹誰了,走」。

我打開房門,推著她進到房間,她一下子看到了被幾乎綁成同樣姿勢的堂妹黃美娜,她嚇著驚叫了一聲,黃美娜也看到了被綁成幾乎同樣姿勢的堂姐黃美蓉她也同樣驚呼了一聲,不過她的嘴被內褲塞著,叫

不出聲來。


我推著黃美蓉上床,讓她跪在黃美娜的雙腿之間。

姐妹倆明白了我的意思,一個拚命搖頭,一個連聲說:「不,不,我不幹這樣的事」。

我按住黃美蓉的腰,強行將她腰間的假陽具抵到了黃美娜的陰戶口,我用勁一推,進去了。

我一鬆開黃美蓉的腰,她就立刻抽身想退出來。

我火了,拿過我的皮帶,「啪!」的一下抽在她的屁股上。

痛得她慘叫一聲,腰一挺,又插進去了。

「操她」我命令著,「啪」又抽一下,黃美蓉沒辦法,只好像交媾一樣一挺一挺地,讓那個假陽具在她堂妹的陰戶裏抽動,那陽具是雙頭的,還有一頭就在黃美蓉的陰戶裏動,不一會兒,兩個人的陰戶都濕

了。

我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尤其是看她們兩個人被我綁成的姿勢,感覺血脈噴張啊!

我將黃美蓉嘴裏的內褲掏出來,將龜頭頂在黃美娜的嘴巴上輕輕地動了幾下插進她的嘴裏,黃美娜大概也被她堂姐的假陽具操得興致大發了,她一口含住,用力地吮吸起來。

我雙手握住黃美蓉的兩個奶子,頭靠上去叨住了其中一粒乳頭三個人成了一個三角形,黃美蓉興奮地叫起春來,在一片淫糜的氣氛中,我達到了性高潮,精液噴湧而出,可惜我是帶著套子的,因為她們是風

塵女子,我可不敢冒風險啊!

我喘著粗氣,伏在黃美蓉身上,射了精的雞巴依然在黃美娜的嘴裏,她的舌頭仍意猶未盡地一舔一舔,弄得我心癢癢的。

當我翻身下來,黃美蓉「哼」的一聲,整個身子伏下來,趴在黃美娜的身上,四個奶子緊緊地貼在一起。

我解開黃美蓉身後綁著假陽具的帶子,將假陽具抽了出來,天哪!

兩個人的淫水流了出來將床單都打濕了一大片,兩叢粗黑的陰毛攪得烏七八糟的。我推開黃美蓉,讓她也仰躺著,再輕輕地剝下雞巴上的套子,將精液倒在黃美娜毛乎乎的陰戶上,然後我抓住黃美蓉的頭

髮,將她拖過來,臉對著黃美娜的陰戶按了下去,我喝道:「舔乾淨,咽下去」。

黃美蓉拚命的抵抗著,不知道是她接受不了去舔她堂妹的陰戶還是喝我的精液,我不管她,拿起皮帶狠狠地抽在她的背上,抽了兩三下,她屈服了,我看她伸出了舌頭,在我面前乖乖地將我倒在她堂妹陰戶

上的精液舔得乾乾淨淨,並且吞了下去,至此,我才放過她,我用手撫弄她向後翹起的雪白的屁股,用指頭劃過中間那道深溝,讓她不由得顫動起來。

「真是淫賤」我暗罵著,心裏同時感到一種變態的快感。

三個人休息了片刻,黃美娜說:「求求你了,放開我吧,痛死了」。

「是啊是啊,不要再這樣綁了,真是很酸很痛啊!」黃美蓉附和著。

我得意地笑了,爬起來,揉了揉黃美娜的奶子,然後將束在上面的橡皮筋解開來,再把束住她腋毛的橡皮筋也解開來,順手搓了搓她的腋毛,最後才解開她身後的繩子。

一解開手上的繩子,黃美娜如釋重負,她長籲了一口氣,揉著手臂和手腕,嘴裏喃喃地說:「真沒見過這樣子綁人家的,真是好變態啊」。

我哈哈地笑了起來。

黃美蓉在一旁說著:「快點,放開我啊」。

我放開束她腋毛的橡皮筋,正想放開束她奶子的,轉念一想,又放棄了,我解開綁她手的繩子,只聽她「哇!」的一聲,兩隻手趕快從後背縮回前面去,我撲上去抓住了她的手腕,將她兩隻手扭在腰後又用

繩子綁了起來,她大叫著「不要,不要」,我才不管她呢。

很快,我綁好了她,讓她翹著屁股趴在床上,我從後面看她的股間,越看越覺得亢奮起來,尤其是她長著幾張細毛的肛門緊閉著的樣子,令人有忍不住想撞開的衝動。

我跪在她的身後,用手指輕輕勾動她的肛門,她扭動著身子閃避,可越是閃避越勾得我慾火如焚,說實話我從來沒有弄過女人的肛門,可是此刻我真是有很強烈的這種慾望,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幾乎不帶

套地就想插進去了。

不過,不行啊,危險啊!

我跳下床,從抽屜裏又拿出一個套子,遞給黃美娜,說道:「幫我用嘴帶上去」。

黃美娜把套子放在嘴裏,嘴巴輕張著,我將龜頭頂在套子上,慢慢地插入,她雙唇用力夾住我的雞巴,又

讓它緩慢插進她的嘴裏,終於帶上去了,我爬上床跪在黃美蓉的身後,龜頭頂在她的肛門上,輕輕插了一下,她悶哼了一聲,整個身子往前一挺,閃了開去。

看來不是那麼好插進的,我抓住黃美娜的頭髮,把她揪過來,臉對著黃美蓉的股間,喝道:「舔濕它,快點」,

說著我把她的臉按在黃美蓉的屁股間,黃美娜不得不伸出舌頭,輕輕地舔著黃美蓉的肛門,很快就被舔得濕濕的了,我推開她,將硬挺沖天的雞巴對著黃美蓉的肛門插了進去,這下順暢得多了,很快連根盡

沒了,我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抽,漸漸地越抽越快,越抽也越順起來,終於,我完成了對一個女人的雞奸,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雞奸女人,感覺欲死欲仙啊!

射精後,我擁著姐妹倆美美地睡了一覺,第二天清晨起來時,兩姐妹再次為我口交一次。

那天,花去了我一千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3-15 20:35:02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有您的分享豐富了大家的視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3-15 21:31:55 | 顯示全部樓層
難得一見的好帖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3-16 00:30:25 | 顯示全部樓層
Goodgoodgood...3q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3-28 10:12:42 | 顯示全部樓層
謝大大無私的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2-5-28 19:25 , Processed in 0.03200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