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1142|回復: 3

[科學幻想] 主播聯盟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0-7 16:41:0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東森新聞大樓裡的一間閒置辦公室中,正傳來一聲一聲靡靡之音。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好棒啊……大大哥哥的大雞巴把宇舒插的好爽啊……痾痾痾痾爽死了啊……又要高潮了啊……凹喔……」
「宇舒啊你今天在這裡怎麼那麼興奮啊?平常你不會這麼容易高潮的啊」
「痾痾痾痾痾……宇舒也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喔……可能怕被人聽到所以容易……容易興奮啊痾痾啊嗚嗚嗚……大大哥哥又頂到最深處了啊……」
只見東森的女神主播吳宇舒正被攝影師大大抬著掛著水藍色丁字褲的右腿,雙手撐在桌子上,一件白色高雅的襯衫被打開,水藍色的高托型胸罩被拉下,在吳宇舒32B的巧乳下緣形成一條線,身體側著一邊,只要頭一低下來,就能看見自己修整的整齊的陰毛如今已經因為被那一根直徑少說也有八公分以上大肉棒來回進出而變的濕透。
一臉騷態的吳宇舒卻有著說不出來的美麗,平常氣質非凡的她如今卻是對男女情事如此渴望,而大大則也滿足吳宇舒的淫慾地爆衝著,那根巨棒如加裝了強力馬達一般的快速抽插吳宇舒的騷穴。

「謝謝各位」吳宇舒30度的鞠躬謝謝各位工作人員。
「吳主播,剛才的表現真的是可圈可點啊!」一名穿著頭頂禿成了地中海、鼻子特別大野特別的油、身上穿著一套黑色過大的西裝、挺著一顆堪比婦女十月懷胎的大肚子的男子露出淫猥的笑容對吳宇舒說。
「謝謝部長的謬讚,宇舒只是盡全力地在盡自己的責任而已」吳宇舒微笑的搖搖手,說。
「剛才我可是讓導播故意切斷你的耳機,就是要測試一下你的反應」部長說。

吳宇舒的心中翻了大大的白眼,心想:「原來就是你這隻蠢豬幹得好事,竟然在那種完全不重要的地方切耳機,那根本一點用都沒有好嗎?人醜雞弱就算了,連腦子也不好使,我那天晚上到底做了什麼事啊?」

「喔嗚,部長,那可真的有點嚇倒我了,下次可以不要在這樣弄宇舒了嗎?拜託」吳宇舒笑著說。
「其實也只是想要測試一下,不過當家主播就是不一樣,完全看不出來有任何的異狀,光是這點就值得稱讚一番了」部長邊說邊靠近吳宇舒。

「天啊!要不是大大哥哥需要錢,我才不會去幹那種事呢!就連陳海茵那種賤女人都不願意再去找的男人,我可真的是委屈自己了,大大哥哥,你可要好好補償舒舒妹子啊」吳宇舒心忖。

「謝謝部長的讚美,宇舒未來一定會更加的努力的!」吳宇舒笑得美麗地說,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稍微退了一步。
「吳主播」部長一個跨步來到吳宇舒面前,右手悄悄伸去摟住吳宇舒的腰,低聲地說:「只要有任何需要,都可以來找我喔!你知道該怎麼做的,上次我很爽,我會給你要求的兩倍,千萬別說出去喔!剛才我可是一邊看你一邊想你那天晚上的騷態喔」
吳宇舒雪白的臉頰上染起了緋紅,同樣低聲地說:「部長,你在說什麼啊?宇舒聽不懂啊」
說著,右手巧妙地摸了部長微凸的胯下,露出一抹嬌媚的笑容,部長被這一摸,爽死的表情又再次出現在那張不堪入目的臉上。

「我都快要吐了!都什麼時候,還在用這樣的古龍水,拜託,趕快離開好不好,我快要窒息了啊!」吳宇舒心裡暗自咒罵道。

總算是脫離了部長,吳宇舒三步併一步地快走離開攝影棚,回到自己的辦公室裡,這時身為政治中心組長的老公走到吳宇舒的辦公桌旁,說:「老婆」
「做什麼?」吳宇舒看著電腦螢幕,說。
「你今天晚上有約嗎?」
吳宇舒轉過頭去,看向老公:「你這是在約我嗎?」
「嗯」老公的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最近要忙的事情太多了,一直都沒有」
「好啦好啦,在這種地方少說那種話,我知道了啦,我取消掉就是了」吳宇舒右手揮了揮,讓老公的話停下。
「那我去訂餐廳囉!」說完,老公面露興奮的表情說,轉身走了幾步後,又轉身指了指吳宇舒的手機,意思是:「等他消息」
吳宇舒點頭,臉上露出一種欲迎還拒的不耐煩,等老公走了,王淑麗坐在椅子上滑了過來,笑著說:「瞧你的表情,我們吳大主播也會害羞啊!」
「淑麗姐,別鬧了啦!」吳宇舒拍了王淑麗一下,說。
「想不到還是這麼恩愛啊,難怪大家都說距離就是美感,要是哪天跟我一樣每天都會見到,你可是會很想念這個時候的,嗚嗚嗚,想到就感覺好好喔」王淑麗邊說邊轉圈。
「淑麗姐,好了啦,要是等下被盯上了,我們可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放心,什麼都阻止不了你們今晚小倆口的約會的,有事」王淑麗拍了拍她那34B的胸脯:「姐來擔!」

另外一方面,在某一間西式餐廳的男廁所裡,一名留著黑長髮、穿著粉紅色無袖洋裝的氣質女子正將雙腿跨開,手握一根壯碩的肉棒,緩緩地將自己已經噴了三次淫水的小穴靠近挺立的肉棒。
「我說盈秀,你確定要在這裡嗎?你可是會忍不住地大叫喔」壯壯問。
「痾……嗯……插進來了……」劉盈秀坐到壯壯的大腿上,那跟壯碩肉棒貫穿了劉盈秀的花穴,讓劉盈秀呻吟了幾秒,才又說:「那可能需要壯壯哥哥幫秀秀想辦法了,誰叫剛才壯壯哥哥要用腳頂人家的陰蒂,害人家高潮到好想要」
壯壯搖頭:「好吧,我知道了,安份點啊!要是你不想失去主播這個職位的話」
說完,壯壯將自己的四角褲塞入劉盈秀的嘴中,劉盈秀頓時感覺到那股夾雜著精子與尿液的腥臭味,雖然噁心,但劉盈秀卻緊緊咬住,就像是因為長期接觸著壯壯的肉屌而變成了稀世珍寶般。

「嗯嗯嗯嗯嗯嗯哼哼哼嗯哼嗯哼哼嗯嗯嗯哼嗯嗯……嗚嗚嗯哼嗚嗯嗯哼嗚嗚嗚……咕咕咕嗚估嗚呼咕咕咕嗯嗯嗯呼呼呼嗚……」
由於四角褲卡在嘴裡,劉盈秀的淫語變的非常地不清楚,但卻別有一番韻味,劉盈秀不停扭動著他的纖腰,前後擺動著,花穴裡的壯屌撐的是劉盈秀神魂顛倒。
劉盈秀將32C的胸部靠近壯壯,壯壯知道劉盈秀想要被碰胸部,但壯壯卻故意要整劉盈秀,硬是將身子往後靠,劉盈秀急了,俏臀搖的更是厲害,甚至從前後移動變成了上下起伏。

壯壯的肉屌棒與劉秀秀全濕的肉穴交擊,產生了一聲聲:「啪啪啪啪啪」的淫靡聲音,要不是餐廳內的音樂開得很大聲,恐怕就會真的紙包不住火了。
劉盈秀將上半身再次捱近壯壯,這回壯壯不再退,反而是讓嘴靠近,同時一起將一直垂放在兩旁的手抬起,抱住劉盈秀的24吋的柳腰,腳尖一用力,壯棒拔地而起,第一招便是致命的一擊,撞的是劉盈秀本來前傾的頭猛力向後一甩,發出一聲悶哼聲:「嗚……」,要不是有那件四角褲,恐怕此時的廁所裡會迴盪著劉盈秀的尖叫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痾痾啊痾嗯……好爽啊……頂到最裡面了了啊……痾啊痾啊痾痾痾痾哼……」

壯壯這樣子像上操頂了五十幾下後,忽然廁所的門被打開了,三個大男孩走了進來。
劉盈秀猛然一驚,本來垂放在壯壯雙腿上的修長玉腿立即抬了上來,而壯壯也在同一瞬間,抓住了劉盈秀的雙腿,讓劉盈秀整個人呈現M字狀。
也許是因為新的體位的關係,也或許是因為外頭有人,總之劉盈秀的肉壺在那一瞬間也緊緊地向內夾縮,肉壺內的肉壁完完全全包覆著壯壯的陽具,壯壯感覺到一陣劇烈的刺激,激起了壯壯不服輸的心。

「你們知道嗎?昨天我邊看那個中天新聞主播劉盈秀播報邊擼槍!」
「幹,你是有病喔!A片不看,看那種這麼消火的新聞做什麼啊?」
「你不知道,最近他可是看起來有夠騷的,以前都是陪我爸看,沒想到最近她的奶漲了一倍的感覺,而且啊最近老是愛穿超緊身的,別看主播依附正經八百的樣子,光看那樣的身材也是夠嗆的」
「我昨天也看了,我操他媽的,那對屁股都快要跑出來了的感覺,又加上他那銷魂死的嗲聲,早知道我也掏槍出來的」
「真有你們說的那樣子?」
「你不信,等下叫畫面出來給你看,保證你當場勃起,以你那樣容易受刺激的經驗來看」
「這麼瞧不起人!」
「不知到上次是誰看個范冰冰代言按摩椅的廣告就在尻棒子齁」
「靠,你是沒看到喔,那個躺在按摩椅上,眼睛閉著,呼吸的時候那對胸部上下起伏,我敢保證導演一定是男的,不然怎麼會取那個鏡頭,胸部這麼大,重點是一副舒服死的樣子,你不覺得就像是被幹到高潮的樣子嗎?」

而在裡頭的壯壯和劉盈秀全程聽著外頭三個大男孩的話,聽的是壯壯玩性大起,本來因為忌憚外頭會發現劉盈秀而只有小幅度的抽插以力維持性致和濕度,但如今卻一改前態,頻率混亂且力道不一的衝撞劉盈秀,讓劉盈秀無法招架,卻又無法肆意喊叫,種種情緒、不安與無奈都讓劉盈秀的花穴更加的緊縮。
壯壯突然站起身,劉盈秀沒有想到壯壯會做出這樣的事情,被抬起來浮在半空中的剎那間,劉盈秀忍不住發出了聲音:「嗚呼嗯嗯嗯嗚……」

在外頭大男孩瞬間轉過頭去,其中一名說:「你們都有聽到嗎?」
「有,那個聽起來……聽起來有點像」
「像淫叫聲」
大概只有一門之隔而已,劉盈秀清清楚楚聽見男孩們的腳步聲,而壯壯則是毫不留情地搖擺腰桿子,如果是從下面看,就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劉盈秀的陰唇被那根壯屌糙地又紅又腫,且淫蜜還不斷滴落。
「大概是看A片吧,誰會真的在這裡做愛啊?」
大男孩走出廁所後,壯壯再次坐回馬桶上,此時的劉盈秀已經因為剛才過度的緊張和用力過度而全身癱軟無力,靠在壯壯的身上,任憑壯壯爆幹。

在車上,劉盈秀對著鏡子重新化妝,一旁的壯壯說:「今天下午的直播你都準備好了嗎?」
「昨天都已經背好了,就看等一下會有什麼臨時狀況了」
「包含跳蛋突然動起來嗎?」
劉盈秀看向壯壯:「別這樣子,上次你害人家在那些學員面前高潮,要是被看到就完了」
「不過那天晚上你還是很爽的啊」
「那是因為壯壯哥哥的關係」說完,劉盈秀用那剛畫好裝的雙眼對壯壯眨了一下。
「好,我知道,這次不會再整你了,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劉盈秀邊說邊擦上鮮紅的口紅。
壯壯拿出一張淺藍色、上頭的字是燙金的邀請卡,劉盈秀收起口紅,拿過來看了一眼,問:「這是什麼邀請卡?龍越江,今天晚上八點半」
「沒錯」
「這是幹什麼的?」
壯壯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下了班,在地下室會有一台藍色的麵包車,你會知道是哪一台的,上車就對了」
「我知道了」說完,劉盈秀將邀請卡收進小包包中。

且說今日中午太陽高照,一名164高分高、染著一頭戴有點銅色的長髮、穿著黑白條紋短袖上衣與白色的長窄管褲的美少女走進一棟偏遠且看起來有點老舊的研究大樓中。
輕輕地敲了敲門,門內傳來:「請進」
美少女要開門走進研究室之前,將門上的狀況牌翻了過來:「外出中」

「老師」
「喔嗚,業涵,是你啊,你來了啊!」
房業涵露出他那一抹令人傾心不已的笑容,對他的大學班導說:「我也順便把外面的牌子翻了過來」
「很好,這樣一來就安心許多了」
「是啊」說著,房業涵靠近班導,雙手環抱住班導的腰:「老師,一切可好?」
「還行,業涵,你的手」
「老師,有什麼關係啊?業涵不是說了嘛,業涵永遠都是你的」
「但我聽說你也交上了一個不錯的男人」說著,班導親了下房業涵的額頭。
房業涵本來就因為天氣熱而有點紅的臉如今更是紅了,推了班導一下:「討厭死了,老師欺負人啊」
「老師可是很多眼線的,聽說是跟那個叫做什麼強強,是嗎?」
說完,班導的手順是摸了房業涵兩腿之間的三角洲一把,沒有想到不摸還沒事,一摸房業涵就像是被狠狠揍了一拳一樣,雙腿頓時發軟,臉色瞬間蒼白,雙手壓著私陰處,但還是止不住那一發不可收拾的濺灑,房業涵白色的褲子全濕了。

而這一幕讓班導嚇傻了,退了兩步:「業涵,你怎麼了?」
「這……這就是……他幹的……幹的好事……我剛剛才剛跟……跟他……在車上……車上……啊啊啊啊啊啊……又來了啊……痾痾痾……」
說著說著,房業涵又漏了,班導看的紀是吃驚又是淫慾高漲,房業涵喘著嬌氣:「老師,對不起我……我只要跟他一次……通常都會要休息個半個小時……只要一碰到……碰到就會像這樣……這樣啊啊啊啊啊痾不行了啊……」
前兩次大概都是房業涵極力撐著不讓淫水噴出來的太多,但連續漏了兩次後,那種快感和肌肉無力感已經擊垮了房業涵,透明無色卻又極其色情的淫水像瀑布一般的狂洩於地上,房業涵因為擦了唇蜜而顯得亮晶晶的薄唇此時大大的張開,雙眼閉著,精緻的五官朝斜上方仰起,身體斷斷續續的抽動著,直到淫洪洩完。

房業涵右手撐著沙發,額頭上的瀏海也已經因為汗水而黏在了額頭上。
然而此時的房業涵卻渾身上下充滿了媚氣,在一旁的班導看的是淫欲高漲,再加上就在這個時候,房業涵忽然看向班導,應該是無意的,畢竟才剛劇烈的高潮玩,難免都會有點表情失調,房業涵的眼神迷濛的嫵媚,班導就快要忍不住了,他一步一步走向房業涵。
房業涵抬起頭看向班導,班導說:「今天叫你來,除了是要看你好不好,同時也是要跟你說一件事」「什麼事,老師?」房業涵大口喘著嬌氣地問。
班導拿出一張邀請卡給房業涵,房業涵接過後問:「老師,這個是什麼?」
「這個是讓你能更上一層樓的東西,雖然如今你已經是眾所皆知的主播了,但你不會只想止於此地吧,這裡可以帶給你更多更好的未來」
房業涵看著邀請卡:「龍越江?是指我可以再越過一條的意思嗎?」
「嗯,差不多就是這樣」班導點頭。
房業涵對班導露出抹燦爛的笑容:「謝謝老師」
「不用謝我,你只需要做一件事來回報我」班導說得直接,房業涵也自然而然地接受了。

班導坐在辦公桌上,房業涵則是彎著腰,呈現九十度的吞吐著班導的陽具,事過境遷,雖然如今的房業涵已經是那根強的似能天地俱滅的肉棒的俘虜,但如今面對著對自己有恩之棒,仍是盡情所能地吞、吐、纏、放。
房業涵的頭上下擺動時,嘴角露出一聲聲:「酥酥酥」的聲音,聽的是班導好生難耐,但又不能顯得自己如此渴望房業涵的嫩穴,雙手緊握桌沿,咬牙苦撐。
房業涵自然明白班導如今的處境,但房業涵還想多吃一點,好讓既已剛剛才潮吹完的陰道在休息一下,只說房業涵右手握住班導的肉棒根處,左手將旁邊的頭髮撥到耳朵後方一下後,把玩起班導的睪丸,而嘴中的靈舌更是快速舔逗班導龜頭的洞口。

「阿!不行了啊!」班導叫了聲。
房業涵右手用力一握,這才讓班導沒有提手早洩,班導喘著氣:「天啊,房同學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房同學了」
房業涵微笑,邊脫去褲子和丁字褲,踩上桌面,左手扶著班導的肩,右手調整班導的肉棒子,對準了自己的陰道,邊緩緩坐下邊在班導的耳邊輕語:「但業涵仍舊渴望著老師的這根大肉棒!」
說完便聽見一聲「噗滋」,肉棒已經完全沒入肉穴裡。

「嗯嗯嗯嗯嗯哼哼嗯哼嗯哼嗯嗯……老師啊老師的大肉棒……喔嗚嗚嗚喔嗚嗚好爽啊……還是好爽啊……痾痾嗯痾啊」
「業涵,慢一點慢一點,你這樣會讓老師」
「老師嗯嗯嗯哼嗯哼……別客氣啊啊啊啊啊喔喔喔……老師永遠永遠啊喔都是都是業涵……業涵的恩師嗯嗯嗯啊嗯喔喔喔又變大了啊……」
只說房業涵上下快速啟福的身軀,濕潤的肉穴吸放著挺立的肉棒,班導感覺到房業涵的花穴比以前更加的緊實,雖感到意外,但也無比的興奮,心想:「這騷逼,據說被幹的很慘,但這穴卻比以前更緊!幹死你不償命!」

班導用腰猛力一頂,在加上房業涵剛好自己往下坐,一上一下腫脹的龜頭直直頂到房業涵的花心,房業涵如受從天而降的瀑布衝擊打在身上一樣,巨大的痛苦和爽感讓房業涵在一瞬間再次進入高潮,十根手指頭深深地刺進班導的肩膀。
雖然房業涵沒有脫掉衣服,但那一對32C的美乳仍舊在衣服中展現出他的誘惑力以及柔軟度,因為高潮而將上半身靠近班導,房業涵地一對胸部正好就在班導的面前,班導貪婪地將臉埋進去,而跨下的那根巨棒也沒有停下來地繼續頂撞房業涵。

房業涵如今就像是失去了意識一般,被班導壓趴在桌面上,班導雙手扶著房業涵34吋的俏臀,炙熱的陽屌快速進出房業涵因為被操幹而不停流出淫水的花穴。
每撞一下,房業涵兩片臀肉就震動一回,看的是直叫人淫心蕩漾,再加上房業涵地淫叫聲:「喔喔喔喔……好棒啊喔嗯嗯嗯嗯嗯哼……爽死業涵了啊嗯哼……不要停啊啊」
班導一邊用硬挺的肉棒抽插,一邊用大大的手掌拍打房業涵的屁股,紅色的印記就像是說明了房業涵不管變的怎麼樣的大紅大紫,依舊是當年一心想紅、想要證明自己不是花瓶什麼都願意做、願意嘗試,明明知道是不對的、明明知道是在被性侵,但房業涵依舊是願意脫下衣服、張開腿、翹起屁股,任一根根齷齪的雞巴、一雙雙骯髒的手,玷汙了自己那令人稱羨的身軀。

「啊啊啊啊啊凹喔啊痾喔喔喔喔恩……要不行了啊……全部都頂進來了啊痾痾痾……要死了啊……好大的肉棒啊……痾啊痾痾痾爽死了啊……」
班導將房業涵自腰拉起,房業涵整個人呈現一個帳篷樣子,而班導則是將身子往前壓,通心陽棒不僅深入房業涵的肉穴,更是腫脹地不斷撐破房業涵肉壁的包覆。
房業涵美麗的臉蛋扭曲,貼在桌面上,而般導如今的肉屌棒已經達到了寬6公分長17多公分了,直刺的房業涵浪聲浪語不間斷:「啊啊啊痾啊痾要昇天了啊……喔喔喔喔喔痾哼……我的天啊老師啊……業涵要去了啊……業涵又要被老師幹到高潮爽死了人了啊喔喔喔喔喔喔……」
「哼!老師我今天決定要肏你肏到我這雞巴翹不起來為止!衝啊!」

「要去約會了齁」王淑麗走來笑著問。
吳宇舒邊收東西邊露出一抹鮮有的害羞微笑:「恩」
「祝你一切順利啊!希望今晚你能有個快樂的回憶啊!」
「淑麗姐,謝謝你的祝福」
王淑麗拍了拍吳宇舒的肩:「你是值得擁有的好女孩!快去吧,其他事情我幫你收拾就可以了!」
「謝謝你,淑麗姐」
「沒事沒事,我今天運氣不好,要留下做報告,所以這點事情,沒什麼的啦!快去啊!別持了讓人家不高興」
「恩」

吳宇舒快步地步出電梯,心想:「哼!還是要讓你等一下,不然要是被你看輕,以為我多期待跟你約會的話,那我可就吃虧了」
然而說好的在電梯前等的車子卻沒有出現,吳宇舒又想:「死樣的,竟然陰我!」
吳宇舒拿出手機滑了滑,他想應該是要來了,但這一份等待卻終究是落了空。
她接到老公的訊息「親愛的,對不起,臨時有一場飯局得去」

「我嗯的!」吳宇舒脫口而出。
「真沒想到吳大主播也會罵人,看起來力氣還很夠」
吳宇舒轉過頭,看到大大正迎面走來,心中竟是浮起了:「太棒了!比起他,我更喜歡他」的念頭。
「你要陪我嗎?」吳宇舒低下頭,小聲地問。
但聽到的答案是:「不,今晚我有其他事」
吳宇舒失望地抬起頭,看向大大,大大對吳宇舒微笑:「不過我倒是可以推薦你去一個地方,你知道我推薦的意思吧」
「恩,哪裡?」
大大將一張「龍越江」的邀請卡交到吳宇舒的手上,說:「這裡,等下會有專車來接你」
「你真的不跟我一起走?」吳宇舒問。
「放心,明天中午我還是把你幹瘋的」
說完,大大轉身離開,這時一台青藍色的麵包車來了,吳宇舒看向停在她面前的麵包車,車窗搖了下來,是一名戴著面具的男子,他說:「請上車,吳宇舒主播」
拉開車門,只見兩名女子坐在裡頭,一名是劉盈秀,另外一名是房業涵,吳宇舒上了車,將門關上。

車子離開了,奔馳在街頭上。

「順利取貨,運送中」在駕駛座上的戴面具司機,對著手機說。
「收到,一切皆已準備就緒」電話那頭傳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0-7 17:39:21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無私滴分享阿~!!!!!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0-7 21:38:00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辛苦分享了,觀賞了!謝謝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0-8 07:06:19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的無私分享 支持一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1-10-21 16:49 , Processed in 0.03316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