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1502|回復: 3

[不倫戀情] 替代亡父上媽媽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0-7 13:36: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媽媽媚眼微紅,有些傷感地道:『你爸爸去的實在是太早了,留下媽媽孤單單的一個女人,要不是有那家醫院的收入作為我們母子的生活費,我們這孤兒寡母的不知道怎麼活下去呀!』
說完,媽媽歎了一口長氣,顯得有些神情寞落地哀傷著。我連連道歉地說:『對不起……媽媽……實在是……你的奶頭……太漂亮了……讓我……禁不住……』
媽媽百般嬌羞地道:『貴志……你應該……對媽媽……憐惜一些……才是呀……媽媽的……那裡……很敏感喲……』
她暗示我可以繼續下去了,但是我卻想聽聽她剛才的感受如何,以確保我的行動並沒有出差錯,於是問道:『媽媽!等一下,我想知道你剛才有什麼感覺?』
媽媽嬌羞無比地道:『你……好討厭……還要媽媽……說這種話……嗯……那種感覺……媽媽從來沒有……經……經歷過……剛開始……媽媽還沒有……想要讓……讓你繼續下去……哪知在你……手指的……撥弄下……媽媽沒有了拒絕的力量……反……反而……從身體的……內部……感到很……很舒服……』
我對她說:『還好,我沒有做錯,但是媽媽我想問你,我在錄影帶上看到的女人大約二十多歲,但乳房卻沒有你的豐挺飽滿,而且完全沒有下垂的現象,難道你有去做過隆乳手術,或是有一套特殊的保養秘訣?』
媽媽羞紅著嬌靨道:『你越來越……下……下流了,把媽媽的身體研究得這麼清楚,媽媽並沒有刻意地去做什麼保養,從少女時代,我的乳房就是這樣了,自從你爸爸去世後,媽媽已經整整五年多,沒有去注意到我自己的身體了,又怎麼會去做什麼……隆乳手術或保養它們呢?』
我又道:『媽媽!爸爸真是好福氣,竟能娶到你這種無論是容貌、談吐、身裁、品德都是上上之選的美女,如果媽媽現在只有十幾歲,我一定會不計一切代價都要娶你為妻。』
媽媽聽了我的讚歎之語,心花怒放地眉開眼笑了起來,說道:『嗯!你真會奉承媽媽,好了!媽媽有事要先對你說清楚,你的撫摸我還能接受,你可以繼續做下去,或許媽媽在情慾迷失時會變成淫……淫浪的女人,所以媽媽要事先叮嚀你,不管媽媽變成如何,在緊要關頭時,你一定要控制住自己,媽媽必須為你爸爸守住貞節。』
我想知道媽媽容許我做的底線到底在哪裡,於是問她道:『媽媽!你的話是指什麼?』
媽媽不勝嬌羞地低頭細聲地道:『就是……嗯……你的……東西……不…… 不能進入……媽媽的……裡面去……不……不能……』
我見這種羞赧的表情很媚人,故意追問她道:『媽媽!你要說清楚啊!到底我的什麼東西,不能進入你的什麼裡面。』
媽媽嬌媚地瞪了我一眼,又把頭羞怯地低了下去,用輕柔甜膩的聲音說道:『討厭……你明知故問嘛……就是你的那……嗯……那根大……大雞巴……不能 ……插……插進……媽媽的……小……小穴裡面嘛……』
我語出由衷地道:『媽媽!坦白說,我沒把握能有這種定力,你這麼漂亮,我可能忍不住會……』
媽媽心裡有打算地道:『你一定要記住這一點,媽媽會補償你的,除了媽媽的……小穴以外,其它任何地方媽媽都隨便你玩……玩弄我,只要你答應不會把大雞巴插進媽媽的小穴裡就好了,媽媽實在無法做出對不起你爸爸的事,請你體諒媽媽這最後的一點要求,你是媽媽和你爸爸結婚所生的兒子,如果媽媽又和你有……嗯!有夫妻之實,媽媽會感到對你爸爸很……愧疚。』
我聽了很感動地點了點頭,媽媽又躺回床上,恢復了剛才未完成的挑情動作姿勢,這次由於她的心情更放鬆了,對我的愛撫比剛才的感受更好,在我的吸吮撫弄中,她的嬌軀不覺中搖擺了起來,玉腿根部的私處也門戶大開,將她最神聖的地方展示在我的眼前,叉開的腳也不時地抽搐著。
我更大膽地在她身上游移輕撫著,含住乳房的嘴裡也伸出舌頭輕舔著那艷紅的奶頭,先是一吸,用嘴唇含住輕輕地往上拉,等到拖得長長的再轉動九十度,再用舌頭在它四周旋舔著。
媽媽小嘴裡發出:『啊……』的一聲呻吟。
我關心地問道:『媽媽!這樣你是不是會痛?』
媽媽搖搖頭,接著用幾近請求的聲音道:『不……你可以……繼續……』媽媽的小穴自從爸爸去世後,可說是蓬門今始為我開,我的食指在小穴的入口處輕輕地撩撥著,不久,她的穴裡就流出了熱熱的半透明黏液,讓我的手指沾滿了這愛情的液體。
媽媽忍不住她心中的騷勁,叫出了一波波的浪吟聲:『啊……喔……好…… 好癢……啊……』
我故意問她道:『媽媽!你哪裡癢呢?』
她嬌喘急促地說道:『你……討厭嘛……就……就是……那裡嘛……』
我裝傻地道:『我還是不懂呀!』
媽媽道:『你……你捉弄……人家……嘛……就……就是……媽媽的……下 ……下面那……那裡嘛……』
我再道:『媽媽!下面是指哪裡嘛!你直接說出來嘛!』
媽媽長到這麼大,第一次享受到情慾奔騰的樂趣,又怎能忍受這飢渴的煎熬呢,這時她的理智已漸漸失去了,事已至此,媽媽終於放棄了女性的矜持地道:『嗯……羞死人了……就是……媽媽的……蓬……蓬門嘛……喔……好癢……媽媽……受不了……了……』她身體搖晃的幅度更大了。
我為了要逼她說出更猥褻的話,繼續問道:『媽媽!蓬門太文言了,說得白話一點嘛!』
媽媽實在癢得受不了地大聲說著:『媽媽……嗯……媽媽說了……就是…… 媽媽的……小……小穴……在癢……癢……嘛……』
為了鼓勵她的勇氣,我摸揉小穴的動作也改為輕輕地插弄了起來。我又弄得媽媽流了更多的淫水出來,才說道:『媽媽!你的淫水好多喔!你自己說你是淫蕩的女人。』
媽媽羞得拚命抵抗地道:『我……我……媽媽……說……說……不出口…… 啊……喔……』   我更得寸進尺地道:『那我也沒有辦法再替你手淫了喔!』
媽媽搖著玉首,用牙縫裡迸出來的聲音道:『啊……那……那裡……小穴裡 ……好……好癢……媽媽……是……愛……愛……』
我又是逼問著她道:『你愛什麼?』
媽媽幾乎意識崩潰地道:『媽媽……我……我愛你……給……給我弄……弄小……小穴……』
我又不放鬆地道:『很好,媽媽!你是什麼樣的女人呀?』
媽媽已被我訓練得大膽地道:『媽媽……是……是淫蕩的……女…女人…… 啊……我的……小穴……好癢……媽媽……受不了……求……求你……』
我又刺激她道:『那麼,淫蕩的女人愛什麼呀?』
媽媽的小穴已經癢得她快要變成一隻發情的母狗了,只聽她不顧一切地道:『啊……啊……小穴……愛……愛搞……癢……嗯……嗯……啊……媽媽快…… 受……受不了……快……小穴……要……要……』
我目睹她春情發動的騷癢情狀,再也不忍多加折磨她,手指插在小穴裡扣弄了起來,媽媽用手支撐著身體的重量,閉著媚眼,小腹往前挺,使她的小穴更加突出地好讓我的手指能更深入,原來她的心裡早已有了插穴的準備,這時的她已經忘了曾經叮嚀我,不能衝破她的最後一道防線,我強忍胯下大雞巴漲痛的衝動,不管如何,我要做一個對媽媽守信的君子。
她小穴裡淫水從開始的涓涓細流,變成像大雨滂沱般地狂洩著,隨著手指的插弄,演奏出一首醉人的淫浪樂曲。
『啊……受不了……媽媽好……好舒服……喔……喔……我要……出……出來……了……快…快點……左……左邊……對……就……就……是那……裡…… 啊……啊……美……美死……了……媽媽……要……要……死了……我……我又 ……出……出來了……啊……啊……』
無數的淫聲浪語從她的小嘴裡傾洩出來,我面露得意地繼續對媽媽的小穴服務著。
媽媽忘情地抓住我的大雞巴套弄著,另一手撫摸著她自己胸前兩顆豐滿的玉乳,這時的她已經不知羞恥地完全燃燒著她體內的慾火,高亢的情慾使原本嫻靜的媽媽變成飢渴淫蕩的浪女,終於叫出:
『啊……啊……我……我……小穴……要……要人……幹……喔……喔…… 好……好癢……』
如果此刻我放手一搏,要幹到媽媽的小穴簡直是不費吹灰之力,根本是手到擒來般的容易,這時的媽媽已變成春情蕩漾的妓女,毫無拒絕的能力,只是我有言在先,怎好破壞我自己的諾言?
媽媽又叫道:『啊……大雞巴……好…好粗……又好壯……人……人家…… 好……喜歡……』
我見媽媽已經被性慾沖昏了頭,心想這正是引誘她替我吃大雞巴的好機會,於是對她道:『媽媽!你把它含進嘴裡,會讓你感到更有快感的。』
我調整好角度,讓我的大雞巴正好頂在她的小嘴邊,媽媽不疑有他地張開小嘴,把我的大雞巴含進她嘴裡吸吮著,這對一向純潔的她,是種新奇的體驗,只見媽媽又啃又舔的,像是把我的大雞巴當成了一支冰棒在吃,起先是由雞巴的根部往大雞巴頭移動,輕咬慢吮地來到了馬眼的地方,又伸出舌頭在整個龜頭部份舔了起來。
這時我的大雞巴被她舔得又酥又麻,又興奮地暴漲了些,差點把精液噴了出去。我連忙將媽媽的頭推開了些,好讓大雞巴得到休息的機會,不能就這樣白白浪費寶貴的精液吶!
可是她竟舔出興趣來了,她發出一聲不滿的嬌嗔,不依地握著我的大雞巴,撥撥散亂的頭髮,又低頭舔了起來,這次先從我的兩顆卵蛋舔起,接著一吋一吋地吸舔著大雞巴的鼠蹊、根部、陰莖、終於她的小嘴將大雞巴含了進去,開始有規律地吸吮起來。弄得我不住地把大雞巴往她小嘴裡挺,好讓大雞巴能更深入插進她的小嘴兒裡。
我被媽媽的舔功吸吮得受不了地叫道:『喔……喔……好媽媽……喔……你的……小嘴……真……真熱……喔……舔得……我……好舒服……媽媽……我的 ……好情婦……喔……你吸得我……好美……你的小嘴…太棒了……大雞巴…… 好爽……喔……喔……對……馬眼……多舔兩下……喔……用……用力……含緊 ……一點……喔……爽……就……就是……這樣……喔……用力……對……』
直到媽媽含得累了,才抽出大雞巴,此時我真想趁她激情難當的機會,幹進她的小浪穴裡,可是我又不敢破壞我和她的君子協定,急切之中,讓我想到了一個代替的方案,望著她流著淫水的小穴口,下面那個淺咖啡色的屁眼,也因為她的扭動而一張一縮地做著誘人的括張動作,我伸出手指把小穴流出來的淫水撥一些到她的屁眼洞口,手指輕輕地在四周撩動,見她沒有拒絕的表示,食指便乘勢而下,插進了一個關節的深度。
媽媽臉上呈現出痛苦的表情道:『啊……痛……不要……停……痛……太深了……不要……拔……出來……呀……』   我加強另一隻手在其它性感地帶的攻勢,插在她屁眼裡的手指則按兵不動,媽媽在一瞬間疼痛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陣舒爽的扭擺嬌軀,浪叫道:
『嗯……好……用力……快……喔……你……摸的……媽媽……爽死了…… 喔……喔……』
我把插在她屁眼裡的食指,隨著她扭搖大屁股的韻律晃動著,另一隻手則加強搓揉玉乳和小穴的動作,眼見媽媽久曠的心田如此激情的悸動,焉敢待慢地一波波的攻勢源源不絕,直在她身上施展著。
媽媽爽得自己用手拚命地搓揉著她的兩顆肥乳,嬌啼不絕地淫語浪叫道: 『啊……受…受不了……喔……你的手……好……好厲害……嗯……再…… 再來……媽媽的……小穴裡面……好癢……嗯……左……左邊……對……深…… 深一點……唷……好舒服……呀……喔……媽媽……快……快來了……喔……快美上……天了……』
我確定她快到巔峰的快感之際,趁機把插在屁眼裡的手指輕輕地戳動了起來,這時她的屁眼因為有浸濕的淫水潤滑,已沒像先前的乾澀僵緊了。
我的手指輕鬆地突破障礙而入,一直到完全挖進她的小屁眼裡,媽媽都沒再叫痛,我的食指便深深插在她的屁眼深處撩撥戳刺著,媽媽的小穴和屁眼在我兩根手指上下其手的交叉抽插下,嬌啼浪叫的聲音更是高亢地響澈深夜的寂靜,高潮來臨時還香汗淋漓、氣喘如牛地叫道: 『啊……好……貴志……你……好會搞……媽媽……的……小穴……喔…… 弄得……媽媽……好舒服……唷……好爽……喔……用力……再……深一點…… 快……媽媽……好爽……喔……受不了……的爽……啊……來……來了……媽媽 ……要……上……上天了……再來……搞死……媽媽……的……小……穴吧…… 美死了……啊……又……又來了……好美……再……深一點……快……用……用力……』
媽媽爽得美到極點,似乎要把五年多來的悶騷都一股子地盡情發洩出來,媽媽的嬌吟浪叫聲聲入耳,叫到後來,本能地喊出原始的需要道: 『啊……快搞死……小穴……吧……喔……屁眼……也……癢起來…了…… 啊……好麻……用力……喔……酸癢……死了……嗯……媽媽……要……要…… 大雞巴……幹……幹……小穴……快……喔……』
我邊插邊問她道:『媽媽!你好浪喔!』
媽媽紅著嬌靨浪叫道:『嗯……討厭……你……不要笑…媽媽……人家…… 好……好癢嘛……快給……我……用力……媽媽……受不了……喔……喔……』
女人淫蕩的本能,今晚才被我的手指引發出來,急促的喘息聲和嬌吟的浪叫聲聽在我耳裡,像天籟般令我興奮不已,我使出渾身的挑情手段來滿足她的須要,下定決心要讓她獲得飄飄欲仙的快感。
春情暴發的她,滿臉歡愉地迎合著我手指插弄的速度,猛烈搖晃著她的大屁股,像洪水般的淫水滴得滿床的褥子都濕了好一大片,舒暢地浪叫著道: 『喔……好痛快……啊……小穴……好爽……喔……重一點……啊……媽媽 ……的花心……好麻……嗯……美上天……了……再……再來……媽媽受……不了……爽……浪穴……好爽……喔……屁眼……被你……插裂…了……不要…… 停……繼……繼續……喲……又……又來了……我……我要……大雞巴……給我 ……快來……幹……幹我……』
媽媽下意識的吶喊,是她五年多未被插過的小穴癢到使她受不了,想男人的大雞巴很久了的欲情暴發所造成的結果,我這時實在難忍心中的慾念,不管她是我的親生母親,也不管和她有過君子的協定,趴到她的身上,媽媽這時也被她自己的衝動激昏了頭,將紅潤的俏臉轉到另一邊,成熟豐滿的肉體不再用力,好像認命也似地躺在她的床上動也不動,準備迎接我的到來。
我伸出手不停地在她的玉乳上搓揉著,又輕柔地吻著她乳峰上的蓓蕾,媽媽又不知不覺地發出歡喜的哼聲,我悄悄地撥開她的雙腿,大雞巴在媽媽的小穴洞口不停地頂著,媽媽扭動著嬌軀,像是要反抗又像是配合我的行動讓她的小穴撐開。
這時她的舉動只是表面上忠於爸爸,其實內心的防線早已全面崩潰,期待著我趕快用大雞巴幹進小穴裡,滋潤她久曠的陰戶。我的龜頭搓動之中,已使她的淫水氾濫成了一條小溪流,她嘴裡的哼聲也漸漸地大了起來,我還不忙把大雞巴插進小穴,只是用手在她穴口撫揉著陰核,頭倚著玉乳含啜著,媽媽的喉嚨裡發出歡愉的顫抖浪哼聲,原始的慾火使她拋棄一切身份地位的顧慮,身子不由自主地搖晃了起來,雙眸緊閉著,眉宇間卻顯示著期盼我快發動攻勢的渴望,我感應到她無言的請求,把屁股往下一壓,大雞巴對準她熱乎乎的小肉洞,一下子就幹進了半根,這是媽媽第一次讓她丈夫,也就是我爸爸以外的男人用雞巴插進她的小穴裡。
媽媽像是感慨萬分地流著淚水道:『啊……終於……媽媽……要……怎…… 怎麼向……向你……死去的……爸爸……道歉……』
媽媽的嬌軀曲線美妙,可是她的胸乳和肥嫩的大屁股卻豐腴而滿怖脂肪,並不因為生過孩子就破壞了身體的性感,連死去的爸爸都沒有玩弄過的屁眼被我用手指戳過以後,她的理性在頃刻之間已崩潰了,甘願獻身給我,任我玩弄和插幹。
媽媽的臉上由於慚愧和淫媚的雙重表情同時浮現,顯得有些苦悶,和自己的兒子偷情使她像是抱著下地獄的決心,放浪地扭搖起她肥美的大屁股,我也使用腰力,讓我的大雞巴在她的小穴裡上下左右地迴旋交錯著,一而再,再而三地讓媽媽獲得無上的高潮,嘴也不停地吸吮著她的小嘴、乳頭,一會兒,媽媽的陰戶裡洩出了積存五年的淫水,小嘴裡也哭泣著達到了性慾的頂端,一次次的激情衝擊,使她忘記了爸爸的影子,世俗的道德規範也被我們拋到了九霄雲外,我們這對亂倫的母子忘情地在床上交媾著,姿勢交替變更,彷彿全世界只剩下大雞巴在小穴裡插進抽出所帶來的快感。
媽媽已經洩得高潮來臨多次,我在她耳邊輕柔地訴說著愛情的溫柔細語,最後才和她同時達到了洩精的美好境界,摟著對方意識模糊地睡著了。
睡到半夜,我在迷迷糊糊中醒了過來,感到懷裡抱著一具軟綿綿的嬌軀,那溫熱而滑膩的感覺,讓我回憶起昨夜的狂歡,停留在媽媽肥乳上的手開始不規矩地搓揉了起來。
經過一番激情的媽媽,臉上含著幸福的微笑繼續熟睡著,欣賞著這美人春睡的美態,忍不住心裡熱情的衝動,緩緩地用手在她全身柔嫩的肌膚上,愛不釋手地撫摸著,睡夢中的媽媽只是輕輕地嗯了兩聲,又繼續她的美夢了。
我又把手按在媽媽肥嫩的乳峰上輕揉細撫著,捻著那紅葡萄也似的奶頭,使它們漲得硬硬的像兩粒櫻桃,無限的愛意使我把頭低下去吸吮著媽媽的玉乳,像是回到了兒時的情景,直把睡夢中的她逗得酥癢難堪,扭擺著纖細的腰肢,毫不抗拒地任我輕薄著。
我又伸出另一隻手沿著她的小腹往下摸去,更是得寸進尺地揉弄著她那艷紅色的陰唇,接著乾脆用中指撥開叢叢的陰毛,插進肉穴裡由下往上挑弄著,當我的指尖觸及敏感的陰核時,媽媽的嬌軀起了一陣顫抖,扭著她肥美的大屁股,小嘴裡在昏睡中呻吟著: 『唔……浩一……嗯……親愛的……你……不要……離開……我……』
可憐的媽媽,在睡夢裡還叫著爸爸的名字,可見對他的思念有多深吶!
媽媽又繼續叫著道:『啊……哎唷……親親……我……好想你……啊……你 ……不要……再……離開……我了……想得我……好苦……好…苦……喔……』
我見媽媽這時已經把我當成了爸爸,也不忍破壞她的美夢,只是更放肆地在她的玉乳上搓揉著,又用嘴咬著她的奶頭,吸吮含舐地逗弄著,直把媽媽的乳房上都沾滿了我流出來的口水;挖著小穴的手指也扣得她酥麻酸癢地流出了一大股的淫水,把我的整隻手和她身下的床褥都弄濕了。
我睜大眼睛看著媽媽睡夢中的淫態,只見她雙峰漲得又肥又豐滿,淫水氾濫,小肉穴的陰唇一開一閉,春情高漲,氣喘連連。我用手夾住媽媽的嬌靨,吻上她的小嘴,火熱熱的香唇吸吮著我的舌頭,甘露般的唾液流入我的嘴裡,從她鼻孔中呼出來的香息刺激著我的嗅覺神經,這些都和昨夜的情景一樣,喚醒了我快樂的記憶,忍不住用勃起的大龜頭在她溫熱的肉縫口搓磨著。
媽媽的嬌吟聲又叫著道:『啊……親……親愛的……快呀……快來……幹我 ……嘛……我……渾身……好熱……好癢啊……唔……嗯……親親……我……我要……我要嘛……啊……救……救我……癢……好癢啊……我……好難受……喔 ……快流…流出來…了……快嘛……快替我……止止癢……嘛……嗯…嗯……』
媽媽的嬌軀又是一陣的顫抖,腰肢也擺動得更劇烈了,淫水傾洩得像長江般的狂流不止,我見她浪扭的媚態,不忍再折磨我這苦命的媽媽了,於是用龜頭沾些她小穴裡流出來的淫水,對正她的穴門,輕輕地下沉屁股,把大雞巴緩緩地幹入她的小穴裡了。
媽媽的臉上露出了滿足的妖艷勾魂媚態,扭動搖擺著她豐肥的大屁股,用濕淋淋的肉穴夾著我的大雞巴,慢慢品嚐著每一次插幹的磨擦所帶來的美感。隨著快感的升高,我忍不住地加快了幹穴的速度,看著媽媽漸入佳境的恍惚表情,帶著一絲哀愁的美女,像是在這世間不應有的一個艷麗的幻夢。
我對她的情慾和愛意猛地升到了頂點,屁股用力地下壓,整根大雞巴就被我刺進拉出地在她的小肉穴裡狂插起來,一口氣連戳帶插地幹了她幾百下,把媽媽的美夢驚醒了,她也看清楚了是我在她身上肆虐著,一波波的舒爽感使她漸漸地忘記自己母親的身份,自我放逐在情慾的波濤裡了。
只聽她淫浪地叫道:『啊……好……幹得……我……好爽……喔……喔…… 媽媽……舒服死……了……唔……貴志……快插……呀……用力幹……你的…… 媽媽……吧……乖乖……啊……喔……喔……哎唷……親愛的……兒子……你讓 ……媽媽……爽死了……媽媽……再也……離不……開……你的……大雞巴…… 了……喔……喔……媽媽……永遠……愛你……愛你……幹……媽媽……的…… 小穴……對……用……用力頂……媽媽的……穴心……快……啊……媽媽……舒服死……了……哦……親……親……媽媽……從沒有……過……這樣……爽快過 ……喔……你……幹……得媽媽……真……真爽……啊……啊……』
媽媽的大屁股猛搖猛晃,將我的大雞巴牢牢地吸在她的小穴裡,一種從沒有過的飽漲感,使她忘記了羞恥和矜持地直浪叫個不停,週身地分泌出一滴滴的汗漬,微微皺著的眉頭,媚眼半閉,小嘴大張,並不時地伸出香舌舐著被慾火焚燒得乾燥的嘴唇。
她那滿臉含春、舒暢萬分的愉快神情,令我看得激動地更加用力抽插著。媽媽的小嘴裡,叫著連她自己也聽不懂的淫哼聲,豆大的汗珠一顆顆地從她全身流濕了床褥,頭部不停地在枕頭上晃動著,把她一頭長長的秀髮搖散了,披在她的嬌靨旁,憑添一股蓬鬆嬌慵的美感。
媽媽浪得洩了好幾次身子,我插著插著,也在一陣酥麻之中,精關一鬆,射出了一股滾燙的精液,噴進媽媽的花心裡,爽得我們母子顫抖抖地又昏睡了過去。
自此以後,我在媽媽身上,享盡了人間的艷福,同時也滋潤了媽媽枯萎的小穴,扮演著媽媽的好兒子和親丈夫的兩種角色,使媽媽生活過得更充實,也出落得更美艷嬌媚了。
媽媽白天表現出未亡人的幹練處理著醫院的事務,晚上又淫浪地施展她中年美女的媚態,讓我盡情地歡暢插幹,真希望日子就此永遠下去,讓我們母子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0-7 16:03:47 | 顯示全部樓層
很不錯!很不錯!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0-7 19:37:01 | 顯示全部樓層
讚喔~~感謝大大的提供與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0-7 22:05:08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熱情的分享  感謝大大熱情的分享  感謝大大熱情的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1-10-21 16:25 , Processed in 0.04572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