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1295|回復: 3

[不倫戀情] 母子淫亂周末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0-4 17:21: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晨,19歲的陳極迷迷糊糊睜開了雙眼,發現身旁沒人,只留有一攤水跡,陳極微微一笑,起身看了看自己猙獰挺立的22cm大肉棒,不著片縷就向著廚房走去。
40歲芳齡的只穿著圍裙和黑絲的母親蘇婉正在洗菜,F 罩杯的巨乳挺立著,粉紅色的大乳暈與嬌小的乳頭在隨著洗菜的動作不停抖動,那纖細的腰肢和碩大的肥臀相互映襯,漏洞百出的絲襪為其修長的腿點綴出了一絲淫穢,黑色濃密的陰毛在空氣中暴露著,亂糟糟的樣子凸現著昨晚的瘋狂。蘇婉突然有一隻手從腰邊滑過,攀上肥奶,用力揉搓,將乳汁擠出,而另一隻手則攀上自己引以為傲的黑絲巨臀上,輕輕撫摸。不用問,來人定是兒子陳極。
「乖極兒,等下早餐就好了哦。」蘇婉說道。
「媽媽,你不乖哦,我明明說過在家裡最多只有我一個男人的時候你最多只能穿絲襪,難不成你不愛我了?」陳極戲謔道。
蘇婉感受著雙腿之間那根粗大且不斷跳動的棒子,不禁面頰泛起紅暈,小穴開始瘙癢並分泌騷水,顫抖著聲音說:「啊……別鬧,乖兒子,媽媽怎麼可能不愛你呢,你是媽媽的全部啊,你的大肉棒更是讓人家……啊……」
此時,陳極一個用力將龜頭擠入蘇婉的騷穴內,那突如其來的快感直接讓蘇婉來了一個小高潮。
「哼,念你是初犯,就不懲罰你了,來,媽媽,仔細感受兒子的雞巴吧。」
自從4 年前,丈夫因車禍去世之後,蘇婉就在陳極的「陰謀詭計」之下獻出了自己的三穴。雖然與兒子操逼已經4 年,可每次這根巨無霸的抽插總讓蘇婉感到極大的快感。
「啊……啊……嗯……好爽……慢點兒……你昨晚……插了一夜呢……現在……啊……裡面還……有些痛呢……哦……太長了……頂到……子宮了……嗯……用力……不要……心疼……媽媽……媽媽喜歡……被你爆操……」蘇婉淫叫道。
「媽媽,你的肥臀夾的兒子好爽啊……淫水也好多呀……」陳極一邊拉扯著蘇婉不停噴奶的肥乳一邊說道。
「啊……啊……嗯……好舒服……好充實……感覺有……一條……嗯……巨蛇……在小騷逼……里攪動」
「哪裡是小騷逼呀,媽媽你明明是老騷逼,臭騷逼,喜歡兒子大雞巴的變態肥奶母親,喜歡被兒子操翻的大屁股肉便器……」陳極滿臉通紅的罵著。
「是的……我是……肉便器……我是騷逼……啊啊……我是肥奶……變態……啊……嗯……就是喜歡……被……哦……兒子操……哈……的好爽……」聽著蘇婉的淫語,陳極霎時雙眼放出淫靡的光芒,更加奮力抽插起來,速度越來越快,也不在乎什麼技巧了,就像一個不知疲憊的打樁機一樣,猛烈衝刺。蘇婉也顧不得炒菜了,短短十幾分鐘,她的大腿內側已被自己的淫水沁濕,那本就破爛不堪的絲襪也有了淫穢的色彩。蘇婉雙腿發軟,腦子裡只想著陳極的大肉棒,只想著被自己的兒子操翻操爆,只想著讓兒子的精液充滿子宮。
此時的陳極就像一個美母騎士,用著自己巨大的陽鞭抽打著身下意識已經有些許模糊的流奶巨乳肥臀美母肉便器。乳汁肆意揮灑在案板上,地上的水越積越多,形成了一個小水攤,而水攤之上,只見一大吊在飽滿的肥穴粉木耳中快速的進出,而這肥穴偏上方,一直有一股清流直噴而下,猶如瀑布一般。蘇婉臉上根本無法看出這是一位母親。略微上翻的眼睛,微微伸出的舌頭和嘴裡發出的嗯哼聲,預示著這位母親的精神已經被肉棒所支配。
陳極看見案板上被乳汁淋濕的小乳瓜,突然心生一計,放開了肥奶,伸手拿到乳瓜直接塞入了蘇婉的屁眼。本就在高潮邊緣不斷迂迴的蘇婉,突然感受到一巨物進入屁眼,雙棒的衝擊,雙穴的痙攣快感,直接讓蘇婉神志模糊,整個人趴在了案板上。
陳極一手擠著乳汁,一手拿著乳瓜大力抽插著蘇婉屁眼,大吊不斷的在被操的有些翻出的騷穴里來回攪動,將剛因快感而失神的蘇婉從迷糊中拉回。蘇婉雙眼迷離,回頭看著玩的十分盡興的陳極,淫笑著說到:「壞蛋……兒子……真就……啊……這樣……玩弄……媽媽……不怕……嗯啊……啊……媽媽……發火嗎?」
霎時間,陳極突感一緊,陰腔內壁肉與棒子的摩擦更為激烈,直接讓他驚叫出聲,險些讓他精門大開。陳極抬頭看著一臉淫媚的蘇婉,咬牙切齒的說道:「當然……不怕呀,嗯……媽媽從來只會發水,從來不會發火呢。」說罷,猛地一插,只見10cm長的乳瓜全部進入了屁穴,22cm長的肉棒也齊根末入,甚至在蘇婉的小腹上都可以看到微微隆起。突入子宮的爽感,雙穴齊插的爽感,讓母子二人同時高潮。陳極精門一松,一大股白濁射在蘇婉子宮壁上,在激烈的刺激下,蘇婉的潮吹也像噴泉一般,一發不可收拾,本就被淫水浸濕的地面此時也變得更加光亮,甚至都散發著一種荷爾蒙的奇香。
只聽「啵」的一聲,陳極將肉棒從蘇婉體內拔出,疲軟下來的肉棒仍然顯得很猙獰。蘇婉粉嫩的穴口處,精液如小溪般流出,可見陳極的「陳釀」有多大。
蘇婉抽出屁穴里的乳瓜,湊到淫穴上,沾了些精液後,放入口中,一邊舔著一邊對著陳極媚笑道:「真好吃呀,乖兒子。」隨後陳極又將肉棒插入穴內,母子二人共同完成了一頓極具肉感的早餐,當然這頓早餐的主角,是那根「香氣撲鼻」的乳瓜。
因為是周末,兩人也無需去上班,早餐過後,兩人就開始了他們新的一輪遊戲。
蘇婉回到房間,從衣櫃里拿出那套工作時的制服。上身短小的西裝搭配著白襯衣,沒有乳罩的束縛,巨大的奶子讓襯衣緊繃,而其上的凸起,又為這單調的白色增添了一抹粉紅。下身黑色包臀裙,肥碩的屁股讓裙子沒有一點褶皺,撐得渾圓,而腿上肉色蕾絲弔帶襪與裙邊所勒出的肉痕才真正的將豐腴的誘惑展現。一雙15cm的紅色高跟鞋,一副金絲眼鏡,盤起的頭髮,淡雅的妝容,再加上臉上那宛若冰山的表情,無一處不散發著一種總裁的味道。
「那臭小子一定會流口水的,嘿嘿。」蘇婉痴痴的笑著。
不出所料,正在沙發上欣賞av的陳極看到如此裝束的蘇婉走出後,登時眼睛發直,那低迷的巨龍迅速甦醒,並且一副沖天之勢。
看著兒子的反應與那難以從眼中過濾掉的肉棒,蘇婉忍住了媚笑,夾了夾腿,板起臉說:「你是哪個部門的?不知道見總裁要先通知的嗎?」
陳極一看,這是要玩角色扮演呀,瞬間也就進入了角色。
「我是操穴部門的,因為操穴部門是一個獨立且高於一切的部門,所以無需通知就可以見總裁。」陳極鄭重其事的說道。
蘇婉看了眼挺立的肉棒,又看了眼一臉嚴肅的陳極,努力的憋住笑拉過一旁的椅子岔腿坐下,頂了頂眼鏡,說道:「哦?那你這個部門是幹什麼業務的?」
陳極盯著蘇婉雙腿之間被蕾絲內褲僅僅遮住了穴口的騷縫,吞咽了一下口水說道:「主要業務是為總裁填滿口穴、屁穴、和騷穴,讓總裁精液中毒,變成一個渴望被操爛的騷貨。讓總裁大人慾仙欲死,擁有阿黑顏是我這個部門的最終目的。」
「呵,有點意思,那你先來給本總裁舔下逼吧。」蘇婉道。
聞言,陳極迅速衝到蘇婉身旁,直接剝開包臀裙,架起被肉絲的雙腿,一把把蕾絲內褲扯掉,直接將舌頭就貼在騷穴上,快速的舔舐著陰蒂和陰唇。
「真猴急啊。」蘇婉笑著,並用雙腿夾住了陳極的腦袋。
一股熟透了的淫靡香味直接覆蓋了陳極的整個味覺與嗅覺。身體內的血液瞬間沸騰,荷爾蒙瞬間沖入腦子。陳極將蘇婉的肥臀托住,用力的讓舌頭向更深處探索。蘇婉的體質很敏感,在感受到兒子舌頭的侵襲之後,淫水就止不住的湧出,都揮灑在了陳極的臉上。
陳極抬起頭,舌頭和下巴分批略過騷穴和陰毛,看著蘇婉微紅且帶著嫵媚的俏臉,戲謔道:「不愧是總裁,水真多呀,估計大禹都沒法治住吧。」
「好啊,你竟然敢調笑總裁,懲罰你為我舔屁眼。」蘇婉佯怒道。
雖然陳極很喜歡蘇婉屁穴的嫩肉和若有若無的臭味,但為了讓蘇婉明白自己的地位,陳極並沒有慣著她。
「謔,叫你一聲總裁是給你面子,在我這兒,你永遠是一隻母狗,是我專用的精液便所。想懲罰我,哼,先讓你感受一下操穴部門經理的怒火吧!」
說罷,陳極抓住蘇婉的兩瓣臀肉,一個用力直接將其丟在了沙發上。蘇婉吃痛,雙腿放開了對陳極的夾擊。脫離控制的陳極如餓狼般撲向蘇婉,一手環抱巨乳,一手從雙腿之間穿過,形成了一個「T 」字形,在蘇婉愣神之間就已將蘇婉翻過,形成狗爬式。陳極迅速抽出被穴水浸濕的手臂並按在了蘇婉光滑的背上,抱著雙乳的手臂也順勢劃下攬住了腰。此時本想猛插蘇婉屁穴的陳極發現,蘇婉屁眼裡竟然塞著一根假陽具、一個九星連珠和4 個跳蛋。
回過神來的蘇婉回頭,痴痴的笑道:「呵呵,你的想法我早就預料到了呢,你還是乖乖聽從我的指揮吧,嘻嘻。」
「謔,看來今天得給總裁媽媽大人上上一課了,不然她就不知道在這個家裡到底是誰做主了。」陳極盯著那個九星連珠的拉環自語道。
正在等待陳極服軟的蘇婉突然感覺到一陣拉扯感和後知後覺的快感湧上大腦,她回頭望去,只見陳極一手拽著九星連珠的拉環,一手拽著跳蛋的線和假陽具,一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一拉,那光滑的塑料、橡膠與屁穴腔室內壁的摩擦,那極致的快感讓蘇婉全身痙攣,騷水一股接一股的向外噴出,甚至連乳汁也不由自主的流下。
「嘿嘿,知道我的厲害了吧,肉便器總裁媽媽,別著急著高潮,真正的好戲才剛剛開始呢。」陳極詭笑道。
話音剛落,陳極便猛地把肉棒插入了蘇婉屁眼,開始抽插。同時雙手環過蘇婉腰肢,將拿在手裡的小玩意們一股腦塞入蘇婉騷穴內。
「呃……啊……嗯……」霎時間,蘇婉已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全身心都被這巨大肉棒和玩具帶來的感覺所籠罩,雙眼上翻,嘴角不自覺的流出口水,舌頭也伸了出來,活脫脫一副被玩壞了的樣子。
跟隨著陳極的猛烈抽插,蘇婉口中也不斷的淫叫著:「啊……寶貝……老公……親哥哥……啊……雞巴……好大……婉兒的……嗯……啊……屁眼……和賤穴……都好爽……哦……我就是騷貨……就是肉便器……啊……就是乖兒子……親老公的……精液……便所……」
陳極也嘶吼著:「肥臀賤媽媽……巨乳騷貨總裁……專屬於我的精液便所……只知道兒子大雞巴的噴奶妓女肉便器……總想著被插爆的淫賤母狗……臣服在我完美的雞巴與能力下吧。」
「啊……人家……臣服……媽媽……是母狗……啊……是專屬……於兒子……啊……的騷浪賤……用力啊……哦……嗯……好深……好滿……啊……好充實……大雞巴親老公……真會……操……媽媽……要升天了……去了……啊……要去了……啊啊啊啊……出來了。」
「哦……騷貨媽媽你夾的好緊……婊子肥臀肉便器的屁穴真緊緻……兒子要射啦……」
「射……進來……射到……精液便所……媽媽……的屁眼裡……啊……進來了……好燙……好溫暖……啊啊啊……好多……好厲害……」母子二人一起到達了巔峰。
蘇婉大口的喘息著,想要告訴兒子休息一會兒,但突然感覺到屁股里的棍子並沒有萎靡之象,仍然活力四射,甚至有再壯大的趨勢。蘇婉無奈的笑了笑,知道今天的遊戲也許不可能就此結束了。
一天的時間很短,一天的時間也很長,蘇婉和陳極母子二人從廚房干到餐桌、從沙發乾到浴室、從走廊干到臥室、從白天干到日暮,上過洗衣機、撐過陽台床、頂過衣櫃門、趴過梳妝檯……到處都留下兩人了愛液與氣味,家中早已沒有了早晨時的整潔,只有那奇異且勾人的味道在空氣中彌散,一灘灘水跡表現著母子二人一天過的並不平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0-4 23:17:45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大大分享!!GOOD!!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0-5 00:08:39 | 顯示全部樓層
感恩大大喔 真的好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0-5 00:44:46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的分享 thank you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1-10-21 17:19 , Processed in 0.02739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