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6929|回復: 4

[經驗故事] 再借你的女友給我解解悶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8-20 16:34: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二天早上,盈盈和阿文醒來要離去,量宏送行時對阿文說:「多謝你帶盈盈來給我解解悶,下次要再來啊。」
阿文當然聽不出他話中之意,連聲說好,他還不知現在盈盈的短裙下,竟是真空的。
阿文又道:「那不如我們一起,,到街口吃個早餐吧。」

量宏心想反正自己只有一個人,又樂得再和盈盈再相處一會,於是三個人便一起出去吃個早餐了。

在餐店內,兩個大男孩天南地北的聊著,從漫畫到電腦,從籃球到電玩,阿文好像有說不盡的話題。 旁邊的盈盈卻只是靜靜地吃著她的早餐。
她口中吃著吃著,但是誰又會想到,這個外表清純可愛的小女生,身體內卻有一股洪洪慾念未能平息。

其實這天清晨的時候,盈盈便從昏睡中醒來,發覺自己便躺在阿文身旁,感覺到自己混身火熱,好像作過了一場春夢,在夢中自己和一個男子忘情的在做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她只覺得那個春夢似幻似真,那感覺是如此的真實,以至小穴竟是潮濕了一片,而那條內褲更加是不知去向了。

想到自己在夢中的媚態,不禁臉紅耳熱,於是便用身體向阿文不停的撕磨。 雖然阿文此刻正是好夢正酣,但卻是正正處於清晨晨勃的狀態。 盈盈很快便發現阿文的褲子撐起了一個小小的帳幕,於是更加是愛不惜手的在外撫摸了。

可是盈盈越摸慾念便越更加高漲,最後忍不住把阿文的褲子解開了,把他的雞巴掏了出來套弄。
盈盈套著弄著,使得阿文在睡夢中也能感應到下身傳來一陣一陣的快感,他微微的眯開雙眼,見到是自己的可愛女友,正在為自己打手槍,他也沒想到盈盈為何會這麼主動,只是樂得好好享受這女朋友的手作服務。

可是可能還是受到安眠藥的影響,阿文還是很睏的,被盈盈弄得爽處,精關一鬆,便汨汨的噴出了精液。

盈盈想不到沒弄到幾下,阿文便已經射精了,慌忙中只好用雙手包合著他的龜頭,以防精液四濺。

阿文射過精後,轉頭便又昏睡過去了, 雞巴瞬速的萎縮成軟耷耷的一坨。 盈盈看著這一幕,對著自己黏糊糊的雙手,欲哭無淚,慾火難平,但是也是無可奈何,只得到浴室中清理一翻了。

直到此刻吃早餐的時候,盈盈還是有點慾求不滿的,不時要挪動雙腿以消解那種空虛的感覺,更要命的是,量宏正正是坐在她的對面,只要他彎下身來,便會發現她牛仔短裙內的裸露下體,說不定還會看到那濕答答的肉縫,這種會露出給量宏看見的恥辱感覺,卻是令她更加的興奮。

這時,阿文的手機響起,原來是他的另一幫朋友約他去打電玩, 阿文想也不想便答應了。 阿文是那種發洩過後便會對女友愛理不理的臭男人,既然今早女友己經替自己打過手槍了,當然是打電玩比較吸引啦。
「阿成那小子,約了別人打對戰,叫我過去,那我們吃完便要過去了。」
「我才不去。。。 你打電玩時都沒空理我的,我不去。」盈盈心中有氣。
「嘿,不去算了,真是的,待會你自己回家吧, 量宏你便幫幫忙,替我照顧著盈盈吧。」
「放心了吧,你把盈盈交給我好了。」

量宏差點從心裡笑了出來,好像是有一塊大餡餅,從天掉到自己的面前,看來盈盈這塊嫩肉,又要送到自己口中了。

阿文說完起身便走了,盈盈氣得把餐碟中的香腸,一刀刀的碎屍萬段。

阿文走後,量宏便立即轉坐到了盈盈的身旁。
「盈盈不要生氣,可愛的女生是不應該生氣的。」
「你說那有這樣的男朋友的....」
「那就不要再理他了, 今天我來陪你好嗎?」
「.....」

原本還在生氣的盈盈,聽到了量宏關心的慰問,氣也消了一大半,身體的慾念,又再次提升起來。
其實當量宏坐到她身旁的時候,盈盈的腦中又起了異樣的反應,昨天晚上,大家喝著酒,量宏又是這樣坐在自己身旁.....然後....然後.......
她又再想起昨夜的春夢了,感覺小穴在微微發熱。

「阿文既然走了,而我跟女朋友也在冷戰中,不如你就做我一天的女朋友吧。」量宏試探著問道,一隻手輕輕的攬到盈盈腰間。

盈盈的身體微微一震,但是卻沒有抗拒量宏的觸碰,身體其實是渴望更多的接觸的。

「這樣好像不太好吧....」盈盈還剩下一絲的理智,努力抗拒著心中的慾念。

「有甚麼不好,阿文說過要我照顧你的,那我先餵飽你上面的這張嘴兒....」

量宏繼續的試探挑逗著,他挑起餐碟中的煎蛋,送到盈盈口中。
「來,女生要多吃點蛋白質,皮膚才會幼滑的。」

盈盈又想起那個春夢,和那在夢中品嚐過蛋白般的玉液,不禁心中一蕩,雙腿緊緊的挾了一挾。

量宏又義起了碟中的小香腸,道:「這香腸瘦瘦小小的,待會哥哥請你吃大肉腸。」
盈盈立即便想那夢中的大肉棒,小穴便有一陣騷麻的感覺,在不覺間便潮濕起來。

這時量宏將手掌放到盈盈白滑的大腿上,來到盈盈耳邊,小聲的道:「我敢打賭,你的裙子內是沒有穿著內褲的,要不要我現在就伸手進去,摸一摸你的小浪穴?」

量宏熱烘烘的手掌,把她摸得意亂情迷,盈盈的意志己經接近崩潰了,她現在知到了那不是一個夢了,也知道她和量宏其實己經........

望著眼前這個男人,知到底線早已經突破了,那就再也沒有甚麼好顧忌了,只覺身子越來越熱,突然好想再被這男人好好的疼愛一番。
她不知到自己為何會變得如此淫蕩,她當然不知道,這是受到殘留在她身體內的藥物影響。

量宏望見盈盈異樣的眼神,察覺到她身體的微妙反應,知到時機到了,於是在她耳邊道:
「阿文叫我照顧你,那我就用我的大雞巴,好好的照顧你吧。」
「你很壞啊...........那還不快把我帶回去。」盈盈的理智與矜持已經被慾火消滅了。

量宏聽罷,再笨也會立即行動,把錢放在餐桌上,拖著盈盈的手,三步拼作兩步的便往外走了。

店長看到了半份還未吃完的早餐,道:「這是怎麼了。。。 走得這麼急。」
量宏回頭大聲道:「這個小美女的男朋友剛走了,我要帶她回去好好安慰她一下。」

他們一路急行,這路可以說是走得十分狼狽,因為量宏此時的褲襠,早己撐起一個大大的帳幕,走得一拐一拐似的,而被拖著的盈盈,也是一面走路一面按著裙襬,以防內裡春光乍現。

兩人大步跨進量宏的住處,一關門他便將盈盈抵在門上,兩個人便熱吻起來,量宏一邊喘著粗氣,舌頭便去攪動盈盈的香舌,一邊便把手伸進了盈盈的上衣內,隔著胸罩,搓弄著她的乳房。盈盈是也熱烈地回應著他,伸手幫他解開褲子上的鈕扣,把褲子和內褲一起褪了下來,肉棒便直挺挺的彈了出來。量宏甩一甩腳,褲子跟鞋子就被踢到一邊了,他也再不客氣,知到盈盈是沒有穿內褲的,撩起她的短裙,抬起她一邊的腿,便把暴怒的肉棒抵了上去。

火燙的龜頭觸及盈盈小穴口柔嫩的肌膚,把她熨得渾身戰栗,慾火高張,盈盈再也忍不住用嬌媚的語調輕聲在量宏耳邊說道:「好哥哥,快來疼人家…」

量宏一聽,也撩起了心中欲火,用力一挺,胯下怒漲的肉棒準確無誤地刺入盈盈腿間那道早已泥濘不已的縫隙中。

「啊……」倆個人同時發出一聲滿足的感歎,一個是鼓脹已久,一個是空虛寂寞,兩個極度渴求歡愉的器官就這樣肉貼肉毫無阻隔地連在一起,光是這一下就是何等的銷魂。

量宏再次插到這美女的嫩穴,當然是十分滿意,而且也十分驚嘆那媚藥的功效。 盈盈就更加不用說了,小穴饑餓了大半天,就是要這種感覺,剛才被肉棒刺進的一剎那,感動得幾乎就有了高潮。 而且這是很健碩的一根肉棒,碩大的龜頭和粗壯的莖身,剛是放在小穴之內便十分受用了。對,就是這種感覺,這就是昨晚的感覺,這就是阿文給不到的感覺。

想到阿文,盈盈更有一種報復的快感,那種跟男朋友離開不到幾分鍾就張開大腿跟別的男人胡搞在一起的快感,她趴在量宏肩膀上嬌喘著,忍不住對他耳語道,「好大好深啊……頂到人家最裏面了……太厲害了……」

「呵呵~,這就叫厲害,待會看我怎樣把你操得不要不要的。 呵啊,你這小穴真夠緊,又濕又暖,把我的雞巴挾得真爽。小騷貨,我要開動咯!」

於是量宏抬著盈盈的一邊腿,把盈盈抵著門板便開始抽送起來。

「啊!啊!啊……好厲害……好深,好棒……啊!幹....幹得我好舒服啊……啊!對,就這樣,好爽……幹死我吧……」

一時間屋子裏淫聲浪語激蕩不已。隨著這種叫聲鼓動的戰意,量宏越操越猛,用胯下不住的撞擊著盈盈的嫩穴,咚咚咚咚地,也把門板撞個不停。

盈盈被他這麼抱著幹著了,雖然十分受用,但是背脊實在是撞得有點痛,於是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好哥哥……我們去床上好不,想讓你好好幹我……」

量宏其實也是站得有點累了,只好暫時停下進攻的步伐。 這時才發現大家還未有除掉衣服呢。 於是量宏一隻手托著盈盈的一條腿,大雞巴仍然是深深的插在了她的小穴之中,另一隻手便去拉扯盈盈的衣服。盈盈順從地擡起胳膊,胸罩連上衣便一起被量宏脫去了,不過因為他們的下身是仍然是連結著的,短裙便無法子褪下來了,量宏只好把它捲在盈盈腰間。盈盈也照樣地幫他脫去上衣,這樣他們倆個才算是的赤裸相對。

雖然昨天晚上量宏已經看過了,但是在大白天裡再看,又是另一番風光。尤其是盈盈胸脯上的兩顆蓓蕾,高高尖起,嬌豔欲滴,引得量宏一低頭便吃了下去,輕輕的又咬又啜,把盈盈吃得吃吃笑笑。

然後他突然雙手用力一抬,盈盈的身子便被凌空抬起,屁股被量宏雙手抱著,張開的大腿也只好夾在他粗壯的腰間,腿間的肉穴,只好坐實在量宏的擎天柱之上,緊緊相連。 盈盈雙手連忙攬著量宏的脖子,酥軟的乳房貼上了量宏壯闊的胸膛,盈盈就像樹熊一般,掛在了量宏身上。

量宏便這樣抱著盈盈走向自己的房中,雞巴還是插在美穴之內,一路上一步一顛動,短短幾步路,走得他倆異常暢美。

終於來到了房中,量宏把盈盈抱坐在床上,最後還是決定要把那礙事的短裙除去,他們十分勉強的才能把它從盈盈上身扯褪了出來,因為此時盈盈的蜜穴還是緊緊的抱擁著量宏的大雞巴的,它們真是一刻都不願意分開呢。

此刻他們的肉體再沒有一絲的阻隔,量宏把盈盈放倒在床上,然後俯身伏在她柔軟如棉的嬌軀上,把她全身上下盡可能的佔有著。
兩個赤裸的身體緊緊抱著,享受著這合體的快感,量宏擁著盈盈在熱吻,舌頭不停在盈盈口腔內翻滾。盈盈上下兩張嘴,此刻完全被量宏佔領著,攪動著。 慢慢地,量宏的臀部輕輕的聳高了,跟著重重的落下,肉棒便在盈盈的蜜穴內,抽出,挺進, 抽出, 挺進........
房間一時充滿了盈盈歡快的嬌淫聲和量宏呼呼的喘氣聲。
「啊...插...插得好深啊……啊……啊……」
盈盈沉醉在快感之中,也挺起了臀部緊緊迎合著肉棒的插送。
「啊……用力啊……快..快丟了……插到了……啊……」
盈盈的小穴又濕又緊,挾得量宏的雞巴十分舒服,這一輪的抽插,暢快無比,他深深的親吻著盈盈的臉頰道:
「寶貝兒,你的小浪穴真好幹,阿文要我好好的照顧你,我便用我的大雞巴來照顧你,你喜歡我的大雞巴嗎?」
盈盈早已爽得把雙腿纏了上來,盤在量宏身後,以方便他的抽插,她一面扭動著水蛇似的小蠻腰地,一面在量宏的耳邊媚聲道:
「……好...好哥哥,我最喜歡的就是你的大雞巴, 你的大雞巴幹得人家很舒服啊,,我就是要你的大雞巴來插我!你的雞巴是最好的!」
「阿文真是夠朋友了,知道我一個人發悶,便帶個女朋友來給我幹,我不幹翻你這小騷貨,那就太對不起他了。」
「不要提那爛人了,今天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你要怎的都依了你...」
「呵呵,你今天是我的女朋友,我便會好好的疼著你,我當然不能使你下面的小嘴吃不飽的。」
量宏再次聳動巨大的肉棒在她狹窄的體內陣陣挪動,盈盈雙腳用力撓住量宏的屁股,方便他賣力的挺湊,口中不斷呼上歡愉之聲。
幹了近百下後,量宏便立起上身用力捉緊她的腰肢,挺動下身快速的抽插起來。盈盈則扶著他雙手,纖腰款擺,下身熱烈迎合著他的動作。蜜穴中一片溫暖濕潤,巨大的肉棒帶出陣陣浪潮,滋噗,滋噗,滋噗的響個不絕。
盈盈一面淫叫,一面癡迷的望著眼前的男人,快感從小穴傳遍全身,通體舒泰無倫。
量宏突然停下動作,曲起盈盈的雙腿,要把她身體反轉,他把自己的大雞巴當成了軸心,把盈盈的身體繞著它轉動來,把她轉成了一隻趴下身體的小母狗,過程中大雞巴還是一直插在淫穴之中。
看見這發情的小母狗,把粘滿了淋漓愛液的蜜臀高高翹起,量宏只能用大大力的抽插來回應,下腹撞擊她豐滿的蜜臀,蕩起陣陣臀浪。
盈盈受到新一輪的攻擊,喉中發出含混的呻吟,蜜穴內蠕動收縮,量宏知道她要高潮了,雙手緊緊抓著她的蜜臀,貼上去一陣快速迅猛的聳動。
「嗯……嗯……唔......啊~」
盈盈口中一連串快活的淫聲,終於再次迎來了高潮。量宏便停下了動作,靜靜的用雞巴抵著蜜穴的深處,享受著陰道抽搐的快感。盈盈陣陣顫抖,輕輕的哼著,蜜穴不住湧出灼熱的浪水。
量宏貼到她耳邊笑道:
「小騷貨,你身下快成汪洋大海了…」
盈盈紅著臉嬌吟了一聲:
「宏哥,你... 你...太厲害了。」
量宏便拔出了雞巴,又將她翻轉過來,盈盈的浪穴忽然空虛了,雖然不捨,但是她現在嬌軟無力,只得任由他擺佈。
量宏曲起她的雙腿往胸前推去,浪穴口便大刺刺的展露了出來,量宏便提起大雞巴又往浪穴口抵去,碩大的龜頭一下便擠開了滑膩的肉唇,再用力的一插,整根大雞巴便又插了進去。盈盈一直期待的大雞巴又再次插入,不由啊的一聲,有種重回天堂的感覺了。量宏俯身的壓了上去後,便挺動腰肢又開始抽插了。
不過這時,量宏卻放慢了速度,慢慢抽出時只留龜頭夾在肉唇之間,慢慢插入時又會恥骨輕磨陰阜上的嫩肉,如此玩法,又令盈盈帶來新的快感,她的眼神逐漸迷亂,銷魂的呻吟又再響了起來。
可是如此慢挑細弄,卻更加撩起盈盈的洪洪慾火,片刻她便扭動嬌軀,挺動玉臀,浪穴內火熱一片,似乎急不可耐。
「啊,老公,插……插得再猛點。」
「啊……啊……你大大力的幹……幹我……啊……」
「啊……好……哥哥……你……干死我好了……我……不想活了……」
量宏被盈盈叫聲撩得火起,便把盈盈的雙腿大大的張開,握住她的纖腰,開始使力的挺動,盈盈口中立時發出愉快的淫聲,弓起了身子配合著量宏攻擊。
這時量宏更加的肆意抽插,這個借來的女友真好操,小穴把他的雞巴挾得又緊又爽,浪叫聲又夠淫夠蕩,自己的女朋友也沒有這麼好幹。不禁越操越是興奮,口中更胡亂說道:
「阿倩這兩天不來給我操,老子便沒有穴操嗎?」
「難得阿文那傻小子帶個女生來給我操,我當然要狠狠地操個夠本。」
「你這女生真不錯,皮膚夠白夠滑,小穴又濕又緊,而且浪水充足,操得真暢快。」
「看你內裡根本就是一個欠幹小淫娃,看來我其實也不需下....下....那個,也.....」
量宏一時興奮,差點兒便說漏了嘴。連忙收拾心神,閉上了嘴巴的埋頭苦幹了。 盈盈則不停在嬌聲喘氣,根本就迷糊魂飛天外。
量宏繼續不住的默默抽插,盈盈就抓著量宏的手不住嬌喘,一陣酥麻的快感向量宏襲來,他知到正要作最後的衝刺了。他奮力的追趕,要把盈盈再推上新一波的高潮。
盈盈的呻吟聲越叫越尖,也是面臨崩潰的邊緣,量宏再喘著粗氣大力的挺動,盈盈的身體脆弱的戰抖起來,他也只當作不見,大肉棒仍然飛快地抽插著,片刻間狂猛的快感衝擊過來,量宏便深深地插入盈盈的蜜穴內,大龜頭抵住了花心,大聲叫道:
「插死你,插死你,啊.....啊....... 啊....... 真爽啊...」
大肉棒終於開始噴射了,強勁的精液一股一股的打在她柔軟的花心之上,盈盈不由的陣陣顫抖,身體再次高潮了。
盈盈再一次被沒頂的高潮所淹沒,她似乎己經失去了所有的體力,只能軟癱在床上,任由量宏在她體內,任意發射。
量宏也是只能貼附在她身上喘氣,而那尚未軟化的肉棒,仍舊是泡在濕淋淋的浪穴中,像是在回味著剛才的激情。
良久,量宏才從盈盈身上退了下來,輕輕一吻在盈盈的額上。
「怎麼了,幹得你舒服了嗎?」
「你很厲害啊,剛才差點始你幹死呢。」
「呵呵,幹死了我就把你掉回給阿文好了。」
「想不到阿文會把我交給了你這頭大色狼的,這帽子是他自己檢來的。」
「哈,那我們今天要送多少頂帽子給他好呢?」
說罷,魔掌又再伸向盈盈的小穴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8-21 08:45:10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熱情的分享  感謝大大熱情的分享  感謝大大熱情的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8-21 12:03:17 | 顯示全部樓層
讚!!!真的很不錯~~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1-9-23 02:39 , Processed in 0.04357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