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6804|回復: 4

[職場激情] 男朋友出差回來日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5-20 12:22: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今天的心情特別好,因為出了差一個星期的老公仔今天終於回來了。現在他應該還是在飛機上的,還有幾個鐘頭便會到步的。記得昨夜我們通電話的時候,真是甜蜜啊。
「老婆仔,我好掛住妳呀。」
「老公仔,我都好掛住你呀。」
「妳掛住我那裡啊?」
「唔…掛住你那使壞的地方,專門用來欺負我的壞東西。」
「妳不喜歡嗎?我的壞東西也很想妳的蜜穴啊,恨不得立刻便要鑽進去啊,告訴妳,「它」現在便要硬起來了。」
「好可憐啊,那如果你看到我新買的那套新款內衣,不知會怎樣呢?」
「噢…妳想弄死我嗎?是甚麼款式的?」
「呵呵,你回來自己看看吧,不過我相信你看不過一分鐘,便會把它全部脫下的…」
「我一定會慢慢欣賞……兩分鐘的。。。。噢…我的雞巴現在已經硬得不得了。我們好久無做了…」
「你出差才一個星期,有那麼久嗎?」
「之前剛好是妳的「紅日」,我們沒得做,再之前妳重感冒,也沒有勉強妳。己經差不多一個月了。」
「老公仔,我知你待我好,我的小穴又何嘗不是想念你的肉棒。」
「真是希望現在就在妳身邊,立即把雞巴恨恨的插進妳的浪穴裡啊。」
「呵呵,不要太興奮,要是忍不住,打了手槍,就浪費了你這寶貴的「精力」了。」
「其實這星期我都一直的忍住了,現在我的火藥庫已充滿彈藥,起碼足夠發射三次,一定要灌滿妳的蜜穴。」
「小心今晚就走火啊。」
「那妳明天一放工便立即回家啊,我們立即要大戰三百個回合。」
「呵呵,明晚約了舊同學聚餐,如果夜了,可能回媽那邊睡。」
「真的假的,那明晚便見不到妳,會憋死我的啊。」
「哈哈,那看情況罷…夜了,要睡了。記住啊,別打手槍啊。」
現在想起,也覺得好笑,聽到我說今晚不能陪他的時候,老公仔立即像個鬥敗公雞似的。同學聚餐甚麼的,都只是騙騙他而矣,其實今天下午還請了半天假,到時突然在家裡出現,他那喜出望外的表情,一定很有趣的。
今朝我上班前還特地修剪子恥毛,換上了那條新的幼邊的蕾絲內褲,配上同款的胸罩,一定會把老公仔引得神魂顛倒的。現在想想也覺得興奮,小穴也不禁濕了起來,噢,我實在太想念老公仔的肉棒了。
在我滿腦子都是淫亂的遐想時,同事就來了叫我去午膳了。今天午膳比較早,原因是要慶祝今季業務達標,這也是我為甚麼 只請半天假而不是一天假的原因。
大家浩浩蕩蕩的來到餐廳,很快便大吃大喝起來了,還點了日本清酒,由於我下午請了假,所以也放心喝了幾杯。
「喂喂,小李,吃那麼多生蠔幹麼?你又沒有女朋友。」
「沒有女朋友就不可以吃嗎?那是甚麼規矩, 聽說有人的男朋友出了差,也不在了。」
「你別佔人家便宜,人家男朋友出了差,好像今天便要回來了,給人家聽到,不扁你才怪。」
「不是今天,是過兩天才回來。」我忙道,真不想他們聯想到我請假的原因,就是為了要「勞軍」。
「我還以為妳下午請假是為了……哈哈…」
「來來來,再喝一杯吧。」
「我待會還要開會,不喝了。」
「那有誰下午放假的,叫她喝罷。」
「我也差不多了,我下午有件重要的事要辦呢。」想起下午要和老公仔「辦」的「事」,臉上不禁紅起來。還好沒有人看得出來,以為我只是喝酒後的反應。
「再喝一杯吧,待會妳要去那裡,叫小胡車妳去吧。」
小胡是跑業務的,有公司車,和他也不是太熟,但是長得高高大大的,也沒有甚麼特別印象。

午膳很快便結束了,同事們要趕回去上班,餐廳就只剩得我和小胡。而我則有點微醉了。
「還有小半瓶清酒,妳喝完它吧。」
「我不行了,還是你喝吧。」
「我要駕車呢,這酒是高檔貨,不要浪費啊。」
於是我只好再呷了一口,我已有點微醉了,這清酒很容易入口,不過後勁可十分厲害。
小胡把車子駕來後,很有風度的扶了我上車,跟著便到司機位開車去了。
我想著一會兒便會見到老公仔,想著他的肉捧,心裡甜絲絲的便昏睡過去了。

當我稍稍回復知覺的時候,我發覺我已經躺在家裡的床上,眼睛還是倦得睜不開,不過小穴卻傳來一陣陣的快感。
我發覺我的衣衫已經被全部被膛開了,胸罩亦已被推了上去,一隻大手正溫柔的撫摸我那裸露的乳房,另一隻手已經滑過我的小腹,伸進我的內褲內,挑逗著我的小豆豆。
這感覺美死了,一定是老公仔回來後,發現了我睡在床上,忍不住的便要上來親熱了。我就樂得繼續裝醉,享受下這盼望己久的歡娛了,而我也不禁把雙腿再微微分開,方便他行事。
那嫽人的手指,很快便滑進我兩片陰唇之內,把我的陰道口每一處都被他摸遍了,摸得我淫水沛然而出,水聲嘖嘖作響,老公仔,我好想要啊…。
跟著老公仔那雙手就離開了我的身體,我感到有一點失落,不過我感覺到是有人正在快速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接著我的小內褲便被除下了,呵呵,老公仔終於忍不住了,而我其實也快要忍不住了。
老公仔分開了我雙腳,肉棒便抵住了小穴口了,我幼嫩的陰唇立刻便感受到一個灼熱的龜頭,這使我更加興奮,流出更多的淫水,期盼這一刻太久了,我已經有點急不及待了,老公仔你快些插我啦。
老公仔腰肢一沉,一枝粗大的肉棒便插進了我渴望已久的浪穴內。
我美得差不多立即來了高潮,口中不禁呼叫起來。好粗壯的肉棒啊,把小穴填得滿滿的,從未有如此充實的感覺,真是愛死這肉棒了。
我此時再也不能裝醉了,睜開眼來要親親我的好老公。
咦?這裡不是我家,這也不是家裡的床!插著我的,也不是老公仔,是…是小胡!
我來不及反應,這男人便開始抽插起來。我也不期然的「嗯…嗯…嗯…」的叫起來。我心中想著為甚麼會是這男人的,但小穴傳來一波波的快感,卻很受用。我最後幾經努力,才叫出「停…停…停啊」不過倒更像叫床聲。
「哈啊,妳的小穴真的很緊呢,男友出了差,好久沒有做過了嗎?」
「卑鄙小人…」
「…?!」
「把喝醉了的女同事帶來這種地方…」
「哼…都濕成這樣了還敢嘴硬,在車上妳便醉到了,又不知到妳要到那裡,便先來這裡休息吧。摻扶著妳的時候,還老公老公的叫得親熱呢。」
「我沒有…」其實我也不太肯定。
「看得出妳是因為男友出差,太寂寞了,才會那麼浪。」
「我不是那種女人…」
「是嗎?那先幹幹再看…」
跟著便是一輪瘋狂的抽插,我又只得「啊啊」亂叫。
身體的反應,真是騙不了人的。
「也不用想那麼多啦,很久沒有品嘗到了吧?」
「被男人擁抱的感覺不錯吧……而且…都己經如此深深插入體內了,現在要逃,也太遲了。」
「……」我心裡確實有點認同。
「我們都是成熟的大人了,只管好好享受,舒服就行了。」
說罷,他便捧起我一邊的乳房,貪婪地吸啜著。舌尖不停的挑剔著我的乳頭。
我雖然心有不甘,但正如這男人所說,都己經被他深深的插著了,也無所謂退路了,激烈反抗的話,氣力比不過他,可能只有換來暴力的對待。就當是我倒霉,被他有機可成,成了他的洩慾工具。
不過我還有底線的。
「…好吧,就陪你玩一次,你要趕快些結束,待會我還有很重要的約定。」
一於消極抵抗,等他沖沖了事,然後我梳洗過後,我再去會我的老公仔。
「還有…你要做好禦防措施,要戴套套做。」
「戴套的感覺差勁了,況且剛剛還喝了酒。妳趕時間的話,不戴套便會更快出來,不是更好嗎?」
「…」
「放心,我會好好的抽出來射在外面的,這種直接與雞巴磨擦的感覺,不是更爽嗎?」
這個卑鄙男人,真會抓著女人的弱點。「那就射在外面好了……來吧。」
只要他不能夠內射那麼爽的就好了。
這男人見我答應了,便把我身上殘留的衣物、胸罩等,通通除去,其間,他的肉棒還一直插在我體內的。
「呼…簡直是杰作,有那個男人看見妳這身體會不動心。還有這性感的內衣。男友不在,著這性感的小內褲幹嗎?還說不是在發浪想男人。」
我也想不出如何解釋這內衣褲,就是為我老公仔而穿的,如今便宜了這個男人了。不過聽到他讚美我的身體,心裡還是暗暗歡喜的。
但是我還是躺著不動,不作出任何反應,任由他抽插。只求他早些發洩了獸慾。
但我也不得不承認,小穴真是被他插得很舒服的。
「既然答應了我們繼續幹下去,但是反應怎麼變少了呢? 交給自己身體的感覺來反應吧,把聲音叫出來吧。」
「…」誰會把聲音叫出來,我不禁咬著嘴唇,努力的不發出聲音來。
「哼…這看看樣的又如何呢?」
小胡跟著便把手伸到我們交合的地方,用姆指把我的小豆豆輕輕搓弄。
我立即全身一震,尤如觸電一般,「啊…」的一聲大叫起來。
我的小豆豆實在太敏感了,我連忙用手把自己的嘴巴捂著,但是豆豆的刺激還是一波一波的傳來。
「其實早就爽到不行了對吧?」
「嗚…」
「別把嘴巴捂著啊。」
「嗚嗚……」
「妳就別忍了,坦率點叫出來不就行嗎?」
接著小胡把我雙腿屈起起,把自己的屁股高高提起後,再恨恨的插下。
每插一下,便說一句。
「還顧念妳的男朋友嗎?」
「用我的肉棒讓妳把他忘記得一乾二淨吧。」
「都不在身邊了,自己找點樂子有甚麼問題呢?」
「看看妳的浪穴,正緊緊的吸著我的雞巴,自己的身體就最誠實的了。」
「其實妳現在已是爽得要死的了。」
「對,這樣就對了,要及時行樂啊。」
「嗚…啊…啊…要死了…要死了…」
實在抵受不了這打樁機般的攻勢,我終於忍不住,把捂著口的手放了下來,雙手捉住他強壯的雙臂,放浪地叫了起來。整間房便即時便充滿了淫蕩的叫聲。在精神和肉體不斷被沖擊下,這防線崩潰了。放開了抑壓的反應後,小穴傳來的快感更加強烈,這男人每插我一下,我便浪叫了一下,小穴更湧出更多的淫水來,實在插得我好舒服啊。
沒有愛情的性愛,沒打算叫出來的聲音,隨著那毫無顧忌的插入,把我那軟弱的決心,毫不留情的摧毀了,我從來沒有想到我是如此軟弱的女人…
我那久未滋潤的蜜穴,原來是那麼渴望肉棒來沖擊,在我還在猶疑間,己經被這男人毫不憐香惜玉的反覆進出一次又一次…
「比起妳男朋友的雞巴還要好吧?」
「嗯…嗯…他的…沒有你的壞…」
「那不是男人越壞,女人越愛嗎。」
「啊…啊…啊…你…壞…我…愛…」
我被這男人這樣玩弄著,但是身體卻感覺到愉悅,真是無辦法的事啊…
他巧妙地扭動腰身翻攪侵犯著,粗壯的肉棒嚐遍我肉腔肉每一處敏感點。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屈辱和厭惡的感覺,逐漸被舒服的感覺取代了。
下陰所承受的沖擊,耳邊迴繞著男人粗重的鼻息,乳頭,耳垂等身體各敏感部位不斷受到各種刺激,體內不停的被磨擦著,感覺好舒服,像快要融化了…
這時這男人把頭伸了過來,想要和我親嘴,我立即把臉轉了開去。雖然被他插得十分舒服,但是我只會同老公仔接吻的。
這男人也沒有勉強,放開我的臉後,便繼續的抽插我。我身體的反應越來越強烈了。
我那想到會如此,本來以為只要把心靈和肉體分開,便能熬過去了…
但是,我飢渴的身體,讓我陷入了無法回頭的路上,我被推上了高峰…
我…我終於高潮了…老公仔,對不起了,我終於被這卑鄙的男人弄上高潮了。
可能之前一直都努力的抑壓著反應,又可能是身體太久沒有得到性愛的滋潤,這次高潮如排山倒海般湧到,以前從未試過如此強烈的反應,腦中一片空白,只感到一陣又一陣的電擊般的快感。
相信這男人也會感應到我身體強烈的反應,因為我的陰道正在不期然地一陣一陣的收縮,把他的大肉棒一下一下的吸啜著。
「不再倔強了嗎?久違了的性愛樂趣回來了嗎?」
「都到了這地步了,把一切拋諸腦後,依著自己身體的感覺吧。」
「把身體交給我吧,我能讓妳更加舒服的。」
正在享受著高潮餘韻的我,不禁在想:
「也對,我己經和這人在做愛了…」
「稍微考慮一下自己的快樂也不錯啊…」
這時,他的嘴唇又吻到我的唇上,我立即腦中一震。「不能…不能背叛老公仔的,雖然我的身體已經被他進入了,雖然我己經被他弄上了高潮,但這一切都不是我自願的,只是我的身體出賣了我。」
於是我再推開了這男人。
「呵呵,真是難攪的女人,不過也要對自己坦率啊。」
跟著,他便抱起了我,翻身成為女上男下的位置。現在變成了我騎在這男人身上。
我不再被這男人壓著了,我可以自主行動了。那我試試先擺脫那可惡的肉棒。
為免給他發覺我的意圖,我慢慢的抽離身體,感覺到肉棒在我體內輕輕的拖動,颳得我肉腔十分舒爽。當我退得只剩那大龜頭還留在體內時,心裡又有點捨不得,真的要和這肉棒分開嗎?就讓蜜穴再嚐一遍吧,就只是一次那麼多,於是下身一沉,便又坐回肉棒之上,大肉棒立時把我的蜜穴撐得滿滿的,這感覺美死了。
跟著又再輕輕提起,企圖擺脫了這肉棒,蜜穴傳來一陣虛空的感覺,忍不住的又再套了回去。
如此這般來回爭扎著,可惜每次都是忍不住,又是坐了回去。來來回回幾次之後,擺脫它的意志越來越薄弱,蜜穴傳來的快感卻越來越強烈。
噢…我的天啊,我在幹甚麼啊,我竟然是在主動的套弄著他的肉棒。
腦裡明明清楚明白,不能自己追求快樂的,但是身體卻不聽使喚。下體傳來的快感,使我難捨難割。漸漸我的套弄越來越快了,不由自主的在尋求自己的樂趣。
此時,這男人也配合著我的動作,肉棒一下一下的頂了上來,向我蜜穴的最深處插去,插得我爽極了。
我知道我又要去了,在一輪瘋狂的腰肢起伏下,我不斷套弄著的肉棒,我把我自己推上了第二個高潮了。
高潮過後,我累得攤在這男人身上,享受著高潮的餘波。
為甚麼我會陷入如此的困境的,難道我只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已經不敢想象再發展下去會變成甚麼了。
「已經高潮了對吧?」
「去了是不是很舒服的?」
「我也說過要自己尋找自己的樂趣啊!」
「雞巴給妳夾得真爽啊。」
「再來吧!」
我還未回過神來,這男人便抱起我的腰肢,肉棒便從我蜜穴中抽了出來,體內即時有一種空虛的感覺,口中不禁說了聲「不…不要啊……」。
這男人把我從新放好,躺臥在床上,雙手托著我兩腿的腿灣,把我雙腿大剌剌的分了開來,蜜穴毫不掩藏的暴露在他眼前,我的陰毛早已被我的淫水弄得一塌糊塗,小豆豆和小陰唇卻因為刺激充血的關係,變成嬌嫩的粉紅色,陰道口還充盈著欲滴的淫水,一切都像是等待這大雞巴來享用。
這男人這時反而一點都不性急,雙手托著我的腿就只用大雞巴在我外陰上面磨來磨去,把我逗得要死了。幼嫩的陰唇,被他火熱的雞巴,燙得不停悸動,因充血而突起的小豆豆,偶然和他的大龜頭觸碰,也爽得我全身都一震。這使我的蜜穴,更覺空虛。
「求…求…你…」
「?…求我甚麼?」
「求…求你快些…」
「快些甚麼…?」
「…插我…快…些…」
「用甚麼插妳啊?」
「用你的肉棒插我,我要你的肉棒插我…」
「我雙手沒空,對不到位置啊,妳來幫幫忙吧」
於是我便伸手去摸他的雞巴,摸到以後,便立即急不及待的往自己小穴裡塞,這男人腰間一沉,我倆的器官又再次結合在一起了,小穴得到空前的滿足了。
又著了這男人的道兒了,我竟然會抓著這男人的雞巴,來塞自己小穴,我還有羞恥之心嗎?
不過已經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了,這男人已開動了攻擊,我樂得只有不斷亂叫。
「好棒的雞巴啊…」
「你的肉棒插得我好爽啊……」
「啊…啊…啊…」
身體彷彿有種與這男人合為一體的感覺,覺得他已經不再是那麼陌生了,或者這是這男人所給予的快樂所產生的錯覺,我已經分不清楚了。難道我心中所期望的,就是希望如此被玩弄嗎? 現在我已毫不顧忌,盡情享受身體帶來的樂趣了。
「插入的感覺越來越好呢」
「嗯…嗯…嗯……」
「裡面的皺褶把我的龜頭磨得很爽呢。」
「啊…啊…我也很爽呢……」
「妳的浪穴很會夾呢。」
「沒有…啊…那樣的事…」
「妳雖然不承認,但身體卻很老實的反映著呢。」
「…」
「長得貞節卻其實是個淫亂的女人呢。」
說著便跟著吻了下來,我已經沒有太大的抗拒,雙唇便和這男人雙唇貼上,口齒被挑開了,他的舌頭便侵進了入來。
可能我真是個淫亂的女人,現在我竟然和他熱烈地激吻著,舌頭互相交纏在一起,我已經分不清他是誰了。
我上下兩張嘴都已經淪陷了,都被這男人入侵著,我已經沒有甚麼地方可以保留了。
一輪熱吻過後,這男人道:
「差不多了,我也要去了…」
太好了,終於解脫了,但是我心深內,卻有點不捨。
「那…那你要…射…射在外…」
「不…情況改變了。」
「這…這…跟約定的不同…」
「別那麼抗拒,這是個完美的句號。」
他再也沒有理會我,只是捉緊我的腰肢,開始瘋狂的抽插。 我也被插得失魂落魄了。
明知道接下來就會被體內射精,但也無法逃離開來,除此之外,因為被瘋狂沖擊,而高潮再臨的感覺,不停的侵蝕著我,我也忍不住抬腰迎合。
終於一股股火燙的精液,朝著我的子宮發射,我感覺到雞巴在我陰道內的躍動,而我亦同時被推上了第三次高潮了。
男人激烈的發射係,便伏在我身上休息,我腦袋已經被迴盪的快感所取代,毫無羞恥可言,亦沒有甚麼堅持了。
我被內射了,對不起…老公仔,最後的底線也守不住了。
和這男人經驗上的差距太大了,即使我拼命的抵抗,也只會被他輕鬆的收拾掉,我徹徹底底的敗了。
跟著又和這男人熱吻起來,在旁人的眼光看來,我們就好像熱戀情侶在進行甜蜜的性愛,我漸漸迷失了。

未幾,這男人的雞巴又在我的蜜穴中聳動起來。
「你…你…不是完了嗎?」
「你說甚麼呢?妳這樣的女人,玩一次怎麼會夠。」
「…」
「玩一次沒問題的話,二次三次都是一樣的。」
接著,房內又響起了一遍肉體的撞擊聲,和一個已沒有羞恥之心的女人的淫亂的叫聲,
……


這日,我一共給這男人內射了三次,不過也給他幹得高潮漣漣,心裡也說不出是悔恨還是暗喜。

當夜我們八時多才從賓館裡走出來。我的小穴已被灌滿了別人精液,叫我怎樣回去面對我老公仔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21 15:50:38 | 顯示全部樓層
真不錯看阿,大家繼續加油,加油,加油。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21 17:02:53 | 顯示全部樓層
很優質~感謝無私的奉獻!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21-6-18 00:39 , Processed in 0.02815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