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12612|回復: 7

[學生校園] 愛欲往事之十三:嫩屄風雪夜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5-12 14:58: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愛欲往事系列》時間順序列表
愛欲往事之四:最初和堂姐的性愛
愛欲往事之五:與兩個婶婶的激情
愛欲往事之六:風騷的英語老師。
愛欲往事之七:少男少女的群交
愛欲往事之八:艷遇鄉村小女孩
愛欲往事之九:香艷小學生(上)
愛欲往事之九:續:人母熟女爽歪歪一
愛欲往事之十:香艷小學生(中)
愛欲往事之十:續:人母熟女爽歪歪二
愛欲往事之十一:香艷小學生(下)
愛欲往事之十二:抽插班花的處女屄
愛欲往事之十三:(本篇)
愛欲往事之一:醫院里的美少婦
愛欲往事之二:女友和她的閨蜜
愛欲往事之三:和妹妹的愉快體驗

愛欲往事之十四:秀色可餐的絕色母女
愛欲往事之十五:乘坐高鐵的艷遇(尚未寫出)
愛欲往事之十六:婶婶和我的女兒

序、
  “啊……啊……要死了……嗯……啊……”隨著一陣酥麻的嬌喘,身子下面這個清純嬌美的可愛少女,芊芊細腰忽然挺起,全身绷緊僵直,然后酥軟嬌癱下去。十根羊蔥白玉般的纖纖素指仍然深深挖進我肩頭……
  我心疼她,不忍心繼續抽插,於是拔出了鷄巴,一股清澈的愛液從她嬌嫩的屄洞里涌出,流淌在床單上那一片片處女落紅之處……
  (第一、二節為事情前因,無色情。不喜請直接從第三節開始。)



一、
  本來我可以一放寒假就回老家的,但是又舍不得住處鄰家小妹妹的嫩屄,一直尻到臘月二十五才動身。
  這天一大早天氣就陰沉,寒風凛凛,鄰家小妹妹不要我走,我說不行,天氣預報說有大雪,如果不走,可能就沒辦法回老家過春節了。我又說了保證過完年,早早回來尻她。她才依依不舍和我說再見。
  到了車站,鹅毛大的雪花已經飄了下來,很快地上都白了,雪越來越大,等到車子到了鎮上,就不再往前開了——原本的路線,車子會在下面的幾個村子绕一圈的。
  因為車子里只有我一個人要往前走,所以即使我提出多加錢,司機也不干了。真是操蛋,回頭一定去投訴這家客運公司。
  我看了看天氣,自以為可以走回老家,於是決定步行回家,在平時,也就一個小時的步行路程。我在鎮子上買了些吃的,又買了些燒鷄烤鴨算是添作年貨。然后抄小路,往家走去。

  然而,我太高估自己,又太低估老天了,我走了一個小時了,走的還一半不到。更尷尬的是,這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四周白茫茫的,連個人影都沒有。
  我有些怕了,擔心會凍死在這半路上。這時我忽然看到不遠的田地間,有座小房子,我估摸著這些小房子是農忙時,田地的主人為了方便和看守農作物,臨時入住用的,這個時候一定沒有人。
  我高興壞了,連忙趕了過去。等我走到跟前,謝天謝地,門沒有鎖——確切的說,是門壞了,半掩著。我連忙推門進去,忽然聽到一個女子的尖叫。我大吃一驚,怎麼有人?

  我一看,原來是一位妙齡少女坐在床上,裹在被子里森森發抖。我連忙道歉,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有人,我是來躲風雪的。”她哆哆嗦嗦地說:“沒……沒關係……我也……一樣。”我松了口氣,說:“我就說這種天氣,誰家會讓一個美女困在這里。哇,看起來你好冷啊,怎麼不生火?”
  她說:“我……沒……沒火……”我一想也是,就說:“我有火,我去看看這房子後面有沒有柴火。”同時打量著這里,發現這里雖小,但五髒俱全,不但有座椅,還有爐灶,爐灶連著床——不對,是炕。竟然是炕,那太好了,生了火,保證屋子里溫暖如春了。
  爐灶上面還有一個空水缸,加滿了水,燒炕的時候,整缸水煮滾了,這樣一晚上都會溫暖。我說:“咦,真是奇怪,這里的構造分明就是過冬用的嘛,我原本以為是夏秋農忙時用的。”她說:“你……快生火……啊……我好冷。”我說:“別急,我馬上回來。”

  說著我出去,果然大雪下埋著麥秆堆,旁邊還有輛自行車被雪蓋著。我想,怎麼有輛自行車?難道房主還住在這里?又想了想,房子里沒有生活用品,應該是被遺忘在這里的,也沒多想。然后還發現牆上竖著許多高粱秆,我開心極了,連忙弄到爐灶里生了火,又刨了雪放到水缸里。
  熱氣上來了,她從被窩里出來,凑到爐灶前,吸收著火的溫暖。過了一會,她說:“你能把門弄好嗎?剛才我進來時,不小心用自行車撞壞了。”我一怔,說:“原來旁邊那自行車是你的呀。我以為是這里房子主人家的。這下放心了。”
  她似乎一驚,說:“什麼放心了?”我說:“如果是房子主人的自行車,說明他今有可能住在這里,這樣的話,豈不是會把我們趕出去?”她的臉忽然紅了一下,似乎想說什麼,但是最終沒有開口。

二、
  屋子里的溫度慢慢上來了,我說:“我把打火機留給你,萬一火熄滅了,你再點著,不過小心不要悶火,防止產生一氧化碳。”她說:“這是麥秆,不是煤炭,產生不了多少一氧化碳的。咦?你的意思是你要走?”
  我說:“是啊,畢竟孤男寡女的……”她說:“不要……我害怕……”我說:“你怕什麼?這里風雪圍著,你一個人最安全了。”她說:“不要,要不是你,我就得凍死在這里了。再說,這天都黑了,你去哪里?”
  看著她可憐楚楚的樣子,我不由心動。其實我不算個好人,房東家的女兒,小小年齡就被我引誘著委身于我,但是我是等她欣喜同意后才插入的。而對於眼前這個少女,也許因為天寒地凍的原因,在此之前,並沒有要得到她的想法。

  不過,這一刻,蠢蠢欲動的想法萌芽了。我說:“好吧,其實我也是被凍得沒地方去了才來這里的。對了,還沒問你名字呢。我叫林少杰。”她說:“我叫徐舒。”我說:“哇,名字不錯呢。你怎麼會困在這里?”
  她說:“我今年讀初三,學校成績不太好,為了來年中考考好,讀了學校補習班,昨天才算是正式放假,我本以為能趕到家,誰知這雪太大了,走到這里我走不動了,好在我記得這里有個房子,想著自己帶著被子什麼的,總能對付一晚吧,所以就過來了。”
  我說:“哦,我以為被子是這里的,原來是你從學校帶著的。”她點點頭,說:“是啊,可是想不到這麼冷,裹著被子都發抖,如果你不來,我想我真的會被凍死在這里的。那我媽媽該多傷心……”說著似乎哭了出來。我說:“這不是有火了麼。我剛好還帶著年貨,在火上烤一下,就可以吃了。不過沒喝的,等下水燒開了,看怎麼弄些蒸馏水下來,實在不行直接喝這雪水,凍是凍不死了,渴死就窩囊了。”

  她撲哧一笑,說:“哎,你也是學生吧?”我說:“是啊,我讀高一。在市一中。”她興奮的說:“真的呀?我也是市一中初中部的。這麼說我是你學妹了。”我也有些意外,高興的說:“哇,這真是上天注定呀。”她聽了,羞澀一笑。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對她說:“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我出去之后,用外面的高粱秆搭了一個小空間,然后回去的時候,發現,雪已經沒過腳脖子了。進去后,發現她正烤著幾根香腸,插在筷子上。她說:“這是我在學校沒吃完的,先垫一下肚子。”
  我說:“嗯,對了,我在外面搭了一個衛生間,到時候直接去就行了。”她再次露出害羞的表情,說:“你想的真周到。”說完遞給我一根香腸。此時,天色已經全黑了下來,外面大雪飄飄,里面爐火正旺。

  我在火爐旁邊鋪了些麥秆,然后靠著火爐和水缸坐下,說:“徐舒,我先睡了。”此時她正坐在炕上,在充電燈下看書。她“嗯”了一聲,然后說:“師哥,我這被子給你蓋吧。”說著她下了炕,把被子拿給了我。我說:“我不冷,你蓋吧。”她說:“炕上好暖和,我裹著這個薄薄的白底單就行了。”
  說完,把被子蓋在我身上,回去了。我聞著被子的香味,壓抑很久的鷄巴忽然脹了起來。但是我還是不便出擊,畢竟趁人之危就太卑鄙了。加上我的確困了,很快就在幻想中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被一陣低沉的“嗯……啊……嗯……嗯……”聲吵醒了。我立即就知道這是嬌喘聲。但在這種環境里,我不敢確認,於是輕聲問:“徐舒?你是不是不舒服?別是感冒了。”
  許久她沒說話,我擔心別真是發了高燒,連忙起身,她覺察到我起來了,輕聲說:“沒事,我這里好熱,被熱醒了。”然后她起身,在火光的照射下,她的臉色嬌艷欲滴。

三、
  我這才發現,她只穿著緊身的秋衣秋褲,線條凸凹有致,十分迷人。她穿上她的棉衣,說:“我去……方便下。”說著出去了。這時我忽然發現,炕上竟然有她脫下的乳罩和內褲。都是紅色的。我伸手拿起內褲,發現濕漉漉的,我知道,剛才她的確是在手淫。
  我正想入非非呢,她回來了,她見我拿著她的內褲,嬌嗔道:“師哥,你干嘛呢。”說著從我手里奪去,放在炕上。我說:“不是……我……我不知道為何,忽然就伸出手拿了起來。”
  她咯咯一笑,說:“壞家夥。哎,師哥,你知道一個成語嗎?”我說:“什麼?”她說:“飽暖思淫欲啊。說來也奇怪,吃飽了,又暖和起來,我竟然控制不住自己,明知孤男寡女,還是弄了自己起來。”
  我說:“徐舒,其實我也……想……想幫你……”她笑了笑,說:“壞死了,你想就想,干嘛是幫我。那我也幫你好不好?”說著貼緊了我。然后她顫抖著解我的衣服,我也麻利的把她的衣服脫了個精光,那一絲不掛、柔若無骨、雪白嬌軟的玉體,我不由看呆了。

  我我伸出手,握住徐舒她那稚嫩的椒乳揉撫著,然后用嘴含住徐舒另一隻椒乳的乳尖,用舌頭輕柔地撩撥著。她“啊……啊……”地嬌喘起來,然后說:“師哥,你這麼熟練呀……”我沒有說話,繼續舔著她那越來越硬挺的乳頭……另一隻手輕滑向柔細的陰毛,然后摸向那濕漉漉的陰部。
  她忽然抓住我的手,說:“師哥,我的第一次還在,你輕柔點,書上說第一次很痛的。”我親了一下她的唇,說:“好妹妹,我會讓你快樂的。”說著開始揉她的陰蒂頭,
直把她撩逗的一張俏美豔麗的小臉燒得通紅,急促的鼻息已變成了婉轉的呻吟:“唔……唔……唔……你……唔……唔……你……嗯……唔……”
  我要她抓住我的鷄巴,她握住之后,驚奇地說:“呀,竟然是這樣的……”說著套弄起來。這時我脫光了衣服,她好奇地看著我的鷄巴,說:“怎麼會這麼大呀,我想象中的還是小屁孩那樣的。”

  我說:“青春期開始就迅速長大了。該我看看你的了。”徐舒害羞地爬上炕,躺在那里,我分開她的腿,哇,她的嫩穴看起來真的很漂亮,薄薄的小陰唇,粉紅色的小穴,上面沾滿了蜜汁,處女膜晶瑩剔透,就像是一個新鮮可口的鮑魚,此時我再也忍不住低頭開始舔徐舒的騷穴,她驚訝地叫:“啊……阿杰……你怎麼吃這里……啊……爽死了……“
  我吐一口氣,說:“不會吧,你竟然不知道可以這樣?”她嬌嗔著說:“人家可是清純的女孩,除了時不時自慰下,從沒接觸過污污的東西。”我又舔了幾下,問:“那你什麼時候開始自慰的呀?”她說:“嗯……半年前吧,一次洗澡的時候,揉到了陰蒂,感覺爽爽的,就開始了。”
  我說:“嗯,我是初二開始自慰的。徐舒呀,剛才你怎麼敢自慰?是不是幻想我那個你……了?”她嬌羞地說:“應該是吧,本來我以為你會提出和我擠在一起呢,我都做好心理準備了,你躺在旁邊可以,但不可以動手動腳,誰知道你沒來,我竟然有點失落。”
  我說:“那你不覺得,我是故意的,欲擒故縱嘛。”她笑著說:“噢……高手呀……真是壞死了,先前你說要走,留我一人在這里也是咯。啊……你舔的我好爽……啊……壞蛋……”

  我又舔了幾下,說:“然后呢?你怎麼按捺不住,想自慰了?”她說:“我就想著,如果你真的和我擠在一起會發生什麼嘛。想著想著就忍不住了。嘻嘻,壞蛋……你說你這樣弄了幾個好妹妹了?”
  我開玩笑地說:“何止幾個啊,一兩百都有。”說著又舔了起來,她咯咯直笑,說:“救命啊,原來我遇到大色狼了。”我說:“乖妹妹不要怕,我不是在拯救著你麼。”說完滋滋有味地吸吮起來。過了一會,她說:“……嗯嗯……阿杰……爽……啊……啊……死了……”隨后一股甘美的清液噴出,全都流入我的嘴巴里。

四、
  我看到她的陰道已經濕的足夠了,洞口也長大了,迎接我的插入,我起身將龜頭對準一下就直插進去。她眉頭緊鎖了一下,輕叫了一聲“啊!”我說:“疼嗎?”她點點頭,說:“沒事,不是說第一次都疼嗎?”我點點頭,輕輕抽插起來。她開始呻吟:“啊——啊啊——啊”我一時不知道她是爽叫還是疼叫,就停了下來,她忽然說:“好哥哥,別停,動起來反而不覺得疼。”
  我點點頭,開始逐漸加快節奏,很快她適應了,也隨著我起伏。經過幾百下抽插,終於,我深深地頂入她陰道的最深處……這時,她陰道膣壁內的嫩肉狠命地收縮、緊夾……她開始了無法控制的嬌喘:“啊……啊……要死了……嗯……啊……”
  隨著一陣酥麻的嬌喘,身子下面這個清純嬌美的可愛少女,芊芊細腰忽然挺起,全身绷緊僵直,然后酥軟嬌癱下去。十根羊蔥白玉般的纖纖素指仍然深深挖進我肩頭……
  我心疼她,不忍心繼續抽插,於是拔出了鷄巴,一股清澈的愛液從她嬌嫩的屄洞里涌出,流淌在床單上那一片片處女落紅之處……

  徐舒還在低低地嬌喘,雲雨高潮後全身玉體更是香汗淋漓,滿頭如雲的烏黑秀髮淩亂不堪,秀麗俏美的小臉上還殘留著一絲絲醉人的春意,秀美的桃腮還暈紅如火……休息了好一會兒,徐舒輕聲說:“謝謝你……”我說:“你不怪我麼?”她搖搖頭,說:“我整個命都是你的,人給了你,自是心甘情願,你要讓我嘗到了從沒有過的滋味,我心里頭歡喜,自然要謝謝你了。”
  我親了她一下,說:“舒妹妹,等明天雪停了,我去認認你家的門,等再過幾年, 我去你家提親。”她咯咯地笑了,說:“以后的事,說這麼早干什麼,你不是還沒射嗎?快點來呀,我大姨媽剛走,你可以……”說完,她的臉忽然又紅了起來。
  只見她頓時羞不可抑,連潔白玉美的粉頸也羞得通紅了,我在她的櫻唇親了起來,“嗯——”她一聲低哼,羞紅著嬌靨,美眸緊閉,開始回應,我們的舌頭交織在了一起。
  我的手在她的酥胸上撩撥,“唔……”又是一聲嬌羞的呻吟,於是我在她耳邊低問道:“真的不疼了嗎?“她嬌羞地嚶嚀一聲,輕聲道:“嗯……我想要嘛,別再忍著了。“我翻了個身,用鷄巴輕輕地頂住那滑嫩的陰縫,先用龜頭擠開嬌嫩的陰唇……下身順勢挺進,先把龜頭擠進她那剛破處的陰道口,然後用力向壓……

  再次插入,比第一次更順利,我開始在她的下身抽插起來……並且逐漸加快節奏,越頂越重地刺激著她那狹窄緊小的屄洞,徐舒嬌羞地嬌啼呻吟:“……唔……嗯……啊……別停……啊……唔……”過了一會,徐舒全身忽然痙攣輕顫,”啊……”一聲淫媚入骨的嬌啼,她的陰道抽搐,本就狹窄緊小的陰道內,淫濡濕滑的膣壁嫩肉緊緊包裹著鷄巴,一股清澈的愛液,漫過鷄巴,流出陰道口…… 
      我的鷄巴受到擠壓,一陣酥麻,趕緊狂熱地頂住她陰道深處,一股精液噴射而出,灌滿了她的陰道。我親了她一下,輕聲問道:“好妹妹……,舒服嗎?”她滿臉羞澀地回答:“嗯……”細若蚊聲的一聲嬌哼已令徐舒嬌羞無限,花靨暈紅…… 

五、 
      第二天醒來,看著懷里的嬌媚的徐舒,滿心歡喜。忍不住在她嘴上親了一下。她嗯呢了一下,睁開了眼睛,只見她那清純美麗的大眼睛羞羞答答,含情脈脈地望著我,輕輕說:“醒這麼早啊。”
      我說:“嗯,在我睁開眼之前,一度以為做了場春夢,直到看到你,才知道是真的。”她笑了,說:“唉,你說我們這算不算洞房花燭了呢?”我親了她一下,說:“這麼簡陋,真是委屈你了。對了,還疼嗎?”說著用手去摸她的陰部。
      她咯咯一笑,說:“好酸啊,人家想尿尿。”然后她起來,穿上秋衣和棉袄,下了炕,說:“走起來還有點疼,沒事。”我說:“我也想尿尿了。”說著套上棉袄,去開了門,一股寒風吹進來,看到外面的景象,我們驚呆了——大雪還在繼續,積雪已經有小腿深了,往遠處望,除了白茫茫,啥也看不到。

      我說:“這麼厚的雪,廁所過不去了,就在門口這里尿吧。”她說:“門口這里我也蹲不下呀。”我說:“你站著也可以尿啊,這樣,你翘起一條腿,對,我幫你掰開屄屄……”說著,我掀起她的棉袄,掰開她的陰唇,讓她撒尿,她滿臉害羞地尿了起來。尿完后,說:“感覺好奇妙,從來沒這麼尿過尿。”
      我笑了笑,也掏出鷄巴尿了起來,她看著,說:“呀,原來男生這樣尿尿,咦,鷄巴這麼翘呀,是不是還想尻我?”我說:“果然我們心有靈犀呀。”尿完了,關上門,又往爐子里加了柴火,說:“看來我們要困死在這里了,不如趁著有力氣,好好玩玩。”
      說著,我的手伸進她的衣服里,開始撫摸徐舒那柔軟雪白的椒乳,她開始低低的嚶嚀、嬌哼:“唔……唔……哥哥好壞呀……嗯……唔……”我的手漸漸下滑,一路撫摸、撩撥著滑向徐舒的翹美雪臀,只聽她說:“從來沒人撫摸過我的屁股,沒想到這樣的舒服……唔……啊……嗯……嗯……唔……唔……”

  隨即我的手滑到前面的屄縫里,輕輕撥開她的小陰唇,找到徐舒那柔嫩陰蒂頭,開始撩逗,很快就感到陰蒂頭越來膨大硬挺,她更加不可自持:“啊……啊……你太壞了……好癢……唔……啊……“叫聲中,屄洞里流出一股股黏滑的愛液。
  我讓她躺在炕上,分開了她的雙腿,挺起了鷄巴,對準了水汪汪的屄洞,向前微一用力,龜頭就已插進進她那嬌軟溫潤的屄洞。隨著徐舒一聲淫媚入骨的嬌啼,只見她銀牙輕咬,柳眉微皺,桃腮潮紅,羞澀的閉上了眼睛。
  我挺著鷄巴緩緩地向徐舒的陰道深處插進去,緊接著抽動起來,同時手掌握住她的椒乳,指尖輕夾著稚嫩硬挺的乳頭揉搓 。“唔……啊……輕……輕……點……唔……嗯……啊啊……使勁……嗯……“
  很快,徐舒整個人绷緊了,腰部挺起,我知道她的高潮上來了,於是我又迅猛有力地向她的陰道深處刺進去,隨著她一陣持續的“啊啊啊……”聲,她的屄洞開始一陣痙攣、勒緊、收縮,擠壓著我的鷄巴一陣跳動,一股股精液開始噴射而出,再次灌滿了她的屄洞。
 
五、
  休息夠了,我們開始準備吃的。我買做年貨的燒鷄烤鴨在火上加熱一下,剛好美滋滋下肚。然后發現徐舒的背包里竟然有個不銹鋼的飯盒,她說是在學校吃飯用的。我高興極了,說:“水缸里不乾淨,煮出的水不敢喝,但是用你這飯盒盛了雪,燒開了,就可以喝了呀。雖然雪也不太乾淨,但燒開了基本沒問題了。”
  她也開心的說:“是不是也可以泡泡面了?”我一怔,說:“哇,能吃泡面這麼開心呀。”她點點頭,說:“是呀,我最愛泡面了。嘻嘻。”說著從包里拿出幾包方便面。
  燒鷄和泡面下肚,整個人都神清氣爽了。但是外面的大雪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還不時傳來“咔嚓”的聲音。原來是大雪竟然把樹枝給壓斷了。徐舒拿出書本開始溫習功課,我說:“舒,我出去清理一下屋頂上的雪,別把屋子壓塌了。”她一驚:“有這麼嚴重嗎?”我說:“以防萬一。”
  說著出去想辦法把屋頂上的雪清理下來,這才發現,整個屋子被冰包裹著,簡直變成了冰屋——原來屋內暖和,靠近牆壁的雪化掉了隨即凍成了冰。屋頂上也有一層冰,我用高粱秆撥很容易撥下了一層雪。
  然后我又用雪堆砌了一個新的衛生間——小便可以在門口解決,大便總不能在門口吧。剛弄好,徐舒果然出來說要大便。她看到“冰屋”自然也嘖嘖稱奇。然后看到衛生間,也是贊口不絕。

  回到屋里,我們開始閒聊起來,屋子里甚是暖和,聊著聊著,不由自主地抱在了一起,親吻起來。我把徐舒的舌頭吸到嘴巴里,用我的舌頭攪動著,雙手在她的椒乳上揉摸。她也伸出手握住我的鷄巴套弄著。
  過了一會,我們的嘴巴分開,相視一笑,她說:“杰哥,你壞死了……”我說:“舒妹,你要不要吃下我的鷄巴?”她紅著臉說:“怎麼吃呀?”我就教她怎麼吃我的鷄巴,熟練了之后,我和她在熱炕上開始進行69式互舔,她的舌頭先在龜頭上打轉,隨后小嘴開始了上下吹吸,一陣陣酥麻傳遍全身。
  過了一會,她忽然吐出鷄巴,說:“嗯嗯……啊……杰哥……爽死了……啊啊……”隨著她讓人酥軟的呻吟,她的屄洞里一股暖熱的愛液涌了出來。我吞下之后說:“舒妹,我也快射了,你再吸幾下。”她聽了連忙吸含住我的鷄巴,绷緊了嘴巴,套弄著。這時,我的背脊一陣發熱,然后傳到鷄巴上,一股股精液噴射而出,全部射進她的嘴巴裡。

  “……嗯……”徐舒吞下了精液,說:“差點嗆到我……精液的味道這麼奇怪,好像魚腥草……”我說:“是嗎?我沒見過魚腥草。”她說:“差不多吧,我有個同學是南方人,有一次她帶來生的魚腥草,我嘗了一下,味道不太喜歡。”說著,她其實,躺在了我的懷里。我揉著她的椒乳說:“那你喜歡我精液的味道嗎?”她紅著臉點點頭。
  我親了一下她的嘴巴,然后把她嘴角的幾滴精液舔到自己的嘴巴里,說:“原來這是魚腥草的味道呀,的確不太好吃,還是你的味道更香更美。”她更加嬌羞不已,整個臉埋在我的懷里。

六、
  到了傍晚,大雪終於停了,但是積雪已經接近一米了。我說:“雖然雪停了,怕明天還是沒辦法回家,如果沒人專門清理道路,我擔心我們要在這里過年了。”徐舒也憂心的說:“是啊。杰哥,說起來,能和你一起過個不一樣的春節,也挺好的,就是擔心我媽媽擔心我。”
  我問:“她知道你回家嗎?”她說:“我給她說放假了就回家。昨天剛到這里還想著打電話求助呢,結果發現手機沒電了。”我說:“我的手機還有電,之前為了應急用,關機了,我打開,你給你媽媽——嗯,給咱媽報個平安。”她的臉又一紅,嬌嗔道:“誰根你咱媽啊,過了這幾天,你還不是會忘了我。”
  我說:“不會的……”她卻用手堵住我的嘴巴,說:“別輕易承諾,我們還小,以后的變數很多。你忘了我我也不怪你,但是不管什麼原因,你承諾了但沒實現,我會覺得是我害你失信了,那麼我心里會有個疙瘩的。”  
  我看著心里這麼成熟的少女,忽然感動的說不出話來。她把她的手機卡換到我的手機上,給她媽媽打了個電話,說被雪隔在學校了,但不用擔心,學校有吃的有喝的,現在雪停了,等道路通了馬上回家。

  吃了晚餐,我們用燒熱的水洗了下體,然后脫光了躺在炕上,我用兩隻手揉捏著她的椒乳,然后讓她坐在我的嘴巴上,一邊揉她的椒乳一邊舔她的屄屄。她高潮后,又讓她撅起屁股趴到炕上,我從后門爆操她的嫩逼。
  第二天,她做上位,坐在我的鷄巴上,尻的她的愛液流滿了我的屁股。晚上我們又來了一次69式。到了臘月二十八,天氣完全放晴了,但是雪還沒開始化,看情況,我們要一起過個特別的春節了。但是麻煩的是,吃的東西不多了,柴火也不多了。
  中午的時候,忽然看到一輛鏟雪車從大路上開過,我知道道路通了,於是連忙告訴徐舒,她開心極了,忙說:“太好了,可以回家了。”然后又失落地說:“可是,我們就這樣分開了麼。”
  我說:“舒妹,這樣吧,我在高一留一級,等你半年,到時候我們一個班,一起學習,然后一起考大學……”她說:“杰哥,不是說好不提那麼遠的事麼。”我說:“舒妹,這也不算遠呀,你把你青春少女的身體給了我,我為你做這些,遠遠不夠呀。再說,我也不要求什麼,到時候我重新追你,剩下的看缘分……”

  徐舒聽了,默默點了點頭,說:“嗯,那好的,現在……你快再來尻我最後一次吧……”說著躺在炕上,把腿張開,我站在炕邊,挺起雞巴往她的嫩屄插去:“啊……啊……啊……杰哥……好爽啊……好漲啊……我好舒服啊……嗯……使勁……噢……啊……”
  就這樣尻的她高潮上來了兩次,最後她的纖腰挺起,雙腿緊緊鉤住我的腰部,使我的鷄巴插入的最深處,緊接著她的屄洞一陣擠壓,把我的鷄巴擠到爆射,一股,兩股……七股,八股,射完了,我趴在她身上,和她熱烈地親吻。
  下午,我們整理好,我先踏出一條小路到大道上,然后送她到她的村口,我們依依不舍地告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12 15:01:59 | 顯示全部樓層
超級讚……感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0-20 12:59:10 | 顯示全部樓層
好久沒來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6-15 12:05:4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時間過得真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85ST|85CC|17show| 85街|85ST

GMT+8, 2021-7-24 12:54 , Processed in 0.03885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