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2230|回復: 1

[其他故事] 和18位白領麗人有染【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2-8 12:21: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下】一股讓人沉醉的淡淡清香味道飄入我的鼻里


  我女友在一家大藥店里做財務主管。那家大藥店的老板跟我很熟悉,而我們外貿公司的一些藥品也在那家大藥店里銷售。我女友做事很認真,沒多久在大藥店里就贏得很好的人緣。我只要在市區內,沒有出差,都會到藥店里去接女友上下班。每次去,藥房里的與女友玩得好的同事都很羨慕,都會開幾句玩笑。


  和我女友玩得好的一個同事,叫朱婷婷。長得體態端莊,穿著也十分的得體。和我女友的年齡也差不多,身材凸凹有致,棱角分明。朱婷婷很喜歡同我女友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說話。不是東家男人長得帥就是西家帥哥比較好看,有時還把我從頭到腳的評論一番。搞得我都不好意思。 .


  因為朱婷婷和我女友玩得好,有時下班了就會到我家吃晚飯。看著和女友就像親熱地兩姐妹不分你我,我有時都會說我的女友,讓我的女友不要和朱婷婷走得太近。據說朱婷婷生性風流,只要是長得帥的男人她都會去調戲或者引誘,還因此和老公離婚。我害怕朱婷婷因此帶壞我的女友。不過,我女友說,近朱者未必赤,近墨者未必黑,只要立場堅定,誰能奈何?我想想也是,也就對女友和朱婷婷的交往聽之任之。


  這天上午,女友上班去后,因為沒什麼事情,我在家里睡懶覺。十點多鐘了,還賴在床上不想起來。卻沒想到門鈴聲響起來。我這里很少人來找我,我以為是女友回來了,只穿著一條內褲就跑出來急急忙忙的把門打開,沒想到在門口站著的是朱婷婷。我當時極為尷尬,連說對不起,急忙跑進臥室里穿好衣服出來。


  我問朱婷婷怎麼沒上班?朱婷婷說今天她輪休,就到大街上逛,順便在百貨大樓里買了一件衣服,過來讓我女友看看怎麼樣?我說我女友還在上班。朱婷婷恍然大悟似的說以為我女友也輪休。看看都十點多鐘了,朱婷婷說我等等我的姐姐回來。沒經我同意,朱婷婷就在客廳里打開電視看。我作為主人就為朱婷婷倒上茶水,送上水果。作為待客的禮數,我也就坐在沙發的另一頭同朱婷婷說話。話題自然的就扯到了她買的那件衣服上。朱婷婷說,姐夫,你幫我先看看,你們男人最有發言權的,女人的衣服就是穿給你們男人看的。


  朱婷婷說著也就站起來,拿出新買的衣服。當著我的面把她身上的衣服脫下來,試穿這件新衣。穿好后,她問我怎麼樣?我說很好,很漂亮。她說,你真的覺得我很漂亮嗎?我好高興。朱婷婷在客廳轉了一圈,說,這衣服還是緊了一點,你看這腰圍部分,太小了。朱婷婷說著也就走到我的身邊,讓我摸摸她的腰身。


  她很自然地說,你摸摸看,如果太小了,我去換一下。我畢竟是男人,哪敢順便去摸一個女人的腰。我說,不是很小呀,這正可以顯示你的苗條身材,不正合適嗎?她說,你們男人就是很封建,讓你摸一下就不敢,還怕我吃了你不成。說著她就來拉我的手,她的手很軟綿綿的,摸著真的有感覺。跟摸女友的手完全不一樣,我開始有點心猿意馬的,心思開始動搖了。這屋子里也就我們兩人,是她主動送上門的,送上門的女人都不動,那是不是會被認為自己不是男人? 就在我開始把持不住的時候,我的手機卻響起來。我趕快收回我那拋錨的思想,把手從朱婷婷手中抽了出來,我看見她的臉一下就變得粉嫩粉嫩的,紅紅的。著實很迷人。電話是一個客戶打過來的,要求我馬上送貨過去。我趕忙找了這個借口,對朱婷婷說,我先出去,你在這里等我的女友回家。朱婷婷很不情願我走的樣子說,你快去快回,我一個人在這里有點害怕。


  我這一出去,就在下班的時候順便把女友也接回來了。我對女友說朱婷婷為了讓她看衣服還在家里等她。我女友也是急性子,說她買了件衣服,肯定很漂亮,讓我快點回家。


  回到家后,女友就和朱婷婷呆在一起看衣服,說這衣服怎麼怎麼樣,讓我一個人在廚房里忙了一中午才做好午餐。吃過飯后,我以為朱婷婷要走,沒想到朱婷婷對我女友說,姐姐,姐夫開車送你上班,回來再送我到一個朋友家去,那兒有點遠。說著還抱著我女友的身子說,姐姐,你不會不讓姐夫送我那麼小氣吧。我女友說,那好,你在家等著,我老公馬上就回來。


  我們剛到藥房,我女友就催我趕快回家把朱婷婷送到她朋友家去,不要耽誤了她。我女友還以為朱婷婷在談戀愛,讓我不要讓她錯過。回到家后,我就對朱婷婷說,走吧,你朋友可要等急了吧。沒想到朱婷婷說,姐夫,我那是騙我姐姐的,其實我什麼地方都不去,只是讓你快點回來。


  我說,朱婷婷呀朱婷婷,我可有事情,沒時間陪你玩無聊的事。朱婷婷說,姐夫,我沒你那麼無聊,其實,我是有點喜歡你,像你這樣的男人,又不亂來,而且還長得很帥,我在藥房里第一次看見你就喜歡上你了。我說,拉倒吧,我可是有女友的人。朱婷婷說,我不管,我只要能看到你,哪怕和你只有一次單獨在一起我也就滿足了。


  我說,我可走了,你如果沒事也呆在這看電視,等晚上我女友回來。我說著也就向門外走去。朱婷婷望著我的背影說,姐夫,我有的是機會,從現在開始我天天和姐姐在一起,我天天纏我的姐姐。


  我說,隨你的便。就在我開門準備走出去的時候,朱婷婷看我態度很堅決,就跑過來一下抱住我,還留著眼淚,說,你就不給我一次機會?我的身體突然被一個女友以外的女人抱住了,還真讓我不知所措。朱婷婷抱著我很用力,我都快找不著自己該走向何方了。朱婷婷的身子緊緊地貼上來了,我感覺到了她的乳房……一股讓人沉醉的淡淡清香味道飄入鼻里,我的視線正好對著她的前胸,誘人的乳溝清晰可見,一股熱浪頓間朝我的臉上撲了過來。沖動一波比一波更強烈的襲擊著我。 “


  朱婷婷的性感讓我把持不住自己,我控制不自己也就回過身來一把把她摟在懷里。朱婷婷用她性感的嘴唇吻著我,還用她的狐爪在我的身上摸著,使我不想動她都不可能。結果可想而知,后來我們就躺倒在沙發上。


  朱婷婷的大胸脯鼓鼓的,散發著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我沒有說話,抓住她的大乳房就用力捏。隨著扣子的一顆顆打開,她豐滿肥碩的大乳房就彈了出來,但還是顯得非常的碩大和豐滿,兩個乳房之間是一道深深的乳溝。


  我抓揉著她的乳房,我們的舌吻不停的變換著角度,仿佛要把對方給吃下去。她的乳房很大,圓圓的聳立在她胸前,驕傲地挺起。兩顆粉紅色的小凸起,位在乳房的正中央,嬌嫩的樣子十分惹人憐愛,我忍不住便一口吃了下去。瘋狂的親吻,急促的喘息,香甜的體香,更有她纏綿的嫵媚,這一切挑起了我原始的動力與慾望。


  我發現我的小弟弟已經被朱婷婷的淫樣逗的堅硬不堪,龜頭也冒出了幾滴液體。她熱得發燙的身子和淫水泛濫的陰部充分說明她已經不需要前戲愛撫了,她需要的是猛烈的撞擊甚至是蹂躪。象她這樣又漂亮又淫蕩的,我根本忍不住,非立刻插入不可。於是我便抬高她的右腿,把勃起已久的大肉棒一口氣插入她多水的淫穴中。


  我將粗硬的肉棒頂著蜜洞深處,朱婷婷將雙腿和陰阜盡量打開挺起,令我的雞巴盡量插入內陰深處,陰道里面很窄,溫度也高,弟弟被緊緊的包裹著。我開始一前一后的抽插起來,朱婷婷不愧經驗豐富,隨著我的節奏運動著叫床,配合的很默契。我采用九淺一深的作戰方式,每到最後一下就使勁全身力氣一挺,感覺龜頭碰到一個橢圓型的突起,而朱婷婷則會興奮的叫出聲音來。


  朱婷婷春情蕩漾的肉體隨著我插的節奏起伏著,靈巧的扭動玉臀頻頻往上頂,她堆在陰阜上的嫩嫩小陰唇,被我的肉棒插得在肉縫間吞吞吐吐,濕濕的沾滿蜜汁,緊窄的外陰”滋、滋“的響著,她激情呻吟著:”哎…你的…碰到花心了……哦……好痛快…好舒服……“,她把我摟得死緊,臀部猛扭猛搖,更不時發出銷魂的呻吟呢喃,”喔…喔……美死了…啊……要被插死了……我不行了……哎喲……“.


  我用兩手捧著朱婷婷的美臀如推磨般緩緩轉動,朱婷婷的功夫非常好,陰道好像是會抽動,一會松一會又猛地緊起來,她抬起屁股用她的陰道深處研磨我的龜頭,動作溫柔又嫻熟。我的恥骨緊緊地擠壓著她的陰阜和陰核,碩大的龜頭變得無比的堅硬。而她在享受著肉棒貼著擠出擠入時,她也不忘在我深入之時,一下下的收放著陰道口的肌肉,弄得我不禁喘起氣來。


  我使勁對著朱婷婷的小屄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再一下插進去,陰囊打在朱婷婷的屁股上,啪啪直響。她不停說著不,不,……,喘息越來越重,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隨著緊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我只感覺到她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只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沙發上,已濕了一片。


  我堅硬的大龜頭不停地撞擊著朱婷婷的子宮,她的陰道口兩片薄薄的嫩皮裹著陰莖,我只覺肉棒前端被一塊柔軟如綿的嫩肉緊緊包圍吸吮,一股說不出的快意美感襲上心頭,陣陣如蘭似麝的幽香撲鼻襲來,耳中傳來朱婷婷如歌似泣的嬌吟及急喘聲,欲火有如山洪決堤般洶涌而來,我猛地抬起兩條粉嫩修長的玉腿架到肩上,又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狂抽猛送,插得朱婷婷全身亂顫,口中不停狂呼浪叫。


  隨著抽插被拖出帶入,朱婷婷大概幾乎要失去知覺,張開嘴,下頜微微顫抖,不停的發出呻吟聲。”啊,不……不,不……慢點……“她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粉紅的臉孔朝后仰起,沾滿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動著。我的大雞巴在那一張一合的小屄里愈抽愈急,愈插愈猛,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插她的肉嫩的小屄,不時傳來性器交合的”啪啪…“聲


  朱婷婷不停呻吟著,這是她唯一可以表達快感的方式,”噢…噢…啊…“一聲長長的呻吟聲中,她的高潮來臨了,全身先是像抽筋似地繃緊,持續五六秒后馬上像是癱瘓了似地軟了下來。我感到朱婷婷的陰道一陣劇烈的收縮,陰道壁的嫩肉不住地擠壓我的陰莖,我再也忍受不住,感覺到粗大的陰莖開始猛烈的抽搐,我趕緊把陰莖抽離她的陰道,跟著陰莖跳了幾跳,滾燙濃鬱的精液終於象山洪爆發般噴濺出來,噴射在她的腿上、身上和乳房上……


  晚飯時,我們是在外面酒樓吃的。女友依然和朱婷婷談笑風生,而我卻有些不自在。在吃飯的時候,朱婷婷對我女友說,姐姐,你真的好福氣,姐夫還真的是一個對家庭負責的男人,你讓我考驗他,姐夫很合格,無論我怎麼樣的勾引他他都無動于衷,經受住了別的女人考驗。我恍然大悟,原來這一切是在女友的策劃下進行的。我沒想到女友會這樣來考驗我,心里真不是滋味。而這時,女友和朱婷婷還談得正高興。女友說,你姐夫有哪個色心卻沒那個色膽,這一點我是很了解他的,所以對這次考驗他我是比較滿意的,回家后我可要好好獎勵他一下。


  從那以后,朱婷婷經常到我家來吃飯,每次來不管我女友在家不在家,都把這里當著自己的家一樣,而我的女友還以為姐妹情深,根本沒注意到這細微的變化。我不知道我的這種日子將走向何方?我只知道我每天生活在兩個女人面前,只要是單獨和一個女人在一起的時候,我都會去想另一個女人。我變成了一個雙面人,在女友面前我是男朋友,在朱婷婷面前我是情人女友的一次考驗讓我踩上了鋼絲繩,搖搖晃晃的,在興奮中走向了墮落。


  【尾聲】內心的渴望和好奇使我們自然聊到了性


  我和她也是網上認識的。我的網名叫那一刻的情,她叫月兒,34歲,也許我們都不該稱為網友,因為我們只聊了一晚,是通宵。我們以后的聯絡是短信,電話。但那一晚我們聊了很多,我們的觀念,生活,很多很多。因為陌生,我們聊的很放得開,這應該是大家普遍喜歡網聊的原因之一吧。孔子雲,食色性也,內心的渴望和好奇使我們自然聊到了性,后來,包括做愛喜歡的姿勢,怎樣容易高潮,什麼感覺,身體特征等我們都進行了交流,當時真的感覺很棒,很好奇,下面一直硬硬的,小弟弟的頭把內褲都弄濕了。


  在手指打字下面難受的時候,月兒問我「在網上做過愛嗎」我更加興奮起來,說當然做過,其實我只是看過網上的文章寫過和文章里附的一些聊天記錄,她又過來一句「我都濕了,我們試試好嗎」這時候如果退縮那還叫男人嗎,何況小弟弟也不會允許啊,於是我們你來我往起來。其實做過網愛的朋友們都知道,這時多數都是男的打的字多得多,因為總是男人主動啊,這一點看來從現實到網上都差不多。


  我打開電腦里存的一些色情小說,根據我們的進程在里面COPY一些文字話語,再PASTE發給她,竟然發現還很合節奏,我也省了好多事,最主要是有時間一只手來安慰小弟弟了,而她發來的也只是哼哼啊啊,濕了,流水,放進來一些很簡短的話語,我知道她的手肯定也忙不過來,但我已經很爽了,這能讓我有很多幻想,重要的是我知道她會很快樂。后來在我的引導下,她半天沒有話,只是有些簡單的單音節字過來,一會她說她高潮了,坐墊濕了好大一塊。我真的很滿足,盡管我還沒有來。


  我們交換了電話,因為她老公也不在家,我們當時就都聽到了對方的聲音,她的聲音是慵懶的,我當時覺得是剛好受過的關係吧,讓我好有慾望,我們電話中繼續著我們的愛,在她的呻吟聲中,我噴發了,只覺得無比的激烈,她也在我的低吼聲中到了她的第二次。


  其實我們的交往是在后來。雖然網上都已經做過了,可是誰也沒有提出要見面,我們幾乎每天都有短信電話往來,但由於時間等原因,我們幾乎再沒有在網上碰面。


  OneMonthLater這一個月的電話短信中,我們互相了解了更多,她在政府機關做公務員。我似乎已經迷戀上了月兒那慵懶的聲音,我也能感覺到她那隱隱的渴望,那是對不期而至的激情的渴望,而那也同樣是我渴望的。我知道應該會有事情發生了。


  我們在同一個城市,根據她告訴我她家的地址,我知道我每天上下班坐的公交車都會經過那里。於是我告訴她,為了以后我們的安全過渡,我會在下班的公車上和她見面,我在車上,她在車下,算是第一面。我們事先都沒有說自己的衣著,但在公車匆匆開過的一瞬,我們都發現了對方。我看到在路邊電話廳旁一個女人,30多歲,穿藍色半袖襯衫,下身黑色裙子,162,3的個頭,是感覺很好的那樣的女人,她在盯著我們的公車在看,我想就是她了,在車上朝她揮了揮手。


  顯然她也發現了我,跳了兩下也向我揮手,當時我都有些呆了,只覺得她的胸也跳躍了幾下召喚著我,我有些魂不守舍。


  第一次見面我們都感覺很好。真正的見面是在幾天后。依舊短信誘惑了幾天,這天天氣特好,我有種特想見她的沖動,后來她說也有同感。我想釋放自己的激情,我想攬住她那跳躍的酥胸,我想真實的做我們網上所經歷的,我想和她做愛!


  這天我們互通的短信也很激情,到最後她短信問我「你真想跟我做嘛?你會不會後悔?」我當然要把局面控制住,說「當然!我想!決不後悔?」她回:那見吧!


  見面是在一家有農家炕樣子的餐廳里,我們面對面坐在單間的炕桌上。待服務員上完菜走出去,我們對望著,不說話只是笑。


  過了良久,月兒開口了:你怎麼不說話,還壞壞地看著人家笑什麼啊?


  我咧開了嘴,笑著說:我在想怎樣能捏到你的鼻子。


  說著我的手就隔著桌子伸了過去,她躲了躲,但最終沒能逃出我的魔掌,嗔著的鼻子被捏到了,我當然不舍得使勁捏,假裝用力晃了晃手,說:我說過的,決不會饒了你。她打落我的手說:去你的,看把你壞的!


  說實話,我對月兒感覺很好,我喜歡她的嗔怪的表情,喜歡她柔順的頭髮漂過來的淡淡發香,喜歡她盯著我笑著看我的樣子。


  我們一邊吃一邊聊,輕松曖昧的氣氛在我們兩個人周圍縈繞。


  不知什麼時候,我們誰也不說話了,靜靜的看著對方,兩個人都是一臉的嚴肅,她輕輕的說:走?


  我說:走!


  她說:去?


  我說:去!


  於是我們下炕,我動作靈活,先下到地上等她。她因為彎下腰穿鞋,上衣被抻了上去,露出了一截白白的腰,下面圓圓的屁股更加突出來。我的小弟弟再次撐起了帳篷。她穿上了鞋子,站起來抬頭望到我,看到我怔怔的樣子,她笑了。


  為了逃避尷尬,我趁勢想再去捏她的鼻子,沒想到這次她也下手了,張著手也要來尋我鼻子,我們都得手了,然后就抱在了一起。


  吻……是那種急迫的互相追尋的吻,她滑滑的舌頭伸進我嘴里,我貪婪的吮吸著,我們的舌頭絞在一起,我的舌頭也頑強地頂入她的口腔,馬上就讓月兒滑溜的舌頭捲起吸了進去。


  我的小弟弟「早就不聽約束的頂在了月兒的小腹上,她喘息著,我右手攬著她的腰,左手趁機從她衣服下面伸了上去,再從她的胸罩下面掏了進去,她的乳房就在我的掌握之中了。


  只覺得她的乳頭很小,我捏著她,作旋轉式的輕揉,然后手指又深深的陷入乳房上,豐滿軟綿綿的乳房從指縫里綻出些許。


  月兒呻吟著,重重地喘息落在我的耳邊。我覺得月兒好需要我憐愛,於是低下頭,弦住了她的暗紅的乳頭,舌頭在她的乳尖打轉,尖尖的乳頭被弄得堅硬而聳立起來,轉了一會,再含在嘴里深深的吸。月兒騰出手,把乳房從我的嘴里拽出來,喘著說:我受不了,我們走吧,我要。說完手揉了一下我的帳篷。


  我也受不了了,我也想要,我想要我幻想了很久的……出了包房,兩個小服務員看著我們,我看到月兒羞紅了臉,我笑著對服務員點了一下頭。


  隨著賓館房間門的關閉,我們再次抱在了一起,月兒雙手勾著我的脖子,雙腳蕩起來盤在我的腰上,我們的嘴又吸在了一起。我這樣抱著她,一步步走到床前,把她壓在了床下。


  我們的目光又對視在一起,月兒在下面勾著我,我的雙手墊在她的雙肩下支撐在床上,她的目光有慾望的烈火。


  我愛憐的低頭吻了她的額頭,接著吻了下她的鼻子,並輕輕咬了一下,接著又起來注視著她,她微睜的眼神迷離著,幽怨地說:哥哥你真壞!說完撅起紅嘟嘟的嘴巴往上湊,她的唇很濕潤,很軟,舌頭在我口中熱切地探尋著,她的腰背很豐腴,手感很舒服。抱著她溫軟的身軀,我的小弟弟早已把持不住,硬硬地頂在她的小腹部,牽得我小腹隱隱作痛。


  我解開了她的上衣扣子,她配合著我依次抬起肩膀讓我把衣服脫了下來,我也掠去了自己的上衣,將她抱了起來,這樣我們上身只隔了她的黑色乳罩,我們擁抱著,擠壓著,親吻著。我吻她的耳垂,她的下巴,脖子,再下來,落在她露出的半對乳房上面,我伸出舌頭,探詢她乳罩邊緣的乳頭,她的乳頭已經硬了,在我來回勃弄的舌頭下極有彈性。她緊緊地抱著我,雙手不停地在我的背上摩挲,她呻吟著,不斷地喚著:啊……啊……


  我習慣地把手伸到她背后,想解下她的乳罩,可是摸索了半天,也沒有找到搭扣,她說:你真笨。然后低下頭,自己在前面輕輕一動,胸罩開了,兩只乳就彈了出來,接著說:傻瓜!我傻傻地看著她的雙乳,說:呵呵,我在研究你的乳罩。


  她的乳房很大,乳頭翹翹地在乳房上挺立著,呈現暗紅色,像兩只小櫻桃,乳暈不是很大,旁邊有一個小小的黑色痣,整對乳房像她的身體一樣,出奇地白。


  我忍不住又吻了上去,貪婪地吻著,不停地吸吮、撥弄著乳頭,一只手則抓捏、摩挲著另一只乳房。


  月兒渾身熱熱的,軟軟的癱在我懷里,張著小嘴喘著。我的小弟弟硬的好難受,於是我解開了腰帶,抓住月兒的一只手,帶著她伸到了褲子里,「啊——」月兒叫了一聲貪婪的抓住了我的小弟弟。寫到這,我想把他叫做小弟弟也許和實物有些不相稱了,或許應該叫大家通用的叫法「大雞巴」嘿嘿……但我一直覺得叫「小弟弟」比較卡通些,也可愛些,做愛本來就是很可愛很美好的一件事情,何必把他弄得叫起來兇巴巴的。


  我松開月兒的褲帶,她挺起腰身讓我褪下了褲子。她黑色的內褲有著蕾絲,小小的性感迷人。我在她潮濕溫熱的內褲外面愛撫了一會兒,就把她脫了下來。


  整個裸體的月兒已呈現在我面前了。


  月兒的皮膚好白,很光滑,陰毛不算濃密的長著,陰阜鼓鼓的。我分開了她的雙腿,暗紅色的陰唇還合著,陰唇下端已經流出了亮亮的愛液。我輕輕地分開陰唇,里面是讓人心疼的嫩紅。我整個左手覆了上去,中指在她的肉縫中輕輕地蠕動。月兒喘息著,呻吟著,扭動著「啊……嗯……啊……」我手上已經滿是她的愛液,我把手拿上來,兩個手指分開后懸著一段透明的粘絲,我故意想逗逗她便說:月兒,看這是你的什麼?她迷離的眼微微張開了些,雙腿夾了我的腰一下「啊……你好壞」


  她的陰蒂很突出,外圈包著一層薄薄的嫩肉,我濕濕的手指輕輕的揉搓,月兒渾身抖了抖,明顯覺得她的喘息更重了,她的陰蒂越發的挺立起來。只聽她喘著說:啊……啊。真好……你摸得真好……感受著月兒的快樂,我更加興奮,將頭埋在她的雙腿間,我的舌尖在她的肉縫間上下攪動,和著她的愛液,有叭叭響動的聲音,一會兒,靈活的舌頭又旋轉著吮吸著她那勃起的陰蒂。剛剛旋轉撥弄了一會兒,月兒忽然夾緊了我的頭部,她的腰部往上挺,渾身顫抖個不停,眼睛緊緊的閉著,張著小嘴巴就那樣挺著。我這樣被她夾了好幾秒鐘,忽然她松開了我,長噓了一口氣。我知道她高潮了。看到身下的月兒這樣的愉悅,我心中有種特滿足的感覺。


  我嘴上粘著她滑膩的愛液,爬到上面對她吻了下去,她吮吸著,蠕動著,她的愛液和我們的唾液互相融和著,我感到她無比的受用。月兒調皮的小手伸到我褲子里,捉住了暴怒的小弟弟,聽到她急迫的含糊的呻吟:上來干吧!


  聽她這樣說,本來就已經漲到頂點的小弟弟又挺大了些,褲子里再也不能容下。我幾下子把自己脫得精光,挺著硬硬的物件,徑直送到了她的下面。暗亮的大龜頭沿著她的肉縫上下摩梭,我成心逗月兒,就是不往里面挺進,只是和著她的淫水在陰唇間摩擦,偶爾還點一下她突起的陰蒂,月兒急得不行,直說我壞,她雙手抓著我有點翹的屁股,使勁的往自己身上壓,下體也迎合著往上頂,嬌喘著說:嗯……別這樣了,求你,進來吧……啊……其實我早已經忍不住,就停止了研磨,頂在她的陰道口,開始慢慢的挺進。


  龜頭剛進入,就覺得她里面好緊,完全不似我經歷過的其它兩個女人的。她的陰道出奇的緊!我停了停,問她:疼麼?她搖頭說不,雙手按著我的屁股一下子把我壓了進去,我只覺得我所有的全部進入到一個溫軟,滑潤,擠壓的處所里,我慢慢地抽動,感覺這個熟悉又陌生的處所也隨著我而迎合,而緊握,而扭動……


  我的心好美!我一下一下地抽動著,月兒的表情看不出是痛苦多還是享受多,但我知道這是女人快樂到極至的表情。我更加賣力地工作起來,使勁地抽插著,我們兩人的下體碰撞著,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她的小妹妹真的太緊了,我也抽插地太過忘情,不一會只覺得一陣酥麻,頭腦一陣暈眩,我心想不好,得馬上緩一緩,可決堤的洪水勢頭太猛,電光火石間,心頭一閃,不能射進去,別讓她懷孕了,於是在激烈的抽動中猛然拔了出來,激射而出的精液噴在了她的乳房,小腹上很多。


  這一次我沒想到會這麼快,完全不是以往的水平,我抱著月兒在懷里,對她說:我是不是快了點?


  月兒撫摸著我軟了的小弟弟溫柔地對我說:還好,我已經很舒服了!你剛才把我撐得滿滿的,真好!得到了月兒的誇獎,我都覺得飄飄然,對她說:你的也太緊了!把我小弟弟夾得這麼快就吐了月兒在我懷里問我:我的緊你喜歡嗎?我親了月兒額頭一下,說:當然喜歡了后來我們一起洗了澡,月兒還為我口交。整個下午,我們做了三次,用了各種我們喜歡的姿勢,時間一次比一次長,月兒高潮了也許有三、四次,最後一次以后,我們擁在一起,都癱在了床上。慘的是賓館的床,床單上到處是我們倆的淫液,對不起了,賓館服務員同志。


  以后我們經常的偷偷約會,別人誰都不知道,這是我們兩個的秘密。我們之間都很坦率,我們可以坦然的互相告訴對方曾經擁有的異性,我知道她有過2個男人,她也知道了我有過女人冰藍。我們也互相牽掛,情感上的事我們都愛找對方傾訴,我們互相安慰,互相體貼,但我們決不是愛,應該是喜歡,30歲上的人,多出的一份愛就已經不是幸福,而是沉重!我們不要這份沉重,我只做我們喜歡的事,做我們愛做的事。我們互相都約定不破壞對方的生活環境,對於我們的關係,也許貼切的說法應該叫我們是「性福朋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3-25 14:26:43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標籤|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18-8-16 10:31 , Processed in 0.20084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