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6127|回復: 0

[其他故事] 我和師母的一夜情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2-7 14:30: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那是六年前,我剛大學四年級,班主任說今年最後一年了,上課到十二月結
束,餘下的時間大家各自去找地方實習去。

我們學的國貿專業想,,找地方實習可不容易,到了十一月底了,我的實習單位
還沒著落。

  最後課全上完了,同學們有的去實習,沒找到實習單位,有的回老家,有的
還賴在學校宿舍不走。像我這樣家在幾百公里的學生,自然還是賴在學校裡,準
備過年再回家了。

  一天,我睡到中午才醒,十二月的天氣已經很冷了,我怎麼捨得離開暖和的
被窩呢,但是肚子實在是餓了,只好簡單洗漱,穿了件大棉襖就去食堂打飯了。

  到了食堂,已經有點晚了,學生都吃的差不多了,食堂裡沒幾個人了,我打
好飯準備帶回宿舍吃,回頭看見我們班主任,在食堂的角落裡吃飯。

  我們班這會還在學校裡的已經不多了,我到現在實習還沒著落,怕沒班主任
數落,就低著頭想快點走出食堂。

  剛沒走幾步,就被班主任叫住了。

  「周琦,怎麼急忙去哪裡啊?」

  「張老師,我打飯回宿舍吃呢。」我撓著頭笑道。

  「我吃完了,我們一起走走。」說完,張老師和我一起出了食堂。

  我們這個班主任叫張文佑,今年五十歲,帶著一副黑框眼鏡,頭髮向後梳的
一絲不苟,一副學者的樣子,平時為人很低調。

    但是,在我們學校當年可是風雲人物。聽說十多年前,老張的老婆和他離婚
後,帶著女兒去了國外,剩下他一個人。後來他和他的一個女學生在一起,還結
婚了,這在當時這個年代可是平地驚雷啊,而且他和他的女學生相差了十八歲,
也算是老夫少妻了,為了這件事老張在學校裡,一直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

  「小周啊,實習單位落實的怎麼樣了啊?」老張邊走邊問。

  「嘿嘿,在找呢,投了不少簡歷,應該會有回應的。」我搪塞到。

  「你小子啊,平時就知道蹺課打球,身板練得這麼好,對你找工作有用嗎?」

  「張老師,我雖然偶爾不上課,但是我考試成績都沒落下啊,您看看您有認
識的公司單位,幫我介紹介紹吧。」我不好意思的開口道。

  「還真是巧,過兩天會有一家企業到我們學校來校招,我和他們的經理還算
熟,以前也是我學生,你去試試吧。」老張說道。

  「謝謝張老師啊,有您推薦,肯定沒問題。」我笑道。

  老張回頭看我一眼,「我只是給你個機會,沒說肯定成功。這樣吧,你這兩
天晚上到我家來,我幫你準備一下面試會碰到的一些問題。」

  這時到了我的宿舍樓,我向老張揮手,「張老師,今晚我就來。謝謝張老師。

  當晚,我來到老張位於郊外的家中,這是一棟老式的洋房,一共三層。

    看來大學教師還是很好賺的,我心裡想到。我按了門鈴,是一個三十歲左右
的女人開的門,聽說我是找老張的,就招呼我進門。

  我進了門後,老張就坐在客廳等我,聽老張介紹後,才知道剛才門口那女的
叫少君,就是老張現在的老婆,也就是十多年前他的學生,老張真是好福氣啊,
五十多了還有嬌妻在側,哈哈。我心裡想著。

  這時,少君端著剛泡的茶從廚房出來,我才有機會細細打量起她來,少君身
高不算太高,可是比例還不錯,水汪汪的眼睛很勾人,最主要體型很豐滿,這時
適逢寒冬,少君在家裡穿著一件薄毛衣很修身,把她的雙峰勾勒的很明顯,可謂
是實戰利器啊。

  「咳咳,喝茶吧。」老張看我眼睛直直的看著少君,提醒我喝茶。

  我這才回過神來,不好意思的端起茶杯,看見少君面帶桃花的看著我笑,我
頭低的更低了。

  少君幫我們泡好茶,對老張說道,「老公,今晚我去閨蜜生日PARTY,
晚上可能晚點回來哦。」

  說完,換身衣服挎著包出門了。我便和老張進書房,進行臨陣磨槍的面試演
習了。

  不知不覺,到了晚上十點多,我起身要回去了,「張老師,打擾您那麼久,
我該回去了。」

  老張走到窗口看了下,「有點下雨了,這麼晚你公車也沒了吧,我家裡的車
也給少君開去了,你要不今晚在我家裡將就一下吧,反正今天也沒給你講完,明
天繼續吧。」

  「那怎麼好意思,我還出去看看能不能打到車吧。」我起身穿衣服說道。

  「別囉嗦了,住下吧。去洗個澡,你去睡二樓客房吧。」說完,老張起身帶
我上了二樓。

  我不好意思再拒絕,就跟著老張上二樓,把我都安頓好了,他回身下樓暉自
己房間了,我也進入客房準備睡了。

  我進了被窩,看了下時間已經十一點多,看了會手機,迷迷糊糊也睡著了,
進入了夢鄉。

  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有人開房門的聲音,再感覺到有人睡在了我旁邊,我
下意識的覺得不對勁,轉身去看,只聞到一股酒味,好像是一個人背對著我躺著,
黑暗中我也不知道是誰,想把那人扳回來看清楚,我剛碰到那人肩膀,被那人翻
身一下壓在我身上。

  「老公我想要啊。」

    我驚了一身冷汗,這是師母少君的聲音啊,她怎麼會在我床上,難道她喝醉
了走錯房間,不會啊,我在二樓,老張的房間在一樓啊,真是奇怪。

  還沒等我想明白,少君居然開始親我的臉頰和脖子,我渾身的肌肉都繃緊了,
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該發出響聲怕驚動樓下老張。

    但是,少君的動作絲毫沒有停下的趨勢,她的舌頭順著我的脖子遊走,來到
我的胸膛,舔弄我的乳頭,我被她這麼刺激,下身起了反應,雞巴慢慢漲大,感
覺要撐開內褲了。

    少君的舌頭像毒蛇的信子,不斷搜尋獵物,我的理智慢慢的在崩潰,如果說
我開始還有一絲想要抵抗的念頭,在少君含住我的龜頭後,我就放棄了最後的抵
抗。

  少君雙手向下遊弋,慢慢扒開的我內褲,我的雞巴像彈簧一樣一下跳出來,
少君像嗅到獵物的野獸一樣,一口含住我的雞巴,開始用舌頭圍著我的龜頭打轉,
還不時用手指撥弄我的乳頭,這種挑逗讓我根本無法忍受,雞巴在少君的嘴裡越
來越大。

  「老公你好大啊,和平時不一樣啊。」少君說著,想要睜開她迷離的雙眼看
清眼前這個男人。

  我怕事情暴露,趕忙拿起我剛才睡覺帶的眼罩幫少君帶上。

  「恩恩,老公你好壞,這樣更有情趣嗎?」說完繼續低頭去吃我的雞巴。

  幫少君帶上眼罩後,我沒有了顧慮就更大膽了,我脫掉少君身上的衣服,只
留這個肉色絲襪和高跟鞋。

    我雙手揉搓著少君D罩杯的乳房,少君借著酒興更加興奮,還把我的手伸向
她的小穴那裡,原來她下面已經全濕了,我想著不能這麼隨她心意,我就站起來,
讓少君跪在床上,讓她好好的幫我口交,少君聽話的爬過來,順著我的蛋蛋一直
舔到龜頭。

    不虧是有技巧的少婦,被她這麼挑逗著,我倒有點沈不住氣,我扶著少君的
頭,把我的雞巴全根沒入她的嘴裡,由於我的雞巴太長,頂到了少君的喉嚨,她
表情痛苦的把雞巴吐了出來,我沒有勉強,就只把龜頭插入她嘴裡,就這樣操少
君的嘴操了幾分鐘,我看她也辛苦了,準備犒勞犒勞她。

  我平躺在床上,少君馬上爬到我身上,知道我要她女上位,只見她扶著我的
雞巴對著她早已濕潤的洞口,慢慢的坐下,我雞巴才進去三分之二,少君就說:
「不行不行,老公你今天太大了,再進去會弄疼我的。」

  我心裡暗笑,平時沒這麼大的雞巴給你玩,今天一次讓你吃飽,於是我不由
分說,挺起腰,把雞巴一下全插進少君的騷穴去了。

  「啊~頂到子宮口了,別這樣啊,會壞掉的。」少君求饒道。

  我不管她的哀求,還在一下一下的往上頂,慢慢的少君適應了我的長度,開
始享受起來,下面的小穴也分泌越來越多的愛液,我覺得有點累了,又停止不動
了,少君瞬間有點失落,但很快,她自己扭動起她的屁股,來回套弄著我的雞巴。

    我這時手也沒閑著,因為少君的著對大奶子太誘人,隨著她身體的擺動,一
直上下跳動著,剛才一直沒好好玩玩,現在要弄弄她。

  我雙手抓住少君的奶子,用指頭玩弄她的乳頭,少君被我這樣刺激著,更騷
的扭動她的屁股。

  「啊~啊~好舒服啊老公,再用力掐。」少君浪叫道。

  我得令後,用手掌抓住她的奶子,用指縫夾住乳頭想外拉,她受到的刺激更
強烈了,我感覺到我的雞巴被她小穴內壁強烈擠壓著。

  「我快高潮了,老公,我先去了。」

    說完,少君身體一挺,頭向後仰,腰部和臀部劇烈抖動起來,「好爽啊~」
高潮後,少君趴在身上喘息著。

    我在她耳邊耳語道,「寶貝還要嗎?」

  「恩~老公再給我一次吧。」少君嬌喘道。

  我讓她從我身上下來,趴在床上,我扶著她的大屁股,把雞巴插入她的騷穴。

  「哦~哦~老公這樣比剛才還要深,我受不了的。」

    少君嘴裡這麼說,但是她的大屁股還是不自覺的在配合我的抽插。

  我一邊拍打她屁股,一邊不停的抽插,整個房間只有我們性器官相撞的啪啪
聲和少君瘋狂的叫床聲,此時的我們只是兩個在追求肉欲快樂的動物,全然不顧
這是在我的老師家裡,我在操著我師母。

  被我操了十多分鐘,少君雙腿越夾越緊,背拱了起來,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
於是快馬加鞭,又狠狠操了一百多下。

  「哦~哦~哦~老公~我又要來了,我高潮了。啊……啊……」

    我感覺到少君的小穴劇烈收縮著,在她高潮的瞬間,我把雞巴抽出來,把她
往前一推,只見少君像一條砧板的魚,渾身都抽動著,享受著高潮的快感。

  此時,少君嘴裡已經發不出聲音,只有嗯嗯的低吟聲,我想趁熱打鐵,我掰
開她雙腿,對準騷穴,把雞巴全根沒入。

  少君還沒從高潮中回過神來,想抵抗我的插入,可是我整個身體壓在她身上,
她根本抵抗不了,只能任由我抽插。

  「老公,求你了,我快不行了,我快死了,別操了。」少君苦苦哀求道。

  此時的我如同一隻猛獸,沒有絲毫憐惜,繼續操著少君的騷穴。

  「啊~啊~老公別操了,我下面好像要噴了,我控制不了了,啊~」少君
交道。

  果然,我知道少君要潮吹了,我迅速加快頻率又操了兩分鐘。

  「要噴了,要噴了,我又要來了。啊~啊~老公,操死我吧。」

    說完,少君雙腿蹬直,屁股劇烈顫抖,我的龜頭感覺有股熱流頂著要出來,
我拔出雞巴,從少君小穴噴出一股水流,弄濕了一大片床單。

  潮吹後,少君虛弱的倒在床邊喘著粗氣,我看著她豐滿的乳房和飽滿的屁股,
完全沒有要停止的意思,我把我有些微微軟掉的雞巴塞進少君的嘴裡,此時她已
經無暇顧及別的,只能機械的套弄的我雞巴,我讓她自己玩弄乳頭和小穴,弄得
濕潤我再操她。

  少君聽話的自慰,我的雞巴在她的嘴裡也重振雄風,我發覺她的呼吸越來越
重,撫弄陰蒂的手動作更快了,看來她自己已經快把自己搞得高潮了,正好借此
機會看看她自慰高潮的樣子,我從她嘴裡抽出雞巴,少君已經我要開始操她了,
停止自慰的動作,分開腿準備迎接的我雞巴,可是我卻沒有插入,而是讓她繼續
自慰。

  「自己弄高潮了我就操你,不然不操了。」我淫笑道。

  「嗯~嗯~老公說話要算話哦,我快來了,哦~哦~我高潮了。啊……」

少君停止手上的動作,無力的躺著喘息。

  我此時爬到少君身上,沒有馬上操她,而是繼續挑逗她,等待她從剛才的高
潮中恢復過來。

  少君的手也沒閑著,撫摸我的身體,套弄我的雞巴,嘴巴和我不停的舌吻,
此時我也不想再忍耐,只想在少君身上爆發出我的精華。

  我跪起來,分開少君的雙腿,扶著雞巴對著她已經紅腫的小穴全根沒入,狂
抽猛送,絲毫沒有顧忌少君已經高潮幾次了,體力不支。

  在我暴風驟雨的衝刺下,少君只有招架之力,「啊~啊~你真的好棒哦,我
快被你操死了,我的小穴會壞掉的,你快點射吧,我不行了啊,哦~哦~我的親
老公,我求你了,射吧射吧,把你的精液給我吧,啊~啊~」

少君此時已經全身扭動,浪叫不止。

  「好吧,寶貝,一會我射你臉上,你都吃下去好嗎?」我問。

  「好好,我全吃了~老公,你讓我做什麼都行,我是你的,你的小騷貨,操
吧,大點力操我吧,啊~啊~好爽啊,我要升天了。」少君又一次高潮了。

  我趕緊抬起屁股,加快馬力,又操了兩分鐘。感覺龜頭酸麻,精液要噴薄而
出時,我趕忙拔出雞巴,此時少君張開了嘴巴,已經準備接受我的精液洗禮。

    一下,兩下……少君的臉上頭髮上,佈滿了我熱乎乎的精液。

  「來,幫我舔乾淨。」我把射完的雞巴塞入少君嘴裡,她聽話的用舌頭幫我
清理的龜頭。

  一番雲雨以後,少君昏昏的睡去,我卻睡不著了,只得下樓到客廳看書,等
待著白天的到來。

           ***    ***    ***    ***

  一絲陽光照進屋內,老張的房門打開了,看見我已經坐在客廳。

  「喲,起的真早啊,來,我做早餐給你吃。」老張走向廚房。

  「好的,謝謝老師。」我回答道,我現在還不敢相信做完發生的事情。

  這時,樓上的房間有動靜了,是少君醒了嗎,如果她想起做完發生的事情怎
麼辦,此時我心情忐忑的坐在客廳,像是等待審判一樣。

  過了會,樓上傳來洗澡的聲音,應該是少君在洗澡了,畢竟昨晚一身的汙穢。

  不一會,少君下樓了,我低著頭不敢看她,只見她像沒事人一樣和我打招呼
說早安,然後進了廚房幫老張做早飯。

  我心裡納悶著呢,只見少君和老張端著早飯出來了,我們三人一起吃飯。

  少君吃飯時對老張說,「老公,我們房間的床單要換了,弄髒了。」

少君臉紅的低下了頭,害羞的看著老張。

  老張不在意的說,「是啊,下次和樓下客房的一起洗吧。」

  等等,樓上的是主臥?樓下的是客房?這是怎麼回事?我疑惑的看著老張,
只見老張也對著我看。

  「小周,昨天客房睡的舒服嗎?」老張投來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呵呵,原來是我被人睡了,不是我睡了別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標籤|85CC| 85街論壇

GMT+8, 2018-5-25 07:29 , Processed in 0.03738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