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3898|回復: 0

[暴力虐待] 拷打市警局千金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2-3 18:42:1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華清幫是瓦魯市最大的黑幫組織,其勢力十分穩固,甚至在市政府、市議會都擁有眼線,但自從三個月前首都出身的新市長上任後,任命了軍隊體系退休的高培源擔任市警局的局長,同時兼任廉政委員會主席,其軍人般剛正不阿的性格使高培源下定決心要剷除盤踞瓦魯市數十年的黑幫勢力,短短三個月,四個小型黑幫組織被滅,頭領及高級幹部不是被活逮,就是因拒捕而遭到槍斃,瓦魯市各大黑幫勢力人人自危;又過了兩個月後,原本規模僅次於華清幫的龍虎會也慘遭到滅堂的命運,為瓦魯市地下勢力投下一記震撼彈,也讓華清幫感受到何謂「唇亡齒寒」的道理。

        某日黃昏,在瓦魯市的第一志願—瓦魯市立第一高級中學附近的街道上,一名少女遭到綁架;「啪!啪!」兩計重重的耳光甩在少女白嫩的臉頰上,少女略微清醒過來,但她發現她的四肢被用麻繩綁了起來,嘴巴也被塞入毛巾,少女知道她被綁架了,但是她被綁到什麼地方呢?這裡是華清幫在瓦魯市郊外地底下的一個秘密據點,是只有組織內高級幹部才知道的地方,為什麼一名高中女學生會被綁來這裡呢?一名身材魁梧的壯漢走了過來,取出少女口中的毛巾,「高珮慈啊!歡迎來到我們華清幫最引以為傲的地牢,妳的腦袋裡可是有我們組織是否能夠繼續存活在這座城市的重要資訊,希望妳能夠配合,妳一旦配合,我保證妳能毫髮無傷的回到妳溫暖的家。」壯漢說道,為什麼要這麼說呢?原來這名叫「高珮慈」的少女正是瓦魯市警察局局長高培源的獨生女,而這次的綁架行動便是組織高層親自下達的命令,為的就是希望透過高培源的女兒來得悉市警局掃黑行動的下一步,雖然許多幹部都認為高培源不可能把此等機密告訴自己的女兒,但是首領已經氣到神智不清了,要求不計一切手段都要從高珮慈身上得到訊息。

        「我不知道你講的什麼訊息,我..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拜託你放我走!啊…………!」高珮慈是真的不知道他們說的「訊息」是什麼,但是既然上面已經下了死令,說要從她身上得出情報,他們身為下屬,只能從命辦事,「把他們兩個叫進來吧!」壯漢說道,頃刻之後,兩名身材更加健壯的男生走了進來,「高珮慈啊~這兩位可是跟妳一樣優秀的人才呢!他們可是曾經到車臣接受過特殊的訓練,什麼訓練呢?就是針對妳們女人最性感、最脆弱的部位用刑的訓練,而他們兩位正好剛學成歸國,要是不想要遭受酷刑的話,就快說吧!」,聽到她們要對自己用刑,年僅17歲的高珮慈已經接近崩潰,痛哭的說:「我真的不知道啊~不知道啊!拜託你們放我走啊~」,雖然他們心裡知道高珮慈說的是實話,但是晚一點上面會派人來視察,他們也不敢怠慢,只好下令用刑,「用刑!」。

       「是!」,剛走進來的兩名壯丁說道,這兩個人名叫湯軍、鄭寒,如同剛才壯漢的介紹,湯軍、鄭寒曾經到時常鬧獨立運動的車臣受訓,受訓的內容正是如何對女生用刑,車臣的「黑寡婦」們為了報仇、徵求獨立,常常綁架俄羅斯女性,對她們用刑,藉此來抒發憤怒,所以她們可謂對女生用刑的佼佼者。

        在兩人的命令下,旁邊的小弟們馬上把高珮慈從椅子上解下來,然後取來刀子將少女身上的衣物割開,然後剝除,不出五分鐘,原本穿著校服的高珮慈瞬間全裸,在場的人全看傻了,高珮慈雖然並不算是非常漂亮,但也絕對算是好看的了,沒想到身材竟是如此深藏不露,高珮慈身材嬌小,大約只有156公分,但是身材比例非常好,高聳挺拔的雙乳(目測至少有C+罩杯)、纖細的柳腰、豐滿的臀部、光滑的美背、比例勻稱的美腿,搭配上全身雪白無暇的美肌,簡直是完美,讓看過不少女人的男人們都看的啞口無言,高珮慈此時只覺得無比羞愧,全身上下赤裸,被十多名邪淫的壯漢盯著看,已經哭紅的美目再度流出兩行清淚。

        在短暫「欣賞」少女魔鬼般的身材後,鄭寒、湯軍開始準備施刑所需的工具,這間房間是「刑房」各式刑具一應俱全,但是有些專門用在女孩子身上的工具則是鄭寒跟湯軍從車臣帶回來的,高珮慈的身材如此完美,因此所有的刑罰都可以施用,尤其這種身材前凸後翹的女生在瓦魯市是很少見的,因此大夥兒都非常興奮;他們首先讓高珮慈吊掛在房間的橫樑下,雙腳離地約10公分,然後在少女的腳踝上繫上槓片,讓高珮慈全身被迫繃緊,首先鄭寒跟湯軍將他們的粗糙的雙手放在少女滑嫩雪白的肌膚上,「啊~這皮膚真滑順,哪像車臣那邊的女生,沒多大歲數皮膚就已經老化了,真好!」兩人邊摸邊讚歎道,大家可能會覺得他們只是為了發洩性慾而撫摸少女的裸體,其實不然,這是為了透過撫摸高珮慈的身軀,來讓她心理防線崩潰,兩人的雙手在少女全身上下游移著,尤其摸到瓦魯市女性罕見的豐滿雙乳時,更是多費了一番心力,兩人利用「掐、捏、揉、拉、擰」的雙手能做出來的手法來褻玩少女柔軟又富彈性的雙峰。

        在褻玩過少女完美的胴體後,該對這身美麗的肉體用刑了,兩人取來兩條長長的皮鞭,這兩條皮鞭是特殊揉製的,材質是利用高加索蛇的蛇皮所製成,特別之處就是即便抽的再怎麼大力、抽的再怎麼多下,受刑者的皮膚都不會有長時間或是永久的傷痕,但是帶來的痛感則是絲毫未減,「嗖-啪!啊…………!」伴隨著皮鞭的破空聲,一聲爆裂聲響在少女的光滑美背上產生了,少女的身軀隨著鞭打略微前弓,但是在另外一邊,湯軍朝平坦的小腹抽了下去,前後夾擊的疼痛使高珮慈扭動身軀掙扎,然而腳下掛了二十公斤的槓片,掙扎完全是徒勞無功,反而扭動身軀只會變得更性感,坐在旁邊觀看的南區堂主知道不管再怎麼刑求、拷打,都無法從高珮慈身上得到有效的情報,於是他變得私心上身,他是一位酷愛女性乳房的人,前任老婆、現任老婆都擁有至少D罩杯以上的傲人上圍,今天在他眼前的這名少女雖然並沒有他的老婆那麼碩大的雙峰,但是因為骨架小,所以乳房的比例非常大,換句話說跟相同胸圍的人比,高珮慈的乳房比較大,也讓至少有C罩杯的高珮慈在視覺上讓人覺得至少有D罩杯,如此一般愛好女乳的人,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那個湯軍啊,過來一下!」堂主呼叫著,「是的堂主,有何吩咐?」湯軍走到堂主邊彎腰等候指令,「聽說你們去車臣那邊受了很多有關於對付女生特殊部位的方法,不知道這個小妮子的奶子……?」,「是的堂主,關於您的指示,剛好我們去車臣受訓時,正好有針對這個做訓練,既然堂主已經下令,我們自然配合!」湯軍微笑的說道,在湯軍跟堂主對話的這段時間,鞭子仍不斷的落在高珮慈白嫩的嬌軀,「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因為在少女的雙腳綁上了重達二十公斤的槓片,全身的肌膚及肌肉繃的非常緊,光摸的感覺都比正常還要刺激了,更何況是被鞭笞,「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全身無差別的鞭打使高珮慈使勁力氣想要掙扎來避開鞭打,但是一切都徒勞無功,反而產生一種像是在跳舞的錯覺,讓刑房裡的人看的更興奮,鞭子也抽的越大力,「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鄭寒跟湯軍掄起粗壯的臂膀,使勁的揮動手中的皮鞭,皮鞭擊中身體的爆裂感在高珮慈全身都留下了印記,「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不想要一開始就把高珮慈一身漂亮的皮囊給抽壞了,於是鄭寒湯軍兩人便暫時放下皮鞭,喝口水,休息一下,順便準備接下來要用的工具。

        短暫休息了約十分鐘後,鄭寒及湯軍回到了刑房,看著眼前這位身材嬌小、楚楚可憐的少女,兩人的腦袋瓜裡很快就決定好接下來要施刑的方法了,小弟們取來了一條皮鞭,這條皮鞭也是從車臣帶回來了,這條鞭是帶回國後,首次使用,事實上背後是有故事的,刑房打手二人幫的湯軍事實上也對女人的乳房特別有興趣,剛好在車臣那邊的女性平均罩杯在世界是名列前茅的,因此湯軍也在當地黑寡婦的特別指導下,學習了很多以前完全沒聽過的,專門針對女人最脆弱的乳房所設計的刑罰,其中小弟所遞來的皮鞭特別處在於材質跟揉製方式皆與眾不同,就是為了在不破壞女乳滑嫩美肌的前提下,帶給女人最性感部位最致命、痛苦的打擊,為了做出這條皮鞭,湯軍可是在車臣活生生抽爛了十二名俄羅斯女孩的乳房所換來的,而今天這條皮鞭就要用在高珮慈的雙乳上了,為了這一刻,剛才兩人在做鞭打時,特別避開了乳房,堂主還覺得奇怪,原來是現在才要特別用刑,使得堂主十分期待。

       「嗖-劈啊!啊…………!」湯軍把皮鞭抽在少女光滑的美背上,強大的爆裂感使少女不禁發出一聲慘叫,見效果良好,湯軍便開始用刑了,「嗖-劈啊!啊…………!」又一聲慘叫從高珮慈的喉嚨發出,這次皮鞭精準的落在少女的右乳,皮鞭落下的瞬間讓少女極富彈性的乳房掀起一陣肉浪,甚至還彈起來一下,這就是女乳的魅力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皮鞭如雨點般招呼著少女高聳挺拔的雙峰,「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隨著抽的次數增加,湯軍的肩膀也熱開了,既然得到了堂主的指示,湯軍也拋開了憐香惜玉的想法,毫不留情的掄起手中的皮鞭直接狠狠的抽在市警局局長千金的一對美乳,「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 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啊……!嗖-劈啊!啊…………!」,高珮慈的雙乳有如被裝上了彈簧一般瘋狂的彈跳著,「喝!哈!」湯軍為了使勁全力鞭笞少女柔嫩的雙乳,甚至發出發力聲,皮鞭像閃電般極速的擊中高珮慈柔軟嫩白的美乳,在乳房上掀起高高的肉浪,皮鞭因猛烈的抽擊力道深深的陷入柔軟的乳肉中,然後隨著抽擊方向滑出,皮鞭表面摩擦著少女如絲綢般細緻滑嫩的肌膚,正當這邊的皮鞭離開,另一邊的皮鞭迅速抽上來,這樣的場景在少女的雛乳上不斷上演,高珮慈只覺得自己引以為傲的雪白香乳要被活生生鞭到裂、抽到爆、打到爛,「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隨著少女撕心裂肺的慘叫,鞭笞仍不斷的進行,乳房不斷的劇烈晃動,「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啊…………!嗖-劈啊!嗖-劈啊!嗖-劈啊!嗖-劈啊!」,突然慘叫聲消失了,原來高珮慈忍受不了自己的乳房遭受如此變態毒刑的折磨而昏死了,湯軍及鄭寒這才罷手,歇息一會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標籤|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18-8-16 10:31 , Processed in 0.02988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