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85街論壇|85ST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7221|回復: 4

[其他故事] 打炮中被女警捉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2-21 04:22: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在一家娛樂城工作,今年28歲,仗著自己年輕體壯,加上身邊美女成群,所以玩過不少的女人。

雖然我身高不太高,但我英俊瀟灑,而且風流成性,凡是我碰到的女客戶、舞廳裡的小姐、包括我的女同事,無一不喜歡和我上床的,這其中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我有一根人見人愛的“大寶貝”,我的女同事都在私下裡稱它作“超級大肉腸”,而小姐們呢則更是露骨——給取名“床戲之銷魂奪命槍”。

這個稱號還有些來歷,那是有一次我值夜班,負責舞廳的李娜見我一個人閒著無聊,便叫我到舞廳裡喝酒,她是個生性淫蕩的風流少婦,和我有過數次魚水之歡,她知道我好女人,便一口氣安排了兩名最靚的坐檯小姐陪我。

席間其中的一個小姐開玩笑說,反正今晚她們也沒生意,不如陪我過夜,想怎麼玩都成,只是有個條件,就是如果我先被搞來了,就要全額付費,一個300元,但如果我能把她們兩都搞來的話,費用就全免。

李娜知道後並不迴避,反而爭著要做裁判,我看事已至此只好答應。當我和李娜到達她們的租房時,兩人已準備妥當:一個是大紅色的露陰露乳遊戲服、粉色的細跟高跟鞋;另一個則更為挑逗:線條型的乳罩,細線丁字內褲,黑色綁腿高跟涼鞋,本來她就是胴體豐腴,乳峰高聳,這樣一來更是顯得一絲不掛、極其性感,我當下便是極度硬挺了。

不知為何整個夜裡我都是硬挺的,我輪流將她們抱坐在雙胯間,或是將她們壓在身下,從前、從後、從上、從下重複那個“簡單而又刺激的動作” ,把她倆搞得浪叫連連,李娜在一旁看得是淫心大動,可她卻仍穿著那套西裝短裙,只是笑容中有些怪異。

待二位小姐高潮過後見我還是硬挺的,便跑過去將李娜按在沙發上扒得精光。李娜並不反對,只是用手摀著下陰不讓我進。我突然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便跑到衛生間將下身洗過。她這才把手拿開……於是三人合力把她搞定。

我夜敵三女:兩名小姐處加一個女同事,並令她們極度的滿意,這件事曾在許多坐檯小姐之間廣為流傳,由此我便得了這個雅號。事後李娜才告訴我說她為了幫我特地在我的酒中放了強力春藥,我才那麼神勇,不過這事只有她知我知了。

每次我玩女人時,幾乎都要玩“強姦”遊戲。一般都是我奮力去“強姦”她們的,即使是有時我作被動讓她們“強姦”,也只是鬧著玩的——尋求刺激罷了。不過也有例外的時候,那就是有一次我在外地出差,竟被一個風騷淫蕩的女警察給真正地強姦了一回,至今回想起來都是又刺激又心驚。

那是今年剛剛入夏的一個夜晚,那次我獨自一個到鄰縣出差,由於吃住是公費,可以報銷,我便住進了這裡最好的一個度假山莊裡。山莊風景很美,後面倚山,山上森林茂密,鬱鬱蔥蔥,晚上一個人閒著沒事,我便換上大短褲與拖鞋,帶上放音卡,想到後山好好地享受一下這夏日的涼風。

約摸走了十分鐘,來到了一片較為開闊的林間草地,樹下還有供人休息的石凳,我大喜過望,忙上前去在其中一棵斜脖樹下的石凳上坐了下來,接著取出放音卡、戴上耳機,並閉上了雙眼享受起了這美好的時光。

還沒聽了五分鐘,我便被一個嬌滴滴的女聲打斷了:“唉,先生,怎麼這麼有雅興?在這裡聽音樂呀?”

我嚇了一跳,忙睜開眼,見是一個年輕俏麗的女子站在我的面前,這才定下心神,見她有些俏皮的樣子,我也禁不住俏皮地答道:“唉,一個人閒著沒事,長夜難眠睡不著呀,不聽音樂還能做什麼呢?”

“噢?真的嗎?先生你是一個人嗎?”

“你說這裡除了你還會有第二個人嗎?”我說著,順便打量她,只見她背著一個白色小挎包,身上穿著一條白色的連衣短裙,細腰豐乳,腳上是一雙白色的高跟鞋,由於沒穿絲襪,兩條渾圓修長的大腿白花花地露出來,很是性感與迷人。

“嘻嘻,你這個小帥哥還真會開玩笑的!一個人在這作什麼呢?”

“聽音樂!”

“哪,想不想找個美女陪你一會兒?”

“這麼晚了,我上那去找呀?”

“你面前不是有一個嗎?”她笑了,表情有些淫蕩。

“陪我幹什麼?”我裝不知。

“做事呀!”

“做什麼事?”

“當然是做你們男人最想做的那種事啦!你說還能做什麼事呢?”

聽她這麼一說,我立即明白了,此女要麼是住在山莊裡的浪情少婦,晚上出來“打野食”,要麼就根本是個“雞”。想到這我試探她道:“唉,我說,這麼晚了,你一個姑娘家的,到林子裡竄些什麼呢?”

“人家跟你一樣,睡不著呀!”

“你住這裡?”

“不住,”女郎好像不能自圓其說,忙又補充道:“我來這找一個老朋友,想不到他今早已離開了。”

確定她真是“雞”後,我才笑道:“所以才沒'事'可做,對吧?三更半夜的,你就不怕被壞人欺負?”

“壞人?這哪有壞人呀?”

“怎麼沒有?你面前不就坐著一個嗎?”我歪頭看著她。

“噢?是嗎?你真的是壞人嗎?嘻嘻,這年頭真是無其不有啊,竟然還有說自己是壞人的!”

“你不相信?”

“不信!你要是壞人哪,你還會問這麼多問題嗎?你要真是個壞人,那,你早就衝上來扒光人家的衣服這個樣子抱人家,然後又是這個樣子……嘻嘻。 ”女郎說著,上前一步將左腳踩在我身旁的石凳上,然後抬起雙手做了個撕開衣服、男抱女臀抽插的動作。

“這——”看到女郎這樣大膽,我一時語塞,禁不住臉紅了,我剛想低頭,卻在不經意間看見了她的內褲。

“唉,老實說,想不想玩玩?”女郎說著,放肆地將右手放在胸乳上揉搓。

“玩?玩什麼?”我簡直不敢去看她。

“咦?這荒郊野外,孤男寡女,你說還能玩什麼呢?當然是做愛呀!”

“在這?”

“對,就在這!來吧,好刺激的!”她竟來拉我的手。

“不想!”

“真的?你可別後悔喲!此刻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個一等一的美女喲,這樣吧,先讓你開開眼!”女郎說著抬手就將胸前連衣短裙的直排鈕扣解開。我心裡一驚,同時眼前一亮,哇,原來這個女郎的連衣短裙下什麼也沒穿,只有一付粉色的乳罩,乳罩下是一對高聳白嫩的乳峰,以及雙峰中央的一條深深地乳溝;下身則是一條小小的內褲,與其說是內褲,還不如說是一塊窄窄的小布條,由兩根細繩扯住,分別往兩旁系在腰間。看著小布條下緊緊兜住的那個女性部位,我不禁臉紅了。

“怎麼樣?只要你500塊,保證讓你玩個爽,要是你出到1000呀,人家今天晚上就是你的了,你想怎麼弄都行!嘻嘻!”

“呀,你到底是什麼人?不會是個'小姐'吧?”我裝作恍然大悟。

“隨你怎麼說都行,我就不告訴你!反正我是那種能解決像你這種男人的'臨時問題'的女人就行了!”

“對不起,小姐,我從來不找'小姐'的!”

“咦?我就不相信這年頭還有哪個男人不想找小姐的!”她不屑地說道,“你不會是有病吧?”

“有病會這麼硬?”我指了指下身,那裡明顯頂起一座“小帳篷”。她看了嫣然一笑。

“說實在的,你的小內褲很漂亮!”我不想失去這個寶貴的機會。

“我說嘛,男人終歸是男人!好了好了,既然你喜歡,這個送給你了!”女郎說著伸手解下了系在腰間的細結,將那條只能稱為“小布條”的小內褲從下身抽出,在我眼前一晃,塞入我的上衣口袋,然後一抬腳便坐到了我的大腿上,“來吧,'打一炮'又不會讓你傾家蕩產的!”

“我沒錢!”

“住這種山莊的人會沒錢?我不信!”女郎邊說邊放蕩地用手在我的襠部按捏,“來嘛,怕什麼,我又沒病!”

“你不信就算了!”

“別那麼小氣嘛!就玩一次,不會讓你白花錢的!人家可是全脫光了的,呀,你的東西還不小呢!噢,對了讓我看一下,說不定能打點折的!”女郎說著毫不客氣地蹲在了我的面前,並將我的襠部拉鍊拉開。

“打折?打什麼折?”我按住了女郎的手。

“當然打'炮錢'的折啦!你不知道,我有個規矩:男人的東西越大打的折越多。”女郎說著徑自握住我內褲下的陰莖。

聽她這麼一說,我鬆開了手,心中暗喜,“我可告訴你喲,我的東西很大的!”我笑著說了一句。

“真的嗎?我不信!”女郎說著將手伸進了我的內褲。

“在你碰到的男人中有沒有打四折的?嘻嘻!”

“我也想呀,可是至今還沒碰到的!”女郎說著用手在我的內褲中探索。 “哇,好大呀!給你打八折好了!”女郎說完便迫不及待地將我的陰莖拉出來,定睛看了一眼便笑嘻嘻地一口含住,手也握住陰莖桿套弄起來。受此刺激,我的陰莖迅速地膨脹起來,“噢,噢,太棒了,打六折,我給你打六折!”女郎欣喜萬分地叫著。

“唉,我說小姐,先別忙嘛,我還沒同意呢!況且我的小弟弟還沒全站起來的,我看呀,要乾就一口價,四折,怎麼樣?”

“那,好吧,看在這根大傢夥的份上,四折就四折!”她說著,迫不及待地含著我的陰莖頭吮弄,我一想打四折四五兩百塊,兩百塊就能玩這樣一個靚女倒也劃算,也就任由她吮弄。

看得出她是這一行的高手,才幾下就讓我渾身酥麻,我一見她雙胯張開地蹲著,我的腳掌就悄悄地伸到她的陰戶下並把拖鞋踢掉,我用腳背在她圓鼓鼓的陰戶上磨擦,她抬頭望了我一眼,莞爾一笑,又接著吮弄我的陰莖,哇這麼騷!我心中說了一句,順勢勾起腳掌,用右腳的大拇指輕輕地撥弄她的陰戶,趁她一不注意,我的腳趾便頂入了她的陰唇中央。

“哦”她一聲呻吟,“你好壞呀,臟死了!”

“嘻嘻,沒事的,我剛洗過的!”聽我這麼一說她也就沒反抗,反而將身子向下一沉,讓我的腳趾完全進入了她的陰戶。

見狀我不由大喜,我從來還沒有用腳趾玩過女人的陰戶的,我不由得曲緊其餘四趾,腳背用力上挑,用大拇指頂弄她的陰戶。她則笑嘻嘻地夾緊陰戶任由我頂弄,我覺得很刺激,也就弄了好一陣,不過這樣一來,我的腳很快就酸了,我只好停下。想不到在我停下的同時,她的身子卻動了起來,雙臀一下一下地向下起落,就好像真的在套弄一根陰莖一般。見她如此,我只好勾緊腳掌大拇指也用力挺立讓她套弄。不久之後,我的陰莖在她的手中、口中完全地硬挺了。

“呀,真看不出呀,你是個高手,玩女人還真有一套的!”說著她了站身子,變戲法似的從挎包中摸出一條丁字內褲穿在身上。

“幹什麼?你不玩了?”我很是奇怪。

“不和你玩了!你的東西太大了,如果和你玩,今晚非讓你於死不可!”

“好了,好了,不要你打折了還不行嗎?再者說了,碰上這麼一條千載難逢的大東西,你就不想嚐嚐它的滋味?”面對這麼一個惹火龍物,我怎麼會讓她走呢?

“這……”女郎猶豫了,“真的不打折了?”

“不打了,來吧!”

“這還差不多,讓你搞死也值!”女郎說著重新轉過身子扶著我的雙肩站定,然後雙手縮到腰部。我知道她是要把她的那條丁字內褲脫下,我不由說了一聲:“來讓我幫你脫!”說著我伸出了雙手抓著她的丁字內褲向下一扯,她笑吟吟地望著我,似乎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脫下了她的丁字內褲,回手將它掛在樹桿的枝丫上,然後又用右手將她的左胯捧起放在肩上,“來,讓我看看有沒有病!”

“那你就看吧!不過依我看你好像是要用嘴'看'哩!”

“你怎麼知道?”我笑了一下,這才右手向下、左手向後按住她的雙臀,臉也埋入了她的陰戶中,我的嘴唇在她的下陰狂吻一陣,當舌頭碰到下面的那條肉縫時,我便準確無誤地一口含住肉縫開口上端的那個女性最為敏感的部位用力地吮弄起來。

“噢,噢,我說帥哥你可要小心啊,小心弄得一嘴的梅毒!”頓了一下,女郎又接著說道:“嘻嘻,還說不想呢!想不到這麼老練!年輕輕地玩起女人來還真是個老手呢!對不對?我的小帥哥?格格格……”女郎淫蕩無比地嬌笑。

我並不答她,而是繼續拼命地吮弄。

“哦,哦,高手,簡直就是個床上高手!哦,哦……”女郎歡快地叫著,並用雙手按著我的後腦勺,用力地按向她的陰部。

吮弄了好一陣,我才抬起頭,“來,轉過來!”

“我們開始了麼?”

“不,我還沒'檢查'完呢!”我說著雙手向下伸進她的雙胯間,用右手四指按在她的陰蒂上,舌頭則伸長了在她的臀縫中舔弄。女郎見我真的要繼續舔弄便雙腿張開並微微曲著,左手撐在了左膝上,垂下的右手則握住了我的陰莖上下左右地套弄起來。

我的右手四指在她的陰戶及陰蒂上用力揉弄,左手則扳開她的一側圓臀。她的臀縫中瀰漫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氣,我不禁奇怪地問道:“咦,怎麼那麼香啊?”

“嘻嘻,你可真識貨!人家今晚特意灑過香水的!喜歡麼?”

“喜歡,太喜歡了!好美的屁眼啊!”看著她那小巧而圓潤的屁眼,我忍不住伸長了舌頭在她的屁眼上舔弄起來。

“呀,你這個人也真是的,剛才用腳趾頂人家那裡馬上又用嘴去舔,現在又舔人家的屁眼,你不嫌髒呀?”女郎“格格”地笑著,扭動俏臀躲避我的舔弄。

“怕什麼呢!我是洗過的,你也是洗過的,這不,還擦了香水呢,有什麼臟的!”我說著用手扳緊她的雙胯並不停地用舌尖戳她的屁眼。女郎又“格格”地笑著,這次她再也沒反抗,而是乖乖的翹起俏臀讓我又舔又頂。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忍住了笑,並直起了身子,回過了頭,但臉上仍帶著微笑,“好了好了,別舔了,弄得人家癢死了!我們還是辦正事吧!再讓你揉一會,我都要被你搞來了!”

“那好,我的大美女,我們開始吧!”我說著,用手扶著她的雙臀便往下按。

女郎見我同意了,也就右手扶著我的陰莖對準了她的陰戶,同時雙臀也向下一坐。看這架勢她是想來個“直搗黃龍”,怎奈我的陰莖又是極其粗大,猛然一坐才進去了三分之一,這時她才只好低著頭,盯著下陰,下身也隨之快起慢落,小心翼翼地讓下面的那根大肉棒插進自己的體內。

“哇,終於進去了,天哪,好大呀,又粗又長的!”她說著,回過頭望著我,並扭過身子用雙臂勾住了我的脖子。

我環抱著她,雙臂伸到她的胸前將她的粉色乳罩向上抬起,並用手揉捏她的兩團高聳的胸乳,我吻著她,並不失時機地說:“怎麼樣?要你打四折,你不吃虧吧?”

“不吃虧!怎麼會吃虧呢?真是想不到啊,你年紀輕輕地,竟然有這麼一根大陰莖,人又長得這麼帥,其實呀不用你說,我也會給你打四折的! ”

“唉,我說大美人,全免行不行?”

“呀,你想白吃人家的'豆腐'呀!”女郎說著,以為我說的是真的,就要站起身子。

“嘻嘻,逗你玩的,你真的以為我是個小氣鬼嗎?”說著,我按住了她的雙臀將她按在胯間,“來吧,拿出你的全套本領好好的為帥哥'服務'!我可是也有個規矩的,那就是如果哪個小姐'服務'得好了,這'服務費'可是會看漲的喲!”

“呀,你還說你不找'小姐',原來都是騙人的!”女郎說著,回頭白了我一眼,然後又坐正了身子,“坐好了,美女的服務可是要開始了!第一節——'蜻蜓點水'一二三四,二二三四……”說罷便上身前傾、俏臀挺著上下套弄

我心中暗自高興,想不到在這荒郊野外的,還能碰上這樣一個性感美女和她“打打炮”,這豈不也是人生一大樂事?想到這,我不由得用手撩起她的短裙後擺,直勾勾地看著她渾圓的俏臀在我胯間不停地上起下落。

“第二節——'扭麻花',左右左,右左右……”

過了十多分鐘,正當我被套弄得無比舒爽的時候,她卻停了,並站起了身子。

“咦,怎麼停了?別停呀,我正爽著呢!”

“很爽嗎?嘻嘻,我可告訴你,我不和你玩了,你這樣又粗又硬的,不知要玩到什麼時候呀!”女郎“格格”地笑著說,並繞到了石凳後面。

“不玩?現在才說不玩!對不起,太遲了!”我說著站起了身子,挺著陰莖追了上去,快到她身後時我一把抱住了她,並努力地將她反轉過來。

“大色狼!快放開人家嘛,你想強姦人家呀?人家怕你了還不成?”

“好呀,竟敢罵我大色狼!看我怎麼收拾你!”我說著,毫不客氣地將她按在樹上,並抬起了她的一條腿,我用陰莖頂她的小腹胡亂地找尋她的陰戶,可她卻扭動下身躲閃,“就不讓你進!就不讓你進!我看你怎麼辦?”

“怎麼辦?我這樣辦!”我說著右手捧緊了她的大腿,左手捧住並按緊了她的臀部,同時我的陰莖也觸到了她的陰道開口。 “送你根大肉腸!”我說罷立即氣沉丹田、大力一挺——整根陰莖應聲而入!

“噢,天哪,好硬哪!你想捅死人家呀?”

“對,你說對了!我就是想捅死你!”我直起了身子看著她。

“嘻嘻,來呀,誰怕誰呀?我就不信人家一個大姑娘的,會被你捅死?難道你沒聽說過'棒有多粗洞就有多大'這句話麼?”女郎調皮地笑著,上身往後仰,同時雙臂緊緊地摟住了我的脖子。

好呀,還嘴硬!不讓你知道點厲害我就不姓楊! ”

“呀,原來是楊哥呀,真是失敬、失敬!唉楊哥,你能不能告訴我被你用這根大肉腸捅過的女人有沒有一火車呀?”

“呀,還在亂說!”看著懷中的這個風騷美女,我忙挺起陰莖聳動起小腹快速地撞擊她的下陰。

“噢,噢,好厲害!好厲害!噢,噢,不過厲害歸厲害,還是不夠快!”

“還想再快點嗎?可以呀!”我嘴上說著,同時加快了聳動的速度。

“嘻嘻,這還差不多!”女郎說著笑嘻嘻地望著我,我則惡狠狠地盯著她,快速地重複那個簡單而又刺激的動作。

二十分鐘過去了,我的後背上開始冒汗,而她的呼吸也漸漸地急促起來,並以一種急切盼望的眼神看著我,我知道在我的這番“猛攻”下,她已經有感覺了,但我不想這麼快就結束,於是我假裝累得停下了:“哇,好累呀,我們換個方式,來玩'強姦'好不好?”

“怎麼玩呀?”

“待會你就知道了!來,把你的乳罩脫下來用一下!”我說著,用手抓住女郎的長風衣,從她身上退了下來,接著又將雙手伸到她的身後,扣開了她乳罩的搭扣,將乳罩從她的雙臂和胸乳上取下。女郎這時已是一絲不掛,她只好本能的抬起雙手,一手護住胸乳,一手輕捂下陰。

“來,轉過來,把手給我!”我說著用力地扳著她的雙肩,女郎有些將信將疑,但還是順從地轉過了身子,並將雙手向下垂著伸到了背後。

我蹲下身子,用乳罩將她的雙手綁緊,然後又在她的俏臀上親了一下,這才站了起來,“好了,這樣不就行了?”我說著,將陰莖放入了她的手中。

“怎麼?這樣就算'強姦'嗎?”女郎說著,一邊玩著手中的陰莖,一邊回頭望著我。

“當然不算了,還沒進去怎麼算'強姦'呢?要'強姦'一個女人應該是這樣子的——”我說著,伸手將她盤的頭髮弄亂些,然後將她的上身向前一按,雙手朝前握住了她的兩隻豐乳,並將陰莖從她的手中抽出,抵在她的大腿根部的陰戶上用力一頂。

“噢,媽呀,想不到你玩女人的花樣還真多!”

“怎麼樣?夠刺激吧?”

“噢,刺激!太刺激了!刺激得我想叫了!”

“那你就叫吧,反正這裡沒人!”

“噢,大家快來看呀,一個姓楊的小帥哥正在'強姦'美女呢!”

“嘻嘻,被強姦的女人哪有像你這樣叫的,應該是叫'救命'才對!”

“噢,對呀!救命!快來人呀!強姦呀!帥哥幹美女呀!”聽她這麼不倫不類地一叫,我忍不住“撲哧”一笑,抱住這個全裸的靚女抽送起來。

正當我專心地抽插時,耳畔傳來一個聲音:“唉,我說你們兩人在幹什麼呢?在欺負女孩子麼?”卻猶如一個炸雷把我嚇了一大跳,我忙回頭一看,這一看不要緊,卻把我嚇得傻在當場——你猜怎麼?竟然是一個身材高挑、且又全幅武裝的女警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我的身後。 “警官,我,我……”

“你,你,你什麼?你是不是在強姦這位姑娘呀?”

“不,不是的,我,我不是在強姦她,她,她是我女朋友!”說著我回過頭看著懷中的女郎,這時我才發現她也驚得嘴張得大大的。

“女朋友?我看不是吧,我可是老遠就聽見她在叫'強姦'呢!”

“我,我們是在鬧著玩嘛!”

“鬧著玩?不對!我看應該是一個在賣淫,一個在買春!呀,還抱得緊緊地,還不分開?想現場表演是不是?”

“哦,對,對不起,警官!”我說著,放開了懷中的女郎。

“給我並排站好,手放在頭上!”女警說著,用手中的警棍指著我,然後又轉向我身旁的女郎,“還有你!”

“警,警官,我的雙手被他綁起來了!”女郎很是驚恐。

“哦,是嗎?是他綁的你嗎?”

“嗯”女郎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手都綁起來了,還說不是強姦呢!唉,姑娘,我來問你,你到底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嗯,是,噢,不是,不是!”女郎突然又想起什麼,“噢,不對,是,是,我是他的女朋友!”

“真的是?”女警看上去根本不信,“那我來問你,他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裡?生日是哪天?”

“他,他姓王,家住在,在……”女郎再也編不出來了。

“在,在什麼地方說不出來了吧!連他住哪、叫什麼都不知道還談什麼女朋友?我看你分明就是只'雞'吧!”

“不,警官,我,我不是……”女郎深知被抓的後果。

“不是?那,讓我檢查一下你的東西,你的衣服呢?”

“在,在凳子上。”

“就一件風衣?裡面就只有乳罩內褲?'真空'上陣?”女警拿起女郎的包看了看“我看那些良家婦女沒幾個像你這種穿吧!這是你的包? ”

“嗯”!

“呀,整整一打避孕套!不是'雞'是什麼?良家婦女有幾個會隨身攜帶避孕套?說,他付你多少錢?”

“沒,沒有,警官!”

“沒有?那真的不是你勾引他,而是他強姦你了?”

“對,對,警官,是他強姦我!”女郎簡直在胡說。

“你——”我又氣又急地瞪了她一眼,她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可嘴上卻繼續說道:“警官,老實跟你說了吧,我是這前面山莊裡的服務員,今晚休息,他騙我出來看夜景,結果卻是要強姦我!”

“那這避孕套是怎麼回事?”

“是他叫我幫他帶的!”

“那衣服也是他叫你這樣穿的嗎?”

“嗯,是,是!”

“好呀,你可夠騷的呀,人家叫你出來看夜景你就來,叫你這樣穿衣你就穿,叫你幫他帶避孕套你就帶!難道你不知道他心懷不軌嗎? ”

“知,知道,警官!”

“知道了還來?”

“警官,是,是,是這麼一回事,我是前面這個山莊裡的服務員,昨晚他和我同宿舍的一個女同事搞過,我的那個女同事說他的雞巴很大,很厲害,我也想看看,所以就來了。”

“噢,原來是這樣的,那好,既然你不是'雞',我就不處理你,你走吧!”

“是,警官!”女郎說著,扭頭望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我知道她是想向我要“炮錢”,但又不敢要,看著她的那付狼狽想,我忍不住一陣好笑,沖她擠了擠眉,好像是在說:“活該,誰叫你倒打一耙,明明是你先勾引的我,還說自己是什麼山莊裡的服務員,現在一分錢也收不到了吧!”

女郎見我幸災樂禍地一笑,她知道我在笑什麼,只好怏怏地轉身,並小聲對我說道:“幫我解開。”

“等一下,事還沒完呢,還沒採集罪證的!”女警一把拉住了她。

“什麼罪證?”

“就是他強姦你的罪證呀!”女警說著往右手上帶上了一隻薄薄的橡皮手套,並走到了女郎面前。

“警,警官,在哪採?”女郎嚇得後退一步。

“還會在哪採?當然是在這裡采了!”女警說著出其不意地伸出右手,中指朝上豎著就往女郎的下陰插去。

“警,警官,你要幹什麼?”

“當然是採集罪證啦!還能幹什麼呢?”女警說著,左手抓住女郎的手臂,右手中指往她的陰戶中就是一捅。

女郎驚得“啊”地一聲大叫起來:“不,不,警官,別,別這樣!”

“別這樣怎麼採集罪證呀,沒有罪證我又憑什麼告他強姦你?不要亂叫,給我忍著點!”女警說著按住女郎,右手始終沒有離開她的下陰。

這一切把站在一旁的我看得心驚肉跳,女警的手一動一動的,顯然是用中指在裡面摳弄!哪有這樣子採集罪證的?難道做警察的採集婦女被強姦的罪證都是這樣子採集的嗎?這個動作應該是女同性戀們才有的啊?一連串的疑問圍繞我,我不由得看著身旁的這個女郎。只見她一張俏臉漲得緋紅,由於手還被綁著,只好夾緊大腿根,小腹縮著極力地抵抗。

“警,警官,還沒採集好嗎?”

“好了,馬上就好!”女警說著又快速地動了幾下右手,這才將中指抽了出來,就這樣站在女郎面前放在鼻上一聞,“嗯,果然是男人的味道!你真的是被他給強姦了!”女郎聽她這麼一說,不禁羞澀地得臉更紅了。

“好吧,轉過身去,我給你鬆開!”女警邊說邊扯著女郎的手臂將她轉了過去然後替她解著綁在手上的乳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1 22:11:43 | 顯示全部樓層
很不錯!很不錯!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30 09:51:42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性愛炮機

小黑屋|手機版|85CC| 85街|85ST

GMT+8, 2020-7-9 10:25 , Processed in 0.03368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