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4404|回復: 1

[不倫戀情] 和三個妹妹的性福生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3-11 14:29: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有三個妹妹。

親妹、堂妹和表妹,為了上學方便,堂妹和表妹都住在我家里。

巧的是,三個妹妹是同一年出生的,表妹最大,親妹最小,都在念初中二年級。表妹和我在縣城一中,妹妹和堂妹在縣城三中,但不一個班級。

表妹叫文馨,三個妹妹里學習成績最好,但后來才知道她不是處女了。

堂妹叫羽晴,不過眼睛近視的厲害。

親妹叫雅婷,微胖,原本是三個妹妹里最乖巧的,但是現在變成了三個妹妹里最瘋狂的。

這里提前說一下三個妹妹的發育情況,雖然這是我后來才知道的。

文馨,胸部C,半圓; 陰毛濃密,小陰唇微黑,在大陰唇里面。

羽晴,胸部C,尖聳;白虎,小陰唇粉紅,在大陰唇里面。

雅婷,胸部B,翘挺;陰毛稀疏,小陰唇粉紅,比大陰唇長。


后來的一切的一切,都因為雅婷加入了一個“冒險團”而開始——


1.


那年暑假的一天,我在睡午覺的時候,做了一個春夢,感覺很真實,但因為感覺太過強烈,我忽然醒了過來,有點恍惚,卻見雅婷的同學珮姍滿臉通紅站在一旁...

珮姍是我未來的小姨子,她怎麼會出現在我的房間?“晕死,”我是裸睡,她多半看到我的下體了。我連忙拿被單去遮,手掌卻拍到一顆腦袋。

“唉唷!”雅婷仰起小臉,惡狠狠的道:“不準動!”說完她又將小臉埋到我跨間,將我那條鷄巴含入口中。

“晕,妳在幹嘛!”我又驚又駭。

“那個...因為我們在玩真心話大冒險...”珮姍忸泥的說,“她被要求...那個。”

“神經病!”我推開雅婷,拿過被單蓋住下體,“妳不會有點理智唷?太過份就不要玩啦!”

“不行啦,不吃你的鷄巴,就要被黃瓜插穴了。我還是處女耶,怎麼插呀!”妹妹嗔怒著說。

我窘到一種極致,而且還是被自己妹妹吸,還有小姨子的圍觀。現在的小孩子都這麼早熟麼?太恐怖了。我說:“你們干嘛玩這些亂七八糟的游戲。”

“你管不著,反正她們一定要看到我含著你的精液,珮姍是見證人,以防我作弊。”雅婷瞇起眼睛,“你乖乖的假裝睡著了,不然我跟夢涵姐講你上了她妹妹!”

真是氣死了。夢涵可是我的命呀,這小丫頭,腦袋里到底裝的啥。“好...啦。你得保證佩姗不會給她姐說呀。”看到佩姗點頭,我違背良心說,“完全不甘我的事喔,我在睡覺。”說完我仰面躺好,呈現大字形。

妹妹拉開被單,用超不純熟的技術舔弄著我的鷄巴,儘管我多麼不想讓自己變成一個變態,它還是堅硬挺拔。接著,感覺雅婷濕熱的小嘴再度包附住我的鷄巴,並且開始吞吐起來。 “噗...滋...噗...滋...”

“喂,注意一下妳的牙齒,我快破皮了!” 我忍不住起身,坐在床沿,開始教她如何口交。她再接再厲,將我的鷄巴含入口中,這次果然學乖了。我看著她的頭頂,烏黑的秀髮紮成了馬尾,身穿粉紅色白色相間的T恤,實在很可愛。

忽然間,我看到佩姗的手伸進了裙子了,在動著,我心里更驚奇,你也這麼污了……佩姗見我看到了,紅著臉說:“呃,我見過我姐經常這樣。”雅婷還在拼命吸。 忽然她吐出,怒道:“搞屁呀,你到底要不要射啊!”

我無辜的說:“我尻佩姗她姐,至少也得二十分鐘才能射哇。”

“屁啦!你有這麼厲害麼。”雅婷滿臉通紅,用力的掐住我的鷄巴使勁套弄。佩姗也吃驚的說:“哇,二十分鐘,我姐能受的了麼。” 突然佩姗的電話響起,她說:“嗯,在吃啦,她哥醒了,還沒射。她哥的鷄巴好大,我都想被他操,嘻嘻,知道啦……”

然后拍了幾張照片后,把電話給了妹妹。妹妹一手講電話一手繼續套弄,“喂? 等下啦,我在幫我哥打手槍,他一直不射....咦!”

我的鷄巴又不由自主的鼓動了一陣。 我妹用一種古怪的笑容看著我,說道:“你好變態,聽到你妹幫你打手槍就興奮。”

最好是啦,變態的人分明就是妳自己吧?我想快點射出來,幻想妹妹總覺的不妥,就開始幻想佩姗這個未來的小姨子。哇,小姨子這麼騷,以后她姐倆一起,也挺爽。於是幻想佩姗這小騷貨給我壓在身下...

“雅婷,我...想射了”

“哥哥...雅婷要嘛...射給我...”

“嗯,快射了...給妳...”

她一聽,便將我的鷄巴含入口中,急速吞吐。我在我妹妹的口腔中射出一股股濃濃的精液,感覺真變態。“OK!”珮姍喜道,跟我妹比個OK的手勢,兩人興奮的衝出房外。

房外爆出一陣歡呼與拍手聲...我的天啊...我妹究竟跟哪些朋友在一起——后來看到妹妹的冒險照片才知道,當時一共有六個女生,除了妹妹和佩姗,還有妹妹的同學曉麗和小美,以及曉麗的姐姐和小美的姐姐。

而始作俑者,就是曉麗的姐姐和小美的姐姐。她們倆應該是百合,當時鼓動這四個小女孩玩真心話大冒險,到妹妹大冒險的時候,曉麗的嬌小的乳房塗滿了果醬,小美的小穴插著三根筷子,一根黃瓜兩頭分別插在兩個姐姐的屄洞里。佩姗的大冒險當著大家的面手淫噴水。當然這都是后來才了解到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都蒙圈中——

2.

自從上次被雅婷利用以後,生活意外地一如往常,彷彿從未發生過這檔事一樣。我甚至曾經一度懷疑,是不是我做春夢做過頭了?

后來的一天,她們再次玩大冒險的時候,羽晴與文馨剛好在家,但她們拒不加入,於是……

文馨的內褲被曉麗的姐姐整個塞進屄洞里,然后拿出來,濕漉漉的,沾著淫水和白帶,然后掛在客廳。羽晴的乳罩被小美尿在了上面。

她們終於散了場,羽晴過了告狀,“哥,你要管好雅婷啦!”羽晴一臉嫌惡的拎著腥臭的乳罩,對我抱怨。但文馨樂呵呵的說,“有什麼關係呢,他們很逗趣呀。”

“呵,下次萬一她們誰輸了,要用手指來插你,你還這麼淡定麼。”羽晴氣憤的將乳罩丟向文馨。

我說:“她們的圈子和你們不一樣,你們在房間關緊門就是了,上次我睡覺沒關緊門,才讓雅婷趁機吸了我老二...”我一不小心脫口而出,兩個妹妹已經一臉驚愕。

“雅婷幫你...口...交...?”文馨結結巴巴的吐出這幾個字。

“喔,對呀。”這時雅婷正好洗完澡,從冰箱拿了一瓶芬達走進客廳,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哥超變態,我一講‘哥哥好硬’他就會興奮..”

“變態的是妳吧!?”文馨和羽晴異口同聲說,不愧是我兩個正常的好妹妹,羽晴跟著補上一句:“我才不喝那種沒營養價值的垃圾食物咧。”

“去,妳們還好意思說我,小時候大家還不是吵說誰要嫁給哥哥!”她們你來我往的爭吵了一陣子,最後不知道怎麼樣又笑成了一團,於是我們坐在一起看電視。

“哎,姊!”雅婷忽然問羽晴道,“妳看過男生馬眼沒?”

“啊?什麼叫做馬眼?”羽晴惑道。

“就是這個啊。”雅婷二話不說就拉開我的褲子,掏出我的老二。我急忙把她推開,但是羽晴和文馨的臉蛋已經紅得像是蕃茄一樣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雅婷得意的狂笑起來。我連忙收回鷄巴,“咳嗯,那個...”其實我也不知道我該說些什麼,但下意識我便將電視機給關掉了。

雅婷止住笑意,不懷好意的向我身邊挨來,仰起小臉嬌聲道:“哥~來嘛~”我揍了她一下,然後把她推開,試圖正經地向我另外兩個正常的妹妹解釋,雅婷已經將手探入我的褲襠裡,握住我逐漸勃起的鷄巴。

“啊啊...”我想將她的手拉出來,但她跟著湊近我耳邊喊了一聲哥,然後香嫩的舌尖點上我的耳垂...我輸了...我被她挑逗得全身蘇麻,軟綿綿的動彈不得。她再度將我的鷄巴掏出褲子,不同的是,這次鷄巴已經硬得龜頭呈現紫醬色了。

雅婷噗哧一笑,指著龜頭上的尿道口對羽晴說:“姐,這個就是馬眼嘛。”然后牽起發愣的文馨,讓她跪到我的跨間。

“文馨...妳妳妳...”我看著她生暈的俏臉,她的娃娃臉上滿是羞澀,微張的濕潤嘴唇一開一合,好像想講些什麼,卻更加地誘惑著我。我按住文馨的頭,狂念在我心中爆漲,終於,我將腰身往前挺去...粗大的龜頭觸上了文馨嬌嫩欲滴的嘴唇,文馨整個人劇顫了一下。

“哥!”呼吸倉促的羽晴呼喊著我,好像想要阻止我做出活塞動作。我掙扎著,理智與慾望在心中交戰,文馨是個長相甜美的可愛女孩,但是她是我表妹。

“呀,發什麼呆嘛,”不耐煩的雅婷從後面一推文馨的頭,“咕滋”一聲,文馨終於緊緊密密的將我的鷄巴吞入口中。有了第一步,接下來便全交給本能去做。文馨乖順的吞吐著我的鷄巴,我按住她的頭,享受著罪惡感與快感交織的變態感覺。

“哥!”羽晴看到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我趁機將她拉入懷中,將手伸進她尚未褪下的製服中,搓揉她C罩杯的雄偉胸部。

“喀喀!”雅婷嬌笑不休,我姿意的蹂躪著羽晴的身軀,她的輕聲呻吟傳入耳中,更令我失去理智。“哥,不要……還是讓我嘗嘗……你的鷄巴……”羽晴漲紅著臉,羞澀地說。應該她是害怕給我侵犯,寧願替我打手槍也不給我親吧。

我放下羽晴,文馨也吐出了鷄巴,羽晴深深呼了一口氣,生澀的握住我的鷄巴。

“哥...”文馨還未說出一句完整的話,我便將她摟入懷中,強吻她的小嘴。我跟文馨的香舌交纏在一起,掀起她鵝黃色的背心,跟羽晴不相上下的豐滿乳房令人一手難以掌握。

往羽晴那邊看去,只見她的粉紅的雙頰與草綠色的粗框眼鏡呈現強力對比,我順手一按,她的嘴唇便撞上我發燙的鷄巴,她略一掙扎,還是緩緩吐出小巧的舌頭,沾上我硬得發亮的龜頭。

文馨秀眉微皺,輕喘無度,原來她一面與我親吻,一面將手探入自己裙中,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地自摸了起來。

羽晴也習慣了做出這些羞恥的動作,認命的將我的鷄巴含入口中,看不出她一個處女竟然那麼有天分,牙齒都沒颳到我。

“文馨,妳不是處女了吧?”我趁亂對文馨問出早就想問、卻不敢問的問題。

“嗯...”

“妳跟幾個人做過呀?”

“只有兩個而已……”

“哎,快沒電了,快點結束一下好不好!”這時我們忽然驚見,一直被我們忽略的雅婷不知何時拿出了手機,一直在錄影。

“啊!你在做什麼!”我連忙放下文馨,吃驚地問。雅婷嘻嘻一笑,將手機固定,她跟文馨一起跪到羽晴身旁,跟羽晴一起用舌頭舔弄我的鷄巴。三個妹妹的舌頭時而不時交織在一起,口水濡沐了彼此的嘴唇。我一下插入文馨的嘴巴裡、一下又在羽晴的口腔裡抽送、或者是被吞吐於雅婷的唇瓣之間。

三個姊妹爭先恐後的搶著我的鷄巴吞,我終於到了極限,顫聲道:“我...要射了!”她們三個一齊仰起俏麗的臉蛋,一股股濃濃的精液自我的鷄巴中激射而出,射在三個妹妹的臉蛋上。“OK!”雅婷興奮的跳了起來,故不得擦乾臉上的精液,便去處理她的手機。

我全身無力的癱軟在沙發上,性慾盡去,罪惡感徒生。羽晴羞愧的無地自容,靜靜的在旁擦拭她濺滿精液的眼鏡,而文馨依然嬌喘不息,伸出舌頭將嘴角的精液舔入口中,挨著我蹭來蹭去。

“哈哈,有了這影片,這下我可以稱霸我們冒險團啦!”雅婷哈哈大笑。“雅婷!”羽晴羞憤不已,“把影片洗掉,妳竟然...”

這可是正面被拍的一清二楚,怎麼可能讓她分享出去。我將她紮紮實實的罵了一頓,再將影片刪除,甚至還打了幾下藤條,這次最疼她的文馨也沒幫她講話。

3.

雅婷跑到佩姗家里住了幾天,也不知道有沒有給夢涵亂說什麼,好在家裡頓時安靜了不少,沒有人會來騷擾羽晴跟文馨,羽晴很放心的待在房間裡讀書,這是她這個月來第一次不鎖門。我把煮好的餛飩麵端進房間給羽晴後,就來到客廳跟文馨搶電視看。

“喂,妳不要看什麼低能黑澀會美眉好不好,有夠低能耶。”我罵她,然後搶走她的遙控器。文馨轉過頭對我微笑,靜靜的走到電視機後面把插頭拔掉。

“...幹嘛,妳生氣囉?好咩...還妳!”我把遙控器甩在沙發上,老實說我也有點怕我這個表妹,她是個高深莫測的傢夥。

“沒有啦,我只是有點話想跟你討論一下。”文馨語味深長的說,“你有沒有覺得,我們家的人真的怪怪的。”

“有嗎?雅婷是真的不太對勁啦,教育失敗。”我不禁嘆氣搖頭,“建構式數學下的犧牲品。”

“不止啊...我跟你講...唉,又不太好意思,總之你有機會去偷看一下羽晴的日記。”她神秘兮兮的在我身旁坐下。 聞到她身上的香味,想到她的乳房,我不禁又蠢蠢欲動,鷄巴鼓了起來,她對我嬌柔一笑,說:“哥,想了呀,要不要我喊夢涵姐來?”

我忙說:“不要呀,我想的時候,會去找她的。”“嘻嘻,那是想我給你弄了?”文馨媚笑著,手伸進我的褲子里,我的手也罪惡地伸進她的胸部。射了之后,文馨又刻意交代有機會看看羽晴的日記,然后去洗澡了。

第二天,我趁羽晴出去逛街的時候,去找她的日記,卻始終都找不到羽晴的日記藏在哪裡。

下午的時候,妹妹回來了,沒有理我,徑直去客廳打開電視。我也故作不理她。過一會,聽到電視發出的聲音異常,出來一看,竟然發現播放是她們大冒險的影片。

“一,二,三……九,十。”影片裡,曉麗在公園操場裡,掀開裙子,用冰淇淋棒插了十下屄洞。

“一,二,三……九,十”影片里,小美的姐姐在超市,偷偷把十個葡萄都塞進屄洞里。

“一,二,三……九,十”影片裡,小美在公車露出右邊的乳房十秒,然后誣賴公車上一位無辜的男士對她性騷擾。

看到這裡,我已經目瞪口呆地說不出話來。“哼哼,本來我的可以得第一名啦。”雅婷冷笑。 原來這幾天她們在整理她們的大冒險視頻。這時文馨很意外的回家來,愣了一愣,笑瞇瞇的在我身旁坐下,一同觀賞。

影片裡出現曉麗的姐姐,她用她白晰的纖指握住那條從畫面邊緣伸來、不知主人的鷄巴,然后她張開小嘴,吞下鷄巴……很快鷄巴噴出精液,射進曉麗姐姐的嘴巴里。然后她正對鏡頭,伸出舌頭,特寫了滿嘴的精液。

我偷看文馨紅撲撲的俏臉,她目不轉睛的看得入神,穿著洋紅色的小洋裝,超短的裙子搭上她熱愛的褲襪,真是讓人垂涎欲滴。我開始胡思亂想,文馨是我表妹,小時候是很黏我的,還說要嫁給我呢,古代娶表妹的人多了去了,如果可以,真的想娶她做老婆了。

“哼,因為我沒交影片,害的不得不在她們面前弄破自己的處女膜,這下你開心了吧。”影片放完了,雅婷悠悠抱怨一句,然后回房了。

我呆住了,真的是我害了妹妹嗎?我轉頭看了看文馨,她說:“是你刪除的呀,不能怪我。”然后去了厨房。 我胡思亂想一陣,想去給妹妹道歉,又不知道說什麼,覺得口渴了,就去厨房找水喝,發現文馨的褲襪扔在門口,她翘著屁股在洗水果,短裙下,光溜溜的屁股誘人可愛。

我忍不住走了過去,從背後抱住文馨,大手搓揉著她渾圓的屁股...文馨咯咯一笑,從背後伸手摟住脖子,說:“哥,你好壞。”我聽了,再也顧不了那麼多,掏出了鷄巴,頂著文馨的屁股,伸出手搓揉她的胸部。

文馨轉過身,主動和我接吻起來,我將她按在洗手槽上,掀起她的裙子,緩緩的拉起她的小洋裝,文馨豐滿的C罩杯裸露在空氣之中,看得我血脈噴張。我脫下自己的褲子,強押住她柔弱的身軀,強而有力的將跨下的硬棒挺入我親愛妹妹的體內。文馨的表情又舒暢又痛苦。

文馨第一波高潮過后,我還沒射,文馨嬌喘著說:“哥哥,我要休息下,你去插雅婷吧。”我回過頭,才發現,雅婷在我身后,脫光了衣服看著我們,在自慰著。“哥哥...”雅婷第一次這樣羞人答答的,“她們說,你知道我不是處女了,沒有了顧忌,就可以插我了,嘻嘻。”她走了過來,扶住了我的鷄巴,與她潮濕的私處接觸。

我想不了太多,順勢將龜頭緩緩刺入又緊又滑的小妹私處,妹妹滿臉紅霞,我看的如痴如醉,我扶著雅婷的腰,將尚只有龜頭前端被她私處含住的鷄巴又緩又扎實的往她體內送去。

“啊...痛...”雅婷低聲呼喊,“但我好喜歡,再使點勁哥。”

“雅婷,叫給我聽。”揉捏她的屁股,再也無法忍住,整根鷄巴往她小小的身體裡送去,每一下抽送都灌注全部的精力。

“啊!...啊啊...哼~哥...你好粗唷...啊啊...”

“我...我不行了...好舒服喔...哥哥!大哥!”她一陣呻吟,但我卻趁機與她舌吻,用最粗魯的方式蹂躪著雅婷。

一陣瘋狂的抽送,我終於失控的呼出聲來:“要射了,雅婷!”

雅婷驚道:“不要射在裡面啦,笨蛋哥哥!”我雖然理智全失,也不至於傻到將我親妹妹內射,連忙要抽出鷄巴,但反應過來時已經太遲了。

第一、二股精液都射在她的體內,其餘的幾波才射到她外陰上。

“哥...我是你妹妹耶,你真變態,呵呵。”她樂呵呵的笑說。

“哥,咦,你們竟然…….哇啊啊啊啊!?”沒敲門就進來的羽晴晴天霹靂的傻望著我們,然后跑回房了。

4.

那天雅婷竟然沒有拍下來當做作品,因為她發現,被操到高潮的妙處,比拍下視頻好多了。

這天文馨回來說和男友分手了,頹然坐倒在沙發上。

“妳分手呀,是不是被哥哥操的更爽?”雅婷沒羞地問。

“嗯,因為他是臭男人,不懂得把愛和性分開,腦子聽從penis指令的色情狂。”文馨淡淡的說出如刀一般鋒利的言詞。

“哥也是啊,那他也是臭男人。”雅婷笑說。

“噗,哥不是啦。”文馨噗哧一笑,“他是把愛和性搞混,penit跟腦子共生的變態狂。”她談笑之間便說出了比刀還鋒利的言辭。

“哎...我是無辜的啦,我絕對不是變態什麼的。”我說。

“才怪呢,你對我們三個毛手毛腳還一副坦然自得的模樣,你不變態天下就沒有變態了。”文馨笑瞇瞇的說。

“屁啦,那是雅婷好不好!”我無力的跟他們抗辯著,然後被叮得滿頭包,果然...官官相護。

這時破門而出的羽晴悲憤的道:“變態的還大有人在,誰在我房間裡亂翻呀!”

——是我,就為了找日記,愚蠢如我竟然忘記把現場還原。

說到那本日記,我是找到了。

內容果然很恐怖,甚至可以說病態到了需要看醫生的地步。

她在寫小說,色情小說。

內容敘述著我被她暗戀的男生調戲、捅屁股。當時我震驚的隨手一揮,竟然把羽晴床頭的音響打壞了,這令我十分害怕,趕緊掏腰包買一個新的放回去。

那本日記我只看了前面一點點,就把它放回去了,因為要去買音響。

“還有我舊的音響,竟然也不見了。”羽晴忽然聰明了起來,眼鏡下的目光發出萬丈光芒。

“呃...呃呃,不是好端端放在妳房間嗎?”我心虛的說。

“不對,那是新的,舊的在底部有貼貼紙!”羽晴大喊,指著我叫道:“犯人就是你!”

“屁...屁啦,我是無辜的!”我吶喊,但全然無效。

於是我被綁在陽台上,遭受風吹日曬。 一年前,家人出國,我們為了更好的管制彼此,在家庭會議上,大家笑著通過“未經同意亂拿別人東西就要吊在陽台上曬太陽”這個半開玩笑似的規章。

明明就是文馨慫恿我的,卻堅定執行,還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就這樣兩個小時過去了……

“哥。”羽晴端了一盤水果,拉張凳子在我旁邊坐下,“辛苦嗎?”

“嗯,我快被太陽烤成人乾了。”我苦笑道,“我也要吃水果。”

“可以啊,那你先跟我說實話...”羽晴聲音低了下來,紅暈迅速染上白晰的臉蛋,“你...是不是偷看我的小說了?”

我看著她羞澀的模樣,還有從高角度俯瞰她從製服襯衫上無意裸露的乳溝...一種異樣的感覺襲上心頭,“看過了。”我口乾舌燥的說,兩眼死盯著她深陷的乳溝。

她的喘息聲逐漸濁重,良久,才開口道:“好看嗎?”我無奈的笑,我實在沒辦法對那些描述著我屁股翹高高的文章發生興趣,但這時在人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我只能點頭而已。

她低頭羞道:“噢。”用牙籤插起一塊蓮霧,送到我嘴邊。

“好機會!!”我奮起全身力氣使出奪命剪刀腳,夾住她的頭,她嚇得把水果散一地,不敢掙扎著,而她的眼鏡早已經在掙扎中不知飛哪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羽晴忽然難得的爆出大笑,抱著我的大腿,笑得連眼淚都流出來了。

“怎樣,放開我、我就撤去這奪命剪刀腳的束縛?”我威脅她。

她依然笑吟吟的看著我,說道:“哥,你好久沒這樣跟我玩了。”

我不禁一愣,說道:“對啊,都在讀書嘛,哪有時間跟妳玩。”

“不是的,從你跟夢涵姐交往以後,都不會像以前那樣跟我們打鬧,回來以後也只關心雅婷,都沒理會過我。”她越說越委屈,兩眼泛紅。聽到這裡,我鬆了我的腿。

“以前你有糖,都會平分給我們三個,記得嗎?”她調皮的笑,“她們兩個有的,我也想要。”

“什麼東西呀?”我心虛的問。羽晴胸脯劇烈起伏,終於深深吸了一口氣,猛然站起,將身體倚在我胸膛上,仰起臉蛋,飛快的在我嘴上啾了一下。

“呵呵,這樣就公平啦。”她吃吃的笑說,被我夾得亂七八糟的亂髮與飛霞流紅的美麗容顏在炙熱的太陽光照射下更顯嬌豔。“這是...我的初吻唷。”

“羽晴,呼...”我微弱無比的理智被獸慾給沖散,一咬牙,終於說出口:“摸摸它啊。”

“啊?什麼?”她好像早有預備似的裝傻,但我看得出她是沒有反感的。

“就是這邊腫了一大包,妳幫我揉揉,看看會不會好一點啊?”我也跟著裝傻。

她乖巧、又緬靦的用她的玉手隔著牛仔褲搓揉我的鷄巴,經過我的白癡式裝傻引導,她也裝做無知少女般傻氣的把我的鷄巴掏了出來。

“很...大...”她輕聲說。

“什麼很大呀?”我笑問。

“不知道,我啥都不知道~”

“羽晴,妳還沒啪啪過吧?”我一邊享受著她笨拙的按摩一邊跟她聊天,這時她一手握住我的鷄巴,另一手托著睪丸。

“嗯...沒有啊。”她天真的笑說,“不好嗎?”

“不會啊...那妳應該是處女囉?”

“當然啊!笨蛋!”她佯作生氣...

“沒有遇過什麼色情狂嗎?性騷擾之類的。”我自己都覺得我是色情狂了。

“沒有。所以我幻想出來好多情節。”

“那我想那般對你,你能接受麼?”她一愣,又裝作天真爛漫的模樣,笑道:“什麼呀~我不知道啊~”

她逐漸熟練起套弄得動作,儘管如此,她小小手掌能包覆的面積還是太過窄小,有點美中不足。

“羽晴,把棒棒含進去好嗎?”

她道:“好吧,你等等。”

她拋下鷄巴裸露在空氣中的我,衝回屋中,回來時,端了一盆水,還有巧克力醬。

“是你讓我這麼做的。”她笑吟吟的細心替我擦拭著鷄巴,另一手則提起了巧克力醬,倒在我的鷄巴上,並且塗抹均勻。

“這巧克力棒怎麼看起來好噁心唷,哈哈。”她戲謔的笑說,“好奇怪,我忽然不想吃巧克力了。”

我知道她是故意吊我胃口,看到她那被薄薄的白色製服掩蓋的黑色胸罩,上面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看得我心弦大動,“羽晴,把妳的扣子解開好嗎?”我粗聲喘道。

她頓了一頓,乖巧的將領口的扣子緩緩解開...

羽晴渾圓飽滿的胸部被蕾絲的薄紗胸罩包覆著,透著幽香的芬芳,雪白的乳房與胸罩呈現強烈對比。她慢慢的脫去乳罩,走了過來,把她的胸部擠壓在我的胸膛上,她的舌頭卻與我交纏著,難分難捨。

“哥...我們進去好嗎...?”她畢竟少女害羞,柔聲問道。

“時間還沒到,還得绑一小時嘛。”

羽晴說:“好啦,我撤訴就行了。”說著替我松了绑。我抱她去了卧室,說:“你還是處女,哥不忍心弄破了。”她害羞的點點頭,用她又大又圓的乳房磨蹭著我的鷄巴,她雪白的胸部沾上了黑色的巧克力醬。

過一會,羽晴又倒上了新的巧克力醬,用巧克力醬當作潤滑劑,替我打手槍,其中刺激不可言語,我只知道我快暈倒了。

我低聲道:“羽晴,我...要射了。”羽晴會心的點點頭,,還是張口含住我的鷄巴,卻不吞吐,只是含著。來了,強烈的快感從我的鷄巴尖端一波波射入羽晴的口中... 乳白的精液在她滿口的巧克力醬中,黑白分明。

雅婷和文馨忽然鼓著掌進來了,恭喜我們天作之合。然后,晚上,我們四人睡在一張大床上,還終於給羽晴開了苞。

至于后來,雅婷冒險團的其他女生,也都成了我的后宮,但只有小姨子雅婷長久留了下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1 15:06:52 | 顯示全部樓層
難得一見的好帖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58btv|標籤|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19-5-21 09:36 , Processed in 0.03409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