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9523|回復: 6

[人妻熟女] 穿丁字褲的洋妞浪貨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2-3 17:25: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一章 廉價的愛情
  上海,夜里總是看不到漫天繁星,但我還是很喜歡這座城市,因為在這里有光怪陸離的愛與恨,歡笑與悲傷。
  那一天下班,我像往常一樣,拖著工作一天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租住的家,看到美麗溫柔的藍欣之后,身上的疲憊也像往常那樣一掃而光。
  藍欣不像往常一樣雀躍地朝我跑過來,而是靜靜地坐著,甚至沒有回頭看我。
  沙發旁邊立著她的行李箱。
  “藍欣,怎麼了?”我有一絲不好的預感。
  “程東,我有話想對你說。”藍欣還是沒有轉頭看我。
  我坐下,看到她側臉上隱約有淚痕,急忙問:“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她低下頭:“我們分手吧。”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怔地看著她。
  “我們分手吧。”
  藍欣像是怕我聽不清,又重復了一遍,變調的聲音顯得格外刺耳。
  我只覺得腦海忽然間一陣空白,說不出話,心里卻像針扎似的痛。
  從大一到現在,磕磕绊绊七年過來了,我深愛她,潛意識里早已把她當成了這輩子唯一的女人,只想過我們白頭偕老的畫面,從沒想過她跟我分手的情景。
  短暫的沉默后,藍欣捂著臉站起來。
  “為什麼?
  她拉著行李箱走到門口的時候,我費力地站起來問她。
  她沒有回頭,只搖著那頭曾經讓我醉心的秀發,哽咽著:“對不起……”
  我失去理智地大吼:“我不要什麼對不起,我只想知道為什麼!
  藍欣用手捂著臉。
  片刻后,她終於停止了抽泣,也開口了,但語氣有些冷漠:
  “因為錢,我找了個有錢人。”
  這句話,像把刀子狠狠刺進我的胸口,在剛才針扎的位置撕開一條豁口,讓我的希望從那豁口瞬間流失不見。
  她走出了大門。
  我坐在地板上,沒有力氣去追她。
  不知過了多久,我渾渾噩噩地拖著精疲力盡的身體走進卧室,看到床頭櫃上留著一張紙,上面寫著:
  ‘程東,我在那張卡上給你存了十萬塊錢,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讓你的生活好一點而已,或許以后我們不會再見面了,因為我今晚就會去美國,對不起。’
  我一把將紙條撕得粉碎,將床頭櫃上我和她的合照拿起來,狠狠摔爛,又撕得粉碎。
  七年的感情就值十萬塊,真他媽廉價。
  所謂的愛情,不過是一堆狗屎而已。
  我沒有去追她,也沒有試著聯系她。
  我也不願意再去想她,我受不了腦海中的幻想,想象她嬌美的身體躺在一個又肥又醜的秃頂老頭身下,婉轉承歡,這種畫面讓我幾乎崩潰,讓我有殺人的沖動。
  甚至,我漸漸地開始恨她。
  她說的那張卡,有我和她到上海的三年共同存的錢,五萬多,能買一個平米的房子,加上她臨走存進去的十萬塊,十五萬多被我全都捐給了希望小學,一分不留。
  我不要她那骯髒的錢,哪怕自己每個月的工資不夠買酒,哪怕經常要借錢交房租。
  她走了之后,我迷上了香煙和酒精,在香煙和酒精的麻痹中我漸漸不再悲傷,漸漸地變得愛笑,粗俗不羁地肆意歡笑。
  藍欣離開一年多之后的某一天,我突然對這種醉生夢死的生活有些厭倦,突然想重新好好地生活,就像她沒離去之前,那樣積極向上,那樣朝氣蓬勃。
  而且,我突然想找個女人,好好地談戀愛。
  於是我沒有再去那個讓我迷醉的小酒吧,而是漫無目的地亂逛。
  一直逛到夜晚,我走進一個商場,迎面走來一個正打電話的漂亮女人,無法形容的漂亮和氣質,胸很大,短裙下那雙白皙的腿筆直而修長。
  與她擦身而過的時候,她對著電話里說出一個讓我刻骨铭心的名字:藍欣。
  我的心突然被什麼東西給揪住了,下意識地停下腳步,很快又聽到那漂亮女人說了一次‘藍欣’。
  鬼使神差地,我轉身朝那個女人追去。
  或許那女人說的是‘蘭心’,或‘藍心’,但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想問個清楚。
  因為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我他媽的還會覺得難受。
  商場人很多,那美女一直在打電話,我想等她打完電話再開口,只能緊跟在她身后。
  在她踏上扶手電梯的那一刻,她終於掛斷了電話,我跟上去剛想張口時,突然發現身后遞出一只手,拿著一部手機,遞到那美女的裙子底下,攝像頭正對著裙底的風光。
  我楞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這是傳說中的街頭偷拍。
  總有些惡心的人喜歡拿個手機偷拍穿裙子的女人,然后拿著照片回家撸,此刻那惡心的家夥正躲在我身后。
  下意識地,我一巴掌拍在那只手上。
  手機掉了,剛好碰到前面美女的腿,然后掉在她腳下,我身后那只手也飛快地縮了回去。
  我撿起手機看了一眼,屏幕上定格著前面那美女裙底的風光,一條黑色的蕾絲小內,飽滿的臀和深陷的溝渠,性感得讓我熱血偾張。
  恰好,前面那美女也回過頭來,疑惑地看了我一眼,隨后目光定格在我手上的手機屏幕。
  我有一絲不好的預感,抬頭就發現那美女用一雙漂亮卻又冷厲的眼睛看著我。
  來不及解釋,她“啪”地狠狠甩了我一耳光。
  我整個腦袋嗡嗡作響,頓時懵了。
  沒等我回過神來,扶手梯到了二樓,身前的美女踩著紅色高跟鞋揚長而去,我身后一個斯斯文文的男人飛快地從我手上奪過手機,轉身就跑,周圍的人開始鄙夷地對我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操,她以為偷拍的人是我。
  那個偷拍的家夥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惱火中我只好朝那個美女離開的方向追去。
  遠遠地看到那美女進了一家咖啡廳,一個人坐著。
  我也跟了進去,一言不發地拉開她對面的椅子坐下。
  她楞了一下,看清楚是我之后,眉頭蹙了起來,眼中帶著明顯的厭惡。
  “請你馬上離開,否則我就報警。”沒等我開口,她便甩出冷冰冰的一句話。
  我猜到她不會有好臉色,但沒料到她開口就要報警,頓時更加惱火了。
  “美女,你能不能搞清楚狀況再說?剛才偷拍你的人不是我,你抽我一巴掌還沒跟你算,別動不動就報警。”
  她像是沒有聽到我的話一樣,依然冷冷地說:“給你三秒鐘時間離開。”
  “我去。”我氣極反笑,“沒聽到我說的話嗎?偷拍你的人不是我,不是我!你他媽能不能客氣點?
  她沒有回應我,而是等了大概兩三秒鐘,便拿起手機按了幾下。
  “你好,我受到了性騷擾,請你們派人來處理一下好嗎?嗯,那人就在這里,地址是……”
  她竟然真的報警了。
  我氣得不知道說什麼好,搖搖頭讓自己順了口氣,這才壓著怒火,一字一頓地說:“我再重申一次,剛才偷拍你的是我身后的人,我來找你是想跟你解釋清楚,你那一巴掌,我大人大量,不計較了。但,請你不要在我面前擺這幅高高在上的姿態,讓我很討厭。”
  她還是沒理我,也沒再看我一眼,只是優雅地抿了一口咖啡然后低頭看手機。
  我一下火了:“你他媽的裝什麼清高?好聲好氣跟你說話你還跟老子擺什麼谱?長得漂亮了不起嗎?逼里鑲金了嗎?
  她頓住正端著咖啡的手,抬起長長的睫毛,那眼神除了冰冷之外,還有一股犀利的怒火。
  不懂這女人是一直都這麼冷,還是修養好,被我罵成那樣也不還口,只是冷冷看了我片刻后,便繼續優雅地一邊喝咖啡一邊看手機。
  她越是這樣,我越是受不了,本想跟她解釋清楚再罵幾句就走的,懒得跟她糾纏,也不想再打聽藍欣了,但她那副高高在上的吊樣讓我很不爽,乾脆不走了,等警察來了搞清楚真相之后,看她的表情又是什麼吊樣。
  於是我也點了一杯咖啡,和她面對面坐著喝咖啡,懒得說話,就等警察來。
  第二章 再見藍欣
  過了大概十分鐘左右,來了兩個警察。
  事件的經過很短暫也很簡單,那女人幾句話就把經過詳細地說了一遍。
  說實話,我挺佩服這女人的,周圍很多人都在看熱鬧,但她全程平靜如水,面不紅耳不赤,加上剛才聽到我的話之后甚至沒有發火,這份修養不簡單。
  當然,面對周圍偷來鄙夷的目光和紛紛議論,我也沒有慌張,所謂身正不怕影子斜。
  接下來,警察一邊聽我陳述一邊檢查我的手機,發現沒有相應的照片之后,便決定去看監控。
  但,半路上警察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聽他的言語,像是附近出了一起治安案件,要他馬上增援。
  結果他掛掉電話便掉頭往商場外走,說:“有緊急任務,處理完那邊再回來看監控,至于你……”
  他回頭看了我一眼:“先帶回所里,等調查清楚確定不是你干的話,自然會讓你走。”
  我一聽這話急了:“你們憑什麼帶我走?本來就不是我干的,我要求現在就去看監控。”
  “走吧你。”身后的輔警用力推了我一把。
  我憤然轉身:“你們沒調查清楚之前,不能隨便抓人。”
  前面那警察回過頭,面無表情地對我說:“你涉嫌猥褻婦女,我有權帶你回去調查,請你配合,你放心,我們不會冤枉任何一個好人,但如果你不配合的話……知道妨害公務罪嗎?最長判3年。”
  聽到這個罪名,我想要罵出口的話生生噎住了,這真不是鬧著玩的。
  我認命了,扭過頭去憤恨地看著那個女人。
  她還是一副冰冷面容,在跟警察登記信息的時候,我看到報案人那一欄她的名字:蘇雯。
  名字好聽,人也長得漂亮,就是他媽的太無情太高高在上了。
  登記完信息,她扭頭就走,臨走時都懒得看我一眼。
  “等等。”我憤恨地叫住她。
  她沒停步。
  “如果查清楚確定不是我干的之后,怎麼辦?
  她終於停下腳步,轉過身,那對秀氣的眉毛輕輕蹙著,顯然沒想過這個問題。
  警察在一旁插話道:“如果不是你干的話,蘇小姐有錯告的責任,應當向你道歉並且在一定范圍內消除對的負面影響,包括部分損失。”
  “好,我會去找你的”我沖她冷冷地說。
  蘇雯沒有回應,只是蹙著眉頭看了我兩眼,然后轉身走了。
  我被請進一輛警車的后座,雖然不是帶鐵網像籠子那種。
  現在是夜里八點多,如果明天早上之前不能離開派出所,及時去上班的話,后果不堪設想,因為這一年來我已經遲到太多次,老板發話了,再遲到的話就讓我滾蛋。
  透過警車的車窗,我看到一大群警察抓了至少十幾個打架斗殴的青年,分別塞進幾輛警車里,和我一道拉回派出所。
  到達派出所是夜里十點半,交出手機錢包等所有物品之后,我被關在一間除了幾張椅子之外空蕩蕩的房間里。
  這種滋味很不好受,我不知道現在的時間,不知道多久才能離開這里,沒有地方睡覺,焦躁和困乏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我。
  還很擔心,擔心自己明天不能及時趕去上班。
  我坐在椅子上昏昏沉沉地睡著了,驚醒后焦躁地拍門叫警察,但都被呵斥一頓讓我安靜點,一個陌生的警察說他們還在審那十幾個参與斗殴的人,處理完了自然會找我,然后我又在椅子上睡著。
  渾渾噩噩中,那個帶我回來的警察終於出現了,喊了我一聲讓我出去。
  看到派出所里牆上掛的鐘,我心如死灰,已經早上九點多了,今天注定遲到甚至曠工,工作注定要丢了。
  這一切,都是那個叫蘇雯的女人所賜。
  我紅著眼要求警察打電話給蘇雯,讓她一起去看監控,我還要跟她當面對質。
  警察看了我幾眼,最終拿出電話照著昨天登記的信息給蘇雯打電話,然后告訴我,對方同意了。
  又來到那個商場,我和警察剛到一樓監控室,他接到一個電話,說是蘇雯到了。
  從門里朝外看,我看到蘇雯走來,身旁還跟著一個同樣身材窈窕的女人,看到那張美麗的臉蛋時,我愕然。
  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張臉,藍欣。
  蘇雯身邊那個女人,就是藍欣,縱然她不再留著烏黑長髮,而是燙捲了還染成了棕色,縱然她穿著一套以前從未見過的職業套裙,但我還是遠遠地認出了她。
  蘇雯昨天打電話時說的藍欣就是她。
  那一刻,我的心又像被針扎一樣痛。
  但下一刻,我竟然莫名其妙地想笑,只覺得自己太可笑了。
  她並沒有去美國,她騙我,或許是不想讓我纏著她。
  而我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愚蠢地假裝粗俗不羁地在香煙和酒精里歡笑,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甚至在聽到“藍欣”這個名字之后,還愚蠢地跟著蘇雯想打聽她的消息。
  人家壓根就不想我再去找她,我還自作多情。
  想到這,我自嘲地笑了笑,在藍欣沒有發現我之前,躲進了監控室里面,不想讓她看到我。
  從今天起,我會徹底地遺忘她,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
  藍欣沒有走進來,只有蘇雯走進了監控室,用那爽依然冰冷的眼神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之后,便高傲地轉過頭。
  我們沒有什麼廢話,徑直讓保安找出昨天的監控。一般的商場在扶手電梯那都有監控,這個商場也不例外。
  監控清晰地看到,拍她的人是我後面那個男的,只是那男的被我打掉手機之后,便往后退了兩步,所以從蘇雯的角度來看,怎麼看都是我。
  當視頻重復慢放兩遍之后,我面無表情地看向蘇雯,她輕咬著嘴唇,臉色很復雜。
  真相大白后,警察的臉色也有點復雜,但依然很平靜地對蘇雯說:“蘇小姐,據監控的內容來看,昨天猥褻你的那個人,並不是他,對此你有沒有異議?
  蘇雯躲開我的目光搖搖頭:“沒有。”
  “好,我們會盡快找到真正的嫌疑人,到時候再通知你。”警察說著又轉過頭,歉然地望著我,說:
  “我們是職責之內按規章辦事,畢竟你是嫌疑人,我們有權也必鬚把嫌疑人帶回去調查,並且調查時間沒有超過24小時。”
  蘇雯對警察點點頭,然后看了我一眼,示意我開口。
  我先是跟保安要了一支煙點上,深深地吸了一口讓自己盡量平靜些,才對她說:“你昨天打我一耳光,昨晚我在派出所蹲了一夜,現在過了上班時間而我沒能及時趕出上班,如果被公司解雇的話,你說怎麼辦?
  蘇雯低下了那高傲冰冷的頭,猶豫了一會,最終抬起頭,坦然地面對我,說:“對不起,昨天是我誤會你了,我向你道歉。”
  說完,她竟然朝我彎下那條纖細的腰肢。
  “對你造成的工作損失,還有身體……和精神上的損害,我願意賠償。”她又補充道。
  我沒有為她的道歉而動容,依然淡淡地問:“怎麼賠?
  “你……想要多少錢?
  “錢?”我失聲冷笑,“蘇大美女,你覺得所有事情都能用錢來解決嗎?
  “那你想怎麼樣?
  我依然冷笑著,目光從她漂亮的臉蛋往下移,在她高聳的胸部掃了幾眼,又繼續往下到她筆直白皙的長腿。
  “陪我睡一晚,這件事就結了。”
  第三章 賭局
  蘇雯臉色一陣紅白交替,眼神犀利得幾乎能殺人,很快又在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帶著那種讓我很討厭的不屑和嘲笑。
  “痴心妄想。”
  看著她高傲的下巴,我沒有生氣,睡一晚那句話只是逗逗她,想出口氣而已。
  我笑了笑:“蘇大美女果然鑲了金,想睡一晚不太容易啊。這樣吧,把你的電話號碼,工作單位這些信息都留下吧,等我想好了別的要求自然會去找你的。”
  她沒說話,只是冷冷地看著我,片刻后從手包里拿出一張精美的名片遞過來。
  我接過一看,上海道爾公司總經理,蘇雯。
  見到藍欣和她在一起之后,我本以為蘇雯和藍欣一樣,都是有錢人的小三,沒想到她竟然是一家公司的老總,原來是個女強人,怪不得這麼高傲。
  收好名片后我不想再廢話,靠著牆壁悠悠抽煙。
  “如果你不跟著我,不對我說那些下流的話,我就不會報警了,也就不會發生這些誤會。記住,不要痴心妄想。”
  冷冷地說完這番話,蘇雯便踩著冷艷的紅色高跟鞋走出了監控室。
  我不禁搖搖頭笑了,這個高傲的女人很聰明,說這番話是為了不讓她太被動,說明並不全是她的錯,想讓我不要太理所當然,最好是以后都不要再找她。
  其實,如果能保住工作的話,我並不想去找這個雖然很漂亮,卻冷得像冰塊的女人,尤其是她認識藍欣。
  直到蘇雯和藍欣都走遠之后,我跟警察回派出所拿回我的東西,急忙打開手機撥打高陽的電話。
  高陽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大學時期到現在,現在這份工作也是他介绍給我的。
  電話接通,我還沒來得及開口,高陽就在那邊對我破口大罵,罵我一整夜關機,罵我沒有按時上班……
  然后他告訴我,老板沒有發脾氣,而是很平靜地叫財務給我結算工資。
  我被解雇了。
  我沒有向高陽解釋,而是掛斷電話,坐在派出所門口的台階上,拿出香煙狠狠抽著。
  這一刻,我覺得自己很悲哀。
  那年,意氣風發的我和藍欣來到這座城市,在愛情的甜蜜驅使下奮斗著,努力地编織我們美好的未來。
  直到她離開的那天,一切怦然破碎。
  然后,我的生活在醉生夢死中看似瀟灑不羁,實際上卻很操蛋。
  如今,我一無所有,連工作都沒了,生活只會變得更加操蛋。
  這一切,無非是因為那狗屎一樣的愛情而已。
  去他媽的愛情。
  我狠狠罵了一句,狂躁地朝自己的腦門一陣猛拍。
  良久后,我忍不住拿出蘇雯給我那張名片,想了想,最終撥通了上面的號碼。
  “喂,你好。”電話里蘇雯的聲音很客氣。
  我盡量平靜地說:“是我,被你送進派出所那個。”
  “你想要什麼?”她的語氣也很平靜。
  “想和你見一面。”
  “沒必要。”蘇雯很堅決,“把你的要求告訴我,只要是合理范圍之內的,我一定賠償你。”
  我忍著惱怒,說:“我工作丢了,因為沒能及時趕去上班,老板把我給炒了,我想和你見面再談賠償的事。”
  蘇雯依然很堅決:“你的工作年薪是多少,我按一年的工資賠給你。”
  聽到她的話,我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起藍欣臨走時留下的那筆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暴躁的情緒:“你他媽別再跟老子提錢,有錢了不起嗎?老子不要你那幾個臭錢!
  電話里陷入了沉默,蘇雯一聲不響,也沒有掛斷,而我罵了那幾句之后,心情終於舒服了些。
  片刻后,她終於開口說:“把時間和地點發給我,地點只能選在市區人群密集的地方。”
  我不禁想笑:“呵呵,你放心,就算我想上你,也不會來硬的,那樣一點意思都沒有。”
  電話里再次陷入沉默,只有蘇雯變得粗重的呼吸聲。
  我懒得再跟她廢話,直接了當地說:“我現在就過去找你,在你公司見面,免得你怕我強奸你。”
  說完,我掛斷電話走出派出所外面打了個車。
  其實,我也不知道跟蘇雯要什麼,那個漂亮得過分的高傲女人,除了錢,和翘起那渾圓的屁股給我發泄之外,也沒什麼能給我的了。
  后者,是不可能的。
  去找她,只是因為現在的自己很悲哀,很煩躁,想當面罵她一頓,再不濟就吵一頓,看她那高傲不起來的樣子,讓我發泄發泄而已。
  虹橋區的雲贸大厦,我在26樓找到了道爾公司,跟漂亮的前台接待說自己從派出所來的找蘇雯,接待打了個電話后便帶我走進了辦公區。
  看樣子,蘇雯的公司規模不小,整層都是她們的辦公區,簡約的裝修充滿了現代氣息,到處是各種智能化的燈光和其他設備,連掃地機器人都有好幾個。
  比起我之前所在的那個區區百來人的小公司,檔次高太多了。
  我忽然間冒出一個念頭,自己剛失業,如果能在這樣高端的公司上班該多好啊。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口口聲聲要強奸蘇雯,她不會讓我進公司。
  經過幾個辦公區,突然聽到蘇雯那依然冰冷的聲音之后,走在前面的招待突然停了下來,對我歉然地笑笑:“先生,蘇總正在忙,請您先到會客室稍等好嗎?
  我搖搖頭,绕過她走到一個辦公區的門口,看到里面站著十來個人,身材凹凸有致的蘇雯站在近門的位置,對著面前一個年輕的女孩不停訓斥。
  “公司是讓你去做銷售,不是讓你去陪酒,你不知道那個客戶想做什麼嗎?為什麼還跟他去吃飯?要不是別的同事及時趕過去,你昨晚早就被他……”
  蘇雯似乎氣得不輕,說到這揚了揚手,最終沒有繼續說下去。
  而她面前那個女孩,正掩著面低低哭泣。
  蘇雯深呼吸幾口,稍微冷靜一些又接著說:“我知道你想要業績,知道你想要那個百萬單子的提成,但你要記住,對女孩子來說,有些東西比錢更重要,明白嗎?
  “那個單子不要做了,我會親自打電話給客戶,讓他找別人做。”說完她揮揮手,示意那個女孩離開。
  我基本聽明白了,應該是那女孩為了拿到單子而去陪客戶吃飯,差點被客戶給搞了,蘇雯這才一頓狠批,寧願不要單子,也要維護下屬。
  但,聽到她後面的話之后,我卻忍不住失聲冷笑。
  這笑聲引起了那些人的注意,蘇雯扭頭看到我,那對秀氣的眉毛頓時蹙了起來。
  我來這的目的本就是想發泄,雖然一路上漸漸不再那麼煩躁和憋屈,但我不想放過這種當眾諷刺她的好機會,於是便學她在嘴角露出一抹嘲笑,說:
  “本以為我自己夠倒霉了,沒想到你的員工也很倒霉,攤上你這麼個領導。”
  “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就是覺得你這樣對待員工有點蠢而已。”
  蘇雯終於露出一絲怒火:“我對待員工有什麼問題?更何況,這是我公司的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
  我聳聳肩:“只是看不過眼你把人家小姑娘罵哭了而已,至于你蠢的原因,是你根本不會考慮員工的感受。”
  “我怎麼不會考慮員工的感受了?
  “一百萬的單子對蘇總您來說,或許可有可無,但有想過你的員工為了這個單子付出了多少嗎?你說不做就不做,豈不是讓她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費了?提成應該不少吧?說不定她下個月就指望這個單子過生活呢?
  蘇雯一愣,臉色漸漸變得有些茫然。
  片刻后,她依然冷冷地問:“照你這麼說,那這個單子該怎麼辦?難道讓她去出賣色相嗎?
  我搖搖頭:“不,還有其他的辦法。”
  “什麼辦法?
  我眯起眼睛看著她,說:“蘇總,你去不就行了麼?就憑你這臉蛋,這胸,這屁股,嘖嘖嘖!別說是一百萬,就是一千萬的單子都隨隨便便拿下。”
  “你!”她氣得臉色發白。
  辦公區里那十來個男男女女,有的捂著嘴拼命忍笑,有的則氣憤地瞪著我。
  蘇雯還是一贯的好忍耐,或者是不想在員工面前失態,並沒有當場暴跳如雷,只不屑地冷冷一笑:“剛才還誤以為你有點才華,原來只是個下三濫而已。”
  “喲,這小嘴巴。”我毫不示弱地嘆道,“這小嘴巴不但會吹,還很會說嘛。你沒試過,怎麼知道我就是下三濫了?
  “那你就去試試,證明你不是個下三濫給我看吧。”
  “怎麼試?
  蘇雯指了指剛才那個委屈的小姑娘,淡淡地說:“你幫她做成那個單子,一套500平米的別墅智能家居方案,不許她出賣色相,如果做成了,我發雙倍提成,你一份她一份,每人拿總價的百分之一點五。”
  我來了興趣:“如果做不成呢?
  “做不成的話,你我之間一筆勾銷,你不許再找我要任何賠償,有多遠就給我滾多遠,永遠不要在我面前出現。”說到這,蘇雯幾乎是聲色俱厲,可見她有多討厭我。
  我搖頭失笑:“蘇總,這賭注不公平,提成也才一萬五而已,況且我出力氣拿提成是應得的,而你那筆賠償,是你欠我的。”
  “那你還想要什麼。”
  “呃……”我假裝思考了一下,“我還沒試過跟大總裁談戀愛,要不,你做我女朋友?
  “呵。”她冷冷一笑,那不屑的眼神像是在說四個字‘痴心妄想’。
  我無奈地聳聳肩,凑到她耳邊,低聲說:“那我退一步,照上次說的,睡一晚總可以吧?
  本以為她會再抽我一巴掌,但她沒有動手,只是臉蛋微微泛紅,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短暫片刻后,她鄙夷地瞥了我一眼,說:“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3 17:25:3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富二代

  我壓根就沒有想過真的和蘇雯打賭,所以才提出睡一晚這種惡趣味的賭注。

  沒想到的是,她竟然一口答應了這個她輸不起的賭局。

  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她根本不相信我能拿下那個單子。

  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象,萬一我侥幸赢了之后,這個對我來說不論金錢地位還是氣質修養,都高不可攀的漂亮女人,被我扒光后騎在胯下的情景,是扭著她那渾圓的臀婉轉迎合,還是繼續揚起她高傲的下巴盛氣凌人地仰望我?

  我想象不出她會怎麼做,也愈發地期待能看到那一刻。

  這個不論臉蛋身材還是氣質都堪稱極品的女人,說不想上她是假的,我從來就不是什麼柳下惠。

  “你現在就去辦入職手續,明天就過來銷售部上班,按普通銷售給你四千底薪,那個單子跟別的公司籤了之后自動滾蛋,工資給你精確按天算。”

  淡淡地留下幾句話,蘇雯便踩著冷艷的高跟鞋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仍沉浸在難以置信和對她躺在胯下的想象中,迷迷糊糊跟剛才帶我進來的招待走到人事部辦入職手續,沒有注意四周圍對我投來的各種目光和議論紛紛,也忘了跟剛才那個被罵哭的小姑娘打招呼。

  直到做完登記,人事部的人叫我明天上班把個人資料帶齊的時候,我才回過神來,自己剛失業就莫名其妙找到工作了,還是進了蘇雯的公司。

  這份來得莫名其妙的工作,讓我對生活和未來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說不上是期待或希望,更多的是忽然覺得自己的生活好像並沒有那麼操蛋,好像還有那麼一點精彩。

  自從藍欣走后,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我懒得再去想結局,要麼可以將那個漂亮的女人壓在胯下狠狠蹂躏,要麼不過是再一次被炒鱿魚而已。

  但我很重視這件事,尤其是過程,在我決心要重新開始生活的時候,上天給了我這次機會。

  對於智能家居這個行業,我完全不了解,沒有任何經驗,但我來到上海這四年多,做的全是銷售工作,而且當年的業績還不錯。我相信萬變不離其宗這個說法,不論哪個行業,銷售的本質不變。

  只要我花點時間用心去了解智能家居這個行業,了解慣用的營銷方式,再用些手段,拿下那個單子應該不難。

  我不會輕易放棄,不單是為了征服蘇雯,還為自己能重新開始。

  辦好入職手續之后我離開道爾公司,前往剛剛把我炒掉的公司,去拿回自己的私人物品和結算工資。

  還要當面向高陽解釋我曠工的原因,畢竟那份工作是他在我最颓廢的時候介绍給我的,他現在已經做到了銷售组長,一直希望我像他那樣努力,但是我愧對他的期望了。

  來到公司,走進銷售部,看到高陽正和一個同事討論著什麼,我和別的老同事輕聲打招呼,一邊走到角落站著不去打擾他。

  他看到我,點了點頭:“來啦,財務部給你結算完工資並打進你的卡里了,你的東西我也幫你收拾好了。”

  說著,他指了指我原來那張辦公桌上的一個紙箱,沒等我回話,便轉頭跟同事繼續討論。

  我有些無奈,走過去抱起那個輕飄飄的紙箱,又走到高陽身邊,說:“昨天晚上我……”

  他擺手打斷我,平靜地說:“阿東,不用解釋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事情已經到了這地步再解釋也沒什麼意義。”

  說完那幾句話之后,他又回過頭去忙他的。

  我愕然,說不出話來,忽然間覺得這個從高中認識到現在的好朋友,好像有些陌生,還有一種讓我難受的距離感。

  他不想聽我的解釋,無非是因為對我太失望。

  我一陣黯然,在辦公室里曾經那些老同事的異樣目光中,抱著紙箱默默走出辦公室。

  在樓下的花圃邊,我拿出香煙狠狠抽著,剛才對蘇雯的那種興奮早已灰飛雲散,只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重感情,不論是親情還是愛情還是友情。

  但如今,我在上海最好的朋友之一,卻讓我感覺到了間隙。

  這都是拜蘇雯所賜。

  我一定要拿下那個單子,狠狠地羞辱她。

  隨便找了點東西吃過午餐之后,我沒有像從前那樣漫無目的地游蕩,更沒有去那個曾經讓我流連忘返的小酒吧,而是抱著紙箱回到租住破舊小屋,拿出從道爾公司拿回來的資料仔細翻閱,又打開電腦在網上搜索關于智能家居的資料。

  我這才發現,道爾竟然是一家華人創立的外企,總部在美國,雖然在美國的家居行業里只能算中游水平,但這家企業竟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

  創始人姓蘇,原本是一名木匠,在一百多年前的赴美華工血淚史中活了下來,也在美國西部大開發中發現機遇,從一家木器店做起,后來成立道爾家居公司,專營家具家居。

  又在科技發展的潮流中涉足電子自動化領域,並成立了自己的實驗室,從最初的生產門窗桌椅茶幾,重心漸漸轉移到智能領域。

  隨著國內環境越來越好,道爾家居一方面看到了中國的巨大市場,一方面想落葉歸根,所以在兩年前低價收購了國內兩家濒臨倒閉的工廠,並在上海成立道爾公司,開始中國市場的業務。

  美國道爾的董事長和幾個高層都是華人,也都姓蘇,上海道爾的總經理就是蘇雯,由此看來,她就是那個姓蘇的老木匠的后人,說不上出身名門,但絕對是富二代。

  至于蘇雯的簡歷,在道爾公司的資料里只能看到寥寥數語,美國長大,三年前獲得美國斯坦福大學經濟學PHD學位,后回到家族企業,進入中國市場的發展戰略就是她提出並一手推動的。

  我不知道那PHD學位到底是什麼,但應該很牛逼,總之蘇雯不只是個漂亮的花瓶,還是個才女。

  就是不知道她有沒有嫁人,或者有沒有男朋友。

  可以想象,不是一般人能做蘇雯的男朋友。

  至少我不敢奢想。

  花了一個下午和一個晚上的時間來鑽研智能家居,第二天一早我穿上自以為最乾淨整齊的襯衫西褲,來到道爾公司開始上班。

  從人事部補齊資料,再到銷售部報道並安排座位,期間我沒有看到蘇雯。

  銷售部沒有舉行什麼歡迎儀式,經理只是帶我來到昨天那個辦公區,簡單地說了句“這位是新員工程東”,指了指我的座位,然后轉頭離去。

  在辦公區里的十幾道異樣的目光中,我看到了昨天那個被蘇雅罵哭的女孩,和我的辦公桌相鄰。

  她站起來對我甜甜一笑,伸出手說:“你好,我叫李明月,昨天的事謝謝你了。”

  我和她輕輕握了握手,說:“不客氣,我叫程東,那個單子怎麼樣了?”

  她黯然低頭:“我剛才打電話給客戶,他叫我去他辦公室或者一起去吃飯再談,我拒絕了他,然后就掛掉電話,沒戲了。”

  第五章 底層混的人

  李明月長得不算很漂亮,但貴在自然,僅僅畫了眉毛和塗了淡淡的口紅之外,臉上沒有其他粉黛,顯得清秀婉約,而且身材也不錯。

  可以說,李明月不驚艷,卻很耐看,尤其是笑容很甜。

  那個在上海擁有400平米別墅的客戶,有錢的程度自不用說,平時肯定不缺女人,偏偏看上她這種小家碧玉,顯然是好良家這一口。

  說完那句“沒戲了”之后,便坐在電腦前擺弄著鼠標,看起來有些黯然,也沒有太大熱情跟我討論那個單子。

  我沒有覺得意外,更不會因此怪她,畢竟對她來說,就算我阻止了蘇雯取消訂單,這個單子她也拿不下,也不會認為我能幫她起死回天,除非她願意陪客戶睡。

  或許,對她來說這事不過是少了一萬五的提成而已,但對我來說,意義卻遠不是一萬五能衡量的。

  “你還想要那個單子嗎?”我突然問。

  李明月轉過頭,感激地說:“謝謝你的好意,但我不會再賠客戶去吃飯的,更不會陪他……”

  我打斷她:“這些都不用,你只要把客戶信息和相關資料都給我就行了,我自己去談。”

  她靜靜看著我,片刻后點頭:“你QQ號碼多少?我把資料發給你。”

  李明月的銷售工作做得很用心,除了公司的產品方案之外,她還把所有能搜集到的客戶資料,以及竞争對手的資料都詳細地記錄下來。

  拿到資料后我不再跟她廢話,只是仔細地看她記下的每一條信息。

  資料顯示,在一起竞争這個單子的幾家公司中,不論是設計方案還是產品本身質量,亦或是價格,道爾都占有一定優勢,而且客戶很喜歡道爾公司的方案,也在口頭上答應了讓道爾來做,只不過是想趁機睡個良家女孩而已。

  李明月陪客戶吃飯那晚已經被灌醉了,后來被匆匆趕去的同事帶回來,結果可想而知,客戶很不爽。

  到了這地步,其實我也沒有信心,但我必鬚得試一試。

  接近中午的時候,我起身往外走,想找個沒人的地方打電話給客戶。

  “程東。”李明月突然喊了我一聲。

  “剛才我心情不太好,可能對你有些冷淡,對不起。”

  她臉色惭愧,頓了一下接著說道:“公司里都在傳,說你是為了追求蘇總才跟她打賭,我不知道你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但還是要再次謝謝你。

  “另外,今天早上蘇總告訴我,只要我不做傻事,依然可以去跟那個單子,但我決定不跟了,所以,我幫不了你,抱歉。如果你真的拿下了那個單子,那雙份的提成都歸你吧。”

  我無所謂地笑笑:“沒事,我自己去談就行了,至于提成,說好了一人一份。”

  看得出李明月不是那種腦殘的女孩,不會因為我昨天替她說話而對我感激涕零,她有自己的思想和認知,除了對我表達應有的感謝之外,並沒有任何盲目的崇拜,也沒有主動幫我。

  昨天我算不上什麼英雄救美,倒是對蘇雯說的那些露骨的話,在道爾公司的人看來,我只是個貪圖他們蘇總美色的下三濫而已,難怪今天沒遇到什麼好臉色,除了李明月之外,其他同事壓根就沒跟我打招呼。

  看來,蘇雯在員工心目中形象不錯,李明月不幫我,無非是在幫她而已。

  李明月的那個客戶叫黃仁東,五十出頭,在上海開有一家做醫療器械的公司,其他地區的產業未知,老婆是上海一家醫院的領導,黃仁東的生意能做大,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他老婆。

  我來到公司外的樓梯間,抽了幾口煙才撥通黃仁東的電話。

  電話里他打招呼的聲音很客氣,也顯得很穩重。

  我不卑不亢地說:“您好黃總,我叫程東,是道爾家居的業務代表,這次打電話給您,主要是想告訴您,我們公司已經為您安排好了所有產品和施工團隊,想知道您大概什麼時候方便籤一下合同?”

  “這事不是小李跟的嗎?怎麼換人了?你讓她來跟我談,另外你告訴她,沒有足夠诚意的話就算了,我手頭還有好幾家公司的方案,不缺你們一家。”

  冷冷地說完這番話,他就把電話掛斷了。

  我惱火地罵了幾句,說什麼卵诚意,不就是想讓人陪睡而已。

  看來,電話談是不可能的了,只有去找他當面談。

  用所謂的真诚也好,死皮賴臉地磨也好,只要還有一線希望我就得努力争取。

  吃過午飯,下午上班時間一到,我來到了黃仁東那家醫療器械公司,在裝飾豪華的前台對一個長相普通的接待報上姓名來歷要見黃仁東。

  但接待打了一個電話之后,就說他們老板不會見我的,讓我不要來了。

  我也不氣馁,就坐在前台對面的會客沙發上等著。

  等了足足兩個小時,應該是前台跟黃仁東說我一直在等,然后他終於願意見我了。

  我一邊重溫早已準備好的說辭,推開門,禮貌地對黃仁東打了聲招呼,趁機打量這個好色之徒。

  出乎意外的是,他並不是那種肥頭大耳或秃頂的老頭,反倒長得高大方正,若不是早就知道他的為人的話,根本看不出他是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黃仁東也打量了我幾眼,卻沒有請我落座,而是突然不屑地笑了笑,說:“你以為,死皮賴臉地守在外面,我就會被你的诚心所打動?”

  我一愣,沒想到他會這麼直接地嘲笑我,說不出半句早已準備好的說辭。

  “呵呵,你這種在底層混的人,臉皮比樹皮還厚,我見多了,讓你進來只是想明確告訴你,別浪費時間了,要麼讓李明月來談,要麼就別來煩我了,滾吧。”

  他靠在寬大的真皮座椅上,臉上仍帶著那抹譏諷的笑容望著我。

  我很想沖上去捶他那張可憎的面目,但最終還是強忍著怒氣,一言不發地轉身離開。

  做業務幾年,經常會遇到冷言冷語的受氣情況,但我從來沒有被人這麼直接羞辱過,換做以前早就動手了,但如今,這個單子對我來說意義非凡,不能在沒有徹底失敗的時候就跟黃仁東鬧翻。

  一直回到公司樓下,我腦海中仍然回響著黃仁東那幾個字:“你這種在底層混的人……”

  望著高聳入雲在陽光下璀璨耀眼的雲贸大厦,望著街上穿梭不止的車輛,望著衣著光鮮的人群,我忽然又有那種濃濃的悲哀,覺得自己真的很悲哀。

  一無所有。

  就算把黃仁東打一頓,就算不再跟蘇雯打賭,離開道爾公司之后,我還不是一樣要去找一份在底層混的工作,一樣要為了生活為了金錢卑躬屈膝?

  黃仁東說得沒錯,我只是一個在底層混的人而已,窮屌絲一個。

       還妄想讓蘇雯陪一晚,打她幾炮?

  呵呵。

  我落寞地坐在大樓下面的台階上,拿出香煙點燃,狠狠地抽著。

  抽了一根又一根香煙,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雪影小說] 回復數字4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想起身的時候,聽到一陣清脆的高跟鞋聲音傳來,轉頭一看,蘇雯正從大樓里走出來。依然是冷艷的高跟鞋,聖潔的白襯衫,高傲的紅唇,目不斜視地向包括我在內的屌絲說明,我配不上她。

  被挫敗的自尊心驅使下,我轉過頭不去看她。

  但,她卻在我身邊停了下來。

  看了一眼我腳底的幾根煙頭,冷冷地問:“碰壁了?”

  我聳聳肩:“不勞蘇總費心。”

  “算了吧,那個單子你搞不定的,別自討苦吃了。”

  “客戶沒跟別的公司籤約之前,就還有希望,蘇總不要太自以為是了。”

  蘇雯漠然地看著我,片刻后又問:“是什麼原因讓你這麼執著地想要赢?就因為那天我誤會你,害你沒了工作,所以你要報復我,羞辱我?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只能說,我從來沒見過一個心胸如此狹窄的男人。”

  聽到她的話,我沒有生氣,因為我感覺自己已經有些麻木了。

  我也沒有告訴她,報復她羞辱她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工作丢了,而是因為她的出現,讓我本來很操蛋的生活,變得更加操蛋。也沒有告訴她,執著地想要赢並不是想睡她,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雪影小說] 回復數字4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只是想找回那個迷失的自我而已。我依然用放浪不羁的眼神看著她,說:“蘇總你想多了,我只是想打一炮,嘗嘗鮮而已。”“那你繼續。”蘇雯轉過身,頭也不回地走向停在大厦外的一輛白色的保時捷帕拉梅拉。看著那輛至少一百多萬的豪車絕塵而去,我狠狠扔掉煙頭站起身。

  我不想在底層混一輩子。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6 10:18:57 | 顯示全部樓層
故事沒完就結束?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58btv|標籤|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19-4-27 00:15 , Processed in 0.04657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