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3771|回復: 0

[其他故事] 淫騷舅媽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3-11 14:12: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但這的確是事實。
這天,我和我的死黨阿強和高原在考試後聚合在一起商量。我實在頂不下去了,自從看了那些A片後,我就一直都頂得很辛苦就要支持不了。」高原對我說。阿強也一樣叫了起來∶「要打炮的話,就聽我的話嘛。」
高原打斷了我的話∶「你舅媽玉芳那騷貨,我想操她都要想瘋了。反正她都讓這麽
多人操過了。」
阿強說∶「好了好了,誰叫我們是死黨呢!」
為何會這樣呢?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我的舅媽玉芳叫華靜芳,是一個十足的上班族,因為保養得好,四十歲的人你會以為她只是三十歲剛出頭。加上豐滿的乳房、微微隆起小腹,和微翹的臀部,豐盈的大腿裹上絲襪使人一見到她就有一種想上她的沖動。她總穿著時髦暴露的
緊身衣裙,一對淫乳簡直要跳出來般;嬌嗲的說話聲、那搔首弄姿的模樣,無不
誘引著每個男人「躍躍欲試」,是那種看了會讓男人想強奸的女人。
平時只會覺得她是一個十分好的人,如果不是舅舅的出差,我都不知舅媽玉芳是這樣的一頭淫賤母狗、賤貨。

這天早上下課後,我打了一個電話給舅媽玉芳∶「我不回家睡覺了,大後天我才
回家的。舅媽玉芳,你這幾天就自個舒服吧!」
「你舅他到外地了,兩個星期後回來,到外邊玩耍要注意一點。」說完舅媽玉芳就
關機了。
當我還在到外玩的興奮中,高原卻說計劃取消了,我說∶「他舅媽玉芳的,被你這
小子騙了。我還打了電話回家呢,放了我們一下,一定要請我們吃一頓。」
阿強說∶「高原,你不請你別想回家。」
吃飽喝足之後已經八點多了,他們倆都說有事要做,我只好回家了在門口怎麽會有車子在的?舅媽玉芳是沒有這種車子的。我輕手輕腳的爬到我房間的窗下爬了進去,我從門上的鎖孔內看到了我想都想不到的事情∶舅媽玉芳穿著上班時的衣服在給人口交!穿著天藍色窄裙膚色絲襪與藍色高跟鞋的美麗舅媽玉芳,正被一個背對著我的男人撩起裙子,撫摸著她的私處,只聽她說∶「舒服吧。阿B?」邊說邊把那個男人的肉棒吞沒了,很顯然這個男人就是舅媽玉芳的奸夫了。

舅媽玉芳口中發出「嗯、嗯」的聲音,她低下頭,左手握著大雞巴套弄著,那張美豔的櫻桃小嘴張開,把龜頭含在嘴里,連吸數口,右手在下面握住兩顆卵蛋,手嘴並用。舅媽玉芳的小嘴吐出龜頭,伸出舌尖,在龜頭上勾逗著;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動著大雞巴,在龜頭的馬眼口馬上就流出幾滴白色的液體。她用舌尖在馬眼舐著、逗著、又用牙齒輕咬他的龜頭,雙手在他的卵蛋上不停地撫摸、揉捏著。
阿B則把舅媽玉芳的頭髮攏了起來,望著滿臉通紅的舅媽玉芳∶「哦┅好┅騷貨
┅吸得好┅你的小嘴真靈活┅哦┅」
那男子舒服地哼出聲,屁股開始往上挺。然後舅媽玉芳先是以舌尖舐著馬眼,嘗著那股男子特有的美味,跟著舐著那龜頭下端的圓形溝肉,然後小嘴一張,就滿滿的含著它。

她的頭開始上上下下不停搖動,口中的大雞巴便吞吐套送著,只聽得「滋!
滋!」吸吮聲不斷。大雞巴在她的小嘴抽送,塞得舅媽玉芳兩頰漲的發酸、發麻。偶爾,她也吐出龜頭,用小巧的玉手緊握住,把大雞巴在粉臉上搓著、揉著。「哦┅好爽┅好舒服┅騷貨┅你真會玩┅大雞巴好趐┅趐┅
快┅別揉了┅唔┅哥要┅要射了┅」這時,我呆了一會兒,舅媽玉芳和阿B卻不見了。我到了舅媽玉芳的房間口,門關上了,我用老辦法向內看,但是在床上卻有一對赤條條的狗男女,舅媽玉芳的衣服已經脫光了,兩人正用六九的姿勢在互舔。此時,她正趴在那男子的兩腿間,兩手正握著那根漲大的雞巴套動著。

舅媽玉芳雖然已將近四十馀歲,但是姿色卻非常的美豔。歲月無情的流逝,沒有在她的胴體顯出殘忍的摧殘,相反的,卻使舅媽玉芳的肉體更散發出一股成熟的婦女
韻味。
她渾身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膚,是如此的光滑細致,沒有絲毫瑕疵。雖然已生育過,小腹卻依然平坦結實,胸前高聳著兩只渾圓飽滿的大乳房,有如剛出爐的
熱白饅頭,是如此的動人心魂。纖細的柳腰,卻有圓鼓鼓肥美的大屁股,白嫩無
比。兩條白皙修長的玉腿,是那麽渾圓平滑,真讓男人心神晃蕩。由於床上的狗男女是側面對著,我無法看見舅媽玉芳那更美妙、更誘人的女性特有的小嫩屄。但想不到舅媽玉芳的胴體仍是如此的美豔,勾人心魄。
「騷貨!你別用手套弄了,趁著老鬼不在,今晚我們好好的插屄。」浪蕩風騷的舅媽玉芳,實在是淫淫無比,她撫摸著大雞巴,媚眼一勾,嘴角含笑
有說不出的嫵媚、性感。在嬉笑中,那對肥滿的乳房正抖動搖晃不已,瞧得人血氣賁張。「好騷的舅媽玉芳┅」對著眼前的無限春光,我不禁生出這樣的感想。阿B兩手在她渾身的細皮嫩肉上亂摸一陣,且恣意在她兩只雪白堅逝的雙峰上,一按一拉,手指也在鮮豔的兩粒紅乳頭上揉捏著。
這時舅媽玉芳大叫著∶「嗨┅嗨┅我要死了┅阿B,快干我!快干我┅
我要被干┅」
我從沒想過舅媽玉芳會是這樣的。
這時阿B說∶「說!『我是母狗,我是B哥的性奴隸』。」
「是的,我是母狗,我是B哥的性奴隸。求你干我,干我小屄┅干我屁眼┅干我!快干我┅」阿B用他那二十多公分長的大肉棒插進了舅媽玉芳的騷屄,他用勁地抽送頂弄,
在他胯下的舅媽玉芳狂熱地搖動著身體。阿B是從後邊進入舅媽玉芳的騷屄的,他趴在舅媽玉芳背上,像公狗干母狗一樣地干著膚色絲襪與黑色高跟鞋的美麗舅媽玉芳。他兩手也
不閑著,死命地用力揉捏著舅媽玉芳那三十多寸的乳房,乳房在他的用力揉捏下變了形。

舅媽玉芳的表情不知是痛還是爽,兩眼閉合,口中不斷呻吟∶「啊┅啊┅啊
┅用力┅用力插爛我的淫屄!」舅媽玉芳大叫。
阿B把舅媽玉芳轉了邊,用嘴含著舅媽玉芳的乳頭,開始時還是吸舔,後來則是撕咬了。
舅媽玉芳把手搭在阿B肩上,把阿B的頭向自已的乳房上壓去,阿B把舅媽玉芳輕輕抱起,舅媽玉芳用手把阿B的肉棒放在騷屄口,阿B腰肢一挺,肉莖一下便進入了舅媽玉芳的陰
道。這時,舅媽玉芳一邊搖動性感的屁股配合著阿B的猛烈進攻,一邊把她香甜的美舌吐進了阿B的口中,兩人在互相交換甜美的唾液。
阿B猛烈的進攻使舅媽玉芳進入了忘我的高潮中,舅媽玉芳把兩腿緊緊地盤在阿B的腰間,阿B把嘴再次撕咬著舅媽玉芳甜美的乳房,彷佛要把舅媽玉芳的乳房咬爛了,舅媽玉芳則一邊舔著自已的嘴唇一邊浪叫連連,淫態百出。「哈!騷貨┅好┅好┅」阿B把穿著肉色長筒絲襪的美腿高高舉起,放在自己肩上,他一下一下地往下插下去,像打椿機一樣用力向下撞擊,每插一
下,舅媽玉芳都浪叫一下。

插了大約三百來下後,阿B把肉莖抽出,轉插入舅媽玉芳的屁眼里,舅媽玉芳的菊花蕾緊緊地包信阿B的肉莖,舅媽玉芳則更淫蕩地浪叫、呻吟。隨著阿B屁股的扭擺、起落,洞屄口擠出的淫水,順著大雞巴濕淋淋的流下,浸濕舅媽玉芳的陰毛四周。這陣瘋狂、香豔的春宮表演,直使站在門外偷看的我瞧得欲火高漲、血液沸騰、興奮不已。想不到舅媽玉芳是這樣的人,我不想錯過這大好機會,連忙跑回房間取來相機拍照下這些精采鏡頭。
終於兩人的日屄到達了高潮,舅媽玉芳用嘴幫助阿B把肉莖舔乾淨,我知道這是我走的時間了。

這天我在外邊找地方胡亂睡了一下就去找高原和阿強商量,阿強說∶「這樣
┅我們是不是今晚去探一探再說?」
就這樣,我和他們兩人在八點又回到了我家。嘩!這麽多車子,數一數,有五輛之多。我們三人到了我房間里後,就準備觀戲了。舅媽玉芳穿著紅色的套裝,百色的襯衣穿在里邊,肉色的長筒絲襪裹在豐滿的腿上,紅色搭扣拌的高跟鞋穿在纖細的腳上,顯得十分性感。舅媽玉芳坐在一個中年男人的腿上,那個男人一邊摟著舅媽玉芳的纖腰,一邊和舅媽玉芳在猛烈的接吻,交換著彼此的唾液。男人的手在舅媽玉芳的內褲里面蠕動,很明顯的男人正用他的手指玩弄舅媽玉芳的肉屄。這時,另一個男人走過來說了幾句話,那人就放開了舅媽玉芳。我們一數,舅媽玉芳房里一共有有五個男人!
一個黑人走過來,迅速地將舅媽玉芳壓倒在地上,並且和其他幾個男人一起伸手摸向她身上各處,盡情地享受著她美好的胴體!那黑人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的念頭,他雙手用力地抓揉著舅媽玉芳的乳房,舅媽玉芳痛得直流下眼淚,但卻在同時,舅媽玉芳臉上也顯露出一種前所未有的被強暴快感的神情。

眾人七手八腳地撕扯著舅媽玉芳的衣服,舅媽玉芳因為被黑人按著而無從掙紮,很快就變成一絲不掛。這時候那黑人放開舅媽玉芳的雙乳而站起身來,因為用力揉捏的緣故,所以舅媽玉芳雪白的乳房上留下了數道明顯的指痕,那紅紅的指痕襯著雪白的肌膚,格外引人注目。
那名黑人解開褲子,脫光衣服,就把胯下長達八寸的巨大肉棒插進舅媽玉芳的小屄里面,並且開始抽送起來。這時候其他人也站起身來,一面脫去自己的衣服,一面欣賞著舅媽玉芳被黑人奸淫的美景!「啊┅啊┅啊┅Ahhh┅ohhh┅I
like
your
BIG
cock┅」沒有想到舅媽玉芳被奸淫之後,居然開始用英文鼓勵黑人去奸淫她。
可能那名黑人還是第一次享受這般的美婦,在舅媽玉芳的鼓勵之下,他更加賣力地抽送頂弄,搞得舅媽玉芳更是浪叫連連,淫態百出。

那黑人為了發泄他的性慾,不停在凶猛地奸淫著舅媽玉芳,而其他人更合力坐了上來,一個男人把他的肉棒放進了舅媽玉芳的口中,舅媽玉芳這時更是連話也說不上了;另一個黑人把他的雞巴插入了舅媽玉芳的屁眼中;另一個中年男人則玩舅媽玉芳的乳房,用力地撕咬。
我和阿強和高原對望了一下,才發現高原正用V8在拍攝呢!「啊┅啊啊┅啊啊┅」舅媽玉芳發出又痛又爽的聲音。
「對,寶貝,吸我的┅」把雞巴在舅媽玉芳口中不斷抽插著的男人說,舅媽玉芳這時聽話地將男人的肉棒含在嘴中又吸又吮,舅媽玉芳的技巧看來很好,男人臉上出現舒服的表情。看著自己的玉芳在那里正用她鮮紅的舌頭在一根肉棒上纏來繞去,一雙如絲媚眼還不時飄向周圍,使的我激動起來,小弟弟也緊頂著內褲,似欲沖天而出。舅媽玉芳身前的男人這時躺下了,身後的男人把雞巴自舅媽玉芳的騷屄拔出,她來到躺著的男人身上,抓住男人挺立的肉棒坐下去,身後的男人將雞巴插到舅媽玉芳的後洞,第三個男人加入,從前面把肉棒插入舅媽玉芳的口中,舅媽玉芳身上所有可以插入的洞屄這時都塞著男人的肉棒。

舅媽玉芳狂野的呻吟,隨即達到了高潮,而這時候的高潮,比起以往的又更加不同,因為當她爽得幾乎要暈死過去的時候,那名黑人又用力地抓揉她的乳房,疼痛總是令她無法完全暈死過去,這般徘徊在痛苦與極樂之間的感覺,令得她永生難忘!這一場淫宴在舅媽玉芳的第八次高潮中才告結束。這時舅媽玉芳全身肌膚都沾上了精液,在最後,她將五人的肉棍上的精液都吸舔乾淨後才依依不舍地放眾人離開。我們三人當然把這一切都拍攝了下來,在以後放假的日子內,我們三人便做了專門跟蹤舅媽玉芳的私人偵探了。

一天,玉芳在駕車回家的時候,她抄近路開進一條巷子里,但是對面恰恰又有一輛卡車開過來,所以她開不過去,不消說,舅媽玉芳氣得要命,而且那個卡車司機一副鳥樣,更讓她氣得要死,所以她對那個司機大聲叫罵,最後惹火了那個司機,他下了車。那司機是一個非常高大的黑人,而且舅媽玉芳發現卡車上還有其它人,但是她在氣頭上,也管不了那麽多。那個司機走向舅媽玉芳,而舅媽玉芳還是咒罵個不停。那司機走到舅媽玉芳車前,叫玉芳閉嘴,說如果她再罵的話,他就會用他的大老二插到玉芳的屁股里。

而舅媽玉芳也不甘示弱,她告訴那個司機,雖然自己個子嬌小,但是他的老二可能還太小了,插進來一點感覺也沒有!這句話一說完,那司機顯然氣得要命,他快步往舅媽玉芳的車門接近,而卡車上的其它人也開始下車。他們抓住了她,並且把她拖出車外,舅媽玉芳拼命地掙紮,但是他們還是把她擡起來扔進貨車的後車廂里。這天舅媽玉芳穿上工作時的衣服,是一件黑色的套裝,連身短裙剪裁,但是兩側大腿還有開叉,幾近腰部,當舅媽玉芳被按倒的時候,她側邊幾乎整個屁股都可以看到,而從前面也可以看到相當誘人的曲線。這對於男人來講,是極大的誘惑啊!帶頭的叫吉姆的男人饑渴得迫不及待地將舅媽玉芳的上衣撕開,一雙飽滿肥挺的趐乳躍然奔出展現在眾人的眼前,大乳房隨著呼吸而起伏,乳暈上像葡萄般的奶頭微挺,粉紅色的光澤讓人垂涎欲滴。

吉姆和他的朋友在雪白抖動的大乳房上是又搓又揉,他像舅媽玉芳懷抱中的嬰兒般低頭貪婪的含住舅媽玉芳那嬌嫩粉紅的奶頭,又吸又舐,恨不得吮出奶水似的在豐滿的乳房上留下口口齒痕,紅嫩的奶頭不堪吸吮撫弄,片刻便堅挺屹立在趐乳上。舅媽玉芳被吸吮得渾身火熱、情欲亢奮、媚眼微閉,不禁發出喜悅的呻吟∶「┅啊┅唉唷┅奶頭被你吸得好舒服┅喔┅真好喔┅」淫賤的母狗!居然在強暴她的人面前說出這樣不知恥的話,但在暗處的我們三人聽後卻興奮不已。

舅媽玉芳胴體頻頻散發出淡淡的脂粉香味和成熟女人肉香味,吉姆陶醉得心口急跳,雙手不停的揉搓著舅媽玉芳肥嫩的趐乳,欲火高漲的他恨不得扯下舅媽玉芳的短裙、三角褲,一睹那令他夢寐以求渾身光滑白晰、美豔成熟充滿誘惑的裸體。色急的吉姆將舅媽玉芳的短裙奮力一扯,「嘶」的一聲短裙應聲而落,舅媽玉芳她那高聳起伏的臀峰只剩小片襄滾著白色蕾絲的三角布料掩蓋著,渾圓肥美臀部盡收眼底果然既性感又妖媚!白色布料隱隱顯露腹下烏黑細長而濃密的恥毛,更有幾許露出三角褲外煞是迷人,而舅媽玉芳黑色吊襪帶吊著的肉色長筒絲襪的白色蕾絲邊角,纖細的天足上的黑色高跟搭鈎拌皮涼鞋更刺激著其他的幾個黑人。

吉姆他右手揉弄著舅媽玉芳的趐乳,左手放肆地伸入她的三角褲內,落在小屄四周遊移輕撩,來回用手指揉弄屄口左右兩片濕潤的陰唇,更撫弄著那微凸的陰核,中指輕輕向小屄肉縫滑進扣挖著,直把舅媽玉芳挑逗得嬌軀輕晃不已,淫水如洶湧的潮水飛奔而流。舅媽玉芳櫻唇輕啟,喃喃自語∶「喔┅唉┅」趐胸急遽起伏、顫動∶「啊!別折騰我了┅舒服┅嗯┅受不了┅啊┅啊┅快┅停止┅」「哎喲!」一聲,舅媽玉芳身上最後一道屏障終於被清除了,曲線有致的豐腴胴體一絲不掛地展現出來,舅媽玉芳那全身最美豔迷人的神秘地帶被吉姆和他的朋友一覽無遺,雪白如霜的嬌軀平坦白晰,小腹對下三寸長滿了濃密烏黑的芳草,叢林般的恥毛蓋住了迷人而神秘的小屄,中間一條細長的肉縫清晰可見。吉姆等人有生以來首次見識到這般雪白豐腴、性感成熟的女性胴體,心中那股興奮勁自不待言了,他們色眯眯的眼神散發出欲火的光彩,把舅媽玉芳本已嬌紅的粉臉羞得更像成熟的西紅柿!

這時其他幾人都將肉棒抽出,一個叫阿曲的人把肉棒插入了玉芳的小淫嘴,玉芳一邊吞吐阿曲的肉棒,一邊自瀆著自己的淫蜜屄時,挺著大雞巴的吉姆則躺倒在舅媽玉芳身下,用他三十多公分長的大肉棍從下邊插入了舅媽玉芳的淫屄,而另一個人則對著舅媽玉芳淫汁淋漓的屁眼用力插入,玉芳像條母狗般被三人同時
干著。舅媽玉芳吐出了口中的陽具叫道∶「好┅好爽啊!操死我吧┅操爛我的淫屄┅干破我的子宮。用力┅再用力┅對!嗯┅嗯┅」還沒叫完,阿曲又占有了舅媽玉芳的小淫嘴。吉姆他們面對如此尤物,只有加力進攻了,到了後來,只聽到舅媽玉芳淫浪的呻吟和吉姆他們急急的喘氣聲。在數不清的撞擊後,三人不約而同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當吉姆把他的雞巴由舅媽玉芳的肥屄中抽出來時,他的精液也從玉芳的肥屄中湧出來。

我看到玉芳的騷屄里還滿滿的都是精液,這讓我又興奮起來,吉姆巨大的雞巴把她的肥屄撐開到了極限,正等著其它等待著的黑人繼續使用。
接下來,一個黑人爬到舅媽玉芳張開的雙腿之間,然後把他的雞巴插入舅媽玉芳早已滿是精液的肥屄里,開始接手
干舅媽玉芳;吉姆則站到玉芳面前,把他已經軟化了的老二在舅媽玉芳盡是精液的臉上抹來抹去,舅媽玉芳很快地張開嘴,吉姆就把他的雞巴放了進去,舅媽玉芳開始吸吮,還把吉姆的雞巴從頭到尾舔了一遍,雙手握住肉棒不停地上下搓弄,還一邊告訴吉姆,他的精液是多麽的好吃,一邊被別人干一邊吸他的老二是多麽的爽。舅媽玉芳在後車廂里被他們五個黑人一直重複地強奸,他們一共輪奸了她四個多小時。之後,玉芳更用嘴為他們清理完後,還寫下地址給他們,約他們下次再玩過。

在公司加完班下樓時,舅媽玉芳卻遇上了麻煩,電梯居然在三樓停下了。里面的人被困住了。這時,在舅媽玉芳的身上散發出的陣陣香使本已焦燥的人更有了一股無可表達的沖動。里邊只有一個女人,就是舅媽玉芳,本已狹窄的電梯因這有幾個大腹便便的黑人的進入更顯擁擠不堪。由於大樓管理處的人已下班,看來玉芳在里邊有一陣子等的了。舅媽玉芳突然覺得,屁股上有手在遊移,舅媽玉芳不去理他,那些人卻更放肆了,舅媽玉芳舅媽玉芳身上不只有一只手了。屁股上、大腿上,都有了手在肆意攻擊,有人把手伸進了舅媽玉芳的衣服里面,其中一只更是插入內褲里,摸著舅媽玉芳的私處。狹窄的空間使舅媽玉芳無從躲避,只得任人擺布了。

本來里邊不致於這樣的,但這幾個大腹便便的黑人卻不向周邊去,卻死命地向中間擠。其中一人發現舅媽玉芳沒有反抗,便把舅媽玉芳的裙子捲起到腰間,把手放在舅媽玉芳的屁股上,隔著舅媽的雪白的蕾絲縷空內褲撫摸起來,其他人亦用手半扒下舅媽玉芳上衣,揉捏著舅媽玉芳豐滿的淫乳。摸著舅媽玉芳私處的人說∶「這母狗這麽容易就濕了。」說著就把淫汁淋漓的指頭放在舅媽嘴邊,舅媽玉芳想也不想就把他的指頭吸進口中,這男人把指頭抽出,把頭移過去,拉著舅媽玉芳的長髮,舅媽玉芳便把舌頭吐進了他的口中,兩人相互交換口中的淫汁。此時舅媽玉芳的內褲已被拉下,私處已插滿了手指,這時舅媽玉芳的後庭淫花也有幾個指頭在里面了,全身上下都有男人的手在撫摸,「啊┅啊┅啊┅」舅媽玉芳不停地發出淫蕩的叫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58btv|標籤|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18-9-24 23:11 , Processed in 0.16155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