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2541|回復: 0

[經驗故事] 心死人亦哀:我該不該離婚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3-10 15:53: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老婆出軌,被捉奸后出現抑鬱症症狀。不堪其辱的老公提出離婚,絕望的她選擇了自殺。這個選擇將老公骤然推到兩難境地:原谅還是毁滅?寬容還是報復?在婚姻的十字路口,他該何去何從……
老婆出軌了
半個月前,我正在上班,電話忽然響起,一個女人用尖利的聲音說:“你是林家偉嗎?你快到汶河路上的快捷酒店來,看看你老婆干的好事。”
我慌不擇路地跑了去。最不堪入目的一幕已經過去了,不過,從看熱鬧的人嘴里我知道了大體經過。蘇妍和一個男人來這里開房,被男人的老婆尾隨而至,直接將赤條條的她堵在了被窩里。更狗血的是,那個和蘇妍偷情的男人,慌張過后立刻和蘇妍劃清了界限,說自己只是無辜被勾引,最後為了對老婆表忠心,將功折罪,還夥同自己的婆娘暴打蘇妍。如果不是110警察及時趕到,后果不堪設想。
圍觀的人議論紛紛。我一顆心仿佛著了火,恨不得找地縫直接鑽進去。好在,這些看客並不知道我就是剛才那個不要臉女人的老公。可是,這樣的醜事,又怎麼藏得住?
第二天,我裝著沒事人一樣去上班,可是,一看到同事們那又同情又躲閃的眼神,我一下子就崩潰了。一夜之間,蘇妍的醜事盡人皆知。那一整天,我就像站在刀尖上跳舞的小醜,幾乎每走一步都要拼出十二分力氣。到了下班時間,我一下子癱在座位上。
蘇妍那邊沒有半點消息,我倒寧願她死了。
可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沒死。幾天后,岳父岳母來了。他們要說什麼我知道,可是,我一句都不想聽。
“離婚”。從出事以來,我腦子里無時無刻不在盤旋著這兩個字。如果不是心力交瘁、無法集中精力,離婚協議我早就寫出來了。
岳父岳母最終紅著臉走了。我強撑起精神去爸媽那里,剛一進門,就看到兒子紅著眼睛呆坐在書桌前。
媽媽偷偷告訴我,蘇妍的事兒傳到了學校,兒子也成了被取笑的對象。一聽這話,我的心就像被刀割了一樣。無辜的可憐兒子,他才這麼小,就要跟著那個無恥的女人承受這樣的恥辱。看著兒子,我更恨蘇妍了。
回到家,我連夜趕寫了離婚協議書,后來又找了相關律師諮询,萬一蘇妍不答應離婚,我們就法庭上見。
出事第十二天,我第一次見到蘇妍。不到半個月時間,曾經靚麗的她完全瘦得脫了形。看到我,蘇妍眼里跳出一絲驚喜。可是,面對我的冷言冷語,那點兒驚喜很快黯淡了下去。
我冷冷推過起草好的離婚協議。只看了個開頭,蘇妍就抽泣起來。我滿心不耐煩,催她快點籤字,可她垂著頭,除了掉淚,沒有任何表示。最後我耐心盡失,扔出一句話:“房子是婚前我父母買的,絕對不可能給你。除了它,那個家你想要什麼都可以。”
蘇妍吭哧半天,含淚抬起眼睛:“那,兒子……”
我差點兒氣蒙了。蘇妍想什麼哪,兒子?她現在知道自己有兒子了?她也不想想,對於一個七歲的孩子而言,一個身敗名裂的媽媽意味著什麼。
我毫不留情:“兒子你想都別想,他還要堂堂正正做人,你沒這個資格。”
蘇妍雙手蒙臉,情緒瞬間失控。看她這樣,我知道今天的談判無論如何也進行不下去了。算了,反正離婚已成定局,今天不籤還有明天,於是我拂袖而去。
離婚就自殺
第二天早晨,我剛醒,蘇妍的爸媽就來了。
一進門,他們就哭倒在地:“家偉,求求你,千萬別和蘇妍離婚……”
我吃了一驚,趕緊拽起兩位老人。這時,七歲的辰辰從卧室跑出來,蘇妍的爸媽看到他,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辰辰,趕緊求求你爸,不要和你媽離婚……”
我多少有點兒惱怒,岳父岳母這樣算什麼!
拽過兒子,我拉下臉:“你們覺得現在這樣我還能和蘇妍繼續過下去嗎?”
岳母一下子愣在那里,臉上有紛亂的羞愧閃過,不過,她很快大哭起來:“我知道這樣有點兒難為你,可是,家偉,我們實在沒有辦法了,就因為你提出離婚,昨天晚上,小妍她……她差點兒就自殺了。”
蘇妍要自殺?
岳父抹著眼淚接茬說:“幸虧我們發現得早,救了回來。否則……”
兩位老人語不成句,蹲在客廳撕心裂肺地哭了起來。我好像被人打了一棍,一下子跌坐在沙發上:我上輩子到底作了什麼孽,遇到這麼個女人,給我無盡羞辱還不算,難道還想讓我成為導致她自殺的罪魁禍首!
看著跪坐在地板上老淚長流的岳父岳母,我又生出一絲后怕:如果昨天晚上蘇妍真的死了,一向視她為掌上明珠的兩位老人得多恨我啊!
這樣的事實再次證明,蘇妍是非常自私又沒有責任心的女人,她不僅不懂得對我和孩子負責,心里更沒有父母親情。
就是這麼一個女人,我竟然和她生活了整整十年。
十年婚姻生活,我說不出蘇妍有多好,也說不出她有多不好。我們和其他夫妻一樣,有矛盾,有争執,也有過快樂和幸福。我承認,有了兒子后,我對蘇妍的感情有點兒冷了,可這事一點兒都不怪我。兒子出生后,一直跟著爺爺奶奶。公婆為孩子操心受累,換作一般兒媳,感激還來不及呢,可蘇妍總有各種不滿意:一會兒嫌我父母不懂科學育兒,一會兒又怪爺爺奶奶寵溺孫子。剛開始,她只是唠叨,發展到后來,竟然公然挑戰公婆。有一次,就因為我媽給辰辰沖的奶粉涼了點兒,蘇妍就大發雷霆,鬧了起來。實在氣不過,我給了她一巴掌。從那之后,蘇妍對我有了芥蒂,有事沒事就拿出來不依不饒,我可真煩。
辰辰上幼兒園后,蘇妍堅持不讓我爸媽接送孩子,我工作忙,抽不出時間,於是她自己奔波在單位和幼兒園之間。如果她真能擔起這個責任也無可厚非,誰料,神經大條的她經常忘記接孩子。最氣人的一次,蘇妍和同事去逛街,一直逛到晚上7點,拎著大包小包回到家才想起兒子還在幼兒園呢。我簡直氣瘋了,將兒子接回后立即送去我爸媽那里,並宣布從此由二老負責接送兒子。爸媽大喜,蘇妍卻很窩火。可是,無論她說什麼,我都毫不妥協。為此,蘇妍對我的不滿更甚了。
這種不滿我並沒放在心上。卻不想,她竟然由此生出異心。
如果不是奸情敗露,我真不知道自己那頂綠油油的大帽子要戴多久。
可這個該死的女人,即便如此,好像還不想放過我,否則,她為什麼要以自殺來應對我的決絕?
可是,難道這樣就能讓我心軟妥協麼?門兒都沒有!我堅持離婚,岳父岳母也無計可施。不過,他們還是懇求我,等蘇妍緩緩情緒再分開也不遲。
岳父岳母走了,兒子怯怯地拽拽我的衣角:“爸爸,姥姥說的是真的嗎?”
我一把摟住兒子。這個答案,該如何告訴孩子?
我的沉默讓兒子越發確定了真相,他哇的一聲哭了起來:“爸爸,不要!我不要你和媽媽離婚……嗚嗚,我更不要媽媽死掉。”
我緊緊抱住兒子,淚如雨下。離了婚,兒子就再也沒有親媽了,孩子的悲傷和恐懼,我這個當爹的完全可以理解。但是,這並不能成為我原谅蘇妍的理由。
由於岳父岳母的懇求,我暫緩了離婚的進程。
重度抑鬱症患者
一晃,一個月過去了。雖然離婚證還沒有到手,但所有人都明白了我的態度。辦公室的一個大姐還主動提起她表妹是大齡剩女,聽了我的情況后很同情,願意在我離婚后同我交往。
聽了大姐的話,我有點兒難為情,又有點兒說不出的沖動。身陷圍城這些年,盡管有百般不如意,我也從沒想過開始另一段感情。那時候總覺得,和誰在一起都是一輩子。但現在,蘇妍的出軌突然讓我看到生活其實還有另一種可能。
到了周末,和爸媽提起這個事兒,媽媽很感興趣,追著我問那女孩兒的具體年齡和職業,我一一作答。一回頭,赫然看見兒子正定定地盯著我。很顯然,他聽到了我們的對話。我有點窘,趕緊岔開話題。饒是如此,那頓飯兒子還是吃得極少。晚飯后我們回家,兒子沉默了半路,突然開口問:“爸爸,你真的不要媽媽了嗎?”
我低頭看兒子。黝黑的夜色中,兒子的眼睛亮晶晶地顫動著,那是兩眶眼淚。我心里一緊,趕緊用手去給兒子抹淚。他卻固執地一偏頭,猛地像小馬驹一樣在人跡寥落的長街上奔跑起來。
等我氣喘籲籲追到家,兒子已經將自己鎖進了小房間。
看著那扇緊閉的門,我內心五味雜陳,離婚也許容易,可兒子的感情……
又過了半個月,辦公室的大姐追問我離婚的進展,我也覺得拖得夠久了,於是再去找蘇妍。
岳父母家大門緊閉。跟鄰居一打聽才知道,岳父母帶蘇妍去看心理醫生了。自殺未遂后,蘇妍出現了抑鬱症傾向。說實話,這個消息讓我很震驚。
大約是從鄰居那里聽說我去找過蘇妍,當天晚上,岳父主動來找我了。
岳父和我絮叨了半天蘇妍的情況,說她已經出現重度抑鬱症傾向,經不起任何刺激,最終還是懇求我暫且不要提離婚。
我有點兒焦躁,說話也不十分客氣:“如果蘇妍一輩子好不了,是不是我就要陪著她搭上自己的一生?”
岳父再次流淚:“經過這些事,我和蘇妍的媽媽都確定你是個善良的孩子。唉,是蘇妍太蠢,聽信了別人的花言巧語……”
從岳父嘴里,我終於得悉蘇妍和那個男人交往的實情。他們是通過微信勾搭成奸的。那個渣男是風月高手,深谙泡良之道,對她噓寒問暖,殷勤備至。愚蠢的蘇妍竟然以為自己終於遇到了真正懂她的人,渾渾噩噩就進了圈套。出事后,蘇妍才知道那個男人的姓名和單位都是假的,這一事實給了她毁滅性的打擊。
情感的救赎天使變身偷腥惡魔,更傷不起的是,醜聞一夜盡人皆知,一向好面子的蘇妍覺得再也沒臉見人了。
聽到這里,我骤然明白蘇妍為什麼會自殺了。如果我和兒子也離開她,她就徹底成了孤家寡人,這樣慘淡的人生,還有什麼活下去的理由和勇氣?
我沒有原谅蘇妍,但良心又讓我不忍心拒絕岳父的請求。
就這樣,離婚的事兒再次擱置下來。
愛死了,舊情和良善還該不該有一席之地
又過了兩個月,辰辰生日到了,我從學校接了兒子準備去媽媽那里。一出校門,赫然看到了蘇妍。
幾個月不見,蘇妍瘦成了一縷魂魄般,她蒼白著一張臉躲在一棵大樹下,懷里抱著一輛碩大的電動玩具車。
看到媽媽,辰辰眸子里跳出片刻狂喜。可是,當他奔過去的時候,身后一個孩子忽然嚷道:“林辰辰,這是你媽麼?”
兒子一下子停住腳步。蘇妍的情緒已經控制不住,一邊哭著一邊撲向兒子。眾目睽睽之下,辰辰漲紅著臉猛然推開她,扭頭就跑。
“辰辰,辰辰……”蘇妍哭喊著追孩子,一只涼鞋在横穿馬路時跑掉了,那些接孩子的家長仿佛在看電視劇,齊刷刷望過來。我又羞又怒,從地上撿起蘇妍的鞋子,也追了過去。
蘇妍到底沒有追上辰辰。
望著兒子絕塵而去的背影,蘇妍哭倒在地,懷里依然緊緊抱著那輛電動玩具車。看著她,我心里一陣翻江倒海,有那麼一刹那,竟然有點兒憐悯她。過去的蘇妍是個多麼強勢的女人啊,但現在,看著跌在塵埃里的她,狼狈、絕望,就像被暴風雨摧殘了的衰敗花朵,半點兒過去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可這一切怪誰呢,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這麼一想,我的心又硬起來,將涼鞋扔給她,扭身就走。
“等等。”蘇妍低低地喊了一聲。我回頭,她挣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將那個電動玩具車遞過來:“你幫我帶給辰辰吧,就說,就說媽媽一直愛著他。”
我不想接那輛玩具車,可是看著眼前的蘇妍,我的心又再次軟了下來。
“放心,我不會繼續打擾你和兒子。就這幾天,我會籤那個離婚協議。”蘇妍凄然地看我一眼,轉身就走。
“嗳,鞋子……”我指指地上的涼鞋。蘇妍眼神空洞地回頭看了一眼地上的鞋子,搖搖頭,什麼都沒說,然后挺直脊背,赤著腳帶著沾染了一身的土,走了。
我心里霎時有不好的預感閃過。
思考再三,我給岳父打了電話。
事實證明,我的預感是正確的。那天蘇妍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一座高架橋上。
再次解救蘇妍,岳父完全崩潰了。他攥著我的手哽咽得語不成句。看著他那滿頭白發,我心中一時百感交集。
親眼見證蘇妍和死神擦肩而過,我第一次感到深深的震動。王小波說過一句話:面對横死無動于衷不是我的本性。蘇妍雖然沒有死,可我還是不敢想,萬一那個電話沒打出,今天的一切又該如何面對?
這段日子以來我想了很多。是的,蘇妍的確有各種缺點,偷情的事兒也罪不可赦,但當初我認識她的時候,她也是一個明媚的女子。十年圍城,蘇妍變成了現在的樣子,難道只是她一個人的責任麼?奸情曝光后,我在電腦上調出了蘇妍和那個渣男零星的聊天記錄,上面積累了太多蘇妍對我的不滿。如果我不是一味漠視,而是用心疏導、慰藉,也許,蘇妍就不會被人乘虚而入了。
這樣一想,我的眼前又不自覺地浮現出她赤著一只腳深一步浅一步地遠去的身影,不期然的淚水一下子蒙住了眼睛。
連最愛的兒子都拒絕她,蘇妍的哀莫大于心死也是可以理解的。岳父雖然暫時救下了她,可是對於一個已經心死的女人來說,哪一天不是末路呢?
我又想起岳父的懇求:能讓辰辰給媽媽打個電話嗎?
能嗎?
能吧。
那天晚上,我和辰辰聊了很久,終於,他拿起了電話。聽到他在陽台上低低地唤媽媽,我鼻子一酸,眼淚再次下來了。
每段人生都有各自的結局和尾聲,無論我和蘇妍有怎樣的未來,有一點我會铭記,即便圍城業已荒涼,也應該留給良善和往昔一席之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58btv|標籤|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18-9-24 22:59 , Processed in 0.04349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