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2367|回復: 1

[不倫戀情] 端莊賢淑的媽媽是我的慾望之源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3-9 21:10: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在我眼中,媽媽都是那種端莊賢淑的女人,她一直盡心盡力照顧我們。如果不是那次意外的話,我可能一輩子都是這樣認為的。
首先介绍一下我的媽媽,我的媽媽叫林雅,有著一副傲人的身材,165的身高,36D的乳房,(這個是我從內衣上看到的,但是其實不是)24,36的傲人三圍,而且三十八歲的身材完全沒有一點老態,略長的鹅蛋臉散發著不同于少女青澀的成熟氣息,氣質高貴優雅,一身剪裁合體的職業套裝彰顯著女人的干練,這個大概和她從事的工作有關吧。
事情的開始是去年高考完,媽媽因為公事出差,對於這點我一直很不理解,爸爸是跨國公司的總經理,工資福利好的不得了,足夠我們悠閒地過上一輩子,唯一不足的是爸爸一年在家的時間不超過兩位數。但是媽媽不知道為什麼還要去工作,對於這個問題,她的回答是在家閒著沒事干,出去找點事情干。
不過媽媽的公司經常加班出差,媽媽經常都很忙,晚上也經常不回家。我一開始也是以為她的公司業務比較繁忙,所以也很理解,但是后來我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去年暑假高考結束后,本來媽媽是答應我說帶我出去好好玩玩以奬勵我高三的努力學習,但是等我高考結束了有臨時變卦說公司有急事要她出差一個星期,對此,雖然我心里很不痛快,但是也表示了理解,畢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也經常這樣。
媽媽走后,我覺得很無聊,因為媽媽怕影響我學習,便沒給我買計算機,說是高考完給我買,因此我要玩都是跑王叔叔家去。王叔叔是我父親的好朋友,所以兩家很熟,只是王叔叔到現在還一直沒有結婚,這點我很不理解,畢竟要錢有錢,要權有權,他是本市的副市長。后來算是明白了。
那天我去王叔叔家敲門,開門的是一個家政公司的清潔工——林嫂,她說王叔叔出門了,要一個星期才回來,我纳悶了,怎麼又出門了。還好林嫂認識我,畢竟我經常來她知道我們兩家很熟,就讓我進門了。沒辦法,人沒在更好,我可以一個人好好玩了。進了書房我打開計算機點開游戲開始玩了起來,邊玩邊和林嫂聊天,過了一會,林嫂打掃完了,嘱咐我出門的時候鎖好門便走了。
過了一會我就開始無聊起來了,游戲也不玩了,又沒人和我聊天,我就在計算機上隨便亂點,看有什麼好玩的沒,但是王叔叔的計算機實在是太無聊了,什麼都沒有,除了我下載的幾個游戲就什麼都沒了,無奈之下我上后宮正打算下幾部電影解解饞。
忽然提示硬盤空間不足,我很疑惑,怎麼會這樣呢,我就下了幾個游戲啊,計算機的空間怎麼就沒了,我記得這台計算機空間可是160G的啊,扣除掉七七八八的東西,至少還100G可以用。有鬼,我一下子興奮了起來,好你個王叔叔啊,肯定是自己偷偷下了什麼精彩好片藏起來了。我到控制面板點開數據夾選項,把顯示隱藏文件勾上。
果然,出現了一個高達100G的資料夾,我點開一看,好家夥,一大堆的好片,分類還挺全的,有碼,無碼,日本,國産,歐美,SM,偷窺,自拍,調教,野外露出,公交車痴漢……而且電影,小說,照片一應俱全啊。
嘖嘖,好東西啊,但是我更注意的是一個30GB的加密資料夾,嘿嘿,小樣,跟我玩這個還嫩著點,因為是用第三方軟件加密的,我直接找到那個軟件把密碼文件刪除了,不攻自破。
我有點興奮了,藏得這麼深,還加密了,肯定是好東西。我把這個名為證據的數據夾點開了,但是點開后又有點傻眼了,里面還是一對數據夾,不同是數據夾的名字是一種好像拼音的東西,像什麼WQ,YL之類的,直覺告訴我這是一個個的人名。
先看哪個呢,想了下我最後點開了一個和媽媽的名字拼音縮寫一樣的LY數據夾,點開進去是幾個數據夾,分別是錄像,迷,調教,露出,公司,家……一瞬間,我的血液仿佛凝固了,我知道發生什麼了。
我顫抖著手點在了露出上面,一堆的照片出現在我面前,我一下子就認出來那是媽媽,第一張照片的背景是在我家門口,媽媽穿著她的職業套裝,一如往日的優雅,黑色的小洋裝完美地襯托出了她完美的身材,黑色的絲襪加上黑色的高跟鞋顯示出了高貴的氣質。
但是令我血管噴張的是媽媽竟然沒穿裙子,下體本該濃密的陰部此時卻光溜溜的,一條紅色的肉縫散發著淫靡的氣息,與媽媽臉上優雅的笑容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的心好像被狠狠扎了一下,我斜靠在椅子上,往日一幅幅畫面呈現在我眼前,我終於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了,為什麼媽媽老是出差加班夜不歸宿,為什麼媽媽好好地生活不享受卻跑出去工作,原來如此,我全都明白了。我平靜了下心情,點開了下一張照片。
這張照片是在媽媽公司的辦公室里,外面人來人往的,媽媽就站在單面玻璃前,全身赤裸,上半身僅僅貼著玻璃,雙手放在後面把屁股往外掰,露出了褐色的屁眼和鮮紅色的小穴,甚至與我還看到了媽媽的小穴閃著誘人的光澤,可能是隨時有被發現的危險而感到興奮吧。
接下來的照片都是一張張露出的照片,有公園的,有天台的,甚至還有一張是在天橋上直接把裙子下擺拉起來,內褲脫到膝蓋上的。
我又點開了SM的資料夾,里面的照片讓我見識到了一個完全不敢想像的媽媽,看著照片上被繩子捆著,滴著蠟的媽媽,一臉既痛苦又滿足的表情,我發現本該憤怒的我確是十分興奮,甚至于我的肉棒都悄悄硬了起來。隨著一個個資料夾的點開,一張張照片呈現在我眼前,媽媽慢慢從一個高貴的母親蜕變成一只下賤的母狗。
我甚至還看到幾張媽媽和狗的照片,雖然沒有插進去,但是我的腦海中卻不可遏止地浮現出媽媽被狗強奸的畫面。而且我還發現,媽媽的乳房根本不止三十六D,至少都是三十八F的,而且看照片上的時間,應該是在一次次的調教中變大的,但是絲毫不見下垂。
我看到幾張照片甚至有我的影子,不過根據其它照片的推測,那些照片拍的時候,媽媽的陰道和肛門內肯定是塞了跳蛋和其它東西的,因為照片上媽媽的表情看著不太自然。我感覺我越來越興奮了,我又點到最初的資料夾,里面就寥寥幾張照片,而且照片上媽媽應該是睡著了。
還有幾張陰部的特寫,里面流出了白色的精液,我總算是知道媽媽應該是一開始被迷奸並拍了照片,然后被王叔叔慢慢地逼奸並調教成奴隸了。
我感覺事情應該沒這麼簡單,便在書房里面到處翻了起來,得得撸終於在角落的抽屉發現了一個暗格,打開后發現是一些照片和錄像帶,還有幾本日記,大概翻了下,我對事情有更清楚地了解,和我想得一樣,媽媽一開始確實是被迷奸后用照片威脅的,后來媽媽的加班出差也基本都是他把媽媽拉到外面去調教的,不過還好的是,我發現王叔叔本來還想讓媽媽和狗做的,只不過媽媽沒答應而已。
只不過通過最近的日記我發現王叔叔對媽媽的要求越來越變態了,比如,不準穿著內衣褲出門,一定要穿絲襪,高跟鞋不得低于10公分,叔叔只要一打手勢媽媽就得按照叔叔的要求掀開裙子或拉起襯衣之類的,不管有沒有外人,如果沒做到就要受到懲罰等等變態的東西。
不過看樣子媽媽應該沒在有外人的時候照他說的做,只是日記上寫好像媽媽最近的心理防線越來越脆弱了,經常會猶豫的樣子,看樣子離目標不遠了。我看到這,心中不知道怎麼的腾地就升起一陣邪火,媽媽是我的,誰都搶不走。
但是我不能這樣,不然王建仁那混蛋把東西發網上就完了,誰知道他有沒有在其它地方藏點東西。況且這賤人有錢有勢,憑現在我還斗不過他。現在要開始監視他的行動,有了把柄就更好行動了,而他家現在無疑是最方便的。
回家后我上網訂購了幾套攝像竊聽設備,就在本市,明天就送過來。晚上我給媽媽打了個電話,電話那頭媽媽有點疲憊,回答我的話的時候有點力不從心的感覺,她的解釋是她有點累,我當然知道她在干嘛,只不過不想點破而已,我又向媽媽趁機提出了買計算機的要求,媽媽想了下就答應了,說錢就放在書房的抽屉里面,讓我自己去買。
掛了電話之后,我躺在床上睡不著,有點興奮,便起身到媽媽的房間,打開她的衣櫃,同樣的,這里也有個暗格,不過這個暗格是媽媽讓叔叔裝的,為的是放一些情趣內衣和性玩具。
不過我沒去打開它,拿了條媽媽的黑色鏤空蕾絲內褲打起了手槍,腦海中不自覺想起了媽媽照片上那淫蕩的姿態,不一會就射了,濃濃的精液噴灑在了內褲上面。我也沒打算洗乾淨,就那麼又放了回去,回到自己的房間倒頭就睡。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訂購的東西人就把我要的東西都送到指定地方,他很聰明地沒問我干什麼用,拿了錢就走。我檢查了下送過來的東西,性能都還不錯,回家后就開始行動了。一個攝像頭和一個竊聽器為一组,在王叔叔家的書房,客廳,厨房,廁所,卧室各裝了一组,我又在電話和無線座機上都裝了竊聽器,因為我發現媽媽經常拿著無線的座機到廁所去聽電話。
干完這一切,我回家取了錢就去買了台電腦,回家后把攝像頭和竊聽器都連接上,瞬間,這幾個地方完全在我的監控之下了,不管是聲音還是圖像,我看你們還有什麼能瞒過我。接下來就是等待他們回來了,在這期間我又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在不揭發的情況下先從媽媽身體上收點利息回來吧。網已經撒開了,就等著收網了。
大功告成,就等魚上鉤了。
幾天后,媽媽回來了,一如以往的端莊優雅,只是在看了那些東西之后,她在我面前就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威嚴了,我也想好了怎麼收點利息回來了。媽媽回家之后放下行李就去洗澡了,要是平日我肯定是不會去看的,但是今天就不一樣了,我悄悄打開了行李袋,上面的東西沒什麼可疑的,但是往下翻了下就看到了一堆粘滿精液的內褲,胸罩和絲襪。
這時候媽媽進浴室都半天了還沒有聲音出來,我趕忙回房打開計算機上的監控。雖然有心理準備,但是媽媽這時候呈現在畫面上的樣子還是讓我極度興奮起來,畫面上,媽媽全身赤裸,乳房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兩個乳頭上滿是牙印。
陰部上現在倒是有點毛了,只不過現在濕漉漉的,而媽媽正一只腳搭在梳妝台上,手伸到陰道里往外扣著,一股股的精液正緩緩向外留著,而且從這個角度能看到媽媽的屁眼張成了一個小洞。
待得媽媽洗完澡出來,身上穿著一件寬大的浴袍,但是這樣仍然遮擋不住她曼妙的身軀。見我在看電視遍對我說:“小風,該你了,去洗澡吧。”“不急,等下問完話再說。”我頭也不回地說。
媽媽很奇怪我怎麼有話說了,遍走過來,笑吟吟地問:“乖兒子,有什麼話要問我呢?你要買電腦我可是讓你買了哦。”我轉頭瞥了媽媽一眼,深吸了口氣,還能聞到那彌漫在空氣中的混合著沐浴乳香味的體香,定了定神,進入了正題:“媽媽,你剛才洗乾淨了?”“是啊,你看媽媽現在多乾淨啊。”媽媽不解。
“真的乾淨了嗎?”我盯著媽媽問。
饒是再怎麼想不起來媽媽也覺得有點不對勁了,心理有點慌,臉色也不太自然,作勢要打我的頭:“想什麼呢,趕緊洗澡去。”想借媽媽的威嚴鎮壓我嗎,可惜以前還管用,現在嘛,已經沒用了。
“我是說,你確定你那騷逼里的精液都摳乾淨了?還有屁眼里的。”我冷冷地說。
媽媽一聽,立馬如遭雷擊,整個人都呆立當場。見她這樣我乾脆也把話挑明了,“別以為你和王賤人那些事情沒人知道,你這樣做對得起辛辛苦苦赚錢養我們的爸爸嗎?不行,我必鬚得跟爸爸說,我不能容忍對爸爸不忠的人。”媽媽這才回過神來:“不要,不要跟你爸爸說,不然這個家就完了,我也完了,求求你不要跟你爸爸說,我以后再也不跟你王叔叔了,求你不要跟你爸爸說好不好。”我一聽她的話,更加憤怒:“你心里還有爸爸嗎?你還有這個家庭嗎?”說完甩開媽媽抱著我的手,回房間了,不理會後面媽媽的哀求聲,不一會,外面就安靜了下來。估計媽媽也知道我是不能原谅她的吧。
我躺在床上,雖然我很想告訴爸爸,不過這一切都得在搞定那個賤人之后再說,不然他要是狗急跳牆了就真完了,畢竟我對這個家庭還是很看重的,不想就這樣看著他分崩離析。正在我胡斯亂西安的時候電腦桌面彈出顯示,有情況,我立刻戴上了耳機。
果然,是王賤人那貨在跟一個家夥講電話,聽著聽著,我心中漸漸興奮了起來,嘿嘿,這下看你怎麼死。原來他作為管理工程的副市長,他正跟一個包工頭透露標底,當然好處費200萬是少不了的。我把這段錄音記錄下來,覺得還不保險,準備等明天哪包工頭來送錢的時候再做點記錄,到時候,嘿嘿。
一夜無話,第二天天還沒亮,電腦就響了,我一激靈,起床一看,靠,這兩個偷鷄摸狗的家夥做這事還趕早,這樣也好,省得我要等。接下來一番令人作惡的權錢交易就這樣上演了,只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已經有人全程錄播了整個過程。好了,是時候收網了。
我收拾停當開門下樓,見媽媽還是一身浴袍坐在沙發上,整個人看上去跟死了一樣,見我下來了才有點生氣,欲言又止的,終於還是什麼都沒說。我心中不忍,到底還是我媽媽啊,“洗漱一下,做早飯,我等下要吃。”這話一出口,媽媽立馬就回過神來,至少我還會跟她說話,並不真的不原谅她,說明事情還有回轉的余地,立馬沖進浴室洗漱。我出門直往王賤人家走,還好不是很遠,同一個小區,就隔了幾棟樓。在樓下還看到那個包工頭開車走了,上了樓,敲門進屋,王叔叔很奇怪我怎麼這麼早過來:“小風,怎麼這麼早過來啊。”我懒得跟他廢話:“你跟我媽媽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去找她,不然的話,嘿嘿,剛才你跟那個包工頭的事情保不定明天就到紀檢委的辦公桌上。當然,你跟其他女人的事情我不管。”說完也不理他錯愕的表情,起身在他屋里溜了一圈,把那些證據用一個袋子裝好,想想不保險,把電腦的硬盤給硬拆了下來。
然后背著一大包東西回家了,我想,在女人和權力面前他應該知道要如何取舍。到家后,得得撸直接把東西往地上一扔,對還在做早飯的媽媽說:“東西都在里面了,怎麼處理,你自己決定吧。早飯做好跟我說。”然后躺在沙發上眯眼。
過了約莫半個小時,媽媽叫醒了我:“小風,飯煮好了,起來吃吧。”聲音衣服以往的溫婉,只不過帶著一絲疲倦。
我也不答話,稀粥,幾碟小菜,還有豆漿油條,更往常吃的一樣,這讓我心里感到了一些溫馨。媽媽在我對面坐了下來,已經換了身衣服,沒見過,遲疑了下問:“小風,能不能不要把這事告訴你爸爸。”我吃著飯,竟然鬼使神差地說了句:“可以,當我性奴。”話說完連我自己也愣住了,媽媽愣了會,過會才下定決心一般:“這樣就可以了嗎?”我又不自主點了下頭,畢竟媽媽的身體要是說我沒非分之想的哪絕對是騙人的。但是剛點完頭我就後悔了,她畢竟我媽媽。
沒想到媽媽竟然點了點頭答應了,然后低頭吃飯,我吃著吃著有點走神了,喝豆漿的時候把筷子碰地上了。等我俯身去撿,眼睛往媽媽那邊一瞟,發現媽媽穿的裙子很短,就剛剛蓋住大腿,坐下來之后往上縮了一節,白色的鏤空內褲都隱約可見。讓我的鷄巴一下子就充血勃起,媽媽這時似乎有所察覺,雙手把裙子往上撩了起來。
媽媽這時候又把腿往兩邊分開,一變讓我看的更加清楚,好像感覺我看的不是很清楚,媽媽乾脆把兩只腳成M型架在椅子上,用手主動分開大陰唇讓我看得這清楚,紅色陰道散發著迷人的光澤。我怕再看下去就真忍不住射了,趕緊建起筷子做回椅子。
對面媽媽臉色微紅,見我起身放下腳繼續吃東西,確實被把裙子放下去。剛才那驚艷的一幕讓我有點興奮,接下來都沒心思吃飯,不時地偷瞄媽媽高聳的胸部,媽媽倒是很看得開,直接就解開襯衣,脫下胸罩,一對渾圓潔白的雙乳就這樣暴露在了空氣中,兩個乳頭站立在頂部,已經微微挺立,竟然是淡紅色的。
我有點驚異,似乎知道我的想法,媽媽有些羞澀地說:“你王叔叔打藥弄成這個樣子的。”我心中赫然,不再說話,但是心思卻全在媽媽身上,味同嚼蠟。
匆匆吃完早飯,媽媽把衣服整理了下就到厨房去收拾了,我在客廳看了會電視,大清早的,也沒什麼可看的。想了會,覺得還是應該跟媽媽談談。走到厨房門口,看著媽媽忙碌的背影,心里的負罪感更深了,“媽,你真的決定了嗎?”媽媽一聽,身體有點僵硬,回過頭來,“小風,不是說好了嗎?怎麼又變卦了,難道說你還打算告訴你爸爸。是不是我剛才做得不夠好,你要是想插我的話我不會反抗,我只是以為你只想看看而已,我下次會注意的,求你不要告訴你爸爸好不好?”媽媽有點急了。
“不是的,我是說。我想過了,你再怎麼樣也是我媽媽,你可以再選擇一次的,雖然我很想擁有你,但是如果你不願意的話就算了,而且這事我不會告訴爸爸的。”媽媽沒想到我會這樣說,心下有些感動,不過還是搖了搖頭:“我已經沒資格做你媽媽了,不過你要想這麼叫我還是會很感激,你不用管我了,我已經決定了,我的身體現在已經離不開性愛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果你不嫌棄我這殘花敗柳的話,就收下我吧。”說完轉過身去,撩起裙子,雙手扶在洗碗台上,高撅著屁股,說,“來吧,你不是很想要媽媽嗎?別以為你每次偷看媽媽洗澡媽媽都不知道,你想要的話就來吧,媽媽給你。”我還能說什麼呢,脫了褲子,挺著那令我十分驕傲的陽具走到媽媽身后,龜頭對著媽媽的大陰唇磨了一下,竟然十分順利就進去了,看來媽媽的身體很敏感啊,媽媽見我剛進去個頭就沒動靜了,主動把屁股往后一送,就把我的整根鷄巴纳了進去。
瞬間,我的鷄巴就進入了一個溫暖,濕潤,緊凑的所在,沒想到媽媽的陰道還那麼緊,差點就當場缴槍了,看來也是藥物的關係啊。
不作他想,我前后抽送起來,媽媽也十分配合地把屁股往后送。不得不說,跟自己的媽媽做愛的那種突破禁忌的快感更勝肉體上的刺激。雖然媽媽的肉體讓我留戀,不過我也沒刻意去忍耐,10來分鐘后就噴射在了媽媽的陰道中。
等我把鷄巴抽出媽媽的身體,媽媽轉過身來蹲下去,毫不遲疑地張嘴把我的鷄巴喊了進去,等清理好了才吐出來,溫柔地幫我提上褲子,抬頭問:“還滿意嗎,小風,不滿意我們再做一次。”“不用了,留點力氣晚上做。還有,以后在家穿得方便點。”媽媽一下子就明白了所謂的方便點是什麼意思,點頭答應了。
做完這一切,我半靠在沙發上,覺得有點不太真實,就在一個星期前,媽媽還是我眼中溫柔嫻淑的母親,可是現在卻成為了我結束處男生涯的第一個女人。
難道說造化弄人,當年我從那里出來,現在我也要回到那里去了嗎?
可是不管我願不願意相信這是不是真的,稍一扭頭就能看到媽媽還穿著那身令我為之慾望勃發的套裝讓我無法不相信,剛才那一切感覺是如此的奇妙,就算是做夢,那我期待永遠不要醒過來。
媽媽洗碗后直接坐到了我身邊,把正在神游的我召唤了回來。我撇頭看了媽媽一眼,發現平時有潔癖的媽媽這次竟然沒去洗澡就這樣穿著那套套裝坐在我身邊。大概是發現了我的眼光,媽媽解釋說:“兒子的精液我可不希望就這麼浪費了,就讓他們在里面多待會吧,我現在是安全期。”“媽媽,你能不能跟我說當初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是都知道了嗎,為什麼還來問我。”媽媽奇道。
“我想聽你說,媽媽。”我發現當我讓媽媽講出她被凌辱的經過時,我竟然微微有點興奮,就連剛射過精的陽具這時候又有抬頭的趨勢。
媽媽沉默了會,說:“小風,媽媽不想說,不要逼媽媽了好不好,除了這件事,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我不想把媽媽逼得太急,遍沒有說下去。氣氛一時有點沉默,媽媽想來是瞥到了我下身的變化,臉色微微有些臉紅,說:“是不是你聽媽媽說被人侮辱的經過會感到興奮?”我驚訝地看了媽媽一眼,看來媽媽察言觀色的能力確實很強,雖然不太情願承認,但還是點了點頭。媽媽有些赫然:“對不起小風,媽媽真的沒有辦法答應你,如果你想的話,你也可以像照片那樣凌辱媽媽,但是不要讓媽媽說以前的那些事好嗎?”話說到這個份上,我也沒什麼說的了。媽媽這時把身子凑過來,一對豐滿的雙乳緊緊靠著我的身體,把嘴凑到我耳邊,吐氣如蘭:“小風,跟媽媽做吧。”聽到印象中一向保守的媽媽說出這樣的話,我才剛有點發硬的鷄巴瞬間敬禮,鷄蛋大小的龜頭直接彈出了褲子。
雖然剛才見識過了,但是那是已經軟掉的,現在再看,媽媽不禁有點驚訝與我的尺寸,吃吃笑道:“沒想到小風已經成大人了啊。”說著俯下身去,像寶貝一樣捧著,然后伸出舌頭像小孩子舔冰激凌一樣舔著,然后張開誘人的雙唇把整根鷄巴喊了進去。
不得不說,媽媽的身體被開發得很完善,我明顯已經能感覺我的鷄巴前端已經進入了媽媽的喉管,可是媽媽除了臉色有點紅之外沒有一點不舒服的跡象。
從沒想像被自己媽媽口交是如此舒服的一件事情,看著胯下媽媽的頭上上下下起伏,從鷄巴上傳來的一陣陣快感,搭上媽媽那精致的容顏,讓我忍不住呻吟了出來。這呻吟就像是對媽媽最好的鼓勵一樣,媽媽起伏更快了,越含越深,嘴唇都已經碰到了我的小腹。雙手也不停歇,有規則地撫摸著我的陰囊,不斷刺激著我的敏感帶。得得撸
我感覺自己要忍不住了,身體有點發抖,媽媽明顯也感覺到了,含得更加用心,就在我感覺已經要爆發的時候,想把鷄巴抽出來,媽媽卻一手緊緊按住我的屁股不讓我抽出來,整個頭深深埋了下去,喉管有規則地擠壓,手的撫摸動作更快了。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聲低吼,盡數把精液一股股噴射了出去。
媽媽鼓著腮幫子,大口大口咽下去,奈何實在是太多了,有不少還是從嘴縫流了出來。射精持續了十幾秒,然后繼續保持射精時的動作,媽媽也慢慢擠壓著陰囊,把里面的精液慢慢勸擠了出來。又清理了一陣,媽媽幫我把褲子拉上,起身,然后當著我的面把嘴角的精液用手指颳了下來送到嘴里,還意猶未盡地舔了幾下。
對此,我只能十分無奈的接受,因為我發現這樣瘋狂的交合,即使以我經常鍛煉的身體也是經不住這樣壓榨式的做愛,身體有點發虚。對此,媽媽的解釋是她的身體已經被叔叔調教得十分敏感,離不開精液了,為此,媽媽說會炖東西給我補身子。
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媽媽的慾望稍停,因為她的出差假期到了,她要回公司去上班了,雖然她可能對工作不在乎,她老板估計碍著王叔叔的面也就這樣隨便她請假,但是怎麼說還是要裝裝樣子的。聽到她要去上班我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有種解脫的感覺。不過媽媽明顯還慾望高漲,要我幫她挑衣服,我無奈,只能跟著她上樓了。
我心里苦笑,到底誰才是奴隸啊。進了房間,媽媽打開她的大衣櫃,饒是我見識過也有點驚訝于它的琳琅滿目。待得開始挑衣服的時候我就發現不正常了。
以前媽媽的衣櫃我不是沒翻過,但是這次很明顯衣服跟以前都不一樣了,如果非要形容的話,那就只能說是——暴露。
沒錯,媽媽的這些衣服全部是裙子,而且全是那種十分短的裙子,最長的一條估計也就勉強能遮住大腿的2/3,上衣倒是正常,不過明顯都小了點,這要穿媽媽身上,我都擔心媽媽呼吸的時候能把上面的扣子崩掉。
最後,我選了一套可以算是最保守(相對來說)的黑色套裝,內褲是白色鏤空貼身內褲,這種穿上去不會有痕跡露在外面,搭上肉色的絲襪和黑色的細跟涼鞋。
饒是如此,當媽媽當著我的面把這些衣服一一穿上后我還是十分懷疑這衣服的安全性,沒辦法,裙子短,上衣則绷得緊緊地,兩只乳房呼之欲出。這哪是去工作啊,還不得把一整個公司的人都禍害死。我不禁心中疑問,饒是媽媽在怎麼放蕩,在外面理應不該這樣啊,為什麼……“媽媽,你以前的衣服呢,這樣的衣服你就不怕穿出去走光嗎?”我把心中的問題問出來了。
“小風,知道心疼媽媽啦,那你這兩天怎麼還把媽媽往死里操的差點出不了門?”我心中诽谤:“那是誰操誰啊。”口中卻沒說出來。
“至于這衣服嘛,你要是心疼媽媽的話可以不穿,但是呢有個條件。”媽媽狡黠地說。
不得不說,我的占有欲十分強烈,不想讓媽媽就這樣出門,所以想也沒想就答應了。媽媽這才從床底拖出來一個箱子,原來她以前的衣服都收起來了。換上一套正常的套裝,媽媽雖然看上去仍是美艷動人,但是至少沒有走光的危險了。
只不過媽媽說出來的條件是:“不能讓我穿內衣,還有,把這個給我裝進去。”媽媽伸手從箱子里拿了兩個跳蛋放到我手里,看來媽媽早有預謀,東西都是放一起的。
我雖然不情願,但還是幫媽媽把跳蛋在肛門和陰道放了進去,沒想到媽媽似乎不滿足,自己還伸手往里捅了捅。做完這些才穿上絲襪把套裙放下。
誰能想到,在這樣一個美婦人端莊的外貌衣著下,竟然會是真空的,而且還有性器塞在肛門和陰道里。
做完這些,媽媽就挎上包出門了,走路動作沒有任何破绽,只有我才知道個中乾坤。
看著媽媽出門,我也有點無聊,思量著干點什麼,想不出個所以然,先出去隨便走走吧,這幾天一直窩在屋里,都快和外面脫節了。
魚下了樓,我意外發現王叔叔竟然在樓下,而且明顯是在等我。見我從樓梯口出來,王叔叔笑了聲:“怎麼樣,你媽媽的滋味不錯吧。”一見到我就生氣,懒得理他。
“滾,如果你不想明天被紀檢委找上就馬上從我眼前消失。”王叔叔也不生氣。
“你確定那些證據有用嗎,而且你不覺得你媽媽很奇怪嗎,這幾天你估計都沒下過床吧。”這次輪到我有點驚訝了,他怎麼知道得那麼清楚,難道真的另有隱情?我隱隱有種不太好的預感:“說下去。”“這里說話不方便,想聽的話跟我來吧。”說完也不等我反應過來徑直往他家走。看來姜還是老的辣,雖然我直覺不應該去,但是最終好奇戰勝了理智,抬腳跟了上去。
到了他家,主賓分坐,我有點不耐煩了:“有什麼話快點說,不然別怪我不客氣。”王叔叔還是那樣不緊不慢的說道:“你打算怎麼不客氣,打我一頓還是憑那些攝像頭,或者是我的受贿證據?”這下輪到我坐立不安了,他怎麼好像什麼都知道,我感覺自己好像落入了一個陰謀當中。
“在我說話的過程中,不要打斷我,不然你就別想聽到後面的東西了。”王叔叔整理了下思路,緩緩開口了。
“首先,這事是你爸爸首先請求我幫忙的。”王叔叔第一句話就把我驚得無以復加,要不是他不讓我說話,我早罵他了。
在我眼中,爸爸除了有點不顧家之外,絕對算得上是個好男人,現在有個人跟我說我爸爸指使他去逼奸我媽媽,打死我也不相信,但是我耐著性子往下聽。
王叔叔也不以為意,自顧自往下講道:“因為你爸爸有外遇了,他想和你媽媽離婚,可是他又很疼愛你,想獲得你的撫養權,所以就讓我去逼奸你媽媽。他好以此為把柄逼你媽媽交出撫養權,要實在不行到時候進入法庭也是很有利的證據,畢竟到時你媽媽就是與人通奸,這要是坐實了,她就什麼也得不到了。”王叔叔停了下來,喝了口水,問,“很驚訝是不是,自己向來敬愛的父親會是這樣的人。說實話,當初他來擺脫我的時候我我也嚇了一跳,但是他對我有恩慧,我不得不幫,就算不說這些,當初要是沒他用錢幫我鋪路我也沒可能這麼快就當上副市長,還是主管建設的。”我感覺心中堵得慌,連喝了好幾杯水才緩過氣來。
“但是你爸爸不知道的是,我雖然能幫他拿到對你媽媽不利的證據,但是卻沒辦法逼奸她,得得撸知道為什麼嗎?呵呵,其實很簡單,這個也是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沒結婚的原因。因為我不能人道,或者說,不能做愛,當初你爸爸救我的時候我就已經被打殘了,只不過醫生碍于個人的隱私才沒跟他說,只對我一個人說了,我也就沒跟人說了。”我忽然想起媽媽被他調教的那些照片,也不管他不讓我插話的威脅,激動的說:“那些照片呢,你不要以為我沒看過那些東西,你要是不能人道你怎麼把我媽媽調教成這樣的。”“這就是我要說的。”王叔叔接著往下說:“事情一開始很順利,你媽媽也屈服了。但問題就在這里,我跟你爸太過大意,竟然讓你媽發現了我們的計劃,結果反過來牽制你爸,只不過當初拍的照片上沒有我們的任何部位,要是拿出去你媽也說不清。所以這樣兩面僵持后,你父母談判后,你媽同意離婚,你爸也同意把財産平分。但是在你的撫養上兩個人起了争執,最後決定到時候你想跟誰就跟誰。所以接下來才有你媽媽經常出差,其實她都是到我這讓我幫她把身體開發得更加敏感。然后偽造成她被我逼奸的景象,再故意讓你發現。”“這只是你的一面之詞我為什麼要相信你,你有證據嗎?”我終於有點慌神了,連這話我都不怎麼相信,畢竟他敢說出來肯定會有證據。
“你媽媽知道你經常偷看她洗澡,知道你對她有慾望,她就是想借助你對她的慾望用她的身體留住你,可惜她太操之過急了。而你爸爸的留住你的希望就是我能把這些告訴你,然后你因為恨你媽媽就會跟著他出國。”“因為我知道這些事情,所以你媽媽必鬚堵住我的嘴,只不過她沒想到1/4的財産根本留頂不上你父親對我的恩惠。好了,我要說的都說完了,但是我必鬚說的一句是,你父母都是愛你的,他們這麼做無非是想留你在他們身邊,你最後不管怎麼選擇,都不要太責怪他們。你媽媽今天出去就是去跟你爸爸辦離婚手續的,就算我現在不跟你說,等下你估計也該知道了。”說完,便不再說話了。
原本還好好地,但是最後一句話卻刺激了我,我激動地站起來,沖他大吼:
“騙子,你們都是騙子,為我好,為我好就這樣把我當棋子耍,我不要再見到你們。”說完摔門而出,王叔叔知道我會很激動,但沒想到我會這麼大反應,忙跟在後面追了出來。
我視線一片模糊,為什麼,為什麼我的爸爸媽媽會這樣對我,把我當棋子這樣耍,大腦一片漿糊,什麼也看不清,只往前跑。我恨死這個家庭,我恨死這里的人,我永遠再也不要回來了。
即使是魚,我也是食人魚我漫無目的走著,等我混亂的思維慢慢平息下來,已經臨近中午了,沒想到一氣之下我竟然拋出了這麼遠,雖然已經決定不回去那個讓我心碎的家庭了,但是我還是不得不回去那些衣服。
等我偷偷摸摸回到家,側著耳朵在門口聽了會,屋里靜悄悄的沒一點聲音。
正打算開門進去,門呼啦一下就開了,媽媽俏生生站在我面前,臉上還掛著淚痕,眼睛哭得都有點腫了,見到我回來,正想過來抱著我,我后退一步閃開了冷冷道:“我不想再被人當成傻子一樣耍了。”聞言,媽媽整個人都呆住了,口中無意識地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太愛你了,我只是想你留在我身邊。”說完眼淚又掉了下來。
我厭煩地推開她,迳直進屋上樓去了。進了房間從床底拉出來一個皮箱,上面布滿了灰塵,想這個皮箱是很小搬家的時候帶過來的,沒想到再一次用到它我卻要離開這個讓我陌生的家,我自嘲地笑著。迅速收拾了一些衣物,把以前打零工赚的所有的錢都拿出來,數了數,才2000多,不過暫時也夠用了。以前打工只是為了讓自己體驗下生活,沒想到現在這些錢倒成了我的依靠了。想了想,我又把手機拿出來放在桌子上,然后拎著皮箱就下樓了。
媽媽還在暗自垂淚,見我提著箱子下來,急聲問:“小風,你要去哪?”“走,在這里我再也不想待下去了。”我面部表情地說。
“小風,不要,求你不要走好不好,一切都是我不好,求你不要離開我,你要是走了我怎麼活。求你不要走。”媽媽哀求道。
我不理會她,下了樓梯直接要出門。媽媽一把拉住我,我一下竟然沒甩開,媽媽繼續哀求著:“小風,你就算要走也吃完這頓飯再走好不好?”我扭頭看了下餐桌,果然一桌子豐盛的午餐,看來都是媽媽精心準備的,可是我現在卻提不起任何食欲。
“我惡心,我不想吃你做的任何東西。”我極力挣脫了媽媽的手,開門走了,就在門關上的瞬間,我聽到後面媽媽跌坐在地上的聲音。早知如此,何必當初,這也是你們逼我的。
等下了樓我才想起來不知道要去哪,不管了,打個電話讓他幫忙介绍他以前高中在學校外面的出租房,看能不能便宜點,一番砍價,最後以每個月200的價格租下來。到了一看,只是個很小的平房單間,不過要不是現在高考結束沒人租估計也不能這麼便宜,畢竟是在學校旁邊,房價都不低。
暫時先這樣了,凑合著住吧,以后怎麼辦再說,一個大男人還能被餓死了不成。可是縱然不會被餓死,但是卻會被煩死。因為從下午開始,媽媽就找到這里來了,想來她是通過同學的關係找到這的,早知道不找同學幫忙了。從下午一直到晚上,媽媽都一直在外面敲門,不勝其煩。
最後我終於受不了了,畢竟也一天沒吃了,心里還煩躁,加上門這樣響,我一下子拉開門,外面媽媽見我終於開門了,臉色有點高興。媽媽穿的還是早上出門的裝束,進了屋子,正想說什麼卻被我粗暴地打斷了。
“把衣服脫了。”媽媽一聽有點楞,畢竟這里是出租房,隔音效果不好,雖然因為高考結束走了不少人,但是還是有其他年級的學生沒放假還住著,要真做起事來保準不會被人聽見。
雖然媽媽之前一直很開放,早上甚至還想穿著暴露的衣服出門,但是那都是在算計我。所以我現在這麼一說,媽媽就有點不知所措了,一手拉著胸前外套的衣襟,有點慌亂地說:“小風,不要在這里好不好。跟媽媽回家吧,回家你想怎麼樣都可以。”“滾,既然不願意就滾出這房間,沒人逼你做什麼。”我憤怒地沖她吼著。
媽媽感覺有些委屈:“不要趕媽媽走,媽媽聽你的還不行嗎?”“對不起,你已經失去今天的機會了,你要還想進來明天再說吧,現在,馬上離開,要是你想讓我餓死的話就繼續在門外呆著。”我冷得讓人發顫的聲音硬生生灌進了媽媽的耳朵。媽媽低頭想了會,終究還是走了。
吃過晚飯回來,我躺在床上想我這樣做到底對不對,得得撸這樣對爸爸媽媽到底對不對,他們雖然傷害了我,但是畢竟是對我好,但是同時我又無法忍受被人當棋子一樣擺布利用,而這兩個人還是我的父母。想不出個所以然,迷迷糊糊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媽媽又來了,還帶來了早餐,卻被我扔了出去,媽媽手足無措,望著眼前陌生的兒子,以前他從未如此粗暴地對待過她,即使是發現了自己通奸的證據他也只是想占有自己的身體,在占有之后對自己確實百般順從。可是現在,眼前的兒子令她感到茫然。
我見媽媽又來了,連房間也沒讓她進,直接讓她在外面呆著,說:“在外面把衣服脫了再進來。”要知道這里可是住了很多學生啊,現在大清早的,很多才剛起來還在刷牙,遠遠看著這邊發生了什麼事。
媽媽神色一緊就要進屋卻被我堵住,媽媽哀求著:“小風,讓媽媽進屋好不好,媽媽進屋了一定脫,隨便你怎麼玩,但是不要在外面好不好。”我嘿嘿笑著:“對不起,你再一次拒絕了我的要求,我不逼你,你走吧,今天你沒機會了。”媽媽盯著我看了好一會,我毫不示弱地反盯著她,最後媽媽的神色漸漸黯然,轉身走了。我的心中充滿了一種復仇的快感。
第三天,一整個早上媽媽都沒來,下午也沒來,我正想著她是不是放棄了,心中冷笑,女人啊,果然是朝秦暮楚的動物,昨天還口口聲聲說著海誓山盟,今天就變卦了,不由得更加怨恨起來。
晚上,當我正準備睡覺的時候,門響了,媽媽在外面讓我開門,好像被天氣凍得不輕,說話都有點顫抖:“小風,是媽媽,你開開門好嗎?讓媽媽進去行不行?”我眼都沒睁,直接窩在被窩里說:“對不起,我已經睡了,要來的話明天再來吧。”媽媽有點急了:“小風開門好不好,媽媽說幾句話就走,不然媽媽今天就在外面不走了。”“隨便你吧。”我嘟嚷了聲,翻個身把被子一蒙就睡了,外面朦朦朧傳來媽媽的說話聲,聽不清楚,見我沒反應,一會也漸漸沒聲音了。
我愛憐地保著媽媽,手握著她冰冷的雙手,就這樣抱著她,一陣倦意襲來,慢慢地睡著了。
睡夢中,感覺媽媽慢慢離我遠去,不論我怎麼喊怎麼追我們都是越來越遠,我一驚醒,出了一身冷汗,看了看懷中媽媽還在,才放下心來。似乎有些不滿我的動作,媽媽把身體挪了個更舒服的位置,嘴里不知道嘟囔什麼,看上去跟個小女人一樣,可愛極了。
媽媽一直睡到中午才醒過來,見到我抱著她,正想張嘴向我說什麼,被我一手捂住,我現在只有滿心的溫柔:“媽媽,我們回家吧。”媽媽一聽眼淚就又要流出來道:“媽媽的道歉信你看到了嗎,你原谅媽媽了嗎?”道歉信?我搜了下媽媽的衣服,在上衣口袋發現一封信,不過我沒看就直接撕掉了。“你……”媽媽又要哭了,“你還是不原谅媽媽嗎?”我一把摟住媽媽,“你本來就沒錯,我們都沒錯,你不用道歉了。我們回家吧,你身子還虚,這里不方便。”媽媽不再說什麼,低頭嗯了一聲。
第七章 相濡以沫
媽媽這次休息了整整三天才恢復過來,當那天早上醒來,發現媽媽不在我身邊,以為媽媽走了的時候,我瘋了一樣沖出房間,見媽媽正在厨房給我做早餐,只是媽媽現在的穿著極其香煙,全身除了一條圍裙之外不著片縷,讓得早上剛起來的我瞬間一柱擎天。我走過去,雙手環住媽媽的腰,“怎麼不多休息會?”媽媽回頭嫣然一笑,放下包袱之后的媽媽此時的笑容純淨得讓我為之心動,“還不是怕你早上起來沒早飯吃嗎?沒事,媽媽已經休息三天夠了。”“怎麼不多穿點,要是再凍著怎麼辦?”我有點生氣。
“凍著了好,不然媽媽怎麼知道自己的乖兒子已經可以照顧媽媽了。”媽媽俏皮地說,“再說了,不是你要我穿方便點的嗎?不這樣,你下面那壞家夥在干嘛。”我終於忍不住了,低頭含住媽媽那有人的紅唇,貪婪地吸著,媽媽的口中有一股令我心醉的芳香,兩條舌頭在口中顽皮地轉來轉去,不時碰一下,舌頭瞬間傳來一陣電流讓我更加昂揚。
半晌,唇分,媽媽才“哎呀”一聲轉過去,看著那糊掉的鷄蛋,揮起拳頭锤了我一下,“都是你,這下怎麼吃啊。快點刷牙去,嘴巴臭死了。”我無奈地笑笑,此刻的溫馨讓我覺得連牙膏的味道都特別好,哪里還有什麼怨恨。
刷過牙,媽媽已經把早餐準備好了。我坐下后見媽媽正要坐到對面去,有點不滿:“媽媽,難道等下還要我鑽到桌子底下去嗎?”這麼一說,媽媽顯然也想起那天香艷的早餐了,臉色微紅,雖然說著不要,但是還是順從地在我身邊坐了下來。我撒嬌地要媽媽喂我,媽媽一指頭點在我頭上,說道:“小鬼,盡想壞東西,想吃媽媽豆腐就直接說。”但還是寵溺地咬了口鷄蛋,然后嘴對嘴送到我嘴里。我感覺自己的陽具都快爆掉了,可憐兮兮看了媽媽一眼。
“真拿你沒辦法,說好啊,不許亂動。”然后掏出我巨大的陰莖,緩緩放進那還有些干澀的陰道,我有些驚訝,以前媽媽的陰道很容易就分泌蜜液潤滑的啊,怎麼今天這麼干,媽媽好像知道我想什麼,咬著我耳朵說:“媽媽以前都是打藥加吃春藥的,不然你以為媽媽這麼保守的人真的那麼放蕩嗎?要不是人家也不願意整天欲火焚身的。”話說完,媽媽繼續香艷地喂著我吃飯,我試著抽動幾下,但是實在是太干澀了,摩擦得陰莖生疼,媽媽眉頭直皺,但也沒說什麼。試了幾下,實在是不行,我也就乖乖就這樣坐著,只不過對著媽媽上下其手,又手握著媽媽豐滿的乳房,在乳頭上慢慢轉著圈,吃飯的間隙低下頭去含著媽媽可愛的蓓蕾舔弄一番,不一會媽媽的乳頭就勃起了,臉色微紅,陰道也慢慢濕潤起來。
這下我更受鼓勵,空著的左手在媽媽剛露頭的陰蒂上擠壓摩擦,不時用指甲颳一下,每次媽媽的身體都顫抖了下,陰道分泌蜜汁的速度更快了。媽媽氣喘籲籲地喂完我吃飯后,放下筷子,一轉頭就俯下身含著我的嘴唇。我能感覺到媽媽已經動情了,也就不再挑逗她,抱起她來到媽媽的卧室,放在床上,下體保持著插入的姿勢。
媽媽身上的那件圍裙早不知道飛哪去了,看著媽媽面若桃花,雙目含春,我再也忍不住了。
低頭就吻上媽媽的嘴唇。雙手也不停歇,揉捏著媽媽豐滿的雙乳,以最傳統的男上女下式抽插著。
媽媽的陰道仿佛有著神奇的力量般,陰道壁上的肉擠壓摩擦著,從子宮還傳來一陣陣吸力,剛抽插沒幾下就差點缴槍。還好及時刹住車,冷靜了會才繼續抽插,我不想自己這麼沒用,在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靈肉交合中這麼快就潰敗,那樣豈不是讓媽媽很傷心。
這樣抽插了十來分鐘,媽媽的陰道出現了一陣陣急速的抽搐得得撸,我知道媽媽的高潮快到了。心中暗喜,挺動腰部加強插入的速度和深度,幾乎次次到心。
終於,在第一波高潮來臨,一股的陰精噴灑在我龜頭上,燙的我一陣哆嗦,我知道我也快射精了。
腰部一用力,瞬間感覺龜頭突破了一團軟肉,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所在,我知道自己的龜頭已經插進了媽媽的子宮,媽媽一陣顫抖一波更加猛烈地高潮來臨,子宮颈緊緊地箍住龜頭,我精關一松,一股股滾燙的陰莖噴射而出,沖擊在媽媽的子宮壁上,媽媽一聲尖叫,就這麼一直維持在高潮的頂峰上。
媽媽此時已經無力動彈,只有下體本能地松動,陰道一吸一吐,一股股陰精持續涌出,與我滾燙的陽精混合著,緩緩從交合處流出。
高潮持續了半分多鐘,我和媽媽都是第一次感受到這麼猛烈徹底的高潮,我倒在媽媽的身體上,和媽媽一起體味高潮的余韵。
不知過了多久,我覺得自己有點冷,發現自己的陰莖還插在媽媽的陰道里,隨著我移動,已經軟下來的陰莖滑了出來,媽媽的陰道也跟著用處了一股股乳白色的液體,有我的,也有她的。拉過被子,就這樣和媽媽擁著睡著了。
中午,感覺懷里有人在動,發現媽媽醒了,高潮帶來的余波在媽媽的臉上還殘留著一絲嫣紅。
見我醒了,媽媽倦懒地說:“小風,抱我去浴室把,我要洗澡。”對於這樣的要求我還能怎麼樣拒絕,當然是堅決執行命令。
在浴室里當然免不了一番嬉戲,個中滋味不足為外人道。
終章 即使是魚,我們也要相守到老從那天以后,媽媽在家基本什麼也不穿,有也是很簡單的大T恤,方便我想做的時候不用太麻煩地脫衣服。
媽媽也曾想過在外面跟我做愛以增加情趣,但是被我拒絕了,媽媽是我的私人物品,我怎麼舍得冒著她被人偷窺的危險呢,那不是太吃虧了。
媽媽聽到我這樣說,當然是感動加激動,免不了又是一番盤腸大戰。
當然了,不出去外面,但是在家里就沒問題了,我去買了很多情趣用品,我也嘗試過跟媽媽玩SM,但是看媽媽有些痛苦的表情就放棄了,雖然媽媽一再表示她沒問題,這些她受得了,但是我怎麼舍得我親愛的媽媽受苦呢。
爸爸和媽媽最終還是離婚了,當然了,他們征得了我的同意,爸爸在國外和他的情人結婚了,得得撸但是我並不怪他,因為他給了我一個如此憐愛的媽媽。
我和媽媽的事情他也知道,不過他也沒說什麼,他知道這是我同意他們離婚的原因,他也就不管了。媽媽分到的財産夠我們一輩子不愁吃喝的,所以她就辭去了工作,專心在家陪我。
爸爸偶爾也帶我的后媽來看我,我的后媽確實是個很不錯的女人,她很是知性,難怪爸爸會看上她。
后來我被一所離家很遠的大學錄取,媽媽因受不了寂寞,把房子一鎖,就這樣千里迢迢到我學外面校租了套房子,在這個陌生的城市過起了二人世界,雖然我們不是夫妻,但是我對媽媽的依戀,愛憐,媽媽對我的依賴,讓我們過得比一般的夫妻更加甜蜜。至于這些生活,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3-9 23:05:38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標籤|85ST|85CC| 85街

GMT+8, 2018-6-23 08:55 , Processed in 0.03934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18av] [5278] [twdvd] [加勒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