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15097|回復: 4

[人妻熟女] 劉太太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8-10 13:12: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早上起來,我一邊洗臉,一邊對太太說:「老婆,昨晚樓下兩公婆又吵架了,不過,妳睡得像死豬一樣,什麼也不知道。」
太太淡淡地說道:「都聽慣的啦!他們整天都為一些芝麻綠豆的小事爭吵不休,不過又難怪哦,聽說她老公只是個公務員,那間屋是老婆出錢買的,他老婆是個大商家的獨生女兒,所以她總是說話大聲過她老公的。」
我奇怪地說道:「嘩!想不到妳對她們家倒那麼清楚哩!
太太說道:「還不是她們平時吵架時喊出來的,她老公的樣子都生得挺好,高大威猛,但老婆卻古古板板的,新潮一點的衣服都不見她穿一件。」
我笑著說道:「人家有沒有衣服妳都知道,我倒真服了妳。」
太太望了我一眼,說:「我們正好住在她們的上一層,當然見到曬出來的衣服,不過他老婆那麼古板,估都估到她沒什麼好衣服啦!」
我拿著公事包準備出門口了,回頭又說道:「講開又講,我們已經在這裡住了快四年了,我卻好像從來沒有在電梯遇上過她們。」
太太笑著說道:「還說你們男人本事哩!她們住十九樓,搭的是單數那部電梯,你又怎麼會遇上她們呢?」
「哦!也難怪!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呢?等一會兒我上班時,我就特地落一層樓搭電梯,看看她們是什麼樣子也好。」我自言自語地說著,我太太似乎沒有聽到,她只顧執拾床單,沒有再說什麼。
我出門口後,真的從樓梯走下一層樓,當走到防煙門時,就到我們對下的那一座,而且聽到有人開鐵閘的聲音,於是駐足樓梯,聽一聽有什麼動靜。
「臭男人,昨晚說他兩句,今天一大早就走出去,有本事就不要回來,沒有你,我怕會餓死呀,我還不會自己出去做工賺錢!」
我隔住防煙門聽到一把女聲自言自語地說著,她的聲音倒很好聽,雖然粗粗魯魯的,不過卻不刺耳,於是推開防煙門,行入走廊,並望了那個女人一眼。對方雖然已三十來歲,不過,樣子似乎頗為風騷,上身穿一件緊身恤衫,黑色西褲,外邊披件頗為古老樣式的羊毛衫。
我和她一進入電梯後,就站在她的後面,由剛才所見,她樣子還算過得去,心想;聽我太太說她古板,但是她的身材卻非常的棒!屁股又大又圓,乳房非常豐滿碩大!成個戰鬥格的樣子,她們經常吵架,難道是老公餵她不飽?
我想到入神,連電梯落到地下都不知道。直到她走了出去,突然轉身,和我打了個照面,對方好像偷偷一笑,我才如夢初覺,慌忙走出電梯,上工去了。
放工後,我太太告訴我,說她要回鄉下一趟,她買了很多即食麵和罐頭,叫我自己處理吃飯的問題。
「嘩!要吃自己的兼扎炮了,妳要去多少天啦?」我苦著臉說。
「你好厲害嗎?扎什麼炮呀!現在你一個禮拜才開一次炮,不知是不是在外邊打了,回來都沒貨交,說正經的啦!我明天一早搭船,你較定鬧鐘,不然遲到賴我。」太太一邊收拾行李一邊說。
一宿無話,我一早醒來,已經八點,匆忙換衫上班,但走到電梯口,卻看見「故障修理」的紙牌,於是衝落下一層,當一邊扣好恤衫鈕時,十九樓那個女人又剛好走出門口,兩人四眼相對,對方還主動點頭打了一下招呼。
於是我首先打開話匣,笑著對她說道:「樓上那架電梯壞了。」
對方只在微笑示意,沒有答嘴。
放工後,我不想煮飯,就在外面吃過才回來。但進到屋,又聽到樓下似乎又傳出爭吵的聲浪,於是我沒有開燈,靜靜推開窗門看看,但見到那個女人穿著一件睡衣,鈕扣沒有扣上,好像被扯甩的樣子,只是用手按著,不過,見不到那個男的,由於我不敢將窗打得太開,所以看得不很清楚。不過,後來聽到好大力的關門聲。
一會兒,又見到那女人走入廚房拿菜刀,我想大聲叫,想了想又不敢貿然聲張。情急智生,就將一條底褲拋了落樓下的曬衣架,然後急忙走到樓下去按門鐘。
「死男人,又來了。」樓下那個女人以為老公又折回來了,一邊應門一邊大聲說。
我等對方打開門後,很客氣地笑著說道:「對不起,我是住在你對面上一層的,剛才收衫時不小心跌下一條底褲在你們的曬衣架,我想妳讓我拾回它。」
「哦!原來是你,不要緊,你進來啦!」對方隨手開門讓我入內。
「打擾妳了,真不好意思!」我一邊走進屋裡,一邊說,還偷偷地看了對方一眼,只見她仍然衣衫不整,開胸的睡袍上衣鈕也還沒扣好,一條深深的乳溝在兩個雪白的肉球間掩映下,份外惹人觸目。
「對不起,打擾了,不知怎麼稱呼妳。」我一邊開窗拾回內褲一邊問。
「我先生姓劉。」對方禮貌地說。
「我姓張,剛才好像聽到你們吵了幾句。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有心偷聽。只是大家樓上樓下,大聲一點就聽到了。」
「唉,無所謂啦!你說,那個臭男人錢又不給,還經常問我要,晚上總是三更半夜才回來,真是氣死人!不過,他可別太離譜了,他做得出,我都做得來……」劉太講到激動之處,好像突然想起她和我只見過幾次,於是收口不再說下去了。
「剛才我見到妳拿起把菜刀,還以為……」我放大膽子說。
「哦!我不過斬開一隻雞放入雪櫃而已,你說啦!整好了飯菜,他又說外面有什麼應酬,哼!我想他一定是去滾女人了。」劉太太又激動地說。
「男人多數是這樣的啦!妳不如想開點吧!沒事就好了,我得走了,打擾妳了!」
「說什麼話嘛!你有時間,多坐一會兒也不要緊哩!」我正欲走出門口,劉太太卻出聲挽留。我突然轉身過來,不覺意地碰到後面的劉太太,她幾乎跌倒,我連忙將她的身體扶住,兩人四目交投,突然屋內一切靜止下來,兩人同時間湧出一股衝動,竟然互相擁抱著熱吻起來。
我吻得性起,一手撩起劉太太的睡袍,一手順著滑美的大腿探入往上探索,撫摸其渾圓的臀部,手指還輕輕地探入桃源,但發覺對方早已春潮氾濫,於是愈探愈深,對方亦不甘示弱,緊緊箍著我的頸項,一對豐滿的乳房就緊壓我的胸膛。
兩人摟住擁吻了一會兒,我得勢不饒人,摟著她倒在客廳沙發上,一聲不響就伸手去扯她的內褲,劉太太也十分合作,她還悄悄地把臀部抬起,方便讓我將她的內褲脫下來仍到一邊。
接著,我把她的一條腿擱在沙發椅背,另一腿微屈放在地上,自己則整個人壓下去,掏出我粗硬的陽具,稍微用力,已深深陷入對方的桃源洞內。
「啊!~~你好大哦!~~」對方拚命扭動蛇腰向上迎頂。因為太緊張了,我還不到兩分鐘就在劉太太的銷魂洞裡爆漿!不過,我捨不得離開那個熾熱的肉洞,雙手仍繼續輕捏對方的乳房,劉太太也把她的小嘴湊過來向我索吻。
兩人纏綿了一會兒,才雙雙起身善後,我仍然老實不客氣地臥在她的沙發上。
「喂,上去你那邊參觀一下方便嗎?」劉太太一邊整理頭髮一邊說。
「好呀!碰巧我老婆回鄉下,我那裡無王管,我先上去看一看動靜,一會兒從窗口和妳招手,妳才上來吧!」我說完,就回到樓上,見到隔鄰座的門都關著,於是走向窗口,示意劉太太上來。
我拉上窗 ,才開了電燈,這時,我和劉太太已經不再陌生了,我們都脫得一絲不掛,在沙發上玩「坐懷吞棍」,一邊交歡、一邊互相欣賞著對方赤裸的肉體。
劉太太平時雖然不加修飾,然而她天生麗質,脫光之後,只見她珠圓玉潤,肌膚勝雪,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既飽滿又尖挺。她的陰毛稀疏,兩片鮮嫩的小陰唇正緊緊地夾住我插在她陰道裡的陽具。
我們不斷變換著交媾的姿勢,翻來覆去搞了大半個晚上,正和劉太太全身赤裸相擁而睡之際,突然聽到樓下傳出電話聲。
「不鬼理他了,別讓他以為自己有寶。」劉太一邊握住我的陽具一邊說。
「妳老公會不會以為妳失蹤了而報警呢?」我理智地問她。
「不鬼理他。」劉太太大聲地說。我們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晨,劉太太才悄悄回去。
三天后的一個晚上,劉太太又摸上來和我幽會,我問她上次回去後怎樣對她老公交待,劉太太笑著說道:「那還不容易,跟他說是去打通宵麻將不就成了。」
這一次,劉太太好像十分心急,她迅速脫光了衣服就和我玩起來。正玩得興高彩烈時,樓下的電話又響起來了,劉太太叫我不必理會。過了一會兒,電話鈴聲停了,我們兩人又再幹了起來,直到我在她肉體裡射精,才相擁而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7-3 14:22:03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無私的分享
回復 支持 1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7 16:33:17 | 顯示全部樓層
女人,真的不可思議~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58btv|標籤|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19-7-16 06:13 , Processed in 0.03632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