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查看: 3417|回復: 3

[學生校園] 爸爸教我做愛-媛雯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4-7 03:37:5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叫媛雯,是家裡的獨生女,爸爸媽媽都是高學歷的知識分子,

爸爸在一家外貿公司任職,媽媽是一位小學老師。

爸媽從小對我管教很嚴,尤其是媽媽,因為她是我小學時的班導師。

在爸媽的嚴格管教之下,我小學時可以稱得上是一名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從小學一年級到六年級我的成績總是讓媽媽以我自豪。

初級中學畢業以後,我因為成績優異被保送到了一所重點高校。

第一次的期中考試我還是全班第一名,開家長會時,老師幾次點名表揚我

這讓媽媽眉開眼笑,以我為榮。

期中考試後,老師給我交代了一個任務,

要我幫忙輔導班上一位男同學的課業,他是一位讓老師頭痛的學生,叫做宗諺。

老師安排我教他課業,是希望我能夠幫助他跟上進度。

可是讓老師沒想到的是,他沒有多少進步,我卻出現了明顯的退步。

他對我很友好,最初幾次他約我出去玩都被我拒絕了,

因為父母管教很嚴,多年來我養成了按時回家的習慣,但次數多了,出於應酬就答應了他一兩回。

有一次他帶我去上網,告訴我一個黃色網站,當時我覺得非常刺激,

我還是第一次接觸這些東西,感到很新奇,於是欲罷不能,

後來就經常偷偷的上網瀏覽,有時是跟他去網咖,有時是在家裡的電腦上上網。

到了期末考試,我一下子退到了全班十幾名,成績一落千丈,老師大吃一驚,

連忙把媽媽叫到了學校,但不知道為什麼,老師沒有告訴媽媽宗諺的事,

只是要媽媽關注我的學習成績。

高一下學期開學後,老師安排了其他同學教導宗諺的課業,可是這樣並不能阻止我們的交往。

===================================

有一天媽媽發現我用家裡的電腦偷偷上黃色網站,

媽媽當時非常震驚,

第二天就來到學校找我的班導師,這一次老師把我跟宗諺交往的事告訴了媽媽,

還把宗諺寫給我的一封情書交給媽媽看。

爸爸回家以後把我狠狠教訓了一頓,

還打了我一個耳光,這是我這輩子頭一次挨打,

媽媽的眼裡滿是淚水,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我也體會到了我的錯誤,

於是我向爸媽保證一定認真學習,痛改前非。

可是我好了不到一個月,又開始跟宗諺來往了,

期中考試我掉到了全班二十多名,爸媽打我也無濟於事。

有一次宗諺帶我去開房,說是要和我一起摸索男女之間的秘密,

賓館服務生見我們都是小孩,就叫來經理,經理問出我們的學校,一個電話打到了我們學校。

這一次的事情雖然學校沒有公開處理,但卻叫去了我的父母,說明了事態的嚴重性。

我跟著媽媽回家的時候,心裡非常害怕,不知道爸媽會怎樣教訓我。

回到家裡,媽媽把爸爸叫到他們的臥室裡,他們在臥室裡談了很久,

出來的時候我看見媽媽眼睛紅紅的,剛才在裡面肯定是哭過了。

我心想這一頓打是免不了的了,

可是爸媽並沒有打我,甚至也沒有批評我。

晚上我寫完作業,準備上床睡覺的時候,媽媽說: [媛雯,今晚妳就跟爸爸睡吧,爸爸有話對妳說。]

我說:[有什麼話不能現在說嗎?我和爸爸睡,那媽媽睡哪裡?]

[不要問那麼多!我就睡妳的臥室。] 媽媽的語氣很強硬,我不敢再說什麼,只好進了我們家的主臥室。

這時爸爸已經在裡面了,他點了隻菸聲音平和的對我說:[媛雯,時候不早了,快上床睡覺吧。]

蓋上被子後,我忐忑地心想今天這一頓臭罵看來是逃不過了,

爸爸在我身邊躺下來,沉默了一會之後,說話了。

[女兒,妳還在跟那位男同學來往嗎?]

我心想:

看來爸爸是要開始教訓我了!該來的總是要來的,不管爸爸說什麼我都順從就是了。

於是我說道:[爸,明天我就跟他斷絕關係。]

爸爸輕輕一笑說道:[妳做得到嗎?]

我說:[我做得到,一定做得到的。爸,你不用說了,我會改的。]

爸爸摸著我的頭,嚴肅地說道:

[妳以為爸爸是要罵妳嗎?妳錯了,剛才媽媽和爸爸進行了一次交流,

我們覺得過去的教育方法肯定有問題,不能只是責罵,

所以要改變一下方式。媛雯,爸爸問妳一個問題,妳一定要對爸爸說實話好嗎?]

我點了點頭。

爸爸於是問我道:[女兒,,,妳是不是對異性很感興趣呢?]

我說:[有一點。]

爸爸低聲的笑了笑,說道:[恐怕不是一點點而已吧?妳媽媽發現妳在電腦上看了許多的黃色小說呢!]

我的臉一下子變得通紅,沒想到爸媽已經發現了我的秘密。

爸爸見我沒有說話,就繼續用一種很平淡的語氣說道:

[媛雯,其實像妳們這種年齡的孩子,對異性感到好奇並不奇怪,爸媽擔心的是如果缺乏正確的引導,妳們會犯下無法彌補的大錯呢。 」

[爸,我知道錯了。] 我說。

爸爸低頭看著我的眼睛,他的眼神裡有一種東西讓我怦然心動,我忽然想到了宗諺。

是的,宗諺有時就是用這種眼神看我的。

爸爸突然低下頭來,在我的嘴唇上輕輕吻了一下。我敢說這絕不僅僅是父女間的那種吻。

[媛雯,爸媽決定了,今晚就由爸爸來教妳一些兩性之間的知識。]

我感到非常意外,難道小說裡的情節會真的變成事實嗎?

說實話,我偶爾會看看亂倫小說,但是我卻從來沒有妄想過要和爸爸發生亂倫的性交關係。

從小,我對爸爸都是既敬又愛,除此之外沒有任何非分之想。

我喜歡看亂倫小說也只是覺得那種荒誕的故事情節格外令人刺激而已,

從未想過真的要跟親人發生亂倫行為。

[女兒,妳說爸爸跟你那位男同學,妳比較愛誰呢?」

[當然是爸爸。] 我脫口而出道。

[媛雯可不能說謊騙人喔!]

[是真的,爸爸。宗諺只是同學,怎麼能跟爸爸比呢? ]

爸爸笑了笑,臉上露出一絲滿足的喜悅。

[既然媛雯對宗諺的身體感興趣,那,對爸爸的身體應該也感興趣吧?]

說完爸爸就開始脫衣,緩緩地他脫光了身上的衣物,接著又幫我脫,不一會我們父女倆就赤裸以對了。

我兩腿併攏,雙手托起胸前的一對嫩乳,有點害羞的轉過頭說道:

[爸,,,爸爸,,,爸爸要做什麼?]

爸爸坐在我的身旁,下體像旗杆似的直翹了起來,接著抓住我的手貼向他的龜頭,說道:

[害羞什麼?媛雯16、17年前也從爸爸這兒製造出來的。]

我的手心傳來溫熱的感覺,爸爸的下體相當地堅硬,這是我頭一次觸碰男人的陽具。

好奇心讓我緩緩轉過頭,看著爸爸的陽具,說道:[我從前真的在這裡頭出來嗎?]

爸爸點了點頭說:[是啊,當年爸爸的陽具和媽媽的陰道結合後,就出現了媛雯。]

[陽具,,,陰道,,,結合?] 我吱吱嗚嗚地重覆這臉紅心跳的字眼。

爸爸: [是啊,男人的陽具和女人的陰道結合,是個非常神聖、愉快的運動!]

[愉,,,愉快?爸,,,爸爸沒騙人?]

[喏!妳看!爸爸摸摸媛雯的下面!]

語畢,我尖嚷一聲 [啊!] ,

爸爸瞇起眸子,手指輕輕摩蹭我那嬌艷如花的陰道口,每一個觸碰都帶給我強烈的悸動。

奇怪的是,當爸爸撫摸之後,我的身子居然像消了氣的氣球般,癱軟在床鋪上,

對於這樣的變化,我感到意外,也有著說不出的詫異。

爸爸見我的反應,得意似道: [瞧見沒,愉快吧!我說的沒錯吧!假如爸爸的陽具進去,還會更舒服。]

[呃,,,爸,,,爸爸,,,,,,]

我好緊張、好害怕,爸爸這是在做什麼?為什麼會讓我這麼熱,渾身像著火一般?

[爸,,,不,,,] 不行,我的呼吸急促,就快喘不過氣來了,[啊,,,爸,,,]

爸爸不罷休地以手指輕捻我的下體,刺激感不停衝擊著我的感官,終於讓我忍不住呻吟出聲。

[嗯,,,嗯啊!爸,,,別,,,別啊!]

[媛雯,陰戶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另外就是乳頭了!讓爸爸教媛雯認識女人的身體!]

[別,,,爸!嗯,,,嗯啊!] 我緊張極了,雙腿忍不住顫抖,從沒有人這麼對我過!

這時,爸爸更進一步地用下體頂弄我的陰戶,一手戳揉著我的乳房。

[乖女兒,女人都必須經過這一關的!爸爸會溫柔對妳!] 爸爸眼底已浮現慾火。

[不行,爸!我要起來!啊──]

老天,我們父女怎麼可以做這種事,這是亂倫啊!可是我無力反抗,全身神經繃得就像快要斷裂一般。

[女兒,第一次讓爸爸教妳,不要便宜了妳的男同學好嗎?爸爸要插進去了!]

話剛說完,爸的腰也順勢一挺。

[啊──] 我疼得尖叫,眼底本就輕漾淚霧的我,這下更是淚流滿腮。

[抱歉,女兒!弄疼妳了,爸爸沒想到妳竟然這麼緊!]

爸低頭輕吻住我的小嘴,舌尖溫柔地舔著我微顫的唇。

我搖搖頭,冷汗不斷自額角滑落,強忍著疼痛說道:

[爸!不行!我好痛!不行了!我會死掉!好痛!好痛!] 

我的陰戶在一剎那收縮,夾住爸爸的龜頭,

那種陰戶想要緊閉的感覺,夾的爸爸情不自禁地仰起臉,顫抖地發出滿足的嘶喊聲。

[噢嗚!啊!女兒,,,妳,,,妳真讓我銷魂!]

爸爸抱著我的屁股一聳,“滋”的一聲,把自己那又粗又長的陽具在我那細小暖潤的小肉洞裏抽插數下。

我無法忍受住那抽插瞬間的痛楚,面部肌肉扭曲,痛苦滿面。

[爸爸,,,痛,,,啊,,,我疼啊!你先拿出來,,,好,,,好嗎?]

我的呼吸沉重,嬌喘連連,任由爸爸在我身上一寸寸的掠奪,

不論對他還是對我而言,這都是前所未有的刺激,

[嗯,,,嗯啊,,,嗯,,,爸! 疼啊,,,爸!]

聽到我的呻吟聲,爸爸非但沒有住手,他更是欲火高漲,

再也顧不得我的痛楚了,一下子連根塞入整個龜頭到我體內,興奮一笑道:

[媛雯,妳可別小看妳的陰道,它可是很有彈性的呢!喏,那裡面有許多的皺褶,除了可以滿足男人的性慾,

生小孩的時候還可以撐開到很大呢!]

爸爸摟住我兩條滑嫩的大腿,白皙的皮膚讓他忍不住掐了兩把,

他用充滿魅惑的眼神看著我,瞇著眼打量著我羞怯的模樣,低沉的嗓音帶著蠱惑對我說:

[女兒,其實,妳在床上的樣子很迷人!]

此時的爸爸就像野獸般,拼命地用他粗大的陰莖狂插我那嬌嫩的陰道,

當爸爸抽插了百來下後,我陰部下的床單已經給弄溼了,

我想,性交大概是人類的本能吧,我雖然以前從未有過性交的經驗,

但漸漸就知道怎麼迎合爸爸的抽插,讓自己慢慢體會性交的快感。

明知道和爸爸亂倫事傷風敗俗的行為,但此刻的我迫切地想成為爸爸身體的一部分,

心中纏綿著一股淡淡的酸與甜,不禁閃過一個念頭: [卸下心房吧,,,和爸爸做愛,,,很開心,,,]

就這樣 [卜滋!卜滋!] 爸爸的大肉棒一進一出。

不須言語,我們慢慢有了默契,此時此刻,空氣中瀰漫著一種說不出的曖昧氛圍,

[媛雯,爸爸讓妳舒服了,對嗎?] 爸爸抬手撫上我臉頰,啞著嗓問。

這曖昧溫熱的膚觸令我不由得一陣顫慄,呼吸屏凝,喉頭跟著緊縮。

我不想開口承認,但我心裡其實很滿足,是又害怕又想要,

刺激和緊張衝擊著我全身的細胞,爸爸愈用力,我就越覺得舒服,

[嗯,,,嗯,,,爸,,,嗯,,,嗯啊,,,嗯啊,,,爸!]

聽見我的呻吟,爸爸搞我搞得更起勁,

過去的父女情、現在的肉體情慾,將我倆迷失在這床上,

[噢嗚!好緊啊!女兒!噢!]

他捧住我嬌妍的小臉,誘惑地勾勒我的唇線,含吮我的舌,汲取我甜美的滋味,

爸爸的大掌輕輕挲撫著我曼妙嬌軀,在我的肩頸臂膀、纖柔的腰際溫存游移,挺動著自己的下體,

[噢!噢!媛雯!爸爸沒有白生妳!爸爸,,,好滿足,,,好滿足!嗯啊!]

爸爸有力的臂膀、溫暖的胸膛,將我牢牢的包圍,像烙鐵般熨得我渾身熱了起來。

我的鼻間胸腔盈滿屬於爸爸的陽剛氣息,他身上的獨特味道令我懷念,

一股難以抵擋的熱潮自我們兩人相合的唇瓣湧上,那感覺又熟悉又陌生,

使我發出貓咪似的低吟,嬌媚的聲音挑惹著爸爸男人的情慾。

[嗯,,,嗯啊!爸!我好愛你,,,爸!我愛你!]

我們父女倆用最原始的歡愛放心交出自己,

在這一刻,沒有口是心非的謊言,只有誠實的愛存在。

突然一陣從未有過的快感襲來,下體像是觸電般一麻,

我的陰道壁用力的收縮幾下,猛然間,爸爸幾乎和我同時叫了起來:[啊……]

我感覺到爸爸在我體內噴射出一股暖流,

接著他馬上緊張地抽出自己的陽具,

[媛雯,對不起,我不小心在妳裡面射精了。] 爸爸有點慚愧地說。

而我被滾燙的精液射得險些昏過去,渾身無力的趴在爸爸身旁說道:

[爸爸,這就是射精嗎?做愛,真的好舒服!]

射精之後,爸爸也覺得有點累,很快就把我摟在懷裡睡著了。

就這樣我和爸爸完成了第一次的性交,也是我的第一次性交。

===================================

自從在爸爸身上嚐到了性交的滋味後,

我就對性愛充滿了慾望,只要一有機會就勾引著老爸,

老爸也食髓知味,巴不得女兒我每天都讓他上。

也從那回之後,我和爸爸的手機就常常互傳一些露骨的曖昧訊息,

有時候爸、媽和我都在客廳裡看電視,

爸爸就坐在我前方三公尺處,卻會興致勃勃地打字傳簡訊給我。

他注視的目光不在電視機上,都暗中地偷偷看著我,

雙眼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從我潔白的玉腿、纖細的腰身、白嫩的胸部,一路看向我嬌美的臉蛋,

不久手機就傳來爸爸的訊息: [女兒,今晚讓爸爸上妳好嗎?]

我也漸漸習慣爸爸赤裸裸的情色簡訊,於是,我回了一個 [ 笑臉符號XD ] 簡訊給他,

並且對著坐在對面的他吐了個舌頭,媽媽專心地繼續看著電視節目,沒注意到我們眉來眼去,

接著,我收到了他另外一封簡訊:

[女兒,待會,妳回房間,我先去妳房間等!]

我滿臉疑惑的望著他,只見他對我笑笑,便起身離開了。

幾分鐘後,我走回房間,看到爸爸坐在我床邊,雙眼色瞇瞇地盯著我的雙腿看,

他起身走到我的面前蹲下,接著掀起我製服裙,

裙子下面露出一雙白皙滑嫩的玉腿,腿根處是那迷人的陰戶,

爸爸把我的內褲給脫掉,將頭伸到我的兩腿間,

我的下體不自覺地往前靠了靠,爸爸伸出舌頭在我陰唇上舔了舔,

然後舌頭輕輕的頂開兩片陰唇,舌間深入了我的陰道,

我輕扭了一下下體,一隻手伸到了製服裙內,輕輕的推開爸爸的頭,

[啊!爸,,,好癢,,,不要這樣,,,]

停下動作後,爸爸打量了我全身上下一眼,唇角有些失守的笑了幾下,

言語十分放肆地流露出他內心對我的渴望: [媛雯,我忍不住了,幫我吹出來好不好?]

他挑著眉站起身,解開褲帶,掏出了直挺挺的肉棒。

[啊!被媽知道怎麼辦?] 面對父親突如其來的要求,我嚇了一跳,

[不會啦!妳媽媽不會知道的啦!] 他拍胸脯保證著。

[媛雯,妳穿校服好性感,爸已經硬了好久,妳不幫我弄出來,豈不是折騰我嗎?]

聽見爸爸愈說愈露骨,我白了他一眼,看著他那殺氣騰騰的肉棒,我也心神一蕩,妥協了。

當爸爸躺下後,我彎下身用手輕輕地套弄著他漲紅的龜頭,還不忘了對他提醒:

[我事先跟你說唷,我沒有經驗,所以你不能挑剔哦……]

吞著口水,我看了他最後一眼,心一橫,伸出舌頭輕舔著昂揚的最前端,

然後再試著將爸爸的肉棒一點點的送進自己的口中,  

爸爸感覺到我的逗弄,軀幹拉直了些,抽氣嘎聲道:[噢!女兒!好舒服!]

我口裡含著爸爸的肉棒,微微抬頭對他一笑,疑惑地問道:[這樣很舒服?]

[嗯,,,很舒服,,,媛雯,,,妳的舌頭可不可以在我龜頭上畫圓!?]

[畫圓?這,,,這樣嗎?] 雖然有些遲疑,但我還是照著吩咐,用舌尖順著爸爸的龜頭稜線緩緩畫圈,

這下似乎使得爸爸相當陶醉在我的口交服務裡,快感讓他索性將我頭顱往下扣,

並且有意無意地拍了拍我的頭,示意我再含深一點、再含深一點,

我嘗試著將爸爸陽具下面的卵袋往嘴裡塞,但完全塞不進去,

肉棒塞滿了我的嘴巴,龜頭一直頂到我的喉嚨,

我含住爸爸整根肉棒用力的吮吸了幾下,然後一陣作嘔讓我把他的陽具吐了出來。

[嘔,,,咳咳咳,,,嘔,,,咳咳咳,,,]

見我因為口交嗆著的生澀模樣,爸爸側身看著我,摸著我的臉頰,眼裡盡是柔情關心我:

[呵,還好嗎?女兒]

我拍了拍胸口,吞了吞口水,

突然爸爸低下頭來,溫暖的雙唇吻在了我嘴唇上,

爸爸的這一吻絕不是親子間那種親情之吻,

而是男女之間那種情慾之吻,吻著吻著,爸爸的舌伸進了我的口中,和我的舌頭攪在了一起。

我也嘗試著把舌頭伸到爸爸嘴裡,讓爸爸用嘴含住了我的舌頭,

約莫過了幾秒,

爸爸一面吸吮我的舌頭,一面伸手到我的下體,輕輕撫摸我那漸漸潮濕的小穴,

[媛雯,妳的陰道又溼了,是不是想讓爸爸進去裡面啊?]

爸爸溫柔地親吻著我說道,接著要我趴在床上,堅挺的陽具對準了我的陰道口,輕輕一送就插入了我體內。

[嗯啊!爸!] 我呻吟了一下,下身聳動著以迎合爸爸的抽送。

[噗滋、噗滋、啪啪啪、、、噗滋、噗滋、啪啪啪、、、]

[噢嗚!媛雯!我的好女兒!]

[啊!爸爸!輕點!嗯啊!嗯,,,]

我感覺得出我陰道裡面越來越濕滑,大量的淫液從陰道肉壁上滲出來,流到了床上。

[啊!爸,,,我的陰道是不是有點小啊?] 我這樣問爸爸的原因,

是因為我感覺他的陽具在我陰道裡抽送起來很費力氣,每次都把我陰道撐得又痛又酥麻!

[傻孩子,妳現在才十七歲,身體尚未發育全,又才剛破處不久,

而且,跟自己女兒做愛,也讓爸爸的陽氣特別旺,特別興奮,陽具更加堅挺,噢嗚,搞得我好舒服呢!]

語畢,爸爸越發插得賣力,我一口氣插了足足有三百多下,直插得我浪叫連連,

臥室裡面我們父女兩個下體相撞的啪啪聲,我的叫床聲和床的吱吱聲響成一片,

彷彿奏響了一曲父女亂倫性交的交響樂。

[嗯啊!嗯啊!媛雯,,,嗯啊,,,女兒,,,寶貝女兒,,,喜歡和爸爸性交嗎?]

爸爸持續挺動下體,按著我兩旁纖細的手臂,舌尖沿著我的頸項、肩膀,舔、含、吸吮著,

被爸爸這一弄,我騷癢得全身擺動地亂抓著床上的東西,

穴水也像江河暴瀉般地流了出來,小穴已經有點兒吃不消的感覺,

我們父女倆也弄得滿頭大汗,前所未有的漲滿令我感到有點暈眩,

[啊!爸!我快不行了!] 我咬著下唇皺著眉搖搖頭。

爸爸的手輕撫著我的面額,像是安撫著我道: [快了!寶貝女兒,,,再忍忍,,,爸要射了!]

爸爸像發春公狗般挺腰撞著我的小穴,並將我的雙手給拉到身後,

像在馴馬般地騎著我,我除了配合爸爸抽插的動作淫叫外,毫無招架之力,

漸漸,我像虛脫般地趴在床上,讓爸爸按著我圓潤的臀部繼續進出地抽插,

看著我已癱瘓著的背影,爸爸的陽具摩擦地更快速更緊密。

[要射了,,,媛雯,,,要射了,,,我的乖女兒,,,爸爸要射了!]

爸爸猛力一頂,深深地將龜頭頂住我的子宮頸,

瞬間從爆漲陽具中射出熱騰騰的精液,一股腦地灌進我的穴裡,

我的心猛地一沉,實在無法相信父親又冒著使我懷孕的風險,在我體內深處噴射大量溫熱精液!

可他給我的感覺卻又那麼愉悅、滿足,

衝過高潮頂點的我們,全身癱軟了下來,如癡如醉地沉浸在那高潮的餘韻中,

兩人相互結合的性器,尚在輕微的吸啜著,還不捨得分開來。

這一次爸射了好多,比以往和我做愛時的任何一次都要多,

雖然性交已經結束,我還是很享受爸爸陽具插在我體內的感覺,

這是一種異常溫暖的感覺,或許是我也從這陽具裡生出來的緣故吧,

爸爸的陽具插在我陰道裡有一種相當契合的感覺,畢竟我的陰道也是他製造的,各位不信也可以試一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4-10 07:42:58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大大的無私分享~~我們才有如此的享受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8-3 00:06:19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有您的分享豐富了大家的視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58btv|標籤|85ST|85CC| 85街|85ST

GMT+8, 2019-6-16 14:29 , Processed in 0.23317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