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85街論壇|85ST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7669|回復: 5

[職場激情] 騷屄醫生和“女性高潮”治療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4-30 14:30: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是一個實習醫生。終於要去婦科實習了。
       說起來對去婦科實習,又期待,有忐忑,畢竟一個男生去婦科,總有那麼一點尷尬。
       婦科主任是叫周麗麗,三十出頭,很是豐滿,平時看到她就心跳加速,現在面對著她,口水都流出來了。
      
       報到這天,她穿一件短袖白大褂,衣領較低,隱隱約約可見黑色的胸罩,挺拔白嫩的乳房暴露出半個。進門後,她看著我,笑了笑,說:“你可算來了,你是今年這批實習生唯一的男生,我一度擔心你不敢來了呢。”
       我笑了笑:“呃,周老師,還別說,真有點不敢,要不是為了能順利結業,怕是……
       她笑了笑說:“怕什麼呀,學醫的,還這麼膽小。”
       我又說:“呃……周老師,其實也怕病號尷尬呀。”
       她說:“病號求醫,才不怕尷尬呢,有些優秀的男婦科醫生,病號都排滿了。嗯,以后喊我麗姐就行了。”

  我看著周麗麗俏麗的臉蛋,不由呆了,她發覺了,臉微微紅了下,笑著說:“坐對面這個位子吧,以后都坐這里。”
  我坐下來,把書本和筆記拿了出來,她接過書本翻了翻,說:“這書上說的太簡單了。”說著翻到解剖內容,說外陰的那一課,說:“現在的書上,還沒有配彩圖呀,這黑白繪圖怎麼看的清嘛。”
  我說:“可能是因為學生吧,不可以這麼露骨。”她說:“普通中學的生理課本上這樣還說的過去,這可是醫學院的課本。”然后好像發現了什麼,笑著說:“圖上陰道口這里,好像脫色了呀,是不是經常撫摸幻想?”
       我的臉忽然有些發燙,竟然被看出來了,我沒事的時候,經常翻出這一張,看著圖片想入非非,還對著手淫。
      
       她又掀開這頁左右看下,然后還給我,神秘笑了一下,說:“我懂了,這黑白圖都讓你這樣了,上彩圖照片,那還得了。嘻嘻,一星期弄幾次呀?”
  我一怔,說:“啊?什麼幾次?”她低下頭,說:“就是……你對著那圖片弄那啥呀。上面還殘留著精斑呢。壞小子,非讓你姐我親口說出來呀。”
        其實剛才周麗麗開始說“外陰”圖片時,我下面就有反應了,這時她直接問起我手淫的情況,忽然興奮的不行,整個鷄巴堅硬如鐵,緊張的說:“啊……老師說那啥……手淫……啊?嗯……三五次吧……呃……偶爾一天弄兩三次的,不知是不是叫正常?”
  她怔了一下,笑著說:“呀,年輕就是厲害啊。一天兩三次都行。嘻嘻,沒啥不正常的,只要過后不覺得累,都正常。其實你學醫的,應該知道,‘手淫’這個詞用的不準確,用‘自慰’比較合適。”

        此時周麗麗俏麗的臉蛋已經布滿了紅霞,加上溫柔輕松的語氣,讓我雖然興奮,卻又無比舒適。我說:“嗯,我知道,可我不知道為什麼喜歡用‘手淫’這個詞。”
        周麗麗一怔,喃喃自語著說:“我喜歡自慰,我喜歡手淫,我經常自慰,我經常手淫……”然后紅著臉看了一下我,說:“哎,被你這樣一說,還真是說‘手淫’有感覺。”
       聽到周麗麗這樣說,我的鷄巴幾乎要從褲子里跳出來了,我連忙用手往下壓了壓。她有所察覺,抬起腳放到我的襠部,感覺到了我的鷄巴,驚喜的說:“呀,這麼硬呀。嘻嘻,硬是好事,但不能隨隨便便就硬起來呀,以后你每天都面對十幾個實物,每次都這樣硬,不但會嚇到病號,你能受得了麼?”
        
        我說:“嗯嗯,這就是我把婦科實習放到最後的原因……”她說:“沒事,姐我以后可以幫你平復下來,還沒看過女陰實物吧,嘻嘻,很快就能看到了,喏,我這書上有詳細的特寫,彩色的照片,你先看看。”說著給了我一本書,然后又喃喃自語:“……嗯,其實這樣也不是不可以,有一些病號需要……嗯……我得好好想下這個思路。”
        我不懂周麗麗說的思路是什麼,但是前面那句話“幫我”怎樣怎樣讓我不由想入非非,加上看了書上的特寫照片,鷄巴更加硬的不得了,十分想射出來。她看到了我的表情,忽然明白了,笑著說:“真是小屁孩呀,去隔壁房間,手淫出來吧。噢,對了,剛好,讓你姐我順便查一下你的精液。”說著她俯下身,拿出一個白色的瓶子。
  “查什麼?”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查你精子的活力呀,別多想,我只是想了解這你這個年齡的精子的活力,畢竟從來沒有這麼年輕的自願者來貢獻精液的,你讓你姐我也實習下。”她羞羞的笑著。

        我說:“周老師……現在弄,方便嗎?” 
        她說:“不是說了,喊我麗姐就行了。放心吧,沒人的,里面是我值班的卧室。”她起來帶我過去,給我打開門,忽然說:“要不讓姐幫你弄出來吧,姐對你的那啥很有興趣喲。”
        我心裡一陣激動,結結巴巴的說:“這……這……不好吧。”
  “沒什麼呀,本來就打算幫你降低些興奮點呢,不然我這婦科的病號都嚇走了,我就得喝西北風去了。嘻嘻,進來吧。”
       里面不大,一張床和一個床頭櫃,還有一個衣架,掛著一個長袖的白大褂,一個連衣裙,一個粉紅的乳罩和一個白色的蕾絲內褲。
      
       她關上門,說:“把褲子脫下來吧,坐在床上。”我脫下褲子,整個鷄巴挺立著,龜頭露出了一半。她看了說:“挺大的了,只是包皮長了點。”說著她用手握住,往下撸了一下,紫紅的龜頭就全在外面了。
       她笑了笑,說:“沒事,也不算長,嗯,坐好了,姐我開始弄了。如果要出來了,講一下。”
       她坐在我旁邊,我才看到她根本沒穿內褲。我想,如果現在要求插入她,說不定她會同意的。可是又想,即使插入了,多半弄不到她高潮,就射了,她不滿意,多半沒有下次了,還是這樣,慢慢發展吧。

  她滿臉喜悦,看著我的鷄巴,右手在鷄巴上,上下飛舞。慢慢的,她的雙腿不由合並加緊,原來她也在幻想。
       這時我想射了,就說:“麗姐,想射了。”她左手拿過空瓶對著我的龜頭,眼睛好好盯著,精液就這樣以超過我以往任何一次自己手淫的力度強烈的噴到了瓶子里,也飛溅在她的手上一些。
  “好了。”她收拾瓶子,站起來,我也起身,說了聲謝謝。她問:“謝什麼?”我說:“麗姐給我手淫比我自己手淫,爽多了。”
       她笑了笑,說:“噓,以后姐會經常幫你的,但你得也幫姐,啊……不是幫我弄這事呀,是醫療方面的。嘻嘻。”我點點頭,穿上了褲子。她忽然說:“呀,壞家夥,姐得換個白大褂了。”原來她穿著的白大褂,屁股那個位置濕了一片。

(二)

       美好的一天過去了,回到家里,想到和麗姐的經歷,不由又手淫一番。
       第二天,到了醫院已經有兩個病號,主要是婦科炎症,麗姐給她們開了藥,她們走后,麗姐對我說:“你前天是不是手淫過?”我說:“嗯,檢查結果出來了?”
  她說:“嗯,活力挺好的,就是數目少了些,你前一天剛射過,這樣就沒啥事,不用想這個了。”我點點頭。

       過了一會,麗姐忽然說:“其實有八成的婦科病,都是性生活不和諧造成的,確切的說,是女方沒能經常性高潮造成的。”
       我問:“為什麼?”她說:“首先,性生活不和諧,直接影響心情,就會造成經氣鬱結。再來,不能高潮,女方性分泌液就少,外生殖器容易干燥,菌群就容易失調。”
       我說:“還真貌似這麼回事。”她說:“是呀,我讓一些熟識的病號試著自己手淫,取悦自己,還真有幾個不藥而愈了。”然后她又開始思索什麼,我就低下頭看資料,但還是忍不住想入非非,時不時偷看她。
       過了大半個小時,她覺察到我,伸出腳又探到我的襠部,覺察的鷄巴硬著,就笑著說:“又在亂想了吧。嗯,姐想了件事,這里說不方便,這樣吧,等下班了,姐請你吃午飯,到時候再說。”
      
       下班后,她換上里面她那件白底細花的無袖長裙,然后我們去了兩個街口外的一家特色飯店,要了一個包間。包間不算大,但有沙發,還有洗手間。叫上了他們店里的幾個特色菜,她說:“我們先吃過再說吧,還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呢。”
       我們就邊吃邊閒聊,想到麗姐經常夜班,我問道:“麗姐經常值夜班的,姐夫沒意見嗎?”她噗兹一笑,說:“什麼姐夫,這麼難聽,你喊我姐,這麼好聽,喊他姐夫怎麼這麼別扭。”
       我說:“呃,那……好吧,不說他了……”她說:“沒事。他能有啥意見,他比我還忙。唉,你姐我命苦呀,不然我也用不著經常手淫了。”說著臉有點紅了,然后接著說:“不過,他能力還是挺好的,我們一兩個星期能有一次吧,有時候他會來找我,就在那房間里。春宵難得,所以做起來也特別激烈,享受的不得了。”說著,臉上不由寫著幸福。
      
       我又問:“做那麼少,他會不會忙里偷閒找其他女人?”
       她微笑著說:“應該不會,他很老實,也不會甜言蜜語,再說,他也會自慰……呃……手淫……”
       我說:“他也經常麼?”她說:“是的,他會告訴我,我也知道他有這個愛好,有時在家,太累了,他也會當著我的面手淫,有時我也幫他,像昨天給你那樣。”
       我趁機說:“嗯,我也喜歡手淫,但昨天麗姐幫我手淫讓我更喜歡,我甚至也想幫麗姐手淫……我還不知道女生那里摸起來啥感覺呢。”
      
       她說:“壞小子,姐請你吃飯是認真的,你卻來打姐的壞主意。”口中說著“認真”,蕩漾的臉上卻沒有半點認真的樣子。
       我說:“其實剛來醫院,我就被麗姐迷住了,經常夢到麗姐你呢。”她不由嬌笑起來,說:“死小子,這麼會說話。嗯,先去洗乾淨手,然后坐姐身邊來,姐讓你摸下。”
       我沒想到麗姐這麼爽快同意了,激動趕快洗了手,她已經坐在了沙發上,脫下了內褲。我坐在了她的右邊,她讓我左手摟著她的腰,然后拉著我的右手,讓我去探索。接觸到陰部的一刹那,忽然覺得進入了美好的仙境。
       麗姐的屄很軟,想不到的軟。我說:“呀,原來屄這麼軟。這麼多水呀。”說著,手在她的陰唇間滑動。她說:“壞小子,弄的我好癢。其實想等你興奮點低些的時候,姐再給你實践呢。主要是想讓你學會指檢之類的,不然你毛手毛腳的,嚇壞病號了。”
      
       我又滑動了幾下,忽然感覺到她的屄洞張開了,順勢一滑,手指插了進去,她驚叫了一下,說:“哎喲,這麼急呀,還不行。”說著把我的手拉了出來,然后看到我膨脹的鷄巴,伸手握住,說:“姐再弄幾下,怕忍不住,想讓你插我了,但姐又不想這麼快就和你發生,這樣把,姐來幫你口一下。”
      本來我是第一次接觸女陰,手指是無意中滑入她的屄洞的,能夠摸下就心滿意足了,也沒想著真插入她。卻意想不到她會突然要幫我口交,我就說:“麗姐喜歡口呀。”她說:“不知道呀,他從沒讓我口過,說不喜歡。我卻想試試,你是第一個。”
       我說:“在這裡麼?”她說:“沒事兒,包間的規矩,不喊,服務員不會來的。”說著幫我把鷄巴掏出來,翻下我的包皮,職業性的檢查著,很認真。“不錯,挺干凈的,有一點味道,是不是昨天晚上手淫過,沒清洗?”我點點頭,她用餐巾紙蘸了點水,仔細的清理著我的龜頭。完了以後又用鼻子聞了聞,然后俯身下來,張開她的小嘴,輕輕含了進去。
      
       一股酸麻傳遍全身,我不由輕叫了一聲。她笑了笑,把整個鷄巴吞了進去。從來沒有體會過如此奇妙的感覺,鷄巴更堅挺了。她吞吐了幾下,說:“哇,原來是這個味道,不錯嘛。你覺得爽不?”我說:“嗯,好爽,爽死了。”
       她笑了下,說:“真的這麼爽呀。嘻嘻,等下想射的時候告訴我下,我想嘗嘗精液的味道,但是又怕被嗆到。”說著伸出舌頭開始舔起了龜頭。又是一股別樣的滋味。
       她舔了幾下,忽然說:“你不要這樣傻傻不動嘛,你的手可以摸過啦呀。”說著解開了裙領的纽扣,把雙臂退了出來,然后她說:“幫我解開乳罩。”說完繼續舔我的鷄巴。
       我的手激動的有點發抖,此時她坐在我左邊,趴在那里,雖然剛好可以看到她的身后,但也鼓搗了一小會才解開掛扣,她笑著說了句:“笨手笨腳的家夥。”然后繼續吃鷄巴。
      
       我脫下她的乳罩,一雙大白兔彈跳而出,又大又白,乳頭粉嫩,一股乳香撲面而來。我左手伸過去,摸住她的乳房,哇,真軟,乳頭有點發挺了,我從書上看到過,這是性興奮的表現。我使勁的搓揉著,過了一會兒,我想射了,左手緊抓住她的乳房,說:“麗姐,我要射了。”
       她連忙含住龜頭,嘴唇緊緊裹住龜頭後面,然后我的精液噴射而出,全都射到她的嘴巴里了。她咕咚咕咚,吞下精液,這才松開嘴巴,說:“哦,味道腥腥的,不怎麼好吃呀。不過我還想多吃幾次呢。”說著對我嫵媚一笑。
       我整個人都酥了,看到她的笑,就更加迷亂了。她開始整理上身,我又把手伸到了她的下面,她的大腿根部已經濕了。
      
       她說:“下面好多水了吧,都是你害的。姐罰你給我擦乾淨。”我拿了紙巾,撩起她的裙子,第一次看到女生的實體陰部,心跳不由又加快了。她陰毛不多,很是整齊。大陰唇飽滿,小陰唇粉嫩,稍微長出大陰唇一點,陰蒂頭挺挺的,小小的陰道口一開一合的吐著愛液,我不由看呆了。
       這時她已經穿好了上身,笑著說:“好不好看呀。”我點點頭,說:“真好看,比我想象中的好看幾百倍。”她甜蜜的笑了起來,說:“真會說話。姐好開心。姐獎勵你一件事,就是幫姐手淫下。”說完她的臉忽然紅了起來,然后嗤嗤地笑。
       我聽了很激動,伸出右手中指插進了她的陰道,使勁抽插,她的陰道彈性很好,愛液順著手指流到了我的手心。她半躺在沙發上,自己掀起裙子,分開雙腿,嬌喘著說:“舔我……嗯……舔陰蒂頭那里……”
       我激動地跪在了地上,手抽插著她的陰道,然后趴過去,嘴巴靠近她的陰部,伸出舌頭,舔向她的陰蒂頭。一股酸甜的味道傳遍整個舌頭。她“啊”地一聲叫了起來。
       她流了很多水,我甚至聞到了香味,我把我手上的,她陰部的愛液都吸入口中,吞下肚子里。味道簡直棒極了。
      
       在我生澀的挑撥下,麗姐反而更快地高潮了——她忽然腰部挺了起來,雙手緊抓著沙發,口里長叫了一聲“啊”,同時陰道里的愛液,在手指周圍噴溅而出,半邊臉都濕了。
       她癱軟在沙發上,喘著氣,口里有氣無力地說:“壞家夥,會欺負你姐了啊。弄的我快死了。”我把手拿了出來,舔了舔上面的愛液,說:“麗姐的愛液好香呀。真好吃。”她嬌嗔著說:“壞死啦。早知道不請你吃飯啦。這下好了,以后每天都想讓你給我手淫,還怎麼接待病人呢。”

(三)

       麗姐整理好了裙子,和我說起來正題——就是說有八成的婦科病是因為性生活不和諧的延申——麗姐收到很多性生活不和諧的婦女的求助,問麗姐有沒有什麼辦法改善她們的性生活,讓她們體會性高潮。麗姐只好建議她們手淫。還有一些不孕不育婦女的救助,有些是因為男方精子活力不足,所以,麗姐看到我后,想到一個辦法,就是讓我去幫助那些性生活不和諧的女人達到性高潮,還有作為“人工授精”的精源,幫助一些女生懷孕。
       當然這些都會征得女方的同意,甚至已經有幾個主動提出過類似的要求了。這種“人工授精”也不會讓女方的另一半知道,而是表面上讓他們這期間多同房,以達到看起來是懷上了男方的孩子。麗姐昨天給我手淫,主要是檢查我的精子活力,看適不適合做精源,今天剛才這一出,是看能不能把我調教成讓女生欲仙欲死的高手。結果麗姐都很滿意,然后就告訴我了整個計劃。
       麗姐的計劃讓我震驚不已,甚至都有些骇人聽聞了。但麗姐又說,這實際是醫療的一種方式,會找一些可靠的,心甘情願的女生,並且,為了讓我達到熟練和持久,麗姐會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里,任我擺弄,之后還會與我保持著性關係。想到能夠享受麗姐的身體,又能夠品嘗不同滋味的女人,我欣然同意了。

  經過一個月沒羞沒恥的生活,我由一個只會手淫,不懂性愛的生澀小夥,變成了抽插成癮,金槍不倒的性愛達人。這天,麗姐說:“阿杰,今天晚上會有第一個求助者過來,是想性滿足一下的,她上了環的,你可以內射。你好好睡個午覺,晚上好好表現一下。”
  到了晚上,麗姐收拾好診室,我們相視會心一笑。等了一下,進來了一個人。麗姐介绍道:“這是我的好朋友,叫阿楚。”我一笑,說:“楚姐姐好。”我仔細打量著阿楚,約一米六八的樣子,圓臉,皮膚白晰,胸部豐滿,一眼看去就覺得很舒服。
  阿楚有點害羞,說:“弟弟你好。麗姐說你可以幫助我,本來還有些惴惴不安,看到你卻一下子踏實了。”我說:“楚姐姐,我會盡力的,只希望讓楚姐姐家庭更幸福呢。”阿楚咯咯笑了起來,說:“乖弟弟,真會說話。”

  麗姐說:“咱弟弟已經準備好了,阿楚,你準備好了就一起去里面,我在這里守著。”阿楚笑了笑,走向里面值班的卧室,我跟著進去,麗姐笑著要我加油。
  阿楚進去后,開始還脫去上衣,回過頭朝我一笑,紅著臉,羞羞地說:“你怎麼尻你麗姐的,等下也怎麼尻我呀。嘻嘻。”說著把褲子脫了,很快脫得一絲不掛,然后去了床上。我也脫光了,鷄巴早已勃起,阿楚看到了,臉忽然更紅了,她說:“怪不得麗麗喜歡呢,這家夥可不小呢。”
  我走近她,端詳著她的一切——乳房肥大,像兩個大饅頭,卻又很真實;腹部稍鼓;陰毛濃密,漆黑,大腿圓潤,整體皮膚白晳,一切的一切,充滿了肉慾。我說:“楚姐姐,我們先從後面開始吧。”她點點頭,站了起來,轉過身,我從後面抱住她,鷄巴頂著臀溝,雙手輕輕的撫摸她的乳房和陰部。我用手拔著陰毛,慢慢的滑向她的陰道口,有點潮濕,沒流水,我用一根手指輕輕地在她陰蒂頭那里揉摸,她哼了一聲,我的手指感覺到了濕滑。她轉過頭來吻我,我們接著吻,她的陰部更濕了。

  過了一會,她說:“先坐下吧。”我點點頭,“好的。”坐了下去,她還是背對我,分開了兩腿,扶著我的鷄巴,對了對她的屄洞,慢慢的沈下了她的屁股。陰道已經潤了,進去比較順暢,她把屁股上下左右動了幾下,以便讓鷄巴處於一個合適的位置,最後,完全坐下。
  她說:“我喜歡男人的鷄巴插著的感覺,這樣坐著聊天,看電視都很好,可是我家那口子很少這麼插我了,每次都是匆匆了事。剩下的,我只好用手淫滿足一下。”我有些憐惜她,說:“楚姐姐,我會讓你好好享受一下的。”
  她笑了笑,說:“如果弟弟能滿足我,我可是要經常來的,不知道到時候,你麗姐舍不舍得。”說著扭了幾下屁股,讓我感覺到一些沖動。她又說:“男人的東西在我裡面,我覺得好充實。”
  她晃動著,找到自己的節奏和感覺,我揉著她的乳房和陰蒂,大家都樂在其中。過了一會,她拉著我的手,讓我使勁揉她的陰蒂頭,然后自己揉著自己的乳房,叫道:“噢……弟弟……使勁揉……喲……喲……啊啊……啊喔……喔喔……喲……”隨之感覺她陰道一陣收縮,一股淫水擠了出來。我軟下來,緊緊靠在我的懷里,說:“噢,感覺真好……弟弟,該你發力了。”說完站了起來,趴在床邊上,屁股翘了起來。

  她站起來的時候,一股淫水流在我的鷄巴上和大腿上。我站在她身后,鷄巴再次插入她的屄洞,開始抽插起來,她開始嬌喘:“快……使勁……啊……爽爽……喲……使勁……”
  隨著我的使勁抽插,她嬌喘的越來越勾魂:“啊啊……喲……爽爽……爽死我了……喲……喲……這樣……好……好爽……喲……啊……啊啊……啊……喔喔喔……”
  她急扭動全身,享受做著被的樂趣,發出陣陣淫叫聲,聲聲悅耳,我撞擊在她屁股上,發出“啪、啪、啪”的聲音,陰道正持續“噗滋!噗滋!”的吸入、吐出我的鷄巴,整個房間充滿了淫濊的氣息。

  阿楚那烏黑的秀髮,正隨著我下身的抽插而搖擺著,她嘴持續的發出高潮的淫叫聲:“啊……啊……啊啊……尻死我了……啊……你……你好強……喲……喔喔……我不行……要死了……啊……”
  這時,我感到她陰道更加劇烈的收縮,我也射精了。一股股的精液直衝向她的屄洞中,又被她的淫水沖著,順著我的鷄巴流出。她軟了下來,我抱住她,一起倒在床上。過了一會,她還是一動不動,我起身看了下,發現她竟然流著淚,我關心的問:“楚姐姐,你怎麼啦?”
  阿楚說:“沒事,姐姐好開心。你真好,以后找個老婆,也要這樣尻她,要她開心和幸福。”我點點頭,說:“嗯,我會的,楚姐姐。”她這才起身,開始穿衣服。
  穿好了衣服,和我說再見,然后去了外面。我穿好了衣服,打開門,看到她正和麗姐說再見,然后走了。麗姐鎖上外門,急忙走到里面來,說:“弟弟你真可以,她可滿意啦。我一直偷聽她叫,叫的我下面濕了一片,快點幫我舔乾淨了。”說著掀開白大褂,脫掉濕透了的內褲,分開腿,坐在桌子上。

  我看到麗姐濕漉漉的外陰,趴上去就吸,緊接著舔,麗姐的淫水還在不斷地涌出,我全部捲進嘴巴里喝掉。過了一會,麗姐激動地說:“啊……弟弟,要來了……加把勁……”然后雙手抓緊我的頭髮,接著“喔……”一聲長叫,一大股淫水噴入我的嘴巴里。
  隨后麗姐倒在了桌子上,一動不動的喘著氣,笑著看著我,說:“弟弟,抱姐姐去床上。我動不了了。”
  我把麗姐抱上床,她讓我把她的白大褂脫了,然后她赤裸裸地躺在我面前。她笑著說:“你這樣盯著我看,還有力氣尻我呀。”我說:“麗姐,我覺得沒問題。”她笑了笑,說:“來日方長呀,快回去休息吧,好好養精蓄锐,過兩天有個想懷孕的,剛才已經射過一股了,剩下的質量剛好上乘。”

(四)

  準備“人工授精”的這位女子如約而至,她叫“阿靜”。按照之前的約定,我和她不直接見面,她脫光了,躺在婦科專用的診床上,雙腿分開放在兩邊的支架上。胸部上面拉了一塊隔離的布單,我們誰也看不到誰的長相。
  但是一個叫“阿環”的女子在里面監督我。阿環是麗姐的閨蜜,也是阿靜的妯娌。阿環對我整體形象滿意,特別是看到我挺拔的鷄巴,於是很開心地讓阿靜放心。阿靜的陰部大張著,我沒有接著插進去,而是先伏下身子舔了起來。阿環大吃一驚,說:“哇,還可以這樣。”我說:“環姐,怎麼你沒這樣玩過?”阿環搖搖頭。
  阿靜說:“我上學時和那會的男友這麼玩過,現在的老公……唉……”我笑了笑,繼續舔著,同時示意阿環脫了褲子。阿靜伸過手來,揉著自己的乳房,開始嬌喘。又舔了一會看到阿環脫光了屁股,我說:“環姐姐,我先舔你幾下,如果你喜歡,等我種完種子,我好好舔舔你。”
  阿環笑了笑,說:“還別說,你這小屁孩挺懂事。你放心,等我這大侄子出生了,我也會對他好的。”說完抬起一條腿在凳子上。我附身過去舔了幾下,她的淫水也一下子出來了。她渾身打顫,說:“乖乖,這麼美味呀,我感覺之前的生活白過了。好弟弟,快去好好播種,姐姐等你。”

  於是我回去,接著舔阿靜,把阿靜帶到高潮后,鷄巴才開始插進去。她的陰道有些松,但卻很滑爽,我使勁抽插著。阿環已經脫光了,邊看我們邊手淫。我要阿環到身邊來,我揉著她的雙乳,操著阿靜的騷屄,甚是愉快。
  阿靜長叫一聲,身體僵直起來,陰道一陣緊縮,我也射了出來。我使勁插到深處,讓精液盡可能射到深處。然后拔了出來,阿環拿來一個枕頭放到阿靜的屁股底下,讓阿靜收起雙腿,夾緊陰部,等著精液在體內液化,流向子宮。當然,這都是麗姐事先交代的。
  我拿來一個被單給阿靜蓋上,麗姐進來觀察情況,發現阿環光著身子,明白了什麼,輕輕對我說:“弟弟一箭雙雕呀,恭喜喲。加油。”說完退了出去。

  阿環羞羞地去躺在床上,說:“麗麗說天天讓你操,我還以為她誇大其詞呢,現在看來是真的。”我笑了笑,說:“環姐姐也想讓我天天操麼。”說著,趴在她兩腿之間舔了起來。大概她之前從來沒被舔過,我很快弄她上來高潮。她開心的抱著我,伸出一只手來玩弄我的鷄巴。
  這時我的鷄巴還在疲軟狀態,斜歪著,有氣無力。阿環溫柔的捏揉著它,說:“男人這東西很奇妙,大小相差那麼多,大概有五倍吧?”我說:“女人的陰蒂也差不多,因為和男人的鷄巴是同源器官。”她很吃驚,說:“還有這麼一說?”我點點頭,說:“麗姐沒有和你說過這些知識?”
  阿環一笑,說:“她只告訴我了保健方面和性生活方面的,這解剖方面的,平時也沒啥用呀。”我一想也是,沒在說這個話題,伸出手指插進她的屄洞里攪拌著。她說:“你想尻我啊?身體吃得消嗎?”
  我說:“姐姐你想要的話,我就吃得消。但我現在還沒過不應期,要不我們先玩69?”她問:“嘻嘻,這個麗麗和我玩過。”說著,我們調好姿勢,她的嘴含住了我的鷄巴,我接著舔她的騷屄。這給人的刺激很強烈,我感覺鷄巴在她的嘴裡明顯膨脹了,她嘴裡輕輕的哼著。我使勁的舔了她騷屄幾下,她叫了出來,陰道裡水流成溪。

  過了一會,她說:“哇,你的鷄巴好大呀,我吞不下了。還是來插我吧。”說完,她翻身躺好,舉起雙腿等待著。這個姿勢很是淫蕩,我沒有馬上上去,而是在一邊欣賞。她有點著急了,說:“快點呀。”我說:“慢慢來,讓我好好欣賞下。”
  只見她的陰毛已經濕透了,粘在一起,整個屄散發著春意。這真是一個騷屄啊。我把大雞巴頂著陰核磨揉著,磨得她急得叫道:“阿杰……快……快把雞巴……插進來……啊……”我看她屄洞口已是淫水漣漣,知道時機完全成熟,就把雞巴猛然用力地往她的屄洞里插進去,阿環發出令人酥麻的爽叫聲:“啊……啊……”嬌軀開始扭動著。  
  我的雞巴沒入她的屄洞之中,又緊又窄。熱熱燙燙淫水包住我的鷄巴,使我舒服得飄飄欲仙,我開始不斷地抽插,她叫道:“哎喲……嗯……啊……阿杰……你……好會玩……啊……唔……碰到…人家的…花心了……爽……”  

  我邊插邊道:“好姐姐,你的小屄屄夾得我好緊,噢……好暢快。”我說著說著,越插越快,她秀眼緊閉,嬌軀扭顫,用鼻音浪叫道:“嗡……呀……尻死我了……啊……花心麻了……要……上來了……”  
  她全身開始绷緊,臀部上挺,嬌喘籲籲,淫水不斷溅出來,叫道:“親弟弟……好厲害的……啊……要死了………再…再用力……啊……乖弟弟……啊……”隨著她的長吟,屄洞開始一陣抽搐,也把我的鷄巴擠爆了。  
  隨著幾股精液射向她屄洞深處,她癱軟地躺在了床上。然后把我緊緊抱住,雨點似地吻遍我的臉,然後帶著一臉媚意地道:“弟弟你好會尻啊,我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以后姐姐會常來的。嘻嘻,麗麗真會享受呀。” 

  過了一會,她起身穿好衣服,和我告別,又幫阿靜收拾好,兩人開心地走了。麗姐進來,開心地跟我說:“你今天表現不錯喲。可惜你兩連發,姐姐我今天享受不到了。”我摸著麗姐的乳房說:“麗姐,我總覺得幫別人懷孕不妥,不如純粹的尻屄好玩。”
  麗姐笑了笑說:“其實想用這種方法懷孕的也不多,至今才出現她一個。不過想被操的可是排著隊呢,你就好好尻不同滋味的騷屄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30 14:31:00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大大的分享真是太幸福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16 11:04:15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大大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性愛炮機

小黑屋|手機版|85CC| 85街|85ST

GMT+8, 2020-7-12 21:49 , Processed in 0.37011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